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闊東方潮奮進新時代|港珠澳大橋:一橋連起粵港澳為大灣區添翼

來源:金羊網 作者:李國輝 李妹妍 發表時間:2018-12-18 09:17
港珠澳大橋的開通對于深化粵港澳合作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有重要意義  記者 湯銘明 宋金峪 攝

【尋訪標志地 再啟新徵程———廣東改革開放40周年重要標志地特別報道】

總指揮:劉海陵

策  劃:林海利 郭啟釗

閆修彥 朱  帆

統  籌:趙  鵬

設  計:范英蘭

記者:李國輝 李妹妍

2018年10月23日,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在珠海舉行。習近平總書記出席儀式,宣布大橋正式開通並巡覽大橋。港珠澳大橋總長55公裏,是連接香港、珠海和澳門的超大型跨海通道,也是迄今世界最長跨海大橋,被稱為世界橋梁建設史上的“珠穆朗瑪峰”。建設港珠澳大橋是中央支持香港、澳門和珠三角區域更好發展的一項重大舉措,是“一國兩制”下粵港澳密切合作的重大成果。港珠澳大橋通車後,香港至珠海的公路交通將由三個小時縮短至半個小時,這對于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具有重大意義。

港珠澳大橋威水史

建設大橋申請專利454項

2018年10月24日,歷經9載磨煉的港珠澳大橋正式通車。這一伶仃洋上的“超級工程”,不僅是改革開放40周年來中國交通建設史上最偉大的成就之一,更將為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發揮重要作用。

大橋建設者們在不斷的摸索和挑戰中也收獲了“中國標準”,填補了世界空白。橋梁大師、港珠澳大橋初步設計負責人孟凡超告訴金羊網記者,港珠澳大橋多項施工工藝和標準達到國際領先水平。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總工程師林鳴則自豪地説,“拿下港珠澳大橋,世界上已經沒有什麼中國人不能造的橋。”

在江海直達航道橋三座海豚塔進行安裝時,中國建設者採用兩臺大型浮吊船協同作業,將2000多噸的鋼塔在海上實現空中翻轉,最後精確定位在承臺上,“整個吊裝工藝的研究歷時兩年。”孟凡超表示,在數十年的積累下,港珠澳大橋的多項施工工藝和標準都達到國際領先水平。

島隧工程,是港珠澳大橋建設的難中之難,無前例可循。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項目總經理、總工程師林鳴帶領團隊相繼突破了深埋沉管、快速成島、隧道基礎、外海深槽安裝等一係列世界難題,為中國工程建設創造了全新的高度。

據港珠澳大橋管理局透露,在港珠澳大橋建設期中,國家科技支撐計劃啟動了“港珠澳大橋跨海集群工程建設關鍵技術研究與示范”項目,涉及大橋建設各項難點。據統計,到港珠澳大橋通車,僅項目創新工法就有31項,創新軟件達13項、創新裝備達31項、創新産品3項,申請專利達454項。

新徵程

A “同心橋”助力粵港澳大灣區建設

“隨著港珠澳大橋等交通基建的落成通車,粵港澳大灣區之間的合作和優勢互補,已經進入了天時地利人和的階段,粵港澳大灣區真正迎來了成熟的發展機遇。”在港珠澳大橋正式通車之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接受金羊網記者專訪時如是説。

聶德權對港珠澳大橋有著更加深刻的理解與更高的期盼。他説,港珠澳大橋等基礎設施建設的投入運營,使粵港澳大灣區真正成為一小時生活圈。而在改革開放40周年到來之際,港珠澳大橋的開通也有利于讓港澳更好地融入國家發展的大局,粵港澳三地一起互利共贏,在進一步改革開放中發揮橋頭堡的作用。

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接受專訪時同樣表示,港珠澳大橋通車也將給澳門帶來更多的發展機會。對于澳門這一個國際旅遊島來説,港珠澳大橋將有利于把國際旅客“引進來”,同時,也有利于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組團打品牌“走出去”。

隨著港珠澳大橋通車、廣深港高鐵等大型基建投入運營,粵港澳大灣區已經迎來更好的融合發展的機遇。粵港澳大灣區業已成為全球最具發展潛力的灣區和城市群之一。

B 科技創新實現運維智能化

港珠澳大橋通車運營後,如何用好管好大橋,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發揮重要作用,成為港珠澳大橋管理局工作的重中之重。

港珠澳大橋管理局局長朱永靈接受採訪時表示,大橋管理局未來將從軟硬件兩方面著手,實現運維管理由“傳統型”向“智慧型”的轉變。一方面,將會大力推進各業務板塊機械化作業;另一方面,將建立智能化管理平臺,運用信息化及大數據處理技術,研發實施多維度的移動應用和信息共享。

