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一核一帶一區藍圖初繪 廣東區域協調發展再啟新程

來源:金羊網 作者:陳強 發表時間:2018-08-23 08:50

廣清産業園

區域協調 箴言簿實現城鄉區域協調發展,不僅是國土空間均衡布局發展的需要,而且是走共同富裕道路的要求。

——2012年12月,習近平在考察廣東時強調

40年來,作為改革開放排頭兵的廣東,在經濟社會發展取得舉世矚目成就的同時,由于歷史、地理以及體制等原因,區域與城鄉發展不平衡、不協調的問題始終突出。2017年,廣東地區生産總值達8.99萬億元,近80%集中在珠三角,粵東粵西粵北12個市僅佔了20%左右。“最富裕的地方在廣東,最貧困的地方也在廣東”,一度流傳于坊間的這句戲言,曾是廣東區域發展不平衡的真實寫照。

“一只水桶盛水的多少,並不取決于最長的那塊木塊,而取決于最短的那塊。”面對發展短板,歷屆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不斷制定並實施相關政策以促進區域協調發展,力爭走出一條質量更高、效益更好、結構更優的發展新路——

1985年,全省第一次山區工作會議提出“治山致富”,將落後山區的發展列入重要議程,著力釋放山區潛力,因地制宜耕山治山。到1996年,廣東先後召開十次山區工作會議,實施了組織工作組進駐貧困縣、數十萬石灰岩地區貧民大遷移、“千幹扶千戶”、對口扶持山區縣扶貧攻堅等項目,促使山區發展加快。

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隨著珠三角開放范圍不斷擴大,區域發展不平衡面臨新的形勢。為此,1993年,廣東提出了“中部地區領先,東西兩翼齊飛,廣大山區崛起”的區域經濟發展戰略,並在其後不斷深化和細化,明確推進區域協調發展,形成梯度協調發展模式。數據顯示,至上世紀90年代後期,區域差距出現了收縮調整。

進入新世紀,由于各個區域發展趨勢的差異,區域間的差距又有所擴大。對此,廣東出臺並實施一係列區域政策,如2002年提出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2005年提出調整優化區域空間結構,繼續提高珠三角經濟發展水平,同時加快東西兩翼和山區的發展;2005年,廣東開始在欠發達地區規劃建設省産業轉移工業園。

“雙轉移”,這是廣東破解區域發展不協調難題的又一招。2008年金融危機來襲前後,廣東適時推出“雙轉移”戰略,産業由珠三角向粵東粵西粵北地區轉移、農村勞動力向非農産業和珠三角地區轉移,在“風暴”中實現“騰籠換鳥”、頑強突圍。“雙轉移”的實施,不僅使廣東在産業轉型升級中獲得先機,更有力促進了區域間的優勢互補、協調發展。

到了“十二五”期間,廣東進一步將協調發展放在突出地位,提出實施“粵東西北振興發展戰略”,以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産業園區擴能增效、中心城區擴容提質為“三大抓手”,加強區域間産業共建等協作合作,加快粵東粵西粵北地區發展……

砥礪前行不止步,繼往開來再出發。

站在新時代,“下最大的氣力補最短的短板”,解決好區域發展不協調問題,仍是廣東實現“四個走在全國前列”和當好“兩個重要窗口”的必然要求。為此,省委十二屆四次全會提出了“著力構建珠三角核心區、沿海經濟帶、北部生態發展區‘一核一帶一區’協調發展新格局”的重大部署,以更精準明晰的理念構想促進區域協調發展。

“一核一帶一區”,這一全新區域發展格局,改變了傳統思維、轉變了固有思路、突破了行政區劃局限,是以功能區為引領的區域發展新戰略。藍圖已然勾勒,廣東將調整優化發展機制,發揮各地差異化優勢,解決區域、城鄉發展不平衡問題,譜寫新時代協調發展新篇章。

