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房屋租賃市場平穩,為何租金水平在上升?本地二房東一語道破“天機”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8-27 10:26

近日,新快報記者走訪本地中介機構、二房東和房東了解到,目前廣州的房屋租賃市場比較平穩,但由于出租房內外環境都在不斷改善,租客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所以租金水平確實在上升。有二房東表示,以前年輕人租房只需“簡裝”即可,現在沒“標配”不考慮。房租上漲悄然影響著年輕白領的生活,甚至在應聘時也不得不考慮到租房的因素。

年輕租客:租房要看環境和地段

小潘于2016年從南方醫科大學畢業,進入廣州燕塘附近一家醫院工作,3年時間租了三次房。起初,她和同學一起租住在梅花園附近一套民房。這套房子本是四房四廳,被分割成兩套兩房一廳的小房子,小潘和同學租了一套,另外兩個女生租了另一套。當時,小潘每月稅後工資5000多元,租的房子是每月租金1000多元。

由于房屋潮濕,並且光線很不好,一年租約滿之後,小潘搬到了京溪山莊附近,這時,小潘的稅後工資已漲至6000多元,而房租更高了。

因為各種原因,小潘于今年6月又搬至南方醫院附近一個小區的一套三房兩廳房子,和其他兩個人合租,整體居住環境有所改善。“不過現在房租要1800元,我稅後工資六七千元,感覺壓力有點大。”小潘説。

在天河區的城中村天河村,由于地段好,交通便利,房屋租賃很火爆。新快報記者了解到,這裏單間月租1000元左右,一廳一房月租1800元左右,一廳兩房月租2500元左右,相當搶手。小張大學畢業後在珠江新城找了一份工作,月收入約6000元。他在一間月租1200元的單間住了兩三年,租金只升了100元,他説可以接受。“選擇在天河村租房,一來租金可以承受,二來上班近,省了路上的時間,尤其是經常要加夜班,這裏步行也就10多分鐘,省錢。如果住得遠,打的回去,咪表跳得讓人心驚肉跳。”

二房東:現在出租房子設施要全

新快報記者在天河區走訪遇到了在廣州做了10年二房東的湖北人老楊,他説,除了分散的待租房,現在他也開始做公寓租賃生意,包括剛拿下的一個公寓項目,他手裏已有4個長租公寓項目。

“以前的租客以85後為主,現在95後成了主力軍。”他説,早些年,他把城中村的民宅租下來再租出去,一間房裏有一張床、一張桌椅,加上煤氣和熱水器等“簡裝”,只需投入500元。現在做公寓設施要齊全,空調、席夢思、電視機、洗衣機、冰箱、沙發等成了“標配”,一個單間要投入3500元左右,一房一廳約需投入5000元。

隨著公寓的設施上了檔次,其租金水平自然也比“簡裝”房要高。新快報記者了解到,在天河區一個城中村,現有一棟商業加住宿的集體物業“招親”,業主方明確表示每月租金共2萬余元。之前,該物業經營者每月僅交給業主方6000元,現在的價格比以前翻了三倍還多。不僅如此,有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內部已有人開價2.7萬元,這意味著,該物業樓上的待租房租金將出現大幅漲價。

在越秀區,包租婆阿茹三姐妹的父親去世後留下一套二房一廳的房子,之前沒有出租,她們將它作為一種紀念和姐妹聚會的場所。後來決定出租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房子附近一所原來不起眼的小學變成某名校的分校,周邊同樣的房屋租金從原來的每月2500元飆升到近4000元。于是她們三姐妺經商議一致同意將房子租出去。新快報記者走訪發現,附近公寓業主把房子交給管理公司出租,20多平方米的一房一廚,業主每月有3000元進賬。

中介機構:長租公寓變單身公寓

“廣州目前的房租比較平穩。”廣州某中介機構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坦言,長租公寓租金確實比所在區域的房租高,但它們所提供的功能設施、文體活動空間等也更豐富完善。“搞得漂漂亮亮的,智能設施齊全,可以拎包入住,幫租客省了不少事”。

該負責人指出,市場上的長租公寓都打著“年輕化”的旗幟,有的公寓出租方甚至要求租客不超過35歲,“長租公寓都變成了單身青年公寓,年齡偏大的外來務工人員的租房需求反而沒有得到重視”。

新快報記者還了解到,目前,廣州有少數機構平臺拿著散布全市的不少房源,再找中介放盤,按比例從傭金中分成,制定的房租也比房源周邊房屋租金要高。據聲稱與銀行合作的某平臺提供的房源信息顯示,在番禺區可以提供的待租房中,一套不到50平方米的一房一廳月租3000元,一套約45平方米的一房一廳月租2000元至2200元,待出租的三房戶型月租從3600元至5000元不等。上述負責人表示,這些待租房經過二房東、三房東的手,再給中介一個價格出租,中間平臺定的租金比業主直接放盤的租金水平高,結果是抬高了房租水平。

