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嘆茶之變:一盅兩件花樣翻新 品味歲月靜好

來源:金羊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8-11-07 08:49

40載春去秋來,中國永遠“在這兒”,老廣們念茲在茲的“一盅兩件”也依然近在眉睫,只是不再固守老城區,不僅廣府人,更不限飲早茶;

40年天翻地覆,廣州人對于消費更加理性與自信,更鐘情于文化消費……在生活領域,于堅守中前行,改進該堅持的,糾正不理性的。

回頭看,始終欣欣向榮的茶市、淡淡定定的心境以及日新月異的消費理念,正好氤氳出新老廣州人的典型生活面貌。在這個奮進的時代裏,每一個普通人都在努力演繹屬于自己的“春天的故事”。

【嘆茶之變】

一盅兩件花樣翻新 品味歲月靜好


上世紀廣州茶樓 葉健強 攝


春江水暖誰先知?身處改革開放大潮中的普通人,最先在衣食住行的變化中,感知與適應時代之變。廣式早茶文化的變遷,也凸顯了廣府人家生活質量的攀升。

廣州人飲早茶,講究的是一個“嘆”字,嘆的是一種味道,不僅茶味、點心味,還有生活的味道。家長裏短、天下大事都在茶樓裏交織。40年間,“嘆早茶”的生活方式變化中有傳承,廣州人的生活本色便糅合在這“一盅兩件”中。

時間之變

無需早起等茶樓開門

想起三四十年前廣州人的生活,剛過完80歲生日的劉瑞貞最記得一家人去惠如樓飲早茶的場景。“原裝正版”的滿洲窗、嵌著石面的酸枝臺,“茶靚水滾、點心精美”的美譽,甚至服務員“開來,拿住”的埋單“暗號”,都讓這一段記憶變得古色古香、有滋有味。

廣式早茶從清朝鹹豐年間開始流行,至今已有100多年歷史。當時,“一口通商”政策下,茶葉、瓷器等源源不斷地運到廣州外銷,經濟繁榮,物質豐富,早茶漸興。從街邊的簡易茶檔“二厘館”,到茶居,到誕生在十三行的廣州第一間現代化茶樓——三元樓,這條軌跡形成了廣州早茶文化早期發展的三部曲。

改革開放之初,廣式早茶已延伸出早午茶、下午茶、夜茶,茶樓與酒樓、酒家的形態也不斷融合,早茶“變奏曲”時代,也開啟了。

彼時,在老城區裏,住宅的附近,總有茶樓或酒樓相伴。“飲早茶隨處可去,當年,住長堤的人喜歡去‘大三元’、‘大同’,住北京南的喜歡去‘太昌’,喜歡實惠的,還可以去西華路。我們住昌興街,就喜歡去中山五路的惠如樓。”劉瑞貞説,以前“一盅兩件”,是極大享受。

隨著夜生活的不斷豐富及生活習慣的改變,“早睡早起飲早茶”的生活方式對部分人來説變得不合時宜。對老一輩人而言,最大的變化,莫過于不用早上5時多到茶樓等開門,“廣州早茶逐漸香港化,我們更喜歡上午10時半到11時去茶樓,早茶午飯直落。”

近幾年來,劉瑞貞喜歡到廣州大廈三樓的龍威殿中餐廳飲早茶。約上朋友時,蛋撻、叉燒酥、蝦餃、燒賣是必點的;自己一個人時,她最喜歡點一碗白粥、一個蛋撻,開一壺茶,連上餐廳的wifi,一邊嘆茶嘆點心,一邊通過手機看小説,可徑直坐到中午。

地點之變

茶樓到新城區開疆拓土

廣州有哪些特色老茶樓?“70後”何永光説,廣州酒家最有老廣州的童年記憶;陶陶居的嶺南建築獨具一格;北園和南園酒家是舊時文人墨客最喜去的;蓮香樓有“蓮蓉第一家”之稱;大同酒家是上世紀90年代裝修風格的代表;畔溪酒家有景觀出眾的園林……大多分布在老城區。

近十多年間,隨著珠江新城的崛起,廣州茶樓不再只堅守老城區,也向新城區“挺進”。比如,一些老廣趕時髦,常常到位于珠江新城的空中一號餐廳等位飲早茶,28-31樓的層高,讓食客可以一邊飲早茶,一邊俯瞰花城廣場。一些新興的商場也成為茶樓聚居地。

