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出租車擬禁止上下班高峰期交接班 司機從業年齡放寬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沈逸雲 發表時間:2018-12-26 08:30

■為保證足夠的運力,禁止出租車在上下班高峰期交接班。    新快報記者 畢志毅/攝(資料圖)

《廣州市巡遊出租汽車客運管理條例(草案)》提請市人大二審,四大變化逐一看

今年10月底進行一審後,《廣州市巡遊出租汽車客運管理條例(草案)》于12月25日提請廣州市第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進行二審。與一審稿相比,二審稿改動頗多。其中值得關注的是,明確規定了出租車禁止在上下班高峰期交接班。此外,對于時下興起的互聯網平臺叫出租車,提出電召服務等其他增值服務實行市場調節價。這意味著今後廣州出租車運價或告別“一刀切”時代。

■新快報記者 沈逸雲

變化1

運價或將實行政府指導價

電召服務價格交由市場調節

近一年來,隨著網約車折扣力度越來越小,網約車出行費用也比以往漲了不少,這使得部分客流回歸到出租車上,並習慣了通過互聯網平臺叫車。然而,未來乘客們的這一“小算盤”或難再打響。

二審稿提出,巡遊出租汽車按照有關規定實行政府定價或者政府指導價,對巡遊出租汽車電召服務等其他增值服務實行市場調節價。需注意的是,二審稿明確,“電召服務”包括通過電信、互聯網等方式提出的需求。

對于這一改變,廣州市人大法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陳寧表示,有意見認為,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公共交通日益完善,私家車出行比例日益增加,放開出租汽車運價的條件已經逐步成熟,有關部門應當向省政府爭取將出租車運價由政府定價轉變為政府指導價。

同時,出租汽車電召服務等其他增值服務與網約車具有同等的形式,實行市場調節價可以充分發揮運價調節市場供求關係的杠桿作用,提高出行效率和服務質量,也有利于維護市場的公平競爭環境。

“通過市場調節價格,絕不等同于駕駛員跟乘客‘議價’。”市人大常委會法制工委法規處相關負責人舉例,如電召叫車,打表價格起點有可能會比較高一點,因為這屬于一種增值服務。

至于運價該如何調整,二審稿提出,價格行政管理部門應當建立合理的巡遊出租汽車運價形成機制和動態調整機制,綜合考慮巡遊出租汽車運營成本、居民和駕駛員收入水平、交通狀況、服務質量以及消費價格指數等因素,健全作價規則,完善運價與燃料價格聯動辦法。

變化2

企業不得向駕駛員轉嫁經營風險

風險抵押金不得超月度承包費3倍

目前,承包經營是廣州出租車經營的主要方式。然而,司機每個月向出租汽車經營者上繳固定金額的承包費,經營者可以“旱澇保收”,司機卻普遍反映收入得不到公平體現。

有常委會組成人員、立法顧問和立法咨詢專家認為,目前出租汽車經營者往往通過收取固定的承包費用以規避自身的經營風險,將經營風險轉嫁給了駕駛員。為建立運營風險共擔、利益合理分配的經營模式,有必要對承包費用作出限定。

對此,二審稿新增了一條規定:採取承包方式經營的,巡遊出租汽車經營者應當根據經營成本、運價變更等因素合理確定、及時調整承包費用或者收益分配比例。巡遊出租汽車經營者不得向駕駛員轉嫁或者變相轉嫁經營風險。

此外,有意見認為,企業向司機收取高額風險抵押金極不合理,建議明確最高限額。針對這點,二審稿亦明確提出,巡遊出租汽車經營者向駕駛員收取的風險抵押金不得超過每個月承包費用的三倍。

變化3

建設固定的駕駛員綜合服務區

司機從業年齡放寬至未滿65歲

沒有地方可以休息、用餐、如廁,是大多數出租車司機日常開工時所面臨的難題。此次二審稿除了上述保障駕駛員收入的規定外,還新增了不少保障其權益的內容。

二審稿規定,市政府應當合理布局並建設固定的巡遊出租汽車駕駛員綜合服務區,設置明顯標識,為駕駛員提供休息、用餐、如廁、車輛清洗和快修、充電等綜合服務。

同時,交管應會同公安、城管等部門,在不影響交通的情況下根據實際需要在非主幹道的適當路段以及其周邊劃定一定區域,專供巡遊出租汽車駕駛員臨時停車休息、用餐、如廁等。

而出租車司機的從業門檻亦有所降低。根據二審稿,駕駛員許可條件中年齡一項放寬至未滿六十五周歲。有意見認為,廣州市部分出租車企業有返聘退休駕駛員的情況,條例適當放寬駕駛員從業年齡,有利于這一行業的發展穩定,也有利于保障乘客的安全。

