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首次“雨戰”廣馬穩健收官 這不僅僅是一場路跑

來源:金羊網 作者:蘇荇、魏超然 發表時間:2018-12-10 09:13

金羊網訊 記者蘇荇、魏超然報道:國際田聯、中國田協“雙金”賽事——2018廣州馬拉松賽昨天首次在雨中起跑,在10攝氏度的氣溫下,來自46個國家和地區約3萬名選手從廣州天河體育中心出發,馬拉松的終點設在花城廣場,半程馬拉松的終點在廣交會展館。

經過激烈爭奪,來自摩洛哥的穆罕默德·齊亞尼以2小時10分44秒的成績奪得男子全程馬拉松冠軍。女子全程馬拉松賽冠軍被來自埃塞俄比亞的泰姬斯特·格塔丘收入囊中,成績是2小時26分44秒。

今年廣馬中國籍選手成績也十分亮眼,李子成獲得全程馬拉松賽中國籍選手男子第一名,成績為2小時16分36秒;獲得中國籍女子選手冠軍的焦安靜,成績是2小時43分39秒。半程馬拉松賽男子冠軍由邊岐摘得,成績為1小時08分04秒。女子半程馬拉松賽冠軍則歸屬殷曉雨,成績為1小時17分45秒。

現場觀戰的國際田聯技術官員加布裏埃爾·阿姆布羅基賽後盛讚廣州在賽事醫療和安全保障上完全達到國際田聯金標賽事標準,稱廣州馬拉松下一步可以向白金標賽事發起衝擊。在他看來,中國馬拉松的蓬勃發展對中國的田徑運動有著很好的促進作用:“如今中國每年有一百多個馬拉松賽事,這個數字對于美國、歐洲來説,都是一個能令他們感到頗具威脅的數字。但需要注意很重要的一點,精英、專業運動員和大眾運動員之間的平衡要掌握好,精英、專業運動員是一個很好宣傳賽事的機會,能把賽事推向專業化,讓競技程度更高,但同時賽事也要滿足大眾選手的需求。”

燃情廣馬·視角

他們説,這不僅僅是一場路跑

文/金羊網記者 蘇荇   圖/金羊網記者 黃巍俊

每年12月,廣州馬拉松如期而至,人們早已習慣在這個時節迎來一場路跑盛宴。不同的人以不同的身份參與廣馬,有著各自有趣的視角,他們也在隨著廣馬一起成長。

江映繁和家人

江映繁: 這是一條有溫度的跑道

7年廣馬忠實跑者,2015年推行無障礙出行,成立廣州首個視障馬拉松方陣,今年作為輪椅跑者陪跑員跑完全程

作為忠實跑者,江映繁對廣馬的進階有著最感性的印象——安全感強了,人文關懷多了。賽道上的保障設施增多,志願者人數每年遞增,尤其這兩年組委會採取了一係列措施,替跑、蹭跑的人少了。“現在跑起來特別放心,有安全感,而且志願者的服務非常暖心。”每年到了12月初,江映繁坐地鐵都會發現很多外地人和外國人,“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感覺廣州很用心做這個賽事,也因此吸引到越來越多的人來到廣州。”

廣馬也在江映繁身上留下很深的烙印。因為跑馬,江映繁的抑鬱情緒得到控制,人越來越樂觀。2015年,因跑中國香港馬拉松認識了盲人和聾人組合的猛龍隊,受到感染,江映繁決定在廣州推廣公益跑和無障礙出行,並組織了一個30人的盲人方陣跑廣馬迷你馬。“當所有人在終點集結時,大家都激動無比,覺得自己完成了很多健全人都無法完成的事情,從而充滿自信。如今這30人大多養成熱愛運動的習慣。”他説。

2016年江映繁不幸患上鼻咽癌,但堅信逆境下依然可以活得很有色彩,他最終戰勝了病魔。今年,江映繁作為輪椅跑者的陪跑員,再次出現在賽道上。

回頭看7年廣馬,江映繁説:“這是一條有溫度的賽道。”

李雙明(左四)和他的團隊 蘇荇攝

李雙明: 管理應急體係的“年底大考”