金羊網記者了解到,2017年,經科技部和交通部聯合推動下,港珠澳大橋被納入“中國人工智能專項”技術應用示范領域,為隨時掌握大橋結構狀態,大橋上被安裝了上萬個元器件,通過健康監測係統與電子化人工實時巡查,可自動採集並分析監測數據,最終確保大橋結構安全。

港珠澳大橋管理局副局長余烈表示,港珠澳大橋積累了一大批具有核心技術、自主知識産權的技術和管理成果,在未來的運營上,有必要利用品牌資源、通道資源和其他資源進行綜合開發。“我們可把工程建設關鍵技術轉化為行業標準和規范,為行業輸出‘港珠澳大橋標準’。一些研發成果可通過與市場企業緊密合作,實現科技成果推廣轉化。”余烈説。

親歷者

港珠澳大橋建設者吳永新:“在大橋建設上我沒有遺憾”

武船重工陽邏重鋼工廠機械加工組組長吳永新,一直是港珠澳大橋這一超級工程中的“幕後工匠”。在他負責的“海豚”鋼塔制造中,18000個螺栓孔一次性通孔率高達100%,被傳為一時佳話。談到自己在港珠澳大橋建設中的經歷,吳永新説:“我沒有在港珠澳大橋建設上留下遺憾。”

港珠澳大橋的江海直達航道橋上,“海豚”鋼塔重達3000噸,鋼索塔的制造加工具有整體拼裝精度要求高的特點,一度被譽為大橋中技術難度最高、構造最復雜、質量要求最高、景觀要求最高的分項工程之一。而在鋼塔節段外壁的平面度只允許偏差3毫米范圍內,這對于機械加工組來説,是“超高難度”的設計要求。

為了不讓鋼塔斷面加工受到溫度影響而變形,吳永新曾帶領60多名工人三班倒,在溫差變化最小的夜晚9時至淩晨7時熬夜施工數月,精度誤差準確控制在3毫米范圍內。

島隧工程設計負責人劉曉東曾一直是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設計團隊的總負責人,在長達8年的時間裏,他必須對島隧工程每一個設計方案的方向和最終的方案負責,還要組織設計團隊對關鍵性技術難題攻關,統籌協調團隊的每一個人。

談到自己在港珠澳大橋中的經歷,劉曉東在接受金羊網記者採訪時表示,在他們心中,港珠澳大橋就是一個國際示范性工程,一定要把它做成代表中國水平的工程。

編輯:海輝
數字報
壯闊東方潮奮進新時代|港珠澳大橋:一橋連起粵港澳為大灣區添翼
金羊網  作者:李國輝 李妹妍  2018-12-18
港珠澳大橋的開通對于深化粵港澳合作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有重要意義  記者 湯銘明 宋金峪 攝

【尋訪標志地 再啟新徵程———廣東改革開放40周年重要標志地特別報道】

總指揮:劉海陵

策  劃:林海利 郭啟釗

閆修彥 朱  帆

統  籌:趙  鵬

設  計:范英蘭

記者:李國輝 李妹妍

2018年10月23日,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在珠海舉行。習近平總書記出席儀式,宣布大橋正式開通並巡覽大橋。港珠澳大橋總長55公裏,是連接香港、珠海和澳門的超大型跨海通道,也是迄今世界最長跨海大橋,被稱為世界橋梁建設史上的“珠穆朗瑪峰”。建設港珠澳大橋是中央支持香港、澳門和珠三角區域更好發展的一項重大舉措,是“一國兩制”下粵港澳密切合作的重大成果。港珠澳大橋通車後,香港至珠海的公路交通將由三個小時縮短至半個小時,這對于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具有重大意義。

港珠澳大橋威水史

建設大橋申請專利454項

2018年10月24日,歷經9載磨煉的港珠澳大橋正式通車。這一伶仃洋上的“超級工程”,不僅是改革開放40周年來中國交通建設史上最偉大的成就之一,更將為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發揮重要作用。

大橋建設者們在不斷的摸索和挑戰中也收獲了“中國標準”,填補了世界空白。橋梁大師、港珠澳大橋初步設計負責人孟凡超告訴金羊網記者,港珠澳大橋多項施工工藝和標準達到國際領先水平。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總工程師林鳴則自豪地説,“拿下港珠澳大橋,世界上已經沒有什麼中國人不能造的橋。”

在江海直達航道橋三座海豚塔進行安裝時,中國建設者採用兩臺大型浮吊船協同作業,將2000多噸的鋼塔在海上實現空中翻轉,最後精確定位在承臺上,“整個吊裝工藝的研究歷時兩年。”孟凡超表示,在數十年的積累下,港珠澳大橋的多項施工工藝和標準都達到國際領先水平。

