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茶座唱響流行先聲 廣東文創勃興締造諸多第一

來源:金羊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8-10-18 09:12

深圳圖書館,讀者徜徉在書海之中 視覺中國供圖

關鍵1招

看廣東崇文尚藝

——箴言簿

興文化,就是要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發展道路,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繼承革命文化,發展社會主義先進文化,激發全民族文化創新創造活力,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

——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8月21日至22日在北京召開,習近平出席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

影像志

廣州東方賓館音樂茶座 廣州越秀區檔案館供圖
1999 年廣東流行音樂頒獎演出 魏輝攝

本版採寫/金羊網記者 黃宙輝 實習生 吳大海

改革開放40年,經濟的強勢發展,支撐起了文化的廣闊天地。作為改革開放前沿陣地的廣東,在經濟社會發展取得矚目成就的同時,在文化上同樣涌現了諸多開風氣之先的創新之舉、領時代風騷的扛鼎之作。

文化,是時代的“注腳”,亦是地域之“鄉愁”。廣東的文化特質,無疑離不開創新、開放、包容等語詞。回望往昔四十載,“老廣”文化之興,也常常是世俗、平民化的,而非高蹈、難觸摸的——或是音樂茶座唱響流行樂的消費之興;或是書香城市惠及全民的服務之興;或是將文化變成交易産品的産業之興……它務實地融于日常生活,又潤物無聲地影響生活方式乃至于塑造價值觀念。或許正因此,它也給一些人留下了“貧瘠”“沙漠”之誤解。

廣東文化,興于流行文化消費市場。

即使放在今天,我們也要佩服改革開放之初廣東文化界的膽識。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後,得改革開放風氣之先,廣東文化界首先開始理性思考,撥亂反正,衝破了“文不經商,士不理財”等觀念禁錮。1978年,廣東在全國率先恢復了廣東粵劇院等文化藝術單位;同年,廣州首開文化娛樂市場——廣州東方賓館誕生了新時期全國第一家以演唱流行歌曲為主的音樂茶座,長期以來以各種渠道在民間流傳的香港和臺灣地區的流行音樂,開始在內地表演。彼時,娛樂方式尚且寥寥,更何談文化成為一種消費?音樂茶座甫一問世即成風行之勢,賓客盈門,高朋滿座!

憑借毗鄰港澳地區的地緣優勢,加之這一消費市場的發掘,廣東流行音樂爆發了磅薄的能量。一個個歌手從音樂茶座走向全國舞臺,一首首歌曲從東方賓館唱到大江南北。大致以音樂茶座為肇始,廣東開始引領全國流行樂壇風騷:中國第一家現代化立體聲影音公司太平洋影音公司,中國第一個原創流行歌曲大賽“紅棉杯”大賽,廣東歌手首開全國歌手個唱先河……與此同時,電影《雅馬哈魚檔》、電視連續劇《情滿珠江》等一批廣東出品的流行影視作品風靡全國;卡拉OK廳、群眾歌舞廳等文化經營項目接踵而至,廣東的文化消費市場得到進一步發掘和發展。

廣東文化,興于公共文化服務建設。

一座年輕的城市,如何樹立起文化的燈塔?深圳給出的答案是——建立“圖書館之城”,使閱讀成為每一位市民的生活習慣,成為城市鮮明的文化符號。1986年開館伊始,深圳圖書館就率先實行“免證進館、全開架服務”的管理模式;2006年7月新館開放,又提出“開放、平等、免費”的辦館理念,拉開了全國公共文化場所全面免費的大幕。

深圳“24小時不打烊”的“城市書房”是廣東40年來公共文化服務建設的縮影。廣東首創公共文化流動服務網,覆蓋全省大部分地區;每萬人擁有公共文化設施面積1281.5平方米,位居全國前列;建成一大批重點文化工程和公共文化服務設施,其中,廣州圖書館創下國內城市公共圖書館單日入館人次的最高紀錄……從一個個圖書館、博物館即可窺見一座城市的品位,無怪乎不少人紛紛感嘆:“廣東人真愛讀書”。