變化4

合理安排交接班時間和地點

可調車內視頻處理乘客投訴

“交班時間緊”——不少打車的乘客都遇過出租車司機以這一借口拒載的情況。此前,市交委相關負責人便已明確表示,以交班、維修等為理由的拒載行為是違法違規的。為保證運力充足,二審稿出了“大招”,明確提出:巡遊出租汽車客運行業協會應當指導巡遊出租汽車經營者、駕駛員合理安排交接班時間,禁止在上下班高峰期交接班。

然而,交接班確實是現實需求,這將如何平衡?二審稿規定,巡遊出租汽車客運行業協會應當引導駕駛員合理確定交接班地點,駕駛員綜合服務區應當為駕駛員交接班提供便利。有意見稱,如此可一方面減少駕駛員消耗在路上交接班的時間,保證其休息;另一方面可減少因交接班導致的車輛少、乘客投訴等問題。

需注意的是,司機若確實在交班途中的,應挂上“暫停服務”的標志,否則駕駛員可被處以五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的罰款。

此外,對于處理乘客投訴的方式,二審稿亦有變化。有意見指出,遇到乘客投訴,無論是否有效,均要求駕駛員到企業、交委説明情況,耗費駕駛員大量時間,影響其運營收入,建議調用車內視頻監控等作為初判。

因此,二審稿提出,交通管理部門應當通過遠程調取車載信息等技術手段調查取證;通過技術手段無法查清事實,需進一步核實情況的,可要求駕駛員到指定地點配合調查。

討論

駕駛員如何正確“驗證乘客身份”?

二審稿更具可操作性:可出示身份證明或上傳車載視頻

在一審稿中,“乘客要求前往偏遠、冷僻地區或者夜間要求駛出城區的,駕駛員可以要求乘客隨同到就近的有關部門辦理驗證登記手續;否則有權拒絕提供服務”這一規定引起熱議。

有市民認為此規定不具執行條件,“有關部門晚上上班嗎?具體登記什麼呢?萬一出事了,只能作為事後追蹤的登記也有悖初衷。”有市民這樣稱。

對此,二審稿增強了該條款的可操作性,提出“駕駛員可以要求乘客出示身份證明文件、通過車載視頻上傳監管平臺或者隨同到就近的派出所辦理驗證登記手續等方式驗證乘客身份”。

然而,有市民仍對此表示“抗拒”。“看一眼身份證又能怎麼樣?”市民黃女士告訴記者,出示身份證明對保障乘客、司機雙方安全均無實際意義。她建議,還不如在出租車上安裝身份證驗證器,規定某一時段乘客打車須“滴”身份證,並即時傳給有關部門。

觀點

禁止出租車高峰期交接班

沒有真正處罰難有約束力

“如果就在高峰期交接班,會有處罰嗎?”來自白雲出租車集團的羅師傅,第一反應即是關注相應的懲處規定。他坦言,之前廣州也有類似規定,但因沒有處罰,所以難以推廣起來,“只規定不罰錢,有些司機不會理的”。

記者查詢發現,早在2007年,廣州市交通部門便向全市出租企業發出了《關于加強我市出租車交接班營運服務規范管理的通知》,規定從當年11月1日起全市出租車實行錯峰交接班,早上7時30分至9時、傍晚5時30分至晚上7時30分上下班高峰期不得進行交接班,凡以交接班為由拒載乘客或中途逐客的,當事司機將停産3天學習,並進行嚴肅處理。然而,多年來這一現象並未杜絕。

此外,還有出租車司機表示,對于電召服務實行市場調節價不“感冒”,表示不會因此傾向于電召接單,“就算真的漲價,平臺、企業估計也會‘抽水’,我們拿到手的估計沒多大變化。”