島隧工程,是港珠澳大橋建設的難中之難,無前例可循。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項目總經理、總工程師林鳴帶領團隊相繼突破了深埋沉管、快速成島、隧道基礎、外海深槽安裝等一係列世界難題,為中國工程建設創造了全新的高度。

據港珠澳大橋管理局透露,在港珠澳大橋建設期中,國家科技支撐計劃啟動了“港珠澳大橋跨海集群工程建設關鍵技術研究與示范”項目,涉及大橋建設各項難點。據統計,到港珠澳大橋通車,僅項目創新工法就有31項,創新軟件達13項、創新裝備達31項、創新産品3項,申請專利達454項。

新徵程

A “同心橋”助力粵港澳大灣區建設

“隨著港珠澳大橋等交通基建的落成通車,粵港澳大灣區之間的合作和優勢互補,已經進入了天時地利人和的階段,粵港澳大灣區真正迎來了成熟的發展機遇。”在港珠澳大橋正式通車之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接受金羊網記者專訪時如是説。

聶德權對港珠澳大橋有著更加深刻的理解與更高的期盼。他説,港珠澳大橋等基礎設施建設的投入運營,使粵港澳大灣區真正成為一小時生活圈。而在改革開放40周年到來之際,港珠澳大橋的開通也有利于讓港澳更好地融入國家發展的大局,粵港澳三地一起互利共贏,在進一步改革開放中發揮橋頭堡的作用。

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接受專訪時同樣表示,港珠澳大橋通車也將給澳門帶來更多的發展機會。對于澳門這一個國際旅遊島來説,港珠澳大橋將有利于把國際旅客“引進來”,同時,也有利于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組團打品牌“走出去”。

隨著港珠澳大橋通車、廣深港高鐵等大型基建投入運營,粵港澳大灣區已經迎來更好的融合發展的機遇。粵港澳大灣區業已成為全球最具發展潛力的灣區和城市群之一。

B 科技創新實現運維智能化

港珠澳大橋通車運營後,如何用好管好大橋,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發揮重要作用,成為港珠澳大橋管理局工作的重中之重。

港珠澳大橋管理局局長朱永靈接受採訪時表示,大橋管理局未來將從軟硬件兩方面著手,實現運維管理由“傳統型”向“智慧型”的轉變。一方面,將會大力推進各業務板塊機械化作業;另一方面,將建立智能化管理平臺,運用信息化及大數據處理技術,研發實施多維度的移動應用和信息共享。

金羊網記者了解到,2017年,經科技部和交通部聯合推動下,港珠澳大橋被納入“中國人工智能專項”技術應用示范領域,為隨時掌握大橋結構狀態,大橋上被安裝了上萬個元器件,通過健康監測係統與電子化人工實時巡查,可自動採集並分析監測數據,最終確保大橋結構安全。

港珠澳大橋管理局副局長余烈表示,港珠澳大橋積累了一大批具有核心技術、自主知識産權的技術和管理成果,在未來的運營上,有必要利用品牌資源、通道資源和其他資源進行綜合開發。“我們可把工程建設關鍵技術轉化為行業標準和規范,為行業輸出‘港珠澳大橋標準’。一些研發成果可通過與市場企業緊密合作,實現科技成果推廣轉化。”余烈説。

親歷者

港珠澳大橋建設者吳永新:“在大橋建設上我沒有遺憾”

武船重工陽邏重鋼工廠機械加工組組長吳永新,一直是港珠澳大橋這一超級工程中的“幕後工匠”。在他負責的“海豚”鋼塔制造中,18000個螺栓孔一次性通孔率高達100%,被傳為一時佳話。談到自己在港珠澳大橋建設中的經歷,吳永新説:“我沒有在港珠澳大橋建設上留下遺憾。”

港珠澳大橋的江海直達航道橋上,“海豚”鋼塔重達3000噸,鋼索塔的制造加工具有整體拼裝精度要求高的特點,一度被譽為大橋中技術難度最高、構造最復雜、質量要求最高、景觀要求最高的分項工程之一。而在鋼塔節段外壁的平面度只允許偏差3毫米范圍內,這對于機械加工組來説,是“超高難度”的設計要求。

為了不讓鋼塔斷面加工受到溫度影響而變形,吳永新曾帶領60多名工人三班倒,在溫差變化最小的夜晚9時至淩晨7時熬夜施工數月,精度誤差準確控制在3毫米范圍內。

島隧工程設計負責人劉曉東曾一直是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設計團隊的總負責人,在長達8年的時間裏,他必須對島隧工程每一個設計方案的方向和最終的方案負責,還要組織設計團隊對關鍵性技術難題攻關,統籌協調團隊的每一個人。

談到自己在港珠澳大橋中的經歷,劉曉東在接受金羊網記者採訪時表示,在他們心中,港珠澳大橋就是一個國際示范性工程,一定要把它做成代表中國水平的工程。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