廣東文化,興于文化創意産業發展。

文化不僅是廣東的內涵,也是實力。務實開放的“老廣”早在1979年,就首開發展文化産業的先例。這一年,江門市臺山衝蔞鎮文化站率先在全國探索“以文補文”發展文化産業,該文化站被文化部譽為“全國以文補文的第一只春雁”。“中國油畫第一村”“中國文化産業第一展”既是當年創新樣本,也仍是如今的行業標桿。2016年,全省文化及相關産業增加值4256.63億元,連續15年居全國各省市首位;2017年,全省電影票房為79.9億元,連續16年蟬聯全國榜首;喜羊羊、灰太狼、豬豬俠、熊大、熊二等深受小朋友們喜愛的動畫片角色均出自廣東動漫企業,全省動漫業産值佔全國1/3……廣東的文化産業“蛋糕”越多越大,文化軟實力不斷提升。

“文脈潤沃野,文化爍新輝。”站在新時期,廣東正全力推進文化強省建設,以更完善的公共文化服務體係,烹飪惠民“文化盛宴”;以更深厚的文化自信,激發豐沛發展能量。

“圖書館之城”引領公共文化建設

“圖書館之城”“博物館之城”……公共文化一直是廣東文化建設的重點之一。40年來,伴隨著城市的改革創新發展,廣東公共文化建設全面推進,公共文化服務不斷提質,群眾的文化獲得感越來越強。

在推廣閱讀方面,廣東在全國首屈一指。1986年開館伊始,深圳圖書館就率先實行“免證進館、全開架服務”的管理模式;1997年,全國第一個公共圖書館法律法規《深圳經濟特區公共圖書館條例(試行)》出臺;2003年,深圳首次在全國提出建設“圖書館之城”的新思路;2006年7月深圳圖書館新館開放,又提出“開放、平等、免費”的辦館理念,拉開了全國公共文化場所全面免費的大幕……

在廣州圖書館館長方家忠看來,“深圳圖書館開放30年的輝煌成就與深圳這座城市無與倫比的發展完全融合在了一起,成為城市鮮明的文化符號”。

緊隨著深圳的步伐,廣州于2015年起施行《廣州市公共圖書館條例》,並提出建設“圖書館之城”的目標。到2020年,廣州每8萬人將擁有一座圖書館。就在今年8月5日,廣州圖書館的入館人數達到51774人次,創下了國內城市公共圖書館單日入館人次的最高紀錄。

此外,創辦于1993年的南國書香節,如今已成為深受南粵大地廣大群眾喜愛的閱讀嘉年華,成為全民閱讀活動的廣闊平臺和一項重點文化惠民工程。

近年來,廣東進一步加強公共文化改革創新,加快推進公共文化服務均等化、標準化、數字化、社會化,完成公共文化機構法人治理結構改革、公共文化服務標準化、基層綜合性文化服務中心建設試點和驗收工作。文化發展的成果共享面更廣,人民群眾的文化生活日益豐富。

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底,廣東已基本實現全省基層公共文化設施全覆蓋。每萬人擁有公共文化設施面積1281.5平方米,位居全國前列。

口述史

中國流行音樂從廣東起步

“大陸有陳小奇,不必到香港。”對陳小奇,香港詞曲作家黃霑曾如是評價。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廣東流行音樂執全國之牛耳,創下了一個又一個“第一”。陳小奇,是當時廣東流行樂壇無可置疑的代表人物及領軍人。《濤聲依舊》《我不想説》《大哥你好嗎》……他創作了眾多膾炙人口的詞曲,先後推出毛寧、楊鈺瑩、李春波等一批風行全國的歌手。

目前,陳小奇的身份是中國音樂家協會流行音樂學會常務副主席、廣東省流行音樂協會主席、廣州市音樂家協會主席。談及那些年的“風雲史”,他表示:“中國流行音樂從廣東起步,這點大家都要承認。”