深改策

十年擬投1600億

支持鄉村振興

今年7月,肇慶市廣寧縣橫山鎮羅鍋口村涌進3萬多“趁墟”遊玩的遊客。作為省級新農村連片示范建設工程之一的羅鍋口村,經過一係列環境整治和美化提升,村容村貌煥然一新,重現百多年前繁榮的古墟情景,打造鄉村旅遊品牌,實現産業振興。如今,像羅鍋口村這樣華麗蛻變的村莊,廣東越來越多。

粵東粵西粵北有4200萬農村人口,2萬多個農村,鄉村發展為全省短板。基于此,廣東計劃從2017年起十年內省級財政投入約1600億元支持鄉村振興,以期徹底改變農村面貌。另外設立440億元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基金,撬動社會資本持續投向鄉村振興。

近日,廣東省委出臺《關于深入學習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奮力實現“四個走在全國前列”的決定》,提出把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作為“三農”工作總抓手,全面推動産業、人才、文化、生態和組織振興;珠三角地區著重推進城鄉一體化,粵東粵西粵北地區側重城鄉互補、差異化發展。

口述史

清遠原市委書記梁戈文:

不懈申辦首屆山洽會 清遠“寒極”變“熱土”

最近,清遠原市委書記梁戈文看到一則新聞,説清遠某景區一天涌進了6萬遊客。“大巴進去都動不了,以前我們哪裏想得到?”梁戈文笑道。時隔近廿年,他向記者講述起促使清遠實現跨越式發展的一個“裏程碑”事件。

1998年,擔任清遠市長已兩年的梁戈文出任清遠市委書記,彼時的清遠農業佔大頭、工業發展緩慢、財稅增長難度大,被稱為鄰近珠三角的“寒極”。“以前,清遠主打的是扶貧牌,我上任後提出打發展牌、生態牌,定位做珠三角‘後花園’。”梁戈文告訴記者。此後不久,清遠就迎來了轉型的重要契機。

“2000年5月省領導來清遠考察國企改革時,表示省裏在謀劃全省産業轉移,準備年底開一個專題會。而當年11月清遠要舉辦粵湘桂瑤族‘盤王節’暨旅遊經貿洽談會,如果加上省級專題會的東風,必能掀起招商引資熱潮。”梁戈文説,于是,當年6月,他和時任清遠市長柳錦州聯名寫信,爭取省的産業轉移會來清遠舉辦。

2000年9月,廣東在韶關召開“十五”規劃調研會。會上,召開全省産業轉移協調工作會議的計劃被確定下來,並定名為“首屆珠江三角洲地區與山區經濟技術合作洽談會”。與會的梁戈文隨即當面向時任省委書記李長春請求“首屆‘山洽會’在清遠開”。

會後,梁戈文和柳錦州又聯名寫信給李長春及時任省長盧瑞華,力陳清遠地處珠三角與內陸腹地接合部,與珠三角山水相連,廣州驅車至清遠僅40多分鐘路程,歷來經貿聯係不斷,是一塊尚未大開發的寶地,建議由清遠來辦首屆“山洽會”。

省裏經過綜合考慮,認可了清遠的不懈“自薦”。這一年11月,首屆“山洽會”在清遠成功舉行,5000多人參加了開幕式。梁戈文説:“如此高規格、大規模的活動,清遠是第一次舉辦。對外,宣傳了清遠不遠、不窮的優勢和前景;對內,提升了幹部群眾士氣。由此,清遠順利實現從打扶貧牌到打發展牌、生態牌的轉變。”

