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熱劇到“小糊劇” 《天盛長歌》遇冷陳坤出聲“求包涵”

來源:金羊網 作者:艾修煜 發表時間:2018-08-30 09:25

金羊網記者  艾修煜

由陳坤、倪妮領銜主演的電視劇《天盛長歌》登陸湖南衛視金鷹獨播劇場和愛奇藝平臺已有半個月,然而,這部被寄予厚望的古裝權謀愛情劇,卻陷入了收視、口碑雙遇冷的尷尬境地。

開播前,寄予厚望

《天盛長歌》劇本改編自天下歸元的大IP小説《凰權》,本身已經自帶數量眾多的原著粉絲。該劇除了由兩位“電影咖”陳坤、倪妮領銜主演,趙立新、倪大紅、劉敏濤、梅婷、白敬亭等組成的配角陣容也堪稱豪華。幕後班底同樣強大,導演沈嚴、劉海波分別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和上海戲劇學院,曾獲得中國電視藝術雙十佳導演獎和白玉蘭最佳導演等獎項;負責人物造型的張叔平,一直穩坐香港美術指導的頭把交椅。此外,號稱“依托襄陽兩千余年的歷史文化底蘊而建成”的拍攝主要場地“襄陽唐城”,更是首次用于電視劇拍攝。制作方面,劇組還採取了古裝劇罕見的現場收音模式,並選用2.35:1的電影常用畫幅,力圖“讓觀眾在電視熒屏上也能體驗電影畫面的觀影感受”。

開播後,一路走低

然而,《天盛長歌》開播後,收視、評價和播放量卻毫無水花,呈現“低開低走”的趨勢。截至昨日記者發稿時,該劇在愛奇藝平臺的播放量僅為3.9億——對比《延禧攻略》145億的播放量,真是“零頭都不到”;相較《如懿傳》13.8億的播放量,也存在很大的差距。據貓眼數據顯示,8月28日,《天盛長歌》直播關注度0.6837,市佔率僅3.5353,相較同期在江蘇衛視播出的《香蜜沉沉燼如霜》1.1207的直播關注度和5.7383的市佔率,差距也不止一點點。與此同時,眾多網友批評該劇“劇情復雜,敘事繁復,畫面陰暗,節奏緩慢”,並吐槽“看著真累”!

求包涵,還剩50集

由于預期和現實落差巨大,《天盛長歌》出品方辛迪加影視、東申影視、好麥文化于8月16日聯合發表了一篇《關于維護行業秩序,不參與數據造假的自律聲明》,稱收視造假已成為行業頑疾,《天盛長歌》將堅持“一真到底”,不會買假造假。言下之意,似指《天盛長歌》是吃了“不懂造假”的虧。然而,網友對此並不買賬:“收視率低就發聲明説別的劇收視率造假,如果收視率高,就説是因為劇好看,這理全給你佔了,別人還能説什麼?”8月27日,主演陳坤忍不住發微博表示:“消消氣,接下來只剩不到50集了,多包涵。”更在評論中直稱此劇為“小糊劇”。

分析

大牌演員沒能轉化成收視率

客觀來説,古裝戲扎堆,競爭太過激烈,或許是《天盛長歌》遭遇滑鐵盧的一個原因。這段時間,除了有《延禧攻略》這樣的無敵爆款,還有同樣大牌雲集的《如懿傳》以及意外殺出的《香蜜沉沉燼如霜》。面對這樣的外部環境,《天盛長歌》還欠缺宣傳,擺出一副“高冷”的姿態,不僅主創難見採訪,連發布會、看片會等常規宣傳步驟都跳過了。

劇集開播後,主演的表現也引起了很大爭議。陳坤今年已經42歲,是否適合飾演26歲的皇子寧弈就引來觀眾質疑。尤其是寧弈在劇中有很多裝傻裝嫩的戲,讓不少網友紛紛在彈幕表達不滿:“這擠眉弄眼噘嘴巴的小娘子哭法,真是接受無能。”娛評人泥南認為:“從《如懿傳》的周迅,到《武動乾坤》的楊洋,再到《天盛長歌》的陳坤,都説明了一個道理:大牌演員、流量小生都不值錢,不能轉化成收視率,戲要成功,真正要做到的是——所選演員要貼合角色。”

此外,導演野心太大,劇情支線太多,造成敘事混亂、難懂;臺詞不文不白,一邊刻意強調“信口胡吣”“阿耶”等古字古詞,一邊又不時混入現代臺詞……都成為《天盛長歌》的槽點。

採訪

倪妮:好劇需要觀眾做功課

羊城晚報:你在劇中的男裝扮相獲得網友稱讚,有沒有刻意設計過?

