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高校設“學業預警” 情節嚴重或予以退學

來源:金羊網 作者:王倩 發表時間:2018-10-17 09:22

華中科技大學18名學生轉為專科引熱議,廣東高校設“學業預警”

金羊網記者 王倩 實習生 彭樂怡

近日,華中科技大學18名學生因學分不達標從本科轉為專科,其中11人已在6月按專科畢業。“專升本”就聽過,“本轉專”又為哪般?

羊城晚報記者了解到,中國高等教育正在從“嚴進寬出”向“寬進嚴出”發展,在經歷了近十年的本科擴招後,如何增量又提質,成為高等教育再上臺階的關鍵。廣東高校目前尚未提出“本轉專”的管理辦法,高校對“本轉專”也持不同看法。

1  規定

華工等高校均設學業預警

早在2003年,海南大學就有23名學生因“挂科”而被降為專科生,此前他們已因學分不達標而轉為試讀;2015年,清華大學發布了本科生試讀和轉入專科學習的規定,學生因課程學習不合格導致一學期所取得學分低于12學分者,轉入試讀,暫保留學籍一年。試讀一學年期滿,未達到解除試讀學分要求者,轉入專科學習或者退學。

在今年9月新學期開始後,華南理工大學教務處公布了兩份名單,包括64名學生被學業預警及降級試讀,582名學生被學業預警。

據了解,在廣東的高校中,華南理工大學、華南農業大學、深圳大學等學校都頒布了對全日制本科學生學業預警的規定,對一些“挂科”嚴重、學分不達標的學生先給予不同等級的學業預警,情節嚴重的才予以退學。

比如,華工對于達到預警條件的學生先進行幹預幫助,學校要求學院派出指定人員,在學期開學初幫助學生制定合理的選課、學習計劃,敦促其端正學習態度,合理安排時間,提高學習效率,促使其順利完成學業。

教育部此前取消清考制度

無論是“本科轉專科”,還是學業預警,高校都表示並不是對學生學業不佳的懲罰,而是人性化的“學業救濟”措施。華中科技大學官方微博稱,試行本科轉專科是一種學業救濟制度,體現了人文關懷,給瀕臨退學的學生一條出路,彰顯、保護了學生的合法權益,改變了過去簡單管理的狀態。

和“學業救濟”的溫情不同,今年,教育部下達了“取消本科清考制度”的通知,要求高校取消“清考”。“清考”是指一門課程期末考試沒通過,或者補考、重修仍沒通過,就在畢業前再給學生一次考試機會。教育部此舉,無疑斷了不少學生的“後路”。

2  觀點

“嚴管”能否提升教育質量?

有人表示利于人才培養,有人則認為可能誤傷個性化學習

一邊是“學業救濟”,一邊是“取消清考”,高校和教育部軟硬兼施,對低質量教學圍追堵截不可謂不用心良苦。但措施是否能獲得預想的效果?羊城晚報記者多方採訪發現,很多高校師生認為,一些現實問題還需要區別對待。

廣東工業大學學生趙嘉藝表示,現在一些大學生只是“肉身”在學校,“靈魂”早被各種社會活動帶走了。如果“挂科”都不管,還讓學生輕輕松松畢業,這種散漫的、不嚴謹的教育機制不能為社會輸送更多有用人才。

“學生到了大學校園,擺脫了父母的監管,很多人可能會不知不覺地沉淪了。我許多朋友的小孩,一天到晚只會打遊戲,當初入學時立下的宏願都忘記了。”家長張女士表示,她對“寬進嚴出”的大學管理舉雙手讚成。

據悉,華中科大最大、最熱門的光電學院2018年有5名學生涉及“本轉專”,該院副院長楊曉非介紹:“學生本科轉專科最大的原因是沉迷網絡遊戲。”

但華南師范大學學生梁葉認為,無論是本科轉專科,還是取消清考直接退學,這些規定當然可以令教育質量在數據上有所提升,但真正的教育質量並不只是以挂科的多少來衡量的。

譬如比爾·蓋茨、扎克伯格等多位成功人士都曾有過大學輟學的經歷,即便不是天才,不少大學生也提出,死板的學業任務未必能適應目前創新創業的大環境。

另外,不少高校都有對教師進行教學質量評價,其中學生的打分佔比不低,因此一些老師害怕“得罪”學生,上課和考試也會要求得比較寬松。這也是需要解決的難題之一。

3 討論

如何優化課程吸引學生?

