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從代差明顯到迎頭趕上 中國航展折射技術進步

來源:金羊網 作者:林丹 發表時間:2018-11-12 10:38
11日上午,八一飛行表演隊和紅鷹飛行表演隊上演精彩表演 記者湯銘明攝

中國航展折射的技術進步是對改革開放40周年最好的獻禮

羊城晚報記者 林丹

連日來,在第十二屆中國國際航空航天博覽會(以下簡稱中國航展)上,殲-20編隊的首次挂彈開倉,殲-10B的“落葉飄”“眼鏡蛇機動”引發觀眾和網友的驚嘆、歡呼、尖叫……

從第一屆中國航展開始,羊城晚報記者就跟蹤記錄這個盛會。從一次次新機型的亮相到一屆屆航展規模的擴大,無不展示著人民空軍取得的長足進步,無不展現了大國的自信、自豪。

航展創立之初 中國還沒有三代機

時間拉回到第一、二屆中國航展,當時觀眾們的歡呼、驚嘆大多是獻給國外參展飛機的。1996年第一屆中國航展時,中國的明星飛機是二代機殲8Ⅱ、殲7M,它們在外觀上遠不如蘇27漂亮,當蘇-27的“尾衝”“眼鏡蛇機動”折服觀眾時,殲-8Ⅱ、殲-7M因飛機的機動性能差,轉彎半徑大,轉個彎要從觀眾眼中消失老半天,讓人望眼欲穿。

軍事評論員劉子軍説:“1996年到1998年前後西方世界的主戰飛機是幻影2000、F-15、F-16及俄羅斯的蘇-27等三代機,美國四代機F-22已經試飛了,而當時中國的三代機幾乎是空白。無論殲-8Ⅱ還是殲7M原型都是米格-21,那還是上世紀50年代初蘇聯的技術。”

2008年對中國航展來説是個轉折點。在第七屆中國航展上,殲-10、“梟龍”“新飛豹”聯袂亮相,這意味著中國的重型戰鬥機、輕型戰鬥機、對地攻擊機已全面進入三代機時代。在航展上,“新飛豹”總設計師唐長紅很自豪地説:“‘新飛豹’從設計到建造,每一個零部件完完全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從機身、發動機到機載係統都實現了國産化。‘新飛豹’的綜合航電火控係統已經趕上了世界先進戰機的水平,走在第三代戰機前列,將中國戰機的性能和戰鬥力提升了整整一代。”

近年來高性能戰機“井噴”

此後,中國航空技術的進步一發不可收,從2014年的第十屆中國航展開始,四代隱身機殲-31、殲-20及運-20、直-20先後在航展亮相。劉子軍看得更深一點:“這次參加航展的殲20是一線部隊的,不是驗證機,而且編隊飛行了,這説明殲20的質量非常可靠,四代戰機的訓練大綱及一整套東西已成熟了。”

在本屆中國航展上,羊城晚報記者強烈感受到中國的科技進步之快、之廣。殲-10B在空中瀟灑、靈活的“落葉飄”“眼鏡蛇機動”證明它的“心臟”——國産發動機已經突破了技術及材料的瓶頸,可與蘇35的AL-41F1S發動機比肩。深圳光啟的隱身技術解決方案已在空軍、海軍、火箭軍等多個重點型號上應用,並且實現了隱身、傳感、結構、承載一體化,隱身性提升10-100倍的同時,重量降低50%,並從根本上解決了隱身涂料維護困難的問題。

與過去新式武器總是藏著掖著不同,近幾年“新家夥”頻頻亮相中國航展。劉子軍説:“這説明中國軍工實力強了,有更好的産品,在軍事透明化、軍工體係方面更加自信了。”自信的背後是綜合科技實力和經濟實力,中國航展展現的科技進步是向改革開放40年最好的獻禮。

殲-20 挂彈開倉“秀腹肌”

金羊網訊 記者黃玨報道:11月11日是人民空軍成立69周年紀念日,中國空軍舉行記者見面會,介紹了殲-20飛行展示情況。空軍副司令員徐安祥中將表示,殲-20已具備挂載新型中遠程和近距空空導彈的能力。

