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區之變:産業向價值鏈高端攀升 商圈之變:時尚隨體驗式消費更迭

來源:金羊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8-11-21 07:54

羊城創意産業園

策劃統籌:陳春凝 紀映雲 設計統籌:李金寶 攝影:陳秋明(除署名外)

産業園區作為改革開放的一個縮影,40年間,不斷更新迭代。廣州的産業園區功能齊全類型多樣,既有先進制造業的工業園,也有領時代風騷的互聯網創新集聚區;既有國際金融城,也有各類文化創意産業園。目前,廣州正在規劃建設十大價值創新園區。

40年一路走來,廣州産業集聚集群發展,始終謀求向價值鏈高端延伸。

改革開放後廣州商圈的蝶變同樣不舍晝夜,從上下九路,到北京路,再到天河商圈,特別是近20年,時光刻錄了廣州商圈的萬千變化。一言以蔽之:越變越繁榮,當驚世界殊。

【園區之變】

轉型升級

産業向價值鏈高端攀升

文/金羊網記者 宋昀瀟 通訊員 工信宣

園區興,則産業興;園區強,則産業強。據廣州市工信委統計,2017年全市共有産業園區95個,規劃建設用地總面積達324.71平方公裏,貢獻産值佔全市産值的65%。40年廣州産業園區發展歷程,與40年改革開放同步,風雨兼程,砥礪前行。

“廣州化學纖維廠”的印記

起航

傳統廠區也曾有高光時刻

1982年,22歲的陳燕霞從技校畢業後被分配到廣州化學纖維廠(以下簡稱“化纖廠”)去漿粕車間做化驗員,“廠區足有25萬平方米,近2000名員工。許許多多的廠區在員村的田地上拔地而起,對門是電池廠,旁邊是玻璃廠,出門右拐幾百米是罐頭廠,還有面粉廠、絹麻廠……”

改革開放剛開始時,百廢待興。一批重大工程項目集中在西村、白鵝潭、員村和黃埔等片區,其中員村片區主要發展化工、輕紡、食品加工等産業。

化纖廠在1992年迎來了高光時刻。“流水線全天不停,工人分四班運轉,等貨的貨車在工廠門口大排長隊,一旦成品出來,便火速裝箱拉往全國各地。”陳燕霞至今仍清晰記得,改革開放後化纖廠的産品不再仰賴計劃而是面向市場,他們生産的化纖産品北上南下、西漸東擴,甚至出口東南亞。

同樣在1992年,距離員村直線距離5公裏的石牌街,劉偉和他的6名同學,在石牌酒店502房創立了希望電腦集團廣州分公司,主攻國內IT市場。一年之後,他們將這家公司發展成了華南最大的一家IT分銷公司,並且改名為佳都集團,陸續拿下了蘋果、IBM、HP、微軟等國際IT巨頭,簽訂了國內代理協議,成為最早在新加坡上市的國內IT企業。

突圍

産業集聚成就廣州三支柱

2000年,劉偉帶著佳都搬進了天河軟件園,買下了曾經是愛立信華南區總部的一幢樓。佳都有限公司執行總裁李旭回憶起當時場景仍記憶猶新:“園區內環境優美綠樹成陰,常能看到背著電腦包的丁磊在散步。”

“與單棟的寫字樓孤軍奮戰不同,佳都搬到了園區,就像是找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研發産品需要配套,咱園區裏就有。”李旭告訴記者,由于集聚效應,不少IT工程師選擇在周邊安家,人才優勢讓求賢若渴的IT企業分外受用。

“廣州市産業園區整體向産業聚集方向發展,天河軟件園便是非常明顯的IT産業集群。”廣州市工信委主要負責人告訴記者。縱觀廣州市工業園區的發展歷程,園區布局由點及面,由分散到集中,經過多年的開發建設,汽車、石化、電子産業,逐漸發展成廣州市三大支柱産業,然而2008年國際金融風暴席卷廣州,支柱産業增長乏力,經濟轉型壓力驟增。

