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成青少年過度依賴網絡 家長學校如何助其掙脫?

來源: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發表時間:2018-10-10 08:28

玩手機、平板成了不少孩子的主要娛樂 記者王俊偉攝

“遊戲成癮”列入精神疾病范疇;我國近一成青少年過度依賴網絡

金羊網記者 豐西西

今年世界精神衛生日的主題是“健康心理,快樂人生——關注兒童青少年心理健康”。世界衛生組織此前將“遊戲成癮”列入精神疾病范疇。日前,在國家衛健委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中國科學院院士、北京大學第六醫院院長陸林透露,網絡成癮是我國青少年較普遍存在的心理健康問題,全世界范圍內青少年過度依賴網絡的發病率是6%,我國接近10%。

統計:

我國近一成青少年 過度依賴網絡

根據《中國青少年健康教育核心信息及釋義(2018版)》,網絡成癮,是指在無成癮物質作用下對互聯網使用衝動的失控行為,表現為過度使用互聯網後導致明顯的學業、職業和社會功能的損傷。診斷網絡成癮障礙,持續時間是一個重要標準,一般情況下相關行為至少持續12個月才能確診。網絡成癮包括網絡遊戲成癮、網絡色情成癮、信息收集成癮、網絡關係成癮、網絡賭博成癮、網絡購物成癮等,其中網絡遊戲成癮最為常見。

陸林表示:“據統計,全世界范圍內青少年過度依賴網絡的發病率是6%,我們國家接近10%。”

那麼,廣東的情況如何?昨日,在省衛生計生委媒體見面會上,省精神衛生中心專家指出,近年來,廣東青少年中的焦慮、抑鬱情緒、厭學、自傷及自殺、網絡成癮等現象較普遍,“尤其是名校的‘學霸’,出現這些情況的不少見”。

案例:青春期男孩受困于“無形的網”

網絡遊戲成癮的孩子有哪些表現?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精神醫學科主任潘集陽教授向記者分享了他最近的一個病例。一年前,小劉(化名)是一名品學兼優的孩子,但今年以來,剛上中學的小劉變得對學習不上心,似乎離不開手機了。只要有機會,小劉就會不自覺地拿起手機,刷刷朋友圈、微博,玩玩遊戲。小劉似乎活在了一張“無形的網”裏。

過度地依賴網絡,對青少年的學習和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影響。一項調查報告顯示,中國13歲至17歲的青少年在網民中網癮比例最高,大學生網絡成癮率在9%以上。長時間上網會影響青少年的生長發育,同時也會增加患心血管疾病、糖尿病、肥胖及胃腸道功能紊亂等風險,嚴重時會導致猝死。其次,網絡成癮者中約有五分之一的人罹患注意缺陷多動障礙,抑鬱障礙或焦慮障礙患病率遠高于一般人群。

探因:孩子沉迷網絡或因困惑與創傷

潘集陽認為,網絡成癮背後往往涉及孩子與父母家庭關係、學業、注意缺陷障礙、焦慮或抑鬱等多方面心理問題。

廣東省精神衛生中心心理咨詢科主任尹平指出,網絡成癮不是單獨某一種疾病,而是一個綜合問題,它的背後有很多原因。“就像一個原本不喝酒的人,在遇到困難後喝醉了。孩子心裏有困惑,這些困惑他解決不了,就逃避、轉移到網絡世界裏,躲進去回避”。要幫助孩子走出網絡成癮,需從根本上解決他所面臨的困惑。

中國毒理學會藥物依賴毒理專業委員會委員何日輝表示,臨床上看,孩子網絡成癮分兩類,一是真正的網絡遊戲成癮,在遊戲中獲得興奮感;二是花大量時間在遊戲上,但其實並沒獲得多少愉悅感,這種孩子很可能有創傷經歷。創傷可能來源于家庭、學校、社會等。

何日輝稱,對于單純沉迷于網絡遊戲的孩子,可採取綜合幹預手段,消除其“心癮”;而對于有創傷經歷的孩子,則要找到創傷源頭,進行高效幹預。

專家:強行戒網癮或致二次傷害

不少家長無奈之下選擇將孩子送入戒網癮機構。對此,何日輝特別反對。他表示,自從世界衛生組織將遊戲成癮納入精神疾病范疇,嚴格來説,只有醫療機構有資質幫助孩子戒除網癮;另一方面,如今社會上各種戒網癮機構魚龍混雜,許多機構是用暴力手段,通過行為的矯正,讓孩子在恐懼下選擇順從,但未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甚至會造成二次傷害、創傷後遺症等。何日輝建議家長為孩子選擇正規醫療機構進行規范治療。

東莞

手機校園管理成普遍難題 只能“睜只眼閉只眼”?

