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警扼守平安“南大門” 治安形勢走向歷史最好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董柳 張璐瑤 發表時間:2018-12-10 09:13
2014年5月1日,五一假期首日,廣州市公安局社會面立體巡邏防控啟動。圖為在廣州火車站手持微型衝鋒槍執勤的民警 視覺中國供圖

特別能戰鬥 改革不停步

——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 聆聽廣東公安故事

昔日“治安黑點”蝶變為“綜治模范點”、智慧新警務讓警情處置更精準、“共建共治共享”理念逐漸“飛入尋常百姓家”……

金羊網記者 董柳 張璐瑤 通訊員 粵公宣

一位從海外回到廣州的人士曾由衷地對廣東公安民警表示:“走遍五湖四海,還是廣東的治安好。”這,如今也是許多普通群眾的肺腑之言。

40年來,改革開放的東風所到之處,城市面貌煥然一新,廣東治安防控也借助風勢,最終實現浴火重生——昔日“治安黑點”蝶變為“綜治模范點”、智慧新警務讓警情處置更精準、“共建共治共享”理念逐漸“飛入尋常百姓家”……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的五年裏,廣東治安形勢持續好轉,走向歷史最好,向著打造“全國最安全穩定地區”的目標堅定邁進。據廣東省公安廳治安局統計,今年1至10月,全省刑事立案和“兩搶一盜”警情比五年前分別下降41.7%、71.7%。

廣州火車站

昔日“黑點”今蝶變

廣州火車站,見證了歲月枯榮和治安變遷,也曾是一代代南下打工者心中的精神路標。改革開放初期,這裏是許多人夢想起航的地方,也是不少人夢魘開始的地方——這裏曾魚龍混雜、藏污納垢,詐騙搶劫多發、坑蒙拐騙橫行。

不過,最近十多年來,在公安等多部門的綜合整治下,廣州火車站地區已成為廣州綜合治理的新典范,昔日的“治安黑點”華麗蝶變,從2006年起,廣州火車站地區刑事立案數呈逐年下降態勢,2016年,該地區刑事零發案天數達到271天,2017年全年有260天刑事零發案。

40年來,廣州火車站的變化,也是廣東治安變遷的一個縮影。

“南北夾擊。”憶起改革開放初期的廣東治安形勢,廣東省公安廳原副廳長朱明健深有感觸,“北有幾千萬外來人口流入廣東,南有港澳不法分子滲透廣東,造成廣東的案件復雜化,給廣東治安帶來了新問題。”

當時,廣東治安面臨的首要問題是嫖宿賣淫、販賣黃色錄像帶。

重拳治亂。1992年,廣東在全省范圍內開展了除“七害”(賣淫嫖娼、制作販賣淫穢物品、拐賣婦女兒童、私種吸食販運毒品、聚眾賭博、利用封建迷信騙財害人和黑社會組織或帶黑社會性質犯罪)專項鬥爭。此後數年間,廣東黃賭毒案件大為減少。

進入新世紀,廣東省公安廳開展“雷霆掃毒”“全民禁毒”等係列專項打擊整治行動。“目前,廣東禁毒工作進入了有史以來最好的時期。”廣東省禁毒辦有關負責人説。

現如今的廣東各城市,曾令人聞風喪膽的“飛車黨”消失了,“兩搶一盜”案件逐漸與媒體版面作別,人們即便深夜走在大街上也鮮有擔心遭遇搶盜。

“廣東治安不斷向好的趨勢明顯。特別是十八大以來的五年多裏,廣東刑事立案和‘兩搶一盜’可防性案件案發率大幅下降。”廣東省公安廳治安局局長蔡輝説,“就整個治安形勢來説,廣東現在已是歷史最好狀態——這也是身邊很多人的心聲。很多海外朋友回到廣州後,就向我反映‘還是廣東的治安好’。”

科技助強警

治安防控更精準

實現治安形勢全面持續向好,科技幫了大忙。

2017年,東莞發生一宗命案,犯罪嫌疑人駕車逃跑。如果在改革開放初期的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這類案件需要全省出動,多警種晝夜不休奮戰,甚至在一些關鍵路口需要民警持槍堵人。

如今,該案上報到省公安廳後,省公安廳啟動天眼查詢,嫌疑人的行動軌跡一覽無余,最終,五六個民警在雲浮的路口“坐等”嫌疑人,精準地將嫌疑人攔住。

今年上半年,海南發生一宗搶劫汽車案,海南警方通報廣東警方,稱嫌疑車輛已經過海往廣東去了。獲知嫌疑車輛的信息後三個多小時,嫌疑車輛在江門被截獲。

從以往需要興師動眾抓獲嫌疑人到如今依靠科技實現精準辦案,從過去的蹲守到如今的雲平臺自動報警、從過去的街頭盤問到如今的人臉自動識別,一係列變化都指向廣東公安推進的大數據和信息化建設。