危機之下,政府提出從“廣州制造”向“廣州創造”轉型發展,希望在困局中突圍出一條“血路”。

突圍之路,佳都早在風暴來臨的3年前便開始嘗試,從單純國外品牌代理轉向自主創新研發。

“當時我們做思科的産品線,做到全球市場排名前列。可第二年,思科突然説不給我們做了,直到今天我們都不知為何。這給我們敲響警鐘,企業不管表面發展多好,都要自己做技術研發,才不會受制于人。”李旭告訴記者,佳都痛定思痛將重心轉移至軌道交通技術研發上。據佳都軌道交通事業部副總經理謝忠介紹,如今技術研發人員是公司主力,人員構成佔比近三成,在軌道交通産業佔有一席之地。

升級

借IAB産業再戰全球賽道

與2000年佳都搬入軟件園幾乎同時,陳燕霞的人事關係也從化纖廠轉入羊城晚報社讀者服務公司。

“化纖原材料是北方運過來的,廠裏的水電又貴生産成本過高,市場又不行,一年虧損幾百萬,到年底便徹底停産。”1999年陳燕霞任化纖廠辦公室主任,眼看著園區易主,羊城晚報社全面收購資不抵債的化纖廠園區。

2000年,當時亞洲首屈一指的羊城晚報印刷車間在園區打下第一根樁。2007年,羊城晚報報業集團正式將17萬平方米的化纖廠園區挂牌為羊城創意産業園。這一切與廣州市政府的“退二進三”“騰籠換鳥”政策相吻合。截至2010年,廣州市批復舊廠房改造項目221項,興建62個文化創意産業集聚區,集聚22686家文化創意企業。

如今陳燕霞重走工作了30多年的園區,卻大呼認不出。原材料車間變成了酷狗公司,去漿粕車間變成最受年輕人歡迎的滾石中央車站,磺化車間變成跨境電商洋蔥小姐,“樓面外觀設計真潮!”如今的創意園徹底告別化纖廠的衰頹之勢,截至2017年年末入駐企業145家,年産值達120億元,稅收超過6億元,以打造國家文化産業示范基地為未來己任。

與羊城創意産業園一樣,在火爐山腳下一片近63平方公裏的土地,被規劃為天河智慧城,主攻IAB産業。

2017年3月廣州發布戰略性新興産業藍圖,力圖通過實施IAB計劃,打造若幹個千億級産業集群。亞太創新經濟研究院院長李志堅指出,廣州此舉,是欲借IAB産業,在全球城市賽道上脫穎而出。智慧城內,佳都新總部大樓前衛氣派,謝忠説:“去智慧城的主要原因是人工智能就是佳都的未來。”

本月15日,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張碩輔主持召開專題工作會議,聽取全市十大價值創新園區規劃建設情況匯報,強調要推動傳統優勢産業轉型升級,推動産業向價值鏈高端延伸。

【商圈之變】

新舊共榮

時尚隨體驗式消費更迭

文/金羊網記者 劉雲

廣州商圈的大發展是近20年的事。更迭之勢,從西向東,一路前行。從荔灣區的上下九,到越秀區的北京路、陵園西路、環市東路,再到天河區的天河路和珠江新城,僅僅20余年,人們見證了廣州商圈中心的遷移圖景。

上下九步行街初期

東進

新商圈向新中軸線遞進

上下九之于廣州人已有200年的情感了,從一開始的小巷、到商業街、再到“廣州第一步行街”,這裏的一磚一瓦都承載著人們滿滿的回憶。

1918年開始興建的騎樓,除了美觀,最重要的是讓商戶、顧客可以在任何天氣下都能進行商業活動。解放後,上下九便成了廣州最繁華的地段,用“車水馬龍”四個字形容,毫不誇張。

在廣州西關,流傳著“百步之內必有小食”的説法,1995年上下九被開辟為晚間步行街。來一份牛雜或一碗糖水,就是典型粵式生活。人氣越來越高的上下九,後來逐漸變成了全天步行街,來此參觀、購物的人絡繹不絕。

1997年3月,一條位于廣州城市中心軸的步行街獲得了“全國文明商業街示范點”的稱號,成為廣州又一張亮麗的商業名片,它就是北京路步行街。

北京路商圈

如果説,上下九路商圈具有明顯“粵式風格”,那麼,北京路步行街則有著明顯的白領氣質。佐丹奴、G2000、美特斯邦威、堡獅龍、S&K休閒裝、萊克斯頓男裝、森馬服飾開進了北京路;日本快時尚品牌優衣庫、香港化粧品連鎖店卓悅等品牌也紛紛入駐,都讓這條街展示了更為時尚的特徵。

