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派文學新勢力 亮相南國書香節

來源:金羊網 作者:鄧瓊 朱紹傑 孫磊 吳瑕 發表時間:2018-08-13 09:43

“粵派青年小説家、批評家對談”活動昨在南國書香節上舉行 記者 鄧勃 攝

探討文學創作“新現實”與“新思維”;“粵派批評”公眾號上線

記者 鄧瓊 朱紹傑 孫磊 吳瑕

8月12日,“粵派青年小説家、批評家對談”活動在南國書香節上舉行,“粵派文學新勢力”亮相。本次活動由“羊城晚報粵派批評·陳橋生工作室”聯合廣州圖書館、暨南大學中國文藝評論基地共同主辦,廣州閱讀聯盟·見言讀書會承辦,邀請廣東極具代表性的青年小説家、批評家,圍繞當今文學創作實踐的“新現實”與“新思維”兩大話題進行探討。與會青年小説家有王威廉、陳崇正、陳再見、郭爽、溫文錦、歐陽德彬、王哲珠、周朝軍、路魆、陳潤庭;青年批評家有陳培浩、李德南、鄭煥釗、蘇沙麗、唐詩人、廖令鵬、彭貴昌、徐威、高旭、管季等人。

“羊城晚報及其粵派批評·陳橋生工作室敢于把粵派文學、文化復興的大任扛在身上,讓人敬佩。”活動中,廣州大典研究中心副主任、常務副總編,廣州圖書館副館長劉平清在致辭中表示,廣州圖書館希望進一步加強與羊城晚報合作,借助羊城晚報媒體矩陣推廣當代嶺南文化。“希望在座中能誕生新一代的文學大家、名家,走向更廣闊的天地,成為將來的莫言、阿來。”

羊城晚報報業集團管委胡泉在致辭中回顧了羊城晚報報業集團在推動“粵派批評”過程中所發揮的作用及“粵派批評·陳橋生工作室”的成立與發展。胡泉表示,今天的羊城晚報已不僅僅是一張報紙,還將以手機客戶端、網站、微博微信等全媒體渠道推動廣東文藝及評論發展。

活動現場還舉行了“羊城晚報粵派批評·陳橋生工作室”特約評論家聘任暨“粵派批評”微信公眾號上線儀式。二十位青年小説家、批評家受聘為“羊城晚報粵派批評·陳橋生工作室”特約評論家。

羊城晚報粵派批評·陳橋生工作室“粵派批評”微信公眾號將持續關注、介入當下文藝創作實踐,全力推動廣東本土各個文藝門類的宣傳推廣、經驗總結和評論提升。

第一場 對談

文學與現實産生新摩擦力,批評家面臨課題更新

活動共分為兩場進行,圍繞當今文學創作實踐的“新現實”與“新思維”兩大話題展開交鋒。

在第一場對談中,十位粵派青年批評家各自談了對廣東青年作家小説創作的理解,探討當下文學新現象,並闡述自己的批評新思維。

對談一開始,主持人陳崇正就亮明了活動的主旨:在“期待廣東文學新高峰”的前提下,發出廣東文學新生批評、創作力量的聲音。

陳培浩率先發言。他指出,時代飛速發展,技術元素催生很多文學新現象,但所謂新批評的“新”,不是簡單地用新理論,而應該是一種有效性的重新發現。

廖令鵬認為,科技進步正重塑當下人們的感官認識,而粵派作家在科幻等方面的探索,正在形成新的文學現象。

在管季看來,今天文學之“新”在于寫作邊界的拓展,場景、常識正在不斷更新,作家正不斷地記錄著日新月異的生活方式。

文學要求與現實重新産生新的摩擦力,批評家面臨課題更新。李德南認為,新技術日益繁榮,迫使創作與批評不得不去應對。創作和批評都不能缺乏現實感,嚴肅作家不能把時代表達的命題完全交給科幻作家。“科技新現實已經是今天的主要現實,作家和批評家只有面對這個現實,才能更好地理解這個時代。”

唐詩人則看到文學與評論的全新契機。他指出,網絡文學、偵探小説、科幻文學、兒童文學等類型文學紛紛崛起,背後是讀者數量的迅速擴展。“過去很少甚至不讀小説的群體,也被類型文學吸引到閱讀行列。”

