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熱土集聚幹事活力 改革前沿青春再出發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董柳 發表時間:2018-10-15 09:05

6位優秀廣州青年講述青春奮鬥歷程

文/記者 董柳 實習生 吳大海 通訊員 侯翔宇 穗外宣

圖/記者 湯銘明

千年商都所具有的包容和創新氣質,歷來是年輕人奮鬥拼搏的熱土。一群年輕人用夢想和青春書寫屬于自己的篇章,青春不僅能帶來洋溢的活力,更重要的是對未來的憧憬和希望。

“向未來出發——我與改革開放的廣州故事”係列專題未來之星故事中,6位優秀的廣州青年代表講述自己的青春奮鬥歷程,其中有早早掌握技術賺取第一桶金的互聯網創客,也有將青春揮灑在志願服務一線的志願者們,還有在國際競賽上斬獲獎項的青蔥少年們。他們資歷雖淺,但已經在自己的領域取得了一定的成績。

火烈鳥科技創始人馬朔:

計算機專業出身的“遊戲達人”

“廣州是一個兼容並蓄、銳意進取的城市,也是一個築夢的城市。”火烈鳥網絡創始人馬朔説道。

2008年,憑借計算機方面的特長,天津小夥馬朔被保送中山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當時計算機相關技術還不算普及,馬朔很快就和同學創立了工作室,專攻移動應用,獲得了“挑戰杯”“創青春”等多個創新創業大賽的獎金,甚至作為優秀學生代表參加了2011年蘋果全球開發者大會,見到了喬布斯。

來廣州前,馬朔就聽説廣州“遍地是機遇,遍地能淘金”。確實如此。2011年,手機遊戲市場迎來了藍海,廣州率先集聚了一批移動遊戲從業者。喜歡玩遊戲的馬朔受邀為《捕魚達人》這款遊戲做本土化,結果因為人手不足,被競爭對手捷足先登、搶先上線。不打不相識,對手因此看到了馬朔的實力,給了他一筆投資,火烈鳥網絡就此成立,“這過程真的特別好玩兒。”

公司創立初期,資金困難,還是學生的馬朔甚至拿出自己的獎學金來給員工發工資,“而且從同學、朋友變成公司同事和上下級,轉變觀念真的有點難,只能摸著石頭過河”。公司從大學城搬到天河後,受到了天河區在租金、研發費用等方面的大力支持,馬朔才順利度過困難期,為迪士尼完成了《鱷魚小頑皮愛洗澡》《神廟逃脫》等多款熱門遊戲在中國地區的本土化業務。

今年是馬朔來穗的第十年,回顧創業路,他表示十分感恩廣州這座城市。近兩年,馬朔提出了“以社區帶動平臺商業化拓展”的發展模式,為中小企業帶來專業的定制化大數據服務,公司的核心員工逐漸成家立業、落戶廣州,天河也在人才落戶方面給予支持,為公司解決了後顧之憂。“在廣州創業很幸福,我們將繼續扎根廣州!”馬朔説。

廣州青年志願者協會志願者林穎:

將志願服務作為價值追求

雖然只是17歲的高中生,但是林穎9歲便開始參加志願服務。“我仍然記得第一次去貧困山區時所看到的情形,孩子們穿著褪色的‘新衣服’,有的甚至破爛不堪。”

“他們放學以後要幹農活,雖然是我的同齡人,但他們看上去是如此的瘦,小小年紀卻顯得十分滄桑。”林穎説。多年以來,她都定期去貧困山區助學,捐助財物。

如今志願服務已經成為她生活的一部分。“我希望能將志願服務一直堅持下去,讓青春的價值在奉獻中體現。”

杜仲哥互聯網科技公司創始人戴韻峰:

用互聯網為中醫發展助力

戴韻峰是廣州中醫藥大學的中醫專業的在讀博士生。兒時一場大病,一次中醫的治療才讓他恢復健康。“從此堅定了從事中醫的決心”。

戴韻峰讀書期間拉起了團隊,意在搭建一個線上平臺,推廣和服務中醫行業。2014年團隊取得了“青創杯”第二屆廣州青年創業大賽冠軍。到目前已經和廣東省400多名主任級中醫師進行師承導師合作,和廣東省中醫院等多家知名醫療機構合作共建中醫師承實習基地。