陳小奇回憶,1978年廣州街頭出現音樂茶座,“很快全市開了七十多家,全都唱‘進口’流行音樂,出了一大堆‘廣州鄧麗君’‘廣州鄭少秋’!”不久,廣東的文化部門出臺規定,音樂茶座必須唱一定比例的國內原創作品,“這個政策推動了原創音樂的發展”。

“流行音樂那時受到一些不公正的對待。很多人覺得它庸俗、低級、簡單,甚至不入流。所以我們就給自己定下一個目標,要改變社會上這種對流行歌曲的誤解和歧視。”陳小奇告訴記者,當時,為規范産業、推動流行音樂原創力量的崛起,廣東多家機構推出流行音樂排行榜,“這時期的廣東歌曲和歌手都是全國最高端的。”

上世紀90年代,全國七八成唱片加工和發行都在廣東,毛寧和楊鈺瑩也在此時成名。“當時,一盤盒帶僅4.1元,唱片公司花了10萬元在央視的黃金時間給楊鈺瑩打了10天的廣告,結果賣出幾百萬盤。發行商都是拿著一麻袋一麻袋的錢來‘搶’盒帶!”陳小奇説,正是因為流行音樂有市場,才會這麼熱,“不能一棒子打死”,“廣東一直保持著對流行歌曲的寬容態度”。

他説,上世紀末,廣東流行音樂逐漸進入低潮期;可到了新媒體時代,《老鼠愛大米》等網絡歌曲仍是從廣東首發,百分之七八十的網絡音樂作品來自廣東。在陳小奇看來,廣東樂壇是極少數直到現在,流行音樂的“紅旗”還一直飄著的地方。

最近,陳小奇正忙著準備“紅棉杯”2018廣州流行合唱大賽。“廣東流行音樂的未來依舊值得期待。”陳小奇説,他“一輩子都要和流行音樂捆在一起了”。

深圳錦繡中華微縮景觀 視覺中國供圖

風雲錄

1977

全國第一支流行樂隊——紫羅蘭輕音樂隊在廣州中山紀念堂首度公開亮相

1978

廣州東方賓館在花園餐廳首開新時期全國第一家以演唱流行歌曲為主的音樂茶座

1979

全國第一家現代化立體聲影音公司——太平洋影音公司在廣州成立

1986

開館伊始,深圳圖書館率先實行“免證進館、全開架服務”的管理模式

1989

深圳“錦繡中華”開業,成為中國第一家主題公園

2002

廣東省委做出建設文化大省的戰略部署。次年印發《中共廣東省委、廣東省人民政府關于加快建設文化大省的決定》

2003

廣東被確定為全國文化體制改革試點省份

2004

深圳文博會創辦,其後逐漸發展成為“中國文化産業第一展”

2011

《廣東省公共文化服務促進條例》通過,這是全國第一部關于公共文化服務體係建設的綜合性地方法規

2016

廣東省文化及相關産業增加值達到4256.63億元,連續15年居全國各省市首位

音樂茶座:率先發掘文化消費市場

“花城之夜,四方倏然奔騰著音樂澎湃的江流,音樂茶座是江流浮起的歌的星座……”1986年12月一期《人民日報》上刊登了這麼一首詩作,熱情謳歌廣州的音樂茶座。1978年,廣州東方賓館首開全國第一家以唱流行歌曲為主的音樂茶座。聽眾花錢買一張票,就可以坐在飯桌前聽歌。其時,娛樂場所寥寥,音樂茶座一推出即引起轟動,高朋滿座,歌手如雲。

音樂茶座的誕生率先發掘文化消費市場。相關統計資料顯示,自東方賓館辦起第一家音樂茶座後,短短幾年間,廣州街頭大大小小的音樂茶座增至70多家,每天上萬顧客進場消費。一張音樂茶座的門票,便宜的賣幾元,貴的要20多元,演出場場賓客盈門。僅1984年一年,廣州70多家音樂茶座的收入就高達2000萬元。