彭貴昌反對對當下創作者使用單一標簽進行定義。他認為,不少粵派青年作家背景復雜,關注的題材和思考也越來越多元。目前批評界對這些文學新現象的認識相對缺失,甚至一些有威望的評論家對年輕人的創作實踐,還停留在過去的印象之中。“如果還以‘青春文學’‘網絡文學’這些早期的印象來判斷他們,無疑對當下不少從事嚴肅寫作的80後、90後不公平。”

鄭煥釗呼吁,批評家須激活數十年來社會變革經驗來評價作品,不應單憑現成理論本身去操作。

蘇沙麗則提出,在新技術越來越能替代人類工作的時代,探尋文學的永恒內核更值得關注,“如何尋求情感與人性,是文學得以歷久彌新的原因”。

第二場 對談

科幻小説具有未來向度,然其指向仍應回歸現實

近年來,越來越多中青年作家關注科技題材。《花城》《上海文學》等文學刊物先後推出了科幻小説的專號。科技與科幻文學,成為諸多文學活動、學術會議的重要議題。下半場活動中,粵派青年作家們紛紛發言,談及科技迅猛發展及科幻情結對自身創作的影響。

到底是作家,他們的觀察細致入微。活動開始前,南國書香節的工作人員將沙發搬上講臺的動作就觸發了他們的思考,話題從“雖然人工智能在各種展會上驚艷亮相,但我們要解決座椅問題還是需要人工操作”開始,逐步引向深入。

雖然與會的青年作家們都承認,科技發展促使他們尋找文學新感覺,但獨立的思考與文學實踐使他們並沒有陷入“為科幻而科幻”的局面,他們更希望通過對高科技現實的感知來穿透人性,完成文學的終極追問。

王威廉談到自己這兩年“放飛自我”的科幻小説寫作,例如《後生命》。他本來想寫人類是否永生的話題,但在寫作中卻得到一個相反的結論:人類付出再多努力、科技再發達都無法永生,因為大腦不能重現,生命是獨一無二的。“我在所謂的科幻小説裏,用人文情懷表達了這樣的生命觀念。”他認為,我們已生活在“準未來”的時代,未來已來,但“還沒有均勻分布”,作家應抓住這樣的新現實來回應,這才是真正的現實主義。

陳崇正接過話頭:“生活並沒有像我們想象的那麼智能,像剛剛缺少座椅,還是要由人慢慢抬進來。寫作其實也沒那麼智能,到現在為止,我還得坐在電腦前面對空空的屏幕用心。”如果想寫出與前人不同的作品,可能需要從現實與虛擬中間走出一條新路,在兩個“王國”的邊界線上生長出可能性。雖然仰望星空,但依然不忘我們身邊的牛奶、疫苗等種種棘手而讓人刺痛的問題。

歐陽德彬認為,科幻以及奇幻的類型寫法,是拓展當今文學視野和格局的出口,特別是科技超速進步的便利背後的危機感,更給人深層次的思考,青年作家要勇于進行寫作試驗。

陳再見覺得沒必要將科技太“神聖化”,任何科技的發明都是為了滿足人性的需要,小説從來就是在寫人性,文學最終要面對的問題還是更加人性化的東西,作家要避免為浮像所困,而應該順著科技深入到生命本質。

路魆坦陳自己的創作有點“逆潮流”,在一些小説中有意“屏蔽”掉現代的通訊和交通工具,極端封閉的同時卻混搭進超前的科幻意識,以觸及更哲學的主題。

王哲珠則旗幟鮮明地認為:“科學的發展已經深入人的本身,影響到人的心靈,甚至有可能讓人類重新定義生命價值,重塑人的內涵。我覺得這是最大的現實。”她在近期的科幻小説創作中甚至設想了一個被科技控制的世界,人反過來要保全作為人的自由,“人對確認生命意義的努力,是不會過時的”。

郭爽對普通人生活的“科幻感”感興趣,她的小説處女作關心的就是技術讓人可以將靈魂或者精神集聚在不同載體裏的現象。她説,科學技術的進步常常讓人模糊了虛實之分,她想在小説中嘗試讓讀者與自己一起走過虛擬,去抵達一種真實。

溫文錦覺得,相比科學家,作家對科技新現實的看法應該是更加根本、本質的。不論寫什麼樣的科幻故事,最終要理解的是一個宇宙觀的問題。人性與科技發展的關係到底會走向悲觀、還是悲欣交集,文學家要保持密切關注。