專家呼吁出臺相關法律法規,讓管理有章可循

金羊網記者 余曉玲

“東莞13歲男孩假期打遊戲中風。”近日,這個消息在東莞不少班級群、朋友圈熱傳。記者向東莞市人民醫院求證,得到的回答是:“查無此人”。目前,此事並不能證實是發生在東莞。不過,這條很可能不實的信息還是刺痛了不少家長的神經。記者在走訪中了解到,東莞大部分初中和高中實行寄宿制,學生在校使用手機的現象十分普遍,甚至已開始擾亂正常教學秩序。手機的校園管理成為了中小學校面臨的普遍性難題。

現狀

學生帶手機進校現象普遍

如今,孩子沉迷手機的情況十分常見。記者了解到,東莞市第三人民醫院心理咨詢科就接診過不少手機遊戲成癮的孩子,有的孩子甚至因沉迷遊戲出現幻覺。

“只要給他一部手機,他可以不吃飯不睡覺……成績也下滑得非常厲害,從班上的前幾名一下子掉到了班上二三十名。”家住東莞莞城的張先生情緒有點激動,他説兒子的情況絕對不是個案。

記者走訪了解到,因為東莞大部分初高中都實行寄宿制,為了有更多時間接觸手機,學生帶手機進校的現象較普遍。東莞排名較為靠前的一所公辦高中高二年級的一位班主任告訴記者,班上有40多名學生,其中近半學生是不帶手機的,約10人會將手機交給老師保管,但仍有十多人會將手機帶在身邊。一所錄取分數線相對較低的高中的老師則透露,其所在學校學生帶手機的現象較為普遍,在洗手間等場所都能見到學生玩手機。

據了解,東莞的民辦學校學生帶手機入校園的現象則少一些,因民辦學校校規約束相對較嚴格,大部分學校都明文禁止學生帶手機進校園,有的學校對課堂上玩手機的學生甚至會做出停學處理。

學生用手機做什麼?“玩遊戲、玩抖音、看小説,基本都是用來做這幾項。我就沒見過學生帶手機到學校是用來學習的。”東莞市一所民辦學校負責人認為,“手機對于中小學生而言是百害而無一利”。另一名高中班主任稱,學生通過手機還會接觸到一些不健康的垃圾信息,嚴重影響其身心健康,“中小學生還不能有效管理好自己,手機帶給他們的幾乎都是負面影響。”

難題

學校不能不管又不能嚴管

幾乎所有受訪老師和學校負責人都表示,手機的校園管理已成為一道難題。東莞沿海片區一所公辦高中的一名老師告訴記者:“在手機管理上老師、家長、學生很難達成共識,有的家長認為給孩子帶上手機方便自己和孩子聯係。達不成共識,就給管理帶來了非常大的難題。”

東莞一所民辦中學的劉老師也説,雖然不少家長反映孩子一回家就將自己關在房間玩手機,希望學校能嚴管,“但我們嚴管的話,有的家長又有意見。我們學校的做法是發現有學生玩手機會讓學生將手機交給校方統一保管,但這個也遭到學生和家長的投訴。”東莞還有民辦學校曾遭家長索賠,原因是學生的手機在被學校保管的過程中電池損壞無法開機。

“因為曾出現因手機管理引發的極端案例,不少學校現在也是‘睜只眼閉只眼’。我們老師除了苦口婆心地做工作外,幾乎沒有行之有效的管理辦法。”東莞一所公辦高中的一名班主任坦言,每次班會他都會反復和學生講手機的危害性,但收效甚微。

建議

立法規范手機校園使用

“希望國家和省能出臺相關法律法規,讓學校、老師在管理時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東莞高級中學從教35年的特級教師毛經文表示,現在不少學校和老師在學生手機管理上“畏手畏腳”主要是因沒有相關的法律法規,一旦因此出現什麼問題老師和學校或承擔一定風險。出臺相關的法律法規,可以讓學校處理此類事件時“名正言順”,也可以培養學生遵守法律的意識。

最近,山東省就立法嚴禁學生將手機等電子産品帶入課堂。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立法禁止未成年人在校園使用智能手機,讓學校有一個可以參照執行的法理依據,或許值得借鑒。

東莞市政協委員陳麗敏則表示,學校也需要進一步暢通家校溝通的渠道。

“以家委會的名義發出讓孩子不帶手機進校園的倡議或許是眼下的一個應對之策,因為在手機管理上家長的配合非常關鍵。”東莞一所民辦學校負責人表示。

編輯:海輝
數字報

近一成青少年過度依賴網絡 家長學校如何助其掙脫?