其時,音樂茶座方興未艾,各文化劇團紛紛組建輕音樂隊。歌手在茶座唱歌,不僅收入暴漲,且很快走紅。曾在1985年因翻唱《霍元甲》主題歌紅遍大江南北的本地歌手呂念祖當話劇演員時,演一場的報酬是0.4元,而在音樂茶座唱一場的報酬達10元,一晚上唱3場,就掙了別人小半個月的工資。

音樂茶座的舞臺上走出了眾多靠翻唱走紅的明星:“廣州的劉文正”呂念祖、“廣州鄭少秋”陳浩光、“廣州羅文”李華勇、“廣州蘇芮”張燕妮等……廣東流行音樂迅速發展。

『錦繡中華』:第一家主題公園開業九個月收回投資成本

“一步邁進歷史,一日暢遊中華”。到深圳旅遊,多數遊客都會選擇這一景點——“錦繡中華”。作為我國第一家主題公園,誕生于1989年11月12日的“錦繡中華”創造了一個個“錦繡中華現象”:開業第一年便以接待遊客逾300萬人次、9個月收回全部投資款的業績轟動旅遊界;1991年,國際編號為3088號的小行星被命名為“錦繡中華星”,以彰顯景區的成績和殊榮……

“錦繡中華”的出現,開辟了人文景觀主題樂園的新藍海,引發了中國主題公園的建設熱潮。其後,“中國民俗文化村”、“世界之窗”、長隆野生動物世界(原名:香江野生動物世界)等廣東的主題公園相繼建成開業,在全國范圍內掀起了一股“主題公園熱”。

多年來,廣東主題公園發展領跑全國。在世界主題公園TEAAECOM機構公布的2017年全球前十位主題公園集團排行榜中,中國佔3席,而這3家全部來自廣東,分別為第4位的華僑城集團、第5位的華強方特和第6位的長隆集團。

大芬油畫村:『油畫第一村』每年銷售額達數億元

1989年,一個名叫黃江的香港畫商來到深圳大芬村,租用了一間民房,開始了其時國內少有的油畫加工、收購、出口産業。如今,這個核心區域面積0.4平方公裏、居民僅300余人的村子,分布著大小畫廊和工作室1000余家。8000多名畫工、畫家和畫商雲集在此,每年創造著數億元人民幣的銷售額;80%的油畫産品出口,市場遍及全球。大芬村已成為集生産、創作、展示、交易于一體的國際知名藝術産業基地,被譽為“中國油畫第一村”。

在深圳,文創産業正蓬勃發展。比大芬油畫村平臺大得多的,是中國“文化産業第一展”——深圳文博會。

自2004年創辦至今,深圳文博會已走過14年徵程。“文化+科技”“文化+創意”“文化+資本”……在這個平臺上,新型業態爭相展現新姿,知名文化企業和品牌不斷涌現,形成了充滿生機活力的文化市場。2017年,第十三屆文博會成交額達2240億元。

專家談

文化“百花齊放”要包容也應創新

改革開放40年,廣東在文化建設上取得的成就,與其開放、包容的特質分不開。特別是在改革開放初期,面對多種新思潮的涌入,廣東率先提出了“提倡有益的、允許無害的、取締非法的、打擊犯罪的”和“排污不排外”的文化發展方針,在服務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係的同時,為文化“百花齊放”提供了健康活潑的發展空間,較好地滿足了人民群眾的文化需求。

未來,廣東的文化發展既要包容,也要創新。創新重點在于兩個方面:一是體制創新,二是人才政策的突破。文化發展、文化工作要靠人才,人才方面如果缺乏創新,文化發展前景也不會樂觀。

——廣州大學廣東發展研究院院長、廣東省“特支計劃”宣傳思想文化戰線領軍人才涂成林(受訪者供圖)