在陳潤庭看來,各種新科技必然是現代生活的新景觀之一,要警惕單純作技術層面的展現。科幻小説具有未來的向度,但是它的指向應該還是要回歸現實、指向我們的生活,這樣的科幻寫作才有意義。他信服于卡爾維諾的觀點:如果現實不可避免越來越沉重,作家不應該不負責地逃去幻想世界,而要以另外一種邏輯和檢驗方式看待世界。這也是他對待科幻熱潮時所秉承的態度。

延伸

個人化創作與作家代際特色

科技固然是新一代作家批評家成長背景的重要因素,但“80後”“90後”這一代作家毫無疑問地具有更多代際特色。

鄭煥釗從三個方面梳理了現在的青年文學家,他暫且稱之為“改革開放同代人”的特點——擁有從農村到城市感受社會飛速發展的鮮明經驗,快速更迭中艱難尋找自己的確切價值;擁有豐富的文學資源,武俠、港臺、指環王、哈利·波特、現代主義、後現代主義等文化資源都可以內化在寫作和思維當中;暫時擱置家國焦慮,而更多以個體寫作面對人類普遍性問題、面向未來。

高旭發現,在科技大潮之中,粵派青年作家卻保持著不少“向後看”的歷史意識。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廣東經濟發展在全國名列前茅,城鎮高速發展。但在不少廣東青年作家筆下,作品越來越多地表現和探討都市和農村的衝突和融合。“這種角度和關注點在全國文學創作場域裏是少見的,粵派青年作家通過回望自身成長的經歷,體現出對文化融合的開放態度。”

近年來,“90後”作家日漸為業界關注,越來越多“90後”作家受到熱捧。這些年被包括《人民文學》《收獲》《詩刊》《作品》等在內的重要文學刊物所看重,紛紛以專欄、專號等形式推薦。文學評論方面,也有越來越多研究者與批評家注意到了“90後”作家,相關研究成果迅速增多。

然而,徐威則提出,兩三年內,這股“90後”文學熱度或將退場。“有的‘90後’還沒登場,人們已經將他們遺忘。”他表示,近些年,“90後”作家大多以“群體”“群像”的方式出場,而文學創作注定是個人化的。因而,在“90後”創作這一現象的熱度減退之後,他們之中有多少人依然能堅持創作,從而度過“新銳”期,成為文壇的“中堅力量”,仍然需要拭目以待。

編輯:海輝
數字報

粵派文學新勢力 亮相南國書香節

金羊網  作者:鄧瓊 朱紹傑 孫磊 吳瑕  2018-08-13

“粵派青年小説家、批評家對談”活動昨在南國書香節上舉行 記者 鄧勃 攝

探討文學創作“新現實”與“新思維”;“粵派批評”公眾號上線

記者 鄧瓊 朱紹傑 孫磊 吳瑕

8月12日,“粵派青年小説家、批評家對談”活動在南國書香節上舉行,“粵派文學新勢力”亮相。本次活動由“羊城晚報粵派批評·陳橋生工作室”聯合廣州圖書館、暨南大學中國文藝評論基地共同主辦,廣州閱讀聯盟·見言讀書會承辦,邀請廣東極具代表性的青年小説家、批評家,圍繞當今文學創作實踐的“新現實”與“新思維”兩大話題進行探討。與會青年小説家有王威廉、陳崇正、陳再見、郭爽、溫文錦、歐陽德彬、王哲珠、周朝軍、路魆、陳潤庭;青年批評家有陳培浩、李德南、鄭煥釗、蘇沙麗、唐詩人、廖令鵬、彭貴昌、徐威、高旭、管季等人。

“羊城晚報及其粵派批評·陳橋生工作室敢于把粵派文學、文化復興的大任扛在身上,讓人敬佩。”活動中,廣州大典研究中心副主任、常務副總編,廣州圖書館副館長劉平清在致辭中表示,廣州圖書館希望進一步加強與羊城晚報合作,借助羊城晚報媒體矩陣推廣當代嶺南文化。“希望在座中能誕生新一代的文學大家、名家,走向更廣闊的天地,成為將來的莫言、阿來。”

羊城晚報報業集團管委胡泉在致辭中回顧了羊城晚報報業集團在推動“粵派批評”過程中所發揮的作用及“粵派批評·陳橋生工作室”的成立與發展。胡泉表示,今天的羊城晚報已不僅僅是一張報紙,還將以手機客戶端、網站、微博微信等全媒體渠道推動廣東文藝及評論發展。