廣州市急救醫療指揮中心主任,7年全程參與廣馬醫療服務工作

每年在廣馬全程終點線後,都能看到李雙明的身影,從淩晨到下午,他忙得像陀螺一樣,手中的對講機、電話交替召喚,身邊各種事務等待解決。

李雙明透露,每年廣馬結束後的一兩個月,各個部門都會重新聚在一起,總結辦賽過程中的得失。這兩年就把把賽前預防概念列入日程,並做了不少工作。比如提前一周在媒體上刊登有關廣馬的科普文章,提醒跑者學習簡單的急救措施,學習怎麼科學補給,“喝什麼樣的功能飲料、吃什麼樣的水果、怎麼跑出健康等等。”隨著廣馬的成長,有關科學健身、科學跑馬的知識在這座城市裏也得到普及。

“現在的廣馬就像一次年底大考,對管理應急體係是很好的鍛煉,不光是醫療保障體係內部,我們醫療體係現場和其他部門間的協調配合也日益默契。”李雙明打了個比方,“醫療團隊、志願者團隊、安保團隊、物流團隊都希望在廣馬場地內佔據最好的位置、有利于工作及時迅速地展開,剛開始或許還會發生一些摩擦,但現在大家都越來越相互理解,支持對方。説到底,這類城市重大活動考驗的是一個城市的統一管理能力。”

阮潔華研究直播方案

阮潔華: “水陸空直播”鍛煉團隊

廣東電視臺體育頻道記者,7次參與廣馬電視直播工作

七年廣馬,阮潔華在直播過程中做過很多工種,導演是當得做多的角色,她在轉播車上跟拍過廣馬,也在船上直播過廣馬,廣州越來越漂亮是她最直觀的感受。而她個人以及團隊的成長也是顯而易見的。

“第一年路線其實不太好拍,呈現的效果不好。第二年很多關鍵景點在沿江,因此開始有了在船上的直播鏡頭,還多了直升機,這兩年又多了無人機的輔助,線路涵蓋的內容更多了。你看現在全程馬拉松後半段的景色最漂亮,從人民橋開始,舊城區跑到新城區,特別有感覺。我幾乎每年都在船上直播,在江中心就會發現廣州真的越來越漂亮。”

廣馬帶給阮潔華的不但是美的觀感,還有個人和團隊的成長:“國內有能力直播大型馬拉松賽事的電視臺和制作公司並不多,需要財力、物力和人力的配合,這類大型賽事的轉播也給了我們啟發和幫助,過程中解決了很多技術上的難點,直播團隊也越來越精兵化,很感謝廣馬給了我們這個機會去思考和實踐。”

余小波(圖右)

余小波: 搭建文化交流的平臺

亞洲之路俱樂部理事長,每年協助廣馬組委會尋找廣馬宣傳大使

每年廣馬,亞洲之路俱樂部理事長余小波都會協助組委會尋找廣州馬拉松宣傳大使,2016年邀請了國際馬拉松女子第一人凱瑟琳,2017年邀請了馬拉松世界冠軍保拉,今年一度希望請來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因排期不合改而邀請維也納馬拉松CEO、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3000米障礙賽運動員沃夫岡·康拉德。為何堅持做這件事情,在余小波看來,廣馬也是一個文化交流的平臺,通過這個平臺,能夠讓更多人了解廣馬,進而了解廣州。

“大使親身來到廣州體驗廣馬,我們可以通過他們之口,把廣馬的信息帶出去。”他打了一個比方,保拉是國際田聯反興奮劑委員會委員,她離開廣州後,馬上去了大滿貫賽事柏林馬拉松,並在多名國際田聯官員以及馬拉松名人面前宣傳廣馬,“現在很多人都知道了廣州這座城市,也了解到廣馬是排在中國前列的馬拉松賽事。”

除了馬拉松名人,余小波還以馬拉松為紐帶,將不少文化、經濟界的名人帶到廣馬,他希望有機會將更多文化的內容注入廣馬平臺,“任何一個賽事,加了文化,影響力完全不一樣。未來廣馬如果能有屬于自己的符號,也將會有不一樣的內涵。”