制表/杜卉

總指揮:劉海陵

策  劃:林海利 郭啟釗 林兆均 胡  軍

統  籌:陸德潔


編輯:海輝
數字報

音樂茶座唱響流行先聲 廣東文創勃興締造諸多第一

金羊網  作者:  2018-10-18

深圳圖書館,讀者徜徉在書海之中 視覺中國供圖

關鍵1招

看廣東崇文尚藝

——箴言簿

興文化,就是要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發展道路,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繼承革命文化,發展社會主義先進文化,激發全民族文化創新創造活力,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

——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8月21日至22日在北京召開,習近平出席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

影像志

廣州東方賓館音樂茶座 廣州越秀區檔案館供圖
1999 年廣東流行音樂頒獎演出 魏輝攝

本版採寫/金羊網記者 黃宙輝 實習生 吳大海

改革開放40年,經濟的強勢發展,支撐起了文化的廣闊天地。作為改革開放前沿陣地的廣東,在經濟社會發展取得矚目成就的同時,在文化上同樣涌現了諸多開風氣之先的創新之舉、領時代風騷的扛鼎之作。

文化,是時代的“注腳”,亦是地域之“鄉愁”。廣東的文化特質,無疑離不開創新、開放、包容等語詞。回望往昔四十載,“老廣”文化之興,也常常是世俗、平民化的,而非高蹈、難觸摸的——或是音樂茶座唱響流行樂的消費之興;或是書香城市惠及全民的服務之興;或是將文化變成交易産品的産業之興……它務實地融于日常生活,又潤物無聲地影響生活方式乃至于塑造價值觀念。或許正因此,它也給一些人留下了“貧瘠”“沙漠”之誤解。

廣東文化,興于流行文化消費市場。

即使放在今天,我們也要佩服改革開放之初廣東文化界的膽識。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後,得改革開放風氣之先,廣東文化界首先開始理性思考,撥亂反正,衝破了“文不經商,士不理財”等觀念禁錮。1978年,廣東在全國率先恢復了廣東粵劇院等文化藝術單位;同年,廣州首開文化娛樂市場——廣州東方賓館誕生了新時期全國第一家以演唱流行歌曲為主的音樂茶座,長期以來以各種渠道在民間流傳的香港和臺灣地區的流行音樂,開始在內地表演。彼時,娛樂方式尚且寥寥,更何談文化成為一種消費?音樂茶座甫一問世即成風行之勢,賓客盈門,高朋滿座!

憑借毗鄰港澳地區的地緣優勢,加之這一消費市場的發掘,廣東流行音樂爆發了磅薄的能量。一個個歌手從音樂茶座走向全國舞臺,一首首歌曲從東方賓館唱到大江南北。大致以音樂茶座為肇始,廣東開始引領全國流行樂壇風騷:中國第一家現代化立體聲影音公司太平洋影音公司,中國第一個原創流行歌曲大賽“紅棉杯”大賽,廣東歌手首開全國歌手個唱先河……與此同時,電影《雅馬哈魚檔》、電視連續劇《情滿珠江》等一批廣東出品的流行影視作品風靡全國;卡拉OK廳、群眾歌舞廳等文化經營項目接踵而至,廣東的文化消費市場得到進一步發掘和發展。

廣東文化,興于公共文化服務建設。

一座年輕的城市,如何樹立起文化的燈塔?深圳給出的答案是——建立“圖書館之城”,使閱讀成為每一位市民的生活習慣,成為城市鮮明的文化符號。1986年開館伊始,深圳圖書館就率先實行“免證進館、全開架服務”的管理模式;2006年7月新館開放,又提出“開放、平等、免費”的辦館理念,拉開了全國公共文化場所全面免費的大幕。

深圳“24小時不打烊”的“城市書房”是廣東40年來公共文化服務建設的縮影。廣東首創公共文化流動服務網,覆蓋全省大部分地區;每萬人擁有公共文化設施面積1281.5平方米,位居全國前列;建成一大批重點文化工程和公共文化服務設施,其中,廣州圖書館創下國內城市公共圖書館單日入館人次的最高紀錄……從一個個圖書館、博物館即可窺見一座城市的品位,無怪乎不少人紛紛感嘆:“廣東人真愛讀書”。

