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迎港珠澳大橋完美通車 這一年他們忙並快樂著

來源:金羊網 作者:黃玨 發表時間:2018-10-02 10:06

文/金羊網記者 黃玨 圖/受訪者 提供

這些天,通車在即的港珠澳大橋已告別熱火朝天的建設,各標段陸續交工驗收,建設者們也陸續撤離。交通工程CA02標項目經理兼黨工委書記蔡俊福卻仍然忙碌如昔。

在港珠澳大橋有一個説法:如果將大橋比作一個人,那麼鋼筋是骨頭,混凝土是血肉,而交通工程則是工程的靈魂,包含了通信、收費、監控、供配電、照明燈等十二個子係統,是一個“巨型係統”。其中,在港珠澳大橋上安裝水管,就耗費一年零五個月。“到2017年底才全部完工。”蔡俊福説,一般橋梁水管都是安裝在橋的兩側,但港珠澳大橋為了美觀和120年的壽命要求,研究出獨特的工藝,即採用鋼構支架懸挂于橋箱梁側翼下方,即橋梁底部的“肚子”上,並使用加強級管材,用熱鍍鋅內外涂塑防腐工藝,“這樣可以防止水管被日曬雨淋,且避免過車時的震動,從而延長使用壽命。”

從去年到今年,港珠澳大橋先後“迎接”了超強臺風“天鴿”和“山竹”,但大橋驕傲地經受住了考驗。臺風來臨前,蔡俊福有序組織設施加固、船舶返港、人員撤離,在臺風來臨前的頭天晚上,他帶著黨員幹部冒著大雨從人工島到大橋一路巡查,在確認了設備設施安全和人員全部撤離後,最後一批離開了工地,保證了人員財産安全,經受住了嚴峻考驗。

臺風過後,蔡俊福帶著項目總經理部部門人員打掃衛生,把橋面清掃得幹幹凈凈,達到了他提出的打造“城市客廳”“城市陽臺”的標準。在大橋密不透風的箱梁裏,他與職工們一起揮汗如雨,爭分奪秒搶進度。在青州橋高達170米的中國結橋塔上,常能看到他檢查景觀照明施工的身影。

蔡俊福介紹,包括交通工程在內,港珠澳大橋很多經驗都是“前無古人”,蔡俊福領銜成立了七個科研課題研發組,比較海陸差異,首次採用了兼容粵港澳三地兩種制式的收費係統、鋰電池(EPS/UPS)大型應急電源係統、橋梁超大伸縮縫供水管道伸縮方案、基于BIM架構的全壽命周期係統集成技術,研發了橋梁翼緣下側給排水管道安裝作業平臺車、橫向水平位移電纜伸縮裝置,申報專利數十項,多項課題填補了國內空白。蔡俊福表示,大橋的意義不僅是突破了本身的建設難題,為未來海上交通工程的建設也提供了成功的經驗,“多年前,我們是發達國家交通工程的跟隨者、模倣者,但今天我們已經成為了技術的領跑者,無論是技術基礎、人才素質、建設規模,都已是‘首屈一指’了。”

至今年2月通過驗收並交工,蔡俊福在港珠澳大橋工作的四年間,幾乎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常有人問“參與港珠澳大橋建設最難忘的事是什麼?”蔡俊福表示該問題“無解”,因為事情太多了,每一件事都很重要。

蔡俊福介紹,其標段建設高峰期有900多人,現仍有80多人堅守。他説,為港珠澳大橋已經奮鬥了四年多,對偉大工程在感情上是“不舍”的,但更多的是希望“有始有終”,以一己之力讓工作“盡善盡美”。

編輯:海輝
數字報

為迎港珠澳大橋完美通車 這一年他們忙並快樂著

金羊網  作者:黃玨  2018-10-02

文/金羊網記者 黃玨 圖/受訪者 提供

這些天,通車在即的港珠澳大橋已告別熱火朝天的建設,各標段陸續交工驗收,建設者們也陸續撤離。交通工程CA02標項目經理兼黨工委書記蔡俊福卻仍然忙碌如昔。

在港珠澳大橋有一個説法:如果將大橋比作一個人,那麼鋼筋是骨頭,混凝土是血肉,而交通工程則是工程的靈魂,包含了通信、收費、監控、供配電、照明燈等十二個子係統,是一個“巨型係統”。其中,在港珠澳大橋上安裝水管,就耗費一年零五個月。“到2017年底才全部完工。”蔡俊福説,一般橋梁水管都是安裝在橋的兩側,但港珠澳大橋為了美觀和120年的壽命要求,研究出獨特的工藝,即採用鋼構支架懸挂于橋箱梁側翼下方,即橋梁底部的“肚子”上,並使用加強級管材,用熱鍍鋅內外涂塑防腐工藝,“這樣可以防止水管被日曬雨淋,且避免過車時的震動,從而延長使用壽命。”

從去年到今年,港珠澳大橋先後“迎接”了超強臺風“天鴿”和“山竹”,但大橋驕傲地經受住了考驗。臺風來臨前,蔡俊福有序組織設施加固、船舶返港、人員撤離,在臺風來臨前的頭天晚上,他帶著黨員幹部冒著大雨從人工島到大橋一路巡查,在確認了設備設施安全和人員全部撤離後,最後一批離開了工地,保證了人員財産安全,經受住了嚴峻考驗。

臺風過後,蔡俊福帶著項目總經理部部門人員打掃衛生,把橋面清掃得幹幹凈凈,達到了他提出的打造“城市客廳”“城市陽臺”的標準。在大橋密不透風的箱梁裏,他與職工們一起揮汗如雨,爭分奪秒搶進度。在青州橋高達170米的中國結橋塔上,常能看到他檢查景觀照明施工的身影。

蔡俊福介紹,包括交通工程在內,港珠澳大橋很多經驗都是“前無古人”,蔡俊福領銜成立了七個科研課題研發組,比較海陸差異,首次採用了兼容粵港澳三地兩種制式的收費係統、鋰電池(EPS/UPS)大型應急電源係統、橋梁超大伸縮縫供水管道伸縮方案、基于BIM架構的全壽命周期係統集成技術,研發了橋梁翼緣下側給排水管道安裝作業平臺車、橫向水平位移電纜伸縮裝置,申報專利數十項,多項課題填補了國內空白。蔡俊福表示,大橋的意義不僅是突破了本身的建設難題,為未來海上交通工程的建設也提供了成功的經驗,“多年前,我們是發達國家交通工程的跟隨者、模倣者,但今天我們已經成為了技術的領跑者,無論是技術基礎、人才素質、建設規模,都已是‘首屈一指’了。”

至今年2月通過驗收並交工,蔡俊福在港珠澳大橋工作的四年間,幾乎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常有人問“參與港珠澳大橋建設最難忘的事是什麼?”蔡俊福表示該問題“無解”,因為事情太多了,每一件事都很重要。

蔡俊福介紹,其標段建設高峰期有900多人,現仍有80多人堅守。他説,為港珠澳大橋已經奮鬥了四年多,對偉大工程在感情上是“不舍”的,但更多的是希望“有始有終”,以一己之力讓工作“盡善盡美”。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