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汕特別合作區揭牌 書寫“飛地”經濟新課題

來源:金羊網 作者:蔡鵬飛 發表時間:2018-12-17 09:07
赤石河桃花源王磊/ 攝

文/圖 蔡鵬飛

在過去的7年裏,深汕特別合作區“摸著石頭過河”,從滿目瘡痍、百廢待興的那一頭,平穩渡向百業迸發、協調發展的這一頭。12月16日上午,中國共産黨深圳市深汕特別合作區工作委員會、深圳市深汕特別合作區管理委員會正式揭牌。

此次迎來重大體制機制的調整,意味著深汕特別合作區成為深圳市委、市政府派出機構,由深圳全面負責建設管理,深度優化該區的頂層設計、資源配置、規劃建設及管理運營,並以一個經濟功能區的身份,出現在了深圳 “10+1”區的大格局當中。

“探索區域發展新名片,譜寫“飛地”模式新課題。“在當天的揭牌儀式上,深汕特別合作區相關負責人表露決心。

2018年,深汕特別合作區預計完成全年生産總值51.5億元、固定資産投資50億元……脫胎于産業轉移園的深汕特別合作區,用自身不斷的努力,豐富著外界對其的想象力。因此,深汕特別合作區也從原來汕尾偏遠、落後的區域之一,正逐步發展成為一個産業初具規模、城市配套持續提升、各項事業迅猛發展的城區。當天的揭牌,釋放出強烈的信號:未來,深汕合作區將按照粵港澳大灣區東部門戶、粵東沿海經濟帶新中心、深圳市自主創新拓展區、現代化國際性濱海智慧新城定位,以世界眼光、世界標準,規劃建設具有國內標桿意義、全球一流水平的特別新城。

鵝埠片區産業項目鳥瞰圖

解碼深汕特別合作區“前世今生” 擎畫未來不停歇

2011年2月18日,廣東省委、省政府批復《深汕(尾)特別合作區基本框架方案》,決定在位于汕尾海豐縣鵝埠鎮的深圳(汕尾)産業轉移工業園的基礎上設立“深汕特別合作區”,規劃范圍包括海豐縣的鵝埠、小漠、鲘門、赤石四鎮和圓墩林場,總面積468.3平方公裏,委托深圳、汕尾兩市共同管理,正式開啟了以飛地經濟帶動區域協調發展的改革實驗新篇章。

設立的初衷,是為了實現汕尾跨越發展、深圳拓展空間的雙贏局面。這一突破行政障礙、在體制機制上大膽創新的戰略設計,超越了常規意義上扶貧點、産業轉移園的概念,將單向産業轉移上升成為雙方“共商、共建、共享、共管”的特別合作。

隨著時間推移,對于深汕特別合作區的設計考量上升到了新一輪的戰略高度。深汕特別合作區的誕生,既在國家大力推動區域協調發展的時代背景下,又正處“提升珠三角,帶動東西北”的歷史契機。“為全省乃至全國的區域協調發展打開新局面,為創新區域合作模式探路”,隨著該目標的設立和明確,深汕特別合作區也因此迎來了更大的挑戰和使命。

如何將恢宏的願景投射到實踐中?深汕特別合作區一直將其作為重點研究課題,首先是創新優化體制機制。廣東省委省政府順勢而為,開展相關研究,明確了領導班子和深汕兩市職責分工:由擅長經濟的深圳主導經濟管理和建設,而熟悉社情的汕尾則負責徵地拆遷和社會事務。

從頂層設計上解決了歸誰管、誰來管、怎麼管的問題,既讓深圳、汕尾彼此可以揚長避短,心無旁騖共謀發展,同時最大程度確保了各方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的利益平衡和穩定合作。由此,深汕特別合作區告別了3年的初創探索期,各項工作得以全面展開,逐步步入發展的正軌。

