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千加幣起碉樓 三省寄廬喻深情

來源:金羊網 作者:譚錚 發表時間:2018-09-24 09:30


永盛村的碉樓形式上東西兼採

文/圖 羊城晚報記者 譚錚

一封家書連接世界的記憶

總策劃:劉海陵  總統籌:孫愛群  內容統籌:林潔 譚錚

開欄語

“爸爸去金山,快快要寄銀,全家靠住你,有銀就好寄回。”這是一首膾炙人口的臺山歌謠,歌謠背後,寄寓著江門五邑地區老幼婦孺的一家人,對出洋家人提供的經濟支持的依賴與期望。這個中秋,我們與您繼續分享關于“僑批”的故事。

廣東,是中國的僑務大省。臺山,則是其中的著名僑鄉。著名華僑研究專家梅偉強教授所著《廣東臺山華僑史》中提到,臺山被譽為“中國第一僑鄉”。根據1998年的僑情調查資料顯示,臺山有華僑華人86.7萬多人,分布在世界5大洲的88個國家和地區。此外,還有很大一部分居住在香港、澳門、臺灣三地。當時統計旅外鄉親總數達129.6萬多人,比居家人口100.6萬多人(1999年)還多,因此,有海內、海外“兩個臺山”之説。“兩個臺山”之間的親情紐帶則靠“僑批”維係。

“僑批”在江門五邑地區又稱“銀信”,是“對外書信銀兩”的簡稱,是清末民國時期包括五邑地區在內的粵語方言區民眾對海外謀生的華僑華人寄給家人的匯款憑證(“銀”)和家信(“信”)的俗稱。在廣東潮汕、梅州地區和福建民安地區,則稱之為“僑批”。這個與碉樓有關的僑批故事,要從一位叫做李夏榆的老人説起。

防土匪三兄弟合資起碉樓

2018年8月的一個中午,80歲的老人李夏榆從常居的佛山回臺山市衝簍鎮永盛村祖屋,探望已上百歲的母親。在臺山市,在五邑地區,提起祖屋,往往指的就是碉樓。李夏榆的祖屋,就是這樣一棟碉樓。

碉樓,始建于清初,大量興建是在20世紀20~30年代。其中,于2007年在第31屆世界遺産大會上成為“世界文化遺産項目”的“開平碉樓與古村落”最為出名。此後,開平碉樓成為中國第35處世界遺産,中國由此誕生了首個華僑文化的世界遺産項目。

據李夏榆介紹,家中這棟碉樓由其祖父李奕深和另外兩個兄弟李奕海、李奕宋共同出資建造。當時三人均在加拿大打工,這棟碉樓的所有建造經費均來源于他們海外打工所得。與大多數江門五邑地區華僑家庭一樣,李氏兄弟三人將勞動所得與信件一起,以“僑批”的形式寄回臺山老家。

提起家中當時修建碉樓的緣由,李夏榆説,因為三兄弟都在海外,家中只有婦孺老人及孩童。上世紀20年代,山中的土匪到村裏多次打劫、勒索和綁架。在這樣的背景下,無論是在外打工的華僑還是在國內的家眷都人心惶惶。為了防禦土匪的入侵,村中有條件的家庭紛紛開始興起建洋樓,也就是今天的碉樓。

其時,兄弟三人在村中早已各自有一間平房居住,出于安全考量,三兄弟商量之下建起了這棟碉樓。據了解,兄弟三人各出資3000加幣,管錢的重任則交到了從來沒有讀過書的李夏榆的祖母身上。令人驚訝的是,一直藏在深閨的祖母,順利地完成了房屋建造當中的經費使用,得到村中人的盛讚。

碉樓名寓三兄弟團結友愛

9000加幣在上世紀20年代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李夏榆説,由于當時在國內通用的貨幣還是白銀,家裏請人把加幣拿到衝簍鎮上去兌換成白銀,並請人用籮筐一擔擔挑回村中,引起村中人圍觀。