第十二屆中國航展11日在珠海迎來“高光時刻”:殲-20戰機在公開飛行展示中挂彈開倉,震撼獻禮人民空軍成立69周年紀念日。

當日10時53分,四架全新涂裝的殲-20戰機,以四機編隊進行了約八分鐘的飛行展示,將本屆航展推向高潮——低空高速通場、大仰角拉起、開加力小半徑轉彎、空中滾轉、大坡度盤旋……一係列高難度動作競相上演,殲-20如魅影靈動,在天幕上留下道道炫酷的銀白色渦流,燃爆中國航展閉幕日現場。

伴隨著巨大轟鳴聲,機動盤旋的兩架殲-20戰機在數萬名觀眾的見證下,打開了位于機腹下的內埋彈倉,現場響起陣陣驚呼聲。這是殲-20戰機首次在公開飛行展示中挂彈開倉。

“空軍殲-20戰機以編隊形式在航展上進行展示,代表著殲-20戰機已經具備了初步的作戰能力;殲-20戰機打開彈倉以盤旋形式在機場上空進行展示,説明殲-20戰機已經具備了挂載新型中遠程和近距空空導彈的能力,也是人民空軍和中國航空工業向黨和人民交出的一份新答卷。”空軍副司令員徐安祥中將介紹説。

徐安祥介紹,本屆航展空軍展示了“雙20”(殲-20、運-20),都是由現役飛行員駕駛,“雙20”都已經進入了人民空軍的戰鬥序列,未來將有更多的新裝備加入戰鬥序列,形成一支戰略空軍,以保衛國家主權、安全和人民的幸福生活。

分析

中國航展豎起 智能化方向標

“隨著世界新軍事革命的深化發展,信息化戰爭呈現出向智能化戰爭轉變的新趨勢,我們必須未雨綢繆。”在第十二屆中國航展上,軍事專家王明亮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航展不僅展示了我國過去一段時期航空航天和相關産業發展的成果,而且還展示了對未來高新技術特別是智能化戰爭武器進行的探索。

戰機可作為無人機器投放平臺

對于智能化戰爭,王明亮根據一些國家正在進行的理論研究、概念開發、技術驗證以及武器研制所體現出的新質特點,將其定義為以智能化決策係統為核心,以新型信息網絡為依托,以傳統能量武器、高能武器、新能武器實施的戰爭形態。

“其中,高能武器指‘高超聲速’,即飛得更高、更快、更遠的武器。”他介紹,新能武器指新概念武器,即激光武器、動能武器等,其能量機理及運行特徵迥異于傳統物理化學能武器,將徹底改變交戰規則。

王明亮進一步説,智能化戰爭的作戰方式將是分布式作戰。“即以智能化決策係統為核心,由大中小微、有人與無人相結合、隱身與非隱身相結合的武器,組成群族,分散部署,集中能量實施的作戰。”

王明亮表示,這種作戰的基礎部件,是大中小微型無人武器及其投放平臺。“本屆航展上,各種體量的無人機及無人作戰車輛井噴式亮相,雖然沒有展示投放平臺,但以運-20為代表的眾多戰機未來都可以作為投放無人武器的平臺。”

從力量組成看,分布式作戰的作戰單元將是作戰小體係。“可以稱其為群族。”王明亮説,它們具備偵控打評功能,可以自主決策、分配任務、實施打擊。雖然彼此分散部署,但靠局域網互聯,可在釋放能量上實現集中。

智能化決策係統是作戰核心

“各類要素高度聚合統一釋放能量,必須要依靠智能化決策係統。”他説,智能化決策係統應用計算機人工智能技術,依托新型網絡,在作戰中能夠自主學習,總結戰鬥經驗;更能夠對戰場態勢進行自主判斷,對我方作戰進行自主規劃,最後進行自主決策,自動選擇最佳作戰方案。“這種自主決策係統將是未來智能化作戰最核心的係統,可應用于無人作戰係統進行自主作戰,也可以用來輔助指揮員進行決策。”王明亮表示。

公開資料顯示,國外關于智能化係統研究主要採取軍民融合方式,軍方提供高精度的作戰行動基本模型,民企利用算法將軍事模型制作成自主決策、自主控制係統。這次航展上,我國軍工企業推出智能化作戰任務係統,進行了概念上的探索,部分民企也推出了包括飛行控制、航空管制、加工制造等在內的智能化技術。

“非常明顯,中國航展再一次豎起了智能化的方向標,未來的航展上,我們一定會看到自己國家的智能化空天海陸武器裝備係統,為打贏未來智能化戰爭打下堅實基礎。”王明亮説。  (新華社)