坐擁“千年商都”標志性符號的廣州北京路商圈,每天擁有30萬-70萬人的客流量,這也讓多家知名商場,如五月花廣場、捷登都會、廣百等匯聚于此。土生土長的服飾品牌歌莉婭、以純等,不約而同地把旗艦店開在北京路上,看中的正是北京路常年不衰的客流量。

或許,在北京路商圈裏沒有LV、愛馬仕,但只要你向東走,在位于天河區的天河路商圈裏,這些國際大品牌皆可尋覓。2016年3月,隨著被稱為“天河路商圈收官之作”的天環廣場試營業,天河路商圈成為廣州中高端商業綜合體的代名詞。

“時尚”二字,絕對是該商圈的最貼切表達。在此“中國第一商圈”裏,日均客流量超過150萬人,集聚了太古匯、正佳廣場、天河城、萬菱匯、天環Parc Central 等五大購物中心。

天河城廣場

更新

老商圈注入濃鬱粵文化

20年的商圈中心之變,帶來的是消費文化的升級。

走在上下九這個百年商圈裏,深厚的歷史底蘊,沿線眾多的著名景點,仁威廟、文津古玩城、梁家祠、荔灣博物館、蔣光鼐博物館、小畫舫齋等,均集中在荔枝灣和泮塘一帶。借著廣州亞運會的東風,以及2010年荔枝灣涌揭蓋復涌,讓上下九具有獨一無二的廣味消費。

潘先生,某西餐廳店主,2014年將店開在寶源路。“把店鋪選址在寶源路,是看中了這裏獨有的西關風情,也看好它連接寶華路和荔枝灣景區的地理優勢”。

近兩年,老房開新店,在寶源路漸成風氣。短短542米,一家家文藝小店、咖啡館、主題餐廳、日本料理、首飾設計作坊、藝術空間次第排開,它們門面不大,但精致、文藝,正對年輕人胃口。年輕消費群更喜愛在咖啡吧或茶坊中,觀看雕花玻璃窗,撫摸趟櫳門、西式浮雕……

而在上下九商圈的另一邊,備受關注的恩寧路,也在爛尾多年後活化起來。一夜之間,永慶坊成為廣州最火爆的網紅打卡點。作為舊城微改造的成功典范,如今騎樓古巷依舊,卻變得更潮更酷,吸引了更多年輕人前來感受廣州老城區的歷史和文化。

2016年8月22日,一塊“國家級4A景區”的牌匾,在北京路商圈中的萬木草堂首次揭開面紗。這也標志著廣州市民熟悉的北京路,成為廣東省首個無圍墻的4A級景區。

根據廣州市委、市政府的工作部署,北京路以“縱貫中軸線,穿越兩千年”為主題,全面實施廣州傳統中軸線提升計劃,推動北京路文化旅遊區商旅文深度融合發展。如今,北京路文化核心區正走出一條商旅文融合發展的創新變革之路。

天河城廣場

智變

新業態新體驗玩轉天河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得旺鋪者得天下的時代一去不復返,昔日佔據北京路黃金鋪位的“大牌”或收縮或撤場,人們逛街不再是為了選購標準化的商品,而是希望獲得更加智能的體驗。在這個傳統中軸線上的商圈裏,“北京路·口碑街”正代替以往店鋪式購物,變成方便快捷的網上商城。“行走”在“全國第一條O2O智能街區”上,點開任意一個商戶,消費者不僅可以看到商家信息、地址,還能領取專屬優惠。

