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珠江穿城,走讀40年水路財路 驚世飛躍,訴説40年萬象更新

來源:金羊網 作者:何偉傑 發表時間:2018-10-31 09:24

策劃統籌/陳春凝  紀映雲

本版攝影/陳秋明(除署名外)

還記得一周前我們發出的邀請嗎?

關于40年廣式變遷,聽您講述記憶深處的故事……

這些天,記者不斷被普通人生活變遷的點滴講述所打動。

那些沒有被歲月磨平的印跡,就是這樣,在普通廣州人的述説中,立體著、豐滿著……

本期《變遷》故事,我們選擇以普通人講述的一江一區的巨變,看時光如何驚艷了你我40年的歲月。(劉雲)

【一江兩岸之變】

珠江穿城

走讀40年水路財路

珠江兩岸越來越美

文/金羊網記者 何偉傑

改革開放40年,究竟為廣州這座城市帶來什麼?一江兩岸或許是最好的見證者。從上世紀80年代的“寧要‘河北’一張床,不要‘河南’一間房”到如今廣州要打造“一江兩岸三帶”,一條珠江穿城而過,道盡40年羊城巨大變化。

珠水 

這條魚見證珠江水越來越好

對于在珠江邊土生土長的廣州市民陸華廷而言,他大半輩子都與珠江有著扯不清的關聯。父親陸新民曾任西郊遊泳場場長,陸華廷8歲那年便跟隨父親在泳場裏遊泳,他依稀記得,那時的西郊遊泳場用的都是純正的珠江水。9歲那年,陸華廷第一次參加暢遊珠江活動,當時的珠江水比較清澈,往下潛還能摸魚捉蝦。遊到海珠橋底,還能聽到橋面上汽車傳來的轟鳴聲。

自那時起,陸華廷愛上了橫渡珠江,自此年年參加。2006年,中斷了29年的橫渡珠江重啟,陸華廷第一時間去報名。下水的那一刻,他坦言,自己有點失望,“老實説,水質沒有以前那麼好,比較渾濁。”比陸華廷更早認識到廣州水環境需要改善的,是廣州市委市政府。2002年,時任廣東省委書記李長春在率領珠江流域9市黨政一把手視察珠江時,第一次明確提出了“集體橫渡珠江”的設想。時任廣州市市長張廣寧表示,橫渡珠江並非僅僅下水遊泳這麼簡單,它表明的是廣州對珠江整治的決心。

一場全民治水戰就此打響。

“水好不好,看遊完癢不癢就知道,現在遊珠江已經不會癢了”。陸華廷表示,從2006年至今,他曾連續橫渡珠江十年,水質確實有了不少好轉。2015年,55歲的陸華廷最後一次參加橫渡珠江,他終于從水裏捉到了一條魚。

有類似感受的不止陸華廷一人。隨著近年廣州重拳治水,很多沿岸市民開始感受到,廣州水環境確實在悄然好轉。

“從2016年開始,我們這裏的水質開始好轉。”住在駟馬涌邊上的市民慕容森林告訴記者,作為珠江的其中一條支涌,駟馬涌一直是臭名昭著的黑臭河涌。為解決雨污合流溢流産生的瞬時高污染負荷、大流量污水等問題,駟馬涌引入創新工藝進行科技治水。如今的駟馬涌已經基本做到去濁回清,在慕容森林看來,這不僅僅是一條河涌變清的問題。“以前駟馬涌的污染物都直接流入珠江,現在污染物通過河涌的凈化係統就能得到治理,如果未來所有支涌都是這樣,那麼可以預見,整條珠江的水質將會得到很大的提高。”

40 年前的珠江。葉健強 攝

從單打獨鬥到全民守護母親河

如今,越來越多市民參與到廣州治水中來。從2017年起,廣州開始對外公開招募“民間河長”,引導公眾參與和監督河長制工作。越來越多市民擔起“民間河長”的角色。廣州市河長辦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廣州已聘用民間河長共814名。除了成年人之外,學生群體也參與到治水當中來。荔灣區在全國首創提出在學校中聘請“民間小河長”。

