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流行文化40年】廣州新年音樂會:以城市的名義陪你過新年

來源:金羊網 作者:艾修煜 發表時間:2018-12-26 08:29

文/金羊網記者 艾修煜

視頻制作/金羊網記者 湯銘明

新年怎麼過?

普通人或者會有100種方式,但是對于廣州交響樂團的首席小提琴手張毅來説,26年來只有一種方式:晨起,跟樂團一起走臺,檢查紕漏,修正調整;下午小憩,傍晚6點鐘抵達音樂廳,換上標志性的白西裝;晚上8時的鐘聲一響,上臺、鞠躬、落座……又是一年的廣州新年音樂會開場。

至今,廣州新年音樂會已經走過26個年頭。26年來,428首音樂精品精彩上演,73位藝術家在這個舞臺上留下了身影。廣州新年音樂會已經成為國內由同一個樂團演出延續時間最長、且從未中斷的新年音樂會品牌。


26年來,觀眾伴隨廣州新年音樂會一起成


城市塑像:“撞擊廣州人的心弦”

1990年,張毅從星海音樂學院畢業,進入廣州交響樂團。這一待就是近30年。

松散清閒,是他進入樂團後對工作的第一個印象:“那個時候演出比較少,平常的排練也少,更談不上演出規劃。”與如今樂團提前一年就會做好詳細的演出規劃不同,那時候的工作基本上都是“臨時單”:“臨時請到一個指揮、聯係到一場商演,我們才突然接到演出任務,才會去排練……”

同時,“大鍋飯”“論資排輩”也是繞不開的時代特色。張毅説:“倒不是説忽視年輕人,而是更講究經驗和資歷,客觀上可能沒有鼓勵年輕人創新和進取。”


廣交小提琴首席張毅


不過,這種閒散狀態在逐漸改變。1993年,由廣東電臺音樂臺、廣州交響樂團、友誼劇院多方共同策劃籌備,以“廣州”這座城市命名的第一臺新年音樂會面世了。

談起廣州新年音樂會的籌辦,廣交交響樂團現任團長陳擎認為,觀眾的需求是最大的原動力。經過十幾年的改革開放,到上世紀90年代,人們的物質生活已經得到了極大的豐富:“冰箱啊、彩電啊,都有了,但是演出市場、文化産品,尤其是高端音樂市場,還是比較匱乏的。”而打開國門後,國際上風靡的文化産品也越來越多地進入人們的視野,其中包括始于1847年12月31日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很多人知道交響樂,可能就是通過電視裏播放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陳擎説,“在這個大環境下,廣州也在呼喚一臺形式新穎的、走市場化路線的新年音樂會。”

在張毅的印象中,這臺首次冠以“新年音樂會”之名的演出,呈現出區別于以往的莊重、高雅之感:“不僅演出人員精心打扮,觀眾也被要求盛裝出席。現場甚至給觀眾預備了服裝間,穿牛仔服、運動服者謝絕入場……就連原本打鈴催場的方式,也被清新柔和的鐘聲代替了。”

嗅覺靈敏的廣州媒體,也敏感地意識到這臺音樂會的與眾不同。媒體人陳丹苗寫道:“廣州新年音樂會以不同于一般性的音樂會的形式,撞擊著廣州人的心弦,夜幕下,它悄悄地為廣州城豎起了一座無形的城市塑像。”


2010年的新年音樂會


廳團合一:“星海是廣交的一個家”

1993年,廣州新年音樂會推出的那一年,剛剛畢業參加工作尚不足一年的陳擎被樂團的前輩們推薦成為雙簧管首席。這一年,陳擎23歲。他説:“廣交是一個非常重視人才的地方,另外,這跟社會上解放思想、銳意進取的整體氛圍也密切相關。”

1997年,廣東率先推行文化體制改革,廣交成為其中一個試點單位。大批年輕人借此契機走上了更重要的崗位,30歲的張毅也收到了而立之年的“禮物”——坐上了小提琴首席。論資排輩的舊習被徹底打破,這種人才機制上的變化,令樂團在短時間內有了質的變化。“吸收了一批人,淘汰了個把人,調整了崗位,激發了積極性。”張毅感嘆,“演奏家的素質和才能決定樂團的水平。有好的機制,積極性受到保護,我們才能成長為一個優秀的樂團。”