廣東文化,興于文化創意産業發展。

文化不僅是廣東的內涵,也是實力。務實開放的“老廣”早在1979年,就首開發展文化産業的先例。這一年,江門市臺山衝蔞鎮文化站率先在全國探索“以文補文”發展文化産業,該文化站被文化部譽為“全國以文補文的第一只春雁”。“中國油畫第一村”“中國文化産業第一展”既是當年創新樣本,也仍是如今的行業標桿。2016年,全省文化及相關産業增加值4256.63億元,連續15年居全國各省市首位;2017年,全省電影票房為79.9億元,連續16年蟬聯全國榜首;喜羊羊、灰太狼、豬豬俠、熊大、熊二等深受小朋友們喜愛的動畫片角色均出自廣東動漫企業,全省動漫業産值佔全國1/3……廣東的文化産業“蛋糕”越多越大,文化軟實力不斷提升。

“文脈潤沃野,文化爍新輝。”站在新時期,廣東正全力推進文化強省建設,以更完善的公共文化服務體係,烹飪惠民“文化盛宴”;以更深厚的文化自信,激發豐沛發展能量。

“圖書館之城”引領公共文化建設

“圖書館之城”“博物館之城”……公共文化一直是廣東文化建設的重點之一。40年來,伴隨著城市的改革創新發展,廣東公共文化建設全面推進,公共文化服務不斷提質,群眾的文化獲得感越來越強。

在推廣閱讀方面,廣東在全國首屈一指。1986年開館伊始,深圳圖書館就率先實行“免證進館、全開架服務”的管理模式;1997年,全國第一個公共圖書館法律法規《深圳經濟特區公共圖書館條例(試行)》出臺;2003年,深圳首次在全國提出建設“圖書館之城”的新思路;2006年7月深圳圖書館新館開放,又提出“開放、平等、免費”的辦館理念,拉開了全國公共文化場所全面免費的大幕……

在廣州圖書館館長方家忠看來,“深圳圖書館開放30年的輝煌成就與深圳這座城市無與倫比的發展完全融合在了一起,成為城市鮮明的文化符號”。

緊隨著深圳的步伐,廣州于2015年起施行《廣州市公共圖書館條例》,並提出建設“圖書館之城”的目標。到2020年,廣州每8萬人將擁有一座圖書館。就在今年8月5日,廣州圖書館的入館人數達到51774人次,創下了國內城市公共圖書館單日入館人次的最高紀錄。

此外,創辦于1993年的南國書香節,如今已成為深受南粵大地廣大群眾喜愛的閱讀嘉年華,成為全民閱讀活動的廣闊平臺和一項重點文化惠民工程。

近年來,廣東進一步加強公共文化改革創新,加快推進公共文化服務均等化、標準化、數字化、社會化,完成公共文化機構法人治理結構改革、公共文化服務標準化、基層綜合性文化服務中心建設試點和驗收工作。文化發展的成果共享面更廣,人民群眾的文化生活日益豐富。

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底,廣東已基本實現全省基層公共文化設施全覆蓋。每萬人擁有公共文化設施面積1281.5平方米,位居全國前列。

口述史

中國流行音樂從廣東起步

“大陸有陳小奇,不必到香港。”對陳小奇,香港詞曲作家黃霑曾如是評價。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廣東流行音樂執全國之牛耳,創下了一個又一個“第一”。陳小奇,是當時廣東流行樂壇無可置疑的代表人物及領軍人。《濤聲依舊》《我不想説》《大哥你好嗎》……他創作了眾多膾炙人口的詞曲,先後推出毛寧、楊鈺瑩、李春波等一批風行全國的歌手。

目前,陳小奇的身份是中國音樂家協會流行音樂學會常務副主席、廣東省流行音樂協會主席、廣州市音樂家協會主席。談及那些年的“風雲史”,他表示:“中國流行音樂從廣東起步,這點大家都要承認。”