茶樓開在新城區更滿足年輕人的需求。“80後”廣州仔沈志輝對飲早茶感情很深,2013年開始,他將“點都德”茶樓打造成全天候茶樓。近幾年來,他還在珠江新城花城大道上開了3家分店。去年,又在珠江新城開了一家“點都德”的升級版“ 畢德寮”茶樓,集合多種蝦餃做法,拓展早茶文化。

新城區茶樓引領了茶樓服務的變革。老廣飲早茶有一個笑料:荔灣區龍津西路的泮溪酒家中心湖曾“起塘”,竟打撈出一些點心碟。過去,“推車仔”是廣式茶樓的一大特色,服務員推著點心車叫賣“蝦餃——燒賣——”,每張臺前都停一停,任由食客隨意拿,結賬時再數臺面上的點心籠與點心碟計價。泮溪酒家擁有中心湖,服務員計數前,個別食客往往開玩笑慫恿同伴,悄悄把點心碟扔進湖中,以“省一筆錢”。

現在恐難有這一招了,如今茶樓大多提供點心單,甚至只需用微信掃一掃餐桌上的二維碼,就可以在線點單。

飲早茶的習慣不獨老廣才有,“90後”劉曉麗來自山東臨沂,來廣州上大學之前,未曾了解過廣州早茶,如今與小姐妹到珠江新城的茶樓飲早茶過周末,已然成為她的快樂事。延續百年的廣州早茶,正在成為年輕人的新時尚。

“一盅兩件”之變

網紅與傳統同臺競技

飲早茶,吃點心才是重頭戲。最初講“一盅兩件”,更多指一盅茶兩個叉燒包,但很快,“一盅兩件”就演變為廣式早茶的代名詞。

80年前,一疊德香樓的點心譜和菜單,透露出當年點心的豐富程度不輸現在,光“撻”就有美麗酥撻、千層蛋撻、白玫瑰蛋撻等數個品種,另外還有三星卷、欖仁滑鴨角、葛扣肉卷、臘鴨卷等,做法也十分講究。

沈志輝很希望,食客可以重新品嘗到當年的點心,于是乎,如今“點都德”的餐桌上,點心多了很多融合,既有傳統的蝦餃、蛋撻、叉燒包、艇仔粥、鳳爪等,也有一些新玩意,比如最近研發的“酥皮流心糯米糍”。

一些“網紅點心”也成為廣州早茶的新亮點,有的在造型上精益求精,天鵝榴蓮酥、烏龜菠蘿包均頗受歡迎;有的在“內涵”上玩轉,例如“DIY蝦餃”,烹調上分蒸、鹽焗、“避風塘”、功夫湯,顏色除了原色還有火龍果色、菠菜色,口味除了原味還有麻辣與芥末味,配菜更是多樣。

由此可見,廣州人對美食的追求絕無止境,不斷在變與不變中找到平衡點,用創新與包容心態促進早茶文化的發展,以對得起“食在廣州”這塊金漆招牌。

【消費之變】

花錢理念日新月異尤重精神滿足

廣州友誼劇院內,以“一盅兩件”小茶樓,道盡喜怒哀樂眾生相的話劇《盛夕樓》,甫一亮相便撩起一城情懷。這一現象,倣佛是廣州人物質消費與精神消費的一個聯結:廣州早茶,從嘆食物,到嘆文化,越來越體現“升級”。而對這種“升級”,生于改革開放前與後的人,都有深切體會。

生于70年代

40歲在精神消費上起跑

11月的廣州,天氣正好。5日晚9時後,繆存讓背著吉他走出位于越秀區寺貝通津路上的排練室。40歲以前,他未曾想過自己會和一群“80後”在一起,學習吉他,組建樂隊,偶爾還表演一下。

繆存讓生于上世紀70年代,浙江溫州人,來廣州已20多年,一直在皮具行業摸爬滾打,如今生活滋潤。過去,他只想著怎麼賺錢,從來沒有想過怎麼花錢滿足自己的精神需求。四十不惑,這兩年他的生活多了運動與音樂兩項花銷,為此他感到非常快樂。