廣州交響樂團團長陳擎


演出市場的大環境也在悄悄改變。在陳擎的印象中,1998年是國內高端音樂演出市場的“大年”:“這一年有三件大事,除了第一屆北京國際音樂節舉行,另外兩件都與廣州有關,那就是星海音樂廳落成啟用和廣交第一個音樂季啟動。”如今,廣交音樂季已經成為國內由樂團創辦的、延續時間最長的音樂季。

倣效國外的模式,廣交和星海還成功實現了“廳團合一”。陳擎説:“廣交負責策劃、生産節目,星海負責場地、銷售和包裝,大家互利共贏。”這種模式如今在國內已經流行開來,但在當年卻是獨樹一幟。據統計,從星海音樂廳落成至今,廣交與星海一共合作了950多場演出。

“這裏就是廣州交響樂團的一個‘家’。時至今日,廣交和星海的‘廳團合作’,依然是國內貫徹得最好的。”星海音樂廳主任劉瑩表示。

正是這種“廳團合一”的模式,為廣州新年音樂會的長久舉辦提供了堅實的基礎。新年音樂會,廣州做得不是最早的,但能成為一以貫之的品牌,究其原因,陳擎認為堅持高門檻、尊重市場規律是關鍵。從1993年第一場開始,廣州新年音樂會就展現出最高規格:“廣交100多位樂手,基本上全團出動了。”20多年來,廣交的水平突飛猛進,標準也越來越高。

這26年,廣州新年音樂會的舞臺上極少有重復的曲目。陳擎表示:“廣州新年音樂會首先是站在觀眾的角度,讓他們愉快地度過一個音樂之夜。他們是來過節、放松身心的,讓觀眾高高興興進來、高高興興離開,這是我們設計這個新年音樂會一貫的、始終不變的方向。”


張仲明


互為鏡鑒:“廣州觀眾真是太棒了”

由廣州新年音樂會作為一個原點,大批高端音樂的受眾被培養起來了。出生于1981年的張仲明,就是其中之一。自2007年開始,廣州新年音樂會成為張仲明這十年來每年的固定節目。談起走進音樂廳的初衷,張仲明的回答很樸實:“那個時候個人的經濟能力允許了,就想培養些高雅的愛好。交響樂是我抽離現實生活、放松身心和抒發情緒的一種方式。”廣州人給人的印象一向不太講究穿著,但為了出席音樂會,張仲明特地量身定做了多套西裝禮服。


張仲明十年來一直是忠實粉絲


陳擎也感覺到,現在觀眾人數越來越多,而且素養也越來越高:“站在臺上往下看,從兒童到老年人,各個年齡層次都有。這讓國外的樂團非常羨慕,他們的觀眾基本上是白頭族了。”星海音樂廳主任劉瑩也深有同感。2017年10月22日,維也納愛樂樂團在星海音樂廳上演《特裏斯坦與伊索爾德•愛之死》音樂會。當最後一個和弦消弭在空氣中,指揮尼爾森斯雙手指天,全場1500多位觀眾鴉雀無聲,保持了長達10秒鐘的靜默留白,最後隨著尼爾森斯放下雙手,雷鳴般的掌聲瞬間如排山倒海般爆發。劉瑩至今難忘當時的激動心情:“廣州的觀眾真是太棒了!專業的觀眾與樂團、指揮一起,共同完成了這場精彩的音樂會。”


2010年的新年音樂會


在陳擎看來,能和觀眾一起成長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辦音樂會是一個復雜的工程,很多音樂會冠以‘新年’的名頭,但實際上就是過路樂團演奏的一場常規音樂會。而廣州新年音樂會從包裝、嘉賓到曲目設計,往往從一年前、甚至幾年前就開始醞釀規劃了。”他認為:“這是一個栽培的過程,不可能今天下蛋,明天就孵出雞來。”