陳小奇回憶,1978年廣州街頭出現音樂茶座,“很快全市開了七十多家,全都唱‘進口’流行音樂,出了一大堆‘廣州鄧麗君’‘廣州鄭少秋’!”不久,廣東的文化部門出臺規定,音樂茶座必須唱一定比例的國內原創作品,“這個政策推動了原創音樂的發展”。

“流行音樂那時受到一些不公正的對待。很多人覺得它庸俗、低級、簡單,甚至不入流。所以我們就給自己定下一個目標,要改變社會上這種對流行歌曲的誤解和歧視。”陳小奇告訴記者,當時,為規范産業、推動流行音樂原創力量的崛起,廣東多家機構推出流行音樂排行榜,“這時期的廣東歌曲和歌手都是全國最高端的。”

上世紀90年代,全國七八成唱片加工和發行都在廣東,毛寧和楊鈺瑩也在此時成名。“當時,一盤盒帶僅4.1元,唱片公司花了10萬元在央視的黃金時間給楊鈺瑩打了10天的廣告,結果賣出幾百萬盤。發行商都是拿著一麻袋一麻袋的錢來‘搶’盒帶!”陳小奇説,正是因為流行音樂有市場,才會這麼熱,“不能一棒子打死”,“廣東一直保持著對流行歌曲的寬容態度”。

他説,上世紀末,廣東流行音樂逐漸進入低潮期;可到了新媒體時代,《老鼠愛大米》等網絡歌曲仍是從廣東首發,百分之七八十的網絡音樂作品來自廣東。在陳小奇看來,廣東樂壇是極少數直到現在,流行音樂的“紅旗”還一直飄著的地方。

最近,陳小奇正忙著準備“紅棉杯”2018廣州流行合唱大賽。“廣東流行音樂的未來依舊值得期待。”陳小奇説,他“一輩子都要和流行音樂捆在一起了”。

深圳錦繡中華微縮景觀 視覺中國供圖

風雲錄

1977

全國第一支流行樂隊——紫羅蘭輕音樂隊在廣州中山紀念堂首度公開亮相

1978

廣州東方賓館在花園餐廳首開新時期全國第一家以演唱流行歌曲為主的音樂茶座

1979

全國第一家現代化立體聲影音公司——太平洋影音公司在廣州成立

1986

開館伊始,深圳圖書館率先實行“免證進館、全開架服務”的管理模式

1989

深圳“錦繡中華”開業,成為中國第一家主題公園

2002

廣東省委做出建設文化大省的戰略部署。次年印發《中共廣東省委、廣東省人民政府關于加快建設文化大省的決定》

2003

廣東被確定為全國文化體制改革試點省份

2004

深圳文博會創辦,其後逐漸發展成為“中國文化産業第一展”

2011

《廣東省公共文化服務促進條例》通過,這是全國第一部關于公共文化服務體係建設的綜合性地方法規

2016

廣東省文化及相關産業增加值達到4256.63億元,連續15年居全國各省市首位

音樂茶座:率先發掘文化消費市場

“花城之夜,四方倏然奔騰著音樂澎湃的江流,音樂茶座是江流浮起的歌的星座……”1986年12月一期《人民日報》上刊登了這麼一首詩作,熱情謳歌廣州的音樂茶座。1978年,廣州東方賓館首開全國第一家以唱流行歌曲為主的音樂茶座。聽眾花錢買一張票,就可以坐在飯桌前聽歌。其時,娛樂場所寥寥,音樂茶座一推出即引起轟動,高朋滿座,歌手如雲。

音樂茶座的誕生率先發掘文化消費市場。相關統計資料顯示,自東方賓館辦起第一家音樂茶座後,短短幾年間,廣州街頭大大小小的音樂茶座增至70多家,每天上萬顧客進場消費。一張音樂茶座的門票,便宜的賣幾元,貴的要20多元,演出場場賓客盈門。僅1984年一年,廣州70多家音樂茶座的收入就高達2000萬元。