活動現場還舉行了“羊城晚報粵派批評·陳橋生工作室”特約評論家聘任暨“粵派批評”微信公眾號上線儀式。二十位青年小説家、批評家受聘為“羊城晚報粵派批評·陳橋生工作室”特約評論家。

羊城晚報粵派批評·陳橋生工作室“粵派批評”微信公眾號將持續關注、介入當下文藝創作實踐,全力推動廣東本土各個文藝門類的宣傳推廣、經驗總結和評論提升。

第一場 對談

文學與現實産生新摩擦力,批評家面臨課題更新

活動共分為兩場進行,圍繞當今文學創作實踐的“新現實”與“新思維”兩大話題展開交鋒。

在第一場對談中,十位粵派青年批評家各自談了對廣東青年作家小説創作的理解,探討當下文學新現象,並闡述自己的批評新思維。

對談一開始,主持人陳崇正就亮明了活動的主旨:在“期待廣東文學新高峰”的前提下,發出廣東文學新生批評、創作力量的聲音。

陳培浩率先發言。他指出,時代飛速發展,技術元素催生很多文學新現象,但所謂新批評的“新”,不是簡單地用新理論,而應該是一種有效性的重新發現。

廖令鵬認為,科技進步正重塑當下人們的感官認識,而粵派作家在科幻等方面的探索,正在形成新的文學現象。

在管季看來,今天文學之“新”在于寫作邊界的拓展,場景、常識正在不斷更新,作家正不斷地記錄著日新月異的生活方式。

文學要求與現實重新産生新的摩擦力,批評家面臨課題更新。李德南認為,新技術日益繁榮,迫使創作與批評不得不去應對。創作和批評都不能缺乏現實感,嚴肅作家不能把時代表達的命題完全交給科幻作家。“科技新現實已經是今天的主要現實,作家和批評家只有面對這個現實,才能更好地理解這個時代。”

唐詩人則看到文學與評論的全新契機。他指出,網絡文學、偵探小説、科幻文學、兒童文學等類型文學紛紛崛起,背後是讀者數量的迅速擴展。“過去很少甚至不讀小説的群體,也被類型文學吸引到閱讀行列。”

彭貴昌反對對當下創作者使用單一標簽進行定義。他認為,不少粵派青年作家背景復雜,關注的題材和思考也越來越多元。目前批評界對這些文學新現象的認識相對缺失,甚至一些有威望的評論家對年輕人的創作實踐,還停留在過去的印象之中。“如果還以‘青春文學’‘網絡文學’這些早期的印象來判斷他們,無疑對當下不少從事嚴肅寫作的80後、90後不公平。”

鄭煥釗呼吁,批評家須激活數十年來社會變革經驗來評價作品,不應單憑現成理論本身去操作。

蘇沙麗則提出,在新技術越來越能替代人類工作的時代,探尋文學的永恒內核更值得關注,“如何尋求情感與人性,是文學得以歷久彌新的原因”。

第二場 對談

科幻小説具有未來向度,然其指向仍應回歸現實

近年來,越來越多中青年作家關注科技題材。《花城》《上海文學》等文學刊物先後推出了科幻小説的專號。科技與科幻文學,成為諸多文學活動、學術會議的重要議題。下半場活動中,粵派青年作家們紛紛發言,談及科技迅猛發展及科幻情結對自身創作的影響。

到底是作家,他們的觀察細致入微。活動開始前,南國書香節的工作人員將沙發搬上講臺的動作就觸發了他們的思考,話題從“雖然人工智能在各種展會上驚艷亮相,但我們要解決座椅問題還是需要人工操作”開始,逐步引向深入。

雖然與會的青年作家們都承認,科技發展促使他們尋找文學新感覺,但獨立的思考與文學實踐使他們並沒有陷入“為科幻而科幻”的局面,他們更希望通過對高科技現實的感知來穿透人性,完成文學的終極追問。

王威廉談到自己這兩年“放飛自我”的科幻小説寫作,例如《後生命》。他本來想寫人類是否永生的話題,但在寫作中卻得到一個相反的結論:人類付出再多努力、科技再發達都無法永生,因為大腦不能重現,生命是獨一無二的。“我在所謂的科幻小説裏,用人文情懷表達了這樣的生命觀念。”他認為,我們已生活在“準未來”的時代,未來已來,但“還沒有均勻分布”,作家應抓住這樣的新現實來回應,這才是真正的現實主義。

