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稅“專項附加扣除”徵求意見稿:月入2萬元或可減稅超七成

來源:金羊網 作者:嚴麗梅 發表時間:2018-10-21 09:04

金羊網記者 嚴麗梅

10月20日起,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會同有關部門起草的《個人所得稅專項附加扣除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正式開始為期兩周的全社會公開徵求意見。

在10月1日已率先享受到“起徵點上調”減稅紅利基礎上,人們關心明年起用于子女教育、繼續教育、大病醫療、住房貸款利息或住房租金、贍養老人的支出,能多大程度獲得減稅。

記者採訪權威專家,詳解徵求意見稿。

子女教育

每個子女接受學前教育和學歷教育支出每年定額扣除1.2萬元

徵求意見稿規定:

納稅人的子女接受學前教育和學歷教育的相關支出,按照每個子女每年1.2萬元(每月1000元)的標準定額扣除。其中,學前教育為年滿3歲至小學入學前;學歷教育覆蓋小學到博士研究生。

 專家解讀:

據統計,目前我國公辦幼兒園年均收費約8000元、民辦幼兒園年均收費約2000元到1.4萬元;高中年學費和住宿費900元到3200元;高校本科年學費4200元到1.9萬元;研究生年學費8000元到1.3萬元。

西南財經大學經濟與管理研究院院長甘犁測算,每年每位子女1.2萬元的教育支出扣除標準,可大體覆蓋全國各地各階段子女教育的平均支出,相當于我國城鎮就業人員人均月工資的2倍,並適度體現了一定的前瞻性。

據悉,子女教育專項附加扣除,由子女的父母等法定監護人扣除。父母雙方可分別按每孩每月500元扣除,也可由一方按每孩每月1000元扣除。

“考慮到學生流動性強,對不同區域、不同教育階段實行統一定額標準,有利于簡化稅制、降低徵納成本、防范道德風險。”甘犁説,為擴大減稅覆蓋面,子女接受民辦教育和在境外接受教育的支出實際也統一納入扣除范圍,對于二胎家庭,扣除額也將翻倍。

繼續教育

每人定額扣除3600元到4800元

徵求意見稿規定:

納稅人接受學歷繼續教育的支出,在學歷教育期間按照每年4800元(每月400元)定額扣除;納稅人接受技能人員職業資格繼續教育、專業技術人員職業資格繼續教育支出,在取得相關證書的年度,按照每年3600元定額扣除。

專家解讀: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財稅學院教授許建國説,學歷繼續教育與非學歷繼續教育分設定額,是因為學歷繼續教育,尤其是在職研究生等費用標準一般高于非學歷繼續教育。

繪畫、藝術、體育運動等個人興趣愛好培訓能否減稅?記者了解到,繼續教育概念比較寬泛,一些未納入職業目錄的個人興趣愛好培訓,與職業技能關聯度不高,暫不納入此次扣除范圍。

據悉,為降低徵管難度,非學歷繼續教育按照證書定額扣除。

大病醫療

對個人自負醫藥費用超過1.5萬元的部分,按照每年6萬元的限額據實扣除

徵求意見稿規定:

納稅人在一個納稅年度內,在社會醫療保險管理信息係統記錄的由個人負擔超過1.5萬元的醫藥費用支出部分,為大病醫療支出,可以按照每年6萬元標準限額據實扣除。 專家解讀:

據悉,目前我國已基本建成了覆蓋城鄉的醫保體係,基本醫保、大病保險等報銷後,個人實際負擔比例和數額較低。將扣除限額定為6萬元,能夠覆蓋大部分大病醫療支出。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孫鋼分析,按照世界衛生組織定義,當家庭自負醫藥衛生支出超出家庭總支出的40%時,則該家庭發生了災難性醫藥衛生支出。按此推算,我國的災難性醫藥衛生支出標準約為1.6萬元。此外,我國城鄉居民大病保險支付的起付線主要集中在5000元至2萬元,統籌考慮不同納稅人群收入水平、風險承受能力,允許1.5萬元以上的醫藥費用扣除是合理的。“將起扣標準確定為1.5萬元,體現了國家對大病患者家庭的關懷。”

首套房貸款利息

每年按1.2萬元標準定額扣除

徵求意見稿規定:

