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熱問:為什麼是永慶坊?其實兩年前就奮力逆襲!

來源:羊城派 作者: 發表時間:2018-10-25 22:20

文/記者何偉傑 李煥坤 何裕華 圖/記者陳秋明

誕生于1931年的荔灣區恩寧路,被譽為“廣州最美老街”,這裏薈聚了西關騎樓建築的精髓。2016年,蟄伏了10年之久的恩寧路迎來“微改造”,佔地面積約7000多平方米的永慶片區變身“微改文創街區”永慶坊,引入眾創辦公、創意産業。經過兩年的打磨,如今這裏已經成為了創客群體、白領階層、市民遊客匯聚的“打卡聖地”。記者今日了解到,永慶坊二期將迎來改造,本次改造將以國家歷史建築保護利用示范區的建設標準進行,規模是一期的十倍。

改造:永慶坊重煥生機

2016年,沉寂多年的恩寧路改造以”微改造“的方式再次拉開序幕。根據當年的招商公告,廣州市荔灣區舊城改造項目中心就永慶片區微改造修繕和活化利用項目的投資、建設、運營進行公開招商,招商方所持有危(舊)房面積約7200平方米。據了解,在改造前,永慶片區存在大量的危舊房,屬于一般損壞的有6間,嚴重損壞的有30間,永慶大街21號、23號、25號、27號和至寶大街1號更是損壞嚴重,幾乎要倒塌。密密麻麻的老房子旁,有些地方雜草叢生,蚊蠅亂飛,被居民形容為“爛熔熔”的街道。

為了打破這一局面,改造方萬科對該片區按照“抽疏人口、改善環境、保護文化”的思路進行改造。微改造的設計團隊之一豎梁社創始人、華南理工大學建築學院老師宋剛坦言,整個項目以活化的思路去完成,結合新的商業載體,在恩寧路引入新的生活方式,從而讓老城煥發新的生機。

在社會持續關注之下,永慶坊項目最終亮相,成為集眾創辦公、教育營地、長租公寓、生活配套等産業的“創客小鎮”。“在這個模式中,政府、企業、居民三方各有定位。”萬科相關負責人表示,政府作為片區大部分物業的持有者,從政策和法規上,既對活化改造明確方向和定位,也總體把握改造的成果和活化的過程效果;企業以承接“命題作文”的形式,通過方案的公開招商評標,獲得基地的投資改造授權,並以一定年限的運營收益逐年收回投資。

現狀:已成城中打卡“聖地”

根據此前項目定位,永慶坊建成後引入産業辦公、配套公寓、教育等産業。但經過兩年的發展,記者留意到,該片區的産業越來越多元化,咖啡店、劇場、文創小店等業態也紛紛多起來。連日來,記者數次走訪永慶坊,街道上到處可見脖子上挂著相機的“文藝青年”。在一些比較窄的巷子裏,人與人之間甚至需要擦肩而過。李小龍故居、永慶大街24-28號等“網紅建築”成為了不少遊客拍照“打卡”的聖地。“這裏原來是李小龍以前生活過的地方。”一位廣州市民帶著來自東莞的朋友邊説邊介紹道。除了外地遊客之外,也有很多住在荔灣、海珠老城區的市民特地過來領略永慶坊的風採。

“這是我兒子辦的一個劇場,他喜歡這個。”在永慶坊的西瓜劇場門口,一位阿姨興奮地在門口給各色遊客介紹劇場的特色,裏面正在上演話劇表演,劇場座無虛席。該劇場創始人叫鐘嘉慶,2017年10月,他創立了“西瓜劇場”,引入了即興演繹的形式,由觀眾現場講故事或出題,演員即刻表演、創作,從而讓觀眾和演員能更好地互動。他説,一開始他想把劇場設在一些創意園,但發現創意園距離大眾的距離還是有點遠,最終他選擇了位于老城區的永慶坊。之所以把劇場取名“西瓜”,源于與“西關”的諧音。

