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將試點分娩鎮痛 麻醉醫師緊缺、未入醫保致推廣難

來源: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發表時間:2018-11-23 09:07

無痛分娩之痛

麻醉醫師緊缺、部分地區未入醫保、觀念誤區……這些“痛點”如何治愈?

金羊網記者 豐西西

日前,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醫政醫管局下發《關于開展分娩鎮痛試點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2018年至2020年,將在全國具備産科和麻醉科診療科目的二級及以上綜合醫院、婦幼保健院或婦産專科醫院內,遴選一定數量的醫院開展分娩鎮痛診療試點工作,並于明年1月公布試點醫院名單。

“無痛分娩”是分娩鎮痛的通俗表達。在廣東,無痛分娩普及率高于全國平均水平,但也僅為10%;即使在醫療資源非常豐富的廣州,也並非所有三甲醫院産科都開展。那麼,無痛分娩推廣難點究竟在哪裏?應當如何解決?記者就此進行了採訪。

現狀

44%的初産婦痛不欲生

生孩子到底有多痛?此次國家衛健委委托成立的分娩鎮痛試點專家工作組成員之一、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麻醉科主任宋興榮此前在一個講座中曾作了詳細描述。

“照業界的評判,所有的疼痛可以從0分到10分來計算。拿一把美工刀把自己的中指從中間切分開來,疼痛指數是9.2,自然分娩疼痛指數是9.7—9.8,晚期頑固性癌痛指數是10。”

宋興榮介紹,據中華醫學會統計,6%的初産婦感覺輕微疼痛,約50%的初産婦感覺明顯疼痛,約44%的初産婦感覺疼痛難忍,痛不欲生。

“我們以前認為最好做自然分娩,不要人為幹預。現在包括最頂級的雜志已經證實,自然分娩好過剖宮産,如何更好地更安全地實現自然分娩,無痛分娩可以完美地幫助解決這個問題。”宋興榮説。

珠三角分娩鎮痛率超50%

無痛分娩是分娩鎮痛的通俗表達。其原理是利用椎管內阻滯(腰麻或者硬膜外鎮痛),讓産婦降低應急反應,在時間最長的第一産程得到休息,當産婦宮口全開時,因積攢了體力而有足夠力氣完成分娩。無痛分娩所使用的藥物配方一般包括小劑量的局部麻醉藥物和少量的阿片類藥物,經過高度稀釋後配置而成,藥物通過分娩泵進入硬膜外腔用于鎮痛,只有少量的藥物吸收進血液,進入胎兒的就更加微乎其微,基本不受影響。研究也表明,無痛分娩並不會影響産程。

據悉,無痛分娩技術誕生至今已有逾百年歷史。中山一院麻醉科主任黃文起告訴記者,目前,無痛分娩技術非常成熟,安全性高,能在臨床上大大緩解産婦分娩時的疼痛。在歐美國家已基本普及,其中美國無痛分娩實施的比例大概為85%,英國約98%,加拿大是86%。“無痛分娩在國內推廣較慢,我國實施無痛分娩的比例不超過5%,廣東分娩鎮痛率高于全國水平,也只有10%”。

試點工作組專家之一、廣東省婦幼保健院麻醉科主任胡祖榮是廣東省婦幼保健協會麻醉與鎮痛專委會主任委員,七年前,他牽頭推廣“快樂産房、舒適分娩”的項目。“至如今,見效最好的還是珠三角地區。據不完全統計,分娩鎮痛率達到了50%以上。”胡祖榮坦言,無痛分娩推廣率也與經濟發展水平有關,欠發達地區的推廣率就不太理想。

和低水平分娩鎮痛率相對的是越來越高的剖宮産率。今年4月,2018年無痛分娩學習班上,廣醫三院麻醉科主任王壽平透露,我國剖宮産率已高達46%,超過世界衛生組織推薦標準的3倍。我國剖宮産率如此之高,首要因素是許多産婦懼怕自然分娩的疼痛而選擇剖宮産。

探因

麻醉醫生目前缺口較大

無痛分娩要推廣,為何這麼難?