納稅人本人或配偶使用商業銀行或住房公積金個人住房貸款為本人或其配偶購買住房,發生的首套住房貸款利息支出,在償還貸款期間,可以按照每年12000元標準定額扣除。經夫妻雙方約定,可以選擇由其中一方扣除。

專家解讀:

甘犁認為,將扣除范圍限定于首套房貸款利息支出,是為了與“分城施策”的房地産調控政策相銜接,兼顧調控效果,體現“房住不炒”的中央精神,更好地保障基本居住需求。

此外,目前商業銀行貸款月均利息約1025元到1189元,徵求意見稿規定每月1000元的扣除標準,與此較為接近。甘犁分析,從國際上看,韓國、墨西哥、意大利等國房貸利息扣除限額佔人均月工資約10%到15%,上述扣除標準約佔我國人均月工資15%,處于較高水平。

記者了解到,採取定額扣除而不是限額內據實扣除,主要考慮貸款利息支出每月變動,如採取限額以內據實扣除,納稅人和扣繳義務人需每月調整扣除額,將大大增加徵納雙方負擔;此外,住房貸款利息支出年度間不均衡,前期利息支出超過扣除限額,後期低于扣除限額,如果採取限額以內據實扣除,納稅人無法充分享受扣除政策。

住房租金

無房者租房按每年9600元到1.44萬元標準定額扣除

徵求意見稿規定:

納稅人本人及配偶在納稅人的主要工作城市沒有住房,而在主要工作城市租賃住房發生的租金支出,可按以下標準定額扣除:

承租的住房位于直轄市、省會城市、計劃單列市以及國務院確定的其他城市,扣除標準為每年1.44萬元(每月1200元);除上述城市外,市轄區戶籍人口超過100萬的其他城市,扣除標準為每年1.2萬元(每月1000元),市轄區戶籍人口小于100萬的其他城市,扣除標準為每年9600元(每月800元)。

專家解讀:

孫鋼測算,上述扣除標準較大程度覆蓋了全國平均租金支出水平,同時兼顧了各地租金水平的差異性。住房租金扣除標準總體上略高于房貸利息扣除標準,體現了對租房群體的照顧。

記者了解到,採取定額扣除而不按租金發票限額據實扣除,是考慮了目前租房市場的實際情況,即大部分租賃行為並沒有開具發票。

此外,扣除方式為依據住房租賃合同扣除。根據規定,納稅人及其配偶不得同時分別享受住房貸款利息專項附加扣除和住房租金專項附加扣除。

贍養老人

每年按2.4萬元的標準定額扣除

徵求意見稿規定:

納稅人贍養60歲(含)以上父母以及其他法定贍養人的贍養支出,可按以下標準定額扣除:

納稅人為獨生子女的,按照每年 2.4萬元(每月2000元)的標準定額扣除;納稅人為非獨生子女的,應當與其兄弟姐妹分攤每年2.4萬元的扣除額度。

專家解讀:

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劉怡認為,將被贍養老人規定為60歲(含)以上老年人,與老年人權益保護法規定以及當前退休年齡一致,社會易于接受。

值得關注的是,如果老人子女已經去世,其孫子女、外孫子女實際承擔對老人的贍養義務,也可獲得贍養老人扣除。

貼士

專項附加如何扣除?

子女教育:受教育子女的父母分別按扣除標準的50%扣除;經父母約定,也可以選擇由其中一方按扣除標準的100%扣除。具體扣除方式在一個納稅年度內不得變更。

繼續教育:個人接受同一學歷教育事項,符合條件的,該項教育支出可由其父母按照子女教育支出扣除,也可由本人按照繼續教育支出扣除,不得同時扣除。

扣除需要什麼憑證?

住房貸款利息:納稅人應留存住房貸款合同、貸款還款支出憑證。

住房租金:納稅人應留存住房租賃合同。

大病醫療:要求納稅人産生的大病醫療支出由納稅人本人扣除。納稅人應當留存醫療服務收費相關票據原件(或復印件)。

相關鏈接:

實在的減負賬,4個專項共扣除4600元

記者以在北京工作的李某為例算了一筆賬,假設李某本人為獨生子女,兒子正在上小學,父母已滿60歲,在北京沒有購買住房、租房居住,自己正在攻讀在職研究生學歷,可以享受子女教育、繼續教育、住房租金、贍養老人四項專項附加扣除。

