【慶祝改革開放40年】袁庚給蛇口種下改革基因 兩次金融試驗突破壟斷

來源:金羊網 作者:林丹 發表時間:2019-01-02 08:38
袁庚

改革先鋒風採

蛇口工業區的成立,招商銀行的上市,平安保險的開業,“蛇口風波”的激辯……小小舞臺幹出了一係列驚天動地的大事

金羊網記者 林丹 

袁庚2016年去世後,招商局在深圳為他豎立了雕像;2015年整合重新上市的招商蛇口,上市代碼選擇了“001979”,也是為了紀念袁庚1979年開創的事業,“體現改革之脈在招商局、在蛇口永存”。

蛇口是他心中的鹿特丹

14年,相對于袁庚參加革命70多年的經歷來説算是短暫,但他卻在蛇口,這個此前名不見經傳的荒涼地,在只有2.14平方公裏的小舞臺幹出了驚天動地的大事。

1978年,受交通部長葉飛的委托,袁庚赴香港調查招商局經營情況。招商局這家“百年老店”當時的狀況令袁庚心酸:1950年招商局起義時有13條船,包玉剛才兩條船。28年過去,包玉剛已是世界“船王”,而招商局卻一條船都沒有了,所有資産加起來才1.3億元人民幣。回京後,袁庚執筆起草了一份充滿渴望的《請示》,闡述了他對招商局未來的發展思路。《請示》獲得了中央高層批準,1978年10月18日,袁庚被任命為招商局常務副董事長,主持全面工作。

招商局要實現《請示》中的發展思路,就需要地盤,但以招商局當時的實力,要想在寸土寸金的香港弄到施展拳腳的陣地根本是奢望。深圳南頭半島頂尖處的蛇口被套在袁庚的瞄準鏡中——在蛇口建立一個工業區。在李先念和谷牧“先走一步試一下”的鼓勵和批準下,蛇口工業區開始正式運營。

蛇口工業區幹的第一項工程就是興建蛇口碼頭。最初,碼頭只有600米,水深3-5米,港區規劃面積不過8萬平方米,以收益再投入的方式滾動發展。袁庚建設蛇口港的理由是,工業區需要碼頭運輸建設材料。但他心裏的藍圖是將蛇口建成東方的鹿特丹,“優良港口等于航運至關重要的依托;航運的發達等于西方世界的繁榮”。1983年,蛇口港出現在蘇格蘭的航海地圖上;1991年,水深16米,可停靠10萬噸級巨輪的蛇口集裝箱碼頭投入運營。當建設赤灣港時,袁庚又往前走了一步:招商局與中國南海石油服務總公司、中國南海東部石油公司、華潤集團、中國建設(財務)香港有限公司、中國近海石油服務(香港)有限公司、黃振輝投資有限公司、深圳市投資管理公司一起成立了中國第一家股份制中外合資企業——中國南山開發股份有限公司,由這家股份制合資公司全權負責開發赤灣,仍然是“邊建設,邊使用,邊回收,邊擴大”滾動發展,以最小投入獲得最大産出。

如今蛇口港和赤灣港已是中國最大的轉運中心之一,華南地區重要的進出口港,成為深圳港的組成部分。

兩次金融試驗突破壟斷

蛇口工業區一位細心的財務人員發現,在同一家銀行裏,同是工業區的轄屬企業有的在往銀行裏存錢,有的在尋求貸款,如此一進一出,工業區損失了一部分利率差。“肥水何不留在自家田呢?”1984年,全國第一家企業內部結算中心在蛇口工業區誕生。第二年,結算中心升格為財務公司,進一步擴大了工業區的融資渠道。1986年,袁庚正式向中國人民銀行提出申請創辦招商銀行。袁庚認為,中國金融體制不僅需要大銀行,也需要地區性的中小銀行,讓蛇口這個試管為中國金融體制改革提供一點經驗。