廣醫一院南山志願服務隊執行隊長莫明聰:

將廣州醫療帶去鄉下

早在廣州醫科大學讀書期間,莫明聰便把志願服務作為自己的愛好。在2010年南山志願服務隊成立時,莫明聰擔任了執行隊長,

志願隊常去省內貧困地區開展送醫送藥及義診活動。“我是農村長大的孩子,深知鄉下的醫療資源匱乏,有些病症鄉下的醫療條件無法診治,也無能力到一線城市看病。”莫明聰説。

2018年3月5日,由共青團廣州市委員會提出開展“花城有愛·志願同行”十項志願服務專項行動,莫明聰成為“志願扶貧”專項的隊長。

七星小學跳繩隊教練賴宣治:

一手打造“光速少年”的工匠

2018年跳繩世青賽上,來自花都區的七星小學一舉獲得6個項目冠軍18枚金牌,5個項目亞軍15枚銀牌,4個項目季軍10枚銅牌。七星小學先後培養出20多名世界跳繩冠軍,打破十多次世界跳繩紀錄,被譽為“中國速度、七星奇跡”“光速少年”。

2012年,考慮到校園規模小,場地、經費、器材有限,七星小學決定大力發展跳繩,此前毫無跳繩基礎的賴宣治每天上網找資料,看視頻,為了學習一個動作,對每一個跳繩視頻,我總是重復觀看幾十次以上。

一年下來,跳繩教學視頻就收集了近200部。為了讓學生學會一個動作,賴宣治至少要備一星期的課。

2013年七星小學從南寧、安徽、大連、馬來西亞一直到阿聯酋迪拜,一路比賽成績斐然。跳繩隊成為學校的明星隊伍,鼓動更多孩子投身跳繩運動。“在三尺講臺上,繼續努力耕種好這塊沃土,這也是我的職責所在。”賴宣治説道。

執信中學丘成桐科學獎生物金獎團隊:

兩年時間 獲“中國青年諾貝爾獎”

“當時老師説太難了,不可能完成,誰知道真的成了。”林沐森、查展、雷文康都是廣州市執信中學的畢業生,不久前他們憑課題《探究捕蠅草捕蟲裂片的夾合機制》,獲得丘成桐科學獎生物金獎,這一獎項有中國青年諾貝爾獎之稱。捕蠅草的夾合機制國內外都沒有人涉足過,三人的研究填補了這片空白。

談及研究課題,林沐森坦言這與大家的日常觀察分不開。執信中學有讓學生設立研究課題的傳統,高一時,查展留意到生物必修課本上提及“動物體內有電信號”,就想了解植物體內是否也有相似物質。于是,三個小夥伴建立了研究性學習小組,選取與動物“最相似”的植物——捕蠅草作為研究對象。

林沐森表示,研究最難的地方不是查閱資料也不是撰寫學術論文,而是給捕蠅草切片。觀察捕蠅草細胞變化需要做切片實驗,可捕蠅草很脆,切割十分困難,“你可以想象一下拿菜刀去切一張卷起來的a4紙”。相比大學實驗室動輒百萬的高尖精設備,中學實驗室的設備相對簡陋,但少年們沒有想過走捷徑,去找外面的資源完成實驗,而是堅持自己動手。

為了破解了捕蠅草捕捉昆蟲的奧秘,他們前後花費了兩年時間,研究過程中不乏困難。比如切片的困難,捕蠅草的葉子薄且含水量大難以下刀,此外如何讓捕蠅草在中國存活也是問題。一次次切片,一次次反思,三人終于以論文的形式得出了成果。

最終,在1500多份論文中,執信三人組脫穎而出,通過中英文答辯讓科學家評審們認同了自己的成果,取得了生物金獎。如今,三人已被國內外名校錄取,未來都將在生物方向上繼續邁進。“祖國發展給予我們良好的學習機會,我們將繼續鑽研科學反哺社會,讓社會價值最大化。”林沐森説道。