母親河的守護從以前政府“單打獨鬥”向全民參與轉變。在很多環保人士看來,其中意義非凡。民間環保人士高毅堅表示,隨著全民治水的氛圍日漸濃烈,公眾與政府在治水上終于構建了一個“面對面”交流的平臺。

今日的一江兩岸氣象萬千

兩岸

 40年來廣州經濟中心依水而生

改革開放40年間,不僅珠江水逐漸去濁回清了,一江兩岸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改革開放催生了人民路商圈的崛起。上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初,人們都説“不到南方大廈,不算到了廣州”。可見在沿江西路上的南方大廈是廣州當時的標志,人民南路、十三行商圈也成了當時的市中心地區。被譽為“廣州掃街元祖”的市民李瑞然此前曾記錄過多張人民南路商圈的盛景,上世紀90年代,西壕路依然人頭涌涌,這裏不時還會舉行美食節。

上世紀80年代,廣州坊間流傳一句俗語:“寧要‘河北’一張床,不要‘河南’一間房”,可見當時珠江兩岸發展存在明顯差距。隨著時代變遷,廣州的經濟發展重心不斷優化,從原來的人民路商圈、到珠江新城,再到如今的琶洲、金融城,昔日的郊區如今逐漸崛起。近年,廣州提出“一江兩岸三帶”發展戰略,更是著手整合沿岸優質資源,向珠江兩岸注入創新內涵。

“梳理廣州經濟中心的變化,你會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華南城市研究院生態環境與低碳城市研究所所長王瀚表示。“一口通商”時代,廣州對外連接的重要貿易區是位于珠江邊的黃埔古港;改革開放之後,人民路、沿江路一帶因臨近珠江,得益于便利的航運條件,成為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商貿中心;如今廣州不斷向東發展,經濟發展重心兜兜轉轉又回到了昔日黃埔古港一帶(今天琶洲地區)……但無論怎麼變化,廣州的發展脈絡始終是圍繞著珠江演繹的。不同的是,以前的經濟中心依江而生,大多是出于對自然資源和區位交通條件的依賴;如今邁入新時代,昔日通過犧牲環境來換發展的落後産業已悉數遷出,如微信、阿裏、唯品會等新經濟産業紛紛選擇布局在珠江沿岸,更多是因為珠江優美的環境和深厚的人文氛圍吸引大量人才聚攏。

【天河之變】

驚世飛躍

訴説40年萬象更新

花城廣場繁華璀璨

文/金羊網記者 劉雲

在中國,在廣州,有一片137.38平方公裏的土地,40年間,她從東郊的荒野之域,變為現在的城市之窗,任何到訪廣州的人,都會來這兒走一走、看一看——

天河,是廣州改革開放的名片。在這裏,人們讀懂了萬象更新。

景觀

 舊時“菜籃子” 如今“中軸線”

蘇志均,廣州市天河區百姓志願宣講團成員,生在天河,長在天河,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車陂村村民。

“在我年少記憶中,35年前天河車陂石牌崗頂一帶,還是菜地良田,每到上學,就會和一群小夥伴,騎著自行車一路遊走田間地頭。”

對比照片,40年前,天河城所在之處還是一片田地,常有牛兒在其間吃草。40年前,珠江新城所在之處還是一片窩棚,當地人管它叫“鄉下”。

鐘敘本老人回憶起這片土地當年的影像時説:天河原來是廣州的一只“菜籃子”。

如今,這樣的景象早已改變。

1993年時,廣州曾邀請美國著名規劃師托馬斯夫人擔綱珠江新城規劃,托馬斯夫人畫出一條從黃埔大道到珠江的軸線,這成為後來新中軸線的雛形。

2017年,包括珠江新城、天河北在內的天河CBD完成生産總值2991.22億元。天河城所在的天河路商圈,有“華南第一黃金商業帶”之美譽,不僅是國際購物天堂,還是商業文化景觀示范區。夜幕降臨,高樓林立的珠江新城燈光璀璨、熠熠生輝。站在這個廣州最像曼哈頓的地方,能夠感受到廣州與世界的無縫接軌。