“運動和音樂豐富了業余時間,讓我有了很多玩音樂的和愛好運動的朋友,也鍛煉了我的心性,我覺得很好。”他説。

時代改變,消費理念升級,劉瑞貞也體會深刻。退休前,劉瑞貞在廣州蘿崗中學(現科學城中學)任教,工資52元/月,與丈夫的工資全用作生活費,家庭恩格爾係數極高。當年母親從香港帶回一臺錄音機,弟弟在香港買回一臺14英寸的黑白電視機,是全家之寶。

1994年,劉瑞貞退休,粵劇人生登場。“好的頭飾與戲服都要過千,如今一半退休金用來唱粵曲。”唱戲化粧傷皮膚,每次排練或演出之後,她還要去美容店做facial(美容)。80歲的她,生活時尚,心態年輕。

如果説同一代人在不同時代消費觀念的改變,有更多個人的因素,那麼不同代人在不同時代的變遷,差別就更為明顯。繆存讓這一代生于改革開放前後的人,過了40歲他才開始在音樂路上起跑。而他兒子這一代,從小就接受音樂熏陶,之後順理成章走上音樂之路。為了給孩子創造更好的學習條件,過去差不多兩年時間,繆存讓每個星期為兒子安排一次私課,45分鐘一節課,每節課要花800元。而劉瑞貞的孫女,輕易地就能為動漫喜好埋單,讓cosplay(角色扮演)成為成長的美好印記。

生于90年代

追求個性化高品質消費

上世紀80年代,對于消費,許多人還沒有建立起自己的評判標準,一個典型性情景,便是老板走進商店,最喜歡説:“給我來最貴的。”“80後”、“90後”屬于全球化的一代,消費更追求個性化、高品質。艾瑞咨詢2018《新中産精神消費升級報告》顯示,新中産人群過去兩年的消費升級,呈現出精神消費升級的特徵。

這樣的例子很多。互聯網時代,網購的便利一度顛覆了人們的消費方式。然而,隨著自我對個性化生活追求的升級,部分新中産開始發現,有時候回歸線下消費,才能在體驗中獲得“升級”感,他們消費時追求情懷與設計,于是一些小眾設計師開始受青睞;健身房一度廣受都市白領追捧,先是私人定制課程越來越火,之後還衍生出細分領域的工作室,比如動感單車健身房,提倡現代心理訓練貫穿在身體鍛煉中。在旅遊領域,新興職業“定制旅行師”開始出現,以滿足遊客個性化需求……

26歲的Rainy是一名互聯網公司的客戶經理,近幾年,她越來越發現,生活中需要有一年去一兩個國家旅遊的預算,才能平衡工作與生活。“而且大家去旅遊都不走尋常路,不喜歡‘上車睡覺,下車拍照’的趕場,更喜歡深度體驗當地文化,希望獲得更放松和更隨性的旅行體驗。”她説。

近幾年,Rainy頻頻出國,日本、泰國、印度尼西亞都是她頗喜歡的目的地。老一輩喜歡為父母安排旅行團,但她認為,帶媽媽旅行反而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上一代人很少出國旅遊,我喜歡帶上媽媽一起去感受外面的世界,體驗年輕人喜歡的旅行方式。”

“逃離”,並不代表厭倦當下的生活。相反,Rainy很喜歡廣州這座城市,射箭、畫展、話劇、演唱會等,豐富且易于獲得的精神享受可以將她的周末填滿,至于怎麼選擇,她有自己的一套評判標準,拒絕人雲亦雲。

升級

廣州文化消費水平領跑全國

有研究指出,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已經歷了四次消費升級。上世紀80年代,糧食消費下降、輕工産品消費上升;80年代末至90年代末,從自行車、手表、收音機“老三件”,到冰箱、彩電、洗衣機“新三件”;2000年以後,則以住房、汽車、教育等“大三件”為標志。當下,進入第四次消費升級,增長最快的是娛樂、文化、通訊、醫療保健、旅遊等消費。

今年8月,廣州大學廣州發展研究院、廣州市藍皮書研究會發布了《2018年中國廣州文化發展報告》,顯示2017年廣州城鎮居民人均文化消費為5040元,佔人均消費性支出的13.1%,超過北、上、深,在全國一線城市中位居前列。

