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燈光節要怎樣提升參觀體驗? 市民提了這些意見

來源:金羊網 作者:甘韻儀 梁懌韜 發表時間:2018-12-05 09:04

12月4日,花城廣場、廣州塔流光溢彩,燈光璀璨。當天廣州國際燈光節正式閉幕 記者周巍攝

首次採取“大圍蔽”、首次實行預約制……市民給燈光節提了這些意見

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梁懌韜 實習生 白潔

4日,2018廣州國際燈光節落下帷幕,幕後所有工作人員的辛勤付出,為市民保障了一個安全、有序的燈光節,並給很多人留下美好回憶。今年廣州國際燈光節首次採用“大圍蔽”及預約制疏導人流,偌大的花城廣場,僅在北廣場設置一個入口,市民提前預約,刷身份證入場,場內再設置多個出口。此項測試為明年燈光節留下哪些經驗與思考?羊城晚報記者總結出以下四點。

實行“大圍蔽” 交通指引準備不足

承辦方銳豐文化總經理黃沛淩坦言,今年燈光節採取“大圍蔽”的方式將是一次測試,希望為市民帶來更好的觀感體驗。

然而,參觀燈光節的市民吐槽説入口位置不好找。“跟著導航也找不到入口,帶著孩子繞了3公裏,最終錯過了燈光秀。”市民劉先生説。

以廣州塔為主的一江兩岸燈光秀,花城廣場南廣場是最佳觀賞位置,平時從北廣場步行至南廣場,約20分鐘,燈光節期間遊客摩肩接踵,需時一般超30分鐘。盡管廣場兩旁布置了眾多燈光作品供觀賞與互動,不少市民仍感嘆“路漫漫”。

有熱心市民建議,呈寶瓶狀的花城廣場,或可分為北、中、南三個獨立的圍蔽區域,每個圍蔽區域設置一到兩個入口及多個出口。市民可根據自己的喜好,預約不同區域觀賞,“花城廣場周邊的廣東省博物館、廣州圖書館等附近有足夠空間供市民排隊進場,另外,建議一張身份證可預約多次。”

廣州國際燈光節期間,每天傍晚6時起,只能從花城廣場進入地下停車場,不能從停車場直接進入花城廣場,需繞道北廣場進口處。因指引不足,此設置執行起來也有難度。

一市民27日晚有此經歷:來到花城廣場時,在地下停車場兜兜轉轉找不到正確出口;離開時,在花城廣場P8口進入地下停車場,卻被工作人員拒絕。黃沛淩稱,今年探索著前行,明年若再實施“大圍蔽”,必定在交通、停車、導向指引上做更多準備工作。

今年“大圍蔽”還有一個影響,花城匯、高德置地、K11等商場與花城廣場沒有打通,本來可以疏導人流的商業場所被堵,市民想就近吃飯都挺難。一些商家對此也有意見,希望來年能打通商業場所和地面廣場。

首次實行預約制 係統還要再改進

今年燈光節,首次實施預約進場。記者對比不需預約的11月26日,和需預約的11月29日,花城廣場周邊客流壓力明顯降低。

客流量少了,參觀更加從容了,預約制也在不斷改進。11月28日淩晨,燈光節預約係統首度開放,港澳臺同胞、外國來穗人員發現預約不得,因係統只支持中國內地身份證,港澳回鄉證、臺胞證、外國護照等證件無法輸入。

甚至有遊客發現,預約係統上指引的交通路線有問題,出現了廣州地鐵線網中不存在的“獵德大道站”,靠近本次燈光節入口的地鐵體育西路站和APM線黃埔大道站則沒錄入。

在採訪中,市民李小姐向記者反映了燈光節預約係統出現的一些問題,12月2日,李小姐連續兩次輸入姓名、電話號碼、身份證號碼等信息後,係統才提醒燈光節參觀已經預約滿。

一晚一場燈光秀 市民大呼不夠看

去年,原本設定一晚3場燈光秀,因為需要客流控制等原因不得不改為一晚1場,今年遇到了同樣的情況。此外,燈光秀開始的時間也有點尷尬。每天晚上7時開始,時長大約十分鐘。這個時候,正是大部分人的晚飯時間,或在趕下班高峰期。