此外,該負責人還提到了租客和房東不願意去辦理租賃備案登記的問題。“為什麼很多人不去備案,因為要繳稅。”新快報記者查詢了解到,根據廣州市有關部門2016年發布的《關于調整廣州市個人出租房屋稅收政策的公告》,個人出租住宅房屋月租金收入(不含增值稅稅額,下同)未達2000元的,稅費綜合徵收率為4%;月租金收入2000元以上(含2000元),30000元以下(含30000元)的,稅費綜合徵收率為6%;月租金收入30000元以上,100000元以下(含100000元)的,稅費綜合徵收率為7.9%;月租金收入100000元以上的,稅費綜合徵收率為8%。

按照相關規定,出租人在規定期限內依法申報、繳納房屋租賃相應稅款。盡管出租屋綜合稅應由出租人承擔,但在實際操作中,一般是租賃雙方協商決定誰來出這個錢。該中介機構負責人稱,在目前業主方較強勢的環境下,一般由租客來承擔稅款,這樣其實是變相漲房租。

專家:房租上漲牽一發動全身

“投資者是趨利的。”有業內人士分析指出,租金水平與供求關係密切相關。從供給端來看,出租房子的除了業主,還有投資者。“長租市場需要的是增量,而不是在存量中炒作。”廣州一家房産中介公司的負責人范先生表示,長租市場的發展需要解決增量的問題。同時,政府對長租市場的監管需要加強。他建議,可以對長租公寓實行租金備案,政府部門可以實時監控市場數據,進而有效加以約束和引導。對大量囤積房源再轉租出去,沒有對租住空間進行改造提升,也沒有給租客帶來便利的炒高房租行為要堅決取締。

南方民間智庫副主席、廣州市社科院研究員彭澎告訴新快報記者,房租上漲對于全社會有著牽一發動全身的效應,政府對于作為新生事物的長租房金融化需要進行監管。

彭澎稱,目前政府針對低收入群體已經實行了公租房等兜底措施,房租上漲對于社會的影響不至于太大。“當然,如果房屋租賃市場出現扭曲,政府可以考慮適當幹預。”彭澎建議,比如有的地方政府已經提出對租金進行“限漲”,不過他認為這項政策與限制房價上漲面對的問題一樣。“不限,如果大家都租不起房怎麼辦?限了,如果造成大量空置又怎麼辦?”他認為,出臺這一類政策要非常慎重,目前這個階段還是先對中介把長租房金融化的行為進行監管,及時抑制其野蠻生長,讓房租的漲跌擺脫資本的幹擾。

■統籌:新快報記者 朱清海 ■採寫:新快報記者 朱清海鄧毅富 李應華 見習記者 肖韻蕙

編輯:海輝
數字報

廣州房屋租賃市場平穩,為何租金水平在上升?本地二房東一語道破“天機”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  2018-08-27

近日,新快報記者走訪本地中介機構、二房東和房東了解到,目前廣州的房屋租賃市場比較平穩,但由于出租房內外環境都在不斷改善,租客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所以租金水平確實在上升。有二房東表示,以前年輕人租房只需“簡裝”即可,現在沒“標配”不考慮。房租上漲悄然影響著年輕白領的生活,甚至在應聘時也不得不考慮到租房的因素。

年輕租客:租房要看環境和地段

小潘于2016年從南方醫科大學畢業,進入廣州燕塘附近一家醫院工作,3年時間租了三次房。起初,她和同學一起租住在梅花園附近一套民房。這套房子本是四房四廳,被分割成兩套兩房一廳的小房子,小潘和同學租了一套,另外兩個女生租了另一套。當時,小潘每月稅後工資5000多元,租的房子是每月租金1000多元。

由于房屋潮濕,並且光線很不好,一年租約滿之後,小潘搬到了京溪山莊附近,這時,小潘的稅後工資已漲至6000多元,而房租更高了。

因為各種原因,小潘于今年6月又搬至南方醫院附近一個小區的一套三房兩廳房子,和其他兩個人合租,整體居住環境有所改善。“不過現在房租要1800元,我稅後工資六七千元,感覺壓力有點大。”小潘説。

在天河區的城中村天河村,由于地段好,交通便利,房屋租賃很火爆。新快報記者了解到,這裏單間月租1000元左右,一廳一房月租1800元左右,一廳兩房月租2500元左右,相當搶手。小張大學畢業後在珠江新城找了一份工作,月收入約6000元。他在一間月租1200元的單間住了兩三年,租金只升了100元,他説可以接受。“選擇在天河村租房,一來租金可以承受,二來上班近,省了路上的時間,尤其是經常要加夜班,這裏步行也就10多分鐘,省錢。如果住得遠,打的回去,咪表跳得讓人心驚肉跳。”

二房東:現在出租房子設施要全

新快報記者在天河區走訪遇到了在廣州做了10年二房東的湖北人老楊,他説,除了分散的待租房,現在他也開始做公寓租賃生意,包括剛拿下的一個公寓項目,他手裏已有4個長租公寓項目。

“以前的租客以85後為主,現在95後成了主力軍。”他説,早些年,他把城中村的民宅租下來再租出去,一間房裏有一張床、一張桌椅,加上煤氣和熱水器等“簡裝”,只需投入500元。現在做公寓設施要齊全,空調、席夢思、電視機、洗衣機、冰箱、沙發等成了“標配”,一個單間要投入3500元左右,一房一廳約需投入5000元。