與村中別的碉樓不同的是,李夏榆家中的這棟碉樓還有自己的名字——“三省寄廬”。李夏榆解釋,“寄廬”就是別墅的意思。他後來曾分析過,寄廬有可能是源于英語中villa(鄉間別墅)的諧音,而“三省”除了有“吾日三省吾身”的含義外,還暗含此棟碉樓用于祖輩三兄弟回家省親之用的深意,所以稱之為“三省”。“ 數字‘三’也寄寓了李氏三兄弟友愛互助,團結協作之意。”李夏榆説。

這棟碉樓有五層,一層作為大家的公用區域,二至四層分別給三兄弟及其眷屬居住,五層又作為公用的空間存在。除了一樓是大廳外,每層兩間房,已足夠一大家子人居住。李家當時請了衝簍最知名的施工隊來建造。一年後,“三省寄廬”落成。李夏榆回憶,村裏的老人告訴他,家中的碉樓用松木打樁,再灌注水泥。“這棟碉樓建築牢固,一樓用的是鋼筋水泥、二樓開始用的才是磚墻,家中的大門與窗戶用的全部都是鋼材。”

海內外五邑人合力建鐵路

中西合璧的碉樓大量興建是這一時期江門村落最突出的變化,林立的碉樓從此成為江門鄉村壯觀的文化景觀。不僅樣式偏向西式,連家中的建材都來自海外,是名副其實的“來路貨”。李夏榆説,家中所有的建築材料均從海外運來,經新寧鐵路運輸到江門北街的火車站,後至臺山的公益埠,由各家到公益埠領取再運回家中。

19世紀中葉,上萬余名江門五邑籍華僑成為北美大陸太平洋鐵路建設的主力軍,用自己的血肉之軀鋪就美國西部大開發的快車道。20世紀初,懷抱“鐵路強國”“鐵路報國”理想的臺山華僑陳宜禧回國後,以“不收洋股,不借洋款,不雇洋工”為號召,倡建新寧鐵路,舉海內外五邑人之力,建成中國鐵路史上僅次于1906年建成的潮汕鐵路的第二條商辦鐵路。

作家巴金曾為五邑地區寫過兩部作品,一部是大家熟知的《小鳥天堂》,另一部就是以新寧鐵路為主題的散文《機器的詩》。“到了潭江,火車停下來。車輪沒有動,外面的景物卻開始慢慢地移動了。這不是什麼奇跡。這是新寧鐵路上的一段最美麗的工程。這裏沒有橋,火車駛上了輪船,就停留在船上,讓輪船載著它慢慢地渡過江去。”這是巴金于1933年創作的散文《機器的詩》裏的一段,描繪了新寧鐵路首創輪船載火車渡江的奇觀。

新寧鐵路的建成給近代五邑帶來了深遠影響,形成了以臺城為交通樞紐,以新寧鐵路為幹線的水陸交通網絡,實現了五邑僑鄉在近代的交通變革,帶來了墟市商業的興旺,促進了僑鄉的經濟發展。從江門北街至臺山鬥山,主要車站有北街站、江門站、會城站、公益站、寧城站等。新寧鐵路開通後,帶動了周邊鄉鎮工商業發展,臺山至江門北街沿線各鎮熱鬧非凡。據史料記載,新寧鐵路所經墟鎮經濟活躍,大亨、臺城、大江、公益等鎮還有“小廣州”、“小澳門”之稱。李夏榆説,就連家中使用的柴火,也是經新寧鐵路運到鎮上的,祖母三妯娌每年派人去採辦一次。

從小在“三省寄廬”長大的李夏榆對這棟碉樓有著非常深厚的感情。他説,作為碉樓的第三代人,他以往白天就和母親在屬于自家的平房居住,到了夜晚,出于安全考慮回到碉樓中居住。一直到他17歲,1950年外出參軍,李夏榆才離開碉樓。和大多數五邑家庭的僑眷一樣,無論是起房還是讀書,家中的生活經費主要來源于在海外打工的華僑華人,李夏榆就是靠祖輩寄回家中的“僑批”長大成人。