招商銀行實行董事會領導下的行長負責制,回避了國有企業深受制約的條條框框,引進了規范的風險管理辦法。

第二年,中國人民銀行總行又收到了袁庚的報告,這次是要求再做一個“金融試驗”,在保險領域撕開個口子,讓蛇口社會保險公司突進去,當一條“鯰魚”。 1988年5月27日,全國第一家股份制保險公司——平安保險開業,第一次將競爭機制引入中國保險領域,將中國保險業推入了市場經濟。這不啻是中國金融保險體制改革的成功突破。

盛産觀念鑄就『蛇口模式』

上世紀80年代,新聞圈當時有個共識:蛇口是盛産觀念的地方。但是,蛇口並不是坐而論道,為了出新而出新,而是在“殺出血路”時,不得不突破。

建設蛇口港600米長的順岸碼頭時,承建方是交通部四航局。當時有一、二、三等的獎勵,分別是7元、6元、5元,基本屬于平均主義。兩個月過去,工程進展緩慢。為了調動工人積極性,四航局實行定額超産獎勵,每人每個工作日完成55車定額,每車獎2分,超額部分每車獎4分。結果碼頭提前一個月竣工。沒想到這個獎勵制度被上級“糾正”,又回到了“大鍋飯”,施工進度迅疾下降。蛇口一條公路的承建方故意拖延工期,索要利益。一件又一件“卡脖子”的事令袁庚決心學習香港的“工程招標”,第一個招標項目就是蛇口鋁材廠,中標方為一家日本承包商,日本人的工作態度和效率給所有蛇口人上了一課。如果説,與招商局簽約後香港人為了3天的利息爭分奪秒地將錢存入銀行讓袁庚初識“時間就是金錢”,蛇口鋁材廠的建設招標再一次詮釋了這句話的真諦,並且又多了一句新的體會“效率就是生命”。此後,工程招標不僅成了蛇口工業區的“慣例”,也在全國推廣,引發了全國建設體係的改革。“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大牌子立在蛇口當眼處,成為蛇口人的精神標志。

未得全票卻是一件大好事

在鄧小平第一次南巡前的短短5年間,在“姓資還是姓社”的爭議中,袁庚頻頻出招,進行了經濟體制、機構、幹部制度、工資制度、住房制度的改革,因為邁開了第一步就只能進不能退了。袁庚認為,引進先進技術和先進設備並不難,難的是要創造一種社會環境以適應改革開放的需要。

1983年4月,蛇口工業區管委會代替了原來的建設指揮部,管委會主任袁庚宣布:廢除幹部職務終身制,管委會成員由蛇口的幹部、群眾無記名投票選舉産生,將幹部納入群眾監督。袁庚當年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説:“在許多同志的頭腦裏有一種只怕官不怕民的觀念,他們不知道對幹部前呼後擁就會把幹部和人民隔離開來,這是最危險的。為了改變這種風氣,經請示中央領導同志,我們決定在工業區進行民主選舉和罷免幹部的試驗。”民主選舉兩年一次,一年一次信任投票,一半以上群眾不信任立即更換,拿掉幹部制度的“鐵椅子”。1984年4月22日,蛇口工業區“四月地震”走出了民主選舉第一步,300余人對管委會進行了首次信任投票,管委會全體成員獲得295張信任票,袁庚本人獲得1張不信任票。1985年4月,在蛇口工作超過30天的正式職工都可以直接投票選舉蛇口工業區第二屆管委會,投票前,所有候選人都要報告施政方案,接受群眾質詢。袁庚再次當選管委會主任,不過有22.3%的人沒有投他的票。第一屆管委會7名成員中有3人落選。一年後又一次信任投票,袁庚得票率85.11%,有342人未投袁庚信任票。袁庚自我點評:這真是一件大好事,這説明蛇口人在民主風氣的熏陶下對自己的幹部有了更多的選擇余地了,反對袁庚也沒有什麼可怕的。