未來廣州人的生活,將有更多文化消費上的選擇。近日廣州市文廣新局提出發展了目標:未來五年,全市文化産業增加值努力實現年均增長12%,穩步提升文化産業佔全市生産總值比重;到2035年,文化産業成為全市重要的戰略性支柱産業,文化産業的綜合競爭力明顯增強,基本建成國際性文化産業樞紐城市。


幾得意 葉健強 攝


【大城小議】

一茶兩飯以外

□林琴西

中國千百年來以農業立國,民眾溫飽,無不係于一年之豐歉,能免于譏饉,已屬萬幸。在唐代某些年份,見到路邊有醉漢,已被認為是“祥瑞之徵”,因為這意味著已有余糧可以釀酒了。就算在清代乾隆年間,向來被舊史家稱作太平盛世,但一旦歉收,饑民載途,即見農民揭竿起義;而英國人對于乾隆時中國人的饑餓狀態更有形象記錄。至于其他世代,民間疾苦,世上瘡痍,就可以想象。就算現在50來歲以上的中老年人,不少人也有饑餓記憶。我認識一位西安畫家,他説,上世紀80年代初他家還不能頓頓有肉。

而我們珠江三角洲,可謂魚米之鄉,向稱富庶,數十年來,一茶兩飯,一盅兩件,幹蒸燒買,真不啻人間天堂。但按照馬斯洛的理論,這些,還只是人的第一層次需求——生理的需求而已。

只有改革開放以來,工商發展,民豐物阜,中國人的生活狀態漸漸發生了質的飛躍。這不但是300多年來所僅見,就算放眼唐宋以來,也可以説是少有的承平富足之世。中國中等收入人群正從3億多人,邁向5億。這一龐大的中等收入人群與歷史上佔絕大多數的農民是完全不一樣的,他們的消費特徵,不是“一茶兩飯,一盅兩件”所可以概括的。他們在除了“生理需求”之外,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等方面的消費,都佔了更大比例。旅遊、教育、收藏乃至千姿百態的個性化玩意,都在眾多的家庭展布開來。

而且更可喜的是,這種消費升級,不僅見于廣州、珠三角,而是遍布于全國各地。

本版撰文/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胡曉倩

本版攝影/陳秋明(除署名外)

設計統籌/李金寶

策劃統籌/陳春凝  紀映雲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嘆茶之變:一盅兩件花樣翻新 品味歲月靜好

金羊網  作者:  2018-11-07

40載春去秋來,中國永遠“在這兒”,老廣們念茲在茲的“一盅兩件”也依然近在眉睫,只是不再固守老城區,不僅廣府人,更不限飲早茶;

40年天翻地覆,廣州人對于消費更加理性與自信,更鐘情于文化消費……在生活領域,于堅守中前行,改進該堅持的,糾正不理性的。

回頭看,始終欣欣向榮的茶市、淡淡定定的心境以及日新月異的消費理念,正好氤氳出新老廣州人的典型生活面貌。在這個奮進的時代裏,每一個普通人都在努力演繹屬于自己的“春天的故事”。

【嘆茶之變】

一盅兩件花樣翻新 品味歲月靜好


上世紀廣州茶樓 葉健強 攝


春江水暖誰先知?身處改革開放大潮中的普通人,最先在衣食住行的變化中,感知與適應時代之變。廣式早茶文化的變遷,也凸顯了廣府人家生活質量的攀升。

廣州人飲早茶,講究的是一個“嘆”字,嘆的是一種味道,不僅茶味、點心味,還有生活的味道。家長裏短、天下大事都在茶樓裏交織。40年間,“嘆早茶”的生活方式變化中有傳承,廣州人的生活本色便糅合在這“一盅兩件”中。

時間之變

無需早起等茶樓開門

想起三四十年前廣州人的生活,剛過完80歲生日的劉瑞貞最記得一家人去惠如樓飲早茶的場景。“原裝正版”的滿洲窗、嵌著石面的酸枝臺,“茶靚水滾、點心精美”的美譽,甚至服務員“開來,拿住”的埋單“暗號”,都讓這一段記憶變得古色古香、有滋有味。

廣式早茶從清朝鹹豐年間開始流行,至今已有100多年歷史。當時,“一口通商”政策下,茶葉、瓷器等源源不斷地運到廣州外銷,經濟繁榮,物質豐富,早茶漸興。從街邊的簡易茶檔“二厘館”,到茶居,到誕生在十三行的廣州第一間現代化茶樓——三元樓,這條軌跡形成了廣州早茶文化早期發展的三部曲。