編輯:海輝
數字報
廣州出租車擬禁止上下班高峰期交接班 司機從業年齡放寬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沈逸雲  2018-12-26

■為保證足夠的運力,禁止出租車在上下班高峰期交接班。    新快報記者 畢志毅/攝(資料圖)

《廣州市巡遊出租汽車客運管理條例(草案)》提請市人大二審,四大變化逐一看

今年10月底進行一審後,《廣州市巡遊出租汽車客運管理條例(草案)》于12月25日提請廣州市第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進行二審。與一審稿相比,二審稿改動頗多。其中值得關注的是,明確規定了出租車禁止在上下班高峰期交接班。此外,對于時下興起的互聯網平臺叫出租車,提出電召服務等其他增值服務實行市場調節價。這意味著今後廣州出租車運價或告別“一刀切”時代。

■新快報記者 沈逸雲

變化1

運價或將實行政府指導價

電召服務價格交由市場調節

近一年來,隨著網約車折扣力度越來越小,網約車出行費用也比以往漲了不少,這使得部分客流回歸到出租車上,並習慣了通過互聯網平臺叫車。然而,未來乘客們的這一“小算盤”或難再打響。

二審稿提出,巡遊出租汽車按照有關規定實行政府定價或者政府指導價,對巡遊出租汽車電召服務等其他增值服務實行市場調節價。需注意的是,二審稿明確,“電召服務”包括通過電信、互聯網等方式提出的需求。

對于這一改變,廣州市人大法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陳寧表示,有意見認為,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公共交通日益完善,私家車出行比例日益增加,放開出租汽車運價的條件已經逐步成熟,有關部門應當向省政府爭取將出租車運價由政府定價轉變為政府指導價。

同時,出租汽車電召服務等其他增值服務與網約車具有同等的形式,實行市場調節價可以充分發揮運價調節市場供求關係的杠桿作用,提高出行效率和服務質量,也有利于維護市場的公平競爭環境。

“通過市場調節價格,絕不等同于駕駛員跟乘客‘議價’。”市人大常委會法制工委法規處相關負責人舉例,如電召叫車,打表價格起點有可能會比較高一點,因為這屬于一種增值服務。

至于運價該如何調整,二審稿提出,價格行政管理部門應當建立合理的巡遊出租汽車運價形成機制和動態調整機制,綜合考慮巡遊出租汽車運營成本、居民和駕駛員收入水平、交通狀況、服務質量以及消費價格指數等因素,健全作價規則,完善運價與燃料價格聯動辦法。

變化2

企業不得向駕駛員轉嫁經營風險

風險抵押金不得超月度承包費3倍

目前,承包經營是廣州出租車經營的主要方式。然而,司機每個月向出租汽車經營者上繳固定金額的承包費,經營者可以“旱澇保收”,司機卻普遍反映收入得不到公平體現。

有常委會組成人員、立法顧問和立法咨詢專家認為,目前出租汽車經營者往往通過收取固定的承包費用以規避自身的經營風險,將經營風險轉嫁給了駕駛員。為建立運營風險共擔、利益合理分配的經營模式,有必要對承包費用作出限定。

對此,二審稿新增了一條規定:採取承包方式經營的,巡遊出租汽車經營者應當根據經營成本、運價變更等因素合理確定、及時調整承包費用或者收益分配比例。巡遊出租汽車經營者不得向駕駛員轉嫁或者變相轉嫁經營風險。

此外,有意見認為,企業向司機收取高額風險抵押金極不合理,建議明確最高限額。針對這點,二審稿亦明確提出,巡遊出租汽車經營者向駕駛員收取的風險抵押金不得超過每個月承包費用的三倍。

變化3

建設固定的駕駛員綜合服務區

司機從業年齡放寬至未滿65歲

沒有地方可以休息、用餐、如廁,是大多數出租車司機日常開工時所面臨的難題。此次二審稿除了上述保障駕駛員收入的規定外,還新增了不少保障其權益的內容。

二審稿規定,市政府應當合理布局並建設固定的巡遊出租汽車駕駛員綜合服務區,設置明顯標識,為駕駛員提供休息、用餐、如廁、車輛清洗和快修、充電等綜合服務。

同時,交管應會同公安、城管等部門,在不影響交通的情況下根據實際需要在非主幹道的適當路段以及其周邊劃定一定區域,專供巡遊出租汽車駕駛員臨時停車休息、用餐、如廁等。

而出租車司機的從業門檻亦有所降低。根據二審稿,駕駛員許可條件中年齡一項放寬至未滿六十五周歲。有意見認為,廣州市部分出租車企業有返聘退休駕駛員的情況,條例適當放寬駕駛員從業年齡,有利于這一行業的發展穩定,也有利于保障乘客的安全。