編輯:海輝
數字報

創業熱土集聚幹事活力 改革前沿青春再出發

金羊網  作者:董柳  2018-10-15

6位優秀廣州青年講述青春奮鬥歷程

文/記者 董柳 實習生 吳大海 通訊員 侯翔宇 穗外宣

圖/記者 湯銘明

千年商都所具有的包容和創新氣質,歷來是年輕人奮鬥拼搏的熱土。一群年輕人用夢想和青春書寫屬于自己的篇章,青春不僅能帶來洋溢的活力,更重要的是對未來的憧憬和希望。

“向未來出發——我與改革開放的廣州故事”係列專題未來之星故事中,6位優秀的廣州青年代表講述自己的青春奮鬥歷程,其中有早早掌握技術賺取第一桶金的互聯網創客,也有將青春揮灑在志願服務一線的志願者們,還有在國際競賽上斬獲獎項的青蔥少年們。他們資歷雖淺,但已經在自己的領域取得了一定的成績。

火烈鳥科技創始人馬朔:

計算機專業出身的“遊戲達人”

“廣州是一個兼容並蓄、銳意進取的城市,也是一個築夢的城市。”火烈鳥網絡創始人馬朔説道。

2008年,憑借計算機方面的特長,天津小夥馬朔被保送中山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當時計算機相關技術還不算普及,馬朔很快就和同學創立了工作室,專攻移動應用,獲得了“挑戰杯”“創青春”等多個創新創業大賽的獎金,甚至作為優秀學生代表參加了2011年蘋果全球開發者大會,見到了喬布斯。

來廣州前,馬朔就聽説廣州“遍地是機遇,遍地能淘金”。確實如此。2011年,手機遊戲市場迎來了藍海,廣州率先集聚了一批移動遊戲從業者。喜歡玩遊戲的馬朔受邀為《捕魚達人》這款遊戲做本土化,結果因為人手不足,被競爭對手捷足先登、搶先上線。不打不相識,對手因此看到了馬朔的實力,給了他一筆投資,火烈鳥網絡就此成立,“這過程真的特別好玩兒。”

公司創立初期,資金困難,還是學生的馬朔甚至拿出自己的獎學金來給員工發工資,“而且從同學、朋友變成公司同事和上下級,轉變觀念真的有點難,只能摸著石頭過河”。公司從大學城搬到天河後,受到了天河區在租金、研發費用等方面的大力支持,馬朔才順利度過困難期,為迪士尼完成了《鱷魚小頑皮愛洗澡》《神廟逃脫》等多款熱門遊戲在中國地區的本土化業務。

今年是馬朔來穗的第十年,回顧創業路,他表示十分感恩廣州這座城市。近兩年,馬朔提出了“以社區帶動平臺商業化拓展”的發展模式,為中小企業帶來專業的定制化大數據服務,公司的核心員工逐漸成家立業、落戶廣州,天河也在人才落戶方面給予支持,為公司解決了後顧之憂。“在廣州創業很幸福,我們將繼續扎根廣州!”馬朔説。

廣州青年志願者協會志願者林穎:

將志願服務作為價值追求

雖然只是17歲的高中生,但是林穎9歲便開始參加志願服務。“我仍然記得第一次去貧困山區時所看到的情形,孩子們穿著褪色的‘新衣服’,有的甚至破爛不堪。”

“他們放學以後要幹農活,雖然是我的同齡人,但他們看上去是如此的瘦,小小年紀卻顯得十分滄桑。”林穎説。多年以來,她都定期去貧困山區助學,捐助財物。

如今志願服務已經成為她生活的一部分。“我希望能將志願服務一直堅持下去,讓青春的價值在奉獻中體現。”

杜仲哥互聯網科技公司創始人戴韻峰:

用互聯網為中醫發展助力

戴韻峰是廣州中醫藥大學的中醫專業的在讀博士生。兒時一場大病,一次中醫的治療才讓他恢復健康。“從此堅定了從事中醫的決心”。

戴韻峰讀書期間拉起了團隊,意在搭建一個線上平臺,推廣和服務中醫行業。2014年團隊取得了“青創杯”第二屆廣州青年創業大賽冠軍。到目前已經和廣東省400多名主任級中醫師進行師承導師合作,和廣東省中醫院等多家知名醫療機構合作共建中醫師承實習基地。