編輯:寶厷
數字報
22年從代差明顯到迎頭趕上 中國航展折射技術進步
金羊網  作者:林丹  2018-11-12
11日上午,八一飛行表演隊和紅鷹飛行表演隊上演精彩表演 記者湯銘明攝

中國航展折射的技術進步是對改革開放40周年最好的獻禮

羊城晚報記者 林丹

連日來,在第十二屆中國國際航空航天博覽會(以下簡稱中國航展)上,殲-20編隊的首次挂彈開倉,殲-10B的“落葉飄”“眼鏡蛇機動”引發觀眾和網友的驚嘆、歡呼、尖叫……

從第一屆中國航展開始,羊城晚報記者就跟蹤記錄這個盛會。從一次次新機型的亮相到一屆屆航展規模的擴大,無不展示著人民空軍取得的長足進步,無不展現了大國的自信、自豪。

航展創立之初 中國還沒有三代機

時間拉回到第一、二屆中國航展,當時觀眾們的歡呼、驚嘆大多是獻給國外參展飛機的。1996年第一屆中國航展時,中國的明星飛機是二代機殲8Ⅱ、殲7M,它們在外觀上遠不如蘇27漂亮,當蘇-27的“尾衝”“眼鏡蛇機動”折服觀眾時,殲-8Ⅱ、殲-7M因飛機的機動性能差,轉彎半徑大,轉個彎要從觀眾眼中消失老半天,讓人望眼欲穿。

軍事評論員劉子軍説:“1996年到1998年前後西方世界的主戰飛機是幻影2000、F-15、F-16及俄羅斯的蘇-27等三代機,美國四代機F-22已經試飛了,而當時中國的三代機幾乎是空白。無論殲-8Ⅱ還是殲7M原型都是米格-21,那還是上世紀50年代初蘇聯的技術。”

2008年對中國航展來説是個轉折點。在第七屆中國航展上,殲-10、“梟龍”“新飛豹”聯袂亮相,這意味著中國的重型戰鬥機、輕型戰鬥機、對地攻擊機已全面進入三代機時代。在航展上,“新飛豹”總設計師唐長紅很自豪地説:“‘新飛豹’從設計到建造,每一個零部件完完全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從機身、發動機到機載係統都實現了國産化。‘新飛豹’的綜合航電火控係統已經趕上了世界先進戰機的水平,走在第三代戰機前列,將中國戰機的性能和戰鬥力提升了整整一代。”

近年來高性能戰機“井噴”

此後,中國航空技術的進步一發不可收,從2014年的第十屆中國航展開始,四代隱身機殲-31、殲-20及運-20、直-20先後在航展亮相。劉子軍看得更深一點:“這次參加航展的殲20是一線部隊的,不是驗證機,而且編隊飛行了,這説明殲20的質量非常可靠,四代戰機的訓練大綱及一整套東西已成熟了。”

在本屆中國航展上,羊城晚報記者強烈感受到中國的科技進步之快、之廣。殲-10B在空中瀟灑、靈活的“落葉飄”“眼鏡蛇機動”證明它的“心臟”——國産發動機已經突破了技術及材料的瓶頸,可與蘇35的AL-41F1S發動機比肩。深圳光啟的隱身技術解決方案已在空軍、海軍、火箭軍等多個重點型號上應用,並且實現了隱身、傳感、結構、承載一體化,隱身性提升10-100倍的同時,重量降低50%,並從根本上解決了隱身涂料維護困難的問題。

與過去新式武器總是藏著掖著不同,近幾年“新家夥”頻頻亮相中國航展。劉子軍説:“這説明中國軍工實力強了,有更好的産品,在軍事透明化、軍工體係方面更加自信了。”自信的背後是綜合科技實力和經濟實力,中國航展展現的科技進步是向改革開放40年最好的獻禮。

殲-20 挂彈開倉“秀腹肌”

金羊網訊 記者黃玨報道:11月11日是人民空軍成立69周年紀念日,中國空軍舉行記者見面會,介紹了殲-20飛行展示情況。空軍副司令員徐安祥中將表示,殲-20已具備挂載新型中遠程和近距空空導彈的能力。

