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款被指會凍傷人的“冒煙雪糕”廣州也有賣,液氮濺到記者身上瞬間結冰

來源:金羊網 作者:梁懌韜 發表時間:2018-08-23 22:17

金羊網訊 記者梁懌韜報道:一種會“冒煙”的冰淇淋,近段時間在國內部分地區流行。其“冒煙”的原理,為制作時採用零下196度的液氮冷藏食材,或者將液氮注入已冷凍的冰淇淋。雖然賣相討人喜歡,但不恰當的操作亦可能讓食客受傷。8月6日,廣西柳州一名女童,在食用一款“冒煙冰淇淋”時,疑遭冰淇淋杯中的液氮凍傷。記者巡城發現,廣州也有出售聲稱由液氮制作的冰淇淋。一旦操作不慎,制作冰淇淋有可能造成凍傷。由于液氮的獲得和師傅的手藝有講究,廣州售賣液氮冰淇淋的商家不多,有的液氮冰淇淋並不完全由液氮冷藏制作。

女童吃“冒煙冰淇淋”疑遭凍傷,商家要家長自證與液氮有關

根據廣西當地媒體報道,8月6日,柳州市民黃女士,給5歲的女兒,買了一杯“冒煙冰淇淋”。媒體報道稱,冰淇淋攤檔先舀了幾個冰淇淋球,再將一壺冒煙的汽水混合物倒入冰淇淋中,産生“冒煙”效果。黃女士女兒食用冰淇淋期間,忽然報稱“身上好冷”。黃女士發現,女兒接觸了“冒煙冰淇淋”後,身上有冰粒。黃女士隨後帶女兒就醫,女兒被診斷出現凍傷。

黃女士對“冒煙冰淇淋”成分表示懷疑。經向店家了解,冰淇淋的制作過程中,使用了零下196度的液氮。在確診女兒被凍傷後,黃女士欲找店家索賠,但店家卻要黃女士先證明女兒確實被液氮所凍傷。在媒體回訪冰淇淋攤檔期間,店員手拿保溫瓶如倒開水般將液氮倒向皮膚。結果,店員並沒有被凍傷。

液氮做的“冒煙冰淇淋”到底會不會傷人?黃女士女兒的遭遇經廣西當地媒體報道後,引全國輿論關注。廣西媒體引述柳州市人民醫院皮膚科肖敏醫生稱,人體接觸液氮時若遭遇液氮氣化大量吸熱,有凍傷風險;如果接觸超過2秒,會引起不可逆轉凍傷;廣西科技大學生化學院易弋博士稱,液氮在常溫常壓下揮發極快,倒開水般倒向皮膚的操作,液氮早已吸收了周圍空氣的熱,而不集中吸收人體熱量,則未必會讓人凍傷。

廣州一餐館,出售正在“冒煙”的液氮冰淇淋 梁懌韜 攝

記者實測:液氮飛濺上身,“凍”感十足衣物結冰粒

液氮作為食材不慎接觸身體,有凍傷可能?記者實測發現,若操作不慎,確有風險。

通過大眾點評搜索,記者在廣州馬場路一商場的餐廳內,找到一家售賣聲稱由液氮制作的冰淇淋。據店員介紹,平日有不少客人專門來品嘗這款“會冒煙”的冰淇淋。

記者花了28元點了這款冰淇淋後,便看見兩名男店員,將一個煤氣瓶大小的罐子,從甜品區拿出走向廚房,“我們的冰淇淋已經預先在廚房裏冰凍好,上到你桌上會加液氮。”店員介紹,“煤氣瓶”中,裝的就是液氮。

再過一會,店員端著一碗冰淇淋,並提著一個保溫瓶來到記者桌前。店員打開保溫瓶,朝冰淇淋添加液氮。此時,一股“煙氣”從瓶中流出,緊接著大量氣液狀的物體灑在冰淇淋和裝冰淇淋的碗上。此時,冰淇淋表面“咝咝”作響。氣液混合物碰到冰淇淋和碗的表面後,反彈至坐在桌前的記者身上。記者頓時感到衣服上有冰粒狀的物體産生,並明顯感到寒意。

“一下子就沒事了。”店員表示,液氮接觸衣物的瞬間,會有結小冰粒的可能,不過持續時間很短,很快就會融化。

記者將液氮倒入冰淇淋的場景拍成視頻發在一個微信群內。微信群中有網友看到視頻後,擔憂如果現場有調皮小孩子,碰到液氮會有危險。建議店方將倒液氮的工序在廚房完成,再端上餐桌。