2015年,深汕特別合作區的招商引資進入到關鍵時期,隨著企業紅利“大禮包”的放送,越來越多的企業蜂擁而至。過去,深汕特別合作區所在區域的工業基礎幾乎為零,市政配套基礎薄弱,尤其是高端産業的落戶欲望並不強烈,企業對這塊“特別之地”更多是抱著觀望的態度。該政策和紅利的導向,成功開啟了一輪投資轉移熱潮。隨著深圳投入到深汕特別合作區的資源日益增多,各地企業慕名前來,招商引資也逐漸轉入招商選資、一地難求的階段。

2017年印發的《關于深汕特別合作區體制機制調整方案的批復》,賦予深圳市委市政府全面主導深汕特別合作區經濟社會事務的使命,按照“10+1”(深圳10個區+深汕特別合作區)模式給予深汕特別合作區全方位的政策和資源支持,確保其在新的體制機制下迅速打開工作局面。

2018年12月16日,深圳市深汕特別合作區正式揭牌,標志著深汕特別合作區將按照粵港澳大灣區東部門戶、粵東沿海經濟帶新中心、深圳市自主創新拓展區、現代化國際性濱海智慧新城定位,以世界眼光、世界標準,規劃建設具有國內標桿意義、全球一流水平的特別新城。

深汕特別合作區區位圖

“海路空鐵”交通體係現雛形  多元化縮短出行距離

經濟發展,交通先行,縱觀國內外城市的崛起,都始終不離這個硬道理。距離深圳東部僅60公裏的深汕特別合作區,在近年來,加緊推進綜合交通總體規劃工作,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正呈現全面提速。

“以深汕特別合作區為樞紐,未來東聯廣州、深圳只需數十分鐘;西通汕頭、廈門將更加快捷。”“你們能想象海底隧道嗎?打通後,從深圳市中心高速直達深汕特別合作區,只需40分鐘。”深汕特別合作區相關負責人在與媒體座談時坦言。

從版圖上看深汕特別合作區,三面環山,南面臨海,區位優勢突出,資源條件稟賦。顯而易見的是,深汕特別合作區地處珠三角核心區和沿海經濟帶的連接點,空間廣闊,潛力十足。作為粵港澳大灣區東部門戶,深汕特別合作區也成為了深港向東拓展輻射的重要支點。因此,在交通上串聯該地,對于深圳乃至廣東而言,有著不可小覷的作用。

對內方面,目前深汕特別合作區共規劃建設道路81條,道路總長約251公裏,總投資約502億元,將重點推進深汕大道、望鵬大道、深東大道等“六橫六縱”城市主幹路網建設。目前,起步區鵝埠片區基本形成了縱橫連通、相互銜接的市政路網,城區“骨架”現雛形。

對外方面,深汕特別合作區距離深圳坪山約60公裏、距深圳市中心約120公裏、距廣州約200公裏、距汕頭約200公裏,是珠三角連接粵東地區乃至整個福建的必經之地。筆者了解到,目前,從深圳出發可以通過廈深鐵路深惠汕捷運化列車最快48分鐘抵達深汕特別合作區,通過深汕高速、城際巴士一個半小時左右抵達深汕特別合作區。

值得一提的是,深汕特別合作區正加快時速350公裏的深汕高鐵、深汕第二高速規劃建設;推動深汕高鐵盡快開展項目工程可行性研究和深汕站站房擴建,推進深汕第二高速交通詳細規劃及工程可行性研究等前期工作。未來,深汕特別合作區與深圳、廣州將分別形成半小時及一小時經濟圈。加快協調推進深圳港小漠港區建設,研究深汕通用機場前期相關工作。

與價值鏈高端産業“握手”  飛地模式實現“三個首創”