實際上,學生存在逃課、學分修不夠或者考試不及格的情況,除了上述提到的原因和學生自身因素外,和老師的授課質量也有很大關係。

“幾乎每個學校都有比較‘水’的專業,存在學生不愛上課,作業也不認真的情況。”中山大學學生許家琪説。

最近幾年,中大為努力提高本科教育教學質量,推出一係列措施治理“水課、水師、水專業”,主要包括:全面梳理教學大綱,按照核心課程、專業課程、通識課程對課程體係進行梳理,專業人才培養目標清晰,特點鮮明;定期對院係專業進行辦學質量審核,對質量不高的專業實行動態調整,確保高質量開設每個專業;推動教授進本科生課堂工作,鼓勵越是“大牌”教授越要為本科生授課,近幾年教授為本科生上課比例逐年提高,去年已達到87.6%;建立全覆蓋的課堂巡查制度對課堂教學的實時監督,讓教務部門能夠第一時間掌握課堂教學動態。

華南師范大學的胡鋒老師説:“把挂科嚴重或者學分不夠的學生降為專科,這個規定本身沒有問題,但是課程的設置應該優化,一些對提升專業無益、對建立知識結構無益的課程是否有必要安排為必修課,這也是學校要考慮的問題。”

“以創業換學分”的高校仍不多

高考高分考入清華大學的沈童,因為在校期間投入創業,學分達不到畢業的要求,最後選擇了專科畢業證。如何不讓更多創業學生被誤傷?記者了解到,雖然國務院發布了《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深化高等學校創新創業教育改革的實施意見》,其中對大學生創業換取學分有明確規定,但目前國內實行創業換取學分的高校較少見。

2014年,深圳大學發布的創業政策中説明,學生學科競賽、科研創新、創業等實踐活動所取得的第一作者單位為深圳大學的優秀成果,經認定後折抵選修課學分,但不計入成績績點。2016年,廣東東軟學院制定了創業項目兌換學分的方案,只要學生在相關專業領域進行創業,將可換取大學期間的相關專業課程的學分。

(應受訪者要求,本文受訪者均為化名)

編輯:海輝
數字報

廣東高校設“學業預警” 情節嚴重或予以退學

金羊網  作者:王倩  2018-10-17

華中科技大學18名學生轉為專科引熱議,廣東高校設“學業預警”

金羊網記者 王倩 實習生 彭樂怡

近日,華中科技大學18名學生因學分不達標從本科轉為專科,其中11人已在6月按專科畢業。“專升本”就聽過,“本轉專”又為哪般?

羊城晚報記者了解到,中國高等教育正在從“嚴進寬出”向“寬進嚴出”發展,在經歷了近十年的本科擴招後,如何增量又提質,成為高等教育再上臺階的關鍵。廣東高校目前尚未提出“本轉專”的管理辦法,高校對“本轉專”也持不同看法。

1  規定

華工等高校均設學業預警

早在2003年,海南大學就有23名學生因“挂科”而被降為專科生,此前他們已因學分不達標而轉為試讀;2015年,清華大學發布了本科生試讀和轉入專科學習的規定,學生因課程學習不合格導致一學期所取得學分低于12學分者,轉入試讀,暫保留學籍一年。試讀一學年期滿,未達到解除試讀學分要求者,轉入專科學習或者退學。

在今年9月新學期開始後,華南理工大學教務處公布了兩份名單,包括64名學生被學業預警及降級試讀,582名學生被學業預警。

據了解,在廣東的高校中,華南理工大學、華南農業大學、深圳大學等學校都頒布了對全日制本科學生學業預警的規定,對一些“挂科”嚴重、學分不達標的學生先給予不同等級的學業預警,情節嚴重的才予以退學。

比如,華工對于達到預警條件的學生先進行幹預幫助,學校要求學院派出指定人員,在學期開學初幫助學生制定合理的選課、學習計劃,敦促其端正學習態度,合理安排時間,提高學習效率,促使其順利完成學業。

教育部此前取消清考制度

無論是“本科轉專科”,還是學業預警,高校都表示並不是對學生學業不佳的懲罰,而是人性化的“學業救濟”措施。華中科技大學官方微博稱,試行本科轉專科是一種學業救濟制度,體現了人文關懷,給瀕臨退學的學生一條出路,彰顯、保護了學生的合法權益,改變了過去簡單管理的狀態。

和“學業救濟”的溫情不同,今年,教育部下達了“取消本科清考制度”的通知,要求高校取消“清考”。“清考”是指一門課程期末考試沒通過,或者補考、重修仍沒通過,就在畢業前再給學生一次考試機會。教育部此舉,無疑斷了不少學生的“後路”。

2  觀點

“嚴管”能否提升教育質量?