變化4

合理安排交接班時間和地點

可調車內視頻處理乘客投訴

“交班時間緊”——不少打車的乘客都遇過出租車司機以這一借口拒載的情況。此前,市交委相關負責人便已明確表示,以交班、維修等為理由的拒載行為是違法違規的。為保證運力充足,二審稿出了“大招”,明確提出:巡遊出租汽車客運行業協會應當指導巡遊出租汽車經營者、駕駛員合理安排交接班時間,禁止在上下班高峰期交接班。

然而,交接班確實是現實需求,這將如何平衡?二審稿規定,巡遊出租汽車客運行業協會應當引導駕駛員合理確定交接班地點,駕駛員綜合服務區應當為駕駛員交接班提供便利。有意見稱,如此可一方面減少駕駛員消耗在路上交接班的時間,保證其休息;另一方面可減少因交接班導致的車輛少、乘客投訴等問題。

需注意的是,司機若確實在交班途中的,應挂上“暫停服務”的標志,否則駕駛員可被處以五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的罰款。

此外,對于處理乘客投訴的方式,二審稿亦有變化。有意見指出,遇到乘客投訴,無論是否有效,均要求駕駛員到企業、交委説明情況,耗費駕駛員大量時間,影響其運營收入,建議調用車內視頻監控等作為初判。

因此,二審稿提出,交通管理部門應當通過遠程調取車載信息等技術手段調查取證;通過技術手段無法查清事實,需進一步核實情況的,可要求駕駛員到指定地點配合調查。

討論

駕駛員如何正確“驗證乘客身份”?

二審稿更具可操作性:可出示身份證明或上傳車載視頻

在一審稿中,“乘客要求前往偏遠、冷僻地區或者夜間要求駛出城區的,駕駛員可以要求乘客隨同到就近的有關部門辦理驗證登記手續;否則有權拒絕提供服務”這一規定引起熱議。

有市民認為此規定不具執行條件,“有關部門晚上上班嗎?具體登記什麼呢?萬一出事了,只能作為事後追蹤的登記也有悖初衷。”有市民這樣稱。

對此,二審稿增強了該條款的可操作性,提出“駕駛員可以要求乘客出示身份證明文件、通過車載視頻上傳監管平臺或者隨同到就近的派出所辦理驗證登記手續等方式驗證乘客身份”。

然而,有市民仍對此表示“抗拒”。“看一眼身份證又能怎麼樣?”市民黃女士告訴記者,出示身份證明對保障乘客、司機雙方安全均無實際意義。她建議,還不如在出租車上安裝身份證驗證器,規定某一時段乘客打車須“滴”身份證,並即時傳給有關部門。

觀點

禁止出租車高峰期交接班

沒有真正處罰難有約束力

“如果就在高峰期交接班,會有處罰嗎?”來自白雲出租車集團的羅師傅,第一反應即是關注相應的懲處規定。他坦言,之前廣州也有類似規定,但因沒有處罰,所以難以推廣起來,“只規定不罰錢,有些司機不會理的”。

記者查詢發現,早在2007年,廣州市交通部門便向全市出租企業發出了《關于加強我市出租車交接班營運服務規范管理的通知》,規定從當年11月1日起全市出租車實行錯峰交接班,早上7時30分至9時、傍晚5時30分至晚上7時30分上下班高峰期不得進行交接班,凡以交接班為由拒載乘客或中途逐客的,當事司機將停産3天學習,並進行嚴肅處理。然而,多年來這一現象並未杜絕。

此外,還有出租車司機表示,對于電召服務實行市場調節價不“感冒”,表示不會因此傾向于電召接單,“就算真的漲價,平臺、企業估計也會‘抽水’,我們拿到手的估計沒多大變化。”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