改革開放之初,廣式早茶已延伸出早午茶、下午茶、夜茶,茶樓與酒樓、酒家的形態也不斷融合,早茶“變奏曲”時代,也開啟了。

彼時,在老城區裏,住宅的附近,總有茶樓或酒樓相伴。“飲早茶隨處可去,當年,住長堤的人喜歡去‘大三元’、‘大同’,住北京南的喜歡去‘太昌’,喜歡實惠的,還可以去西華路。我們住昌興街,就喜歡去中山五路的惠如樓。”劉瑞貞説,以前“一盅兩件”,是極大享受。

隨著夜生活的不斷豐富及生活習慣的改變,“早睡早起飲早茶”的生活方式對部分人來説變得不合時宜。對老一輩人而言,最大的變化,莫過于不用早上5時多到茶樓等開門,“廣州早茶逐漸香港化,我們更喜歡上午10時半到11時去茶樓,早茶午飯直落。”

近幾年來,劉瑞貞喜歡到廣州大廈三樓的龍威殿中餐廳飲早茶。約上朋友時,蛋撻、叉燒酥、蝦餃、燒賣是必點的;自己一個人時,她最喜歡點一碗白粥、一個蛋撻,開一壺茶,連上餐廳的wifi,一邊嘆茶嘆點心,一邊通過手機看小説,可徑直坐到中午。

地點之變

茶樓到新城區開疆拓土

廣州有哪些特色老茶樓?“70後”何永光説,廣州酒家最有老廣州的童年記憶;陶陶居的嶺南建築獨具一格;北園和南園酒家是舊時文人墨客最喜去的;蓮香樓有“蓮蓉第一家”之稱;大同酒家是上世紀90年代裝修風格的代表;畔溪酒家有景觀出眾的園林……大多分布在老城區。

近十多年間,隨著珠江新城的崛起,廣州茶樓不再只堅守老城區,也向新城區“挺進”。比如,一些老廣趕時髦,常常到位于珠江新城的空中一號餐廳等位飲早茶,28-31樓的層高,讓食客可以一邊飲早茶,一邊俯瞰花城廣場。一些新興的商場也成為茶樓聚居地。

茶樓開在新城區更滿足年輕人的需求。“80後”廣州仔沈志輝對飲早茶感情很深,2013年開始,他將“點都德”茶樓打造成全天候茶樓。近幾年來,他還在珠江新城花城大道上開了3家分店。去年,又在珠江新城開了一家“點都德”的升級版“ 畢德寮”茶樓,集合多種蝦餃做法,拓展早茶文化。

新城區茶樓引領了茶樓服務的變革。老廣飲早茶有一個笑料:荔灣區龍津西路的泮溪酒家中心湖曾“起塘”,竟打撈出一些點心碟。過去,“推車仔”是廣式茶樓的一大特色,服務員推著點心車叫賣“蝦餃——燒賣——”,每張臺前都停一停,任由食客隨意拿,結賬時再數臺面上的點心籠與點心碟計價。泮溪酒家擁有中心湖,服務員計數前,個別食客往往開玩笑慫恿同伴,悄悄把點心碟扔進湖中,以“省一筆錢”。

現在恐難有這一招了,如今茶樓大多提供點心單,甚至只需用微信掃一掃餐桌上的二維碼,就可以在線點單。

飲早茶的習慣不獨老廣才有,“90後”劉曉麗來自山東臨沂,來廣州上大學之前,未曾了解過廣州早茶,如今與小姐妹到珠江新城的茶樓飲早茶過周末,已然成為她的快樂事。延續百年的廣州早茶,正在成為年輕人的新時尚。

“一盅兩件”之變

網紅與傳統同臺競技

飲早茶,吃點心才是重頭戲。最初講“一盅兩件”,更多指一盅茶兩個叉燒包,但很快,“一盅兩件”就演變為廣式早茶的代名詞。

80年前,一疊德香樓的點心譜和菜單,透露出當年點心的豐富程度不輸現在,光“撻”就有美麗酥撻、千層蛋撻、白玫瑰蛋撻等數個品種,另外還有三星卷、欖仁滑鴨角、葛扣肉卷、臘鴨卷等,做法也十分講究。