深汕特別合作區相關負責人表示,要努力打造中國飛地經濟發展模式首創者、飛地治理模式首創者、飛地農村城市化實踐首創者。

如何在眾多的飛地模式中脫引而出,積極踐行發展理想,打造創新典范?深汕特別合作區在對經濟、産業的理解上,有著更加透徹的領悟。

在空間方面,深汕特別合作區是當初深汕産業轉移園的40多倍,相當于深圳面積的五分之一,地理資源條件也完全可以建設一座中等規模的新興城市。同時,廣東省政府出臺的《深汕特別合作區發展總體規劃(2015-2030年)》,就提出了百萬級的人口規模設計和城市功能設計,這也完全突破了一般産業轉移園的考量。

産業的強弱關係著城市的興衰。為此,深汕特別合作區堅持大力發展實體經濟,並且努力推動産業向價值鏈高端延伸,利用當地資源優勢和特色,著力發展新能源、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産業、智能裝備、海洋産業、生命健康等戰略新興産業和未來産業,著力引進新能源汽車動力裝備制造、機器人、人工智能係統、高端醫療、健康管理等細分産業。

目前,深汕特別合作區城鄉空間結構規劃正按“一心、兩軸、三帶、四組團”進行規劃,“一心”“四組團”內的産業空間規劃即:中心組團打造高端商務區和政務區、東部組團打造科教研發區和未來産業區、南部組團打造新興海港商貿區和濱海生態旅遊區、西部組團打造先進制造集聚區、北部組團打造康養度假區。

隨著産業規劃日漸清晰以及營商環境和知名度進一步提升,企業協會和各行各業專家組團來深汕特別合作區考察次數也呈指數級增長,當年企業眼中的觀望之地已變為投資熱土,華潤、中國建築、騰訊、綠地、深圳市特區建設發展集團、鹽田港集團、萬澤、鐵漢生態等重量級企業爭相在這裏“搶灘”布局。

一個細節,足以説明這裏從招商“引”資到招商“選”資轉變的自信:去年以來,深汕特別合作區悄然提升了産業引進門檻,明確項目引進的投資規模原則上不低于5億元,並實行“三個優先”——重大項目優先、高端技術産業優先、規模集聚項目優先。

數據顯示,2017年,深汕特別合作區接洽的企業達到412家,新供地項目篩選率達到1:21。目前,深汕特別合作區已供地産業項目有67個,全部達産後預計年産值超610億元,預計年稅收約53億元,並已初步形成了大數據、新能源、新材料等産業集群,相繼引進了騰訊雲計算數據中心、萬澤航空發動機特種材料生産基地、中建綠色建築産業園等超十億元重大産業項目,正在全力打造13平方公裏左右的全國最大機器人小鎮。

鲘門海岸線

城區高標準規劃  “一盤棋”高標準落子

今年6月,深圳市規劃和國土資源委員會(市海洋局)聯合深汕特別合作區管委會,以500萬元“大獎”向全球徵集中心區設計方案,經過四個多月的“全球海選”,加拿大USI城市規劃設計有限公司+加拿大傑恒建築設計有限公司(JET)+深圳壽恒建築設計事務所有限公司(聯合體)攜“共生綠都”主題方案,在深汕特別合作區中心區概念城市設計國際咨詢方案定標會上獲勝,深圳第“10+1”區核心資源區域開發及管控思路基本敲定。

這意味著深汕特別合作區在學習雄安新區等先進地區規劃編制的先進經驗,按照智慧城市、海綿城市等理念,著力打造具有國內標桿意義、全球一流水平的智慧新城已取得顯著成效。

以全球視野探尋這座特別新城的未來輪廓,彰顯了深汕特別合作區“造城”的抱負。《共生綠都》明確了自然資源本體在建設發展中共生共融、和諧發展的建設理念。也正如方案徵集期間出席中心區規劃建設國際論壇的專家所言,“深汕特別區生態環境令人向往,這座新城最好的生活方式是既與世界高效連接,又能保證與自然和諧融合。要在保護自然、保護傳承、保護精神和靈魂的同時,建造一個全新的擁抱未來的城市。”