如今,沒有多少人會對天河感到陌生。在這個舊時“菜籃子”的土地上,誕生了太多奇跡和創新故事:昔日積水潭建成歌劇院,廢墟上的木棚變成博物館,珠江河上的小孤島成了開放公園,小蠻腰下的花城廣場,四方遊客雲集。

大器晚成的珠江新城,牽手曾為“亞洲第一高樓”的中信廣場,與作為恒大主場的天河體育中心一起,挽住珠江後航道的海心沙島,串起代表廣州城市形象轉型的“新中軸線”。在無數個宣傳片中,海心沙、大劇院成為中國對外開放的標志之一。

1987 年的天河體育中心。歐陽西 攝
2015 年的天河體育中心。林桂炎 攝

經濟 

GDP在33年間猛增3754倍

經濟數據是改革開放的衡量器。2018年7月,廣州11區上半年經濟數據出爐,天河區經濟發展保持穩中有進、進中提質的良好態勢,實現地區生産總值3291.74億元,增長9.9%,比上半年加快了0.1個百分點。天河在經濟總量、增速方面均居首位。

這樣的成績,並非第一次。從2007年至2017年,連續11年,天河區GDP總量位居廣州第一,其經濟總量約佔廣州的五分之一,是廣州經濟“最大發動機”。

地區生産總值從1985年建區之初的1.15億元上升到2017年的4317.71億元,33年裏增長3754倍。天河是如何做到的?

廣東財經大學流通經濟研究所所長王先慶認為,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天河逐漸成為以金融業和商貿業為主的現代服務業積聚地,無論是網絡經濟、電子商務,還是金融業、文化産業、商貿流通業都進入了旺盛的增長期。

如果説廣州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名片,天河則是廣州的窗口。廣州那敢為人先的城市特質,在這裏得到集中體現。

趙海舟,廣州酷狗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副總裁,互聯網時代的一名資深創業者。

“在我看來,天河區極具吸引力的人才政策,以及宜居、包容的氛圍,特別是政府高效有序的政務服務,讓這塊改革熱土魅力無限。”

天河高樓林立

生活

國際范與南粵味在此交融

一個城市改革開放窗口的形成,並非一日之功,持續不斷的創新動力,注定能在時光河流裏留下烙印。

在天河路全長2.8公裏、總面積4.5平方公裏的區域內,正佳廣場、天河城、太古匯等13大商業綜合體,12家國際高端酒店、超1萬家商鋪,共同集聚成豐富的文商旅業態。車流如梭,行人如潮,永遠奔流著不息的活力,天河路商圈擁有日均150萬人次、節假日超過400萬人次的客流量。

董偉明,石牌三駿企業集團副董事長,一位見證廣州最大、歷史最悠久城中村變遷的人。

“天河的‘洋氣’早已名聲在外,天河的本土氣息藏在城中村中沒有消失的粵味文化中。很多人都喜歡在端午節看我們劃龍船,可是沒有村改居建設,沒有電腦城等村周邊物業的強大經濟活力,哪有如今劃龍舟的熱鬧和壯觀呢”?

育才造士,為國之本。在取得經濟總量連續11年排各區第一的成績後,天河區在優質教育上也不斷發力。廣州中學的成立,開展集團化辦學試點,招名師引名校……數十年磨一劍,天河教育已一躍而起。

陳女士,兒子去年中考,原本打算衝天河區外省市屬高中,最終選擇留在天河升學。

“天河經濟好,教育也大幅提升,高考重本率節節高,我們的孩子也不需要舍近求遠去其他地方讀書了”。

其實,幸福就是這樣簡單。俯瞰天河,這裏的人們用雙手書寫了史詩,以一腔熱血將曾經落後的菜地變為熠熠生輝的國際大都會,每個人用自己的奮鬥訴説改革開放40年來的萬象更新。