陳崇正接過話頭:“生活並沒有像我們想象的那麼智能,像剛剛缺少座椅,還是要由人慢慢抬進來。寫作其實也沒那麼智能,到現在為止,我還得坐在電腦前面對空空的屏幕用心。”如果想寫出與前人不同的作品,可能需要從現實與虛擬中間走出一條新路,在兩個“王國”的邊界線上生長出可能性。雖然仰望星空,但依然不忘我們身邊的牛奶、疫苗等種種棘手而讓人刺痛的問題。

歐陽德彬認為,科幻以及奇幻的類型寫法,是拓展當今文學視野和格局的出口,特別是科技超速進步的便利背後的危機感,更給人深層次的思考,青年作家要勇于進行寫作試驗。

陳再見覺得沒必要將科技太“神聖化”,任何科技的發明都是為了滿足人性的需要,小説從來就是在寫人性,文學最終要面對的問題還是更加人性化的東西,作家要避免為浮像所困,而應該順著科技深入到生命本質。

路魆坦陳自己的創作有點“逆潮流”,在一些小説中有意“屏蔽”掉現代的通訊和交通工具,極端封閉的同時卻混搭進超前的科幻意識,以觸及更哲學的主題。

王哲珠則旗幟鮮明地認為:“科學的發展已經深入人的本身,影響到人的心靈,甚至有可能讓人類重新定義生命價值,重塑人的內涵。我覺得這是最大的現實。”她在近期的科幻小説創作中甚至設想了一個被科技控制的世界,人反過來要保全作為人的自由,“人對確認生命意義的努力,是不會過時的”。

郭爽對普通人生活的“科幻感”感興趣,她的小説處女作關心的就是技術讓人可以將靈魂或者精神集聚在不同載體裏的現象。她説,科學技術的進步常常讓人模糊了虛實之分,她想在小説中嘗試讓讀者與自己一起走過虛擬,去抵達一種真實。

溫文錦覺得,相比科學家,作家對科技新現實的看法應該是更加根本、本質的。不論寫什麼樣的科幻故事,最終要理解的是一個宇宙觀的問題。人性與科技發展的關係到底會走向悲觀、還是悲欣交集,文學家要保持密切關注。

在陳潤庭看來,各種新科技必然是現代生活的新景觀之一,要警惕單純作技術層面的展現。科幻小説具有未來的向度,但是它的指向應該還是要回歸現實、指向我們的生活,這樣的科幻寫作才有意義。他信服于卡爾維諾的觀點:如果現實不可避免越來越沉重,作家不應該不負責地逃去幻想世界,而要以另外一種邏輯和檢驗方式看待世界。這也是他對待科幻熱潮時所秉承的態度。

延伸

個人化創作與作家代際特色

科技固然是新一代作家批評家成長背景的重要因素,但“80後”“90後”這一代作家毫無疑問地具有更多代際特色。

鄭煥釗從三個方面梳理了現在的青年文學家,他暫且稱之為“改革開放同代人”的特點——擁有從農村到城市感受社會飛速發展的鮮明經驗,快速更迭中艱難尋找自己的確切價值;擁有豐富的文學資源,武俠、港臺、指環王、哈利·波特、現代主義、後現代主義等文化資源都可以內化在寫作和思維當中;暫時擱置家國焦慮,而更多以個體寫作面對人類普遍性問題、面向未來。

高旭發現,在科技大潮之中,粵派青年作家卻保持著不少“向後看”的歷史意識。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廣東經濟發展在全國名列前茅,城鎮高速發展。但在不少廣東青年作家筆下,作品越來越多地表現和探討都市和農村的衝突和融合。“這種角度和關注點在全國文學創作場域裏是少見的,粵派青年作家通過回望自身成長的經歷,體現出對文化融合的開放態度。”

近年來,“90後”作家日漸為業界關注,越來越多“90後”作家受到熱捧。這些年被包括《人民文學》《收獲》《詩刊》《作品》等在內的重要文學刊物所看重,紛紛以專欄、專號等形式推薦。文學評論方面,也有越來越多研究者與批評家注意到了“90後”作家,相關研究成果迅速增多。

然而,徐威則提出,兩三年內,這股“90後”文學熱度或將退場。“有的‘90後’還沒登場,人們已經將他們遺忘。”他表示,近些年,“90後”作家大多以“群體”“群像”的方式出場,而文學創作注定是個人化的。因而,在“90後”創作這一現象的熱度減退之後,他們之中有多少人依然能堅持創作,從而度過“新銳”期,成為文壇的“中堅力量”,仍然需要拭目以待。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