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朋友多、路好走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8-28 12:15

  在8月27日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介紹,“一帶一路”倡議提出5年來,截至2018年6月,我國與沿線國家貨物貿易累計超過5萬億美元,在沿線國家建設的境外經貿合作區總投資289億美元,為當地創造24.4萬個就業崗位和20.1億美元的稅收。

  一帶一路建設取得五大進展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5年來,得到了全球積極響應和參與。經過5年的實踐,‘一帶一路’建設從理念、願景轉化為現實行動,取得了重大進展。”寧吉喆説。

  增進戰略互信,凝聚國際共識。“共建‘一帶一路’倡議和共商共建共享的核心理念已經寫入聯合國等重要國際機制成果文件,已有103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同中國簽署118份‘一帶一路’方面的合作協議。”寧吉喆説,2017年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成功舉辦,論壇279項成果中,到目前為止已有265項已經完成或轉為常態工作,剩下的14項正在督辦推進,落實率達95%。

  狠抓合作項目,形成示范效應。聚焦“六廊六路多國多港”主骨架,推動一批合作項目取得實質性進展。中巴經濟走廊建設進展順利,中老鐵路、中泰鐵路、匈塞鐵路建設穩步推進,雅萬高鐵部分路段已經開工建設,瓜達爾港已具備全作業能力。截至8月26日,中歐班列累計開行數量突破1萬列,到達歐洲15個國家43個城市,已達到“去三回二”,重箱率達85%。

  促進合作共贏,實現共同發展。我國已經成為25個沿線國家最大的貿易夥伴。“過去五年,我國同沿線國家貿易總額超過5萬億美元,年均增長1.1%,在世界貿易下滑、負增長的情況下,我們是正增長1.1%。”商務部副部長錢克明説,五年來,中國對沿線國家直接投資超過700億美元,年均增長7.2%。“同時,我們還不斷放寬外資準入領域,營造高標準的營商環境,吸引沿線國家來華投資。”

  完善服務體係,強化金融支撐。中國與17個國家核準《“一帶一路”融資指導原則》,加快推進金融機構海外布局,已有11家中資銀行設立71家一級機構。與非洲開發銀行、泛美開發銀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等多邊開發銀行開展聯合融資合作。

  秉持開放包容,密切文化交流。寧吉喆介紹,我國積極開展教育、科技、文化等領域合作,制定印發了教育、科技、金融、能源、農業、檢驗檢疫、標準聯通等多個領域的專項合作規劃。通過實施“絲綢之路”獎學金計劃,在境外設立辦學機構等,為沿線國家培育技術管理人才。2017年,來自沿線國家的留學生達30多萬人,赴沿線國家留學的人數6萬多人。預計到2020年,與沿線國家雙向旅遊人數將超過8500萬人次,旅遊消費約1100億美元。

  中方對于共建的項目和相關國家的投資合作,始終重視加強債務管理

  “一帶一路”合作取得顯著成效,但也有人擔憂,目前一些國家的政府債務水平過高,會導致“一帶一路”項目風險增加。甚至有人指責中國不顧項目所在國負債情況和償債能力,為一些項目提供貸款,加重了這些國家的債務負擔,從而獲得控制權。

  首先,共建“一帶一路”的項目給相關國家帶來的是有效投資、有價值的資産,促進了當地經濟增長和民生改善,不是所謂的債務陷阱。

  錢克明介紹,根據亞洲開發銀行數據,未來到2030年,亞洲地區每年大概需要基礎設施投資1.7萬億美元,目前大體能滿足每年大概8000多億美元,有一半缺口。非洲開發銀行報告也顯示,未來非洲每年需要基礎設施投資1300億到1700億美元,目前大概每年滿足率不足1/3。

  寧吉喆表示,共建“一帶一路”的項目,無論是互聯互通的項目,還是産能合作的項目,都要經過企業科學的可行性研究,都要經過嚴格的貸款審核。這些審核和研究對項目都是有資本金比例要求的,也都是有資産負債率約束的,有資金回報要求的,所以不會帶來超過資産形成的債務。有一些基礎設施投資回報周期比較長,是長期見效的,但是資産是實實在在在那裏的,將來還會升值。

  “從我們實際掌握的情況看,一些國家債務問題與‘一帶一路’建設及其項目沒有必然聯係,這其中有的國家債務水平過去就高企。有的國家債務負擔確實偏重,但主要是從其他國家和國際金融組織長期大量借貸。中國是後來者,中國企業才走出去幾年?中國並不是最大的債權方。”寧吉喆説。

  其次,中方對于共建的項目和相關國家的投資合作,始終重視加強債務管理。寧吉喆表示,在“一帶一路”建設項目的投融資問題上,中國始終堅持以經濟效益為導向,根據項目國實際情況提供貸款,支持項目建設,避免給項目國造成新的債務風險和財政負擔。