“山洽會”後,清遠逐漸由“寒極”轉變為投資“熱土”。2004年至2010年,清遠經濟發展速度連續7年居全省第一,創造了欠發達地區跨越式發展的“清遠現象”。

改革開放四十周年

風雲錄

廣東在韶關市召開第一次全省山區工作會議,時任省委書記林若作《堅定不移地走治山致富的道路》的報告。到1996年,全省先後召開了十次山區會議

1985

中共廣東省第七次代表大會上,提出“中部地區領先,東西兩翼齊飛,廣大山區崛起”,借此實現區域經濟合理布局,促進全省不同類型地區經濟協調發展

1993

首屆珠江三角洲地區與山區經濟技術合作洽談會在清遠舉行。2006年第四屆起增加了東西兩翼地區,更名為“珠江三角洲地區與山區及東西兩翼經濟技術合作洽談會”

2000

廣東相繼推出《關于我省山區及東西兩翼與珠江三角洲聯手推進産業轉移的意見(試行)》以及《東西兩翼經濟發展專項規劃》,鼓勵珠三角産業向山區和東西兩翼轉移

2005

《中共廣東省委、廣東省人民政府關于推進産業轉移和勞動力轉移的決定》及8個配套文件出臺,全力加快産業和勞動力的雙轉移

2008

粵東、粵西、粵北三個區域的“十二五”經濟社會發展規劃綱要公布,這是廣東省首次出臺欠發達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總體規劃

2012

《關于深化珠三角地區與粵東西北地區全面對口幫扶工作的意見》出臺,新一輪對口幫扶主要任務是開展好産業共建

2016

中共廣東省委十二屆四次全會提出,要以構建“一核一帶一區”區域發展格局為重點,加快推動區域協調發展

2018

十次山區工作會議,凝聚開發建設合力

廣東山多平地少,素有“七山一水兩分田”之説。1985年,省裏按照山地、丘陵面積佔全縣總面積七成以上的標準,劃定50個山區縣(市)。這一年,山區有400萬人沒有解決溫飽問題(年人均純收入低于250元)、有1400萬入未脫貧(年人均純收人低于500元),而當年珠江三角洲地區16個市縣的農村人均純收入達800多元,比山區高出一倍多。

如何改變困局,加快山區發展?1985年11月,省委、省政府在韶關召開第一次山區工作會議,確立了“優勢在山,潛力在山,致富在山,希望在山”建設山區的根本方向,部署耕山治山的具體措施。到1996年,廣東先後召開了十次山區工作會議,商討和研究發揮山區優勢、發展山區經濟的可行辦法,動員各方面力量扶助山區。

十年間,山區各地大力開展造林綠化工作,因地制宜發展“三高”農業和鄉鎮企業,努力擴大開放,同時扶貧開發力度也逐步加大,山區建設取得顯著成效。在造林綠化方面,實現了“五年消滅荒山,十年綠化廣東”的目標,山區的生態環境和生産生活條件明顯改善。1995年,廣東50個山區縣(市)地區生産總值突破1000億元大關,十年裏年均遞增24%。

83個省級産業轉移園,計劃總投資額超萬億元

今年6月29日,河源市舉行産業類項目集中動工投産儀式,主會場河源高新區投資總額佔比超過了四分之一。作為粵東粵西粵北地區首個國家級高新區,河源高新區還有另一個名字——“深河産業轉移工業園”。它是新一輪深圳對口幫扶河源的共建主園區,在産業共建帶動下發展迅猛。2017年度國家高新區綜合排名中,河源高新區名次上升11位,全省上升最快。

河源高新區所取得的成績是廣東産業轉移與共建成果的縮影。早在2005年,廣東就開始在粵東粵西粵北地區及惠州、江門、肇慶市欠發達地區規劃建設省産業轉移工業園,十年間全省建有83個享受省産業轉移政策的省産業轉移工業園和産業轉移集聚區域。“十二五”期間,省産業轉移工業園被賦予了引領帶動粵東粵西粵北當地産業振興的重任。

截至2015年年底,省産業轉移工業園共引進工業企業約4900家,計劃總投資額超萬億元。越來越多項目的落地,也為當地創造了大量就業機會。截至2016年年底,園區吸納就業超100萬人,其中約70%為本地勞動力。按照《粵東西北省産業園發展“十三五”規劃》,到2020年省産業園將吸納就業超過150萬人,成為當地優質就業崗位的主要來源。