犯罪人員數據庫、指紋數據庫的建立,讓犯罪分子原形畢露;信息平臺、視頻門禁係統的完善,讓不法分子無所遁形;以戶籍管理為主的靜態管理模式向以實有人口、實有房屋為對象的動態管理模式的轉變,令社會治理的智能化水平不斷提升。

對此,廣東省副省長、省公安廳廳長李春生表示:“廣東公安深入貫徹落實中央部署,堅持以科技創新引領警務變革,初步實現警務模式從事後被動打擊向事前精準預防轉變、警務情報從單一警種應用向多警種跨區域共享轉變、警務運行從‘雲’到‘端’全流程點對點互動轉變、民生服務從互聯網向‘指尖’轉變的四個轉變,有力提升了維護國家安全、社會穩定和服務改革發展的能力水平。”

粵港澳攜手

劍指跨境犯罪者

改革開放以來,出入境日益便利,跨境犯罪也趨向活躍和復雜。守住“南大門”,要求廣東不能“自掃門前雪”,還要參與並深化與港澳的警務合作。

上世紀80年代初期,隨著1984年中國加入國際刑警組織及1986年國務院批準成立國際刑警中國國家中心局廣東聯絡處,廣東與港澳警方的合作機制初步建立。這一時期,粵港澳警方攜手偵破了1991年香港啟德機場持槍搶劫運鈔車案、1992年香港周生生珠寶行大劫案等案件。

香港和澳門相繼回歸後,粵港澳警方在“一國兩制”框架下,秉承“互不隸屬、互相聯係、互相支持”的原則,多層次長效合作機制逐步建立,警務往來與合作日益密切。這一時期,三地聯手偵破了2001年澳門知名愛國人士何榮標被綁架勒索8000萬元港幣案、2002年香港陸羽茶莊槍殺案等多起影響重大的跨境案件。

進入新時代,特別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推進以來,打擊跨境犯罪成為粵港澳警務合作的重要內容。截至2018年,三地已合作開展“雷霆行動”13次,劍指黑社會跨境滲透犯罪活動和跨境有組織犯罪,自2015年以來共打掉有組織跨境犯罪團夥93個,破獲有組織跨境犯罪案2000余起、各類刑事案件3.8萬余起,抓獲犯罪嫌疑人1.5萬余名,有效維護了三地社會治安穩定。

服務新理念

公安業務網上辦

“立警為公,執法為民”是出現在公安機關辦公樓裏最為頻繁的八個字,它既是一項莊嚴承諾,又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凝結著人民群眾對人民公安的期待。

以權力減法做好服務加法,廣東公安深入推進“放、管、服”改革,努力增強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

今年5月21日,廣東省政府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全國首個集成民生服務的微信小程序“粵省事”上線。通過“粵省事”,群眾可以網上辦理包括駕駛證、出入境證件等在內的100多項公安業務,不少業務連“最多跑一次”也省去了。

“在探索便民服務這方面,廣東公安近些年的多項改革舉措走在全國前列。”蔡輝如數家珍:廣東在全國率先全面開通全國(大陸地區)所有省份居民身份證異地受理工作;廣東率先在全面推行“互聯網+公章”智慧新民生模式,刻章備案從網上提交刻章信息到刻制和備案完成,只需0.5個工作日;廣東省公安廳在全國率先推出了居民身份電子憑證……

服務加法激發出共建乘法。群眾獲得感、幸福感的提升,有力推動了社會治理“人人參與人人盡責”局面的形成。

“廣大群眾對治安工作的支持和防范意識的提升,是廣東治安不斷向好的重要原因。”蔡輝歸納了廣東治安走過的三個歷程:第一個時期是高發期,發生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惡性案件多發,群眾欠缺安全感;第二個時期是冷漠期,主要是在上世紀90年代到2000年左右,很多人“事不關己高高挂起”,出現了老人跌倒沒人扶、看見別人打架扭頭就走等現象;第三個時期是參與關注期,大約是2000年以後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經常出現一宗案件發生後有幾十名群眾報警的現象。