25日當天,永慶坊的人比以往周末還要多,小至幾個月的嬰孩,老至八九十歲的老人家,都來“打卡”。一位年逾八旬的老婦告訴記者,她是恩寧路的老居民,拆遷後搬離該社區,前一晚看了新聞,今天又特意坐公交車來到這個老地方,“過來走一走,坐一坐啊。”

永慶坊項目不僅為該片區帶來了很多新業態,也對片區內原有的傳統文化注入了新活力。位于永慶坊內的鑾輿堂是八和會館下屬的粵劇武打行。鑾輿堂理事陳鈞漢告訴記者,自從永慶坊開放後,每天來鑾輿堂的遊客多了很多,“主要是年輕人為主,他們進來參觀,也順道了解粵劇文化,也有一些學生專門過來做研究。”對于這種現象,陳師傅很欣慰,“(多人來)當然好啦,多讓年輕人了解粵劇文化,也更有利于粵劇的傳承。”據了解,今年11月5日,這裏又將迎來一年一度的華光師父誕巡遊民俗活動。該活動曾中斷70年,于2015年重新啟動。巡遊隊伍會用八人抬著華光師傅的轎子巡遊,途經恩寧路、粵劇博物館等地。陳師傅説,這兩年隨著永慶坊人氣漸旺,巡遊隊伍越來越熱鬧,預計今年場面會更加盛大。

恩寧路:成立共同締造委員會

街區的變化不只是生活環境的改善,居民對更新改造的參與度也極大提高。今年9月,恩寧路歷史文化街區共同締造委員會正式成立,這是廣州舊城更新首個公眾參與平臺。該委員會在廣州市城市更新局、荔灣區委區政府和國規部門的指導下,由多寶街牽頭,區城市更新局及區國規局配合,區人大代表、區政協委員、社區規劃師、居民代表、商戶代表、媒體代表、專家顧問等成員共同參與。

在圓桌會議上,政府代表、商戶代表、居民代表共商改革,“雖然訴求各有不同,有矛盾有衝突,但大家的初心都是讓這個社區變得更美好。”業主代表、荔灣區城市更新局江偉輝告訴記者。

“委員會不是決策機構,而是意見徵集平臺。通過一個多月的運作,我們聽到了很多訴求,在多個方面達成了共識,也解決了一些痛點。”江偉輝介紹,比如有代表反映恩寧路進入拆遷階段多年,有些地方照明不夠。“現在相關方已經在處理,增加照明設施。”其中一位居民代表余阿姨告訴記者,“現在恩寧路改造多了一個平臺,我也能發言了。”她説,自己提出了希望接下來的改造能做到拆遷補償、建設方案透明的建議。

江偉輝表示,共同締造委員會的成立對推進恩寧路改造有著重要影響。首先在規劃編制設計上這是一個創新,過去都是自上而下將規劃公示,效果有限,收集到的意見比較少。通過這個平臺,大家可以傾聽和提出意見,反映到規劃上,增加公眾參與的渠道。其次,委員會有助于矛盾的協調解決。過去居民想反映問題,苦于找不到途徑或者一層層往上傳達,十分耗時。通過這個平臺,可以高效順暢傳達和解決。最後,這種模式不單單是用于恩寧路的改造建設,還可以延續到後期的管理、營運,是一種長效機制。

這種共同締造的居民參與模式,正在沿用到其他社區的更新改造中。荔灣區泮塘五約老舊小區也啟動了微改造建設,本月初,該片區微改造共同締造委員會也正式成立。

二期改造:面積是一期的十倍

如今,繼永慶坊一期後,二期改造也即將啟動。根據廣州産權交易所官網今年7月挂出的招商公告,荔灣將啟動恩寧路歷史文化街區房屋修繕活化利用項目,對恩寧路片區已徵未拆和擬復建的7萬平方米房屋進行招商,擬將其打造成創意辦公區、濱水文化餐飲(酒吧)配套、時尚商業(體驗式)及綜合配套等西關歷史文化創意街區,預計總投資達10.7億。改造面積相當于一期的十倍。