隨著公寓的設施上了檔次,其租金水平自然也比“簡裝”房要高。新快報記者了解到,在天河區一個城中村,現有一棟商業加住宿的集體物業“招親”,業主方明確表示每月租金共2萬余元。之前,該物業經營者每月僅交給業主方6000元,現在的價格比以前翻了三倍還多。不僅如此,有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內部已有人開價2.7萬元,這意味著,該物業樓上的待租房租金將出現大幅漲價。

在越秀區,包租婆阿茹三姐妹的父親去世後留下一套二房一廳的房子,之前沒有出租,她們將它作為一種紀念和姐妹聚會的場所。後來決定出租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房子附近一所原來不起眼的小學變成某名校的分校,周邊同樣的房屋租金從原來的每月2500元飆升到近4000元。于是她們三姐妺經商議一致同意將房子租出去。新快報記者走訪發現,附近公寓業主把房子交給管理公司出租,20多平方米的一房一廚,業主每月有3000元進賬。

中介機構:長租公寓變單身公寓

“廣州目前的房租比較平穩。”廣州某中介機構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坦言,長租公寓租金確實比所在區域的房租高,但它們所提供的功能設施、文體活動空間等也更豐富完善。“搞得漂漂亮亮的,智能設施齊全,可以拎包入住,幫租客省了不少事”。

該負責人指出,市場上的長租公寓都打著“年輕化”的旗幟,有的公寓出租方甚至要求租客不超過35歲,“長租公寓都變成了單身青年公寓,年齡偏大的外來務工人員的租房需求反而沒有得到重視”。

新快報記者還了解到,目前,廣州有少數機構平臺拿著散布全市的不少房源,再找中介放盤,按比例從傭金中分成,制定的房租也比房源周邊房屋租金要高。據聲稱與銀行合作的某平臺提供的房源信息顯示,在番禺區可以提供的待租房中,一套不到50平方米的一房一廳月租3000元,一套約45平方米的一房一廳月租2000元至2200元,待出租的三房戶型月租從3600元至5000元不等。上述負責人表示,這些待租房經過二房東、三房東的手,再給中介一個價格出租,中間平臺定的租金比業主直接放盤的租金水平高,結果是抬高了房租水平。

此外,該負責人還提到了租客和房東不願意去辦理租賃備案登記的問題。“為什麼很多人不去備案,因為要繳稅。”新快報記者查詢了解到,根據廣州市有關部門2016年發布的《關于調整廣州市個人出租房屋稅收政策的公告》,個人出租住宅房屋月租金收入(不含增值稅稅額,下同)未達2000元的,稅費綜合徵收率為4%;月租金收入2000元以上(含2000元),30000元以下(含30000元)的,稅費綜合徵收率為6%;月租金收入30000元以上,100000元以下(含100000元)的,稅費綜合徵收率為7.9%;月租金收入100000元以上的,稅費綜合徵收率為8%。

按照相關規定,出租人在規定期限內依法申報、繳納房屋租賃相應稅款。盡管出租屋綜合稅應由出租人承擔,但在實際操作中,一般是租賃雙方協商決定誰來出這個錢。該中介機構負責人稱,在目前業主方較強勢的環境下,一般由租客來承擔稅款,這樣其實是變相漲房租。

專家:房租上漲牽一發動全身

“投資者是趨利的。”有業內人士分析指出,租金水平與供求關係密切相關。從供給端來看,出租房子的除了業主,還有投資者。“長租市場需要的是增量,而不是在存量中炒作。”廣州一家房産中介公司的負責人范先生表示,長租市場的發展需要解決增量的問題。同時,政府對長租市場的監管需要加強。他建議,可以對長租公寓實行租金備案,政府部門可以實時監控市場數據,進而有效加以約束和引導。對大量囤積房源再轉租出去,沒有對租住空間進行改造提升,也沒有給租客帶來便利的炒高房租行為要堅決取締。

南方民間智庫副主席、廣州市社科院研究員彭澎告訴新快報記者,房租上漲對于全社會有著牽一發動全身的效應,政府對于作為新生事物的長租房金融化需要進行監管。

彭澎稱,目前政府針對低收入群體已經實行了公租房等兜底措施,房租上漲對于社會的影響不至于太大。“當然,如果房屋租賃市場出現扭曲,政府可以考慮適當幹預。”彭澎建議,比如有的地方政府已經提出對租金進行“限漲”,不過他認為這項政策與限制房價上漲面對的問題一樣。“不限,如果大家都租不起房怎麼辦?限了,如果造成大量空置又怎麼辦?”他認為,出臺這一類政策要非常慎重,目前這個階段還是先對中介把長租房金融化的行為進行監管,及時抑制其野蠻生長,讓房租的漲跌擺脫資本的幹擾。

■統籌:新快報記者 朱清海 ■採寫:新快報記者 朱清海鄧毅富 李應華 見習記者 肖韻蕙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