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汕合作區居民將全部轉深圳戶籍 四鎮將改設街道

來源:金羊網 作者:李天軍 王磊 發表時間:2018-08-24 08:32

文/金羊網記者 李天軍  圖/金羊網記者 王磊

目前深圳正在規劃專線高鐵和高速公路直通深汕合作區,該區居民將全部轉成深圳戶籍。 8月22日,深圳市副市長王立新在2018第四屆中國智慧城市國際博覽會的重要活動“粵港澳大灣區國際論壇”上透露了這一重磅消息。

“深圳的新發展機遇”

談及粵港澳大灣區的區域合作,王立新除了介紹正在建設的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和落馬洲河套地區的深港科技創新特別合作區外,還特別談到距離深圳110公裏的深汕特別合作區。

“深圳的一個新發展機遇就是深汕特別合作區。”王立新説,“廣東省在汕尾劃了486平方公裏給深圳進行規劃和發展,這在國內還比較罕見,我們叫它‘飛地經濟’。我們正在規劃一條專線高鐵和高速公路直通深汕合作區,這個地方的居民要全部轉成深圳戶籍。”

按“10+1”模式給予支持

深汕合作區是否能成為深圳第十一個行政區抑或功能新區?深汕特別合作區有關人士表示,尚未接到此計劃安排。但是,按照省市規劃,深汕特別合作區已經成為深圳全面負責建設管理的第“10+1”區。

去年9月份,廣東省政府常務會議研究了深汕特別合作區體制機制調整等工作,合作區調整為深圳全面主導,正式改為深圳市委市政府派出機構。深汕合作區合作期限為30年,從2011年至2040年止,享有地級市一級管理權限。今年4月份,深圳市委辦公廳、市政府辦公廳發布實施《關于深圳市組織實施深汕特別合作區機制體制調整的工作方案》,該方案清晰地對深汕合作區的發展進行新的布局。《方案》重點從四大方面理順體制、機制,其中包括工作關係、中央和省事權的落實、規劃建設、招商引資,從而實現交通、産業、政策一體化。強調要將深汕特別合作區作為深圳市一個重要的經濟功能區,按“10+1”(深圳市10個區+深汕特別合作區)模式給予全方位的政策和資源支持,理順工作關係、中央和省事權的落實和規劃建設等事宜,爭取5年內合作區經濟社會發展取得顯著成效。

合作區四鎮將改設街道

《工作方案》指出,核定汕尾鵝埠鎮、小漠鎮、鲘門鎮、赤石鎮(含圓墩林場)改設街道的編制職數,這四個鎮改為街道,開展居民身份證、戶口簿、車牌、社保卡等更換工作。這也意味著深圳接管合作區破除體制上的障礙,真正實現接軌。另外,還包括人財物,房屋土地、債權債務摸底調查、移交接管等。

記者了解到,在深圳市統計局今年4月中旬發布的《2017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中,去年合作區的GDP首次納入深圳GDP中。

專家釋疑

“第十一區” 説法並不準確

如何看待深汕特別合作區這次人事戶籍以及機制體制的調整?這樣的調整對深圳與汕尾,乃至于深汕特別合作區本身存在什麼意義?羊城晚報記者23日專訪了知名區域專家、深圳市人大代表金心異。

金心異表示,有很多人都把深汕合作區叫做深圳的“第十一區”,這並不準確。他表示,嚴格意義上,深圳現在是九個行政區(光明區、龍崗區、鹽田區、坪山區、寶安區、南山區、龍華區、福田區、羅湖區)。還有一個功能區,就是大鵬新區,採取的是黨工委和管委會的體制。還有一個前海管理局,也接近于功能區。根據深圳財政預算制度,大鵬新區和前海管理局的財政預算屬于部門預算,而非地方預算,不是市、區的分稅管理體制,區別于傳統的區。“未來深汕特別合作區是什麼樣的財政體制?我們還不太清楚。”

金心異建議,對深汕合作區,深圳要真的把它當做深圳的支撐,把它作為重點開發區域。要把深汕新區定位于工業基地,而不應該把它當做一個小而全、什麼都有的區域,也應該盡量少房地産項目。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深汕合作區居民將全部轉深圳戶籍 四鎮將改設街道