【大城小議】

“變開去”與“變回來”

□林琴西

“窮則思變”四個字,足以描述幾十年來廣州人的奮鬥史,也足以描述幾十年來廣州城市面貌的變遷史。而這二者是互為表裏的。

近二三十年來的廣州變化,不要説“老華僑”回鄉會震驚于她的翻天覆地,就算是長居于斯的市民,也會詫異于她的日新月異。確實,這些年來的廣州變遷,她所發生的,不是“十年之變”“百年之變”,而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千年巨變。

我們回到北京路,去看一下那條疊加著宋代、元代、明代、清代遺存的路面,這裏就是千年不變的城市中軸線。它一方面可以看出,千多年來,廣州大體安穩,沒有因大的戰亂巨災,改變廣州城的基本方位和格局。甚至追溯到如今收藏在廣州博物館的一塊晉代石磚上的銘辭:“永嘉世,九州荒。余廣州,平且康”——天下大亂而廣州安寧。我們對此,既可以慶幸廣州一二千年來相對的和平穩定,當然也可以嘆息廣州一二千年來發展的緩慢甚至停滯。唯有近二三十年來,廣州城的中軸線發生了千年一遇的巨變——天河城與珠江新城一帶的崛起,已經成了新的城市商務中心,形成新的城市中軸線。有誰會想到,當年“國民政府”的代總統李宗仁,在此倉皇起降的郊草萋萋的“天河機場”,如今已是廣州最繁榮的商務和體育中心!

千變萬變,氣象開張,但我們並非“唯變主義”。河不變濁、天不變灰,變中須有不變,才是“善變”。我們既要變得開去,就要能變得回來,把變濁的變回清,變灰的變回藍。詩雲“俟河之清,人壽幾何”,這未免太悲觀了!河水清澈,真是難以企望的目標嗎?非也!河清之時,指日可待。

編輯:海輝
數字報

【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珠江穿城,走讀40年水路財路 驚世飛躍,訴説40年萬象更新

金羊網  作者:何偉傑  2018-10-31

策劃統籌/陳春凝  紀映雲

本版攝影/陳秋明(除署名外)

還記得一周前我們發出的邀請嗎?

關于40年廣式變遷,聽您講述記憶深處的故事……

這些天,記者不斷被普通人生活變遷的點滴講述所打動。

那些沒有被歲月磨平的印跡,就是這樣,在普通廣州人的述説中,立體著、豐滿著……

本期《變遷》故事,我們選擇以普通人講述的一江一區的巨變,看時光如何驚艷了你我40年的歲月。(劉雲)

【一江兩岸之變】

珠江穿城

走讀40年水路財路

珠江兩岸越來越美

文/金羊網記者 何偉傑

改革開放40年,究竟為廣州這座城市帶來什麼?一江兩岸或許是最好的見證者。從上世紀80年代的“寧要‘河北’一張床,不要‘河南’一間房”到如今廣州要打造“一江兩岸三帶”,一條珠江穿城而過,道盡40年羊城巨大變化。

珠水 

這條魚見證珠江水越來越好

對于在珠江邊土生土長的廣州市民陸華廷而言,他大半輩子都與珠江有著扯不清的關聯。父親陸新民曾任西郊遊泳場場長,陸華廷8歲那年便跟隨父親在泳場裏遊泳,他依稀記得,那時的西郊遊泳場用的都是純正的珠江水。9歲那年,陸華廷第一次參加暢遊珠江活動,當時的珠江水比較清澈,往下潛還能摸魚捉蝦。遊到海珠橋底,還能聽到橋面上汽車傳來的轟鳴聲。

