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産大型水陸兩棲飛機AG600水上首飛成功 “鯤龍”擊水需要邁過幾道坎?

來源:金羊網 作者:吳國頌 發表時間:2018-10-21 09:05

20 日,湖北荊門,國産大型水陸兩棲飛機 AG600 水上首飛 新華社發


金羊網記者 吳國頌

從2009年的批復立項,到2016年在珠海航空産業園總裝下線、2017年在珠海金灣機場陸上首飛,再到昨日在湖北荊門漳河機場成功實現水上首飛,我國首款大型水陸兩棲飛機——“鯤龍”AG600又邁出了重要一步。至此,中國大飛機邁出“上天入海”完整步伐,建設航空強國輪廓愈發明晰。

水上首飛比陸上難度更大

去年12月24日,AG600在珠海成功完成陸上首飛。作為一款水陸兩棲飛機,它的水上性能又如何?昨日,這個答案得到揭曉。

劃開深藍色湖面,留下一條波光粼粼的水痕;加速踏浪而起,直插雲霄;隨後又如靈動沙鷗,平穩地貼著水面滑行、輕盈入水……飛機順利完成水上飛行,也驗證了飛機的設計是成功的。

“‘鯤龍’是目前世界上在研最大的水陸兩棲飛機。”AG600飛機總設計師黃領才介紹,水上首飛比陸地首飛的難度更大,對于一架水陸兩棲大飛機而言,必須經歷水上首飛起降考驗,才稱得上水陸兩棲。

世界上目前能研發水陸兩棲大飛機的國家寥寥,關鍵的水上起降技術都處于封鎖狀態。“鯤龍”水上首飛至少面臨三大難關:

——涉水關。岸上是飛機,水面是大船。機身、翼展與波音737差不多,起飛重量達到50多噸的大飛機,在水面時如何保證機體結構不漏水;相對于30節左右船速,AG600水面起飛速度達到100節,水面對船底結構産生巨大壓力;在水面風力、波浪影響下,飛機狀態是否穩定,操縱係統是否正常,都是巨大考驗。

——操作關。相較于陸上飛行,水上首飛與使用起落架滑跑起降不同,水上起降依靠船體在水面滑水起降,除了水面環境影響以外,船體和飛機本身的氣水動特性都需要飛行員反復練習並準確掌握。特別是離水和著水姿態的掌握,比陸上起降的離地和接地難度大很多。

——適航關。作為一架民用機,必須獲得國家民航主管部門頒發的適航證,才能開展飛行活動。國內首次開展水上特許飛行適航審查,相關參考資料和工作經驗相對匱乏,加上AG600全機設備國産化率高,不同標準之間適航審查難度高。

航空工業通飛珠海基地總經理、AG600項目副總指揮趙靜波説,水上首飛特別順利,監測數據與理論計算情況基本一致,標志著“鯤龍”已完全具備水上起降能力,真正成為“會‘遊’的飛機”和“會‘飛’的船”。

飛機研制突破多項關鍵技術

中國上一代水上飛機“水轟5”,已經是30年前的産品。

AG600的陸上、水上成功首飛,填補了我國在大型水陸兩棲飛機的研制空白,為我國大飛機家族再添一名強有力的“重量級選手”。AG600飛機設計、制造等核心技術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産權,飛機機體結構、動力裝置和主要機載係統百分之百由國內配套。

金羊網記者了解到,在九年時間裏,該項目遇到的艱難與險阻不勝枚舉。研制團隊攻堅克難,突破多項關鍵技術,完成了首飛前百余項大型試驗、三千余項設備安全性試驗。

衡量水上飛機性能一個重要的指標就是它的抗浪能力。AG600飛機設計目標是達到在2米浪高的海面正常起降,這是國內到目前為止水上飛機領域最高的抗浪能力指標,從世界范圍來講能達到這一要求的飛機也屈指可數。

同時,飛機在水面高速滑行和自由起降,需要克服強大的水阻力,這也是船身設計的技術難題。技術人員在關鍵技術攻關和船型機身設計上大膽創新,在大量計算與試驗後,最終取得了關鍵技術的突破,確定了目前的“V”型高抗浪船型機身。這也是AG600飛機能夠在水面起飛和降落的關鍵。