蛇口的使命就是探索

1985年春節剛過,《蛇口通訊》就火遍全國,因為它竟敢在頭版頭條刊登批評袁庚的文章。《蛇口通訊》總編輯韓耀根對羊城晚報記者説,他曾三次徵詢袁庚意見,袁庚回答很幹脆:“照登!”後來,他甚至在許多場合推薦這篇文章。袁庚後來對羊城晚報記者説:“蛇口的使命就是要探索一條改革的路子,要讓人們逐步習慣公開批評,造成一種民主的空氣。當然,這個試驗要有控制、有步驟,逐步深入和擴大。群眾有意見就讓他公開講,只要不是反黨,不是造謠中傷,就應當歡迎。”

1988年1月,又一件大事將蛇口和袁庚推上了風口浪尖,史稱“蛇口風波”。 1988年1月13日晚,李燕傑、曲嘯、彭清一三名青年教育專家與蛇口青年的座談演變成激烈的辯論,而這次辯論體現了觀念大碰撞:創業與淘金;個人價值與群體價值;精神文明與物質文明;如何對待青年人的自主意識。事後有人整理了材料上報,可能會被打擊報復的陰影籠罩在蛇口。這場風波也波及了袁庚,有人認為他在搞“資産階級自由化”。袁庚説:“既然是座談會,就大家都可以談。我非常讚賞這句話,‘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發表不同意見的權利。’對那些上了材料的青年人我們一定要加以保護,即使他的發言有什麼不妥,也決不允許在蛇口發生以言治罪的事情。”10年後,羊城晚報記者與袁庚再談起“蛇口風波”,他仍然説:“思想敏銳、熱烈爭論的民主氣氛是一種高境界的享受。一旦不同意見‘消失’,社會將變成一潭死水。蛇口就是要創造一種制度環境,讓不同觀點、思想充分發表,從而把人的能量充分釋放出來。”

編輯:海輝
數字報
【慶祝改革開放40年】袁庚給蛇口種下改革基因 兩次金融試驗突破壟斷
金羊網  作者:林丹  2019-01-02
袁庚

改革先鋒風採

蛇口工業區的成立,招商銀行的上市,平安保險的開業,“蛇口風波”的激辯……小小舞臺幹出了一係列驚天動地的大事

金羊網記者 林丹 

袁庚2016年去世後,招商局在深圳為他豎立了雕像;2015年整合重新上市的招商蛇口,上市代碼選擇了“001979”,也是為了紀念袁庚1979年開創的事業,“體現改革之脈在招商局、在蛇口永存”。

蛇口是他心中的鹿特丹

14年,相對于袁庚參加革命70多年的經歷來説算是短暫,但他卻在蛇口,這個此前名不見經傳的荒涼地,在只有2.14平方公裏的小舞臺幹出了驚天動地的大事。

1978年,受交通部長葉飛的委托,袁庚赴香港調查招商局經營情況。招商局這家“百年老店”當時的狀況令袁庚心酸:1950年招商局起義時有13條船,包玉剛才兩條船。28年過去,包玉剛已是世界“船王”,而招商局卻一條船都沒有了,所有資産加起來才1.3億元人民幣。回京後,袁庚執筆起草了一份充滿渴望的《請示》,闡述了他對招商局未來的發展思路。《請示》獲得了中央高層批準,1978年10月18日,袁庚被任命為招商局常務副董事長,主持全面工作。

招商局要實現《請示》中的發展思路,就需要地盤,但以招商局當時的實力,要想在寸土寸金的香港弄到施展拳腳的陣地根本是奢望。深圳南頭半島頂尖處的蛇口被套在袁庚的瞄準鏡中——在蛇口建立一個工業區。在李先念和谷牧“先走一步試一下”的鼓勵和批準下,蛇口工業區開始正式運營。