假設李某月工資為2萬元,在不考慮“三險一金”情況下,個稅改革前按每月3500元基本減除費用標準計算,每月應繳納個稅3120元;今年10月1日以後取得工資,按每月5000元基本減除費用標準和調整後的稅率表計算,應繳納個稅1590元,稅負水平降低近50%。

在此基礎上,2019年1月1日後取得工資,享受專項附加扣除後,其中子女教育專項附加扣除1000元,繼續教育專項附加扣除400元,住房租金專項附加扣除1200元,贍養老人專項附加扣除2000元,共計扣除4600元。

則李某每月應繳納的稅款降為830元,比享受專項附加扣除前少繳納稅款760元,稅負水平降低47.80%;比按照2018年10月1日以前每月3500元基本減除費用標準計算的稅款少繳納2290元,稅負水平降低73.40%。(新華社)

實在的獲得感,廣州工薪族讚“給力”

從徵求意見稿提出的專項附加扣除標準看,上有老、下有小,還有房貸負擔的中青年工薪一族,尤其是其中的獨生子女群體,或會成為減稅紅利的最大受益者。

鄧女士是一名在廣州一家外資銀行工作的“80後”。她告訴羊城晚報記者:“六項(專項扣除)裏我中了四項,還沒算過具體數字,夫妻倆加起來,可少繳很大一部分了。這個抵扣力度很大,出乎我們的意料。”

據了解,鄧女士是獨生子女,上有父母、下有兩個孩子,還有房貸要負擔,同時個人還在進行繼續教育,深感生活壓力較大。她表示:“個稅專項附加扣除的政策正好擊中我們這類家庭的痛點,可以緩解部分壓力!以後看著工資單再也不用那麼心疼了。我們期待這個政策落地。”

廣州市民許女士也是一名“80後”獨生子女,工薪族,上有父母、下有孩子,還有房貸。她告訴記者,10月份享受減稅紅利後,自己只交了兩三百元個稅,如果明年再加上六項專項附加扣除,算一下,僅以子女教育、贍養老人、房貸利息三項計算,自己就可以增加5000元的扣除額,基本可以不用繳個稅了。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個稅“專項附加扣除”徵求意見稿:月入2萬元或可減稅超七成

金羊網  作者:嚴麗梅  2018-10-21

金羊網記者 嚴麗梅

10月20日起,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會同有關部門起草的《個人所得稅專項附加扣除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正式開始為期兩周的全社會公開徵求意見。

在10月1日已率先享受到“起徵點上調”減稅紅利基礎上,人們關心明年起用于子女教育、繼續教育、大病醫療、住房貸款利息或住房租金、贍養老人的支出,能多大程度獲得減稅。

記者採訪權威專家,詳解徵求意見稿。

子女教育

每個子女接受學前教育和學歷教育支出每年定額扣除1.2萬元

徵求意見稿規定:

納稅人的子女接受學前教育和學歷教育的相關支出,按照每個子女每年1.2萬元(每月1000元)的標準定額扣除。其中,學前教育為年滿3歲至小學入學前;學歷教育覆蓋小學到博士研究生。

 專家解讀:

據統計,目前我國公辦幼兒園年均收費約8000元、民辦幼兒園年均收費約2000元到1.4萬元;高中年學費和住宿費900元到3200元;高校本科年學費4200元到1.9萬元;研究生年學費8000元到1.3萬元。

西南財經大學經濟與管理研究院院長甘犁測算,每年每位子女1.2萬元的教育支出扣除標準,可大體覆蓋全國各地各階段子女教育的平均支出,相當于我國城鎮就業人員人均月工資的2倍,並適度體現了一定的前瞻性。

據悉,子女教育專項附加扣除,由子女的父母等法定監護人扣除。父母雙方可分別按每孩每月500元扣除,也可由一方按每孩每月1000元扣除。

“考慮到學生流動性強,對不同區域、不同教育階段實行統一定額標準,有利于簡化稅制、降低徵納成本、防范道德風險。”甘犁説,為擴大減稅覆蓋面,子女接受民辦教育和在境外接受教育的支出實際也統一納入扣除范圍,對于二胎家庭,扣除額也將翻倍。

繼續教育

每人定額扣除3600元到4800元

徵求意見稿規定:

納稅人接受學歷繼續教育的支出,在學歷教育期間按照每年4800元(每月400元)定額扣除;納稅人接受技能人員職業資格繼續教育、專業技術人員職業資格繼續教育支出,在取得相關證書的年度,按照每年3600元定額扣除。

專家解讀: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財稅學院教授許建國説,學歷繼續教育與非學歷繼續教育分設定額,是因為學歷繼續教育,尤其是在職研究生等費用標準一般高于非學歷繼續教育。

繪畫、藝術、體育運動等個人興趣愛好培訓能否減稅?記者了解到,繼續教育概念比較寬泛,一些未納入職業目錄的個人興趣愛好培訓,與職業技能關聯度不高,暫不納入此次扣除范圍。

據悉,為降低徵管難度,非學歷繼續教育按照證書定額扣除。

大病醫療

對個人自負醫藥費用超過1.5萬元的部分,按照每年6萬元的限額據實扣除

徵求意見稿規定:

納稅人在一個納稅年度內,在社會醫療保險管理信息係統記錄的由個人負擔超過1.5萬元的醫藥費用支出部分,為大病醫療支出,可以按照每年6萬元標準限額據實扣除。 專家解讀:

據悉,目前我國已基本建成了覆蓋城鄉的醫保體係,基本醫保、大病保險等報銷後,個人實際負擔比例和數額較低。將扣除限額定為6萬元,能夠覆蓋大部分大病醫療支出。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孫鋼分析,按照世界衛生組織定義,當家庭自負醫藥衛生支出超出家庭總支出的40%時,則該家庭發生了災難性醫藥衛生支出。按此推算,我國的災難性醫藥衛生支出標準約為1.6萬元。此外,我國城鄉居民大病保險支付的起付線主要集中在5000元至2萬元,統籌考慮不同納稅人群收入水平、風險承受能力,允許1.5萬元以上的醫藥費用扣除是合理的。“將起扣標準確定為1.5萬元,體現了國家對大病患者家庭的關懷。”

首套房貸款利息

每年按1.2萬元標準定額扣除

徵求意見稿規定:

納稅人本人或配偶使用商業銀行或住房公積金個人住房貸款為本人或其配偶購買住房,發生的首套住房貸款利息支出,在償還貸款期間,可以按照每年12000元標準定額扣除。經夫妻雙方約定,可以選擇由其中一方扣除。

專家解讀:

甘犁認為,將扣除范圍限定于首套房貸款利息支出,是為了與“分城施策”的房地産調控政策相銜接,兼顧調控效果,體現“房住不炒”的中央精神,更好地保障基本居住需求。

此外,目前商業銀行貸款月均利息約1025元到1189元,徵求意見稿規定每月1000元的扣除標準,與此較為接近。甘犁分析,從國際上看,韓國、墨西哥、意大利等國房貸利息扣除限額佔人均月工資約10%到15%,上述扣除標準約佔我國人均月工資15%,處于較高水平。

記者了解到,採取定額扣除而不是限額內據實扣除,主要考慮貸款利息支出每月變動,如採取限額以內據實扣除,納稅人和扣繳義務人需每月調整扣除額,將大大增加徵納雙方負擔;此外,住房貸款利息支出年度間不均衡,前期利息支出超過扣除限額,後期低于扣除限額,如果採取限額以內據實扣除,納稅人無法充分享受扣除政策。

住房租金

無房者租房按每年9600元到1.44萬元標準定額扣除

徵求意見稿規定:

納稅人本人及配偶在納稅人的主要工作城市沒有住房,而在主要工作城市租賃住房發生的租金支出,可按以下標準定額扣除:

承租的住房位于直轄市、省會城市、計劃單列市以及國務院確定的其他城市,扣除標準為每年1.44萬元(每月1200元);除上述城市外,市轄區戶籍人口超過100萬的其他城市,扣除標準為每年1.2萬元(每月1000元),市轄區戶籍人口小于100萬的其他城市,扣除標準為每年9600元(每月800元)。

專家解讀:

孫鋼測算,上述扣除標準較大程度覆蓋了全國平均租金支出水平,同時兼顧了各地租金水平的差異性。住房租金扣除標準總體上略高于房貸利息扣除標準,體現了對租房群體的照顧。

記者了解到,採取定額扣除而不按租金發票限額據實扣除,是考慮了目前租房市場的實際情況,即大部分租賃行為並沒有開具發票。

此外,扣除方式為依據住房租賃合同扣除。根據規定,納稅人及其配偶不得同時分別享受住房貸款利息專項附加扣除和住房租金專項附加扣除。

贍養老人

每年按2.4萬元的標準定額扣除

徵求意見稿規定:

納稅人贍養60歲(含)以上父母以及其他法定贍養人的贍養支出,可按以下標準定額扣除:

納稅人為獨生子女的,按照每年 2.4萬元(每月2000元)的標準定額扣除;納稅人為非獨生子女的,應當與其兄弟姐妹分攤每年2.4萬元的扣除額度。

專家解讀:

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劉怡認為,將被贍養老人規定為60歲(含)以上老年人,與老年人權益保護法規定以及當前退休年齡一致,社會易于接受。

值得關注的是,如果老人子女已經去世,其孫子女、外孫子女實際承擔對老人的贍養義務,也可獲得贍養老人扣除。

貼士

專項附加如何扣除?

子女教育:受教育子女的父母分別按扣除標準的50%扣除;經父母約定,也可以選擇由其中一方按扣除標準的100%扣除。具體扣除方式在一個納稅年度內不得變更。

繼續教育:個人接受同一學歷教育事項,符合條件的,該項教育支出可由其父母按照子女教育支出扣除,也可由本人按照繼續教育支出扣除,不得同時扣除。

扣除需要什麼憑證?

住房貸款利息:納稅人應留存住房貸款合同、貸款還款支出憑證。

住房租金:納稅人應留存住房租賃合同。

大病醫療:要求納稅人産生的大病醫療支出由納稅人本人扣除。納稅人應當留存醫療服務收費相關票據原件(或復印件)。

相關鏈接:

實在的減負賬,4個專項共扣除4600元

記者以在北京工作的李某為例算了一筆賬,假設李某本人為獨生子女,兒子正在上小學,父母已滿60歲,在北京沒有購買住房、租房居住,自己正在攻讀在職研究生學歷,可以享受子女教育、繼續教育、住房租金、贍養老人四項專項附加扣除。

假設李某月工資為2萬元,在不考慮“三險一金”情況下,個稅改革前按每月3500元基本減除費用標準計算,每月應繳納個稅3120元;今年10月1日以後取得工資,按每月5000元基本減除費用標準和調整後的稅率表計算,應繳納個稅1590元,稅負水平降低近50%。

在此基礎上,2019年1月1日後取得工資,享受專項附加扣除後,其中子女教育專項附加扣除1000元,繼續教育專項附加扣除400元,住房租金專項附加扣除1200元,贍養老人專項附加扣除2000元,共計扣除4600元。

則李某每月應繳納的稅款降為830元,比享受專項附加扣除前少繳納稅款760元,稅負水平降低47.80%;比按照2018年10月1日以前每月3500元基本減除費用標準計算的稅款少繳納2290元,稅負水平降低73.40%。(新華社)

實在的獲得感,廣州工薪族讚“給力”

從徵求意見稿提出的專項附加扣除標準看,上有老、下有小,還有房貸負擔的中青年工薪一族,尤其是其中的獨生子女群體,或會成為減稅紅利的最大受益者。

鄧女士是一名在廣州一家外資銀行工作的“80後”。她告訴羊城晚報記者:“六項(專項扣除)裏我中了四項,還沒算過具體數字,夫妻倆加起來,可少繳很大一部分了。這個抵扣力度很大,出乎我們的意料。”

據了解,鄧女士是獨生子女,上有父母、下有兩個孩子,還有房貸要負擔,同時個人還在進行繼續教育,深感生活壓力較大。她表示:“個稅專項附加扣除的政策正好擊中我們這類家庭的痛點,可以緩解部分壓力!以後看著工資單再也不用那麼心疼了。我們期待這個政策落地。”

廣州市民許女士也是一名“80後”獨生子女,工薪族,上有父母、下有孩子,還有房貸。她告訴記者,10月份享受減稅紅利後,自己只交了兩三百元個稅,如果明年再加上六項專項附加扣除,算一下,僅以子女教育、贍養老人、房貸利息三項計算,自己就可以增加5000元的扣除額,基本可以不用繳個稅了。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