專家學者們認為,深汕特別合作區自然環境山海兼備,集聚了全域發展要素這座擁有著創新發展、先行先試基因的新城,完全有條件打造成為高質量發展的山水田園生態城市,在聚集先進産業的同時,真正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筆者獲悉,深汕特別合作區為貫徹綠色發展理念,著重産城融合發展,力圖通過發力補齊基礎配套設施短板等舉措,著力打造具有國內標桿意義、全球一流水平的智慧新城以及新時代區域協調創新發展的山水田園生態城市。

2018年12月4日,深汕特別合作區首批2500套保障性住房開建,建成後將滿足近萬人的居住需求,第一個人才安居社區三年內將全面建成。一流的人才需要一流的設施保障,今年以來,深汕特別合作區扎實開展“基層基礎全面建設年”工作,把教育和醫療衛生等公共服務事業的配套提上重要議事日程,積極引進優質辦學資源和醫療資源。深汕高級中學、南山外國語學校深汕分校、深圳職校深汕分校目前正在加緊選址規劃建設,並與北大深圳醫院、深圳大學簽訂共建框架協議,在當地建設三甲醫院和門診部。

同時,深汕特別合作區不斷加大公共配套設施建設力度。深圳水務集團、深圳燃氣集團、深圳廣電集團、深圳巴士集團、深圳供電局等一批國企已經進駐深汕特別合作區,以深圳標準為深汕特別合作區的發展提供公共服務保障;鄰裏中心、創業村、開元小區、振業時代花園、鲘門站前公共交通樞紐等項目將陸續投入使用;文體中心、鵝埠污水處理廠、鵝埠天然氣場站和市政燃氣管道等項目正穩步推進建設中。

深汕特別合作區的三重價值體現

深汕灣畔,涌動的春潮蘊藏著砥礪前行人的澎湃動力;圳美綠道,巍峨的群山銘記著開拓創新者的使命擔當。作為深圳的第“10+1”區,深汕特別合作區的揭牌,不只是拓展了深圳的發展空間,它是在探索一種發展模式,一種讓先進地區的優質資源更好地在相對落後地區生根發芽,開花結果的新模式。

從市級角度出發,深汕特別合作區的探索,將提供一個跳出産業梯度轉移的俗窠,以後發優勢實現高水平發展的典范。深汕特別合作區從城市的整體規劃設計,到産業政策的制定和優質企業的引進,再到城市公共服務事業的建設,都是按照比肩深圳、甚至高于深圳的標準,打破了陳舊的模式。其次,深汕特別合作區未來在紓解城市功能、補充社會功能、豐富政治功能以及釋放城市潛力等方面,將給深圳帶來隱性收益。

從廣東省發展的角度,深汕特別合作區的探索,要為廣東提高發展平衡性和協調性,把短板變成“潛力板”作出貢獻,充分發揮粵東西北地區生態優勢,不斷拓展發展空間、增強發展後勁。深汕特別合作區設立七年來的經歷,就是廣東省不斷改革,破解省內經濟發展不平衡難題的一個解題過程。深汕特別合作區作為粵港澳大灣區東部門戶,是大灣區核心城市向東拓展輻射的重要支點,也是帶動粵東地區發展新的增長極。

從國家戰略的角度,深汕特別合作區的探索,將為國家發展“飛地經濟”提供先行先試的寶貴經驗。國家要解決經濟發展的區域不平衡,讓不同地區之間實現優勢互補、資源互補、要素互補,發展“飛地經濟”是一個重要選擇。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各地合作建立的飛地園區眾多,達3000個左右。飛地園區模式和發展路徑雷同,是普遍存在的現象。像深汕特別合作區這樣,按照一座城市的規模、功能、建制設立的“飛地”,稱得上是中國“飛地”中的特區。現在,深汕特別合作區提出要爭當“中國飛地經濟發展模式首創者、飛地治理模式首創者、飛地農村城市化實踐首創者”,這樣的探索和首創,將為國家“飛地經濟”發展戰略提供寶貴的、可復制的經驗。

