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VIP點讚改革開放——諾獎獲得者談改革開放40年中國的變化

來源:中國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8-12-11 16:49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美國經濟學家托馬斯薩金特接受中國網《中國訪談》專訪。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托馬斯薩金特:40年前,中國的大部分老百姓都十分貧窮。他們沒有機會接受到很好的教育,因為在改革開放之前幾年,大學被關閉了。很多中學也被要求停課。我有幾位比我稍微年輕一點的中國朋友,他們沒有上過高中或初中,因為當時學校都停課了。直到1977年鄧小平恢復高考之後,他們才有機會上大學。所以,他們起步很晚。

如果回到1977年或1978年,那時的中國非常貧窮,與現在截然不同。再看看現在的中國,日新月異,簡直就是一個奇跡。上千萬與你年齡相倣的人進入名校讀書,他們在諸多領域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像你這個年紀的年輕人都離不開電腦、手機等先進技術。中國的一些支付技術要領先于美國,例如微信支付。大家可能在美國也去過星巴克,但是現在,在中國,用微信在星巴克付款或是給朋友轉賬都要比在美國方便。中國後來居上,整個國家煥然一新。

然而,這只是中國部分地區的情況。還有部分地區仍然十分貧窮。但是中國的發展速度卻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對于所有目睹著這些變化的經濟學家或者普通人來説,都是舉世矚目的成就,也是經濟領域一次了不起的嘗試。

我曾遇到過一些學生,他們的故事讓我本人非常感動。這些學生的父母既不識字,也不會寫字,而這些學生卻獲得了博士學位。他們學過數學、微積學,他們英文流利,他們精通化學,接受過良好的教育。試想一下,這樣的事情在人類歷史上發生過幾次呢?這些奇跡的發生是因為中國政府和人民不懈努力,創辦了許多教育機構,讓窮人家的孩子有學可上。有一位讓我印象十分深刻的年輕人,他的母親視他為驕傲,但她自己並不識字,完全看不懂他的博士論文。設想一下當時的情形。而這樣的情況發生過無數次。

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基普索恩接受中國網《中國訪談》專訪。

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基普索恩:很多來自中國的學生來我所執教的加州理工大學學習物理。70年代曾有一位,多數是在80年代至90年代。一直到2000年初,中國留學生都希望能在學成之後留在美國,因為他們覺得在中國沒有發展的機會。但是現在多數中國留學生都會選擇學成後回國,因為中國現在有很多機會。這是我能感受到的有關中國的變化。

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亞瑟麥克唐納接受中國網《中國訪談》專訪。

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亞瑟麥克唐納:我的確感受到了一些重大變化,而且都是中國的發展。首先是城市,更加現代化,無論是建築還是城市布局都設計得十分合理,井然有序。此外,我還注意到,中國在科學技術方面展現出實質性進步。中國一直很重視科技發展,以後也將會更加關注,因為中國在發展,世界在進步。

編輯:白茶
數字報
國際VIP點讚改革開放——諾獎獲得者談改革開放40年中國的變化
中國網  作者:  2018-12-11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美國經濟學家托馬斯薩金特接受中國網《中國訪談》專訪。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托馬斯薩金特:40年前,中國的大部分老百姓都十分貧窮。他們沒有機會接受到很好的教育,因為在改革開放之前幾年,大學被關閉了。很多中學也被要求停課。我有幾位比我稍微年輕一點的中國朋友,他們沒有上過高中或初中,因為當時學校都停課了。直到1977年鄧小平恢復高考之後,他們才有機會上大學。所以,他們起步很晚。

如果回到1977年或1978年,那時的中國非常貧窮,與現在截然不同。再看看現在的中國,日新月異,簡直就是一個奇跡。上千萬與你年齡相倣的人進入名校讀書,他們在諸多領域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像你這個年紀的年輕人都離不開電腦、手機等先進技術。中國的一些支付技術要領先于美國,例如微信支付。大家可能在美國也去過星巴克,但是現在,在中國,用微信在星巴克付款或是給朋友轉賬都要比在美國方便。中國後來居上,整個國家煥然一新。

然而,這只是中國部分地區的情況。還有部分地區仍然十分貧窮。但是中國的發展速度卻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對于所有目睹著這些變化的經濟學家或者普通人來説,都是舉世矚目的成就,也是經濟領域一次了不起的嘗試。

我曾遇到過一些學生,他們的故事讓我本人非常感動。這些學生的父母既不識字,也不會寫字,而這些學生卻獲得了博士學位。他們學過數學、微積學,他們英文流利,他們精通化學,接受過良好的教育。試想一下,這樣的事情在人類歷史上發生過幾次呢?這些奇跡的發生是因為中國政府和人民不懈努力,創辦了許多教育機構,讓窮人家的孩子有學可上。有一位讓我印象十分深刻的年輕人,他的母親視他為驕傲,但她自己並不識字,完全看不懂他的博士論文。設想一下當時的情形。而這樣的情況發生過無數次。

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基普索恩接受中國網《中國訪談》專訪。

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基普索恩:很多來自中國的學生來我所執教的加州理工大學學習物理。70年代曾有一位,多數是在80年代至90年代。一直到2000年初,中國留學生都希望能在學成之後留在美國,因為他們覺得在中國沒有發展的機會。但是現在多數中國留學生都會選擇學成後回國,因為中國現在有很多機會。這是我能感受到的有關中國的變化。

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亞瑟麥克唐納接受中國網《中國訪談》專訪。

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亞瑟麥克唐納:我的確感受到了一些重大變化,而且都是中國的發展。首先是城市,更加現代化,無論是建築還是城市布局都設計得十分合理,井然有序。此外,我還注意到,中國在科學技術方面展現出實質性進步。中國一直很重視科技發展,以後也將會更加關注,因為中國在發展,世界在進步。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