“我們不僅僅滿足于搭建一個消費數據平臺,更要以此為基礎,建立一個包含商家誠信、口碑和智慧旅遊在內的大數據平臺。”北京路文化核心區管理委員會有關負責人表示。

2018年9月28日,廣州天河路標志物揭幕儀式在太古匯東南廣場舉行。一年前,天河區邀請著名國學大師饒宗頤先生題寫了“天河路”。同時,聘請區城市設計顧問、廣東省美術館館長王紹強牽頭的設計團隊以“天河路”三個字為核心設計了天河路標志物。標志物最終擺放在太古匯東南廣場,國學大師的題字賦予商圈更為豐厚的文化元素。

k11 商場

自2012年天河區啟動了天河路商圈的升級改造工作以來,經過6年的努力,已取得顯著發展成效,天環廣場、天匯廣場、K11相繼落成開業,引入了普拉達、路易威登、香奈兒等國際一線品牌旗艦店,推動海洋館、博物館等新業態入駐。截至目前,商圈共集聚了300多個國際品牌,商圈的商品銷售總額破萬億。天河路商圈已成為名副其實的中國第一商圈。

天環廣場

【大城小議】

一個園區,三個時代

□林琴西

一個創意産業園區,寧謐而充滿生機,這是互聯網時代的象徵物。但它又充滿了歷史滄桑,數十年之間,這片土地就由一個農業時代,進入工業時代,二三十年間,又進入一個全新的信息化時代。這裏已成為工業遺存的憑吊之地,又是創意産業新生之地,年輪清晰,斑斑可考,舊車間,舊機器,聲色如在,雖故猶新。其實這裏的産業更新已經翻天覆地。就像今天的羊城創意産業園,年産值100多億,這是當年的化纖廠所難以想象的。若果説,工業時代覆蓋農業時代,是無情的,這裏已找不到半點田園牧歌的孑遺,只有機器轟鳴的余音裊裊。但信息化時代之超越工業化時代,舊廠可以保留,機器供為文物。但溫情的背後卻是顛覆性的。

馬克思、恩格斯曾經感嘆,工業化時代“一百年間所創造的生産力,比過去一切時代創造的全部生産力還要多,還要大”。其實,馬克思沒有想到的是,信息時代的創造力,更遠遠超過工業化時代的速率。信息時代之碾壓工業時代,較之工業時代之碾壓農業時代,更為深刻更為驚人。互聯網的運用,是與人類對火的運用、蒸汽機的發明相媲美的。我們都見證了這一深刻的轉變,既感受著這一轉變帶來的極大便利,也感受到這一變化帶來的惶惑與慌亂。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園區之變:産業向價值鏈高端攀升 商圈之變:時尚隨體驗式消費更迭
金羊網  作者:  2018-11-21

羊城創意産業園

策劃統籌:陳春凝 紀映雲 設計統籌:李金寶 攝影:陳秋明(除署名外)

産業園區作為改革開放的一個縮影,40年間,不斷更新迭代。廣州的産業園區功能齊全類型多樣,既有先進制造業的工業園,也有領時代風騷的互聯網創新集聚區;既有國際金融城,也有各類文化創意産業園。目前,廣州正在規劃建設十大價值創新園區。

40年一路走來,廣州産業集聚集群發展,始終謀求向價值鏈高端延伸。

改革開放後廣州商圈的蝶變同樣不舍晝夜,從上下九路,到北京路,再到天河商圈,特別是近20年,時光刻錄了廣州商圈的萬千變化。一言以蔽之:越變越繁榮,當驚世界殊。

【園區之變】

轉型升級

産業向價值鏈高端攀升

文/金羊網記者 宋昀瀟 通訊員 工信宣

園區興,則産業興;園區強,則産業強。據廣州市工信委統計,2017年全市共有産業園區95個,規劃建設用地總面積達324.71平方公裏,貢獻産值佔全市産值的65%。40年廣州産業園區發展歷程,與40年改革開放同步,風雨兼程,砥礪前行。

“廣州化學纖維廠”的印記

起航

傳統廠區也曾有高光時刻

1982年,22歲的陳燕霞從技校畢業後被分配到廣州化學纖維廠(以下簡稱“化纖廠”)去漿粕車間做化驗員,“廠區足有25萬平方米,近2000名員工。許許多多的廠區在員村的田地上拔地而起,對門是電池廠,旁邊是玻璃廠,出門右拐幾百米是罐頭廠,還有面粉廠、絹麻廠……”