張毅同樣有著深刻的感受。每次新年音樂會散場後,從二沙島的星海音樂廳回到水蔭路的家裏,張毅形容自己的狀態是釋然又疲憊:“長達兩個小時的演奏,對于人是一種體力上的考驗。”而疲憊也阻止不了張毅向同為廣交樂手的妻子回顧演出細節的熱情:“哪個章節演繹得不錯,哪裏可以處理得更好……一年一年,就這麼過來了。”


2012年的新年音樂會


反向輸出:“讓中國元素煥發光彩”

新年音樂會和交響樂,原是舶來品,然而廣交早早就踏上了反向輸出的路。陳擎表示:“改革開放讓我們接觸到新年音樂會這種形式,同時我們每年都在創新,並且不斷融合本土元素,讓本土的音樂家和樂曲煥發光彩。” 

在廣州新年音樂會的舞臺上,有著濃鬱的本土風情。比如逢到雞年,指揮家會帶著公雞公仔與大家慶祝;來自雲南省富民縣的苗族農民可以和樂團共同演繹貝多芬的《合唱幻想曲》;還有體現國球精神的《乒乓協奏曲》、帶有中國功夫元素的《功夫協奏曲》,這些充滿中國特色的曲目都得到呈現。

1999年,剛剛推出首個音樂季不足一年,廣交就已經走出國門:“最早是韓國、日本,然後是歐洲。”2003年至2007年,廣交在世界五大洲完成了巡演,成為國內唯一一個在世界五大洲巡演過的交響樂團。“我們走出去,成為一扇小窗戶,講述我們中國的故事,展示我們改革開放的成果,也成為外界了解中國的一個途徑。”陳擎説。

2017年5月,英國《衛報》評論:“廣州交響樂團是一支修養極高的樂團,擁有明亮、開闊的音色。”

2019年1月1日,新年的鐘聲又要敲響。張仲明一如既往地早早買好了廣州新年音樂會的票,準備盛裝出席:“對我來説,元旦聽新年音樂會,就像過年派紅包、中秋吃月餅這麼自然的事。將來如果有了小孩,我也會帶他一起,50歲、60歲一直聽下去,直到我走不動的那一天吧。”


1994年演出照


【鏈接】

廣州新年音樂會的“第一次”

●1993年,第一次舉行“穿禮服的音樂會”,第一次按國際音樂會的禮儀,要求觀眾們穿著禮服入場。

●1994年,第一次在友誼劇院呈現萬朵玫瑰包圍的羅馬式劇場。

●1995年,第一次動用過百人的超級大型樂隊,由中國著名指揮家邵恩執棒。

●1996年,第一次採用舞曲主題,並邀請“中國三大男高音”之一的莫華倫同臺演出。

●1997年,第一次與中國著名指揮家余隆合作,為《1812序曲》播放錄自美國西點軍校的炮聲。

●1998年,第一次邀請香港小交響樂團與廣州交響樂團組成135人的超級大型樂隊,採用“雙交響樂團”模式,慶祝香港回歸,體現粵港合作。曲目中出現了《天龍八部》《上海灘》《萬水千山總是情》等香港電視劇主題音樂。

●1999年,第一次進駐星海音樂廳,邀請了俄羅斯著名指揮家弗拉基米爾•雷洛夫執棒。

●2000年,千禧年第一次舉辦跨越世紀和地域的廣州新年音樂會,星海音樂廳外的大屏幕電視墻同步直播音樂會實況,包括廣州交響樂團、澳門室內樂團、廣州交響樂團合唱團、香港歌劇社合唱團和華南師范大學音樂係合唱團共200多人在零點鐘聲敲響的時候,同時演唱和演奏《歡樂頌》,迎接新世紀的到來。

●2003年,第一個十周年紀念,特邀著名指揮家湯沐海執棒,並聯袂有著“中國夜鶯”之稱的女高音歌唱家迪裏拜爾和著名男中音歌唱家廖昌永共同演出。

●2006年,首次門票超訂,徇眾要求在1月2日加演一場。

●2010年,首次改編演奏廣東特色音樂《賽龍奪錦》助興新年音樂會。


2010年的新年音樂會


●2015年,歐美三大男高音克魯斯、維耶特裏和科斯坦佐登場獻唱中文歌曲。

●2017年,廣州交響樂團迎來成立60周年團慶。音樂會首次跨界邀請職業乒乓球手邢延華,與邁克爾•蘭德斯為觀眾獻上《飛彈》(乒乓、小提琴、打擊樂與管弦樂隊協奏曲)。