總策劃:劉海陵 林海利    策劃:孫愛群 林潔    統籌:彭啟有 張璐瑤

編輯:海輝
數字報
粵警扼守平安“南大門” 治安形勢走向歷史最好
金羊網  作者:董柳 張璐瑤  2018-12-10
2014年5月1日,五一假期首日,廣州市公安局社會面立體巡邏防控啟動。圖為在廣州火車站手持微型衝鋒槍執勤的民警 視覺中國供圖

特別能戰鬥 改革不停步

——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 聆聽廣東公安故事

昔日“治安黑點”蝶變為“綜治模范點”、智慧新警務讓警情處置更精準、“共建共治共享”理念逐漸“飛入尋常百姓家”……

金羊網記者 董柳 張璐瑤 通訊員 粵公宣

一位從海外回到廣州的人士曾由衷地對廣東公安民警表示:“走遍五湖四海,還是廣東的治安好。”這,如今也是許多普通群眾的肺腑之言。

40年來,改革開放的東風所到之處,城市面貌煥然一新,廣東治安防控也借助風勢,最終實現浴火重生——昔日“治安黑點”蝶變為“綜治模范點”、智慧新警務讓警情處置更精準、“共建共治共享”理念逐漸“飛入尋常百姓家”……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的五年裏,廣東治安形勢持續好轉,走向歷史最好,向著打造“全國最安全穩定地區”的目標堅定邁進。據廣東省公安廳治安局統計,今年1至10月,全省刑事立案和“兩搶一盜”警情比五年前分別下降41.7%、71.7%。

廣州火車站

昔日“黑點”今蝶變

廣州火車站,見證了歲月枯榮和治安變遷,也曾是一代代南下打工者心中的精神路標。改革開放初期,這裏是許多人夢想起航的地方,也是不少人夢魘開始的地方——這裏曾魚龍混雜、藏污納垢,詐騙搶劫多發、坑蒙拐騙橫行。

不過,最近十多年來,在公安等多部門的綜合整治下,廣州火車站地區已成為廣州綜合治理的新典范,昔日的“治安黑點”華麗蝶變,從2006年起,廣州火車站地區刑事立案數呈逐年下降態勢,2016年,該地區刑事零發案天數達到271天,2017年全年有260天刑事零發案。

40年來,廣州火車站的變化,也是廣東治安變遷的一個縮影。

“南北夾擊。”憶起改革開放初期的廣東治安形勢,廣東省公安廳原副廳長朱明健深有感觸,“北有幾千萬外來人口流入廣東,南有港澳不法分子滲透廣東,造成廣東的案件復雜化,給廣東治安帶來了新問題。”

當時,廣東治安面臨的首要問題是嫖宿賣淫、販賣黃色錄像帶。

重拳治亂。1992年,廣東在全省范圍內開展了除“七害”(賣淫嫖娼、制作販賣淫穢物品、拐賣婦女兒童、私種吸食販運毒品、聚眾賭博、利用封建迷信騙財害人和黑社會組織或帶黑社會性質犯罪)專項鬥爭。此後數年間,廣東黃賭毒案件大為減少。

進入新世紀,廣東省公安廳開展“雷霆掃毒”“全民禁毒”等係列專項打擊整治行動。“目前,廣東禁毒工作進入了有史以來最好的時期。”廣東省禁毒辦有關負責人説。

現如今的廣東各城市,曾令人聞風喪膽的“飛車黨”消失了,“兩搶一盜”案件逐漸與媒體版面作別,人們即便深夜走在大街上也鮮有擔心遭遇搶盜。

“廣東治安不斷向好的趨勢明顯。特別是十八大以來的五年多裏,廣東刑事立案和‘兩搶一盜’可防性案件案發率大幅下降。”廣東省公安廳治安局局長蔡輝説,“就整個治安形勢來説,廣東現在已是歷史最好狀態——這也是身邊很多人的心聲。很多海外朋友回到廣州後,就向我反映‘還是廣東的治安好’。”

科技助強警

治安防控更精準

實現治安形勢全面持續向好,科技幫了大忙。

2017年,東莞發生一宗命案,犯罪嫌疑人駕車逃跑。如果在改革開放初期的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這類案件需要全省出動,多警種晝夜不休奮戰,甚至在一些關鍵路口需要民警持槍堵人。