改革開放剛開始時,百廢待興。一批重大工程項目集中在西村、白鵝潭、員村和黃埔等片區,其中員村片區主要發展化工、輕紡、食品加工等産業。

化纖廠在1992年迎來了高光時刻。“流水線全天不停,工人分四班運轉,等貨的貨車在工廠門口大排長隊,一旦成品出來,便火速裝箱拉往全國各地。”陳燕霞至今仍清晰記得,改革開放後化纖廠的産品不再仰賴計劃而是面向市場,他們生産的化纖産品北上南下、西漸東擴,甚至出口東南亞。

同樣在1992年,距離員村直線距離5公裏的石牌街,劉偉和他的6名同學,在石牌酒店502房創立了希望電腦集團廣州分公司,主攻國內IT市場。一年之後,他們將這家公司發展成了華南最大的一家IT分銷公司,並且改名為佳都集團,陸續拿下了蘋果、IBM、HP、微軟等國際IT巨頭,簽訂了國內代理協議,成為最早在新加坡上市的國內IT企業。

突圍

産業集聚成就廣州三支柱

2000年,劉偉帶著佳都搬進了天河軟件園,買下了曾經是愛立信華南區總部的一幢樓。佳都有限公司執行總裁李旭回憶起當時場景仍記憶猶新:“園區內環境優美綠樹成陰,常能看到背著電腦包的丁磊在散步。”

“與單棟的寫字樓孤軍奮戰不同,佳都搬到了園區,就像是找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研發産品需要配套,咱園區裏就有。”李旭告訴記者,由于集聚效應,不少IT工程師選擇在周邊安家,人才優勢讓求賢若渴的IT企業分外受用。

“廣州市産業園區整體向産業聚集方向發展,天河軟件園便是非常明顯的IT産業集群。”廣州市工信委主要負責人告訴記者。縱觀廣州市工業園區的發展歷程,園區布局由點及面,由分散到集中,經過多年的開發建設,汽車、石化、電子産業,逐漸發展成廣州市三大支柱産業,然而2008年國際金融風暴席卷廣州,支柱産業增長乏力,經濟轉型壓力驟增。

危機之下,政府提出從“廣州制造”向“廣州創造”轉型發展,希望在困局中突圍出一條“血路”。

突圍之路,佳都早在風暴來臨的3年前便開始嘗試,從單純國外品牌代理轉向自主創新研發。

“當時我們做思科的産品線,做到全球市場排名前列。可第二年,思科突然説不給我們做了,直到今天我們都不知為何。這給我們敲響警鐘,企業不管表面發展多好,都要自己做技術研發,才不會受制于人。”李旭告訴記者,佳都痛定思痛將重心轉移至軌道交通技術研發上。據佳都軌道交通事業部副總經理謝忠介紹,如今技術研發人員是公司主力,人員構成佔比近三成,在軌道交通産業佔有一席之地。

升級

借IAB産業再戰全球賽道

與2000年佳都搬入軟件園幾乎同時,陳燕霞的人事關係也從化纖廠轉入羊城晚報社讀者服務公司。

“化纖原材料是北方運過來的,廠裏的水電又貴生産成本過高,市場又不行,一年虧損幾百萬,到年底便徹底停産。”1999年陳燕霞任化纖廠辦公室主任,眼看著園區易主,羊城晚報社全面收購資不抵債的化纖廠園區。

2000年,當時亞洲首屈一指的羊城晚報印刷車間在園區打下第一根樁。2007年,羊城晚報報業集團正式將17萬平方米的化纖廠園區挂牌為羊城創意産業園。這一切與廣州市政府的“退二進三”“騰籠換鳥”政策相吻合。截至2010年,廣州市批復舊廠房改造項目221項,興建62個文化創意産業集聚區,集聚22686家文化創意企業。

如今陳燕霞重走工作了30多年的園區,卻大呼認不出。原材料車間變成了酷狗公司,去漿粕車間變成最受年輕人歡迎的滾石中央車站,磺化車間變成跨境電商洋蔥小姐,“樓面外觀設計真潮!”如今的創意園徹底告別化纖廠的衰頹之勢,截至2017年年末入駐企業145家,年産值達120億元,稅收超過6億元,以打造國家文化産業示范基地為未來己任。