江湛鐵路通車

內連外通,粵東粵西粵北高速公路裏程反超珠三角

今年7月1日,江湛鐵路正式通車,結束了粵西地區沒有高鐵的歷史,圓了2200萬粵西人民的高鐵夢!這條高鐵也成為連接粵西與珠三角的重要“鏈條”,極大提升粵西的區位優勢,助力粵西經濟騰飛。

“要致富、先修路,富得快、高速帶”。2013年7月,廣東出臺《關于進一步促進粵東西北地區振興發展的決定》,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就被列為“三大抓手”之一。于是,2013年以來,逢山開路,遇水架橋,廣東開啟“交通大會戰”,加快推進粵東粵西粵北的交通基礎設施建設。

2015年,廣東實現了“縣縣通高速”。2017年年底,廣東省高速公路達8338公裏,其中粵東粵西粵北地區達4207公裏,高于珠三角地區的4131公裏;而2012年,前者要比後者少1096公裏。目前,全省僅河源、梅州沒有通高鐵,“市市通高鐵”指日可待。

可以説,過去五年,粵東粵西粵北的交通條件已發生根本性改變,內連外通的高速公路網絡,構築了協調發展、振興發展的“黃金通道”,撐起了沿線城市共同富裕的偉大夢想。

專家談

“一核一帶一區”區域協調新格局體現發展新思路

時值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省委提出以構建“一核一帶一區”區域發展格局為重點,全面實施以功能區為引領的區域發展新戰略,形成由珠三角核心區、沿海經濟帶、北部生態發展區構成的發展新格局。這是區域發展的新思維、新思路和新格局。

這是從二元思維到係統思維的思維轉變。“一核一帶一區”首先是針對珠三角與粵東、粵西、粵北長期存在的發展不協調問題提出的。傳統的發展思路更多地體現“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先富幫後富”,不是以一種係統思維對待城鄉兩個不同的發展空間、不同的發展條件以及不同的發展模式選擇,而是一開始就認定“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可以説是城鄉“二元思維”。新構想之新,則在于它用一種係統思維而非城鄉二元發展的思維,對待歷史存在的不充分不協調問題。

這是從城鎮思路到城鄉思路的思路轉變。城鎮思路是指工業化帶動城鎮化的發展思路。就整個現代化發展的階段而言,這一思路有其合理性。然而,它不是唯一的路徑或模式,因為並非所有地區都有條件發展工業。結果,這些地區就難免淪為“落後”地區。事實上,這正是珠三角與粵東、粵西、粵北拉開發展差距,致使全省發展不充分不平衡的症結所在。“一核一帶一區”新構想,相當程度上就是針對傳統發展思路中的這一症結,用城鄉融合發展的新思路替代傳統的城鎮思路。“一核一帶一區”布局的著力點不是簡單地實行工業化帶動城鎮化,而是立足當地條件,以特色産業引領地區發展,實現城鄉融合發展。

這是從區域不平衡到區域平衡的格局轉變。本著功能區引領的區域協調發展戰略,“一核一帶一區”新構想把全省劃分為三個功能突出、定位清晰、空間布局合理的戰略格局。其一,三個功能片區規定了各自明確的定位和目標,珠三角核心區繼續充當全省的領頭角色,並通過沿海經濟帶和生態發展區再造新的增長極;其二,三個功能片區都能通過空間聯結和産業協作,形成産業聯動的態勢,為區域間的融合發展打下有力基礎;其三,不斷消除功能片區內部與外部的地域行政區隔,確保功能片區之間的投資協作。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陳榮平博士

(整理自廣東年鑒)

總指揮:劉海陵

策  劃:林海利

郭啟釗

林兆均

胡  軍

統  籌:陸德潔

本版採寫/羊城晚報記者 陳強 實習生 張俏曼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一核一帶一區藍圖初繪 廣東區域協調發展再啟新程