金羊網  作者:李天軍 王磊  2018-08-24

文/金羊網記者 李天軍  圖/金羊網記者 王磊

目前深圳正在規劃專線高鐵和高速公路直通深汕合作區,該區居民將全部轉成深圳戶籍。 8月22日,深圳市副市長王立新在2018第四屆中國智慧城市國際博覽會的重要活動“粵港澳大灣區國際論壇”上透露了這一重磅消息。

“深圳的新發展機遇”

談及粵港澳大灣區的區域合作,王立新除了介紹正在建設的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和落馬洲河套地區的深港科技創新特別合作區外,還特別談到距離深圳110公裏的深汕特別合作區。

“深圳的一個新發展機遇就是深汕特別合作區。”王立新説,“廣東省在汕尾劃了486平方公裏給深圳進行規劃和發展,這在國內還比較罕見,我們叫它‘飛地經濟’。我們正在規劃一條專線高鐵和高速公路直通深汕合作區,這個地方的居民要全部轉成深圳戶籍。”

按“10+1”模式給予支持

深汕合作區是否能成為深圳第十一個行政區抑或功能新區?深汕特別合作區有關人士表示,尚未接到此計劃安排。但是,按照省市規劃,深汕特別合作區已經成為深圳全面負責建設管理的第“10+1”區。

去年9月份,廣東省政府常務會議研究了深汕特別合作區體制機制調整等工作,合作區調整為深圳全面主導,正式改為深圳市委市政府派出機構。深汕合作區合作期限為30年,從2011年至2040年止,享有地級市一級管理權限。今年4月份,深圳市委辦公廳、市政府辦公廳發布實施《關于深圳市組織實施深汕特別合作區機制體制調整的工作方案》,該方案清晰地對深汕合作區的發展進行新的布局。《方案》重點從四大方面理順體制、機制,其中包括工作關係、中央和省事權的落實、規劃建設、招商引資,從而實現交通、産業、政策一體化。強調要將深汕特別合作區作為深圳市一個重要的經濟功能區,按“10+1”(深圳市10個區+深汕特別合作區)模式給予全方位的政策和資源支持,理順工作關係、中央和省事權的落實和規劃建設等事宜,爭取5年內合作區經濟社會發展取得顯著成效。

合作區四鎮將改設街道

《工作方案》指出,核定汕尾鵝埠鎮、小漠鎮、鲘門鎮、赤石鎮(含圓墩林場)改設街道的編制職數,這四個鎮改為街道,開展居民身份證、戶口簿、車牌、社保卡等更換工作。這也意味著深圳接管合作區破除體制上的障礙,真正實現接軌。另外,還包括人財物,房屋土地、債權債務摸底調查、移交接管等。

記者了解到,在深圳市統計局今年4月中旬發布的《2017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中,去年合作區的GDP首次納入深圳GDP中。

專家釋疑

“第十一區” 説法並不準確

如何看待深汕特別合作區這次人事戶籍以及機制體制的調整?這樣的調整對深圳與汕尾,乃至于深汕特別合作區本身存在什麼意義?羊城晚報記者23日專訪了知名區域專家、深圳市人大代表金心異。

金心異表示,有很多人都把深汕合作區叫做深圳的“第十一區”,這並不準確。他表示,嚴格意義上,深圳現在是九個行政區(光明區、龍崗區、鹽田區、坪山區、寶安區、南山區、龍華區、福田區、羅湖區)。還有一個功能區,就是大鵬新區,採取的是黨工委和管委會的體制。還有一個前海管理局,也接近于功能區。根據深圳財政預算制度,大鵬新區和前海管理局的財政預算屬于部門預算,而非地方預算,不是市、區的分稅管理體制,區別于傳統的區。“未來深汕特別合作區是什麼樣的財政體制?我們還不太清楚。”

金心異建議,對深汕合作區,深圳要真的把它當做深圳的支撐,把它作為重點開發區域。要把深汕新區定位于工業基地,而不應該把它當做一個小而全、什麼都有的區域,也應該盡量少房地産項目。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