倪妮:張叔平老師希望我演男裝的時候要盡量男性化一點,就是舉止幹凈利落,爺們兒一點。這其實跟我本人的性格也有很大關係,因為我是練體育出身的,不太嬌氣,説話聲線比較偏中低音,平時走路步子也挺大,腰板挺直,所以大家會覺得我演起來還挺像的。

羊城晚報:你在劇中身份比較多,大家閨秀、大臣、王妃……演起來會不會“精分”?

倪妮:當初我也跟導演商量過,導演就盡量在場景允許的情況下,把一個身份的戲能集中拍就集中拍,所以我沒有感覺特別“精分”。

羊城晚報:你覺得自己適合演古裝嗎?

倪妮:我自己覺得古裝還挺好看的。張叔平老師為我設計了這個粧容,就是一反常態,沒有那種很厚的睫毛、很濃的眉毛,就是淡淡的、簡簡單單的、化繁為簡的風格,我自己還是挺喜歡的。相比年代戲和現代戲,我更喜歡古裝戲,因為離現實生活比較遠,很有想象的空間。

羊城晚報:跟陳坤搭戲感覺怎樣?

倪妮:陳坤是一個特別聰明、特別敬業,也特別樂于幫助別人的一個好演員。平時他也特別特別親切,跟他合作非常開心。這部戲是我拍攝時間最長的一部,也是我最開心的一部。

羊城晚報:你在片中有多場哭戲,哪一場戲最失控?

倪妮:阿娘跟弟弟去世的那一場戲,我就不太能收得住。我和演阿娘的劉敏濤老師有一見如故的感覺,之前我看過她很多作品,她之前扮演的角色也都是特別善良,所以看見她就會特別心疼。我跟她的第一場戲就是她讓我下跪發毒誓,我當時就覺得眼淚要奪眶而出,劉敏濤老師的臺詞説得太好了!

羊城晚報:有些觀眾認為這部劇情節難懂、節奏緩慢,你怎麼看?

倪妮:好劇需要慢慢品、細細品,需要反復看、來回看,慢慢地就能懂了。有很多細節比如説下棋,你不懂這個棋局什麼意思,可能就不懂這個人想表達什麼,很多細節是需要觀眾做功課的。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從大熱劇到“小糊劇” 《天盛長歌》遇冷陳坤出聲“求包涵”

金羊網  作者:艾修煜  2018-08-30

金羊網記者  艾修煜

由陳坤、倪妮領銜主演的電視劇《天盛長歌》登陸湖南衛視金鷹獨播劇場和愛奇藝平臺已有半個月,然而,這部被寄予厚望的古裝權謀愛情劇,卻陷入了收視、口碑雙遇冷的尷尬境地。

開播前,寄予厚望

《天盛長歌》劇本改編自天下歸元的大IP小説《凰權》,本身已經自帶數量眾多的原著粉絲。該劇除了由兩位“電影咖”陳坤、倪妮領銜主演,趙立新、倪大紅、劉敏濤、梅婷、白敬亭等組成的配角陣容也堪稱豪華。幕後班底同樣強大,導演沈嚴、劉海波分別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和上海戲劇學院,曾獲得中國電視藝術雙十佳導演獎和白玉蘭最佳導演等獎項;負責人物造型的張叔平,一直穩坐香港美術指導的頭把交椅。此外,號稱“依托襄陽兩千余年的歷史文化底蘊而建成”的拍攝主要場地“襄陽唐城”,更是首次用于電視劇拍攝。制作方面,劇組還採取了古裝劇罕見的現場收音模式,並選用2.35:1的電影常用畫幅,力圖“讓觀眾在電視熒屏上也能體驗電影畫面的觀影感受”。

開播後,一路走低

然而,《天盛長歌》開播後,收視、評價和播放量卻毫無水花,呈現“低開低走”的趨勢。截至昨日記者發稿時,該劇在愛奇藝平臺的播放量僅為3.9億——對比《延禧攻略》145億的播放量,真是“零頭都不到”;相較《如懿傳》13.8億的播放量,也存在很大的差距。據貓眼數據顯示,8月28日,《天盛長歌》直播關注度0.6837,市佔率僅3.5353,相較同期在江蘇衛視播出的《香蜜沉沉燼如霜》1.1207的直播關注度和5.7383的市佔率,差距也不止一點點。與此同時,眾多網友批評該劇“劇情復雜,敘事繁復,畫面陰暗,節奏緩慢”,並吐槽“看著真累”!