沈志輝很希望,食客可以重新品嘗到當年的點心,于是乎,如今“點都德”的餐桌上,點心多了很多融合,既有傳統的蝦餃、蛋撻、叉燒包、艇仔粥、鳳爪等,也有一些新玩意,比如最近研發的“酥皮流心糯米糍”。

一些“網紅點心”也成為廣州早茶的新亮點,有的在造型上精益求精,天鵝榴蓮酥、烏龜菠蘿包均頗受歡迎;有的在“內涵”上玩轉,例如“DIY蝦餃”,烹調上分蒸、鹽焗、“避風塘”、功夫湯,顏色除了原色還有火龍果色、菠菜色,口味除了原味還有麻辣與芥末味,配菜更是多樣。

由此可見,廣州人對美食的追求絕無止境,不斷在變與不變中找到平衡點,用創新與包容心態促進早茶文化的發展,以對得起“食在廣州”這塊金漆招牌。

【消費之變】

花錢理念日新月異尤重精神滿足

廣州友誼劇院內,以“一盅兩件”小茶樓,道盡喜怒哀樂眾生相的話劇《盛夕樓》,甫一亮相便撩起一城情懷。這一現象,倣佛是廣州人物質消費與精神消費的一個聯結:廣州早茶,從嘆食物,到嘆文化,越來越體現“升級”。而對這種“升級”,生于改革開放前與後的人,都有深切體會。

生于70年代

40歲在精神消費上起跑

11月的廣州,天氣正好。5日晚9時後,繆存讓背著吉他走出位于越秀區寺貝通津路上的排練室。40歲以前,他未曾想過自己會和一群“80後”在一起,學習吉他,組建樂隊,偶爾還表演一下。

繆存讓生于上世紀70年代,浙江溫州人,來廣州已20多年,一直在皮具行業摸爬滾打,如今生活滋潤。過去,他只想著怎麼賺錢,從來沒有想過怎麼花錢滿足自己的精神需求。四十不惑,這兩年他的生活多了運動與音樂兩項花銷,為此他感到非常快樂。

“運動和音樂豐富了業余時間,讓我有了很多玩音樂的和愛好運動的朋友,也鍛煉了我的心性,我覺得很好。”他説。

時代改變,消費理念升級,劉瑞貞也體會深刻。退休前,劉瑞貞在廣州蘿崗中學(現科學城中學)任教,工資52元/月,與丈夫的工資全用作生活費,家庭恩格爾係數極高。當年母親從香港帶回一臺錄音機,弟弟在香港買回一臺14英寸的黑白電視機,是全家之寶。

1994年,劉瑞貞退休,粵劇人生登場。“好的頭飾與戲服都要過千,如今一半退休金用來唱粵曲。”唱戲化粧傷皮膚,每次排練或演出之後,她還要去美容店做facial(美容)。80歲的她,生活時尚,心態年輕。

如果説同一代人在不同時代消費觀念的改變,有更多個人的因素,那麼不同代人在不同時代的變遷,差別就更為明顯。繆存讓這一代生于改革開放前後的人,過了40歲他才開始在音樂路上起跑。而他兒子這一代,從小就接受音樂熏陶,之後順理成章走上音樂之路。為了給孩子創造更好的學習條件,過去差不多兩年時間,繆存讓每個星期為兒子安排一次私課,45分鐘一節課,每節課要花800元。而劉瑞貞的孫女,輕易地就能為動漫喜好埋單,讓cosplay(角色扮演)成為成長的美好印記。

生于90年代

追求個性化高品質消費

上世紀80年代,對于消費,許多人還沒有建立起自己的評判標準,一個典型性情景,便是老板走進商店,最喜歡説:“給我來最貴的。”“80後”、“90後”屬于全球化的一代,消費更追求個性化、高品質。艾瑞咨詢2018《新中産精神消費升級報告》顯示,新中産人群過去兩年的消費升級,呈現出精神消費升級的特徵。

這樣的例子很多。互聯網時代,網購的便利一度顛覆了人們的消費方式。然而,隨著自我對個性化生活追求的升級,部分新中産開始發現,有時候回歸線下消費,才能在體驗中獲得“升級”感,他們消費時追求情懷與設計,于是一些小眾設計師開始受青睞;健身房一度廣受都市白領追捧,先是私人定制課程越來越火,之後還衍生出細分領域的工作室,比如動感單車健身房,提倡現代心理訓練貫穿在身體鍛煉中。在旅遊領域,新興職業“定制旅行師”開始出現,以滿足遊客個性化需求……

