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庫水浸物管如何善後?茶葉水浸如何防止回流市場?

來源:金羊網 作者:江文華 甘韻儀 發表時間:2018-09-18 09:30

江南大道婚紗街內巷,遭遇水浸的婚紗檔口趁著天晴晾曬衣物 宋金峪攝

統籌/甘韻儀

臺風“山竹”雖已過境,還留給廣州一個命題:如何更好地應對與善後?昨日,羊城晚報記者兵分多路,探社區,巡街道,問街坊,挖故事,全方位多維度感知一座城市如何“聞風而動”,如何眾志成城,演繹不一樣的廣州精神。

不可避免,一些工作仍有不完善之處,這正是城市進步的方向。風雨過後,每個人都應該思考;下次風雨再來,我應該如何更好地保護自己、守護城市?

A 合力救人

從一層樓深水中救出九旬夫婦

“我們前一晚,竟然劃船進入這樣的地方。”昨日,“山竹”雖已過境,但黃埔區南崗派出所副所長胡宇超、黃埔消防中隊隊員邱景輝、南崗社區居委會主任徐綺梨、南崗街道辦事處主任鐘才雍等人,沒有忘記回訪居民撤離後還沒退水的物業。9月16日“山竹”來襲,影響黃埔區南崗鹿步村。在比一層樓還高的深水中,拯救人員冒險將一對年過九旬的夫婦救出。

9月11日,黃埔區南崗街道就已準備疏散鹿步村住在危險房屋的群眾。

“我去做工作,要他們撤離,偏偏有一對老夫妻不願離開。”徐綺梨説,93歲的老爺爺頭叔以及他91歲的老伴,住在村內一棟兩層樓高的磚瓦房內。徐綺梨擔憂風暴潮來臨,老人的家會被水淹,房屋易倒塌。可兩位老人家説什麼也不肯走。“光是臺風來那一天,我就給他們打了20多通電話。”徐綺梨説。

9月16日晚,“山竹”造成的風暴潮如期而至。19時許,胡宇超接到了頭叔女兒的報警電話,“她告訴我,兩位老人家困在水中,要我們前去營救”。

胡宇超説,他和同事開車來到頭叔夫妻居住地附近時,發現根本無法前行。潮水已經將進村道路淹沒。

“我們有備而來,帶上了衝鋒舟,但由于原有道路被淹沒,現場斷了電,一片漆黑。我們只能慢慢在潮水中尋找他們的住所。”胡宇超告訴記者。

“花了近一個小時,我們的衝鋒舟才接近老人的住所”。胡宇超説:“我上去勸頭叔老夫妻,他們還是不願離開。”他只好報告南崗街道辦事處。

“我一聽居民被困在水中,就説無論如何都要救他們出來。”收到胡宇超報告的鐘才雍,協調消防部門到現場。聽説頭叔夫婦已被困水中,已經忙了一天晚飯都沒吃的徐綺梨,也要求去現場。

“説是一個窗戶,其實非常小。”邱景輝説,他跟隨衝鋒舟去到現場時,發現營救頭叔夫妻的難度很大。然而,挂念街坊的徐綺梨,冒險鑽進頭叔夫妻所在的房屋二樓。

“勸一輪後,兩夫妻終于肯坐上衝鋒舟離開現場。當頭叔夫妻最終被解救到安全的地方時,已是9月17日零時許。

金羊網記者 梁懌韜 通訊員 賴偉敏

小夥涉水一小時營救臨盆孕婦

17日,95年出生的番禺石樓消防專職消防隊隊員黎志新與同伴結束巡邏回到隊裏,突然接到上級通知,一名臨盆在即的孕婦被積水阻斷就醫之路,十分著急。

黎志新與同伴馬上帶著橡皮艇,趕到事發海鷗橋腳。當時風雨交加,將近500米道路被水浸,水流仍比較急。據現場工作人員探測,水位最深達1.3米,中間還伴有漩渦,車輛無法通過。這邊,救護車已經準備好,那邊,原本要帶孕婦趟水的警車正停在“對岸”等待。