12月3日當晚,記者遇到一對特殊的夫婦,他們十年前移民美國,特意在燈光節期間飛回廣州,希望親眼看一看廣州的美景。“我們在微信上看到燈光節萬人矚目,就托廣州的朋友在網上預約,今晚還專門準備了攝像機、三腳架、木凳等,我們真的很期待。”陳女士説。只是,漂洋過海而來的他們並沒能如願,當晚到達南廣場時,燈光秀也已結束。

跟他們相比,能到現場看燈光秀的市民則顯得十分幸運。3日晚,羊城晚報記者在現場看到,雖然廣播不斷提醒燈光秀已經結束,但市民似乎意猶未盡,久久未肯離去。有市民認為,一天一場燈光秀表演並不能滿足需求,希望來年能增加燈光秀表演的場次。

增加分會場 是未來一個選項

同是世界級的燈光節,法國裏昂燈光節與澳大利亞悉尼燈光節有哪些借鑒?

黃沛淩説,在法國裏昂燈光節,燈光作品分布在整座城市,河流穿城而過,兩岸成為燈光布展重點區域。在悉尼燈光節,主作品設置在悉尼歌劇院,作品同樣遍布城市商業區,並有樓體燈光秀、流動花車巡遊。

雖未能“全城參與”,廣州也在“分會場”設置上探索分流。自2014年開始,將珠江多座橋納入燈光節布展。2016年開始在番禺、南沙、黃埔等設置分會場,今年的分會場設置在黃埔區。黃沛淩説,除了在分會場上著力,他們還希望廣州國際燈光節能不斷往高空探索,減少佔地空間。

假若分會場難以滿足對廣州塔燈光秀的執著,一些精明的遊客也會選擇“曲線”看展。家住佛山的林先生選擇在“大圍蔽”的范圍之外的珠江邊,感覺悠閒得多。“希望明年燈光作品的展示區能圍繞廣州塔,但又不只局限于花城廣場。”

“燈光節”折射 市民素質提升

3日晚上7時剛過,花城廣場人群中傳來了嬰兒的啼哭聲,燈光節的運營負責人馬上趕到母親旁邊,將他們帶到指揮中心休息;晚上9時,一名志願者淡定而耐心地解答,每一句不離“請”字;接近淩晨,燈光退去,人潮消散,工程師們依然在廣場的燈光作品間忙碌;每一天燈光秀結束後,相關部門與執行單位還要召開協調會,不斷完善……在燈光節背後,有這樣一群為它忙碌的人。舉辦了這麼多屆燈光節,讓組織者印象最深刻的是廣州市民素質的提升。

燈光節承辦方銳豐文化總經理黃沛淩仍然記得,最初辦廣州國際燈光節的時候,每每人潮離場,花城廣場草坪花草被踩踏,垃圾滿地,擁擠的人流走過甚至留下一地拖鞋,公共交通還會癱瘓。如今雖仍有不完善之處,但市民已經養成了有序參觀的習慣,散場後,花城廣場甚至找不到一個礦泉水瓶。一天晚上,黃沛淩甚至發現,一些市民席地而坐,安靜地等待燈光秀開場,秩序井然。(甘韻儀 梁懌韜)

短評

觀燈模式 有待革新

燈光節暴露出來的症狀,大概是三類,一是時間頻率不合理,燈光秀每晚一次10分鐘顯然無法滿足公眾。二是空間安排有弊端,最有價值部分全部集中南廣場某個區域。三是引導安排缺乏人性化,包括身份預約、行車組織、導航定位、地鐵疏散、商廈出入問題多多。

類似的困境在過去幾年都不同程度地出現,只是今年似乎更加集中且措手不及。

如果想根本終結燈光節的症狀,確實要下決心實施燈光節的分散性布局。不只是設個名義上的分會場,而是要真正努力降低中心比重,培育更寬廣、更高空化、去地面化的欣賞模式。比如學習先進城市的經驗,在地標和若幹樓宇營造聯動燈光秀。同時,對燈光節的最有價值的項目常態化,最好一周一次。(耀琪)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廣州燈光節要怎樣提升參觀體驗? 市民提了這些意見
金羊網  作者:甘韻儀 梁懌韜  2018-12-05