求包涵,還剩50集

由于預期和現實落差巨大,《天盛長歌》出品方辛迪加影視、東申影視、好麥文化于8月16日聯合發表了一篇《關于維護行業秩序,不參與數據造假的自律聲明》,稱收視造假已成為行業頑疾,《天盛長歌》將堅持“一真到底”,不會買假造假。言下之意,似指《天盛長歌》是吃了“不懂造假”的虧。然而,網友對此並不買賬:“收視率低就發聲明説別的劇收視率造假,如果收視率高,就説是因為劇好看,這理全給你佔了,別人還能説什麼?”8月27日,主演陳坤忍不住發微博表示:“消消氣,接下來只剩不到50集了,多包涵。”更在評論中直稱此劇為“小糊劇”。

分析

大牌演員沒能轉化成收視率

客觀來説,古裝戲扎堆,競爭太過激烈,或許是《天盛長歌》遭遇滑鐵盧的一個原因。這段時間,除了有《延禧攻略》這樣的無敵爆款,還有同樣大牌雲集的《如懿傳》以及意外殺出的《香蜜沉沉燼如霜》。面對這樣的外部環境,《天盛長歌》還欠缺宣傳,擺出一副“高冷”的姿態,不僅主創難見採訪,連發布會、看片會等常規宣傳步驟都跳過了。

劇集開播後,主演的表現也引起了很大爭議。陳坤今年已經42歲,是否適合飾演26歲的皇子寧弈就引來觀眾質疑。尤其是寧弈在劇中有很多裝傻裝嫩的戲,讓不少網友紛紛在彈幕表達不滿:“這擠眉弄眼噘嘴巴的小娘子哭法,真是接受無能。”娛評人泥南認為:“從《如懿傳》的周迅,到《武動乾坤》的楊洋,再到《天盛長歌》的陳坤,都説明了一個道理:大牌演員、流量小生都不值錢,不能轉化成收視率,戲要成功,真正要做到的是——所選演員要貼合角色。”

此外,導演野心太大,劇情支線太多,造成敘事混亂、難懂;臺詞不文不白,一邊刻意強調“信口胡吣”“阿耶”等古字古詞,一邊又不時混入現代臺詞……都成為《天盛長歌》的槽點。

採訪

倪妮:好劇需要觀眾做功課

羊城晚報:你在劇中的男裝扮相獲得網友稱讚,有沒有刻意設計過?

倪妮:張叔平老師希望我演男裝的時候要盡量男性化一點,就是舉止幹凈利落,爺們兒一點。這其實跟我本人的性格也有很大關係,因為我是練體育出身的,不太嬌氣,説話聲線比較偏中低音,平時走路步子也挺大,腰板挺直,所以大家會覺得我演起來還挺像的。

羊城晚報:你在劇中身份比較多,大家閨秀、大臣、王妃……演起來會不會“精分”?

倪妮:當初我也跟導演商量過,導演就盡量在場景允許的情況下,把一個身份的戲能集中拍就集中拍,所以我沒有感覺特別“精分”。

羊城晚報:你覺得自己適合演古裝嗎?

倪妮:我自己覺得古裝還挺好看的。張叔平老師為我設計了這個粧容,就是一反常態,沒有那種很厚的睫毛、很濃的眉毛,就是淡淡的、簡簡單單的、化繁為簡的風格,我自己還是挺喜歡的。相比年代戲和現代戲,我更喜歡古裝戲,因為離現實生活比較遠,很有想象的空間。

羊城晚報:跟陳坤搭戲感覺怎樣?

倪妮:陳坤是一個特別聰明、特別敬業,也特別樂于幫助別人的一個好演員。平時他也特別特別親切,跟他合作非常開心。這部戲是我拍攝時間最長的一部,也是我最開心的一部。

羊城晚報:你在片中有多場哭戲,哪一場戲最失控?

倪妮:阿娘跟弟弟去世的那一場戲,我就不太能收得住。我和演阿娘的劉敏濤老師有一見如故的感覺,之前我看過她很多作品,她之前扮演的角色也都是特別善良,所以看見她就會特別心疼。我跟她的第一場戲就是她讓我下跪發毒誓,我當時就覺得眼淚要奪眶而出,劉敏濤老師的臺詞説得太好了!

羊城晚報:有些觀眾認為這部劇情節難懂、節奏緩慢,你怎麼看?

倪妮:好劇需要慢慢品、細細品,需要反復看、來回看,慢慢地就能懂了。有很多細節比如説下棋,你不懂這個棋局什麼意思,可能就不懂這個人想表達什麼,很多細節是需要觀眾做功課的。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