第十二屆中國航展11日在珠海迎來“高光時刻”:殲-20戰機在公開飛行展示中挂彈開倉,震撼獻禮人民空軍成立69周年紀念日。

當日10時53分,四架全新涂裝的殲-20戰機,以四機編隊進行了約八分鐘的飛行展示,將本屆航展推向高潮——低空高速通場、大仰角拉起、開加力小半徑轉彎、空中滾轉、大坡度盤旋……一係列高難度動作競相上演,殲-20如魅影靈動,在天幕上留下道道炫酷的銀白色渦流,燃爆中國航展閉幕日現場。

伴隨著巨大轟鳴聲,機動盤旋的兩架殲-20戰機在數萬名觀眾的見證下,打開了位于機腹下的內埋彈倉,現場響起陣陣驚呼聲。這是殲-20戰機首次在公開飛行展示中挂彈開倉。

“空軍殲-20戰機以編隊形式在航展上進行展示,代表著殲-20戰機已經具備了初步的作戰能力;殲-20戰機打開彈倉以盤旋形式在機場上空進行展示,説明殲-20戰機已經具備了挂載新型中遠程和近距空空導彈的能力,也是人民空軍和中國航空工業向黨和人民交出的一份新答卷。”空軍副司令員徐安祥中將介紹説。

徐安祥介紹,本屆航展空軍展示了“雙20”(殲-20、運-20),都是由現役飛行員駕駛,“雙20”都已經進入了人民空軍的戰鬥序列,未來將有更多的新裝備加入戰鬥序列,形成一支戰略空軍,以保衛國家主權、安全和人民的幸福生活。

分析

中國航展豎起 智能化方向標

“隨著世界新軍事革命的深化發展,信息化戰爭呈現出向智能化戰爭轉變的新趨勢,我們必須未雨綢繆。”在第十二屆中國航展上,軍事專家王明亮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航展不僅展示了我國過去一段時期航空航天和相關産業發展的成果,而且還展示了對未來高新技術特別是智能化戰爭武器進行的探索。

戰機可作為無人機器投放平臺

對于智能化戰爭,王明亮根據一些國家正在進行的理論研究、概念開發、技術驗證以及武器研制所體現出的新質特點,將其定義為以智能化決策係統為核心,以新型信息網絡為依托,以傳統能量武器、高能武器、新能武器實施的戰爭形態。

“其中,高能武器指‘高超聲速’,即飛得更高、更快、更遠的武器。”他介紹,新能武器指新概念武器,即激光武器、動能武器等,其能量機理及運行特徵迥異于傳統物理化學能武器,將徹底改變交戰規則。

王明亮進一步説,智能化戰爭的作戰方式將是分布式作戰。“即以智能化決策係統為核心,由大中小微、有人與無人相結合、隱身與非隱身相結合的武器,組成群族,分散部署,集中能量實施的作戰。”

王明亮表示,這種作戰的基礎部件,是大中小微型無人武器及其投放平臺。“本屆航展上,各種體量的無人機及無人作戰車輛井噴式亮相,雖然沒有展示投放平臺,但以運-20為代表的眾多戰機未來都可以作為投放無人武器的平臺。”

從力量組成看,分布式作戰的作戰單元將是作戰小體係。“可以稱其為群族。”王明亮説,它們具備偵控打評功能,可以自主決策、分配任務、實施打擊。雖然彼此分散部署,但靠局域網互聯,可在釋放能量上實現集中。

智能化決策係統是作戰核心

“各類要素高度聚合統一釋放能量,必須要依靠智能化決策係統。”他説,智能化決策係統應用計算機人工智能技術,依托新型網絡,在作戰中能夠自主學習,總結戰鬥經驗;更能夠對戰場態勢進行自主判斷,對我方作戰進行自主規劃,最後進行自主決策,自動選擇最佳作戰方案。“這種自主決策係統將是未來智能化作戰最核心的係統,可應用于無人作戰係統進行自主作戰,也可以用來輔助指揮員進行決策。”王明亮表示。

公開資料顯示,國外關于智能化係統研究主要採取軍民融合方式,軍方提供高精度的作戰行動基本模型,民企利用算法將軍事模型制作成自主決策、自主控制係統。這次航展上,我國軍工企業推出智能化作戰任務係統,進行了概念上的探索,部分民企也推出了包括飛行控制、航空管制、加工制造等在內的智能化技術。

“非常明顯,中國航展再一次豎起了智能化的方向標,未來的航展上,我們一定會看到自己國家的智能化空天海陸武器裝備係統,為打贏未來智能化戰爭打下堅實基礎。”王明亮説。  (新華社)


編輯:寶厷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