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張春和:在互聯網法院打官司 能做到六個一鍵辦理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董柳 發表時間:2018-09-20 09:29

張春和(左一)

文/圖  金羊網記者 董柳 通訊員 周冠宇 胡志宇

17日下午,廣州市第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十六次會議審議並表決通過任命張春和為廣州互聯網法院審判員、審判委員會委員、院長。記者就廣州互聯網法院的機構設置、訴訟方式、制度創新等方面採訪了張春和。

機構扁平化管理擬本月挂牌

金羊網:廣州互聯網法院的機構以及領導職數是怎樣設置的?

張春和:根據計劃,廣州互聯網法院將于9月30日前挂牌並正式運作。廣州互聯網法院是審理涉互聯網案件的國家審判機關,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按照廣州市城區基層人民法院設置,對廣州市人大常委會負責,接受廣州中院的監督和指導。廣州互聯網法院設分黨組,接受廣州中院黨組的領導;設立案庭(訴訟服務中心)、綜合審判一庭、綜合審判二庭、綜合審判三庭、政治處(機關黨委)、執行局、綜合辦公室(司法警察大隊)、審判管理辦公室(研究室)等8個內設機構。

廣州互聯網法院共有政法專項編制100名,設院長1名、副院長3名。立案庭(訴訟服務中心)、綜合審判一庭、綜合審判二庭、綜合審判三庭等4個主要審判業務部門庭長由主審法官兼任,不設副庭長。庭長只承擔法律規定應當由庭長履行的職責,並負責主持主審法官會議、統一案件裁判標準、組織開展審判業務調研指導。

金羊網:廣州互聯網法院的法官構成如何?

張春和:9月17日廣州市第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十六次會議任命了廣州互聯網法院部分班子成員、首批員額法官。總體上,廣州互聯網法院隊伍按照專業化、年輕化的思路配備,領導級別高于普通基層一審法院,力爭對高水平互聯網審判人才形成“虹吸效應”。從本次任命的情況看,院長為市正局級,副院長為正處級,兩名副院長均為審判經驗豐富、綜合素質高的“70後”年輕幹部,班子結構合理、形成梯度。首批10名員額法官來自市、區兩級5家法院,平均年齡36歲,全部具有本科以上學歷,碩士以上學歷佔60%,具有豐富的涉互聯網審判經驗。下一步,廣州互聯網法院將按照這個思路,逐步配齊員額法官、審判輔助人員、司法行政人員隊伍。

將實現“網上案件網上審理”

金羊網:廣州互聯網法院與杭州、北京互聯網法院相比,特點在哪裏?

張春和:廣州是全國主要的互聯網産業聚集區和電子商務交易中心,位列全國網商創業活躍度地區排行榜首位和跨境電商交易額排行榜首位。廣州法院早在2002年前後就開始審理涉互聯網案件。從訴訟案件數量看,僅近三年全市法院受理的網絡購物、互聯網小額金融、著作權網絡侵權等涉互聯網案件就突破4萬件,十余年來積累了豐富的涉互聯網審判經驗。2014年,廣州中院成立了全國首家電子商務審判合議庭,推進電子商務專業化審判工作,取得顯著成績。此外,廣州智慧法院對移動互聯技術、大數據技術、係統輔助裁判技術的成熟運用,也為廣州互聯網法院提供了充足的技術準備。

總體上,廣州法院擁有龐大的互聯網産業司法需求、豐富的涉互聯網案件資源、全國法院領先的信息技術以及扎實的涉互聯網調研實踐,這將為廣州互聯網法院在互聯網司法治理方面的創新提供豐富的資源和廣闊的空間。

金羊網:廣州互聯網法院在審判和訴訟服務上,如何體現“互聯網”元素?