編輯:海輝
數字報
史上首次“雨戰”廣馬穩健收官 這不僅僅是一場路跑
金羊網  作者:蘇荇、魏超然  2018-12-10

金羊網訊 記者蘇荇、魏超然報道:國際田聯、中國田協“雙金”賽事——2018廣州馬拉松賽昨天首次在雨中起跑,在10攝氏度的氣溫下,來自46個國家和地區約3萬名選手從廣州天河體育中心出發,馬拉松的終點設在花城廣場,半程馬拉松的終點在廣交會展館。

經過激烈爭奪,來自摩洛哥的穆罕默德·齊亞尼以2小時10分44秒的成績奪得男子全程馬拉松冠軍。女子全程馬拉松賽冠軍被來自埃塞俄比亞的泰姬斯特·格塔丘收入囊中,成績是2小時26分44秒。

今年廣馬中國籍選手成績也十分亮眼,李子成獲得全程馬拉松賽中國籍選手男子第一名,成績為2小時16分36秒;獲得中國籍女子選手冠軍的焦安靜,成績是2小時43分39秒。半程馬拉松賽男子冠軍由邊岐摘得,成績為1小時08分04秒。女子半程馬拉松賽冠軍則歸屬殷曉雨,成績為1小時17分45秒。

現場觀戰的國際田聯技術官員加布裏埃爾·阿姆布羅基賽後盛讚廣州在賽事醫療和安全保障上完全達到國際田聯金標賽事標準,稱廣州馬拉松下一步可以向白金標賽事發起衝擊。在他看來,中國馬拉松的蓬勃發展對中國的田徑運動有著很好的促進作用:“如今中國每年有一百多個馬拉松賽事,這個數字對于美國、歐洲來説,都是一個能令他們感到頗具威脅的數字。但需要注意很重要的一點,精英、專業運動員和大眾運動員之間的平衡要掌握好,精英、專業運動員是一個很好宣傳賽事的機會,能把賽事推向專業化,讓競技程度更高,但同時賽事也要滿足大眾選手的需求。”

燃情廣馬·視角

他們説,這不僅僅是一場路跑

文/金羊網記者 蘇荇   圖/金羊網記者 黃巍俊

每年12月,廣州馬拉松如期而至,人們早已習慣在這個時節迎來一場路跑盛宴。不同的人以不同的身份參與廣馬,有著各自有趣的視角,他們也在隨著廣馬一起成長。

江映繁和家人

江映繁: 這是一條有溫度的跑道

7年廣馬忠實跑者,2015年推行無障礙出行,成立廣州首個視障馬拉松方陣,今年作為輪椅跑者陪跑員跑完全程

作為忠實跑者,江映繁對廣馬的進階有著最感性的印象——安全感強了,人文關懷多了。賽道上的保障設施增多,志願者人數每年遞增,尤其這兩年組委會採取了一係列措施,替跑、蹭跑的人少了。“現在跑起來特別放心,有安全感,而且志願者的服務非常暖心。”每年到了12月初,江映繁坐地鐵都會發現很多外地人和外國人,“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感覺廣州很用心做這個賽事,也因此吸引到越來越多的人來到廣州。”

廣馬也在江映繁身上留下很深的烙印。因為跑馬,江映繁的抑鬱情緒得到控制,人越來越樂觀。2015年,因跑中國香港馬拉松認識了盲人和聾人組合的猛龍隊,受到感染,江映繁決定在廣州推廣公益跑和無障礙出行,並組織了一個30人的盲人方陣跑廣馬迷你馬。“當所有人在終點集結時,大家都激動無比,覺得自己完成了很多健全人都無法完成的事情,從而充滿自信。如今這30人大多養成熱愛運動的習慣。”他説。

2016年江映繁不幸患上鼻咽癌,但堅信逆境下依然可以活得很有色彩,他最終戰勝了病魔。今年,江映繁作為輪椅跑者的陪跑員,再次出現在賽道上。

回頭看7年廣馬,江映繁説:“這是一條有溫度的賽道。”

李雙明(左四)和他的團隊 蘇荇攝

李雙明: 管理應急體係的“年底大考”

