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城鄉供用水擬一體化 舊管網成難題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沈逸雲 發表時間:2018-08-23 08:50

■昨日,廣州市人大代表法制專業小組前往白雲區鐘落潭鎮集中視察。 通訊員供圖

  廣州市人大代表對《廣州市供水用水條例(草案)》進行立法調研

  新快報訊 記者沈逸雲報道 《廣州市供水用水條例(草案)》上月已提請市人大一審,較原來的《廣州市城市供水用水條例》,此次立法擬將農村地區供水用水納入統一管理。昨天,廣州市人大代表法制專業小組就該條例進行立法調研,前往白雲區鐘落潭鎮集中視察。

  據介紹,白雲區供水總量約104萬噸/天,市政供水一部分由廣州市自來水公司屬下水廠供水,另一部分由各鎮自建水廠供水。

  白雲區水務局副調研員彭清平透露,根據測算,僅白雲區18個街道168萬城中村居民的用水總需求就達到了113萬噸/天,超過了全區供水總量。供水嚴重不足,導致該區城中村以及太和地區水壓長期偏低,夏季用水高峰期更是停水頻繁。

  彭清平表示,受現行管理體制、供水管網等制約,市水投集團所屬水廠難以發揮規模大、技術力量好、管理規范等優勢;3間鎮級小型水廠也存在設備工藝落後、管理檢測不到位等問題。

  對此,白雲區開始推行將6間小型水廠移交市自來水公司,目前正就水廠歷史債務、管網資産評估、水廠移交范圍、移交方式等事項與市自來水公司協商。

  “晚上9時到11時必定停水。”座談會上,一位家住4樓的村民代表表示,家中水壓很低,一到用水高峰期幾乎都會停水。另一位村民代表則坦言,老水管生銹堵塞,水流不過去,連低層用戶都難保證。高層用水主要靠個人在頂樓裝水箱,或是自己安裝馬達水泵抽水上去。

  “現在不敢加壓,一加就爆。”廣州市穗雲自來水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劉文傑表示,城中村供水多實行“總表到村、自行管理”的供水模式,供水企業只負責供應到各村社周邊的總表,村內管網鋪設和管理由村社負責。而隨著城市發展,供水需求與水壓要求上升,現狀管網根本無法適應。

  此外,村內也無費用去解決抄表、維護、搶修等工作。“管網嚴重堵塞,違章用水也比較嚴重。”劉文傑稱,由于偷水漏水嚴重,經常出現總表與村內分表的供水量存在較大數差,這也導致供水企業收費難、村內分攤後水價高于政府定價。“我們企業一年營業額約6000萬,各村欠費累積超過了1000萬。”

  彭清平亦表示,解決城中村用水問題的辦法是推行“抄表到樓”,實現“同網同價”。但由于改造資金難以落實,供水企業積極性不高。建議相關部門進一步細化城中村改水方案,落實改造資金來源。同時,白雲區水務局局長李化軍建議,希望立法時能進一步明確市、區兩級供水行政部門與供水企業的主體責任。

  對此,市人大法制工委主任鄧成明表示,此次將農村供用水納入進來,是立法的一大難題,接下來關于農村供用水將進一步明晰各方責任,盡可能規定得細一些、可操作性強一些。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廣州城鄉供用水擬一體化 舊管網成難題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沈逸雲  2018-08-23

■昨日,廣州市人大代表法制專業小組前往白雲區鐘落潭鎮集中視察。 通訊員供圖

  廣州市人大代表對《廣州市供水用水條例(草案)》進行立法調研

  新快報訊 記者沈逸雲報道 《廣州市供水用水條例(草案)》上月已提請市人大一審,較原來的《廣州市城市供水用水條例》,此次立法擬將農村地區供水用水納入統一管理。昨天,廣州市人大代表法制專業小組就該條例進行立法調研,前往白雲區鐘落潭鎮集中視察。

  據介紹,白雲區供水總量約104萬噸/天,市政供水一部分由廣州市自來水公司屬下水廠供水,另一部分由各鎮自建水廠供水。

  白雲區水務局副調研員彭清平透露,根據測算,僅白雲區18個街道168萬城中村居民的用水總需求就達到了113萬噸/天,超過了全區供水總量。供水嚴重不足,導致該區城中村以及太和地區水壓長期偏低,夏季用水高峰期更是停水頻繁。

  彭清平表示,受現行管理體制、供水管網等制約,市水投集團所屬水廠難以發揮規模大、技術力量好、管理規范等優勢;3間鎮級小型水廠也存在設備工藝落後、管理檢測不到位等問題。

  對此,白雲區開始推行將6間小型水廠移交市自來水公司,目前正就水廠歷史債務、管網資産評估、水廠移交范圍、移交方式等事項與市自來水公司協商。

  “晚上9時到11時必定停水。”座談會上,一位家住4樓的村民代表表示,家中水壓很低,一到用水高峰期幾乎都會停水。另一位村民代表則坦言,老水管生銹堵塞,水流不過去,連低層用戶都難保證。高層用水主要靠個人在頂樓裝水箱,或是自己安裝馬達水泵抽水上去。

  “現在不敢加壓,一加就爆。”廣州市穗雲自來水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劉文傑表示,城中村供水多實行“總表到村、自行管理”的供水模式,供水企業只負責供應到各村社周邊的總表,村內管網鋪設和管理由村社負責。而隨著城市發展,供水需求與水壓要求上升,現狀管網根本無法適應。

  此外,村內也無費用去解決抄表、維護、搶修等工作。“管網嚴重堵塞,違章用水也比較嚴重。”劉文傑稱,由于偷水漏水嚴重,經常出現總表與村內分表的供水量存在較大數差,這也導致供水企業收費難、村內分攤後水價高于政府定價。“我們企業一年營業額約6000萬,各村欠費累積超過了1000萬。”

  彭清平亦表示,解決城中村用水問題的辦法是推行“抄表到樓”,實現“同網同價”。但由于改造資金難以落實,供水企業積極性不高。建議相關部門進一步細化城中村改水方案,落實改造資金來源。同時,白雲區水務局局長李化軍建議,希望立法時能進一步明確市、區兩級供水行政部門與供水企業的主體責任。

  對此,市人大法制工委主任鄧成明表示,此次將農村供用水納入進來,是立法的一大難題,接下來關于農村供用水將進一步明晰各方責任,盡可能規定得細一些、可操作性強一些。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