不同制作方式,冰淇淋“凍人”風險不一

“最初剛有這種創意的時候,確實挺有趣,而且廣州的顧客也很喜歡。”有做冰淇淋經驗的唐師傅,曾在廣州珠江新城,開設一家提供液氮冰淇淋的甜品店。他告訴記者,如何使用液氮,液氮灑在哪個位置,都會對人體是否凍傷,有不同概率。

“精細化的操作,液氮不會傷人。”唐師傅稱,他在廣州經營時,先將制作冰淇淋的材料,預先制作成漿狀。當有客人點這款冰淇淋時,他會把冰淇淋漿倒入攪拌機中攪拌,同時拿出裝有液氮的保溫瓶,向攪拌機中倒入液氮。利用液氮低溫的特性,使冰淇淋漿瞬間凍成冰淇淋,然後提供給食客。由于制作過程中使用液氮冷卻冰淇淋漿,冰淇淋會有冒煙的效果。

“廣西的那款冰淇淋,我不確定是否和我的制作方式一樣。”看過廣西媒體的報道後,唐師傅注意到,黃小姐説店員是一邊舀雪球進冰淇淋杯中,一邊倒液氮進杯裏。“這樣制作,有可能液氮只起到裝飾的作用,即冰淇淋本來可能已冷藏好,並不由液氮冷藏,只是倒入液氮讓冰淇淋有冒煙效果。”通過觀看視頻,唐師傅認為記者購買的液氮冰淇淋,並不採用他的制作方法。

“兩種不同的制作方式,可能會産生不同的效果。”湯師傅説,採用他的方法,液氮在倒出時,已經和空氣大面積接觸,這個過程中液氮已吸收了空氣的熱,加上液氮還需冷藏冰淇淋漿,在確保液氮不會過量使用時,用來冷藏冰淇淋漿的液氮,在端到顧客面前,實際上已升到相對溫暖的溫度,加上此時的液氮,猶如煙氣般只是在人體皮膚滑過,人體被凍傷概率很低。這也可以解釋,為何把液氮如倒開水般倒向皮膚,反而不易凍傷。

“如果採取後者,或者倒入過量液氮,則有機會傷人。”唐師傅説,液氮如果只是作為已經冷藏好冰淇淋的裝飾,有機會沒有充分吸收到熱量。加上過量倒入冰淇淋杯中,小朋友抓取冰淇淋杯不慎,有機會讓液氮灑到衣服上。由于過量的液氮在紡織物中沒法象煙氣般流動,沾有液氮的衣服猶如冰塊般接觸皮膚,有機會造成凍傷。

液氮來源師傅技藝均有講究,“冒煙冰淇淋”廣州不多見

液氮冰淇淋在廣州流行嗎?記者在淘寶上輸入“液氮”二次,搜索結果出現大批裝載液氮的容器,其中不乏專門針對餐飲企業的小型液氮保溫瓶。淘寶結果顯示,不少瓶子由廣州發貨,且顧客不少。不過在一眾液氮容器搜索結果中,記者難覓有人售賣液氮氣體。

記者再在大眾點評廣州站輸入“冒煙冰淇淋”或者“液氮冰淇淋”等關鍵詞,發現廣州商家目前已較少售賣此款産品。一家在惠福東路的甜品店,顯示曾有售賣。記者前去發現,店鋪已更換主人早已不賣“冒煙冰淇淋”。在興盛路片區一家西餐廳和一家星級酒店,店家稱有液氮冰淇淋出售。

“作為原材料,液氮確實不是想買就買得到。”唐師傅説,他當時需要找一家工業氣體制造商,才能買到液氮。這家氣體制造商,同時也為多家醫院供應液氮。“和醫院的需求相比,餐飲企業的需求量不多,我們拿貨的單價也相對貴一些。”唐師傅稱,綜合各種原因,他現在已不做液氮冰淇淋生意了。由于現場調制冰淇淋漿很考驗師傅技藝,唐師傅相信不少液氮冰淇淋,大部分採取預先冷凍再注入液氮,而不是直接拿液氮冷凍冰淇淋漿,“好玩而已,有冒煙效果。”

由于液氮的制作帶有“工業”二字,也有食客對于此物是否適合食用表示懷疑。“其實我們呼吸的空氣中,就有氮氣。”唐師傅説,液氮制作,需要採集一般的空氣,經分餾、凈化、加壓、冷卻等工序,最終獲得。其制作過程,本身也有凈化消毒作用,他認為按照現有制作工藝,液氮可以用于食品的制作。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這款被指會凍傷人的“冒煙雪糕”廣州也有賣,液氮濺到記者身上瞬間結冰