自那時起,陸華廷愛上了橫渡珠江,自此年年參加。2006年,中斷了29年的橫渡珠江重啟,陸華廷第一時間去報名。下水的那一刻,他坦言,自己有點失望,“老實説,水質沒有以前那麼好,比較渾濁。”比陸華廷更早認識到廣州水環境需要改善的,是廣州市委市政府。2002年,時任廣東省委書記李長春在率領珠江流域9市黨政一把手視察珠江時,第一次明確提出了“集體橫渡珠江”的設想。時任廣州市市長張廣寧表示,橫渡珠江並非僅僅下水遊泳這麼簡單,它表明的是廣州對珠江整治的決心。

一場全民治水戰就此打響。

“水好不好,看遊完癢不癢就知道,現在遊珠江已經不會癢了”。陸華廷表示,從2006年至今,他曾連續橫渡珠江十年,水質確實有了不少好轉。2015年,55歲的陸華廷最後一次參加橫渡珠江,他終于從水裏捉到了一條魚。

有類似感受的不止陸華廷一人。隨著近年廣州重拳治水,很多沿岸市民開始感受到,廣州水環境確實在悄然好轉。

“從2016年開始,我們這裏的水質開始好轉。”住在駟馬涌邊上的市民慕容森林告訴記者,作為珠江的其中一條支涌,駟馬涌一直是臭名昭著的黑臭河涌。為解決雨污合流溢流産生的瞬時高污染負荷、大流量污水等問題,駟馬涌引入創新工藝進行科技治水。如今的駟馬涌已經基本做到去濁回清,在慕容森林看來,這不僅僅是一條河涌變清的問題。“以前駟馬涌的污染物都直接流入珠江,現在污染物通過河涌的凈化係統就能得到治理,如果未來所有支涌都是這樣,那麼可以預見,整條珠江的水質將會得到很大的提高。”

40 年前的珠江。葉健強 攝

從單打獨鬥到全民守護母親河

如今,越來越多市民參與到廣州治水中來。從2017年起,廣州開始對外公開招募“民間河長”,引導公眾參與和監督河長制工作。越來越多市民擔起“民間河長”的角色。廣州市河長辦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廣州已聘用民間河長共814名。除了成年人之外,學生群體也參與到治水當中來。荔灣區在全國首創提出在學校中聘請“民間小河長”。

母親河的守護從以前政府“單打獨鬥”向全民參與轉變。在很多環保人士看來,其中意義非凡。民間環保人士高毅堅表示,隨著全民治水的氛圍日漸濃烈,公眾與政府在治水上終于構建了一個“面對面”交流的平臺。

今日的一江兩岸氣象萬千

兩岸

 40年來廣州經濟中心依水而生

改革開放40年間,不僅珠江水逐漸去濁回清了,一江兩岸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改革開放催生了人民路商圈的崛起。上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初,人們都説“不到南方大廈,不算到了廣州”。可見在沿江西路上的南方大廈是廣州當時的標志,人民南路、十三行商圈也成了當時的市中心地區。被譽為“廣州掃街元祖”的市民李瑞然此前曾記錄過多張人民南路商圈的盛景,上世紀90年代,西壕路依然人頭涌涌,這裏不時還會舉行美食節。

上世紀80年代,廣州坊間流傳一句俗語:“寧要‘河北’一張床,不要‘河南’一間房”,可見當時珠江兩岸發展存在明顯差距。隨著時代變遷,廣州的經濟發展重心不斷優化,從原來的人民路商圈、到珠江新城,再到如今的琶洲、金融城,昔日的郊區如今逐漸崛起。近年,廣州提出“一江兩岸三帶”發展戰略,更是著手整合沿岸優質資源,向珠江兩岸注入創新內涵。