12月4日,花城廣場、廣州塔流光溢彩,燈光璀璨。當天廣州國際燈光節正式閉幕 記者周巍攝

首次採取“大圍蔽”、首次實行預約制……市民給燈光節提了這些意見

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梁懌韜 實習生 白潔

4日,2018廣州國際燈光節落下帷幕,幕後所有工作人員的辛勤付出,為市民保障了一個安全、有序的燈光節,並給很多人留下美好回憶。今年廣州國際燈光節首次採用“大圍蔽”及預約制疏導人流,偌大的花城廣場,僅在北廣場設置一個入口,市民提前預約,刷身份證入場,場內再設置多個出口。此項測試為明年燈光節留下哪些經驗與思考?羊城晚報記者總結出以下四點。

實行“大圍蔽” 交通指引準備不足

承辦方銳豐文化總經理黃沛淩坦言,今年燈光節採取“大圍蔽”的方式將是一次測試,希望為市民帶來更好的觀感體驗。

然而,參觀燈光節的市民吐槽説入口位置不好找。“跟著導航也找不到入口,帶著孩子繞了3公裏,最終錯過了燈光秀。”市民劉先生説。

以廣州塔為主的一江兩岸燈光秀,花城廣場南廣場是最佳觀賞位置,平時從北廣場步行至南廣場,約20分鐘,燈光節期間遊客摩肩接踵,需時一般超30分鐘。盡管廣場兩旁布置了眾多燈光作品供觀賞與互動,不少市民仍感嘆“路漫漫”。

有熱心市民建議,呈寶瓶狀的花城廣場,或可分為北、中、南三個獨立的圍蔽區域,每個圍蔽區域設置一到兩個入口及多個出口。市民可根據自己的喜好,預約不同區域觀賞,“花城廣場周邊的廣東省博物館、廣州圖書館等附近有足夠空間供市民排隊進場,另外,建議一張身份證可預約多次。”

廣州國際燈光節期間,每天傍晚6時起,只能從花城廣場進入地下停車場,不能從停車場直接進入花城廣場,需繞道北廣場進口處。因指引不足,此設置執行起來也有難度。

一市民27日晚有此經歷:來到花城廣場時,在地下停車場兜兜轉轉找不到正確出口;離開時,在花城廣場P8口進入地下停車場,卻被工作人員拒絕。黃沛淩稱,今年探索著前行,明年若再實施“大圍蔽”,必定在交通、停車、導向指引上做更多準備工作。

今年“大圍蔽”還有一個影響,花城匯、高德置地、K11等商場與花城廣場沒有打通,本來可以疏導人流的商業場所被堵,市民想就近吃飯都挺難。一些商家對此也有意見,希望來年能打通商業場所和地面廣場。

首次實行預約制 係統還要再改進

今年燈光節,首次實施預約進場。記者對比不需預約的11月26日,和需預約的11月29日,花城廣場周邊客流壓力明顯降低。

客流量少了,參觀更加從容了,預約制也在不斷改進。11月28日淩晨,燈光節預約係統首度開放,港澳臺同胞、外國來穗人員發現預約不得,因係統只支持中國內地身份證,港澳回鄉證、臺胞證、外國護照等證件無法輸入。

甚至有遊客發現,預約係統上指引的交通路線有問題,出現了廣州地鐵線網中不存在的“獵德大道站”,靠近本次燈光節入口的地鐵體育西路站和APM線黃埔大道站則沒錄入。

在採訪中,市民李小姐向記者反映了燈光節預約係統出現的一些問題,12月2日,李小姐連續兩次輸入姓名、電話號碼、身份證號碼等信息後,係統才提醒燈光節參觀已經預約滿。

一晚一場燈光秀 市民大呼不夠看

去年,原本設定一晚3場燈光秀,因為需要客流控制等原因不得不改為一晚1場,今年遇到了同樣的情況。此外,燈光秀開始的時間也有點尷尬。每天晚上7時開始,時長大約十分鐘。這個時候,正是大部分人的晚飯時間,或在趕下班高峰期。