編輯:海輝
數字報
深汕特別合作區揭牌 書寫“飛地”經濟新課題
金羊網  作者:蔡鵬飛  2018-12-17
赤石河桃花源王磊/ 攝

文/圖 蔡鵬飛

在過去的7年裏,深汕特別合作區“摸著石頭過河”,從滿目瘡痍、百廢待興的那一頭,平穩渡向百業迸發、協調發展的這一頭。12月16日上午,中國共産黨深圳市深汕特別合作區工作委員會、深圳市深汕特別合作區管理委員會正式揭牌。

此次迎來重大體制機制的調整,意味著深汕特別合作區成為深圳市委、市政府派出機構,由深圳全面負責建設管理,深度優化該區的頂層設計、資源配置、規劃建設及管理運營,並以一個經濟功能區的身份,出現在了深圳 “10+1”區的大格局當中。

“探索區域發展新名片,譜寫“飛地”模式新課題。“在當天的揭牌儀式上,深汕特別合作區相關負責人表露決心。

2018年,深汕特別合作區預計完成全年生産總值51.5億元、固定資産投資50億元……脫胎于産業轉移園的深汕特別合作區,用自身不斷的努力,豐富著外界對其的想象力。因此,深汕特別合作區也從原來汕尾偏遠、落後的區域之一,正逐步發展成為一個産業初具規模、城市配套持續提升、各項事業迅猛發展的城區。當天的揭牌,釋放出強烈的信號:未來,深汕合作區將按照粵港澳大灣區東部門戶、粵東沿海經濟帶新中心、深圳市自主創新拓展區、現代化國際性濱海智慧新城定位,以世界眼光、世界標準,規劃建設具有國內標桿意義、全球一流水平的特別新城。

鵝埠片區産業項目鳥瞰圖

解碼深汕特別合作區“前世今生” 擎畫未來不停歇

2011年2月18日,廣東省委、省政府批復《深汕(尾)特別合作區基本框架方案》,決定在位于汕尾海豐縣鵝埠鎮的深圳(汕尾)産業轉移工業園的基礎上設立“深汕特別合作區”,規劃范圍包括海豐縣的鵝埠、小漠、鲘門、赤石四鎮和圓墩林場,總面積468.3平方公裏,委托深圳、汕尾兩市共同管理,正式開啟了以飛地經濟帶動區域協調發展的改革實驗新篇章。

設立的初衷,是為了實現汕尾跨越發展、深圳拓展空間的雙贏局面。這一突破行政障礙、在體制機制上大膽創新的戰略設計,超越了常規意義上扶貧點、産業轉移園的概念,將單向産業轉移上升成為雙方“共商、共建、共享、共管”的特別合作。

隨著時間推移,對于深汕特別合作區的設計考量上升到了新一輪的戰略高度。深汕特別合作區的誕生,既在國家大力推動區域協調發展的時代背景下,又正處“提升珠三角,帶動東西北”的歷史契機。“為全省乃至全國的區域協調發展打開新局面,為創新區域合作模式探路”,隨著該目標的設立和明確,深汕特別合作區也因此迎來了更大的挑戰和使命。

如何將恢宏的願景投射到實踐中?深汕特別合作區一直將其作為重點研究課題,首先是創新優化體制機制。廣東省委省政府順勢而為,開展相關研究,明確了領導班子和深汕兩市職責分工:由擅長經濟的深圳主導經濟管理和建設,而熟悉社情的汕尾則負責徵地拆遷和社會事務。

從頂層設計上解決了歸誰管、誰來管、怎麼管的問題,既讓深圳、汕尾彼此可以揚長避短,心無旁騖共謀發展,同時最大程度確保了各方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的利益平衡和穩定合作。由此,深汕特別合作區告別了3年的初創探索期,各項工作得以全面展開,逐步步入發展的正軌。