“首要原因就是麻醉醫生太少了。”黃文起表示,目前國內麻醉醫生缺口約30萬人,麻醉醫生和手術醫生的配比約為1:7,“理想狀態是3個手術大夫配一名麻醉醫生,但目前基本不可能,日常手術都忙不過來,更不用説去做分娩鎮痛”。

王壽平則表示,無痛分娩需要麻醉醫生、産科醫生和助産士三方面的協作,開展無痛分娩的最佳管理模式是麻醉醫生24小時進駐産房,這意味著需要大量的麻醉醫生。但在綜合性三甲醫院的麻醉醫生,不僅要負責常規的外科手術的麻醉,還有無痛胃鏡、無痛人流等臨床工作以及急危重患者的搶救等。每個麻醉醫生平均每天要完成多臺外科手術的麻醉,導致麻醉醫生人手緊缺。

那麼,為何不培養更多的麻醉醫生呢?胡祖榮表示,國內麻醉專業起步較晚,最早開展的麻醉本科教育至如今也不到30年。如今,我國每年培養麻醉醫生不到1萬人,跟龐大的手術量對比,還有較大缺口。

“願意選擇這個專業的人本來就不多,加上這個學科要求很高,卻又很難成‘名醫’,因此,讀臨床醫學專業的人鮮有人願意去做一個麻醉醫生。”廣醫一院麻醉科主任董慶龍曾這樣説。

黃文起指出,“招不到人”“留不住人”也是重要原因。

不過,這樣的難題有望緩解。不久前,國家衛健委就曾發文,通過績效考核傾斜、理順麻醉醫療服務價格等方式,加強麻醉醫師培養和隊伍建設,爭取到2020年麻醉醫師數量增加到9萬人。

開展無痛分娩或需醫院補貼

人手不夠是問題,費用解決不了也是難題。胡祖榮表示,無痛分娩難以普及很重要的原因是很多地方未將其納入醫保范疇。“生育保險范疇裏不包括分娩鎮痛。廣州市十年前曾就此問題開展調研,當時開展分娩鎮痛的收費是1000多元/次,在生育保險沒有涵蓋的前提下,很多人不願意承擔額外的費用”。

記者了解到,根據2015年開始實施的《廣州市職工生育保險實施辦法》,盡管無痛分娩被納入醫保報銷范疇,但缺乏具體明細,加上有自付比例的限制,即使産婦要求自費無痛分娩,醫院也得承擔政策風險,否則就得醫院貼錢做。有廣州醫生曾這樣算過賬:“開展一次無痛分娩需要2000元左右,700元-800元可以通過麻醉等方式進行醫保報銷,還有1200多元需要醫院補貼,做一例虧一例。”這也是不少醫院不願開展無痛分娩的原因之一。

收費標準的缺失也讓分娩鎮痛很難推行。記者了解到,廣州大醫院分娩鎮痛收費在1500元—2800元不等,民營醫院4000元—5000元。

“目前全國沒有一個省份出臺分娩鎮痛的收費標準,我們現在是套用麻醉收費標準來收取費用。”胡祖榮説,加上分娩鎮痛的開展也要投入不少人力成本,這些人力成本並未能在收費中體現出來,這些都是不少醫院不願意開展無痛分娩的原因。

對麻醉有認識誤區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百姓的觀念問題,“能接受剖宮産的麻醉,卻不能接受分娩鎮痛的麻醉。其實,兩種麻醉的技術都很安全,而且分娩鎮痛的藥物量是剖宮産麻醉的十分之一,這也體現了許多人專業知識不夠,需要更多醫學科普。”胡祖榮説。

記者了解到,大多數産婦都適合無痛分娩,特別適用于對疼痛敏感的初産婦,如宮縮強烈導致嚴重産痛者。但也有一些産婦不適合無痛分娩,如一些産科急症、背部受傷或感染、脊柱畸形或曾經手術過、産前出血、休克和凝血方面有問題以及有陰道分娩禁忌症的産婦。因此,如果産婦決定實施無痛分娩,要盡早向醫護人員提出申請和咨詢,由專業醫師團隊來決定是否可以進行無痛分娩。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全國將試點分娩鎮痛 麻醉醫師緊缺、未入醫保致推廣難
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2018-11-23

無痛分娩之痛

麻醉醫師緊缺、部分地區未入醫保、觀念誤區……這些“痛點”如何治愈?