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2018-10-10

玩手機、平板成了不少孩子的主要娛樂 記者王俊偉攝

“遊戲成癮”列入精神疾病范疇;我國近一成青少年過度依賴網絡

金羊網記者 豐西西

今年世界精神衛生日的主題是“健康心理,快樂人生——關注兒童青少年心理健康”。世界衛生組織此前將“遊戲成癮”列入精神疾病范疇。日前,在國家衛健委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中國科學院院士、北京大學第六醫院院長陸林透露,網絡成癮是我國青少年較普遍存在的心理健康問題,全世界范圍內青少年過度依賴網絡的發病率是6%,我國接近10%。

統計:

我國近一成青少年 過度依賴網絡

根據《中國青少年健康教育核心信息及釋義(2018版)》,網絡成癮,是指在無成癮物質作用下對互聯網使用衝動的失控行為,表現為過度使用互聯網後導致明顯的學業、職業和社會功能的損傷。診斷網絡成癮障礙,持續時間是一個重要標準,一般情況下相關行為至少持續12個月才能確診。網絡成癮包括網絡遊戲成癮、網絡色情成癮、信息收集成癮、網絡關係成癮、網絡賭博成癮、網絡購物成癮等,其中網絡遊戲成癮最為常見。

陸林表示:“據統計,全世界范圍內青少年過度依賴網絡的發病率是6%,我們國家接近10%。”

那麼,廣東的情況如何?昨日,在省衛生計生委媒體見面會上,省精神衛生中心專家指出,近年來,廣東青少年中的焦慮、抑鬱情緒、厭學、自傷及自殺、網絡成癮等現象較普遍,“尤其是名校的‘學霸’,出現這些情況的不少見”。

案例:青春期男孩受困于“無形的網”

網絡遊戲成癮的孩子有哪些表現?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精神醫學科主任潘集陽教授向記者分享了他最近的一個病例。一年前,小劉(化名)是一名品學兼優的孩子,但今年以來,剛上中學的小劉變得對學習不上心,似乎離不開手機了。只要有機會,小劉就會不自覺地拿起手機,刷刷朋友圈、微博,玩玩遊戲。小劉似乎活在了一張“無形的網”裏。

過度地依賴網絡,對青少年的學習和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影響。一項調查報告顯示,中國13歲至17歲的青少年在網民中網癮比例最高,大學生網絡成癮率在9%以上。長時間上網會影響青少年的生長發育,同時也會增加患心血管疾病、糖尿病、肥胖及胃腸道功能紊亂等風險,嚴重時會導致猝死。其次,網絡成癮者中約有五分之一的人罹患注意缺陷多動障礙,抑鬱障礙或焦慮障礙患病率遠高于一般人群。

探因:孩子沉迷網絡或因困惑與創傷

潘集陽認為,網絡成癮背後往往涉及孩子與父母家庭關係、學業、注意缺陷障礙、焦慮或抑鬱等多方面心理問題。

廣東省精神衛生中心心理咨詢科主任尹平指出,網絡成癮不是單獨某一種疾病,而是一個綜合問題,它的背後有很多原因。“就像一個原本不喝酒的人,在遇到困難後喝醉了。孩子心裏有困惑,這些困惑他解決不了,就逃避、轉移到網絡世界裏,躲進去回避”。要幫助孩子走出網絡成癮,需從根本上解決他所面臨的困惑。

中國毒理學會藥物依賴毒理專業委員會委員何日輝表示,臨床上看,孩子網絡成癮分兩類,一是真正的網絡遊戲成癮,在遊戲中獲得興奮感;二是花大量時間在遊戲上,但其實並沒獲得多少愉悅感,這種孩子很可能有創傷經歷。創傷可能來源于家庭、學校、社會等。

何日輝稱,對于單純沉迷于網絡遊戲的孩子,可採取綜合幹預手段,消除其“心癮”;而對于有創傷經歷的孩子,則要找到創傷源頭,進行高效幹預。

專家:強行戒網癮或致二次傷害

不少家長無奈之下選擇將孩子送入戒網癮機構。對此,何日輝特別反對。他表示,自從世界衛生組織將遊戲成癮納入精神疾病范疇,嚴格來説,只有醫療機構有資質幫助孩子戒除網癮;另一方面,如今社會上各種戒網癮機構魚龍混雜,許多機構是用暴力手段,通過行為的矯正,讓孩子在恐懼下選擇順從,但未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甚至會造成二次傷害、創傷後遺症等。何日輝建議家長為孩子選擇正規醫療機構進行規范治療。

東莞

手機校園管理成普遍難題 只能“睜只眼閉只眼”?

