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主持人敬一丹聊新書《那年那信》:在微信時代尋找書信的價值

來源:金羊網 作者:譚錚、梁栩豪 發表時間:2018-08-13 09:43

記者 鄧勃 攝

金羊網訊 記者譚錚、梁栩豪,實習生徐進慧報道:12日,在南國書香節的採訪室裏,著名主持人敬一丹聊起新書《那年那信》時,眼眶不禁有點泛紅。她説,這本書是他們一個小家庭的記憶,又超出了小家庭記憶的價值。她希望,在微信時代,能有更多人再次提起筆寫信。

將時代故事傳給後輩

新書《那年那信》是一部“家世”式的家庭故事記錄。敬一丹通過“信中信”,附以圖片的形式,在30篇文章中濃縮了1700封家書。書信跨越68年,涵蓋了五代人的生活細節,勾勒出時代的變遷,能引起不同年齡段人群的共鳴。

敬一丹回憶,《那年那信》封面繪制的郵筒是她年少時宣泄情感的通道。彼時尚未成年的她,將恐懼、不安都寫到信中,投進了這個郵筒裏。投出的每一個問號,都期待得到回答。“假如當時沒有這個郵筒,我不知道怎麼扛住這段時間。”

同齡人説的一句“咱們不能太健忘”讓敬一丹深有感觸。她説,自己現在所寫的書都是在記錄以前發生過的事情。長輩的經歷、家族的歷史是家族凝聚的見證,她有責任記錄下來,扮演傳承和接力的角色,將故事傳遞給家中更小的孩子。作為一名新聞工作者,記錄也是她工作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慣。在她看來,只有知“根源”,才能走更遠。

別拋棄寫信的儀式感

不同年齡段的人看這本書會有不同的情感體驗。敬一丹説,自己的父輩和同輩回頭看那些過去的事情,能有所共鳴。但她希望有更多的“80後”“90後”“00後”也能讀這本書。書中故事的時代背景對于他們來説是陌生的,她希望年輕人能夠從家庭的小故事了解到時代的大變遷,從感性書信中得到理性認識。

當被問及現代人大多數用微信交流、寫信是否還有必要時,敬一丹説:“一種行為慢慢失去的時候,你會越發覺得它很寶貴。”雖然微信同樣能起到凝聚家庭成員的作用,但寫信代表的是一種儀式感。她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再次提起筆,在如孩子十八歲成人禮、父母結婚紀念日、生日等特殊的日子,通過書信傳達對家人的愛。

編輯:海輝
數字報

著名主持人敬一丹聊新書《那年那信》:在微信時代尋找書信的價值

金羊網  作者:譚錚、梁栩豪  2018-08-13

記者 鄧勃 攝

金羊網訊 記者譚錚、梁栩豪,實習生徐進慧報道:12日,在南國書香節的採訪室裏,著名主持人敬一丹聊起新書《那年那信》時,眼眶不禁有點泛紅。她説,這本書是他們一個小家庭的記憶,又超出了小家庭記憶的價值。她希望,在微信時代,能有更多人再次提起筆寫信。

將時代故事傳給後輩

新書《那年那信》是一部“家世”式的家庭故事記錄。敬一丹通過“信中信”,附以圖片的形式,在30篇文章中濃縮了1700封家書。書信跨越68年,涵蓋了五代人的生活細節,勾勒出時代的變遷,能引起不同年齡段人群的共鳴。

敬一丹回憶,《那年那信》封面繪制的郵筒是她年少時宣泄情感的通道。彼時尚未成年的她,將恐懼、不安都寫到信中,投進了這個郵筒裏。投出的每一個問號,都期待得到回答。“假如當時沒有這個郵筒,我不知道怎麼扛住這段時間。”

同齡人説的一句“咱們不能太健忘”讓敬一丹深有感觸。她説,自己現在所寫的書都是在記錄以前發生過的事情。長輩的經歷、家族的歷史是家族凝聚的見證,她有責任記錄下來,扮演傳承和接力的角色,將故事傳遞給家中更小的孩子。作為一名新聞工作者,記錄也是她工作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慣。在她看來,只有知“根源”,才能走更遠。

別拋棄寫信的儀式感

不同年齡段的人看這本書會有不同的情感體驗。敬一丹説,自己的父輩和同輩回頭看那些過去的事情,能有所共鳴。但她希望有更多的“80後”“90後”“00後”也能讀這本書。書中故事的時代背景對于他們來説是陌生的,她希望年輕人能夠從家庭的小故事了解到時代的大變遷,從感性書信中得到理性認識。

當被問及現代人大多數用微信交流、寫信是否還有必要時,敬一丹説:“一種行為慢慢失去的時候,你會越發覺得它很寶貴。”雖然微信同樣能起到凝聚家庭成員的作用,但寫信代表的是一種儀式感。她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再次提起筆,在如孩子十八歲成人禮、父母結婚紀念日、生日等特殊的日子,通過書信傳達對家人的愛。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