與羊城創意産業園一樣,在火爐山腳下一片近63平方公裏的土地,被規劃為天河智慧城,主攻IAB産業。

2017年3月廣州發布戰略性新興産業藍圖,力圖通過實施IAB計劃,打造若幹個千億級産業集群。亞太創新經濟研究院院長李志堅指出,廣州此舉,是欲借IAB産業,在全球城市賽道上脫穎而出。智慧城內,佳都新總部大樓前衛氣派,謝忠説:“去智慧城的主要原因是人工智能就是佳都的未來。”

本月15日,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張碩輔主持召開專題工作會議,聽取全市十大價值創新園區規劃建設情況匯報,強調要推動傳統優勢産業轉型升級,推動産業向價值鏈高端延伸。

【商圈之變】

新舊共榮

時尚隨體驗式消費更迭

文/金羊網記者 劉雲

廣州商圈的大發展是近20年的事。更迭之勢,從西向東,一路前行。從荔灣區的上下九,到越秀區的北京路、陵園西路、環市東路,再到天河區的天河路和珠江新城,僅僅20余年,人們見證了廣州商圈中心的遷移圖景。

上下九步行街初期

東進

新商圈向新中軸線遞進

上下九之于廣州人已有200年的情感了,從一開始的小巷、到商業街、再到“廣州第一步行街”,這裏的一磚一瓦都承載著人們滿滿的回憶。

1918年開始興建的騎樓,除了美觀,最重要的是讓商戶、顧客可以在任何天氣下都能進行商業活動。解放後,上下九便成了廣州最繁華的地段,用“車水馬龍”四個字形容,毫不誇張。

在廣州西關,流傳著“百步之內必有小食”的説法,1995年上下九被開辟為晚間步行街。來一份牛雜或一碗糖水,就是典型粵式生活。人氣越來越高的上下九,後來逐漸變成了全天步行街,來此參觀、購物的人絡繹不絕。

1997年3月,一條位于廣州城市中心軸的步行街獲得了“全國文明商業街示范點”的稱號,成為廣州又一張亮麗的商業名片,它就是北京路步行街。

北京路商圈

如果説,上下九路商圈具有明顯“粵式風格”,那麼,北京路步行街則有著明顯的白領氣質。佐丹奴、G2000、美特斯邦威、堡獅龍、S&K休閒裝、萊克斯頓男裝、森馬服飾開進了北京路;日本快時尚品牌優衣庫、香港化粧品連鎖店卓悅等品牌也紛紛入駐,都讓這條街展示了更為時尚的特徵。

坐擁“千年商都”標志性符號的廣州北京路商圈,每天擁有30萬-70萬人的客流量,這也讓多家知名商場,如五月花廣場、捷登都會、廣百等匯聚于此。土生土長的服飾品牌歌莉婭、以純等,不約而同地把旗艦店開在北京路上,看中的正是北京路常年不衰的客流量。

或許,在北京路商圈裏沒有LV、愛馬仕,但只要你向東走,在位于天河區的天河路商圈裏,這些國際大品牌皆可尋覓。2016年3月,隨著被稱為“天河路商圈收官之作”的天環廣場試營業,天河路商圈成為廣州中高端商業綜合體的代名詞。

“時尚”二字,絕對是該商圈的最貼切表達。在此“中國第一商圈”裏,日均客流量超過150萬人,集聚了太古匯、正佳廣場、天河城、萬菱匯、天環Parc Central 等五大購物中心。

天河城廣場

更新

老商圈注入濃鬱粵文化

20年的商圈中心之變,帶來的是消費文化的升級。

走在上下九這個百年商圈裏,深厚的歷史底蘊,沿線眾多的著名景點,仁威廟、文津古玩城、梁家祠、荔灣博物館、蔣光鼐博物館、小畫舫齋等,均集中在荔枝灣和泮塘一帶。借著廣州亞運會的東風,以及2010年荔枝灣涌揭蓋復涌,讓上下九具有獨一無二的廣味消費。

潘先生,某西餐廳店主,2014年將店開在寶源路。“把店鋪選址在寶源路,是看中了這裏獨有的西關風情,也看好它連接寶華路和荔枝灣景區的地理優勢”。

近兩年,老房開新店,在寶源路漸成風氣。短短542米,一家家文藝小店、咖啡館、主題餐廳、日本料理、首飾設計作坊、藝術空間次第排開,它們門面不大,但精致、文藝,正對年輕人胃口。年輕消費群更喜愛在咖啡吧或茶坊中,觀看雕花玻璃窗,撫摸趟櫳門、西式浮雕……