有人表示利于人才培養,有人則認為可能誤傷個性化學習

一邊是“學業救濟”,一邊是“取消清考”,高校和教育部軟硬兼施,對低質量教學圍追堵截不可謂不用心良苦。但措施是否能獲得預想的效果?羊城晚報記者多方採訪發現,很多高校師生認為,一些現實問題還需要區別對待。

廣東工業大學學生趙嘉藝表示,現在一些大學生只是“肉身”在學校,“靈魂”早被各種社會活動帶走了。如果“挂科”都不管,還讓學生輕輕松松畢業,這種散漫的、不嚴謹的教育機制不能為社會輸送更多有用人才。

“學生到了大學校園,擺脫了父母的監管,很多人可能會不知不覺地沉淪了。我許多朋友的小孩,一天到晚只會打遊戲,當初入學時立下的宏願都忘記了。”家長張女士表示,她對“寬進嚴出”的大學管理舉雙手讚成。

據悉,華中科大最大、最熱門的光電學院2018年有5名學生涉及“本轉專”,該院副院長楊曉非介紹:“學生本科轉專科最大的原因是沉迷網絡遊戲。”

但華南師范大學學生梁葉認為,無論是本科轉專科,還是取消清考直接退學,這些規定當然可以令教育質量在數據上有所提升,但真正的教育質量並不只是以挂科的多少來衡量的。

譬如比爾·蓋茨、扎克伯格等多位成功人士都曾有過大學輟學的經歷,即便不是天才,不少大學生也提出,死板的學業任務未必能適應目前創新創業的大環境。

另外,不少高校都有對教師進行教學質量評價,其中學生的打分佔比不低,因此一些老師害怕“得罪”學生,上課和考試也會要求得比較寬松。這也是需要解決的難題之一。

3 討論

如何優化課程吸引學生?

實際上,學生存在逃課、學分修不夠或者考試不及格的情況,除了上述提到的原因和學生自身因素外,和老師的授課質量也有很大關係。

“幾乎每個學校都有比較‘水’的專業,存在學生不愛上課,作業也不認真的情況。”中山大學學生許家琪説。

最近幾年,中大為努力提高本科教育教學質量,推出一係列措施治理“水課、水師、水專業”,主要包括:全面梳理教學大綱,按照核心課程、專業課程、通識課程對課程體係進行梳理,專業人才培養目標清晰,特點鮮明;定期對院係專業進行辦學質量審核,對質量不高的專業實行動態調整,確保高質量開設每個專業;推動教授進本科生課堂工作,鼓勵越是“大牌”教授越要為本科生授課,近幾年教授為本科生上課比例逐年提高,去年已達到87.6%;建立全覆蓋的課堂巡查制度對課堂教學的實時監督,讓教務部門能夠第一時間掌握課堂教學動態。

華南師范大學的胡鋒老師説:“把挂科嚴重或者學分不夠的學生降為專科,這個規定本身沒有問題,但是課程的設置應該優化,一些對提升專業無益、對建立知識結構無益的課程是否有必要安排為必修課,這也是學校要考慮的問題。”

“以創業換學分”的高校仍不多

高考高分考入清華大學的沈童,因為在校期間投入創業,學分達不到畢業的要求,最後選擇了專科畢業證。如何不讓更多創業學生被誤傷?記者了解到,雖然國務院發布了《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深化高等學校創新創業教育改革的實施意見》,其中對大學生創業換取學分有明確規定,但目前國內實行創業換取學分的高校較少見。

2014年,深圳大學發布的創業政策中説明,學生學科競賽、科研創新、創業等實踐活動所取得的第一作者單位為深圳大學的優秀成果,經認定後折抵選修課學分,但不計入成績績點。2016年,廣東東軟學院制定了創業項目兌換學分的方案,只要學生在相關專業領域進行創業,將可換取大學期間的相關專業課程的學分。

(應受訪者要求,本文受訪者均為化名)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