“梳理廣州經濟中心的變化,你會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華南城市研究院生態環境與低碳城市研究所所長王瀚表示。“一口通商”時代,廣州對外連接的重要貿易區是位于珠江邊的黃埔古港;改革開放之後,人民路、沿江路一帶因臨近珠江,得益于便利的航運條件,成為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商貿中心;如今廣州不斷向東發展,經濟發展重心兜兜轉轉又回到了昔日黃埔古港一帶(今天琶洲地區)……但無論怎麼變化,廣州的發展脈絡始終是圍繞著珠江演繹的。不同的是,以前的經濟中心依江而生,大多是出于對自然資源和區位交通條件的依賴;如今邁入新時代,昔日通過犧牲環境來換發展的落後産業已悉數遷出,如微信、阿裏、唯品會等新經濟産業紛紛選擇布局在珠江沿岸,更多是因為珠江優美的環境和深厚的人文氛圍吸引大量人才聚攏。

【天河之變】

驚世飛躍

訴説40年萬象更新

花城廣場繁華璀璨

文/金羊網記者 劉雲

在中國,在廣州,有一片137.38平方公裏的土地,40年間,她從東郊的荒野之域,變為現在的城市之窗,任何到訪廣州的人,都會來這兒走一走、看一看——

天河,是廣州改革開放的名片。在這裏,人們讀懂了萬象更新。

景觀

 舊時“菜籃子” 如今“中軸線”

蘇志均,廣州市天河區百姓志願宣講團成員,生在天河,長在天河,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車陂村村民。

“在我年少記憶中,35年前天河車陂石牌崗頂一帶,還是菜地良田,每到上學,就會和一群小夥伴,騎著自行車一路遊走田間地頭。”

對比照片,40年前,天河城所在之處還是一片田地,常有牛兒在其間吃草。40年前,珠江新城所在之處還是一片窩棚,當地人管它叫“鄉下”。

鐘敘本老人回憶起這片土地當年的影像時説:天河原來是廣州的一只“菜籃子”。

如今,這樣的景象早已改變。

1993年時,廣州曾邀請美國著名規劃師托馬斯夫人擔綱珠江新城規劃,托馬斯夫人畫出一條從黃埔大道到珠江的軸線,這成為後來新中軸線的雛形。

2017年,包括珠江新城、天河北在內的天河CBD完成生産總值2991.22億元。天河城所在的天河路商圈,有“華南第一黃金商業帶”之美譽,不僅是國際購物天堂,還是商業文化景觀示范區。夜幕降臨,高樓林立的珠江新城燈光璀璨、熠熠生輝。站在這個廣州最像曼哈頓的地方,能夠感受到廣州與世界的無縫接軌。

如今,沒有多少人會對天河感到陌生。在這個舊時“菜籃子”的土地上,誕生了太多奇跡和創新故事:昔日積水潭建成歌劇院,廢墟上的木棚變成博物館,珠江河上的小孤島成了開放公園,小蠻腰下的花城廣場,四方遊客雲集。

大器晚成的珠江新城,牽手曾為“亞洲第一高樓”的中信廣場,與作為恒大主場的天河體育中心一起,挽住珠江後航道的海心沙島,串起代表廣州城市形象轉型的“新中軸線”。在無數個宣傳片中,海心沙、大劇院成為中國對外開放的標志之一。

1987 年的天河體育中心。歐陽西 攝
2015 年的天河體育中心。林桂炎 攝

經濟 

GDP在33年間猛增3754倍

經濟數據是改革開放的衡量器。2018年7月,廣州11區上半年經濟數據出爐,天河區經濟發展保持穩中有進、進中提質的良好態勢,實現地區生産總值3291.74億元,增長9.9%,比上半年加快了0.1個百分點。天河在經濟總量、增速方面均居首位。

這樣的成績,並非第一次。從2007年至2017年,連續11年,天河區GDP總量位居廣州第一,其經濟總量約佔廣州的五分之一,是廣州經濟“最大發動機”。

地區生産總值從1985年建區之初的1.15億元上升到2017年的4317.71億元,33年裏增長3754倍。天河是如何做到的?

