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深夜停運其他平臺訂單激增 廣州未現明顯打車難問題

來源:金羊網 作者:宋昀瀟 徐雪亮 江文華 發表時間:2018-09-13 08:05

在琶醍等待出租車的人群

滴滴平臺關停時段,廣州市巡遊出租汽車出車率提升14.36%

文/圖 金羊網記者 宋昀瀟 徐雪亮 江文華 實習生 袁嘉慧 

從員村地鐵站走出來的雙雙習慣性地打開滴滴出行網約車軟件,但頁面隨即跳出公告:“我們將暫停提供9月8日至14日深夜(23:00-次日5:00)的出行服務。”

受滴滴停運影響的人遠不只雙雙,廣州地區的夜間出行情況如何?羊城晚報記者調查發現,使用其他打車平臺耗時較多,但並不存在無車可乘、黑車出沒現象。相反,不少網約車平臺紛紛加大夜間營運力度,以滿足乘客出行需求。

用戶轉用其他打車軟件

在廣州琶醍酒吧街西面路口,羊城晚報記者于11日23時30分左右體驗深夜打車。

在記者手機的6款網約車APP中,神州專車、萬勝叫車、神馬專車三個平臺均顯示附近無可用車輛,其中神馬專車只提供預約一小時後的豪華車專享服務。易到APP頁面顯示附近有一輛網約車,僅需等待一分鐘即可乘車出發。曹操專車也有一輛距離記者有三分鐘車程的網約車可提供服務,首約汽車則有兩輛汽車。

另一路在興盛路酒吧街的記者,也于同時使用網約車APP打車,首約汽車五秒便接單。

一名同在打車的男士向記者表示,以前他只用滴滴打車,現在手機裏下了好幾個打車軟件,他當晚即用嘀嗒出行APP成功叫到了一輛車。

記者體驗還發現,越近午夜,網約車平臺的車輛數量越少,等待時間也逐漸增加。“我下班晚,約車都是要等二三十分鐘的,”在琶醍附近一家公司上班的章女士告訴記者,她每天都用泛嘉行APP預約曹操專車平臺的新能源車出行。

廣州並未發現黑車出沒

最近,有網絡熱文稱,滴滴夜間停運後,在北京三裏屯出現黑車、出租車司機“一口價、不打表”亂象。

羊城晚報記者在興盛路、琶醍、廣州東站三地調查發現,出租車拒載加價情況確實存在,但並未看到黑車。

在興盛路,記者看到兩名女生連續攔了七八輛出租車,兩輛顯示“空車”未停,三四輛車的司機表示“下班了”,還有兩位司機表示“路線不同,不送”。不過,不少常在興盛路附近打車的市民告訴記者,即使在滴滴運營時,也有很多出租車拒載現象。

在琶醍出租車等待隊伍中,有市民稱三十元行程被要價60元,記者也經歷了“被加價”:根據高德地圖顯示,從琶醍前往廣州東站車費為28元,卻有三輛車拒載,另三輛開價50元到60元。

的哥夜間收入增長20%

在琶醍西面路口,約零點時,等待出租車的市民約有八十名,平均等待時間近15分鐘。

負責維持排隊秩序的保安羅先生表示,出租車是市民半夜離開琶醍最常用的交通工具,每天等出租車的人都會排長龍,最近滴滴停止夜間運營了,排隊人數沒太大變化,倒是出租車的數量明顯變少,他認為是因為出租車的需求增加,“很多出租車在來琶醍的半道上就被截走”。

多名隸屬龍的出租車公司的司機表示,他們每人夜間營業額增長了100元左右。利士風出租車公司負責人王堅則告訴記者,自從滴滴停止夜間營運後,司機夜班收入從500元上升到600元至700元,增幅達20%。

其他平臺訂單量增三倍

“如今23時一過,平臺需求量便激增。我們將增加夜間運力,盡可能滿足用戶需求。”曹操專車廣州城市總經理高帥表示,自從滴滴停止夜間營運後,曹操專車的用車需求激增。

易到的市場佔有率在滴滴停止夜間營運後也飆升,自9月8日以來,易到平臺夜間單量大幅增長,北京、上海、廣州等地夜間訂單量環比增長均在300%以上,成都、哈爾濱、溫州等地訂單量增長超一倍。

主營出租車業務的嘀嗒出行則告訴羊城晚報記者,在廣州有超過90%的出租車已經注冊嘀嗒APP,其深夜應答率超過了85%。神馬專車也表示,9月7日到16日,該平臺會調配比往常多的司機提供深夜出行服務。