蛇口工業區幹的第一項工程就是興建蛇口碼頭。最初,碼頭只有600米,水深3-5米,港區規劃面積不過8萬平方米,以收益再投入的方式滾動發展。袁庚建設蛇口港的理由是,工業區需要碼頭運輸建設材料。但他心裏的藍圖是將蛇口建成東方的鹿特丹,“優良港口等于航運至關重要的依托;航運的發達等于西方世界的繁榮”。1983年,蛇口港出現在蘇格蘭的航海地圖上;1991年,水深16米,可停靠10萬噸級巨輪的蛇口集裝箱碼頭投入運營。當建設赤灣港時,袁庚又往前走了一步:招商局與中國南海石油服務總公司、中國南海東部石油公司、華潤集團、中國建設(財務)香港有限公司、中國近海石油服務(香港)有限公司、黃振輝投資有限公司、深圳市投資管理公司一起成立了中國第一家股份制中外合資企業——中國南山開發股份有限公司,由這家股份制合資公司全權負責開發赤灣,仍然是“邊建設,邊使用,邊回收,邊擴大”滾動發展,以最小投入獲得最大産出。

如今蛇口港和赤灣港已是中國最大的轉運中心之一,華南地區重要的進出口港,成為深圳港的組成部分。

兩次金融試驗突破壟斷

蛇口工業區一位細心的財務人員發現,在同一家銀行裏,同是工業區的轄屬企業有的在往銀行裏存錢,有的在尋求貸款,如此一進一出,工業區損失了一部分利率差。“肥水何不留在自家田呢?”1984年,全國第一家企業內部結算中心在蛇口工業區誕生。第二年,結算中心升格為財務公司,進一步擴大了工業區的融資渠道。1986年,袁庚正式向中國人民銀行提出申請創辦招商銀行。袁庚認為,中國金融體制不僅需要大銀行,也需要地區性的中小銀行,讓蛇口這個試管為中國金融體制改革提供一點經驗。

招商銀行實行董事會領導下的行長負責制,回避了國有企業深受制約的條條框框,引進了規范的風險管理辦法。

第二年,中國人民銀行總行又收到了袁庚的報告,這次是要求再做一個“金融試驗”,在保險領域撕開個口子,讓蛇口社會保險公司突進去,當一條“鯰魚”。 1988年5月27日,全國第一家股份制保險公司——平安保險開業,第一次將競爭機制引入中國保險領域,將中國保險業推入了市場經濟。這不啻是中國金融保險體制改革的成功突破。

盛産觀念鑄就『蛇口模式』

上世紀80年代,新聞圈當時有個共識:蛇口是盛産觀念的地方。但是,蛇口並不是坐而論道,為了出新而出新,而是在“殺出血路”時,不得不突破。

建設蛇口港600米長的順岸碼頭時,承建方是交通部四航局。當時有一、二、三等的獎勵,分別是7元、6元、5元,基本屬于平均主義。兩個月過去,工程進展緩慢。為了調動工人積極性,四航局實行定額超産獎勵,每人每個工作日完成55車定額,每車獎2分,超額部分每車獎4分。結果碼頭提前一個月竣工。沒想到這個獎勵制度被上級“糾正”,又回到了“大鍋飯”,施工進度迅疾下降。蛇口一條公路的承建方故意拖延工期,索要利益。一件又一件“卡脖子”的事令袁庚決心學習香港的“工程招標”,第一個招標項目就是蛇口鋁材廠,中標方為一家日本承包商,日本人的工作態度和效率給所有蛇口人上了一課。如果説,與招商局簽約後香港人為了3天的利息爭分奪秒地將錢存入銀行讓袁庚初識“時間就是金錢”,蛇口鋁材廠的建設招標再一次詮釋了這句話的真諦,並且又多了一句新的體會“效率就是生命”。此後,工程招標不僅成了蛇口工業區的“慣例”,也在全國推廣,引發了全國建設體係的改革。“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大牌子立在蛇口當眼處,成為蛇口人的精神標志。