金羊網  作者:陳強  2018-08-23

廣清産業園

區域協調 箴言簿實現城鄉區域協調發展,不僅是國土空間均衡布局發展的需要,而且是走共同富裕道路的要求。

——2012年12月,習近平在考察廣東時強調

40年來,作為改革開放排頭兵的廣東,在經濟社會發展取得舉世矚目成就的同時,由于歷史、地理以及體制等原因,區域與城鄉發展不平衡、不協調的問題始終突出。2017年,廣東地區生産總值達8.99萬億元,近80%集中在珠三角,粵東粵西粵北12個市僅佔了20%左右。“最富裕的地方在廣東,最貧困的地方也在廣東”,一度流傳于坊間的這句戲言,曾是廣東區域發展不平衡的真實寫照。

“一只水桶盛水的多少,並不取決于最長的那塊木塊,而取決于最短的那塊。”面對發展短板,歷屆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不斷制定並實施相關政策以促進區域協調發展,力爭走出一條質量更高、效益更好、結構更優的發展新路——

1985年,全省第一次山區工作會議提出“治山致富”,將落後山區的發展列入重要議程,著力釋放山區潛力,因地制宜耕山治山。到1996年,廣東先後召開十次山區工作會議,實施了組織工作組進駐貧困縣、數十萬石灰岩地區貧民大遷移、“千幹扶千戶”、對口扶持山區縣扶貧攻堅等項目,促使山區發展加快。

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隨著珠三角開放范圍不斷擴大,區域發展不平衡面臨新的形勢。為此,1993年,廣東提出了“中部地區領先,東西兩翼齊飛,廣大山區崛起”的區域經濟發展戰略,並在其後不斷深化和細化,明確推進區域協調發展,形成梯度協調發展模式。數據顯示,至上世紀90年代後期,區域差距出現了收縮調整。

進入新世紀,由于各個區域發展趨勢的差異,區域間的差距又有所擴大。對此,廣東出臺並實施一係列區域政策,如2002年提出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2005年提出調整優化區域空間結構,繼續提高珠三角經濟發展水平,同時加快東西兩翼和山區的發展;2005年,廣東開始在欠發達地區規劃建設省産業轉移工業園。

“雙轉移”,這是廣東破解區域發展不協調難題的又一招。2008年金融危機來襲前後,廣東適時推出“雙轉移”戰略,産業由珠三角向粵東粵西粵北地區轉移、農村勞動力向非農産業和珠三角地區轉移,在“風暴”中實現“騰籠換鳥”、頑強突圍。“雙轉移”的實施,不僅使廣東在産業轉型升級中獲得先機,更有力促進了區域間的優勢互補、協調發展。

到了“十二五”期間,廣東進一步將協調發展放在突出地位,提出實施“粵東西北振興發展戰略”,以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産業園區擴能增效、中心城區擴容提質為“三大抓手”,加強區域間産業共建等協作合作,加快粵東粵西粵北地區發展……

砥礪前行不止步,繼往開來再出發。

站在新時代,“下最大的氣力補最短的短板”,解決好區域發展不協調問題,仍是廣東實現“四個走在全國前列”和當好“兩個重要窗口”的必然要求。為此,省委十二屆四次全會提出了“著力構建珠三角核心區、沿海經濟帶、北部生態發展區‘一核一帶一區’協調發展新格局”的重大部署,以更精準明晰的理念構想促進區域協調發展。

“一核一帶一區”,這一全新區域發展格局,改變了傳統思維、轉變了固有思路、突破了行政區劃局限,是以功能區為引領的區域發展新戰略。藍圖已然勾勒,廣東將調整優化發展機制,發揮各地差異化優勢,解決區域、城鄉發展不平衡問題,譜寫新時代協調發展新篇章。