廣醫一院南山志願服務隊執行隊長莫明聰:

將廣州醫療帶去鄉下

早在廣州醫科大學讀書期間,莫明聰便把志願服務作為自己的愛好。在2010年南山志願服務隊成立時,莫明聰擔任了執行隊長,

志願隊常去省內貧困地區開展送醫送藥及義診活動。“我是農村長大的孩子,深知鄉下的醫療資源匱乏,有些病症鄉下的醫療條件無法診治,也無能力到一線城市看病。”莫明聰説。

2018年3月5日,由共青團廣州市委員會提出開展“花城有愛·志願同行”十項志願服務專項行動,莫明聰成為“志願扶貧”專項的隊長。

七星小學跳繩隊教練賴宣治:

一手打造“光速少年”的工匠

2018年跳繩世青賽上,來自花都區的七星小學一舉獲得6個項目冠軍18枚金牌,5個項目亞軍15枚銀牌,4個項目季軍10枚銅牌。七星小學先後培養出20多名世界跳繩冠軍,打破十多次世界跳繩紀錄,被譽為“中國速度、七星奇跡”“光速少年”。

2012年,考慮到校園規模小,場地、經費、器材有限,七星小學決定大力發展跳繩,此前毫無跳繩基礎的賴宣治每天上網找資料,看視頻,為了學習一個動作,對每一個跳繩視頻,我總是重復觀看幾十次以上。

一年下來,跳繩教學視頻就收集了近200部。為了讓學生學會一個動作,賴宣治至少要備一星期的課。

2013年七星小學從南寧、安徽、大連、馬來西亞一直到阿聯酋迪拜,一路比賽成績斐然。跳繩隊成為學校的明星隊伍,鼓動更多孩子投身跳繩運動。“在三尺講臺上,繼續努力耕種好這塊沃土,這也是我的職責所在。”賴宣治説道。

執信中學丘成桐科學獎生物金獎團隊:

兩年時間 獲“中國青年諾貝爾獎”

“當時老師説太難了,不可能完成,誰知道真的成了。”林沐森、查展、雷文康都是廣州市執信中學的畢業生,不久前他們憑課題《探究捕蠅草捕蟲裂片的夾合機制》,獲得丘成桐科學獎生物金獎,這一獎項有中國青年諾貝爾獎之稱。捕蠅草的夾合機制國內外都沒有人涉足過,三人的研究填補了這片空白。

談及研究課題,林沐森坦言這與大家的日常觀察分不開。執信中學有讓學生設立研究課題的傳統,高一時,查展留意到生物必修課本上提及“動物體內有電信號”,就想了解植物體內是否也有相似物質。于是,三個小夥伴建立了研究性學習小組,選取與動物“最相似”的植物——捕蠅草作為研究對象。

林沐森表示,研究最難的地方不是查閱資料也不是撰寫學術論文,而是給捕蠅草切片。觀察捕蠅草細胞變化需要做切片實驗,可捕蠅草很脆,切割十分困難,“你可以想象一下拿菜刀去切一張卷起來的a4紙”。相比大學實驗室動輒百萬的高尖精設備,中學實驗室的設備相對簡陋,但少年們沒有想過走捷徑,去找外面的資源完成實驗,而是堅持自己動手。

為了破解了捕蠅草捕捉昆蟲的奧秘,他們前後花費了兩年時間,研究過程中不乏困難。比如切片的困難,捕蠅草的葉子薄且含水量大難以下刀,此外如何讓捕蠅草在中國存活也是問題。一次次切片,一次次反思,三人終于以論文的形式得出了成果。

最終,在1500多份論文中,執信三人組脫穎而出,通過中英文答辯讓科學家評審們認同了自己的成果,取得了生物金獎。如今,三人已被國內外名校錄取,未來都將在生物方向上繼續邁進。“祖國發展給予我們良好的學習機會,我們將繼續鑽研科學反哺社會,讓社會價值最大化。”林沐森説道。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