2015年,深汕特別合作區的招商引資進入到關鍵時期,隨著企業紅利“大禮包”的放送,越來越多的企業蜂擁而至。過去,深汕特別合作區所在區域的工業基礎幾乎為零,市政配套基礎薄弱,尤其是高端産業的落戶欲望並不強烈,企業對這塊“特別之地”更多是抱著觀望的態度。該政策和紅利的導向,成功開啟了一輪投資轉移熱潮。隨著深圳投入到深汕特別合作區的資源日益增多,各地企業慕名前來,招商引資也逐漸轉入招商選資、一地難求的階段。

2017年印發的《關于深汕特別合作區體制機制調整方案的批復》,賦予深圳市委市政府全面主導深汕特別合作區經濟社會事務的使命,按照“10+1”(深圳10個區+深汕特別合作區)模式給予深汕特別合作區全方位的政策和資源支持,確保其在新的體制機制下迅速打開工作局面。

2018年12月16日,深圳市深汕特別合作區正式揭牌,標志著深汕特別合作區將按照粵港澳大灣區東部門戶、粵東沿海經濟帶新中心、深圳市自主創新拓展區、現代化國際性濱海智慧新城定位,以世界眼光、世界標準,規劃建設具有國內標桿意義、全球一流水平的特別新城。

深汕特別合作區區位圖

“海路空鐵”交通體係現雛形  多元化縮短出行距離

經濟發展,交通先行,縱觀國內外城市的崛起,都始終不離這個硬道理。距離深圳東部僅60公裏的深汕特別合作區,在近年來,加緊推進綜合交通總體規劃工作,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正呈現全面提速。

“以深汕特別合作區為樞紐,未來東聯廣州、深圳只需數十分鐘;西通汕頭、廈門將更加快捷。”“你們能想象海底隧道嗎?打通後,從深圳市中心高速直達深汕特別合作區,只需40分鐘。”深汕特別合作區相關負責人在與媒體座談時坦言。

從版圖上看深汕特別合作區,三面環山,南面臨海,區位優勢突出,資源條件稟賦。顯而易見的是,深汕特別合作區地處珠三角核心區和沿海經濟帶的連接點,空間廣闊,潛力十足。作為粵港澳大灣區東部門戶,深汕特別合作區也成為了深港向東拓展輻射的重要支點。因此,在交通上串聯該地,對于深圳乃至廣東而言,有著不可小覷的作用。

對內方面,目前深汕特別合作區共規劃建設道路81條,道路總長約251公裏,總投資約502億元,將重點推進深汕大道、望鵬大道、深東大道等“六橫六縱”城市主幹路網建設。目前,起步區鵝埠片區基本形成了縱橫連通、相互銜接的市政路網,城區“骨架”現雛形。

對外方面,深汕特別合作區距離深圳坪山約60公裏、距深圳市中心約120公裏、距廣州約200公裏、距汕頭約200公裏,是珠三角連接粵東地區乃至整個福建的必經之地。筆者了解到,目前,從深圳出發可以通過廈深鐵路深惠汕捷運化列車最快48分鐘抵達深汕特別合作區,通過深汕高速、城際巴士一個半小時左右抵達深汕特別合作區。

值得一提的是,深汕特別合作區正加快時速350公裏的深汕高鐵、深汕第二高速規劃建設;推動深汕高鐵盡快開展項目工程可行性研究和深汕站站房擴建,推進深汕第二高速交通詳細規劃及工程可行性研究等前期工作。未來,深汕特別合作區與深圳、廣州將分別形成半小時及一小時經濟圈。加快協調推進深圳港小漠港區建設,研究深汕通用機場前期相關工作。

與價值鏈高端産業“握手”  飛地模式實現“三個首創”