金羊網記者 豐西西

日前,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醫政醫管局下發《關于開展分娩鎮痛試點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2018年至2020年,將在全國具備産科和麻醉科診療科目的二級及以上綜合醫院、婦幼保健院或婦産專科醫院內,遴選一定數量的醫院開展分娩鎮痛診療試點工作,並于明年1月公布試點醫院名單。

“無痛分娩”是分娩鎮痛的通俗表達。在廣東,無痛分娩普及率高于全國平均水平,但也僅為10%;即使在醫療資源非常豐富的廣州,也並非所有三甲醫院産科都開展。那麼,無痛分娩推廣難點究竟在哪裏?應當如何解決?記者就此進行了採訪。

現狀

44%的初産婦痛不欲生

生孩子到底有多痛?此次國家衛健委委托成立的分娩鎮痛試點專家工作組成員之一、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麻醉科主任宋興榮此前在一個講座中曾作了詳細描述。

“照業界的評判,所有的疼痛可以從0分到10分來計算。拿一把美工刀把自己的中指從中間切分開來,疼痛指數是9.2,自然分娩疼痛指數是9.7—9.8,晚期頑固性癌痛指數是10。”

宋興榮介紹,據中華醫學會統計,6%的初産婦感覺輕微疼痛,約50%的初産婦感覺明顯疼痛,約44%的初産婦感覺疼痛難忍,痛不欲生。

“我們以前認為最好做自然分娩,不要人為幹預。現在包括最頂級的雜志已經證實,自然分娩好過剖宮産,如何更好地更安全地實現自然分娩,無痛分娩可以完美地幫助解決這個問題。”宋興榮説。

珠三角分娩鎮痛率超50%

無痛分娩是分娩鎮痛的通俗表達。其原理是利用椎管內阻滯(腰麻或者硬膜外鎮痛),讓産婦降低應急反應,在時間最長的第一産程得到休息,當産婦宮口全開時,因積攢了體力而有足夠力氣完成分娩。無痛分娩所使用的藥物配方一般包括小劑量的局部麻醉藥物和少量的阿片類藥物,經過高度稀釋後配置而成,藥物通過分娩泵進入硬膜外腔用于鎮痛,只有少量的藥物吸收進血液,進入胎兒的就更加微乎其微,基本不受影響。研究也表明,無痛分娩並不會影響産程。

據悉,無痛分娩技術誕生至今已有逾百年歷史。中山一院麻醉科主任黃文起告訴記者,目前,無痛分娩技術非常成熟,安全性高,能在臨床上大大緩解産婦分娩時的疼痛。在歐美國家已基本普及,其中美國無痛分娩實施的比例大概為85%,英國約98%,加拿大是86%。“無痛分娩在國內推廣較慢,我國實施無痛分娩的比例不超過5%,廣東分娩鎮痛率高于全國水平,也只有10%”。

試點工作組專家之一、廣東省婦幼保健院麻醉科主任胡祖榮是廣東省婦幼保健協會麻醉與鎮痛專委會主任委員,七年前,他牽頭推廣“快樂産房、舒適分娩”的項目。“至如今,見效最好的還是珠三角地區。據不完全統計,分娩鎮痛率達到了50%以上。”胡祖榮坦言,無痛分娩推廣率也與經濟發展水平有關,欠發達地區的推廣率就不太理想。

和低水平分娩鎮痛率相對的是越來越高的剖宮産率。今年4月,2018年無痛分娩學習班上,廣醫三院麻醉科主任王壽平透露,我國剖宮産率已高達46%,超過世界衛生組織推薦標準的3倍。我國剖宮産率如此之高,首要因素是許多産婦懼怕自然分娩的疼痛而選擇剖宮産。

探因

麻醉醫生目前缺口較大

無痛分娩要推廣,為何這麼難?