黎志新與同伴拖著橡皮艇,將近半小時才走完這500米“水路”到達孕婦身邊,接上孕婦後,再走上半小時才把她送上救護車,他的腿險些出現抽筋。

當天下午,記者在石樓人民醫院見到了這名孕婦,她已經順利誕下一名6斤多重的男嬰。孕婦丈夫范先生難掩激動,連連感謝。他們一家住在海鷗島江鷗村,當天23時過後,發現妻子即將生産,馬上打120,當晚多路段水浸,醫院建議他先打110報警。最後由警車護送其到達海鷗橋腳,由于積水太深,警車無法通過,當地政府工作人員馬上聯係消防隊員,用橡皮艇送孕婦。

據了解,孕婦與男嬰狀況良好,産科副主任陸蓮珍説,醫院接到電話時,孕婦已經見紅,當晚醫院曾派出兩輛救護車,第一輛車試圖衝過積水,結果死火了,第二輛車在積水旁等待橡皮艇接力。17日淩晨1時30分,孕婦到達醫院,順利誕下嬰兒。

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B 合力解題

車庫水浸,小區物管如何善後?

臺風過後,由于珠江水倒灌等原因,導致沿江多個樓盤出現水浸,最嚴重的當屬車庫。記者巡城發現,面對臺風考驗,物管、街道、居民、商戶“同題作答”,準備動作不同,後果不同,留下許多啟發與思考。

兩岸小區境況各不同

經歷臺風洗禮,珠江兩岸多個小區出現不同程度的水浸。

珠江南岸的好景花園,業主一早起床發現車庫被浸,已沒車頂,抽水機未到,保險公司只能待命……有業主埋怨:水浸前,物管未及時通知業主疏散車輛,也沒有在車庫門口堆放沙包;水浸之時,物管在車庫門口擺放了石墩與花盆阻擋業主將車開出。

同是水浸,相比于好景花園,珠江北岸的碧海灣地下停車場、南國花園停車場則要從容得多,水很快退去,並沒有車輛被浸。據了解,物管方面做足了準備,比如提前通知業主挪車等。另外,停車場的設計也很重要,比如出口背對珠江,或出入口設計在地勢較高處,則可避免水浸之苦。

不同物管善後方式不一

雖然前期工作不足,後期好景花園物管也在積極補救,17日早上安排水泵抽水,並安撫居民情緒,爭取一天內復電。而有些小區,居民則質疑物管後續服務沒有做好。

越秀區北京路五號公館也出現車庫水浸,加上部分電路被損壞,大樓較大范圍停電、停水。雖然廣州供電局正緊急為部分樓宇供電,但不少居民仍無法正常用電用水。17日下午,業主收到物管通知,大樓供電恢復正常還需半個月時間,請住戶自行找酒店入住。對此,居民認為,出現緊急情況後,物管沒有妥善應急,只叫業主出去找酒店入住,“很不負責任”。

物業公司表示,因供電設施損壞,短時間內無法恢復正常,並正通過發電機發電抽水。但由于積水太深,車輛依舊被淹沒。“考慮到停車場內暫時很不安全,所有居民不得靠近停車場。”另外,物業公司表示,收到居民的建議後,物業管理中心將盡快購置熒光貼,為居民樓道提供緊急照明。

對此,廣東傑海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律師甘靜儀提醒,因臺風屬自然災害,供電供水設施損壞在所難免,但開發商和物業中心可能也要承擔部分責任。如因嚴重設計不合理,導致受災嚴重,開發商要承擔一定責任;若遇到災害時,物業可預防卻置之不理、可保護卻不做保護,物業也應承擔一定責任。如果居民遇到住宅樓供電等設施損壞,物業管理故意拖延設備維護的情況,可通過法律途徑維權。

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徐雪亮 江文華 宋昀瀟 實習生 袁嘉慧

芳村茶葉市場,商家們忙著處理被水浸的茶葉 甘韻儀攝

茶葉水浸,如何防止回流市場?