26歲的Rainy是一名互聯網公司的客戶經理,近幾年,她越來越發現,生活中需要有一年去一兩個國家旅遊的預算,才能平衡工作與生活。“而且大家去旅遊都不走尋常路,不喜歡‘上車睡覺,下車拍照’的趕場,更喜歡深度體驗當地文化,希望獲得更放松和更隨性的旅行體驗。”她説。

近幾年,Rainy頻頻出國,日本、泰國、印度尼西亞都是她頗喜歡的目的地。老一輩喜歡為父母安排旅行團,但她認為,帶媽媽旅行反而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上一代人很少出國旅遊,我喜歡帶上媽媽一起去感受外面的世界,體驗年輕人喜歡的旅行方式。”

“逃離”,並不代表厭倦當下的生活。相反,Rainy很喜歡廣州這座城市,射箭、畫展、話劇、演唱會等,豐富且易于獲得的精神享受可以將她的周末填滿,至于怎麼選擇,她有自己的一套評判標準,拒絕人雲亦雲。

升級

廣州文化消費水平領跑全國

有研究指出,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已經歷了四次消費升級。上世紀80年代,糧食消費下降、輕工産品消費上升;80年代末至90年代末,從自行車、手表、收音機“老三件”,到冰箱、彩電、洗衣機“新三件”;2000年以後,則以住房、汽車、教育等“大三件”為標志。當下,進入第四次消費升級,增長最快的是娛樂、文化、通訊、醫療保健、旅遊等消費。

今年8月,廣州大學廣州發展研究院、廣州市藍皮書研究會發布了《2018年中國廣州文化發展報告》,顯示2017年廣州城鎮居民人均文化消費為5040元,佔人均消費性支出的13.1%,超過北、上、深,在全國一線城市中位居前列。

未來廣州人的生活,將有更多文化消費上的選擇。近日廣州市文廣新局提出發展了目標:未來五年,全市文化産業增加值努力實現年均增長12%,穩步提升文化産業佔全市生産總值比重;到2035年,文化産業成為全市重要的戰略性支柱産業,文化産業的綜合競爭力明顯增強,基本建成國際性文化産業樞紐城市。


幾得意 葉健強 攝


【大城小議】

一茶兩飯以外

□林琴西

中國千百年來以農業立國,民眾溫飽,無不係于一年之豐歉,能免于譏饉,已屬萬幸。在唐代某些年份,見到路邊有醉漢,已被認為是“祥瑞之徵”,因為這意味著已有余糧可以釀酒了。就算在清代乾隆年間,向來被舊史家稱作太平盛世,但一旦歉收,饑民載途,即見農民揭竿起義;而英國人對于乾隆時中國人的饑餓狀態更有形象記錄。至于其他世代,民間疾苦,世上瘡痍,就可以想象。就算現在50來歲以上的中老年人,不少人也有饑餓記憶。我認識一位西安畫家,他説,上世紀80年代初他家還不能頓頓有肉。

而我們珠江三角洲,可謂魚米之鄉,向稱富庶,數十年來,一茶兩飯,一盅兩件,幹蒸燒買,真不啻人間天堂。但按照馬斯洛的理論,這些,還只是人的第一層次需求——生理的需求而已。

只有改革開放以來,工商發展,民豐物阜,中國人的生活狀態漸漸發生了質的飛躍。這不但是300多年來所僅見,就算放眼唐宋以來,也可以説是少有的承平富足之世。中國中等收入人群正從3億多人,邁向5億。這一龐大的中等收入人群與歷史上佔絕大多數的農民是完全不一樣的,他們的消費特徵,不是“一茶兩飯,一盅兩件”所可以概括的。他們在除了“生理需求”之外,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等方面的消費,都佔了更大比例。旅遊、教育、收藏乃至千姿百態的個性化玩意,都在眾多的家庭展布開來。

而且更可喜的是,這種消費升級,不僅見于廣州、珠三角,而是遍布于全國各地。

本版撰文/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胡曉倩

本版攝影/陳秋明(除署名外)

設計統籌/李金寶

策劃統籌/陳春凝  紀映雲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