深汕特別合作區相關負責人表示,要努力打造中國飛地經濟發展模式首創者、飛地治理模式首創者、飛地農村城市化實踐首創者。

如何在眾多的飛地模式中脫引而出,積極踐行發展理想,打造創新典范?深汕特別合作區在對經濟、産業的理解上,有著更加透徹的領悟。

在空間方面,深汕特別合作區是當初深汕産業轉移園的40多倍,相當于深圳面積的五分之一,地理資源條件也完全可以建設一座中等規模的新興城市。同時,廣東省政府出臺的《深汕特別合作區發展總體規劃(2015-2030年)》,就提出了百萬級的人口規模設計和城市功能設計,這也完全突破了一般産業轉移園的考量。

産業的強弱關係著城市的興衰。為此,深汕特別合作區堅持大力發展實體經濟,並且努力推動産業向價值鏈高端延伸,利用當地資源優勢和特色,著力發展新能源、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産業、智能裝備、海洋産業、生命健康等戰略新興産業和未來産業,著力引進新能源汽車動力裝備制造、機器人、人工智能係統、高端醫療、健康管理等細分産業。

目前,深汕特別合作區城鄉空間結構規劃正按“一心、兩軸、三帶、四組團”進行規劃,“一心”“四組團”內的産業空間規劃即:中心組團打造高端商務區和政務區、東部組團打造科教研發區和未來産業區、南部組團打造新興海港商貿區和濱海生態旅遊區、西部組團打造先進制造集聚區、北部組團打造康養度假區。

隨著産業規劃日漸清晰以及營商環境和知名度進一步提升,企業協會和各行各業專家組團來深汕特別合作區考察次數也呈指數級增長,當年企業眼中的觀望之地已變為投資熱土,華潤、中國建築、騰訊、綠地、深圳市特區建設發展集團、鹽田港集團、萬澤、鐵漢生態等重量級企業爭相在這裏“搶灘”布局。

一個細節,足以説明這裏從招商“引”資到招商“選”資轉變的自信:去年以來,深汕特別合作區悄然提升了産業引進門檻,明確項目引進的投資規模原則上不低于5億元,並實行“三個優先”——重大項目優先、高端技術産業優先、規模集聚項目優先。

數據顯示,2017年,深汕特別合作區接洽的企業達到412家,新供地項目篩選率達到1:21。目前,深汕特別合作區已供地産業項目有67個,全部達産後預計年産值超610億元,預計年稅收約53億元,並已初步形成了大數據、新能源、新材料等産業集群,相繼引進了騰訊雲計算數據中心、萬澤航空發動機特種材料生産基地、中建綠色建築産業園等超十億元重大産業項目,正在全力打造13平方公裏左右的全國最大機器人小鎮。

鲘門海岸線

城區高標準規劃  “一盤棋”高標準落子

今年6月,深圳市規劃和國土資源委員會(市海洋局)聯合深汕特別合作區管委會,以500萬元“大獎”向全球徵集中心區設計方案,經過四個多月的“全球海選”,加拿大USI城市規劃設計有限公司+加拿大傑恒建築設計有限公司(JET)+深圳壽恒建築設計事務所有限公司(聯合體)攜“共生綠都”主題方案,在深汕特別合作區中心區概念城市設計國際咨詢方案定標會上獲勝,深圳第“10+1”區核心資源區域開發及管控思路基本敲定。

這意味著深汕特別合作區在學習雄安新區等先進地區規劃編制的先進經驗,按照智慧城市、海綿城市等理念,著力打造具有國內標桿意義、全球一流水平的智慧新城已取得顯著成效。

以全球視野探尋這座特別新城的未來輪廓,彰顯了深汕特別合作區“造城”的抱負。《共生綠都》明確了自然資源本體在建設發展中共生共融、和諧發展的建設理念。也正如方案徵集期間出席中心區規劃建設國際論壇的專家所言,“深汕特別區生態環境令人向往,這座新城最好的生活方式是既與世界高效連接,又能保證與自然和諧融合。要在保護自然、保護傳承、保護精神和靈魂的同時,建造一個全新的擁抱未來的城市。”

