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退押金大軍激增 前方已有100萬人在排隊

來源:金羊網 作者:梁懌韜 程行歡 發表時間:2018-12-19 09:09
曾經輝煌的ofo單車 視覺中國供圖

在排隊退款的同時,也有用戶感念共享單車的輝煌年代,期待其擺脫困境,繼續為市民出行助力

文/金羊網記者 梁懌韜 程行歡

12月18日,陷入退押金風波中的ofo小黃車,出臺讓用戶在APP上填寫支付寶資料,核實完再排隊退款的措施。不少用戶按照APP提示填寫完資料後,驚覺自己前面有好幾百萬人在排隊等候退押金。

押金難退,服務變差,曾經身披光環的共享單車,如今陷入一波又一波的輿論風暴中。在排隊退款的同時,用戶希望共享單車能重回輝煌年代,解決市民出行問題。

A

退個押金,APP幾多“挽留”

12月14日,看著身邊不少人加入ofo退押金大軍,廣州市民文女士也跟著心動了,“以前隨時可以找到車,現在要麼找不到車要麼車是壞的”。

“想要退押金,光是操作APP,就很有講究。”為了確定自己退押金每一步都留痕,文女士將自己在APP上退款的每一步均截屏。記者看到,ofo APP的初始頁面,並不會顯示任何“退押金”的按鈕。文女士點擊APP首頁下方的“錢包”按鈕後,APP會引導用戶來到顯示個人賬戶余額的頁面。用戶需點擊該頁面右上角一個帶有橫線和圓圈符號的標記,才能進入“錢包管理”頁面。此時,“押金權益”按鈕才會出現。

“我想馬上退押金,APP會作出許多‘挽留’措施。”記者看到,每點擊一個退款步驟,APP均彈出一個“挽留提示”。如“退押金後如再騎行將要繳納199元押金”、“退押金後無法使用優惠”、“送你5元用車余額”、要求用戶填寫退押金原因等。直到填完這些資料,APP才會彈出“99元退款中,押金預計0-15個工作日到賬,到賬前可正常騎行”的頁面。

B

押金不見秒退,用戶忽然“被排隊”

從12月14日至18日,文女士先後看到了網上關于“扮外國人可秒退押金”、“ofo用戶到北京總部排隊退押金”等新聞。12月18日一早,文女士收到朋友在微信上的問詢,“你退押金排到第幾號?我已經排到500多萬號了”。

“我沒有去北京,怎麼也要排隊了?”文女士打開ofo APP,這才發現APP的退押金頁面上,出現“自2018年12月18日起,為了核實相關信息,所有提交線上申請退押金的用戶,需要填寫支付寶賬號,核實完畢會為您排隊退款”的提示。

“我前面竟然已經有700多萬人在排隊了。”填完支付寶資料後,APP彈出的排隊頁面,讓文女士吃了一驚。她只比朋友晚了大概2小時,這期間已新增兩百萬人排隊退押金。

“這是一個多麼龐大的金額。”文女士説,她是99元押金用戶。假設自己前面700萬人都是99元押金用戶,ofo需要退給用戶的押金數,接近7億元。加上199元的押金用戶,需要退款的數額更龐大。略感欣慰的是,12月18日下午文女士再查看APP時,發現自己的排位從上午7297225位,上升至7297213位,不至于“倒退”。

資料顯示,截至18日20時37分,排隊退押金用戶數突破1000萬。若以每個用戶99元押金計,待退押金約10億元,而還有一些用戶繳納的是199元押金,ofo目前待退金額會高達十幾億元。


C

退押金仍有渠道,充值用戶退款無門

“你們可以退押金,我想退充值的錢卻不知怎麼退好。” ofo用戶廣州市民嚴女士希望自己充值的錢也能退回來。據悉,嚴女士很早就退了押金,但ofo賬戶仍有26.60元充值余額。翻遍整個APP,嚴女士都找不到可以退款的渠道。

“充值的錢沒法退,一旦ofo如其他共享單車品牌那樣運營不正常,我就麻煩了。”嚴女士擔心。

D

共享單車的黃金年代,回得去嗎?

故障較多,服務范圍縮小,退押金難……曾經身披光環的共享單車,近期被推上輿論風口浪尖。在排隊長龍中,不少用戶回憶起共享單車最初帶給自己的便利,希望有朝一日,它能重回黃金年代。

“它幫我解決了出行問題。”ofo用戶丁小姐回憶,自己在2017年春天到杭州出差時打不到車時,看到路邊停放著ofo小黃車,掃碼繳納押金後騎行,最終回到旅館。如今壞車多、服務范圍小、押金難退問題,讓共享單車形象不佳,但丁小姐覺得共享單車在解決市民出行上貢獻良多,希望共享單車能維持良好服務。

“沒有共享單車,我那晚就回不了家。”廣州市民陳先生回憶,2017年跨年夜,他被困在廣州塔區域,網約專車開出1.7倍加價。多個共享單車品牌當晚加推廣州塔周邊共享單車數量,他最終可以騎車回家。他擔憂共享單車式微,市民重回打車難年代。

“真希望,共享單車能持續解決市民出行問題,而不是繼續制造問題。”排在ofo退押金800多萬號上的環衛工人楊師傅,既靠共享單車出行,平日也參與扶正亂擺的共享單車。他希望共享單車押金風波早日解決,持續解決市民出行問題。