如今,該案上報到省公安廳後,省公安廳啟動天眼查詢,嫌疑人的行動軌跡一覽無余,最終,五六個民警在雲浮的路口“坐等”嫌疑人,精準地將嫌疑人攔住。

今年上半年,海南發生一宗搶劫汽車案,海南警方通報廣東警方,稱嫌疑車輛已經過海往廣東去了。獲知嫌疑車輛的信息後三個多小時,嫌疑車輛在江門被截獲。

從以往需要興師動眾抓獲嫌疑人到如今依靠科技實現精準辦案,從過去的蹲守到如今的雲平臺自動報警、從過去的街頭盤問到如今的人臉自動識別,一係列變化都指向廣東公安推進的大數據和信息化建設。

犯罪人員數據庫、指紋數據庫的建立,讓犯罪分子原形畢露;信息平臺、視頻門禁係統的完善,讓不法分子無所遁形;以戶籍管理為主的靜態管理模式向以實有人口、實有房屋為對象的動態管理模式的轉變,令社會治理的智能化水平不斷提升。

對此,廣東省副省長、省公安廳廳長李春生表示:“廣東公安深入貫徹落實中央部署,堅持以科技創新引領警務變革,初步實現警務模式從事後被動打擊向事前精準預防轉變、警務情報從單一警種應用向多警種跨區域共享轉變、警務運行從‘雲’到‘端’全流程點對點互動轉變、民生服務從互聯網向‘指尖’轉變的四個轉變,有力提升了維護國家安全、社會穩定和服務改革發展的能力水平。”

粵港澳攜手

劍指跨境犯罪者

改革開放以來,出入境日益便利,跨境犯罪也趨向活躍和復雜。守住“南大門”,要求廣東不能“自掃門前雪”,還要參與並深化與港澳的警務合作。

上世紀80年代初期,隨著1984年中國加入國際刑警組織及1986年國務院批準成立國際刑警中國國家中心局廣東聯絡處,廣東與港澳警方的合作機制初步建立。這一時期,粵港澳警方攜手偵破了1991年香港啟德機場持槍搶劫運鈔車案、1992年香港周生生珠寶行大劫案等案件。

香港和澳門相繼回歸後,粵港澳警方在“一國兩制”框架下,秉承“互不隸屬、互相聯係、互相支持”的原則,多層次長效合作機制逐步建立,警務往來與合作日益密切。這一時期,三地聯手偵破了2001年澳門知名愛國人士何榮標被綁架勒索8000萬元港幣案、2002年香港陸羽茶莊槍殺案等多起影響重大的跨境案件。

進入新時代,特別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推進以來,打擊跨境犯罪成為粵港澳警務合作的重要內容。截至2018年,三地已合作開展“雷霆行動”13次,劍指黑社會跨境滲透犯罪活動和跨境有組織犯罪,自2015年以來共打掉有組織跨境犯罪團夥93個,破獲有組織跨境犯罪案2000余起、各類刑事案件3.8萬余起,抓獲犯罪嫌疑人1.5萬余名,有效維護了三地社會治安穩定。

服務新理念

公安業務網上辦

“立警為公,執法為民”是出現在公安機關辦公樓裏最為頻繁的八個字,它既是一項莊嚴承諾,又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凝結著人民群眾對人民公安的期待。

以權力減法做好服務加法,廣東公安深入推進“放、管、服”改革,努力增強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

今年5月21日,廣東省政府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全國首個集成民生服務的微信小程序“粵省事”上線。通過“粵省事”,群眾可以網上辦理包括駕駛證、出入境證件等在內的100多項公安業務,不少業務連“最多跑一次”也省去了。

“在探索便民服務這方面,廣東公安近些年的多項改革舉措走在全國前列。”蔡輝如數家珍:廣東在全國率先全面開通全國(大陸地區)所有省份居民身份證異地受理工作;廣東率先在全面推行“互聯網+公章”智慧新民生模式,刻章備案從網上提交刻章信息到刻制和備案完成,只需0.5個工作日;廣東省公安廳在全國率先推出了居民身份電子憑證……

服務加法激發出共建乘法。群眾獲得感、幸福感的提升,有力推動了社會治理“人人參與人人盡責”局面的形成。

“廣大群眾對治安工作的支持和防范意識的提升,是廣東治安不斷向好的重要原因。”蔡輝歸納了廣東治安走過的三個歷程:第一個時期是高發期,發生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惡性案件多發,群眾欠缺安全感;第二個時期是冷漠期,主要是在上世紀90年代到2000年左右,很多人“事不關己高高挂起”,出現了老人跌倒沒人扶、看見別人打架扭頭就走等現象;第三個時期是參與關注期,大約是2000年以後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經常出現一宗案件發生後有幾十名群眾報警的現象。

總策劃:劉海陵 林海利    策劃:孫愛群 林潔    統籌:彭啟有 張璐瑤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