2017年廣州新年音樂會加入乒乓元素


●2018年,《功夫協奏曲》成為最大亮點。作為李小龍的超級影迷,作曲家安迪在作品中加入了李小龍影像片段和音效,以交響樂結合多媒體的形式來呈現中國的武術文化,這是前所未有的藝術創作。  


2018年的新年音樂會


●2019年,音樂會將由廣州樂迷熟悉的著名指揮家葉咏詩執棒。她出生于廣州音樂世家,在香港長大,留學英美,是一位在世界樂團享有盛譽的“廣州女兒”。

【結束語】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     

廣東流行文化40年係列,到今天止,就告一段落了。

四十年大江潮起,廣東流行文化如瓜瓞綿綿,締結出了一串串璀璨明珠,可圈可點之處不勝枚舉。

我們深知,盡管前後用了26個整版的篇幅,涵蓋了電影、電視劇、音樂、戲劇、戲曲、動漫、文學等文藝形式,所能達成的,亦不過是管中窺豹,並不足以反映改革開放以來廣東流行文化的全貌。

對文化的分析,就是對特定的生活方式,即特定文化中隱含在內、彰顯在外的意義和價值的分析。我們之所以不揣淺薄,嘗試梳理廣東流行文化40年,就是希望從流行文化出發,觀照廣東改革開放以來“脫胎換骨”式的成長。

專題操作過程中,微信、微博、APP上讀者紛紛熱心留言,各種鼓勵、批評、交流,是我們一直堅持的動力。和讀者一起成長,就是我們能想到的最開心的事。

我們戀戀不舍,我們意猶未盡。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林如敏)   


總指揮:劉海陵

總策劃:林海利 孫璇 林如敏

統籌:吳慧玲 劉虹 邵梓恒

設計統籌:黃江霆

編輯:海輝
數字報
【廣東流行文化40年】廣州新年音樂會:以城市的名義陪你過新年
金羊網  作者:艾修煜  2018-12-26

文/金羊網記者 艾修煜

視頻制作/金羊網記者 湯銘明

新年怎麼過?

普通人或者會有100種方式,但是對于廣州交響樂團的首席小提琴手張毅來説,26年來只有一種方式:晨起,跟樂團一起走臺,檢查紕漏,修正調整;下午小憩,傍晚6點鐘抵達音樂廳,換上標志性的白西裝;晚上8時的鐘聲一響,上臺、鞠躬、落座……又是一年的廣州新年音樂會開場。

至今,廣州新年音樂會已經走過26個年頭。26年來,428首音樂精品精彩上演,73位藝術家在這個舞臺上留下了身影。廣州新年音樂會已經成為國內由同一個樂團演出延續時間最長、且從未中斷的新年音樂會品牌。


26年來,觀眾伴隨廣州新年音樂會一起成


城市塑像:“撞擊廣州人的心弦”

1990年,張毅從星海音樂學院畢業,進入廣州交響樂團。這一待就是近30年。

松散清閒,是他進入樂團後對工作的第一個印象:“那個時候演出比較少,平常的排練也少,更談不上演出規劃。”與如今樂團提前一年就會做好詳細的演出規劃不同,那時候的工作基本上都是“臨時單”:“臨時請到一個指揮、聯係到一場商演,我們才突然接到演出任務,才會去排練……”

同時,“大鍋飯”“論資排輩”也是繞不開的時代特色。張毅説:“倒不是説忽視年輕人,而是更講究經驗和資歷,客觀上可能沒有鼓勵年輕人創新和進取。”