張春和:廣州互聯網法院聚焦最高法院提出的“網上案件網上審理”新型審理機制,按照“一套標準、一個平臺、一個生態圈”的方式開發智慧審理平臺,突破時空限制,回歸訴訟活動的核心本質,創新、簡化訴訟形式,為當事人提供極簡化訴訟服務體驗。

智慧審理平臺著重提升當事人的體驗當事人依托該平臺可以實現“六個一鍵”,即“一鍵立案、一鍵調解、一鍵調證、一鍵審理、一鍵守護、一鍵送達”,訴訟服務體驗將得到極大提升。

『六個一鍵』

一鍵立案:通過嵌入在各大網絡平臺投訴模塊中的“一鍵立案”按鈕,可以自動導入網絡平臺投訴模塊中的相關信息,並通過後臺大數據服務,智能檢索、填充相關數據,如通過被告人姓名、電話號碼,自動從運營商檢索身份證信息,從電商平臺檢索常用地址信息,解決當事人網上糾紛立案,信息獲取困難的問題。

一鍵調解:通過前置的多元化網上調解平臺,接入市場監督管理機關和仲裁、調解及律師事務所等機構,實現在線訴訟風險評估、訴前糾紛調解。當事人可以自願選擇調解方式解決小額網上糾紛,達成和解協議。

一鍵調證:通過對接淘寶、支付寶、騰訊、京東等互聯網平臺原始數據,構建電子證據集中管理平臺,可自動調取貨物清單、交易記錄、支付記錄等原始數據,並通過區塊鏈技術確保證據來源可溯、過程可查、結果可信。

一鍵審理:通過多端適配技術,當事人、代理人、法官均可靈活選擇微信小程序、WEB頁面、手機APP等方式,打破“面對面”審理模式,實現跨越空間限制的在線視頻交流辯論、舉證質證,完成線上審理。下一步還將探索異步在線審理模式,通過留言方式,實現跨越時間限制的在線審理。

一鍵守護:第三方平臺可以通過智慧審理平臺開放的立案、存證服務接口,開發自身智能化訴訟服務功能模塊。如通過檢索、爬蟲技術監控其他平臺對自身小説、音樂等知識産權侵權行為,一旦發現可調用存證服務自動保存相關電子證據,同時調用立案接口實現批量自動立案。

一鍵送達:通過數據平臺,實現與公安、市場監督管理、海關等機關以及金融、通信、郵政、律師事務所、公證、仲裁、調解、司法鑒定等機構數據共享,並通過大數據挖掘技術,實現關聯數據智能查詢,實現線上、線下的精確送達。

編輯:海輝
數字報

專訪張春和:在互聯網法院打官司 能做到六個一鍵辦理

金羊網  作者:董柳  2018-09-20

張春和(左一)

文/圖  金羊網記者 董柳 通訊員 周冠宇 胡志宇

17日下午,廣州市第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十六次會議審議並表決通過任命張春和為廣州互聯網法院審判員、審判委員會委員、院長。記者就廣州互聯網法院的機構設置、訴訟方式、制度創新等方面採訪了張春和。

機構扁平化管理擬本月挂牌

金羊網:廣州互聯網法院的機構以及領導職數是怎樣設置的?

張春和:根據計劃,廣州互聯網法院將于9月30日前挂牌並正式運作。廣州互聯網法院是審理涉互聯網案件的國家審判機關,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按照廣州市城區基層人民法院設置,對廣州市人大常委會負責,接受廣州中院的監督和指導。廣州互聯網法院設分黨組,接受廣州中院黨組的領導;設立案庭(訴訟服務中心)、綜合審判一庭、綜合審判二庭、綜合審判三庭、政治處(機關黨委)、執行局、綜合辦公室(司法警察大隊)、審判管理辦公室(研究室)等8個內設機構。

廣州互聯網法院共有政法專項編制100名,設院長1名、副院長3名。立案庭(訴訟服務中心)、綜合審判一庭、綜合審判二庭、綜合審判三庭等4個主要審判業務部門庭長由主審法官兼任,不設副庭長。庭長只承擔法律規定應當由庭長履行的職責,並負責主持主審法官會議、統一案件裁判標準、組織開展審判業務調研指導。

金羊網:廣州互聯網法院的法官構成如何?