深改策

十年擬投1600億

支持鄉村振興

今年7月,肇慶市廣寧縣橫山鎮羅鍋口村涌進3萬多“趁墟”遊玩的遊客。作為省級新農村連片示范建設工程之一的羅鍋口村,經過一係列環境整治和美化提升,村容村貌煥然一新,重現百多年前繁榮的古墟情景,打造鄉村旅遊品牌,實現産業振興。如今,像羅鍋口村這樣華麗蛻變的村莊,廣東越來越多。

粵東粵西粵北有4200萬農村人口,2萬多個農村,鄉村發展為全省短板。基于此,廣東計劃從2017年起十年內省級財政投入約1600億元支持鄉村振興,以期徹底改變農村面貌。另外設立440億元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基金,撬動社會資本持續投向鄉村振興。

近日,廣東省委出臺《關于深入學習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奮力實現“四個走在全國前列”的決定》,提出把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作為“三農”工作總抓手,全面推動産業、人才、文化、生態和組織振興;珠三角地區著重推進城鄉一體化,粵東粵西粵北地區側重城鄉互補、差異化發展。

口述史

清遠原市委書記梁戈文:

不懈申辦首屆山洽會 清遠“寒極”變“熱土”

最近,清遠原市委書記梁戈文看到一則新聞,説清遠某景區一天涌進了6萬遊客。“大巴進去都動不了,以前我們哪裏想得到?”梁戈文笑道。時隔近廿年,他向記者講述起促使清遠實現跨越式發展的一個“裏程碑”事件。

1998年,擔任清遠市長已兩年的梁戈文出任清遠市委書記,彼時的清遠農業佔大頭、工業發展緩慢、財稅增長難度大,被稱為鄰近珠三角的“寒極”。“以前,清遠主打的是扶貧牌,我上任後提出打發展牌、生態牌,定位做珠三角‘後花園’。”梁戈文告訴記者。此後不久,清遠就迎來了轉型的重要契機。

“2000年5月省領導來清遠考察國企改革時,表示省裏在謀劃全省産業轉移,準備年底開一個專題會。而當年11月清遠要舉辦粵湘桂瑤族‘盤王節’暨旅遊經貿洽談會,如果加上省級專題會的東風,必能掀起招商引資熱潮。”梁戈文説,于是,當年6月,他和時任清遠市長柳錦州聯名寫信,爭取省的産業轉移會來清遠舉辦。

2000年9月,廣東在韶關召開“十五”規劃調研會。會上,召開全省産業轉移協調工作會議的計劃被確定下來,並定名為“首屆珠江三角洲地區與山區經濟技術合作洽談會”。與會的梁戈文隨即當面向時任省委書記李長春請求“首屆‘山洽會’在清遠開”。

會後,梁戈文和柳錦州又聯名寫信給李長春及時任省長盧瑞華,力陳清遠地處珠三角與內陸腹地接合部,與珠三角山水相連,廣州驅車至清遠僅40多分鐘路程,歷來經貿聯係不斷,是一塊尚未大開發的寶地,建議由清遠來辦首屆“山洽會”。

省裏經過綜合考慮,認可了清遠的不懈“自薦”。這一年11月,首屆“山洽會”在清遠成功舉行,5000多人參加了開幕式。梁戈文説:“如此高規格、大規模的活動,清遠是第一次舉辦。對外,宣傳了清遠不遠、不窮的優勢和前景;對內,提升了幹部群眾士氣。由此,清遠順利實現從打扶貧牌到打發展牌、生態牌的轉變。”