未得全票卻是一件大好事

在鄧小平第一次南巡前的短短5年間,在“姓資還是姓社”的爭議中,袁庚頻頻出招,進行了經濟體制、機構、幹部制度、工資制度、住房制度的改革,因為邁開了第一步就只能進不能退了。袁庚認為,引進先進技術和先進設備並不難,難的是要創造一種社會環境以適應改革開放的需要。

1983年4月,蛇口工業區管委會代替了原來的建設指揮部,管委會主任袁庚宣布:廢除幹部職務終身制,管委會成員由蛇口的幹部、群眾無記名投票選舉産生,將幹部納入群眾監督。袁庚當年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説:“在許多同志的頭腦裏有一種只怕官不怕民的觀念,他們不知道對幹部前呼後擁就會把幹部和人民隔離開來,這是最危險的。為了改變這種風氣,經請示中央領導同志,我們決定在工業區進行民主選舉和罷免幹部的試驗。”民主選舉兩年一次,一年一次信任投票,一半以上群眾不信任立即更換,拿掉幹部制度的“鐵椅子”。1984年4月22日,蛇口工業區“四月地震”走出了民主選舉第一步,300余人對管委會進行了首次信任投票,管委會全體成員獲得295張信任票,袁庚本人獲得1張不信任票。1985年4月,在蛇口工作超過30天的正式職工都可以直接投票選舉蛇口工業區第二屆管委會,投票前,所有候選人都要報告施政方案,接受群眾質詢。袁庚再次當選管委會主任,不過有22.3%的人沒有投他的票。第一屆管委會7名成員中有3人落選。一年後又一次信任投票,袁庚得票率85.11%,有342人未投袁庚信任票。袁庚自我點評:這真是一件大好事,這説明蛇口人在民主風氣的熏陶下對自己的幹部有了更多的選擇余地了,反對袁庚也沒有什麼可怕的。

蛇口的使命就是探索

1985年春節剛過,《蛇口通訊》就火遍全國,因為它竟敢在頭版頭條刊登批評袁庚的文章。《蛇口通訊》總編輯韓耀根對羊城晚報記者説,他曾三次徵詢袁庚意見,袁庚回答很幹脆:“照登!”後來,他甚至在許多場合推薦這篇文章。袁庚後來對羊城晚報記者説:“蛇口的使命就是要探索一條改革的路子,要讓人們逐步習慣公開批評,造成一種民主的空氣。當然,這個試驗要有控制、有步驟,逐步深入和擴大。群眾有意見就讓他公開講,只要不是反黨,不是造謠中傷,就應當歡迎。”

1988年1月,又一件大事將蛇口和袁庚推上了風口浪尖,史稱“蛇口風波”。 1988年1月13日晚,李燕傑、曲嘯、彭清一三名青年教育專家與蛇口青年的座談演變成激烈的辯論,而這次辯論體現了觀念大碰撞:創業與淘金;個人價值與群體價值;精神文明與物質文明;如何對待青年人的自主意識。事後有人整理了材料上報,可能會被打擊報復的陰影籠罩在蛇口。這場風波也波及了袁庚,有人認為他在搞“資産階級自由化”。袁庚説:“既然是座談會,就大家都可以談。我非常讚賞這句話,‘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發表不同意見的權利。’對那些上了材料的青年人我們一定要加以保護,即使他的發言有什麼不妥,也決不允許在蛇口發生以言治罪的事情。”10年後,羊城晚報記者與袁庚再談起“蛇口風波”,他仍然説:“思想敏銳、熱烈爭論的民主氣氛是一種高境界的享受。一旦不同意見‘消失’,社會將變成一潭死水。蛇口就是要創造一種制度環境,讓不同觀點、思想充分發表,從而把人的能量充分釋放出來。”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