  “中資銀行在為項目提供融資前,都會對借款人的負債情況、償債能力做嚴格測算。貸款後也會持續跟蹤監測相關國別風險和主權風險,比如開發銀行就建立了國家主權信用評級,以及國家風險限額管理制度,中國工商銀行、中信保等機構,都建立了相關的評估監控管理體係。”寧吉喆説,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是發展中國家最緊迫的任務,對一些經濟建設確有迫切資金需要的發展中國家,中資銀行也會通過合理設計融資結構等多種方式,幫助其實現債務可持續。例如柬埔寨的光纜和數字電視項目就是通過股權投資加銀團貸款模式予以支持。

  用發展、合作的辦法,解決發展合作中的問題

  五年來的實踐表明,共建“一帶一路”順應時代潮流和發展方向,國際認同日益增強,合作夥伴越來越多,影響力持續擴大。更重要的是,高質量、高標準始終貫穿“一帶一路”建設的全過程。

  “中國推動共建‘一帶一路’,就是想通過加強各國間的互聯互通,進一步改進和完善全球供應鏈、價值鏈、産業鏈,讓那些處在不利位置上的國家,能夠更好地參與到全球分工當中,更多地從全球價值鏈當中獲益,從而為自身發展創造更大的動力,也為世界經濟增長創造更大的動力。”外交部部長助理張軍説,“這同當前一些國家所奉行的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同時應當看到,當前世界經濟發展中面臨諸多不確定、不穩定因素,國際環境風雲變幻,共建“一帶一路”也面臨不少風險。寧吉喆説,個別國家、個別方面對共建“一帶一路”倡議仍有質疑,中國企業在海外投資經營也面臨一些困難問題。“我們要客觀、理性地看待前進道路上取得的成績和遇到的困難,既不回避矛盾,也不要誇大問題,要保持定力,用發展、合作的辦法,解決發展合作中的問題,不斷完善保障體係和國際合作機制,推進共建‘一帶一路’走深走實,行穩致遠。”

  錢克明透露,下一步,中國將多角度扎實推進“一帶一路”建設。一是辦好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二是創新貿易投資合作方式,除了推進一些重要項目建設,還要將電子商務、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最新科技,推進到“一帶一路”建設上來。三是加快推進對外開放平臺的建設,包括自由貿易試驗區、海南建設自由貿易港,以及跨境經濟合作區和境外經濟合作區等。四是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地區共建高標準的自由貿易區,推動形成一個“一帶一路”的大市場。五是全面實行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管理制度,加強知識産權保護,推動落實世貿組織貿易便利化協定。

編輯:木東
數字報

一帶一路,朋友多、路好走

人民日報  作者:  2018-08-28

  在8月27日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介紹,“一帶一路”倡議提出5年來,截至2018年6月,我國與沿線國家貨物貿易累計超過5萬億美元,在沿線國家建設的境外經貿合作區總投資289億美元,為當地創造24.4萬個就業崗位和20.1億美元的稅收。

  一帶一路建設取得五大進展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5年來,得到了全球積極響應和參與。經過5年的實踐,‘一帶一路’建設從理念、願景轉化為現實行動,取得了重大進展。”寧吉喆説。

  增進戰略互信,凝聚國際共識。“共建‘一帶一路’倡議和共商共建共享的核心理念已經寫入聯合國等重要國際機制成果文件,已有103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同中國簽署118份‘一帶一路’方面的合作協議。”寧吉喆説,2017年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成功舉辦,論壇279項成果中,到目前為止已有265項已經完成或轉為常態工作,剩下的14項正在督辦推進,落實率達95%。

  狠抓合作項目,形成示范效應。聚焦“六廊六路多國多港”主骨架,推動一批合作項目取得實質性進展。中巴經濟走廊建設進展順利,中老鐵路、中泰鐵路、匈塞鐵路建設穩步推進,雅萬高鐵部分路段已經開工建設,瓜達爾港已具備全作業能力。截至8月26日,中歐班列累計開行數量突破1萬列,到達歐洲15個國家43個城市,已達到“去三回二”,重箱率達85%。

  促進合作共贏,實現共同發展。我國已經成為25個沿線國家最大的貿易夥伴。“過去五年,我國同沿線國家貿易總額超過5萬億美元,年均增長1.1%,在世界貿易下滑、負增長的情況下,我們是正增長1.1%。”商務部副部長錢克明説,五年來,中國對沿線國家直接投資超過700億美元,年均增長7.2%。“同時,我們還不斷放寬外資準入領域,營造高標準的營商環境,吸引沿線國家來華投資。”

  完善服務體係,強化金融支撐。中國與17個國家核準《“一帶一路”融資指導原則》,加快推進金融機構海外布局,已有11家中資銀行設立71家一級機構。與非洲開發銀行、泛美開發銀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等多邊開發銀行開展聯合融資合作。