而在上下九商圈的另一邊,備受關注的恩寧路,也在爛尾多年後活化起來。一夜之間,永慶坊成為廣州最火爆的網紅打卡點。作為舊城微改造的成功典范,如今騎樓古巷依舊,卻變得更潮更酷,吸引了更多年輕人前來感受廣州老城區的歷史和文化。

2016年8月22日,一塊“國家級4A景區”的牌匾,在北京路商圈中的萬木草堂首次揭開面紗。這也標志著廣州市民熟悉的北京路,成為廣東省首個無圍墻的4A級景區。

根據廣州市委、市政府的工作部署,北京路以“縱貫中軸線,穿越兩千年”為主題,全面實施廣州傳統中軸線提升計劃,推動北京路文化旅遊區商旅文深度融合發展。如今,北京路文化核心區正走出一條商旅文融合發展的創新變革之路。

天河城廣場

智變

新業態新體驗玩轉天河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得旺鋪者得天下的時代一去不復返,昔日佔據北京路黃金鋪位的“大牌”或收縮或撤場,人們逛街不再是為了選購標準化的商品,而是希望獲得更加智能的體驗。在這個傳統中軸線上的商圈裏,“北京路·口碑街”正代替以往店鋪式購物,變成方便快捷的網上商城。“行走”在“全國第一條O2O智能街區”上,點開任意一個商戶,消費者不僅可以看到商家信息、地址,還能領取專屬優惠。

“我們不僅僅滿足于搭建一個消費數據平臺,更要以此為基礎,建立一個包含商家誠信、口碑和智慧旅遊在內的大數據平臺。”北京路文化核心區管理委員會有關負責人表示。

2018年9月28日,廣州天河路標志物揭幕儀式在太古匯東南廣場舉行。一年前,天河區邀請著名國學大師饒宗頤先生題寫了“天河路”。同時,聘請區城市設計顧問、廣東省美術館館長王紹強牽頭的設計團隊以“天河路”三個字為核心設計了天河路標志物。標志物最終擺放在太古匯東南廣場,國學大師的題字賦予商圈更為豐厚的文化元素。

k11 商場

自2012年天河區啟動了天河路商圈的升級改造工作以來,經過6年的努力,已取得顯著發展成效,天環廣場、天匯廣場、K11相繼落成開業,引入了普拉達、路易威登、香奈兒等國際一線品牌旗艦店,推動海洋館、博物館等新業態入駐。截至目前,商圈共集聚了300多個國際品牌,商圈的商品銷售總額破萬億。天河路商圈已成為名副其實的中國第一商圈。

天環廣場

【大城小議】

一個園區,三個時代

□林琴西

一個創意産業園區,寧謐而充滿生機,這是互聯網時代的象徵物。但它又充滿了歷史滄桑,數十年之間,這片土地就由一個農業時代,進入工業時代,二三十年間,又進入一個全新的信息化時代。這裏已成為工業遺存的憑吊之地,又是創意産業新生之地,年輪清晰,斑斑可考,舊車間,舊機器,聲色如在,雖故猶新。其實這裏的産業更新已經翻天覆地。就像今天的羊城創意産業園,年産值100多億,這是當年的化纖廠所難以想象的。若果説,工業時代覆蓋農業時代,是無情的,這裏已找不到半點田園牧歌的孑遺,只有機器轟鳴的余音裊裊。但信息化時代之超越工業化時代,舊廠可以保留,機器供為文物。但溫情的背後卻是顛覆性的。

馬克思、恩格斯曾經感嘆,工業化時代“一百年間所創造的生産力,比過去一切時代創造的全部生産力還要多,還要大”。其實,馬克思沒有想到的是,信息時代的創造力,更遠遠超過工業化時代的速率。信息時代之碾壓工業時代,較之工業時代之碾壓農業時代,更為深刻更為驚人。互聯網的運用,是與人類對火的運用、蒸汽機的發明相媲美的。我們都見證了這一深刻的轉變,既感受著這一轉變帶來的極大便利,也感受到這一變化帶來的惶惑與慌亂。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