本次涉及到的招商房屋面積與兩年前永慶坊項目的危舊房改造面積相比有了大幅增加。項目定位為廣州西關歷史文化創意街區,設置創意辦公區、濱水文化餐飲(酒吧)配套、時尚商業(體驗式)及綜合配套、精品民宿等,並保留部分居住功能。

本次活化利用項目將依然由廣州萬科企業有限公司負責。記者近日走訪永慶坊了解到,二期改造將以國家歷史建築保護利用示范區的建設標準進行打造,通過引入社會資本,提升歷史文化街區活化水平,目標是打造“記得住鄉愁,吸引得年輕人,振興得起老城的活力街區”。

為了達到上述目標,本次改造將採取市、區、運營主體三方參與的改造模式。其中市級層面由廣州市國規委牽頭,負責技術統籌、部門協調、政策制定;荔灣區政府負責統籌、建設協調、運營管理;除了運營主體之外,業主可以對自己房子進行自主改造。本次改造由美國著名建築師本·伍德以及其團隊負責擔綱規劃、建設設計工作,本·伍德曾設計了上海新天地、佛山嶺南新天地等項目。

此外,整個二期改造還將引入社區規劃師、嶺南中心等專家團隊,居民及社會各界人士也可參與到改造當中。

專家:既要有“老廣味”又不失潮流感

華南理工大學建築學院副教授徐好好一直關心恩寧路永慶坊的改造。他表示,恩寧路一期,成功吸引了社會各階層對老城復興的關注,在廣州城市保護和發展的制度、操作層面提供了有價值的討論案例,也孕育了一批專心在廣州傳統街區進行設計實踐的團隊。

與一期相比,二期的改造面積更大,難度更大。徐好好認為有三個層面的事情值得仔細思考。首先需要在制度層面進行合理的創新。老城的保護和發展並不矛盾,關鍵在于要有適應老城的辦法。廣州名城和街區的保護制度在逐漸完善,而在具體的更新發展中,議事制度、資金審核、建設管理、運營維護的政策法規和操作規范還需要更多的調整和補充,老城和新城面對的問題不一樣,採用的管理方式也應該有區別。

其次,要讓更新後的老街區變得既有“老廣味”又不失潮流感,政府和企業可以有意識地把老城復興作為一種“孵化器”,既扶持地道的傳統業態,也培育有願望、有本土特徵的新型業態,讓他們在一個階段中,有相對寬松的環境進行發展。如果能保持培育階段的耐心,又尊重長期的商業規律,就有可能在引進的主力品牌之外,打造出一些有號召力、也有恩寧路特點的品牌,並帶動周邊發展,讓街區形成自我造血能力。萬科曾經在恩寧路一期嘗試過引入教育和培訓産業,這是真正有機會形成文化認同和創意的産業,希望在二期也能布局更多類似有價值的業態。

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是在改造過程中,如何讓居民真正融入社區。徐好好舉例説,世界上有很多混合原住民居住區的老城更新案例。是否成功的衡量標準之一,就是新老居民能否達成相似的價值認同,然後才是生存環境的改善,和設計中的人文關懷與歷史尊重。恩寧路歷史文化街區成立共同締造委員會是一個好的開始,它能夠讓城市更新的相關利益人充分溝通,讓社區的新老居民達成文化和價值共識,讓大家願意生活在其中。對于設計,徐好好特別提到,老城區的低層高密度住宅其實和現在珠江新城部分地區的高層居住模式強度相倣,但更接地氣,社區氛圍更好。華南理工大學建築學院的團隊,已經通過太陽能住宅的設計嘗試,提供了解決低層高密度住宅舒適性問題的有效方案,這可能是未來老城土地集約和小片區漸進式更新的新思路。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今日熱問:為什麼是永慶坊?其實兩年前就奮力逆襲!