臺風過後,廣州芳村茶葉市場損失較嚴重,昨日上午,記者到現場探訪。因廣物茶葉配送中心和古橋茶街離花地河不遠,又緊鄰一條河涌,臺風過後,商鋪受影響較大。記者看到,不少商鋪門前堆滿水浸茶葉與紙箱。積水被茶葉染成褐色,空氣中散發茶葉的味道。

廣源茶業一名店員告訴記者,商鋪損失幾十萬元。其他店主也紛紛表示“好受傷”。“一件起碼是五位數。”“陳年普洱茶,價格上萬。”“一個茶餅就三千多……”

茶葉被浸泡後,多數店主將茶葉當垃圾處理。廂式貨車和三輪車將市場圍得水泄不通,負責將丟棄的茶葉運走。但有小部分人打起了水浸茶葉的算盤。

在益盛行附近,一名身穿黃色衣服的女子詢問各家店主有沒有未完全浸水的茶葉,她們聯係回收。“無論之前賣幾百還是幾千的茶,回收都是一個價,40元一斤”。

她們回收茶葉做什麼?“做枕頭。”她説。但一名店主告訴記者:“她們應該是把茶餅打散、烘幹,再當散茶賣出去。”水浸茶葉可能搖身一變,再次流入市場。

市民購買茶葉時,如何辨別茶葉是否被水泡過?雄志茶葉的店主告訴記者,茶的好壞可以喝出來,被水浸過的茶與一般的茶口感不同,前者口感較薄,不清亮,人喝完還可能引起身體不適。武夷大紅袍店主告訴記者,被水泡過的茶與一般的茶成色不同,前者顏色暗淡,茶葉展開,也會有霉味。

被水浸的茶葉去向如何?此外,茶商們如何善後?這些問題,仍有待多方合力解決。記者也將繼續追蹤跟進。

金羊網記者 江文華 甘韻儀

編輯:海輝
數字報

車庫水浸物管如何善後?茶葉水浸如何防止回流市場?

金羊網  作者:江文華 甘韻儀  2018-09-18

江南大道婚紗街內巷,遭遇水浸的婚紗檔口趁著天晴晾曬衣物 宋金峪攝

統籌/甘韻儀

臺風“山竹”雖已過境,還留給廣州一個命題:如何更好地應對與善後?昨日,羊城晚報記者兵分多路,探社區,巡街道,問街坊,挖故事,全方位多維度感知一座城市如何“聞風而動”,如何眾志成城,演繹不一樣的廣州精神。

不可避免,一些工作仍有不完善之處,這正是城市進步的方向。風雨過後,每個人都應該思考;下次風雨再來,我應該如何更好地保護自己、守護城市?

A 合力救人

從一層樓深水中救出九旬夫婦

“我們前一晚,竟然劃船進入這樣的地方。”昨日,“山竹”雖已過境,但黃埔區南崗派出所副所長胡宇超、黃埔消防中隊隊員邱景輝、南崗社區居委會主任徐綺梨、南崗街道辦事處主任鐘才雍等人,沒有忘記回訪居民撤離後還沒退水的物業。9月16日“山竹”來襲,影響黃埔區南崗鹿步村。在比一層樓還高的深水中,拯救人員冒險將一對年過九旬的夫婦救出。

9月11日,黃埔區南崗街道就已準備疏散鹿步村住在危險房屋的群眾。

“我去做工作,要他們撤離,偏偏有一對老夫妻不願離開。”徐綺梨説,93歲的老爺爺頭叔以及他91歲的老伴,住在村內一棟兩層樓高的磚瓦房內。徐綺梨擔憂風暴潮來臨,老人的家會被水淹,房屋易倒塌。可兩位老人家説什麼也不肯走。“光是臺風來那一天,我就給他們打了20多通電話。”徐綺梨説。

