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質譜行業領頭人周振:填補中國質譜儀空白

來源:金羊網 作者:周聰 發表時間:2018-12-24 09:01

【致敬新時代 奮鬥者】

開欄語

邁入新時代,中國成就舉世矚目,逐夢路上,處處是奮鬥者的身影。“新時代是奮鬥者的時代”,習近平總書記用“奮鬥”定義了新時代的精神氣質。

金羊網今日起推出專欄“致敬新時代奮鬥者”,聆聽他們在新時代中的奮鬥故事,一同憧憬新徵程新願景,敬請垂注。

2004年,周振(上圖)帶著一箱資料、一箱零件回國創業,在廣州創立禾信分析儀器有限公司,由此開始了他為中國質譜儀填寫空白的奮鬥人生。

質譜儀器屬于大型的高端儀器,涉及多學科的理論知識、專業技術及復雜工藝,需要豐富的整機研制經驗。十年前,中高端質譜儀器市場一直為國外公司壟斷。不少人堅持“做什麼質譜儀,從國外買就好了”的“實用主義”觀點。周振選擇了這條“人跡罕至”的道路,不造出中國人的質譜儀誓不罷休。

如今,他不僅研制出屬于中國的質譜儀,打破了質譜儀市場一直被國外公司壟斷的局面,更把這一技術實現産業化。

“不過,現在也只能説‘撕開了一條小口子’。”周振説,“希望十年之後,中國制造的質譜儀的市場份額提高到50%,我們的企業能進入全球質譜儀企業的前八行列。”

“做中國人的質譜儀器”

“做中國人的質譜儀器”。這是周振從大學時期就埋下的“夢想種子”,他一直堅持為實現這個夢想而奮鬥。

“出國只是路徑,最後肯定是要回來的。”20多年前,周振就清醒地告訴自己。“在國外讀書時,我沒有一刻動搖過‘一定要回國’的想法。”周振説。

在德國吉森大學讀物理學博士期間,他成功研制出了分辨率達20000的高分辨垂直引入式飛行時間質譜儀,技術指標為當時國際同類儀器的最高水平。

也就在那時,他預感回國的時機到了。他一方面尋求志同道合的夥伴,一方面開始研究國內質譜儀市場,尋找自身“落腳點”。

周振感慨:“當時所有人都不看好,唯有傅家謨院士堅定地相信我回來一定會做成。”這種信任的“魔力”,直到現在談起來,都讓他心潮澎湃。

推動國産質譜儀産業化

一箱資料、一箱核心零部件和10萬元存款。2004年夏天,周振舉家從美國回國創業。

“一切從零開始,最初的團隊只有4個人。”周振回憶説,創業初期面臨的最大問題是經費。

2006年到2008年是周振創業最艱難的時期,他咬咬牙把車賣了。“到2009年,廣州有科技風投給了我們第一筆資金500萬元,我們的資金壓力才漸漸緩解。”周振説。

2013年,該公司研發的質譜儀推出市場,一款PM2.5飛行時間在線源解析質譜監測産品。這款産品也讓質譜儀的研發得到更多關注,越來越多的支持經費不斷注入。

“團隊不斷擴大,質譜核心技術、關鍵工藝也一一被攻克。”周振説。目前,禾信質譜已全面掌握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産權的飛行時間質譜核心技術和全套裝配工藝,建成了我國第一個飛行時間質譜儀器開發平臺及産業化基地,連續成功開發了不同應用領域的8種質譜儀。其中,1項儀器為國際首創,1項達到國際商品儀器水平,1項達到國內領先水平,多款産品打破國際封鎖。

周振認為這還遠遠不夠。“當前我國質譜儀器與國外差距還很大。”周振很清醒,“現在國家每年對質譜儀的採購仍有90%以上依賴進口,我們只佔4%。”他多次強調推動國産質譜儀器的産業化。“‘做中國人的質譜儀器’不僅是指做出幾臺實體的‘儀器’,而是要引導和培養一批專心做質譜儀器的團隊,構建一個相對完善的質譜上下遊生態圈。”

