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款廣東研發制造的塑料袋 遇水即溶還能喝!

來源:金羊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9-20 08:49

一杯清水,放進去一個塑料袋,幾分鐘後塑料袋溶化于水,演示者拿起杯子一飲而盡。今年8月,在智利首都聖地亞哥,SoluBag公司總經理羅貝托·阿斯泰特在一場新聞發布會上,現場演示了一種遇水即溶的塑料袋。這種遇水即溶的塑料袋完全是“廣東制造”,由華南理工大學高級工程師崔躍飛和位于清遠的廣東聚益新材有限公司(下稱聚益新材)所研發。

自從智利SoluBag公司8月宣布和聚益新材在智利合作推廣這款“遇水即溶塑料袋”後,崔躍飛和聚益新材持續引發關注。崔躍飛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透露,水溶性塑料袋主要原料是聚乙烯醇(PVA),是其潛心研究了十多年的心血,可在自然環境中通過微生物分解而降解為二氧化碳和水,大大減少環境污染,為解決“白色污染”提供了一條新路。

文/圖 金羊網記者 陳強 實習生 張俏曼

A、篩選近500種原料取得突破

2002年,華南理工大學的一家設備廠將開發的新設備賣給一家企業,買方要求設備生産出所需環保材料才付款。由于不熟悉材料和工藝,設備廠就請崔躍飛提供幫助。崔躍飛進行了三次技術調整後,生産出一種以PVA和淀粉為原料的淀粉基生物降解材料,這是他與聚乙烯醇的第一次接觸。

就是這次偶然接觸,讓崔躍飛上了心。2003年,崔躍飛正式研發PVA熱塑性加工技術,同時進行流延法和熱塑性加工技術的交叉研發,兩條技術路線同時並進。為了降低PVA的熔點溫度,實現180℃以下的低溫加工,他找來各種原料與之一一匹配,最終篩選出幾種適合的原料。可原料中有一些有害、不符合環保要求,他就不斷篩選、替代,先後篩選了近500種原料。

到2008年左右,經過長達5年的“長跑”,崔躍飛才基本完成PVA熱塑性加工的實驗室研發、技術驗證,實現了無毒無害冷水可溶性聚乙烯醇材料的熱塑性加工技術突破。

B與企業合作産品實現量産

2008年,來自印尼的一個華人企業找到崔躍飛尋求合作,雙方合同正式簽字蓋章後,崔躍飛讓合作夥伴再等等,希望和他們一起先完成技術中試工程孵化後再實施産業化。結果在實操環境下,事情並不如他們想象中的那麼順利,“完全就走樣了,根本就吹不出來薄膜,到此就卡住了。”崔躍飛説。

“熱塑性加工法生産出來的塑料要實現市場銷售,需要全技術鏈的創新和改造,包括設備、原料、配方、工藝。”崔躍飛告訴記者,如果説一項成果要真正成功的話,實驗室的研發最多佔三分之一的分量,真正的難點在後面的中試和産業化,只要有一項有缺陷就不可能實現連續、穩定、可復制的生産。

2015年,崔躍飛遇見來華工開會的廣東聚石化學股份有限公司的楊正高總經理,雙方交談之下達成合作。2016年4月,第一批中試量産原料産品成功生産。2016年6月,聚石化學股份有限公司和崔躍飛正式成立廣東聚益新材有限公司,並通過華南理工大學轉讓了3項相關技術性專利。

據了解,崔躍飛申請的專利有50多個,而圍繞PVA的發明專利就有36個,已形成了一個專利池。

C被智利企業看中在智利推廣

聚益新材一開始沒有想過用PVA水溶膜做成塑料袋。聚益新材有關負責人李玲玉説:“我們本來是想用于一些農藥的包裝,因為農藥用完之後包裝通常就扔在野外,但在實際推廣過程中卻發現配套的包裝設備少有廠家生産。”

在一次塑料業內的交易會上,尋找新材料做塑料袋的羅貝托·阿斯泰特看到了聚益新材推廣的這項技術,決定把這項技術用來做塑料袋,並在智利推廣。羅貝托·阿斯泰特告訴羊城晚報記者,今年7月智利頒布“禁塑法”,相信水溶性塑料袋會很有市場,“很重要的一點,這款塑料袋不含石油衍生物”。

不過,目前水溶性塑料袋的成本大致是普通塑料袋的1.5-2倍,若要生産高溫溶解的、承重效果跟普通塑料袋媲美的水溶性塑料袋,成本也相應還需要再增加。從2015年至今,崔躍飛與廣東聚益新材有限公司的研發團隊一直致力于優化配方,降低成本。

崔躍飛告訴記者,他們有望在第五代技術中實現單價與普通通用塑料價格相近的成本進入一次性包裝和消費薄膜領域。

編輯:海輝
數字報

這款廣東研發制造的塑料袋 遇水即溶還能喝!

