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感覺長假“不夠用”?專家吁增設“避暑黃金周”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8-10-08 09:30

編者按:又逢一年國慶。從1999年首個“十一黃金周”開始,如今,中國人已經迎來第20個“十一黃金周”。20年,集中休假的假日制度漸漸改變著中國人的生活方式。

七天長假,你是在“堵”還是在“宅”?你是在景區“被擠”,還是在家裏“被催”?你是在“買買買”的路上,還是在參加“婚禮婚禮和婚禮”的路上?

今年國慶,中新網將為你梳理有關“黃金周”的服務資訊、長假“生存”指南等等,共畫一幅普通中國人的“黃金周”浮世繪。

【“黃金周”浮世繪】總感覺長假“不夠用”?專家吁增設“避暑黃金周”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0月6日電(楊雨奇)“十一”黃金周臨近尾聲,你的計劃完成了嗎?是不是剛剛意識到,國慶假期結束後,今年的法定假日已經休完?也許此時的你已經開始感嘆,為何長假總是“不夠用”?

扎堆結婚、探親訪友、全家旅遊……對很多人而言,國慶假期遠比平日更忙。利用長假集中“辦大事”,是因為平日的假期不足?還是現行的假期結構存在問題?

2018年國慶期間,大量遊客在景區參觀。中新社記者泱波攝

分散式休假:國人的假期夠用嗎?

對于不少人來説,想象中的國慶“七天樂”,實際卻常常成了“七天忙”。探親訪友、出門旅遊、置辦婚禮,一係列耗時費力的安排,將黃金周擠得滿滿當當。

常年在北京工作的冬子(化名),戲言自己體驗了“國慶婚禮遊”。10月1日、3日、6日,他奔赴邯鄲、萊州、石家莊三地參加婚禮,可謂馬不停蹄。

就讀于清華大學的秦洋(化名),選擇在黃金周和父母同去內蒙古旅遊,“探親、賞景一舉兩得”。

他告訴記者,不是不知道景點人山人海,只因平日很難等到父母都有空閒,所以只能在國慶期間和父母在景點“團聚”。

數據顯示,國慶旅遊熱多年來持續升溫。原國家旅遊局綜合測算,2016年國慶,全國旅遊接待人數共計5.93億人次,這一數字到2017已升至7.05億。

而據文化和旅遊部近日發布的《2018年國慶假日前4天全國旅遊市場情況》,10月1日至4日,全國接待國內遊客已達5.02億人次,多個重點景區(點)客流達到峰值。

眾多遊客利用國慶假期遊覽湖南鳳凰古城。楊華峰攝

那麼,造成國慶長假扎堆結婚、旅遊的原因,真的是假期太少嗎?

公開報道顯示,目前中國法定假日和周末休息日總計為115天,佔比超31%。這相當于,中國人每年有近1/3的時間在休假。

但為何很多人仍感覺假期不夠用?北京外國語大學文創産業研究中心旅遊研究所所長劉思敏認為,目前國內的休假總量並不算少,居于世界中等水平之上;人們之所以感覺“假荒”,是因為現行的休假結構不合理。

劉思敏解釋稱,隨著國內經濟水平增長,人們精神需求提升,旅遊成了很多人的選擇。但“風景在遠方”,除了國慶、春節兩個長假外,其他諸如清明、端午等三天假期,並不足以支撐遠遊以及長途探親等較為耗時的安排。

國慶黃金周,廈門遊人如織。中新社記者張斌攝

帶薪假期能否破解“集中休假難”?

一直以來,國家層面始終要求把帶薪年休假制度貫徹落實。2014年國務院發布《國務院關于促進旅遊業改革發展的若幹意見》、2015年發布《國務院關于進一步促進旅遊投資和消費的若幹意見》,均要求各級人民政府把落實職工帶薪休假制度納入議事日程,制定帶薪休假制度實施細則或實施計劃;《國民旅遊休閒綱要(2013~2020年)》則明確,在2020年職工帶薪年休假制度基本得到落實。

然而截至目前,不少人尚未享受到這一權益。在成都某私企工作的楊尚鑫,入職11年來從未享受帶薪休假。他告訴記者,公司確有這一制度,但自己“不敢休”,因為工作始終都是自己的,假期遺留下的任務,堆在後面反而更難解決。

數據顯示,主動放棄帶薪休假權益的人不在少數。中國社會科學院旅遊研究中心發布的《休閒綠皮書:2017~2018年中國休閒發展報告》指出,在北京市有業群體中,2016年有30.1%的人沒有享受帶薪休假。在這些人中,“工作太忙,沒時間休”的佔比達45.6%,“單位無帶薪休假制度”“競爭壓力大、擔心失業”等原因位居其後。