文/圖 記者 周聰

編輯:海輝
數字報
中國質譜行業領頭人周振:填補中國質譜儀空白
金羊網  作者:周聰  2018-12-24

【致敬新時代 奮鬥者】

開欄語

邁入新時代,中國成就舉世矚目,逐夢路上,處處是奮鬥者的身影。“新時代是奮鬥者的時代”,習近平總書記用“奮鬥”定義了新時代的精神氣質。

金羊網今日起推出專欄“致敬新時代奮鬥者”,聆聽他們在新時代中的奮鬥故事,一同憧憬新徵程新願景,敬請垂注。

2004年,周振(上圖)帶著一箱資料、一箱零件回國創業,在廣州創立禾信分析儀器有限公司,由此開始了他為中國質譜儀填寫空白的奮鬥人生。

質譜儀器屬于大型的高端儀器,涉及多學科的理論知識、專業技術及復雜工藝,需要豐富的整機研制經驗。十年前,中高端質譜儀器市場一直為國外公司壟斷。不少人堅持“做什麼質譜儀,從國外買就好了”的“實用主義”觀點。周振選擇了這條“人跡罕至”的道路,不造出中國人的質譜儀誓不罷休。

如今,他不僅研制出屬于中國的質譜儀,打破了質譜儀市場一直被國外公司壟斷的局面,更把這一技術實現産業化。

“不過,現在也只能説‘撕開了一條小口子’。”周振説,“希望十年之後,中國制造的質譜儀的市場份額提高到50%,我們的企業能進入全球質譜儀企業的前八行列。”

“做中國人的質譜儀器”

“做中國人的質譜儀器”。這是周振從大學時期就埋下的“夢想種子”,他一直堅持為實現這個夢想而奮鬥。

“出國只是路徑,最後肯定是要回來的。”20多年前,周振就清醒地告訴自己。“在國外讀書時,我沒有一刻動搖過‘一定要回國’的想法。”周振説。

在德國吉森大學讀物理學博士期間,他成功研制出了分辨率達20000的高分辨垂直引入式飛行時間質譜儀,技術指標為當時國際同類儀器的最高水平。

也就在那時,他預感回國的時機到了。他一方面尋求志同道合的夥伴,一方面開始研究國內質譜儀市場,尋找自身“落腳點”。

周振感慨:“當時所有人都不看好,唯有傅家謨院士堅定地相信我回來一定會做成。”這種信任的“魔力”,直到現在談起來,都讓他心潮澎湃。

推動國産質譜儀産業化

一箱資料、一箱核心零部件和10萬元存款。2004年夏天,周振舉家從美國回國創業。

“一切從零開始,最初的團隊只有4個人。”周振回憶説,創業初期面臨的最大問題是經費。

2006年到2008年是周振創業最艱難的時期,他咬咬牙把車賣了。“到2009年,廣州有科技風投給了我們第一筆資金500萬元,我們的資金壓力才漸漸緩解。”周振説。

2013年,該公司研發的質譜儀推出市場,一款PM2.5飛行時間在線源解析質譜監測産品。這款産品也讓質譜儀的研發得到更多關注,越來越多的支持經費不斷注入。

“團隊不斷擴大,質譜核心技術、關鍵工藝也一一被攻克。”周振説。目前,禾信質譜已全面掌握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産權的飛行時間質譜核心技術和全套裝配工藝,建成了我國第一個飛行時間質譜儀器開發平臺及産業化基地,連續成功開發了不同應用領域的8種質譜儀。其中,1項儀器為國際首創,1項達到國際商品儀器水平,1項達到國內領先水平,多款産品打破國際封鎖。

周振認為這還遠遠不夠。“當前我國質譜儀器與國外差距還很大。”周振很清醒,“現在國家每年對質譜儀的採購仍有90%以上依賴進口,我們只佔4%。”他多次強調推動國産質譜儀器的産業化。“‘做中國人的質譜儀器’不僅是指做出幾臺實體的‘儀器’,而是要引導和培養一批專心做質譜儀器的團隊,構建一個相對完善的質譜上下遊生態圈。”

文/圖 記者 周聰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