羊城派  作者:  2018-10-25

文/記者何偉傑 李煥坤 何裕華 圖/記者陳秋明

誕生于1931年的荔灣區恩寧路,被譽為“廣州最美老街”,這裏薈聚了西關騎樓建築的精髓。2016年,蟄伏了10年之久的恩寧路迎來“微改造”,佔地面積約7000多平方米的永慶片區變身“微改文創街區”永慶坊,引入眾創辦公、創意産業。經過兩年的打磨,如今這裏已經成為了創客群體、白領階層、市民遊客匯聚的“打卡聖地”。記者今日了解到,永慶坊二期將迎來改造,本次改造將以國家歷史建築保護利用示范區的建設標準進行,規模是一期的十倍。

改造:永慶坊重煥生機

2016年,沉寂多年的恩寧路改造以”微改造“的方式再次拉開序幕。根據當年的招商公告,廣州市荔灣區舊城改造項目中心就永慶片區微改造修繕和活化利用項目的投資、建設、運營進行公開招商,招商方所持有危(舊)房面積約7200平方米。據了解,在改造前,永慶片區存在大量的危舊房,屬于一般損壞的有6間,嚴重損壞的有30間,永慶大街21號、23號、25號、27號和至寶大街1號更是損壞嚴重,幾乎要倒塌。密密麻麻的老房子旁,有些地方雜草叢生,蚊蠅亂飛,被居民形容為“爛熔熔”的街道。

為了打破這一局面,改造方萬科對該片區按照“抽疏人口、改善環境、保護文化”的思路進行改造。微改造的設計團隊之一豎梁社創始人、華南理工大學建築學院老師宋剛坦言,整個項目以活化的思路去完成,結合新的商業載體,在恩寧路引入新的生活方式,從而讓老城煥發新的生機。

在社會持續關注之下,永慶坊項目最終亮相,成為集眾創辦公、教育營地、長租公寓、生活配套等産業的“創客小鎮”。“在這個模式中,政府、企業、居民三方各有定位。”萬科相關負責人表示,政府作為片區大部分物業的持有者,從政策和法規上,既對活化改造明確方向和定位,也總體把握改造的成果和活化的過程效果;企業以承接“命題作文”的形式,通過方案的公開招商評標,獲得基地的投資改造授權,並以一定年限的運營收益逐年收回投資。

現狀:已成城中打卡“聖地”

根據此前項目定位,永慶坊建成後引入産業辦公、配套公寓、教育等産業。但經過兩年的發展,記者留意到,該片區的産業越來越多元化,咖啡店、劇場、文創小店等業態也紛紛多起來。連日來,記者數次走訪永慶坊,街道上到處可見脖子上挂著相機的“文藝青年”。在一些比較窄的巷子裏,人與人之間甚至需要擦肩而過。李小龍故居、永慶大街24-28號等“網紅建築”成為了不少遊客拍照“打卡”的聖地。“這裏原來是李小龍以前生活過的地方。”一位廣州市民帶著來自東莞的朋友邊説邊介紹道。除了外地遊客之外,也有很多住在荔灣、海珠老城區的市民特地過來領略永慶坊的風採。

“這是我兒子辦的一個劇場,他喜歡這個。”在永慶坊的西瓜劇場門口,一位阿姨興奮地在門口給各色遊客介紹劇場的特色,裏面正在上演話劇表演,劇場座無虛席。該劇場創始人叫鐘嘉慶,2017年10月,他創立了“西瓜劇場”,引入了即興演繹的形式,由觀眾現場講故事或出題,演員即刻表演、創作,從而讓觀眾和演員能更好地互動。他説,一開始他想把劇場設在一些創意園,但發現創意園距離大眾的距離還是有點遠,最終他選擇了位于老城區的永慶坊。之所以把劇場取名“西瓜”,源于與“西關”的諧音。