廣交小提琴首席張毅


不過,這種閒散狀態在逐漸改變。1993年,由廣東電臺音樂臺、廣州交響樂團、友誼劇院多方共同策劃籌備,以“廣州”這座城市命名的第一臺新年音樂會面世了。

談起廣州新年音樂會的籌辦,廣交交響樂團現任團長陳擎認為,觀眾的需求是最大的原動力。經過十幾年的改革開放,到上世紀90年代,人們的物質生活已經得到了極大的豐富:“冰箱啊、彩電啊,都有了,但是演出市場、文化産品,尤其是高端音樂市場,還是比較匱乏的。”而打開國門後,國際上風靡的文化産品也越來越多地進入人們的視野,其中包括始于1847年12月31日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很多人知道交響樂,可能就是通過電視裏播放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陳擎説,“在這個大環境下,廣州也在呼喚一臺形式新穎的、走市場化路線的新年音樂會。”

在張毅的印象中,這臺首次冠以“新年音樂會”之名的演出,呈現出區別于以往的莊重、高雅之感:“不僅演出人員精心打扮,觀眾也被要求盛裝出席。現場甚至給觀眾預備了服裝間,穿牛仔服、運動服者謝絕入場……就連原本打鈴催場的方式,也被清新柔和的鐘聲代替了。”

嗅覺靈敏的廣州媒體,也敏感地意識到這臺音樂會的與眾不同。媒體人陳丹苗寫道:“廣州新年音樂會以不同于一般性的音樂會的形式,撞擊著廣州人的心弦,夜幕下,它悄悄地為廣州城豎起了一座無形的城市塑像。”


2010年的新年音樂會


廳團合一:“星海是廣交的一個家”

1993年,廣州新年音樂會推出的那一年,剛剛畢業參加工作尚不足一年的陳擎被樂團的前輩們推薦成為雙簧管首席。這一年,陳擎23歲。他説:“廣交是一個非常重視人才的地方,另外,這跟社會上解放思想、銳意進取的整體氛圍也密切相關。”

1997年,廣東率先推行文化體制改革,廣交成為其中一個試點單位。大批年輕人借此契機走上了更重要的崗位,30歲的張毅也收到了而立之年的“禮物”——坐上了小提琴首席。論資排輩的舊習被徹底打破,這種人才機制上的變化,令樂團在短時間內有了質的變化。“吸收了一批人,淘汰了個把人,調整了崗位,激發了積極性。”張毅感嘆,“演奏家的素質和才能決定樂團的水平。有好的機制,積極性受到保護,我們才能成長為一個優秀的樂團。”


廣州交響樂團團長陳擎


演出市場的大環境也在悄悄改變。在陳擎的印象中,1998年是國內高端音樂演出市場的“大年”:“這一年有三件大事,除了第一屆北京國際音樂節舉行,另外兩件都與廣州有關,那就是星海音樂廳落成啟用和廣交第一個音樂季啟動。”如今,廣交音樂季已經成為國內由樂團創辦的、延續時間最長的音樂季。

倣效國外的模式,廣交和星海還成功實現了“廳團合一”。陳擎説:“廣交負責策劃、生産節目,星海負責場地、銷售和包裝,大家互利共贏。”這種模式如今在國內已經流行開來,但在當年卻是獨樹一幟。據統計,從星海音樂廳落成至今,廣交與星海一共合作了950多場演出。

“這裏就是廣州交響樂團的一個‘家’。時至今日,廣交和星海的‘廳團合作’,依然是國內貫徹得最好的。”星海音樂廳主任劉瑩表示。

正是這種“廳團合一”的模式,為廣州新年音樂會的長久舉辦提供了堅實的基礎。新年音樂會,廣州做得不是最早的,但能成為一以貫之的品牌,究其原因,陳擎認為堅持高門檻、尊重市場規律是關鍵。從1993年第一場開始,廣州新年音樂會就展現出最高規格:“廣交100多位樂手,基本上全團出動了。”20多年來,廣交的水平突飛猛進,標準也越來越高。

這26年,廣州新年音樂會的舞臺上極少有重復的曲目。陳擎表示:“廣州新年音樂會首先是站在觀眾的角度,讓他們愉快地度過一個音樂之夜。他們是來過節、放松身心的,讓觀眾高高興興進來、高高興興離開,這是我們設計這個新年音樂會一貫的、始終不變的方向。”


張仲明


互為鏡鑒:“廣州觀眾真是太棒了”