廣州市急救醫療指揮中心主任,7年全程參與廣馬醫療服務工作

每年在廣馬全程終點線後,都能看到李雙明的身影,從淩晨到下午,他忙得像陀螺一樣,手中的對講機、電話交替召喚,身邊各種事務等待解決。

李雙明透露,每年廣馬結束後的一兩個月,各個部門都會重新聚在一起,總結辦賽過程中的得失。這兩年就把把賽前預防概念列入日程,並做了不少工作。比如提前一周在媒體上刊登有關廣馬的科普文章,提醒跑者學習簡單的急救措施,學習怎麼科學補給,“喝什麼樣的功能飲料、吃什麼樣的水果、怎麼跑出健康等等。”隨著廣馬的成長,有關科學健身、科學跑馬的知識在這座城市裏也得到普及。

“現在的廣馬就像一次年底大考,對管理應急體係是很好的鍛煉,不光是醫療保障體係內部,我們醫療體係現場和其他部門間的協調配合也日益默契。”李雙明打了個比方,“醫療團隊、志願者團隊、安保團隊、物流團隊都希望在廣馬場地內佔據最好的位置、有利于工作及時迅速地展開,剛開始或許還會發生一些摩擦,但現在大家都越來越相互理解,支持對方。説到底,這類城市重大活動考驗的是一個城市的統一管理能力。”

阮潔華研究直播方案

阮潔華: “水陸空直播”鍛煉團隊

廣東電視臺體育頻道記者,7次參與廣馬電視直播工作

七年廣馬,阮潔華在直播過程中做過很多工種,導演是當得做多的角色,她在轉播車上跟拍過廣馬,也在船上直播過廣馬,廣州越來越漂亮是她最直觀的感受。而她個人以及團隊的成長也是顯而易見的。

“第一年路線其實不太好拍,呈現的效果不好。第二年很多關鍵景點在沿江,因此開始有了在船上的直播鏡頭,還多了直升機,這兩年又多了無人機的輔助,線路涵蓋的內容更多了。你看現在全程馬拉松後半段的景色最漂亮,從人民橋開始,舊城區跑到新城區,特別有感覺。我幾乎每年都在船上直播,在江中心就會發現廣州真的越來越漂亮。”

廣馬帶給阮潔華的不但是美的觀感,還有個人和團隊的成長:“國內有能力直播大型馬拉松賽事的電視臺和制作公司並不多,需要財力、物力和人力的配合,這類大型賽事的轉播也給了我們啟發和幫助,過程中解決了很多技術上的難點,直播團隊也越來越精兵化,很感謝廣馬給了我們這個機會去思考和實踐。”

余小波(圖右)

余小波: 搭建文化交流的平臺

亞洲之路俱樂部理事長,每年協助廣馬組委會尋找廣馬宣傳大使

每年廣馬,亞洲之路俱樂部理事長余小波都會協助組委會尋找廣州馬拉松宣傳大使,2016年邀請了國際馬拉松女子第一人凱瑟琳,2017年邀請了馬拉松世界冠軍保拉,今年一度希望請來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因排期不合改而邀請維也納馬拉松CEO、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3000米障礙賽運動員沃夫岡·康拉德。為何堅持做這件事情,在余小波看來,廣馬也是一個文化交流的平臺,通過這個平臺,能夠讓更多人了解廣馬,進而了解廣州。

“大使親身來到廣州體驗廣馬,我們可以通過他們之口,把廣馬的信息帶出去。”他打了一個比方,保拉是國際田聯反興奮劑委員會委員,她離開廣州後,馬上去了大滿貫賽事柏林馬拉松,並在多名國際田聯官員以及馬拉松名人面前宣傳廣馬,“現在很多人都知道了廣州這座城市,也了解到廣馬是排在中國前列的馬拉松賽事。”

除了馬拉松名人,余小波還以馬拉松為紐帶,將不少文化、經濟界的名人帶到廣馬,他希望有機會將更多文化的內容注入廣馬平臺,“任何一個賽事,加了文化,影響力完全不一樣。未來廣馬如果能有屬于自己的符號,也將會有不一樣的內涵。”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