  秉持開放包容,密切文化交流。寧吉喆介紹,我國積極開展教育、科技、文化等領域合作,制定印發了教育、科技、金融、能源、農業、檢驗檢疫、標準聯通等多個領域的專項合作規劃。通過實施“絲綢之路”獎學金計劃,在境外設立辦學機構等,為沿線國家培育技術管理人才。2017年,來自沿線國家的留學生達30多萬人,赴沿線國家留學的人數6萬多人。預計到2020年,與沿線國家雙向旅遊人數將超過8500萬人次,旅遊消費約1100億美元。

  中方對于共建的項目和相關國家的投資合作,始終重視加強債務管理

  “一帶一路”合作取得顯著成效,但也有人擔憂,目前一些國家的政府債務水平過高,會導致“一帶一路”項目風險增加。甚至有人指責中國不顧項目所在國負債情況和償債能力,為一些項目提供貸款,加重了這些國家的債務負擔,從而獲得控制權。

  首先,共建“一帶一路”的項目給相關國家帶來的是有效投資、有價值的資産,促進了當地經濟增長和民生改善,不是所謂的債務陷阱。

  錢克明介紹,根據亞洲開發銀行數據,未來到2030年,亞洲地區每年大概需要基礎設施投資1.7萬億美元,目前大體能滿足每年大概8000多億美元,有一半缺口。非洲開發銀行報告也顯示,未來非洲每年需要基礎設施投資1300億到1700億美元,目前大概每年滿足率不足1/3。

  寧吉喆表示,共建“一帶一路”的項目,無論是互聯互通的項目,還是産能合作的項目,都要經過企業科學的可行性研究,都要經過嚴格的貸款審核。這些審核和研究對項目都是有資本金比例要求的,也都是有資産負債率約束的,有資金回報要求的,所以不會帶來超過資産形成的債務。有一些基礎設施投資回報周期比較長,是長期見效的,但是資産是實實在在在那裏的,將來還會升值。

  “從我們實際掌握的情況看,一些國家債務問題與‘一帶一路’建設及其項目沒有必然聯係,這其中有的國家債務水平過去就高企。有的國家債務負擔確實偏重,但主要是從其他國家和國際金融組織長期大量借貸。中國是後來者,中國企業才走出去幾年?中國並不是最大的債權方。”寧吉喆説。

  其次,中方對于共建的項目和相關國家的投資合作,始終重視加強債務管理。寧吉喆表示,在“一帶一路”建設項目的投融資問題上,中國始終堅持以經濟效益為導向,根據項目國實際情況提供貸款,支持項目建設,避免給項目國造成新的債務風險和財政負擔。

  “中資銀行在為項目提供融資前,都會對借款人的負債情況、償債能力做嚴格測算。貸款後也會持續跟蹤監測相關國別風險和主權風險,比如開發銀行就建立了國家主權信用評級,以及國家風險限額管理制度,中國工商銀行、中信保等機構,都建立了相關的評估監控管理體係。”寧吉喆説,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是發展中國家最緊迫的任務,對一些經濟建設確有迫切資金需要的發展中國家,中資銀行也會通過合理設計融資結構等多種方式,幫助其實現債務可持續。例如柬埔寨的光纜和數字電視項目就是通過股權投資加銀團貸款模式予以支持。

  用發展、合作的辦法,解決發展合作中的問題

  五年來的實踐表明,共建“一帶一路”順應時代潮流和發展方向,國際認同日益增強,合作夥伴越來越多,影響力持續擴大。更重要的是,高質量、高標準始終貫穿“一帶一路”建設的全過程。

  “中國推動共建‘一帶一路’,就是想通過加強各國間的互聯互通,進一步改進和完善全球供應鏈、價值鏈、産業鏈,讓那些處在不利位置上的國家,能夠更好地參與到全球分工當中,更多地從全球價值鏈當中獲益,從而為自身發展創造更大的動力,也為世界經濟增長創造更大的動力。”外交部部長助理張軍説,“這同當前一些國家所奉行的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同時應當看到,當前世界經濟發展中面臨諸多不確定、不穩定因素,國際環境風雲變幻,共建“一帶一路”也面臨不少風險。寧吉喆説,個別國家、個別方面對共建“一帶一路”倡議仍有質疑,中國企業在海外投資經營也面臨一些困難問題。“我們要客觀、理性地看待前進道路上取得的成績和遇到的困難,既不回避矛盾,也不要誇大問題,要保持定力,用發展、合作的辦法,解決發展合作中的問題,不斷完善保障體係和國際合作機制,推進共建‘一帶一路’走深走實,行穩致遠。”

  錢克明透露,下一步,中國將多角度扎實推進“一帶一路”建設。一是辦好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二是創新貿易投資合作方式,除了推進一些重要項目建設,還要將電子商務、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最新科技,推進到“一帶一路”建設上來。三是加快推進對外開放平臺的建設,包括自由貿易試驗區、海南建設自由貿易港,以及跨境經濟合作區和境外經濟合作區等。四是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地區共建高標準的自由貿易區,推動形成一個“一帶一路”的大市場。五是全面實行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管理制度,加強知識産權保護,推動落實世貿組織貿易便利化協定。

編輯:木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