12月3日當晚,記者遇到一對特殊的夫婦,他們十年前移民美國,特意在燈光節期間飛回廣州,希望親眼看一看廣州的美景。“我們在微信上看到燈光節萬人矚目,就托廣州的朋友在網上預約,今晚還專門準備了攝像機、三腳架、木凳等,我們真的很期待。”陳女士説。只是,漂洋過海而來的他們並沒能如願,當晚到達南廣場時,燈光秀也已結束。

跟他們相比,能到現場看燈光秀的市民則顯得十分幸運。3日晚,羊城晚報記者在現場看到,雖然廣播不斷提醒燈光秀已經結束,但市民似乎意猶未盡,久久未肯離去。有市民認為,一天一場燈光秀表演並不能滿足需求,希望來年能增加燈光秀表演的場次。

增加分會場 是未來一個選項

同是世界級的燈光節,法國裏昂燈光節與澳大利亞悉尼燈光節有哪些借鑒?

黃沛淩説,在法國裏昂燈光節,燈光作品分布在整座城市,河流穿城而過,兩岸成為燈光布展重點區域。在悉尼燈光節,主作品設置在悉尼歌劇院,作品同樣遍布城市商業區,並有樓體燈光秀、流動花車巡遊。

雖未能“全城參與”,廣州也在“分會場”設置上探索分流。自2014年開始,將珠江多座橋納入燈光節布展。2016年開始在番禺、南沙、黃埔等設置分會場,今年的分會場設置在黃埔區。黃沛淩説,除了在分會場上著力,他們還希望廣州國際燈光節能不斷往高空探索,減少佔地空間。

假若分會場難以滿足對廣州塔燈光秀的執著,一些精明的遊客也會選擇“曲線”看展。家住佛山的林先生選擇在“大圍蔽”的范圍之外的珠江邊,感覺悠閒得多。“希望明年燈光作品的展示區能圍繞廣州塔,但又不只局限于花城廣場。”

“燈光節”折射 市民素質提升

3日晚上7時剛過,花城廣場人群中傳來了嬰兒的啼哭聲,燈光節的運營負責人馬上趕到母親旁邊,將他們帶到指揮中心休息;晚上9時,一名志願者淡定而耐心地解答,每一句不離“請”字;接近淩晨,燈光退去,人潮消散,工程師們依然在廣場的燈光作品間忙碌;每一天燈光秀結束後,相關部門與執行單位還要召開協調會,不斷完善……在燈光節背後,有這樣一群為它忙碌的人。舉辦了這麼多屆燈光節,讓組織者印象最深刻的是廣州市民素質的提升。

燈光節承辦方銳豐文化總經理黃沛淩仍然記得,最初辦廣州國際燈光節的時候,每每人潮離場,花城廣場草坪花草被踩踏,垃圾滿地,擁擠的人流走過甚至留下一地拖鞋,公共交通還會癱瘓。如今雖仍有不完善之處,但市民已經養成了有序參觀的習慣,散場後,花城廣場甚至找不到一個礦泉水瓶。一天晚上,黃沛淩甚至發現,一些市民席地而坐,安靜地等待燈光秀開場,秩序井然。(甘韻儀 梁懌韜)

短評

觀燈模式 有待革新

燈光節暴露出來的症狀,大概是三類,一是時間頻率不合理,燈光秀每晚一次10分鐘顯然無法滿足公眾。二是空間安排有弊端,最有價值部分全部集中南廣場某個區域。三是引導安排缺乏人性化,包括身份預約、行車組織、導航定位、地鐵疏散、商廈出入問題多多。

類似的困境在過去幾年都不同程度地出現,只是今年似乎更加集中且措手不及。

如果想根本終結燈光節的症狀,確實要下決心實施燈光節的分散性布局。不只是設個名義上的分會場,而是要真正努力降低中心比重,培育更寬廣、更高空化、去地面化的欣賞模式。比如學習先進城市的經驗,在地標和若幹樓宇營造聯動燈光秀。同時,對燈光節的最有價值的項目常態化,最好一周一次。(耀琪)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