編輯:海輝
數字報

九千加幣起碉樓 三省寄廬喻深情

金羊網  作者:譚錚  2018-09-24


永盛村的碉樓形式上東西兼採

文/圖 羊城晚報記者 譚錚

一封家書連接世界的記憶

總策劃:劉海陵  總統籌:孫愛群  內容統籌:林潔 譚錚

開欄語

“爸爸去金山,快快要寄銀,全家靠住你,有銀就好寄回。”這是一首膾炙人口的臺山歌謠,歌謠背後,寄寓著江門五邑地區老幼婦孺的一家人,對出洋家人提供的經濟支持的依賴與期望。這個中秋,我們與您繼續分享關于“僑批”的故事。

廣東,是中國的僑務大省。臺山,則是其中的著名僑鄉。著名華僑研究專家梅偉強教授所著《廣東臺山華僑史》中提到,臺山被譽為“中國第一僑鄉”。根據1998年的僑情調查資料顯示,臺山有華僑華人86.7萬多人,分布在世界5大洲的88個國家和地區。此外,還有很大一部分居住在香港、澳門、臺灣三地。當時統計旅外鄉親總數達129.6萬多人,比居家人口100.6萬多人(1999年)還多,因此,有海內、海外“兩個臺山”之説。“兩個臺山”之間的親情紐帶則靠“僑批”維係。

“僑批”在江門五邑地區又稱“銀信”,是“對外書信銀兩”的簡稱,是清末民國時期包括五邑地區在內的粵語方言區民眾對海外謀生的華僑華人寄給家人的匯款憑證(“銀”)和家信(“信”)的俗稱。在廣東潮汕、梅州地區和福建民安地區,則稱之為“僑批”。這個與碉樓有關的僑批故事,要從一位叫做李夏榆的老人説起。

防土匪三兄弟合資起碉樓

2018年8月的一個中午,80歲的老人李夏榆從常居的佛山回臺山市衝簍鎮永盛村祖屋,探望已上百歲的母親。在臺山市,在五邑地區,提起祖屋,往往指的就是碉樓。李夏榆的祖屋,就是這樣一棟碉樓。

碉樓,始建于清初,大量興建是在20世紀20~30年代。其中,于2007年在第31屆世界遺産大會上成為“世界文化遺産項目”的“開平碉樓與古村落”最為出名。此後,開平碉樓成為中國第35處世界遺産,中國由此誕生了首個華僑文化的世界遺産項目。

據李夏榆介紹,家中這棟碉樓由其祖父李奕深和另外兩個兄弟李奕海、李奕宋共同出資建造。當時三人均在加拿大打工,這棟碉樓的所有建造經費均來源于他們海外打工所得。與大多數江門五邑地區華僑家庭一樣,李氏兄弟三人將勞動所得與信件一起,以“僑批”的形式寄回臺山老家。

提起家中當時修建碉樓的緣由,李夏榆説,因為三兄弟都在海外,家中只有婦孺老人及孩童。上世紀20年代,山中的土匪到村裏多次打劫、勒索和綁架。在這樣的背景下,無論是在外打工的華僑還是在國內的家眷都人心惶惶。為了防禦土匪的入侵,村中有條件的家庭紛紛開始興起建洋樓,也就是今天的碉樓。

其時,兄弟三人在村中早已各自有一間平房居住,出于安全考量,三兄弟商量之下建起了這棟碉樓。據了解,兄弟三人各出資3000加幣,管錢的重任則交到了從來沒有讀過書的李夏榆的祖母身上。令人驚訝的是,一直藏在深閨的祖母,順利地完成了房屋建造當中的經費使用,得到村中人的盛讚。

碉樓名寓三兄弟團結友愛

9000加幣在上世紀20年代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李夏榆説,由于當時在國內通用的貨幣還是白銀,家裏請人把加幣拿到衝簍鎮上去兌換成白銀,並請人用籮筐一擔擔挑回村中,引起村中人圍觀。