專家學者們認為,深汕特別合作區自然環境山海兼備,集聚了全域發展要素這座擁有著創新發展、先行先試基因的新城,完全有條件打造成為高質量發展的山水田園生態城市,在聚集先進産業的同時,真正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筆者獲悉,深汕特別合作區為貫徹綠色發展理念,著重産城融合發展,力圖通過發力補齊基礎配套設施短板等舉措,著力打造具有國內標桿意義、全球一流水平的智慧新城以及新時代區域協調創新發展的山水田園生態城市。

2018年12月4日,深汕特別合作區首批2500套保障性住房開建,建成後將滿足近萬人的居住需求,第一個人才安居社區三年內將全面建成。一流的人才需要一流的設施保障,今年以來,深汕特別合作區扎實開展“基層基礎全面建設年”工作,把教育和醫療衛生等公共服務事業的配套提上重要議事日程,積極引進優質辦學資源和醫療資源。深汕高級中學、南山外國語學校深汕分校、深圳職校深汕分校目前正在加緊選址規劃建設,並與北大深圳醫院、深圳大學簽訂共建框架協議,在當地建設三甲醫院和門診部。

同時,深汕特別合作區不斷加大公共配套設施建設力度。深圳水務集團、深圳燃氣集團、深圳廣電集團、深圳巴士集團、深圳供電局等一批國企已經進駐深汕特別合作區,以深圳標準為深汕特別合作區的發展提供公共服務保障;鄰裏中心、創業村、開元小區、振業時代花園、鲘門站前公共交通樞紐等項目將陸續投入使用;文體中心、鵝埠污水處理廠、鵝埠天然氣場站和市政燃氣管道等項目正穩步推進建設中。

深汕特別合作區的三重價值體現

深汕灣畔,涌動的春潮蘊藏著砥礪前行人的澎湃動力;圳美綠道,巍峨的群山銘記著開拓創新者的使命擔當。作為深圳的第“10+1”區,深汕特別合作區的揭牌,不只是拓展了深圳的發展空間,它是在探索一種發展模式,一種讓先進地區的優質資源更好地在相對落後地區生根發芽,開花結果的新模式。

從市級角度出發,深汕特別合作區的探索,將提供一個跳出産業梯度轉移的俗窠,以後發優勢實現高水平發展的典范。深汕特別合作區從城市的整體規劃設計,到産業政策的制定和優質企業的引進,再到城市公共服務事業的建設,都是按照比肩深圳、甚至高于深圳的標準,打破了陳舊的模式。其次,深汕特別合作區未來在紓解城市功能、補充社會功能、豐富政治功能以及釋放城市潛力等方面,將給深圳帶來隱性收益。

從廣東省發展的角度,深汕特別合作區的探索,要為廣東提高發展平衡性和協調性,把短板變成“潛力板”作出貢獻,充分發揮粵東西北地區生態優勢,不斷拓展發展空間、增強發展後勁。深汕特別合作區設立七年來的經歷,就是廣東省不斷改革,破解省內經濟發展不平衡難題的一個解題過程。深汕特別合作區作為粵港澳大灣區東部門戶,是大灣區核心城市向東拓展輻射的重要支點,也是帶動粵東地區發展新的增長極。

從國家戰略的角度,深汕特別合作區的探索,將為國家發展“飛地經濟”提供先行先試的寶貴經驗。國家要解決經濟發展的區域不平衡,讓不同地區之間實現優勢互補、資源互補、要素互補,發展“飛地經濟”是一個重要選擇。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各地合作建立的飛地園區眾多,達3000個左右。飛地園區模式和發展路徑雷同,是普遍存在的現象。像深汕特別合作區這樣,按照一座城市的規模、功能、建制設立的“飛地”,稱得上是中國“飛地”中的特區。現在,深汕特別合作區提出要爭當“中國飛地經濟發展模式首創者、飛地治理模式首創者、飛地農村城市化實踐首創者”,這樣的探索和首創,將為國家“飛地經濟”發展戰略提供寶貴的、可復制的經驗。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