金羊網  作者:梁懌韜  2018-08-23

金羊網訊 記者梁懌韜報道:一種會“冒煙”的冰淇淋,近段時間在國內部分地區流行。其“冒煙”的原理,為制作時採用零下196度的液氮冷藏食材,或者將液氮注入已冷凍的冰淇淋。雖然賣相討人喜歡,但不恰當的操作亦可能讓食客受傷。8月6日,廣西柳州一名女童,在食用一款“冒煙冰淇淋”時,疑遭冰淇淋杯中的液氮凍傷。記者巡城發現,廣州也有出售聲稱由液氮制作的冰淇淋。一旦操作不慎,制作冰淇淋有可能造成凍傷。由于液氮的獲得和師傅的手藝有講究,廣州售賣液氮冰淇淋的商家不多,有的液氮冰淇淋並不完全由液氮冷藏制作。

女童吃“冒煙冰淇淋”疑遭凍傷,商家要家長自證與液氮有關

根據廣西當地媒體報道,8月6日,柳州市民黃女士,給5歲的女兒,買了一杯“冒煙冰淇淋”。媒體報道稱,冰淇淋攤檔先舀了幾個冰淇淋球,再將一壺冒煙的汽水混合物倒入冰淇淋中,産生“冒煙”效果。黃女士女兒食用冰淇淋期間,忽然報稱“身上好冷”。黃女士發現,女兒接觸了“冒煙冰淇淋”後,身上有冰粒。黃女士隨後帶女兒就醫,女兒被診斷出現凍傷。

黃女士對“冒煙冰淇淋”成分表示懷疑。經向店家了解,冰淇淋的制作過程中,使用了零下196度的液氮。在確診女兒被凍傷後,黃女士欲找店家索賠,但店家卻要黃女士先證明女兒確實被液氮所凍傷。在媒體回訪冰淇淋攤檔期間,店員手拿保溫瓶如倒開水般將液氮倒向皮膚。結果,店員並沒有被凍傷。

液氮做的“冒煙冰淇淋”到底會不會傷人?黃女士女兒的遭遇經廣西當地媒體報道後,引全國輿論關注。廣西媒體引述柳州市人民醫院皮膚科肖敏醫生稱,人體接觸液氮時若遭遇液氮氣化大量吸熱,有凍傷風險;如果接觸超過2秒,會引起不可逆轉凍傷;廣西科技大學生化學院易弋博士稱,液氮在常溫常壓下揮發極快,倒開水般倒向皮膚的操作,液氮早已吸收了周圍空氣的熱,而不集中吸收人體熱量,則未必會讓人凍傷。

廣州一餐館,出售正在“冒煙”的液氮冰淇淋 梁懌韜 攝

記者實測:液氮飛濺上身,“凍”感十足衣物結冰粒

液氮作為食材不慎接觸身體,有凍傷可能?記者實測發現,若操作不慎,確有風險。

通過大眾點評搜索,記者在廣州馬場路一商場的餐廳內,找到一家售賣聲稱由液氮制作的冰淇淋。據店員介紹,平日有不少客人專門來品嘗這款“會冒煙”的冰淇淋。

記者花了28元點了這款冰淇淋後,便看見兩名男店員,將一個煤氣瓶大小的罐子,從甜品區拿出走向廚房,“我們的冰淇淋已經預先在廚房裏冰凍好,上到你桌上會加液氮。”店員介紹,“煤氣瓶”中,裝的就是液氮。

再過一會,店員端著一碗冰淇淋,並提著一個保溫瓶來到記者桌前。店員打開保溫瓶,朝冰淇淋添加液氮。此時,一股“煙氣”從瓶中流出,緊接著大量氣液狀的物體灑在冰淇淋和裝冰淇淋的碗上。此時,冰淇淋表面“咝咝”作響。氣液混合物碰到冰淇淋和碗的表面後,反彈至坐在桌前的記者身上。記者頓時感到衣服上有冰粒狀的物體産生,並明顯感到寒意。

“一下子就沒事了。”店員表示,液氮接觸衣物的瞬間,會有結小冰粒的可能,不過持續時間很短,很快就會融化。

記者將液氮倒入冰淇淋的場景拍成視頻發在一個微信群內。微信群中有網友看到視頻後,擔憂如果現場有調皮小孩子,碰到液氮會有危險。建議店方將倒液氮的工序在廚房完成,再端上餐桌。