與村中別的碉樓不同的是,李夏榆家中的這棟碉樓還有自己的名字——“三省寄廬”。李夏榆解釋,“寄廬”就是別墅的意思。他後來曾分析過,寄廬有可能是源于英語中villa(鄉間別墅)的諧音,而“三省”除了有“吾日三省吾身”的含義外,還暗含此棟碉樓用于祖輩三兄弟回家省親之用的深意,所以稱之為“三省”。“ 數字‘三’也寄寓了李氏三兄弟友愛互助,團結協作之意。”李夏榆説。

這棟碉樓有五層,一層作為大家的公用區域,二至四層分別給三兄弟及其眷屬居住,五層又作為公用的空間存在。除了一樓是大廳外,每層兩間房,已足夠一大家子人居住。李家當時請了衝簍最知名的施工隊來建造。一年後,“三省寄廬”落成。李夏榆回憶,村裏的老人告訴他,家中的碉樓用松木打樁,再灌注水泥。“這棟碉樓建築牢固,一樓用的是鋼筋水泥、二樓開始用的才是磚墻,家中的大門與窗戶用的全部都是鋼材。”

海內外五邑人合力建鐵路

中西合璧的碉樓大量興建是這一時期江門村落最突出的變化,林立的碉樓從此成為江門鄉村壯觀的文化景觀。不僅樣式偏向西式,連家中的建材都來自海外,是名副其實的“來路貨”。李夏榆説,家中所有的建築材料均從海外運來,經新寧鐵路運輸到江門北街的火車站,後至臺山的公益埠,由各家到公益埠領取再運回家中。

19世紀中葉,上萬余名江門五邑籍華僑成為北美大陸太平洋鐵路建設的主力軍,用自己的血肉之軀鋪就美國西部大開發的快車道。20世紀初,懷抱“鐵路強國”“鐵路報國”理想的臺山華僑陳宜禧回國後,以“不收洋股,不借洋款,不雇洋工”為號召,倡建新寧鐵路,舉海內外五邑人之力,建成中國鐵路史上僅次于1906年建成的潮汕鐵路的第二條商辦鐵路。

作家巴金曾為五邑地區寫過兩部作品,一部是大家熟知的《小鳥天堂》,另一部就是以新寧鐵路為主題的散文《機器的詩》。“到了潭江,火車停下來。車輪沒有動,外面的景物卻開始慢慢地移動了。這不是什麼奇跡。這是新寧鐵路上的一段最美麗的工程。這裏沒有橋,火車駛上了輪船,就停留在船上,讓輪船載著它慢慢地渡過江去。”這是巴金于1933年創作的散文《機器的詩》裏的一段,描繪了新寧鐵路首創輪船載火車渡江的奇觀。

新寧鐵路的建成給近代五邑帶來了深遠影響,形成了以臺城為交通樞紐,以新寧鐵路為幹線的水陸交通網絡,實現了五邑僑鄉在近代的交通變革,帶來了墟市商業的興旺,促進了僑鄉的經濟發展。從江門北街至臺山鬥山,主要車站有北街站、江門站、會城站、公益站、寧城站等。新寧鐵路開通後,帶動了周邊鄉鎮工商業發展,臺山至江門北街沿線各鎮熱鬧非凡。據史料記載,新寧鐵路所經墟鎮經濟活躍,大亨、臺城、大江、公益等鎮還有“小廣州”、“小澳門”之稱。李夏榆説,就連家中使用的柴火,也是經新寧鐵路運到鎮上的,祖母三妯娌每年派人去採辦一次。

從小在“三省寄廬”長大的李夏榆對這棟碉樓有著非常深厚的感情。他説,作為碉樓的第三代人,他以往白天就和母親在屬于自家的平房居住,到了夜晚,出于安全考慮回到碉樓中居住。一直到他17歲,1950年外出參軍,李夏榆才離開碉樓。和大多數五邑家庭的僑眷一樣,無論是起房還是讀書,家中的生活經費主要來源于在海外打工的華僑華人,李夏榆就是靠祖輩寄回家中的“僑批”長大成人。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