9月16日晚,“山竹”造成的風暴潮如期而至。19時許,胡宇超接到了頭叔女兒的報警電話,“她告訴我,兩位老人家困在水中,要我們前去營救”。

胡宇超説,他和同事開車來到頭叔夫妻居住地附近時,發現根本無法前行。潮水已經將進村道路淹沒。

“我們有備而來,帶上了衝鋒舟,但由于原有道路被淹沒,現場斷了電,一片漆黑。我們只能慢慢在潮水中尋找他們的住所。”胡宇超告訴記者。

“花了近一個小時,我們的衝鋒舟才接近老人的住所”。胡宇超説:“我上去勸頭叔老夫妻,他們還是不願離開。”他只好報告南崗街道辦事處。

“我一聽居民被困在水中,就説無論如何都要救他們出來。”收到胡宇超報告的鐘才雍,協調消防部門到現場。聽説頭叔夫婦已被困水中,已經忙了一天晚飯都沒吃的徐綺梨,也要求去現場。

“説是一個窗戶,其實非常小。”邱景輝説,他跟隨衝鋒舟去到現場時,發現營救頭叔夫妻的難度很大。然而,挂念街坊的徐綺梨,冒險鑽進頭叔夫妻所在的房屋二樓。

“勸一輪後,兩夫妻終于肯坐上衝鋒舟離開現場。當頭叔夫妻最終被解救到安全的地方時,已是9月17日零時許。

金羊網記者 梁懌韜 通訊員 賴偉敏

小夥涉水一小時營救臨盆孕婦

17日,95年出生的番禺石樓消防專職消防隊隊員黎志新與同伴結束巡邏回到隊裏,突然接到上級通知,一名臨盆在即的孕婦被積水阻斷就醫之路,十分著急。

黎志新與同伴馬上帶著橡皮艇,趕到事發海鷗橋腳。當時風雨交加,將近500米道路被水浸,水流仍比較急。據現場工作人員探測,水位最深達1.3米,中間還伴有漩渦,車輛無法通過。這邊,救護車已經準備好,那邊,原本要帶孕婦趟水的警車正停在“對岸”等待。

黎志新與同伴拖著橡皮艇,將近半小時才走完這500米“水路”到達孕婦身邊,接上孕婦後,再走上半小時才把她送上救護車,他的腿險些出現抽筋。

當天下午,記者在石樓人民醫院見到了這名孕婦,她已經順利誕下一名6斤多重的男嬰。孕婦丈夫范先生難掩激動,連連感謝。他們一家住在海鷗島江鷗村,當天23時過後,發現妻子即將生産,馬上打120,當晚多路段水浸,醫院建議他先打110報警。最後由警車護送其到達海鷗橋腳,由于積水太深,警車無法通過,當地政府工作人員馬上聯係消防隊員,用橡皮艇送孕婦。

據了解,孕婦與男嬰狀況良好,産科副主任陸蓮珍説,醫院接到電話時,孕婦已經見紅,當晚醫院曾派出兩輛救護車,第一輛車試圖衝過積水,結果死火了,第二輛車在積水旁等待橡皮艇接力。17日淩晨1時30分,孕婦到達醫院,順利誕下嬰兒。

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B 合力解題

車庫水浸,小區物管如何善後?

臺風過後,由于珠江水倒灌等原因,導致沿江多個樓盤出現水浸,最嚴重的當屬車庫。記者巡城發現,面對臺風考驗,物管、街道、居民、商戶“同題作答”,準備動作不同,後果不同,留下許多啟發與思考。

兩岸小區境況各不同

經歷臺風洗禮,珠江兩岸多個小區出現不同程度的水浸。

珠江南岸的好景花園,業主一早起床發現車庫被浸,已沒車頂,抽水機未到,保險公司只能待命……有業主埋怨:水浸前,物管未及時通知業主疏散車輛,也沒有在車庫門口堆放沙包;水浸之時,物管在車庫門口擺放了石墩與花盆阻擋業主將車開出。