廣東財經大學流通經濟研究所所長王先慶認為,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天河逐漸成為以金融業和商貿業為主的現代服務業積聚地,無論是網絡經濟、電子商務,還是金融業、文化産業、商貿流通業都進入了旺盛的增長期。

如果説廣州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名片,天河則是廣州的窗口。廣州那敢為人先的城市特質,在這裏得到集中體現。

趙海舟,廣州酷狗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副總裁,互聯網時代的一名資深創業者。

“在我看來,天河區極具吸引力的人才政策,以及宜居、包容的氛圍,特別是政府高效有序的政務服務,讓這塊改革熱土魅力無限。”

天河高樓林立

生活

國際范與南粵味在此交融

一個城市改革開放窗口的形成,並非一日之功,持續不斷的創新動力,注定能在時光河流裏留下烙印。

在天河路全長2.8公裏、總面積4.5平方公裏的區域內,正佳廣場、天河城、太古匯等13大商業綜合體,12家國際高端酒店、超1萬家商鋪,共同集聚成豐富的文商旅業態。車流如梭,行人如潮,永遠奔流著不息的活力,天河路商圈擁有日均150萬人次、節假日超過400萬人次的客流量。

董偉明,石牌三駿企業集團副董事長,一位見證廣州最大、歷史最悠久城中村變遷的人。

“天河的‘洋氣’早已名聲在外,天河的本土氣息藏在城中村中沒有消失的粵味文化中。很多人都喜歡在端午節看我們劃龍船,可是沒有村改居建設,沒有電腦城等村周邊物業的強大經濟活力,哪有如今劃龍舟的熱鬧和壯觀呢”?

育才造士,為國之本。在取得經濟總量連續11年排各區第一的成績後,天河區在優質教育上也不斷發力。廣州中學的成立,開展集團化辦學試點,招名師引名校……數十年磨一劍,天河教育已一躍而起。

陳女士,兒子去年中考,原本打算衝天河區外省市屬高中,最終選擇留在天河升學。

“天河經濟好,教育也大幅提升,高考重本率節節高,我們的孩子也不需要舍近求遠去其他地方讀書了”。

其實,幸福就是這樣簡單。俯瞰天河,這裏的人們用雙手書寫了史詩,以一腔熱血將曾經落後的菜地變為熠熠生輝的國際大都會,每個人用自己的奮鬥訴説改革開放40年來的萬象更新。

【大城小議】

“變開去”與“變回來”

□林琴西

“窮則思變”四個字,足以描述幾十年來廣州人的奮鬥史,也足以描述幾十年來廣州城市面貌的變遷史。而這二者是互為表裏的。

近二三十年來的廣州變化,不要説“老華僑”回鄉會震驚于她的翻天覆地,就算是長居于斯的市民,也會詫異于她的日新月異。確實,這些年來的廣州變遷,她所發生的,不是“十年之變”“百年之變”,而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千年巨變。

我們回到北京路,去看一下那條疊加著宋代、元代、明代、清代遺存的路面,這裏就是千年不變的城市中軸線。它一方面可以看出,千多年來,廣州大體安穩,沒有因大的戰亂巨災,改變廣州城的基本方位和格局。甚至追溯到如今收藏在廣州博物館的一塊晉代石磚上的銘辭:“永嘉世,九州荒。余廣州,平且康”——天下大亂而廣州安寧。我們對此,既可以慶幸廣州一二千年來相對的和平穩定,當然也可以嘆息廣州一二千年來發展的緩慢甚至停滯。唯有近二三十年來,廣州城的中軸線發生了千年一遇的巨變——天河城與珠江新城一帶的崛起,已經成了新的城市商務中心,形成新的城市中軸線。有誰會想到,當年“國民政府”的代總統李宗仁,在此倉皇起降的郊草萋萋的“天河機場”,如今已是廣州最繁榮的商務和體育中心!

千變萬變,氣象開張,但我們並非“唯變主義”。河不變濁、天不變灰,變中須有不變,才是“善變”。我們既要變得開去,就要能變得回來,把變濁的變回清,變灰的變回藍。詩雲“俟河之清,人壽幾何”,這未免太悲觀了!河水清澈,真是難以企望的目標嗎?非也!河清之時,指日可待。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