由廣州新年音樂會作為一個原點,大批高端音樂的受眾被培養起來了。出生于1981年的張仲明,就是其中之一。自2007年開始,廣州新年音樂會成為張仲明這十年來每年的固定節目。談起走進音樂廳的初衷,張仲明的回答很樸實:“那個時候個人的經濟能力允許了,就想培養些高雅的愛好。交響樂是我抽離現實生活、放松身心和抒發情緒的一種方式。”廣州人給人的印象一向不太講究穿著,但為了出席音樂會,張仲明特地量身定做了多套西裝禮服。


張仲明十年來一直是忠實粉絲


陳擎也感覺到,現在觀眾人數越來越多,而且素養也越來越高:“站在臺上往下看,從兒童到老年人,各個年齡層次都有。這讓國外的樂團非常羨慕,他們的觀眾基本上是白頭族了。”星海音樂廳主任劉瑩也深有同感。2017年10月22日,維也納愛樂樂團在星海音樂廳上演《特裏斯坦與伊索爾德•愛之死》音樂會。當最後一個和弦消弭在空氣中,指揮尼爾森斯雙手指天,全場1500多位觀眾鴉雀無聲,保持了長達10秒鐘的靜默留白,最後隨著尼爾森斯放下雙手,雷鳴般的掌聲瞬間如排山倒海般爆發。劉瑩至今難忘當時的激動心情:“廣州的觀眾真是太棒了!專業的觀眾與樂團、指揮一起,共同完成了這場精彩的音樂會。”


2010年的新年音樂會


在陳擎看來,能和觀眾一起成長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辦音樂會是一個復雜的工程,很多音樂會冠以‘新年’的名頭,但實際上就是過路樂團演奏的一場常規音樂會。而廣州新年音樂會從包裝、嘉賓到曲目設計,往往從一年前、甚至幾年前就開始醞釀規劃了。”他認為:“這是一個栽培的過程,不可能今天下蛋,明天就孵出雞來。”

張毅同樣有著深刻的感受。每次新年音樂會散場後,從二沙島的星海音樂廳回到水蔭路的家裏,張毅形容自己的狀態是釋然又疲憊:“長達兩個小時的演奏,對于人是一種體力上的考驗。”而疲憊也阻止不了張毅向同為廣交樂手的妻子回顧演出細節的熱情:“哪個章節演繹得不錯,哪裏可以處理得更好……一年一年,就這麼過來了。”


2012年的新年音樂會


反向輸出:“讓中國元素煥發光彩”

新年音樂會和交響樂,原是舶來品,然而廣交早早就踏上了反向輸出的路。陳擎表示:“改革開放讓我們接觸到新年音樂會這種形式,同時我們每年都在創新,並且不斷融合本土元素,讓本土的音樂家和樂曲煥發光彩。” 

在廣州新年音樂會的舞臺上,有著濃鬱的本土風情。比如逢到雞年,指揮家會帶著公雞公仔與大家慶祝;來自雲南省富民縣的苗族農民可以和樂團共同演繹貝多芬的《合唱幻想曲》;還有體現國球精神的《乒乓協奏曲》、帶有中國功夫元素的《功夫協奏曲》,這些充滿中國特色的曲目都得到呈現。

1999年,剛剛推出首個音樂季不足一年,廣交就已經走出國門:“最早是韓國、日本,然後是歐洲。”2003年至2007年,廣交在世界五大洲完成了巡演,成為國內唯一一個在世界五大洲巡演過的交響樂團。“我們走出去,成為一扇小窗戶,講述我們中國的故事,展示我們改革開放的成果,也成為外界了解中國的一個途徑。”陳擎説。

2017年5月,英國《衛報》評論:“廣州交響樂團是一支修養極高的樂團,擁有明亮、開闊的音色。”

2019年1月1日,新年的鐘聲又要敲響。張仲明一如既往地早早買好了廣州新年音樂會的票,準備盛裝出席:“對我來説,元旦聽新年音樂會,就像過年派紅包、中秋吃月餅這麼自然的事。將來如果有了小孩,我也會帶他一起,50歲、60歲一直聽下去,直到我走不動的那一天吧。”