張春和:9月17日廣州市第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十六次會議任命了廣州互聯網法院部分班子成員、首批員額法官。總體上,廣州互聯網法院隊伍按照專業化、年輕化的思路配備,領導級別高于普通基層一審法院,力爭對高水平互聯網審判人才形成“虹吸效應”。從本次任命的情況看,院長為市正局級,副院長為正處級,兩名副院長均為審判經驗豐富、綜合素質高的“70後”年輕幹部,班子結構合理、形成梯度。首批10名員額法官來自市、區兩級5家法院,平均年齡36歲,全部具有本科以上學歷,碩士以上學歷佔60%,具有豐富的涉互聯網審判經驗。下一步,廣州互聯網法院將按照這個思路,逐步配齊員額法官、審判輔助人員、司法行政人員隊伍。

將實現“網上案件網上審理”

金羊網:廣州互聯網法院與杭州、北京互聯網法院相比,特點在哪裏?

張春和:廣州是全國主要的互聯網産業聚集區和電子商務交易中心,位列全國網商創業活躍度地區排行榜首位和跨境電商交易額排行榜首位。廣州法院早在2002年前後就開始審理涉互聯網案件。從訴訟案件數量看,僅近三年全市法院受理的網絡購物、互聯網小額金融、著作權網絡侵權等涉互聯網案件就突破4萬件,十余年來積累了豐富的涉互聯網審判經驗。2014年,廣州中院成立了全國首家電子商務審判合議庭,推進電子商務專業化審判工作,取得顯著成績。此外,廣州智慧法院對移動互聯技術、大數據技術、係統輔助裁判技術的成熟運用,也為廣州互聯網法院提供了充足的技術準備。

總體上,廣州法院擁有龐大的互聯網産業司法需求、豐富的涉互聯網案件資源、全國法院領先的信息技術以及扎實的涉互聯網調研實踐,這將為廣州互聯網法院在互聯網司法治理方面的創新提供豐富的資源和廣闊的空間。

金羊網:廣州互聯網法院在審判和訴訟服務上,如何體現“互聯網”元素?

張春和:廣州互聯網法院聚焦最高法院提出的“網上案件網上審理”新型審理機制,按照“一套標準、一個平臺、一個生態圈”的方式開發智慧審理平臺,突破時空限制,回歸訴訟活動的核心本質,創新、簡化訴訟形式,為當事人提供極簡化訴訟服務體驗。

智慧審理平臺著重提升當事人的體驗當事人依托該平臺可以實現“六個一鍵”,即“一鍵立案、一鍵調解、一鍵調證、一鍵審理、一鍵守護、一鍵送達”,訴訟服務體驗將得到極大提升。

『六個一鍵』

一鍵立案:通過嵌入在各大網絡平臺投訴模塊中的“一鍵立案”按鈕,可以自動導入網絡平臺投訴模塊中的相關信息,並通過後臺大數據服務,智能檢索、填充相關數據,如通過被告人姓名、電話號碼,自動從運營商檢索身份證信息,從電商平臺檢索常用地址信息,解決當事人網上糾紛立案,信息獲取困難的問題。

一鍵調解:通過前置的多元化網上調解平臺,接入市場監督管理機關和仲裁、調解及律師事務所等機構,實現在線訴訟風險評估、訴前糾紛調解。當事人可以自願選擇調解方式解決小額網上糾紛,達成和解協議。

一鍵調證:通過對接淘寶、支付寶、騰訊、京東等互聯網平臺原始數據,構建電子證據集中管理平臺,可自動調取貨物清單、交易記錄、支付記錄等原始數據,並通過區塊鏈技術確保證據來源可溯、過程可查、結果可信。

一鍵審理:通過多端適配技術,當事人、代理人、法官均可靈活選擇微信小程序、WEB頁面、手機APP等方式,打破“面對面”審理模式,實現跨越空間限制的在線視頻交流辯論、舉證質證,完成線上審理。下一步還將探索異步在線審理模式,通過留言方式,實現跨越時間限制的在線審理。

一鍵守護:第三方平臺可以通過智慧審理平臺開放的立案、存證服務接口,開發自身智能化訴訟服務功能模塊。如通過檢索、爬蟲技術監控其他平臺對自身小説、音樂等知識産權侵權行為,一旦發現可調用存證服務自動保存相關電子證據,同時調用立案接口實現批量自動立案。

一鍵送達:通過數據平臺,實現與公安、市場監督管理、海關等機關以及金融、通信、郵政、律師事務所、公證、仲裁、調解、司法鑒定等機構數據共享,並通過大數據挖掘技術,實現關聯數據智能查詢,實現線上、線下的精確送達。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