“首要原因就是麻醉醫生太少了。”黃文起表示,目前國內麻醉醫生缺口約30萬人,麻醉醫生和手術醫生的配比約為1:7,“理想狀態是3個手術大夫配一名麻醉醫生,但目前基本不可能,日常手術都忙不過來,更不用説去做分娩鎮痛”。

王壽平則表示,無痛分娩需要麻醉醫生、産科醫生和助産士三方面的協作,開展無痛分娩的最佳管理模式是麻醉醫生24小時進駐産房,這意味著需要大量的麻醉醫生。但在綜合性三甲醫院的麻醉醫生,不僅要負責常規的外科手術的麻醉,還有無痛胃鏡、無痛人流等臨床工作以及急危重患者的搶救等。每個麻醉醫生平均每天要完成多臺外科手術的麻醉,導致麻醉醫生人手緊缺。

那麼,為何不培養更多的麻醉醫生呢?胡祖榮表示,國內麻醉專業起步較晚,最早開展的麻醉本科教育至如今也不到30年。如今,我國每年培養麻醉醫生不到1萬人,跟龐大的手術量對比,還有較大缺口。

“願意選擇這個專業的人本來就不多,加上這個學科要求很高,卻又很難成‘名醫’,因此,讀臨床醫學專業的人鮮有人願意去做一個麻醉醫生。”廣醫一院麻醉科主任董慶龍曾這樣説。

黃文起指出,“招不到人”“留不住人”也是重要原因。

不過,這樣的難題有望緩解。不久前,國家衛健委就曾發文,通過績效考核傾斜、理順麻醉醫療服務價格等方式,加強麻醉醫師培養和隊伍建設,爭取到2020年麻醉醫師數量增加到9萬人。

開展無痛分娩或需醫院補貼

人手不夠是問題,費用解決不了也是難題。胡祖榮表示,無痛分娩難以普及很重要的原因是很多地方未將其納入醫保范疇。“生育保險范疇裏不包括分娩鎮痛。廣州市十年前曾就此問題開展調研,當時開展分娩鎮痛的收費是1000多元/次,在生育保險沒有涵蓋的前提下,很多人不願意承擔額外的費用”。

記者了解到,根據2015年開始實施的《廣州市職工生育保險實施辦法》,盡管無痛分娩被納入醫保報銷范疇,但缺乏具體明細,加上有自付比例的限制,即使産婦要求自費無痛分娩,醫院也得承擔政策風險,否則就得醫院貼錢做。有廣州醫生曾這樣算過賬:“開展一次無痛分娩需要2000元左右,700元-800元可以通過麻醉等方式進行醫保報銷,還有1200多元需要醫院補貼,做一例虧一例。”這也是不少醫院不願開展無痛分娩的原因之一。

收費標準的缺失也讓分娩鎮痛很難推行。記者了解到,廣州大醫院分娩鎮痛收費在1500元—2800元不等,民營醫院4000元—5000元。

“目前全國沒有一個省份出臺分娩鎮痛的收費標準,我們現在是套用麻醉收費標準來收取費用。”胡祖榮説,加上分娩鎮痛的開展也要投入不少人力成本,這些人力成本並未能在收費中體現出來,這些都是不少醫院不願意開展無痛分娩的原因。

對麻醉有認識誤區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百姓的觀念問題,“能接受剖宮産的麻醉,卻不能接受分娩鎮痛的麻醉。其實,兩種麻醉的技術都很安全,而且分娩鎮痛的藥物量是剖宮産麻醉的十分之一,這也體現了許多人專業知識不夠,需要更多醫學科普。”胡祖榮説。

記者了解到,大多數産婦都適合無痛分娩,特別適用于對疼痛敏感的初産婦,如宮縮強烈導致嚴重産痛者。但也有一些産婦不適合無痛分娩,如一些産科急症、背部受傷或感染、脊柱畸形或曾經手術過、産前出血、休克和凝血方面有問題以及有陰道分娩禁忌症的産婦。因此,如果産婦決定實施無痛分娩,要盡早向醫護人員提出申請和咨詢,由專業醫師團隊來決定是否可以進行無痛分娩。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