編輯:海輝
數字報
ofo退押金大軍激增 前方已有100萬人在排隊
金羊網  作者:梁懌韜 程行歡  2018-12-19
曾經輝煌的ofo單車 視覺中國供圖

在排隊退款的同時,也有用戶感念共享單車的輝煌年代,期待其擺脫困境,繼續為市民出行助力

文/金羊網記者 梁懌韜 程行歡

12月18日,陷入退押金風波中的ofo小黃車,出臺讓用戶在APP上填寫支付寶資料,核實完再排隊退款的措施。不少用戶按照APP提示填寫完資料後,驚覺自己前面有好幾百萬人在排隊等候退押金。

押金難退,服務變差,曾經身披光環的共享單車,如今陷入一波又一波的輿論風暴中。在排隊退款的同時,用戶希望共享單車能重回輝煌年代,解決市民出行問題。

A

退個押金,APP幾多“挽留”

12月14日,看著身邊不少人加入ofo退押金大軍,廣州市民文女士也跟著心動了,“以前隨時可以找到車,現在要麼找不到車要麼車是壞的”。

“想要退押金,光是操作APP,就很有講究。”為了確定自己退押金每一步都留痕,文女士將自己在APP上退款的每一步均截屏。記者看到,ofo APP的初始頁面,並不會顯示任何“退押金”的按鈕。文女士點擊APP首頁下方的“錢包”按鈕後,APP會引導用戶來到顯示個人賬戶余額的頁面。用戶需點擊該頁面右上角一個帶有橫線和圓圈符號的標記,才能進入“錢包管理”頁面。此時,“押金權益”按鈕才會出現。

“我想馬上退押金,APP會作出許多‘挽留’措施。”記者看到,每點擊一個退款步驟,APP均彈出一個“挽留提示”。如“退押金後如再騎行將要繳納199元押金”、“退押金後無法使用優惠”、“送你5元用車余額”、要求用戶填寫退押金原因等。直到填完這些資料,APP才會彈出“99元退款中,押金預計0-15個工作日到賬,到賬前可正常騎行”的頁面。

B

押金不見秒退,用戶忽然“被排隊”

從12月14日至18日,文女士先後看到了網上關于“扮外國人可秒退押金”、“ofo用戶到北京總部排隊退押金”等新聞。12月18日一早,文女士收到朋友在微信上的問詢,“你退押金排到第幾號?我已經排到500多萬號了”。

“我沒有去北京,怎麼也要排隊了?”文女士打開ofo APP,這才發現APP的退押金頁面上,出現“自2018年12月18日起,為了核實相關信息,所有提交線上申請退押金的用戶,需要填寫支付寶賬號,核實完畢會為您排隊退款”的提示。

“我前面竟然已經有700多萬人在排隊了。”填完支付寶資料後,APP彈出的排隊頁面,讓文女士吃了一驚。她只比朋友晚了大概2小時,這期間已新增兩百萬人排隊退押金。

“這是一個多麼龐大的金額。”文女士説,她是99元押金用戶。假設自己前面700萬人都是99元押金用戶,ofo需要退給用戶的押金數,接近7億元。加上199元的押金用戶,需要退款的數額更龐大。略感欣慰的是,12月18日下午文女士再查看APP時,發現自己的排位從上午7297225位,上升至7297213位,不至于“倒退”。

資料顯示,截至18日20時37分,排隊退押金用戶數突破1000萬。若以每個用戶99元押金計,待退押金約10億元,而還有一些用戶繳納的是199元押金,ofo目前待退金額會高達十幾億元。


C

退押金仍有渠道,充值用戶退款無門

“你們可以退押金,我想退充值的錢卻不知怎麼退好。” ofo用戶廣州市民嚴女士希望自己充值的錢也能退回來。據悉,嚴女士很早就退了押金,但ofo賬戶仍有26.60元充值余額。翻遍整個APP,嚴女士都找不到可以退款的渠道。

“充值的錢沒法退,一旦ofo如其他共享單車品牌那樣運營不正常,我就麻煩了。”嚴女士擔心。

D

共享單車的黃金年代,回得去嗎?

故障較多,服務范圍縮小,退押金難……曾經身披光環的共享單車,近期被推上輿論風口浪尖。在排隊長龍中,不少用戶回憶起共享單車最初帶給自己的便利,希望有朝一日,它能重回黃金年代。

“它幫我解決了出行問題。”ofo用戶丁小姐回憶,自己在2017年春天到杭州出差時打不到車時,看到路邊停放著ofo小黃車,掃碼繳納押金後騎行,最終回到旅館。如今壞車多、服務范圍小、押金難退問題,讓共享單車形象不佳,但丁小姐覺得共享單車在解決市民出行上貢獻良多,希望共享單車能維持良好服務。

“沒有共享單車,我那晚就回不了家。”廣州市民陳先生回憶,2017年跨年夜,他被困在廣州塔區域,網約專車開出1.7倍加價。多個共享單車品牌當晚加推廣州塔周邊共享單車數量,他最終可以騎車回家。他擔憂共享單車式微,市民重回打車難年代。

“真希望,共享單車能持續解決市民出行問題,而不是繼續制造問題。”排在ofo退押金800多萬號上的環衛工人楊師傅,既靠共享單車出行,平日也參與扶正亂擺的共享單車。他希望共享單車押金風波早日解決,持續解決市民出行問題。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