劉思敏對此表示,帶薪休假制度並非促進旅遊消費需求釋放的原因,而是經濟發展的必然結果。他以美國為例解釋説,美國的帶薪休假並沒有寫入法律,但落實情況和休假時長均高于中國,這是因為,我國目前的勞動力市場依然供過于求,人們擔心丟了飯碗,只得無奈放棄休假。

這也就使得,帶薪休假對不少人來説,依然是“遠水解不了近渴”;長假,特別是國慶長假,仍舊是人們集中出行的首選。

國慶期間,全國各地迎來旅遊高峰。楊晨 攝

契合休假需求,專家建議增設黃金周

誠如《休閒綠皮書:2017~2018年中國休閒發展報告》所説:“休閒是美好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成為發展要務的當下中國,休閒發展面臨重要機遇,也存在各種不足。” 

談及休假的重要性,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應用經濟學博士後盤和林説,適度的休假和人們的幸福指數直接相關,甚至反過來激發人們工作效率,提高生産力。而休假更意味著人們有時間消費,某種意義上更能促進經濟良性發展。

那麼,如何才能完善休假結構呢?盤和林建議採用分時休假的辦法,即由民眾在固定的休假天數中,自己選擇休假時間,以實現“錯峰出行”。

劉思敏則認為,應恢復原來的五一黃金周,並在8月增設“避暑黃金周”。他解釋説,無論是帶薪休假還是增添小假,都無法真正意義上緩解出行壓力。

劉思敏表示,人們集中在十月或寒暑期出遊,這是消費習慣所決定。且人們回家探親、辦婚禮、甚至領略四季風光都成了剛需,但如今需求卻成了“堰塞湖”,無法徹底得到滿足。所以才有了今天國慶、春節人滿為患的尷尬。

故而,劉思敏建議在每個季度都設置黃金周,以此滿足大家不同的休假需求。他補充説,其實增設兩大黃金周,只需新增5個休假日,其中2天放在原有3天休假基礎的五一期間,另3天放在8月、連休周末,這樣就能讓每個季度都有黃金周。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總感覺長假“不夠用”?專家吁增設“避暑黃金周”

中國新聞網  作者:  2018-10-08

編者按:又逢一年國慶。從1999年首個“十一黃金周”開始,如今,中國人已經迎來第20個“十一黃金周”。20年,集中休假的假日制度漸漸改變著中國人的生活方式。

七天長假,你是在“堵”還是在“宅”?你是在景區“被擠”,還是在家裏“被催”?你是在“買買買”的路上,還是在參加“婚禮婚禮和婚禮”的路上?

今年國慶,中新網將為你梳理有關“黃金周”的服務資訊、長假“生存”指南等等,共畫一幅普通中國人的“黃金周”浮世繪。

【“黃金周”浮世繪】總感覺長假“不夠用”?專家吁增設“避暑黃金周”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0月6日電(楊雨奇)“十一”黃金周臨近尾聲,你的計劃完成了嗎?是不是剛剛意識到,國慶假期結束後,今年的法定假日已經休完?也許此時的你已經開始感嘆,為何長假總是“不夠用”?

扎堆結婚、探親訪友、全家旅遊……對很多人而言,國慶假期遠比平日更忙。利用長假集中“辦大事”,是因為平日的假期不足?還是現行的假期結構存在問題?

2018年國慶期間,大量遊客在景區參觀。中新社記者泱波攝

分散式休假:國人的假期夠用嗎?

對于不少人來説,想象中的國慶“七天樂”,實際卻常常成了“七天忙”。探親訪友、出門旅遊、置辦婚禮,一係列耗時費力的安排,將黃金周擠得滿滿當當。

常年在北京工作的冬子(化名),戲言自己體驗了“國慶婚禮遊”。10月1日、3日、6日,他奔赴邯鄲、萊州、石家莊三地參加婚禮,可謂馬不停蹄。

就讀于清華大學的秦洋(化名),選擇在黃金周和父母同去內蒙古旅遊,“探親、賞景一舉兩得”。

他告訴記者,不是不知道景點人山人海,只因平日很難等到父母都有空閒,所以只能在國慶期間和父母在景點“團聚”。

數據顯示,國慶旅遊熱多年來持續升溫。原國家旅遊局綜合測算,2016年國慶,全國旅遊接待人數共計5.93億人次,這一數字到2017已升至7.05億。

而據文化和旅遊部近日發布的《2018年國慶假日前4天全國旅遊市場情況》,10月1日至4日,全國接待國內遊客已達5.02億人次,多個重點景區(點)客流達到峰值。

眾多遊客利用國慶假期遊覽湖南鳳凰古城。楊華峰攝

那麼,造成國慶長假扎堆結婚、旅遊的原因,真的是假期太少嗎?