專家呼吁出臺相關法律法規,讓管理有章可循

金羊網記者 余曉玲

“東莞13歲男孩假期打遊戲中風。”近日,這個消息在東莞不少班級群、朋友圈熱傳。記者向東莞市人民醫院求證,得到的回答是:“查無此人”。目前,此事並不能證實是發生在東莞。不過,這條很可能不實的信息還是刺痛了不少家長的神經。記者在走訪中了解到,東莞大部分初中和高中實行寄宿制,學生在校使用手機的現象十分普遍,甚至已開始擾亂正常教學秩序。手機的校園管理成為了中小學校面臨的普遍性難題。

現狀

學生帶手機進校現象普遍

如今,孩子沉迷手機的情況十分常見。記者了解到,東莞市第三人民醫院心理咨詢科就接診過不少手機遊戲成癮的孩子,有的孩子甚至因沉迷遊戲出現幻覺。

“只要給他一部手機,他可以不吃飯不睡覺……成績也下滑得非常厲害,從班上的前幾名一下子掉到了班上二三十名。”家住東莞莞城的張先生情緒有點激動,他説兒子的情況絕對不是個案。

記者走訪了解到,因為東莞大部分初高中都實行寄宿制,為了有更多時間接觸手機,學生帶手機進校的現象較普遍。東莞排名較為靠前的一所公辦高中高二年級的一位班主任告訴記者,班上有40多名學生,其中近半學生是不帶手機的,約10人會將手機交給老師保管,但仍有十多人會將手機帶在身邊。一所錄取分數線相對較低的高中的老師則透露,其所在學校學生帶手機的現象較為普遍,在洗手間等場所都能見到學生玩手機。

據了解,東莞的民辦學校學生帶手機入校園的現象則少一些,因民辦學校校規約束相對較嚴格,大部分學校都明文禁止學生帶手機進校園,有的學校對課堂上玩手機的學生甚至會做出停學處理。

學生用手機做什麼?“玩遊戲、玩抖音、看小説,基本都是用來做這幾項。我就沒見過學生帶手機到學校是用來學習的。”東莞市一所民辦學校負責人認為,“手機對于中小學生而言是百害而無一利”。另一名高中班主任稱,學生通過手機還會接觸到一些不健康的垃圾信息,嚴重影響其身心健康,“中小學生還不能有效管理好自己,手機帶給他們的幾乎都是負面影響。”

難題

學校不能不管又不能嚴管

幾乎所有受訪老師和學校負責人都表示,手機的校園管理已成為一道難題。東莞沿海片區一所公辦高中的一名老師告訴記者:“在手機管理上老師、家長、學生很難達成共識,有的家長認為給孩子帶上手機方便自己和孩子聯係。達不成共識,就給管理帶來了非常大的難題。”

東莞一所民辦中學的劉老師也説,雖然不少家長反映孩子一回家就將自己關在房間玩手機,希望學校能嚴管,“但我們嚴管的話,有的家長又有意見。我們學校的做法是發現有學生玩手機會讓學生將手機交給校方統一保管,但這個也遭到學生和家長的投訴。”東莞還有民辦學校曾遭家長索賠,原因是學生的手機在被學校保管的過程中電池損壞無法開機。

“因為曾出現因手機管理引發的極端案例,不少學校現在也是‘睜只眼閉只眼’。我們老師除了苦口婆心地做工作外,幾乎沒有行之有效的管理辦法。”東莞一所公辦高中的一名班主任坦言,每次班會他都會反復和學生講手機的危害性,但收效甚微。

建議

立法規范手機校園使用

“希望國家和省能出臺相關法律法規,讓學校、老師在管理時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東莞高級中學從教35年的特級教師毛經文表示,現在不少學校和老師在學生手機管理上“畏手畏腳”主要是因沒有相關的法律法規,一旦因此出現什麼問題老師和學校或承擔一定風險。出臺相關的法律法規,可以讓學校處理此類事件時“名正言順”,也可以培養學生遵守法律的意識。

最近,山東省就立法嚴禁學生將手機等電子産品帶入課堂。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立法禁止未成年人在校園使用智能手機,讓學校有一個可以參照執行的法理依據,或許值得借鑒。

東莞市政協委員陳麗敏則表示,學校也需要進一步暢通家校溝通的渠道。

“以家委會的名義發出讓孩子不帶手機進校園的倡議或許是眼下的一個應對之策,因為在手機管理上家長的配合非常關鍵。”東莞一所民辦學校負責人表示。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