金羊網  作者:  2018-09-20

一杯清水,放進去一個塑料袋,幾分鐘後塑料袋溶化于水,演示者拿起杯子一飲而盡。今年8月,在智利首都聖地亞哥,SoluBag公司總經理羅貝托·阿斯泰特在一場新聞發布會上,現場演示了一種遇水即溶的塑料袋。這種遇水即溶的塑料袋完全是“廣東制造”,由華南理工大學高級工程師崔躍飛和位于清遠的廣東聚益新材有限公司(下稱聚益新材)所研發。

自從智利SoluBag公司8月宣布和聚益新材在智利合作推廣這款“遇水即溶塑料袋”後,崔躍飛和聚益新材持續引發關注。崔躍飛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透露,水溶性塑料袋主要原料是聚乙烯醇(PVA),是其潛心研究了十多年的心血,可在自然環境中通過微生物分解而降解為二氧化碳和水,大大減少環境污染,為解決“白色污染”提供了一條新路。

文/圖 金羊網記者 陳強 實習生 張俏曼

A、篩選近500種原料取得突破

2002年,華南理工大學的一家設備廠將開發的新設備賣給一家企業,買方要求設備生産出所需環保材料才付款。由于不熟悉材料和工藝,設備廠就請崔躍飛提供幫助。崔躍飛進行了三次技術調整後,生産出一種以PVA和淀粉為原料的淀粉基生物降解材料,這是他與聚乙烯醇的第一次接觸。

就是這次偶然接觸,讓崔躍飛上了心。2003年,崔躍飛正式研發PVA熱塑性加工技術,同時進行流延法和熱塑性加工技術的交叉研發,兩條技術路線同時並進。為了降低PVA的熔點溫度,實現180℃以下的低溫加工,他找來各種原料與之一一匹配,最終篩選出幾種適合的原料。可原料中有一些有害、不符合環保要求,他就不斷篩選、替代,先後篩選了近500種原料。

到2008年左右,經過長達5年的“長跑”,崔躍飛才基本完成PVA熱塑性加工的實驗室研發、技術驗證,實現了無毒無害冷水可溶性聚乙烯醇材料的熱塑性加工技術突破。

B與企業合作産品實現量産

2008年,來自印尼的一個華人企業找到崔躍飛尋求合作,雙方合同正式簽字蓋章後,崔躍飛讓合作夥伴再等等,希望和他們一起先完成技術中試工程孵化後再實施産業化。結果在實操環境下,事情並不如他們想象中的那麼順利,“完全就走樣了,根本就吹不出來薄膜,到此就卡住了。”崔躍飛説。

“熱塑性加工法生産出來的塑料要實現市場銷售,需要全技術鏈的創新和改造,包括設備、原料、配方、工藝。”崔躍飛告訴記者,如果説一項成果要真正成功的話,實驗室的研發最多佔三分之一的分量,真正的難點在後面的中試和産業化,只要有一項有缺陷就不可能實現連續、穩定、可復制的生産。

2015年,崔躍飛遇見來華工開會的廣東聚石化學股份有限公司的楊正高總經理,雙方交談之下達成合作。2016年4月,第一批中試量産原料産品成功生産。2016年6月,聚石化學股份有限公司和崔躍飛正式成立廣東聚益新材有限公司,並通過華南理工大學轉讓了3項相關技術性專利。

據了解,崔躍飛申請的專利有50多個,而圍繞PVA的發明專利就有36個,已形成了一個專利池。

C被智利企業看中在智利推廣

聚益新材一開始沒有想過用PVA水溶膜做成塑料袋。聚益新材有關負責人李玲玉説:“我們本來是想用于一些農藥的包裝,因為農藥用完之後包裝通常就扔在野外,但在實際推廣過程中卻發現配套的包裝設備少有廠家生産。”

在一次塑料業內的交易會上,尋找新材料做塑料袋的羅貝托·阿斯泰特看到了聚益新材推廣的這項技術,決定把這項技術用來做塑料袋,並在智利推廣。羅貝托·阿斯泰特告訴羊城晚報記者,今年7月智利頒布“禁塑法”,相信水溶性塑料袋會很有市場,“很重要的一點,這款塑料袋不含石油衍生物”。

不過,目前水溶性塑料袋的成本大致是普通塑料袋的1.5-2倍,若要生産高溫溶解的、承重效果跟普通塑料袋媲美的水溶性塑料袋,成本也相應還需要再增加。從2015年至今,崔躍飛與廣東聚益新材有限公司的研發團隊一直致力于優化配方,降低成本。

崔躍飛告訴記者,他們有望在第五代技術中實現單價與普通通用塑料價格相近的成本進入一次性包裝和消費薄膜領域。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