氣水動布局創新同樣是大型水陸兩棲飛機關鍵技術。在氣水動布局設計關鍵技術攻關中,設計團隊大量採用了係統工程設計方法和氣水動布局綜合優化設計技術。滿足了大型水陸兩棲飛機的頂層設計需求,也使得設計團隊得到了鍛煉和提升,為將來我國大型水陸兩棲飛機的滅火和救援任務能力的提高打下了基礎,同時填補了我國大型水陸兩棲飛機研制領域的一個空白。

據悉,為順利完成AG600的研制,航空工業研究制定了“主承制商—供應商”的“大協作”模式,充分調動全國資源參與型號研制。培養了20多家係統級成品供應商,帶動輻射了民機配套産業快速發展和適航能力提升,有效促進了航空工業的軍民融合協調發展。

未來十年市場需求約280架

汲水快,滅火面積大。船體部分有4個水密箱,滑行中一次最多可汲水12噸,最快僅需20秒;抵達火場時可在距離樹梢30米到50米高度投水,單次投水救火可覆蓋近10個籃球場大小面積。

航程遠、續航時間長。救援半徑能達到1500公裏,相當于從三亞到我國最南端的曾母暗沙的距離。飛行速度是救撈船舶的十倍以上,徹底擺脫直升機救援速度慢、腿短等弊病。

高抗浪、海陸用途廣。可在2米高海浪的復雜氣象條件下實施水面救援行動,水上應急救援可以一次性救護50名遇險人員。偏遠島礁、高原湖區,在物資運輸等方面都能大顯身手……

“鯤龍”豐富的功能用途,讓它成為名副其實的“多面手”。

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陳元先説,“鯤龍”成功水上首飛,標志著我國已經完全掌握了大型水陸兩棲飛機總體設計、氣動結構、航電係統的完全自主知識産權,“下一步,AG600將加快研制步伐,盡快進入市場,滿足國家應急救援體係建設對大型航空裝備的需求”。

市場調研顯示,未來十年AG600的市場需求在280架左右。該機在滿足森林滅火和水上救援要求的同時,通過係列化發展和改進改型,還可滿足執行海洋環境監測與保護、資源探測、島礁運輸等任務需要以及提供海上航行安全保障和緊急支援等任務的需要。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國産大型水陸兩棲飛機AG600水上首飛成功 “鯤龍”擊水需要邁過幾道坎?

金羊網  作者:吳國頌  2018-10-21

20 日,湖北荊門,國産大型水陸兩棲飛機 AG600 水上首飛 新華社發


金羊網記者 吳國頌

從2009年的批復立項,到2016年在珠海航空産業園總裝下線、2017年在珠海金灣機場陸上首飛,再到昨日在湖北荊門漳河機場成功實現水上首飛,我國首款大型水陸兩棲飛機——“鯤龍”AG600又邁出了重要一步。至此,中國大飛機邁出“上天入海”完整步伐,建設航空強國輪廓愈發明晰。

水上首飛比陸上難度更大

去年12月24日,AG600在珠海成功完成陸上首飛。作為一款水陸兩棲飛機,它的水上性能又如何?昨日,這個答案得到揭曉。

劃開深藍色湖面,留下一條波光粼粼的水痕;加速踏浪而起,直插雲霄;隨後又如靈動沙鷗,平穩地貼著水面滑行、輕盈入水……飛機順利完成水上飛行,也驗證了飛機的設計是成功的。

“‘鯤龍’是目前世界上在研最大的水陸兩棲飛機。”AG600飛機總設計師黃領才介紹,水上首飛比陸地首飛的難度更大,對于一架水陸兩棲大飛機而言,必須經歷水上首飛起降考驗,才稱得上水陸兩棲。

世界上目前能研發水陸兩棲大飛機的國家寥寥,關鍵的水上起降技術都處于封鎖狀態。“鯤龍”水上首飛至少面臨三大難關:

——涉水關。岸上是飛機,水面是大船。機身、翼展與波音737差不多,起飛重量達到50多噸的大飛機,在水面時如何保證機體結構不漏水;相對于30節左右船速,AG600水面起飛速度達到100節,水面對船底結構産生巨大壓力;在水面風力、波浪影響下,飛機狀態是否穩定,操縱係統是否正常,都是巨大考驗。