其時,音樂茶座方興未艾,各文化劇團紛紛組建輕音樂隊。歌手在茶座唱歌,不僅收入暴漲,且很快走紅。曾在1985年因翻唱《霍元甲》主題歌紅遍大江南北的本地歌手呂念祖當話劇演員時,演一場的報酬是0.4元,而在音樂茶座唱一場的報酬達10元,一晚上唱3場,就掙了別人小半個月的工資。

音樂茶座的舞臺上走出了眾多靠翻唱走紅的明星:“廣州的劉文正”呂念祖、“廣州鄭少秋”陳浩光、“廣州羅文”李華勇、“廣州蘇芮”張燕妮等……廣東流行音樂迅速發展。

『錦繡中華』:第一家主題公園開業九個月收回投資成本

“一步邁進歷史,一日暢遊中華”。到深圳旅遊,多數遊客都會選擇這一景點——“錦繡中華”。作為我國第一家主題公園,誕生于1989年11月12日的“錦繡中華”創造了一個個“錦繡中華現象”:開業第一年便以接待遊客逾300萬人次、9個月收回全部投資款的業績轟動旅遊界;1991年,國際編號為3088號的小行星被命名為“錦繡中華星”,以彰顯景區的成績和殊榮……

“錦繡中華”的出現,開辟了人文景觀主題樂園的新藍海,引發了中國主題公園的建設熱潮。其後,“中國民俗文化村”、“世界之窗”、長隆野生動物世界(原名:香江野生動物世界)等廣東的主題公園相繼建成開業,在全國范圍內掀起了一股“主題公園熱”。

多年來,廣東主題公園發展領跑全國。在世界主題公園TEAAECOM機構公布的2017年全球前十位主題公園集團排行榜中,中國佔3席,而這3家全部來自廣東,分別為第4位的華僑城集團、第5位的華強方特和第6位的長隆集團。

大芬油畫村:『油畫第一村』每年銷售額達數億元

1989年,一個名叫黃江的香港畫商來到深圳大芬村,租用了一間民房,開始了其時國內少有的油畫加工、收購、出口産業。如今,這個核心區域面積0.4平方公裏、居民僅300余人的村子,分布著大小畫廊和工作室1000余家。8000多名畫工、畫家和畫商雲集在此,每年創造著數億元人民幣的銷售額;80%的油畫産品出口,市場遍及全球。大芬村已成為集生産、創作、展示、交易于一體的國際知名藝術産業基地,被譽為“中國油畫第一村”。

在深圳,文創産業正蓬勃發展。比大芬油畫村平臺大得多的,是中國“文化産業第一展”——深圳文博會。

自2004年創辦至今,深圳文博會已走過14年徵程。“文化+科技”“文化+創意”“文化+資本”……在這個平臺上,新型業態爭相展現新姿,知名文化企業和品牌不斷涌現,形成了充滿生機活力的文化市場。2017年,第十三屆文博會成交額達2240億元。

專家談

文化“百花齊放”要包容也應創新

改革開放40年,廣東在文化建設上取得的成就,與其開放、包容的特質分不開。特別是在改革開放初期,面對多種新思潮的涌入,廣東率先提出了“提倡有益的、允許無害的、取締非法的、打擊犯罪的”和“排污不排外”的文化發展方針,在服務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係的同時,為文化“百花齊放”提供了健康活潑的發展空間,較好地滿足了人民群眾的文化需求。

未來,廣東的文化發展既要包容,也要創新。創新重點在于兩個方面:一是體制創新,二是人才政策的突破。文化發展、文化工作要靠人才,人才方面如果缺乏創新,文化發展前景也不會樂觀。

——廣州大學廣東發展研究院院長、廣東省“特支計劃”宣傳思想文化戰線領軍人才涂成林(受訪者供圖)

制表/杜卉

總指揮:劉海陵

策  劃:林海利 郭啟釗 林兆均 胡  軍

統  籌:陸德潔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