25日當天,永慶坊的人比以往周末還要多,小至幾個月的嬰孩,老至八九十歲的老人家,都來“打卡”。一位年逾八旬的老婦告訴記者,她是恩寧路的老居民,拆遷後搬離該社區,前一晚看了新聞,今天又特意坐公交車來到這個老地方,“過來走一走,坐一坐啊。”

永慶坊項目不僅為該片區帶來了很多新業態,也對片區內原有的傳統文化注入了新活力。位于永慶坊內的鑾輿堂是八和會館下屬的粵劇武打行。鑾輿堂理事陳鈞漢告訴記者,自從永慶坊開放後,每天來鑾輿堂的遊客多了很多,“主要是年輕人為主,他們進來參觀,也順道了解粵劇文化,也有一些學生專門過來做研究。”對于這種現象,陳師傅很欣慰,“(多人來)當然好啦,多讓年輕人了解粵劇文化,也更有利于粵劇的傳承。”據了解,今年11月5日,這裏又將迎來一年一度的華光師父誕巡遊民俗活動。該活動曾中斷70年,于2015年重新啟動。巡遊隊伍會用八人抬著華光師傅的轎子巡遊,途經恩寧路、粵劇博物館等地。陳師傅説,這兩年隨著永慶坊人氣漸旺,巡遊隊伍越來越熱鬧,預計今年場面會更加盛大。

恩寧路:成立共同締造委員會

街區的變化不只是生活環境的改善,居民對更新改造的參與度也極大提高。今年9月,恩寧路歷史文化街區共同締造委員會正式成立,這是廣州舊城更新首個公眾參與平臺。該委員會在廣州市城市更新局、荔灣區委區政府和國規部門的指導下,由多寶街牽頭,區城市更新局及區國規局配合,區人大代表、區政協委員、社區規劃師、居民代表、商戶代表、媒體代表、專家顧問等成員共同參與。

在圓桌會議上,政府代表、商戶代表、居民代表共商改革,“雖然訴求各有不同,有矛盾有衝突,但大家的初心都是讓這個社區變得更美好。”業主代表、荔灣區城市更新局江偉輝告訴記者。

“委員會不是決策機構,而是意見徵集平臺。通過一個多月的運作,我們聽到了很多訴求,在多個方面達成了共識,也解決了一些痛點。”江偉輝介紹,比如有代表反映恩寧路進入拆遷階段多年,有些地方照明不夠。“現在相關方已經在處理,增加照明設施。”其中一位居民代表余阿姨告訴記者,“現在恩寧路改造多了一個平臺,我也能發言了。”她説,自己提出了希望接下來的改造能做到拆遷補償、建設方案透明的建議。

江偉輝表示,共同締造委員會的成立對推進恩寧路改造有著重要影響。首先在規劃編制設計上這是一個創新,過去都是自上而下將規劃公示,效果有限,收集到的意見比較少。通過這個平臺,大家可以傾聽和提出意見,反映到規劃上,增加公眾參與的渠道。其次,委員會有助于矛盾的協調解決。過去居民想反映問題,苦于找不到途徑或者一層層往上傳達,十分耗時。通過這個平臺,可以高效順暢傳達和解決。最後,這種模式不單單是用于恩寧路的改造建設,還可以延續到後期的管理、營運,是一種長效機制。

這種共同締造的居民參與模式,正在沿用到其他社區的更新改造中。荔灣區泮塘五約老舊小區也啟動了微改造建設,本月初,該片區微改造共同締造委員會也正式成立。

二期改造:面積是一期的十倍

如今,繼永慶坊一期後,二期改造也即將啟動。根據廣州産權交易所官網今年7月挂出的招商公告,荔灣將啟動恩寧路歷史文化街區房屋修繕活化利用項目,對恩寧路片區已徵未拆和擬復建的7萬平方米房屋進行招商,擬將其打造成創意辦公區、濱水文化餐飲(酒吧)配套、時尚商業(體驗式)及綜合配套等西關歷史文化創意街區,預計總投資達10.7億。改造面積相當于一期的十倍。