同是水浸,相比于好景花園,珠江北岸的碧海灣地下停車場、南國花園停車場則要從容得多,水很快退去,並沒有車輛被浸。據了解,物管方面做足了準備,比如提前通知業主挪車等。另外,停車場的設計也很重要,比如出口背對珠江,或出入口設計在地勢較高處,則可避免水浸之苦。

不同物管善後方式不一

雖然前期工作不足,後期好景花園物管也在積極補救,17日早上安排水泵抽水,並安撫居民情緒,爭取一天內復電。而有些小區,居民則質疑物管後續服務沒有做好。

越秀區北京路五號公館也出現車庫水浸,加上部分電路被損壞,大樓較大范圍停電、停水。雖然廣州供電局正緊急為部分樓宇供電,但不少居民仍無法正常用電用水。17日下午,業主收到物管通知,大樓供電恢復正常還需半個月時間,請住戶自行找酒店入住。對此,居民認為,出現緊急情況後,物管沒有妥善應急,只叫業主出去找酒店入住,“很不負責任”。

物業公司表示,因供電設施損壞,短時間內無法恢復正常,並正通過發電機發電抽水。但由于積水太深,車輛依舊被淹沒。“考慮到停車場內暫時很不安全,所有居民不得靠近停車場。”另外,物業公司表示,收到居民的建議後,物業管理中心將盡快購置熒光貼,為居民樓道提供緊急照明。

對此,廣東傑海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律師甘靜儀提醒,因臺風屬自然災害,供電供水設施損壞在所難免,但開發商和物業中心可能也要承擔部分責任。如因嚴重設計不合理,導致受災嚴重,開發商要承擔一定責任;若遇到災害時,物業可預防卻置之不理、可保護卻不做保護,物業也應承擔一定責任。如果居民遇到住宅樓供電等設施損壞,物業管理故意拖延設備維護的情況,可通過法律途徑維權。

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徐雪亮 江文華 宋昀瀟 實習生 袁嘉慧

芳村茶葉市場,商家們忙著處理被水浸的茶葉 甘韻儀攝

茶葉水浸,如何防止回流市場?

臺風過後,廣州芳村茶葉市場損失較嚴重,昨日上午,記者到現場探訪。因廣物茶葉配送中心和古橋茶街離花地河不遠,又緊鄰一條河涌,臺風過後,商鋪受影響較大。記者看到,不少商鋪門前堆滿水浸茶葉與紙箱。積水被茶葉染成褐色,空氣中散發茶葉的味道。

廣源茶業一名店員告訴記者,商鋪損失幾十萬元。其他店主也紛紛表示“好受傷”。“一件起碼是五位數。”“陳年普洱茶,價格上萬。”“一個茶餅就三千多……”

茶葉被浸泡後,多數店主將茶葉當垃圾處理。廂式貨車和三輪車將市場圍得水泄不通,負責將丟棄的茶葉運走。但有小部分人打起了水浸茶葉的算盤。

在益盛行附近,一名身穿黃色衣服的女子詢問各家店主有沒有未完全浸水的茶葉,她們聯係回收。“無論之前賣幾百還是幾千的茶,回收都是一個價,40元一斤”。

她們回收茶葉做什麼?“做枕頭。”她説。但一名店主告訴記者:“她們應該是把茶餅打散、烘幹,再當散茶賣出去。”水浸茶葉可能搖身一變,再次流入市場。

市民購買茶葉時,如何辨別茶葉是否被水泡過?雄志茶葉的店主告訴記者,茶的好壞可以喝出來,被水浸過的茶與一般的茶口感不同,前者口感較薄,不清亮,人喝完還可能引起身體不適。武夷大紅袍店主告訴記者,被水泡過的茶與一般的茶成色不同,前者顏色暗淡,茶葉展開,也會有霉味。

被水浸的茶葉去向如何?此外,茶商們如何善後?這些問題,仍有待多方合力解決。記者也將繼續追蹤跟進。

金羊網記者 江文華 甘韻儀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