“山洽會”後,清遠逐漸由“寒極”轉變為投資“熱土”。2004年至2010年,清遠經濟發展速度連續7年居全省第一,創造了欠發達地區跨越式發展的“清遠現象”。

改革開放四十周年

風雲錄

廣東在韶關市召開第一次全省山區工作會議,時任省委書記林若作《堅定不移地走治山致富的道路》的報告。到1996年,全省先後召開了十次山區會議

1985

中共廣東省第七次代表大會上,提出“中部地區領先,東西兩翼齊飛,廣大山區崛起”,借此實現區域經濟合理布局,促進全省不同類型地區經濟協調發展

1993

首屆珠江三角洲地區與山區經濟技術合作洽談會在清遠舉行。2006年第四屆起增加了東西兩翼地區,更名為“珠江三角洲地區與山區及東西兩翼經濟技術合作洽談會”

2000

廣東相繼推出《關于我省山區及東西兩翼與珠江三角洲聯手推進産業轉移的意見(試行)》以及《東西兩翼經濟發展專項規劃》,鼓勵珠三角産業向山區和東西兩翼轉移

2005

《中共廣東省委、廣東省人民政府關于推進産業轉移和勞動力轉移的決定》及8個配套文件出臺,全力加快産業和勞動力的雙轉移

2008

粵東、粵西、粵北三個區域的“十二五”經濟社會發展規劃綱要公布,這是廣東省首次出臺欠發達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總體規劃

2012

《關于深化珠三角地區與粵東西北地區全面對口幫扶工作的意見》出臺,新一輪對口幫扶主要任務是開展好産業共建

2016

中共廣東省委十二屆四次全會提出,要以構建“一核一帶一區”區域發展格局為重點,加快推動區域協調發展

2018

十次山區工作會議,凝聚開發建設合力

廣東山多平地少,素有“七山一水兩分田”之説。1985年,省裏按照山地、丘陵面積佔全縣總面積七成以上的標準,劃定50個山區縣(市)。這一年,山區有400萬人沒有解決溫飽問題(年人均純收入低于250元)、有1400萬入未脫貧(年人均純收人低于500元),而當年珠江三角洲地區16個市縣的農村人均純收入達800多元,比山區高出一倍多。

如何改變困局,加快山區發展?1985年11月,省委、省政府在韶關召開第一次山區工作會議,確立了“優勢在山,潛力在山,致富在山,希望在山”建設山區的根本方向,部署耕山治山的具體措施。到1996年,廣東先後召開了十次山區工作會議,商討和研究發揮山區優勢、發展山區經濟的可行辦法,動員各方面力量扶助山區。

十年間,山區各地大力開展造林綠化工作,因地制宜發展“三高”農業和鄉鎮企業,努力擴大開放,同時扶貧開發力度也逐步加大,山區建設取得顯著成效。在造林綠化方面,實現了“五年消滅荒山,十年綠化廣東”的目標,山區的生態環境和生産生活條件明顯改善。1995年,廣東50個山區縣(市)地區生産總值突破1000億元大關,十年裏年均遞增24%。

83個省級産業轉移園,計劃總投資額超萬億元

今年6月29日,河源市舉行産業類項目集中動工投産儀式,主會場河源高新區投資總額佔比超過了四分之一。作為粵東粵西粵北地區首個國家級高新區,河源高新區還有另一個名字——“深河産業轉移工業園”。它是新一輪深圳對口幫扶河源的共建主園區,在産業共建帶動下發展迅猛。2017年度國家高新區綜合排名中,河源高新區名次上升11位,全省上升最快。

河源高新區所取得的成績是廣東産業轉移與共建成果的縮影。早在2005年,廣東就開始在粵東粵西粵北地區及惠州、江門、肇慶市欠發達地區規劃建設省産業轉移工業園,十年間全省建有83個享受省産業轉移政策的省産業轉移工業園和産業轉移集聚區域。“十二五”期間,省産業轉移工業園被賦予了引領帶動粵東粵西粵北當地産業振興的重任。

截至2015年年底,省産業轉移工業園共引進工業企業約4900家,計劃總投資額超萬億元。越來越多項目的落地,也為當地創造了大量就業機會。截至2016年年底,園區吸納就業超100萬人,其中約70%為本地勞動力。按照《粵東西北省産業園發展“十三五”規劃》,到2020年省産業園將吸納就業超過150萬人,成為當地優質就業崗位的主要來源。