——操作關。相較于陸上飛行,水上首飛與使用起落架滑跑起降不同,水上起降依靠船體在水面滑水起降,除了水面環境影響以外,船體和飛機本身的氣水動特性都需要飛行員反復練習並準確掌握。特別是離水和著水姿態的掌握,比陸上起降的離地和接地難度大很多。

——適航關。作為一架民用機,必須獲得國家民航主管部門頒發的適航證,才能開展飛行活動。國內首次開展水上特許飛行適航審查,相關參考資料和工作經驗相對匱乏,加上AG600全機設備國産化率高,不同標準之間適航審查難度高。

航空工業通飛珠海基地總經理、AG600項目副總指揮趙靜波説,水上首飛特別順利,監測數據與理論計算情況基本一致,標志著“鯤龍”已完全具備水上起降能力,真正成為“會‘遊’的飛機”和“會‘飛’的船”。

飛機研制突破多項關鍵技術

中國上一代水上飛機“水轟5”,已經是30年前的産品。

AG600的陸上、水上成功首飛,填補了我國在大型水陸兩棲飛機的研制空白,為我國大飛機家族再添一名強有力的“重量級選手”。AG600飛機設計、制造等核心技術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産權,飛機機體結構、動力裝置和主要機載係統百分之百由國內配套。

金羊網記者了解到,在九年時間裏,該項目遇到的艱難與險阻不勝枚舉。研制團隊攻堅克難,突破多項關鍵技術,完成了首飛前百余項大型試驗、三千余項設備安全性試驗。

衡量水上飛機性能一個重要的指標就是它的抗浪能力。AG600飛機設計目標是達到在2米浪高的海面正常起降,這是國內到目前為止水上飛機領域最高的抗浪能力指標,從世界范圍來講能達到這一要求的飛機也屈指可數。

同時,飛機在水面高速滑行和自由起降,需要克服強大的水阻力,這也是船身設計的技術難題。技術人員在關鍵技術攻關和船型機身設計上大膽創新,在大量計算與試驗後,最終取得了關鍵技術的突破,確定了目前的“V”型高抗浪船型機身。這也是AG600飛機能夠在水面起飛和降落的關鍵。

氣水動布局創新同樣是大型水陸兩棲飛機關鍵技術。在氣水動布局設計關鍵技術攻關中,設計團隊大量採用了係統工程設計方法和氣水動布局綜合優化設計技術。滿足了大型水陸兩棲飛機的頂層設計需求,也使得設計團隊得到了鍛煉和提升,為將來我國大型水陸兩棲飛機的滅火和救援任務能力的提高打下了基礎,同時填補了我國大型水陸兩棲飛機研制領域的一個空白。

據悉,為順利完成AG600的研制,航空工業研究制定了“主承制商—供應商”的“大協作”模式,充分調動全國資源參與型號研制。培養了20多家係統級成品供應商,帶動輻射了民機配套産業快速發展和適航能力提升,有效促進了航空工業的軍民融合協調發展。

未來十年市場需求約280架

汲水快,滅火面積大。船體部分有4個水密箱,滑行中一次最多可汲水12噸,最快僅需20秒;抵達火場時可在距離樹梢30米到50米高度投水,單次投水救火可覆蓋近10個籃球場大小面積。

航程遠、續航時間長。救援半徑能達到1500公裏,相當于從三亞到我國最南端的曾母暗沙的距離。飛行速度是救撈船舶的十倍以上,徹底擺脫直升機救援速度慢、腿短等弊病。

高抗浪、海陸用途廣。可在2米高海浪的復雜氣象條件下實施水面救援行動,水上應急救援可以一次性救護50名遇險人員。偏遠島礁、高原湖區,在物資運輸等方面都能大顯身手……

“鯤龍”豐富的功能用途,讓它成為名副其實的“多面手”。

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陳元先説,“鯤龍”成功水上首飛,標志著我國已經完全掌握了大型水陸兩棲飛機總體設計、氣動結構、航電係統的完全自主知識産權,“下一步,AG600將加快研制步伐,盡快進入市場,滿足國家應急救援體係建設對大型航空裝備的需求”。

市場調研顯示,未來十年AG600的市場需求在280架左右。該機在滿足森林滅火和水上救援要求的同時,通過係列化發展和改進改型,還可滿足執行海洋環境監測與保護、資源探測、島礁運輸等任務需要以及提供海上航行安全保障和緊急支援等任務的需要。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