觀點

規范網約車後運力會恢復

專家認為,網約車市場應百花齊放

廣州社科院研究員彭澎曾多次參與網約車相關座談會。他表示:“鼓勵其他平臺提供類似服務,當供滿足求,則可有效防止出現黑車、出租車加價等現象。” 暨南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胡剛則認為:“不能將黑車、抬價等現象的出現歸結為網約車整改。在網約車規范過程中可能無法滿足市場需求,但規范後運力必會得到恢復。”

面對如今停運現狀,彭澎認為當務之急是扶持更多的出行企業,讓網約車出行市場百花齊放而非一家獨大。胡剛也表示,這是一個契機,讓壟斷企業更多思考社會責任,讓網約車平臺形成良性競爭關係,讓其有序健康發展。

此外,根據2016年11月1日開始實施的《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第十一條的規定,網約車平臺公司暫停或者終止運營應該提前30日向相關主管部門報告,滴滴夜間停運是否合規?記者就此詢問了滴滴廣州地區公關,但截至記者截稿時間,仍未得到明確回復。

廣州未現明顯打車難問題

金羊網訊 “9月8日滴滴平臺關停深夜時段服務後,廣州市並未出現明顯打車難問題,巡遊車及網約車運力較為充足。”廣州市交通管理部門表示,根據廣州市出租車監管分析平臺數據統計,滴滴平臺關停時段,廣州市巡遊出租汽車出車率大幅提升14.36%。

據記者了解,目前廣州共有9家網約車平臺公司開展了正式營運,取得網約車許可的車輛2.7萬輛。廣州還有將近2萬多輛的巡遊出租車可提供網絡約車服務。交通管理部門還表示,近幾年夜間公交車線網逐漸優化和完善,也能較好滿足市民夜間出行需求。

為滿足節假日期間乘客出行需求,廣州市交委將通過信息化手段引導出租汽車前往白雲機場、廣州南站等遠郊樞紐站場參與疏運,並開展“機場大巴+巡遊車”保障,在廣州市汽車客運站設置了出租汽車保障點,每天23時至次日2時,安排出租車循環保障,接駁從白雲機場通過機場大巴運送至市汽車客運站的乘客。同時,已在廣州市區主要交通樞紐站場和部分星級酒店安裝“一鍵叫車”終端,市民可及時向周邊出租車發送用車需求。

(程行歡)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滴滴深夜停運其他平臺訂單激增 廣州未現明顯打車難問題

金羊網  作者:宋昀瀟 徐雪亮 江文華  2018-09-13

在琶醍等待出租車的人群

滴滴平臺關停時段,廣州市巡遊出租汽車出車率提升14.36%

文/圖 金羊網記者 宋昀瀟 徐雪亮 江文華 實習生 袁嘉慧 

從員村地鐵站走出來的雙雙習慣性地打開滴滴出行網約車軟件,但頁面隨即跳出公告:“我們將暫停提供9月8日至14日深夜(23:00-次日5:00)的出行服務。”

受滴滴停運影響的人遠不只雙雙,廣州地區的夜間出行情況如何?羊城晚報記者調查發現,使用其他打車平臺耗時較多,但並不存在無車可乘、黑車出沒現象。相反,不少網約車平臺紛紛加大夜間營運力度,以滿足乘客出行需求。

用戶轉用其他打車軟件

在廣州琶醍酒吧街西面路口,羊城晚報記者于11日23時30分左右體驗深夜打車。

在記者手機的6款網約車APP中,神州專車、萬勝叫車、神馬專車三個平臺均顯示附近無可用車輛,其中神馬專車只提供預約一小時後的豪華車專享服務。易到APP頁面顯示附近有一輛網約車,僅需等待一分鐘即可乘車出發。曹操專車也有一輛距離記者有三分鐘車程的網約車可提供服務,首約汽車則有兩輛汽車。

另一路在興盛路酒吧街的記者,也于同時使用網約車APP打車,首約汽車五秒便接單。

一名同在打車的男士向記者表示,以前他只用滴滴打車,現在手機裏下了好幾個打車軟件,他當晚即用嘀嗒出行APP成功叫到了一輛車。

記者體驗還發現,越近午夜,網約車平臺的車輛數量越少,等待時間也逐漸增加。“我下班晚,約車都是要等二三十分鐘的,”在琶醍附近一家公司上班的章女士告訴記者,她每天都用泛嘉行APP預約曹操專車平臺的新能源車出行。