本次涉及到的招商房屋面積與兩年前永慶坊項目的危舊房改造面積相比有了大幅增加。項目定位為廣州西關歷史文化創意街區,設置創意辦公區、濱水文化餐飲(酒吧)配套、時尚商業(體驗式)及綜合配套、精品民宿等,並保留部分居住功能。

本次活化利用項目將依然由廣州萬科企業有限公司負責。記者近日走訪永慶坊了解到,二期改造將以國家歷史建築保護利用示范區的建設標準進行打造,通過引入社會資本,提升歷史文化街區活化水平,目標是打造“記得住鄉愁,吸引得年輕人,振興得起老城的活力街區”。

為了達到上述目標,本次改造將採取市、區、運營主體三方參與的改造模式。其中市級層面由廣州市國規委牽頭,負責技術統籌、部門協調、政策制定;荔灣區政府負責統籌、建設協調、運營管理;除了運營主體之外,業主可以對自己房子進行自主改造。本次改造由美國著名建築師本·伍德以及其團隊負責擔綱規劃、建設設計工作,本·伍德曾設計了上海新天地、佛山嶺南新天地等項目。

此外,整個二期改造還將引入社區規劃師、嶺南中心等專家團隊,居民及社會各界人士也可參與到改造當中。

專家:既要有“老廣味”又不失潮流感

華南理工大學建築學院副教授徐好好一直關心恩寧路永慶坊的改造。他表示,恩寧路一期,成功吸引了社會各階層對老城復興的關注,在廣州城市保護和發展的制度、操作層面提供了有價值的討論案例,也孕育了一批專心在廣州傳統街區進行設計實踐的團隊。

與一期相比,二期的改造面積更大,難度更大。徐好好認為有三個層面的事情值得仔細思考。首先需要在制度層面進行合理的創新。老城的保護和發展並不矛盾,關鍵在于要有適應老城的辦法。廣州名城和街區的保護制度在逐漸完善,而在具體的更新發展中,議事制度、資金審核、建設管理、運營維護的政策法規和操作規范還需要更多的調整和補充,老城和新城面對的問題不一樣,採用的管理方式也應該有區別。

其次,要讓更新後的老街區變得既有“老廣味”又不失潮流感,政府和企業可以有意識地把老城復興作為一種“孵化器”,既扶持地道的傳統業態,也培育有願望、有本土特徵的新型業態,讓他們在一個階段中,有相對寬松的環境進行發展。如果能保持培育階段的耐心,又尊重長期的商業規律,就有可能在引進的主力品牌之外,打造出一些有號召力、也有恩寧路特點的品牌,並帶動周邊發展,讓街區形成自我造血能力。萬科曾經在恩寧路一期嘗試過引入教育和培訓産業,這是真正有機會形成文化認同和創意的産業,希望在二期也能布局更多類似有價值的業態。

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是在改造過程中,如何讓居民真正融入社區。徐好好舉例説,世界上有很多混合原住民居住區的老城更新案例。是否成功的衡量標準之一,就是新老居民能否達成相似的價值認同,然後才是生存環境的改善,和設計中的人文關懷與歷史尊重。恩寧路歷史文化街區成立共同締造委員會是一個好的開始,它能夠讓城市更新的相關利益人充分溝通,讓社區的新老居民達成文化和價值共識,讓大家願意生活在其中。對于設計,徐好好特別提到,老城區的低層高密度住宅其實和現在珠江新城部分地區的高層居住模式強度相倣,但更接地氣,社區氛圍更好。華南理工大學建築學院的團隊,已經通過太陽能住宅的設計嘗試,提供了解決低層高密度住宅舒適性問題的有效方案,這可能是未來老城土地集約和小片區漸進式更新的新思路。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