不同制作方式,冰淇淋“凍人”風險不一

“最初剛有這種創意的時候,確實挺有趣,而且廣州的顧客也很喜歡。”有做冰淇淋經驗的唐師傅,曾在廣州珠江新城,開設一家提供液氮冰淇淋的甜品店。他告訴記者,如何使用液氮,液氮灑在哪個位置,都會對人體是否凍傷,有不同概率。

“精細化的操作,液氮不會傷人。”唐師傅稱,他在廣州經營時,先將制作冰淇淋的材料,預先制作成漿狀。當有客人點這款冰淇淋時,他會把冰淇淋漿倒入攪拌機中攪拌,同時拿出裝有液氮的保溫瓶,向攪拌機中倒入液氮。利用液氮低溫的特性,使冰淇淋漿瞬間凍成冰淇淋,然後提供給食客。由于制作過程中使用液氮冷卻冰淇淋漿,冰淇淋會有冒煙的效果。

“廣西的那款冰淇淋,我不確定是否和我的制作方式一樣。”看過廣西媒體的報道後,唐師傅注意到,黃小姐説店員是一邊舀雪球進冰淇淋杯中,一邊倒液氮進杯裏。“這樣制作,有可能液氮只起到裝飾的作用,即冰淇淋本來可能已冷藏好,並不由液氮冷藏,只是倒入液氮讓冰淇淋有冒煙效果。”通過觀看視頻,唐師傅認為記者購買的液氮冰淇淋,並不採用他的制作方法。

“兩種不同的制作方式,可能會産生不同的效果。”湯師傅説,採用他的方法,液氮在倒出時,已經和空氣大面積接觸,這個過程中液氮已吸收了空氣的熱,加上液氮還需冷藏冰淇淋漿,在確保液氮不會過量使用時,用來冷藏冰淇淋漿的液氮,在端到顧客面前,實際上已升到相對溫暖的溫度,加上此時的液氮,猶如煙氣般只是在人體皮膚滑過,人體被凍傷概率很低。這也可以解釋,為何把液氮如倒開水般倒向皮膚,反而不易凍傷。

“如果採取後者,或者倒入過量液氮,則有機會傷人。”唐師傅説,液氮如果只是作為已經冷藏好冰淇淋的裝飾,有機會沒有充分吸收到熱量。加上過量倒入冰淇淋杯中,小朋友抓取冰淇淋杯不慎,有機會讓液氮灑到衣服上。由于過量的液氮在紡織物中沒法象煙氣般流動,沾有液氮的衣服猶如冰塊般接觸皮膚,有機會造成凍傷。

液氮來源師傅技藝均有講究,“冒煙冰淇淋”廣州不多見

液氮冰淇淋在廣州流行嗎?記者在淘寶上輸入“液氮”二次,搜索結果出現大批裝載液氮的容器,其中不乏專門針對餐飲企業的小型液氮保溫瓶。淘寶結果顯示,不少瓶子由廣州發貨,且顧客不少。不過在一眾液氮容器搜索結果中,記者難覓有人售賣液氮氣體。

記者再在大眾點評廣州站輸入“冒煙冰淇淋”或者“液氮冰淇淋”等關鍵詞,發現廣州商家目前已較少售賣此款産品。一家在惠福東路的甜品店,顯示曾有售賣。記者前去發現,店鋪已更換主人早已不賣“冒煙冰淇淋”。在興盛路片區一家西餐廳和一家星級酒店,店家稱有液氮冰淇淋出售。

“作為原材料,液氮確實不是想買就買得到。”唐師傅説,他當時需要找一家工業氣體制造商,才能買到液氮。這家氣體制造商,同時也為多家醫院供應液氮。“和醫院的需求相比,餐飲企業的需求量不多,我們拿貨的單價也相對貴一些。”唐師傅稱,綜合各種原因,他現在已不做液氮冰淇淋生意了。由于現場調制冰淇淋漿很考驗師傅技藝,唐師傅相信不少液氮冰淇淋,大部分採取預先冷凍再注入液氮,而不是直接拿液氮冷凍冰淇淋漿,“好玩而已,有冒煙效果。”

由于液氮的制作帶有“工業”二字,也有食客對于此物是否適合食用表示懷疑。“其實我們呼吸的空氣中,就有氮氣。”唐師傅説,液氮制作,需要採集一般的空氣,經分餾、凈化、加壓、冷卻等工序,最終獲得。其制作過程,本身也有凈化消毒作用,他認為按照現有制作工藝,液氮可以用于食品的制作。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