廣州並未發現黑車出沒

最近,有網絡熱文稱,滴滴夜間停運後,在北京三裏屯出現黑車、出租車司機“一口價、不打表”亂象。

羊城晚報記者在興盛路、琶醍、廣州東站三地調查發現,出租車拒載加價情況確實存在,但並未看到黑車。

在興盛路,記者看到兩名女生連續攔了七八輛出租車,兩輛顯示“空車”未停,三四輛車的司機表示“下班了”,還有兩位司機表示“路線不同,不送”。不過,不少常在興盛路附近打車的市民告訴記者,即使在滴滴運營時,也有很多出租車拒載現象。

在琶醍出租車等待隊伍中,有市民稱三十元行程被要價60元,記者也經歷了“被加價”:根據高德地圖顯示,從琶醍前往廣州東站車費為28元,卻有三輛車拒載,另三輛開價50元到60元。

的哥夜間收入增長20%

在琶醍西面路口,約零點時,等待出租車的市民約有八十名,平均等待時間近15分鐘。

負責維持排隊秩序的保安羅先生表示,出租車是市民半夜離開琶醍最常用的交通工具,每天等出租車的人都會排長龍,最近滴滴停止夜間運營了,排隊人數沒太大變化,倒是出租車的數量明顯變少,他認為是因為出租車的需求增加,“很多出租車在來琶醍的半道上就被截走”。

多名隸屬龍的出租車公司的司機表示,他們每人夜間營業額增長了100元左右。利士風出租車公司負責人王堅則告訴記者,自從滴滴停止夜間營運後,司機夜班收入從500元上升到600元至700元,增幅達20%。

其他平臺訂單量增三倍

“如今23時一過,平臺需求量便激增。我們將增加夜間運力,盡可能滿足用戶需求。”曹操專車廣州城市總經理高帥表示,自從滴滴停止夜間營運後,曹操專車的用車需求激增。

易到的市場佔有率在滴滴停止夜間營運後也飆升,自9月8日以來,易到平臺夜間單量大幅增長,北京、上海、廣州等地夜間訂單量環比增長均在300%以上,成都、哈爾濱、溫州等地訂單量增長超一倍。

主營出租車業務的嘀嗒出行則告訴羊城晚報記者,在廣州有超過90%的出租車已經注冊嘀嗒APP,其深夜應答率超過了85%。神馬專車也表示,9月7日到16日,該平臺會調配比往常多的司機提供深夜出行服務。

觀點

規范網約車後運力會恢復

專家認為,網約車市場應百花齊放

廣州社科院研究員彭澎曾多次參與網約車相關座談會。他表示:“鼓勵其他平臺提供類似服務,當供滿足求,則可有效防止出現黑車、出租車加價等現象。” 暨南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胡剛則認為:“不能將黑車、抬價等現象的出現歸結為網約車整改。在網約車規范過程中可能無法滿足市場需求,但規范後運力必會得到恢復。”

面對如今停運現狀,彭澎認為當務之急是扶持更多的出行企業,讓網約車出行市場百花齊放而非一家獨大。胡剛也表示,這是一個契機,讓壟斷企業更多思考社會責任,讓網約車平臺形成良性競爭關係,讓其有序健康發展。

此外,根據2016年11月1日開始實施的《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第十一條的規定,網約車平臺公司暫停或者終止運營應該提前30日向相關主管部門報告,滴滴夜間停運是否合規?記者就此詢問了滴滴廣州地區公關,但截至記者截稿時間,仍未得到明確回復。

廣州未現明顯打車難問題

金羊網訊 “9月8日滴滴平臺關停深夜時段服務後,廣州市並未出現明顯打車難問題,巡遊車及網約車運力較為充足。”廣州市交通管理部門表示,根據廣州市出租車監管分析平臺數據統計,滴滴平臺關停時段,廣州市巡遊出租汽車出車率大幅提升14.36%。

據記者了解,目前廣州共有9家網約車平臺公司開展了正式營運,取得網約車許可的車輛2.7萬輛。廣州還有將近2萬多輛的巡遊出租車可提供網絡約車服務。交通管理部門還表示,近幾年夜間公交車線網逐漸優化和完善,也能較好滿足市民夜間出行需求。

為滿足節假日期間乘客出行需求,廣州市交委將通過信息化手段引導出租汽車前往白雲機場、廣州南站等遠郊樞紐站場參與疏運,並開展“機場大巴+巡遊車”保障,在廣州市汽車客運站設置了出租汽車保障點,每天23時至次日2時,安排出租車循環保障,接駁從白雲機場通過機場大巴運送至市汽車客運站的乘客。同時,已在廣州市區主要交通樞紐站場和部分星級酒店安裝“一鍵叫車”終端,市民可及時向周邊出租車發送用車需求。

(程行歡)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