1994年演出照


【鏈接】

廣州新年音樂會的“第一次”

●1993年,第一次舉行“穿禮服的音樂會”,第一次按國際音樂會的禮儀,要求觀眾們穿著禮服入場。

●1994年,第一次在友誼劇院呈現萬朵玫瑰包圍的羅馬式劇場。

●1995年,第一次動用過百人的超級大型樂隊,由中國著名指揮家邵恩執棒。

●1996年,第一次採用舞曲主題,並邀請“中國三大男高音”之一的莫華倫同臺演出。

●1997年,第一次與中國著名指揮家余隆合作,為《1812序曲》播放錄自美國西點軍校的炮聲。

●1998年,第一次邀請香港小交響樂團與廣州交響樂團組成135人的超級大型樂隊,採用“雙交響樂團”模式,慶祝香港回歸,體現粵港合作。曲目中出現了《天龍八部》《上海灘》《萬水千山總是情》等香港電視劇主題音樂。

●1999年,第一次進駐星海音樂廳,邀請了俄羅斯著名指揮家弗拉基米爾•雷洛夫執棒。

●2000年,千禧年第一次舉辦跨越世紀和地域的廣州新年音樂會,星海音樂廳外的大屏幕電視墻同步直播音樂會實況,包括廣州交響樂團、澳門室內樂團、廣州交響樂團合唱團、香港歌劇社合唱團和華南師范大學音樂係合唱團共200多人在零點鐘聲敲響的時候,同時演唱和演奏《歡樂頌》,迎接新世紀的到來。

●2003年,第一個十周年紀念,特邀著名指揮家湯沐海執棒,並聯袂有著“中國夜鶯”之稱的女高音歌唱家迪裏拜爾和著名男中音歌唱家廖昌永共同演出。

●2006年,首次門票超訂,徇眾要求在1月2日加演一場。

●2010年,首次改編演奏廣東特色音樂《賽龍奪錦》助興新年音樂會。


2010年的新年音樂會


●2015年,歐美三大男高音克魯斯、維耶特裏和科斯坦佐登場獻唱中文歌曲。

●2017年,廣州交響樂團迎來成立60周年團慶。音樂會首次跨界邀請職業乒乓球手邢延華,與邁克爾•蘭德斯為觀眾獻上《飛彈》(乒乓、小提琴、打擊樂與管弦樂隊協奏曲)。


2017年廣州新年音樂會加入乒乓元素


●2018年,《功夫協奏曲》成為最大亮點。作為李小龍的超級影迷,作曲家安迪在作品中加入了李小龍影像片段和音效,以交響樂結合多媒體的形式來呈現中國的武術文化,這是前所未有的藝術創作。  


2018年的新年音樂會


●2019年,音樂會將由廣州樂迷熟悉的著名指揮家葉咏詩執棒。她出生于廣州音樂世家,在香港長大,留學英美,是一位在世界樂團享有盛譽的“廣州女兒”。

【結束語】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     

廣東流行文化40年係列,到今天止,就告一段落了。

四十年大江潮起,廣東流行文化如瓜瓞綿綿,締結出了一串串璀璨明珠,可圈可點之處不勝枚舉。

我們深知,盡管前後用了26個整版的篇幅,涵蓋了電影、電視劇、音樂、戲劇、戲曲、動漫、文學等文藝形式,所能達成的,亦不過是管中窺豹,並不足以反映改革開放以來廣東流行文化的全貌。

對文化的分析,就是對特定的生活方式,即特定文化中隱含在內、彰顯在外的意義和價值的分析。我們之所以不揣淺薄,嘗試梳理廣東流行文化40年,就是希望從流行文化出發,觀照廣東改革開放以來“脫胎換骨”式的成長。

專題操作過程中,微信、微博、APP上讀者紛紛熱心留言,各種鼓勵、批評、交流,是我們一直堅持的動力。和讀者一起成長,就是我們能想到的最開心的事。

我們戀戀不舍,我們意猶未盡。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林如敏)   


總指揮:劉海陵

總策劃:林海利 孫璇 林如敏

統籌:吳慧玲 劉虹 邵梓恒

設計統籌:黃江霆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