公開報道顯示,目前中國法定假日和周末休息日總計為115天,佔比超31%。這相當于,中國人每年有近1/3的時間在休假。

但為何很多人仍感覺假期不夠用?北京外國語大學文創産業研究中心旅遊研究所所長劉思敏認為,目前國內的休假總量並不算少,居于世界中等水平之上;人們之所以感覺“假荒”,是因為現行的休假結構不合理。

劉思敏解釋稱,隨著國內經濟水平增長,人們精神需求提升,旅遊成了很多人的選擇。但“風景在遠方”,除了國慶、春節兩個長假外,其他諸如清明、端午等三天假期,並不足以支撐遠遊以及長途探親等較為耗時的安排。

國慶黃金周,廈門遊人如織。中新社記者張斌攝

帶薪假期能否破解“集中休假難”?

一直以來,國家層面始終要求把帶薪年休假制度貫徹落實。2014年國務院發布《國務院關于促進旅遊業改革發展的若幹意見》、2015年發布《國務院關于進一步促進旅遊投資和消費的若幹意見》,均要求各級人民政府把落實職工帶薪休假制度納入議事日程,制定帶薪休假制度實施細則或實施計劃;《國民旅遊休閒綱要(2013~2020年)》則明確,在2020年職工帶薪年休假制度基本得到落實。

然而截至目前,不少人尚未享受到這一權益。在成都某私企工作的楊尚鑫,入職11年來從未享受帶薪休假。他告訴記者,公司確有這一制度,但自己“不敢休”,因為工作始終都是自己的,假期遺留下的任務,堆在後面反而更難解決。

數據顯示,主動放棄帶薪休假權益的人不在少數。中國社會科學院旅遊研究中心發布的《休閒綠皮書:2017~2018年中國休閒發展報告》指出,在北京市有業群體中,2016年有30.1%的人沒有享受帶薪休假。在這些人中,“工作太忙,沒時間休”的佔比達45.6%,“單位無帶薪休假制度”“競爭壓力大、擔心失業”等原因位居其後。

劉思敏對此表示,帶薪休假制度並非促進旅遊消費需求釋放的原因,而是經濟發展的必然結果。他以美國為例解釋説,美國的帶薪休假並沒有寫入法律,但落實情況和休假時長均高于中國,這是因為,我國目前的勞動力市場依然供過于求,人們擔心丟了飯碗,只得無奈放棄休假。

這也就使得,帶薪休假對不少人來説,依然是“遠水解不了近渴”;長假,特別是國慶長假,仍舊是人們集中出行的首選。

國慶期間,全國各地迎來旅遊高峰。楊晨 攝

契合休假需求,專家建議增設黃金周

誠如《休閒綠皮書:2017~2018年中國休閒發展報告》所説:“休閒是美好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成為發展要務的當下中國,休閒發展面臨重要機遇,也存在各種不足。” 

談及休假的重要性,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應用經濟學博士後盤和林説,適度的休假和人們的幸福指數直接相關,甚至反過來激發人們工作效率,提高生産力。而休假更意味著人們有時間消費,某種意義上更能促進經濟良性發展。

那麼,如何才能完善休假結構呢?盤和林建議採用分時休假的辦法,即由民眾在固定的休假天數中,自己選擇休假時間,以實現“錯峰出行”。

劉思敏則認為,應恢復原來的五一黃金周,並在8月增設“避暑黃金周”。他解釋説,無論是帶薪休假還是增添小假,都無法真正意義上緩解出行壓力。

劉思敏表示,人們集中在十月或寒暑期出遊,這是消費習慣所決定。且人們回家探親、辦婚禮、甚至領略四季風光都成了剛需,但如今需求卻成了“堰塞湖”,無法徹底得到滿足。所以才有了今天國慶、春節人滿為患的尷尬。

故而,劉思敏建議在每個季度都設置黃金周,以此滿足大家不同的休假需求。他補充説,其實增設兩大黃金周,只需新增5個休假日,其中2天放在原有3天休假基礎的五一期間,另3天放在8月、連休周末,這樣就能讓每個季度都有黃金周。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