江湛鐵路通車

內連外通,粵東粵西粵北高速公路裏程反超珠三角

今年7月1日,江湛鐵路正式通車,結束了粵西地區沒有高鐵的歷史,圓了2200萬粵西人民的高鐵夢!這條高鐵也成為連接粵西與珠三角的重要“鏈條”,極大提升粵西的區位優勢,助力粵西經濟騰飛。

“要致富、先修路,富得快、高速帶”。2013年7月,廣東出臺《關于進一步促進粵東西北地區振興發展的決定》,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就被列為“三大抓手”之一。于是,2013年以來,逢山開路,遇水架橋,廣東開啟“交通大會戰”,加快推進粵東粵西粵北的交通基礎設施建設。

2015年,廣東實現了“縣縣通高速”。2017年年底,廣東省高速公路達8338公裏,其中粵東粵西粵北地區達4207公裏,高于珠三角地區的4131公裏;而2012年,前者要比後者少1096公裏。目前,全省僅河源、梅州沒有通高鐵,“市市通高鐵”指日可待。

可以説,過去五年,粵東粵西粵北的交通條件已發生根本性改變,內連外通的高速公路網絡,構築了協調發展、振興發展的“黃金通道”,撐起了沿線城市共同富裕的偉大夢想。

專家談

“一核一帶一區”區域協調新格局體現發展新思路

時值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省委提出以構建“一核一帶一區”區域發展格局為重點,全面實施以功能區為引領的區域發展新戰略,形成由珠三角核心區、沿海經濟帶、北部生態發展區構成的發展新格局。這是區域發展的新思維、新思路和新格局。

這是從二元思維到係統思維的思維轉變。“一核一帶一區”首先是針對珠三角與粵東、粵西、粵北長期存在的發展不協調問題提出的。傳統的發展思路更多地體現“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先富幫後富”,不是以一種係統思維對待城鄉兩個不同的發展空間、不同的發展條件以及不同的發展模式選擇,而是一開始就認定“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可以説是城鄉“二元思維”。新構想之新,則在于它用一種係統思維而非城鄉二元發展的思維,對待歷史存在的不充分不協調問題。

這是從城鎮思路到城鄉思路的思路轉變。城鎮思路是指工業化帶動城鎮化的發展思路。就整個現代化發展的階段而言,這一思路有其合理性。然而,它不是唯一的路徑或模式,因為並非所有地區都有條件發展工業。結果,這些地區就難免淪為“落後”地區。事實上,這正是珠三角與粵東、粵西、粵北拉開發展差距,致使全省發展不充分不平衡的症結所在。“一核一帶一區”新構想,相當程度上就是針對傳統發展思路中的這一症結,用城鄉融合發展的新思路替代傳統的城鎮思路。“一核一帶一區”布局的著力點不是簡單地實行工業化帶動城鎮化,而是立足當地條件,以特色産業引領地區發展,實現城鄉融合發展。

這是從區域不平衡到區域平衡的格局轉變。本著功能區引領的區域協調發展戰略,“一核一帶一區”新構想把全省劃分為三個功能突出、定位清晰、空間布局合理的戰略格局。其一,三個功能片區規定了各自明確的定位和目標,珠三角核心區繼續充當全省的領頭角色,並通過沿海經濟帶和生態發展區再造新的增長極;其二,三個功能片區都能通過空間聯結和産業協作,形成産業聯動的態勢,為區域間的融合發展打下有力基礎;其三,不斷消除功能片區內部與外部的地域行政區隔,確保功能片區之間的投資協作。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陳榮平博士

(整理自廣東年鑒)

總指揮:劉海陵

策  劃:林海利

郭啟釗

林兆均

胡  軍

統  籌:陸德潔

本版採寫/羊城晚報記者 陳強 實習生 張俏曼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