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粵A牌車主 廣州“開四停四” 今起開罰

來源:金羊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8-05 09:04

圖/黃巍俊攝

金羊網訊 記者付怡報道:廣州“開四停四”正式拍攝執法已經進行了四天。根據廣州交警的統計,1日共有25萬臺非廣州市籍中小客車進入管控區域,今天,也許就會出現首個因違反“開四停四”而被罰的案例。對于違反“開四停四”的行為,交警部門將按産生違法行為的自然日數量計算車輛違法行為次數,每輛車每個自然日處罰1次,處200元罰款,記3分。

此前,為讓市民熟悉“開四停四”管控措施的規則,7月為執法過渡期,只拍攝記錄車輛的違法信息,而不作處罰。據統計,7月5日0時至中午12時,廣州全市電子警察設備監測到違反通告的非廣州市籍中小客車3萬多輛,其中黃埔大道西暨南大學路段為違規車輛出現最多的路段。今日正式開罰,且恰逢周日,違規上路車輛相比上月同一時間理應有所減少。

那麼,車主如何掌握自己的違規情況呢?對此,有市民就建議,外地車在限行日進入管控區域時,交警能否即時向車主發送信息提醒以最大限度減少“誤闖”被罰?

廣州交警表示,正式拍攝執法後,違規車主將收到通知,車主需要在通知的時間內去車管所或交警隊處理罰單。但交警並未回應車主會在違規後多久收到信息以及需要在多久之內處理罰單。

另外,廣州交警推出了“開四停四小助手”微信小程序,車主可在出行日期上點擊,程序會顯示該日期是否違規以及接下來限行的日期。有市民反映,目前“開四停四小助手”還不能與車輛信息綁定,實現車輛整體出行計劃的計算,車主需要每天在小程序上“打卡”,如果忘了某個日期是否上過路,就無法規劃接下來的出行。廣州交警就此表示,8月中旬“開四停四小助手”

將實現個性化定制,自動根據車輛行程記錄進行出限行計算,並結合管控區域定位查詢,讓車主更方便規劃出行。

記者走馬市內接駁停車點

有的一位難求 有的無甚變化

為了方便非粵A牌車輛的司機來廣州,交通部門此前在天河、番禺、海珠、荔灣、白雲、黃埔6個區的主要進出通道附近列舉了63個便民停車點。記者8月4日走訪部分停車場發現,受“開四停四”新政影響,部分停車場出現爆滿的情況。

4日上午11點半,記者來到距潯峰崗站附近的橫沙潯峰停車場。該停車場位于潯峰崗地鐵站A出口附近,步行兩分鐘左右便可到達。

因為處于廣佛交界處,有不少佛山車主將車停在該站附近停車場,轉乘地鐵前往廣州市區。雖然是周末,但停車場裏已停了七八成滿。

停車場管理員黃先生表示,“開四停四”實施後,來辦理月保的車主比之前多了很多,車位非常緊俏。靠近出口的兩排停車位,每日早早就停滿了。黃先生説,當天已有五六人辦理了月保,而且幾乎“每天都有這麼多”。為應對陡然增加的月保需求,黃先生打算把停車場邊緣未用水泥填平的停車位也利用起來。

不過,也有一些便民停車點“遇冷”。在廣州東部的廣汕路上有兩個便民停車場。記者首先來到了天河軟件園柯木塱園區。園區北門直通廣汕二路,最近的地鐵站是250米外的六號線高塘石站。記者向值班保安了解到,在園區內停車的外地車輛不增反減,大概少了三分之一。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鳳凰山賓館停車場。這個停車場原來是林場的內部停車場,僅供內部車輛、投宿及用餐的賓客使用,因“開四停四”向外地車打開大門。

收費值班室的范師傅表示,近日來有三五輛外地車在此過夜,停幾天再走。但是這樣的情況不多,並且總體上來停車的人變少了。

與接駁點停車場“冰火兩重天”的現象相比,市區內的停車情況則波動不大。

廣州本土互聯網停車服務企業“Airparking共享停車”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係統數據顯示,停車數量並沒有明顯的波動變化。

(記者 何偉傑 實習生 蔡凡 程夢柳)

廣州:外地牌車主放招 鄰裏拼車度限行

家住天河區車陂北的李小姐在黃埔大道中上班,作為粵B車主,她在7月就開始試行“開四停四”微信小程序,發現每天對著小程序“打卡”蠻麻煩。為此,她摸索出適合自己的方法:

周六、周日、周一、周二不開車,周三、周四、周五開車,“所以我是‘開三停四’……如果不下雨的話,還是公交方便。”

新政實施,拼車成為時尚。粵T車主范先生家位于番禺南村的雅居樂小區,同上了外地牌的同事,剛好住在隔壁的萬科歐泊小區。從8月1日開始,兩人合作,換著開車,以解決通勤。近乎“完美”的方案,也會有一些麻煩。例如從雅居樂到萬科歐泊,途經的興南大道早高峰也會堵車,由此車程需要5-10分鐘。再加上,如果其中一人需要出外勤,另外一人上班就會遇到麻煩。

原來就不開車進市區的車主,出行方式也有所改變。

過去,粵H車主姚小姐上班,先從南沙區欖核鎮凱德新玥小區,開車到番禺廣場地鐵站,再換乘地鐵。她發現8月起,番禺廣場地鐵口附近,原本免費的基盛萬科廣場停車場,開始實施“早七晚八”750元/月的停車規定,而周邊其他停車場收費也不便宜。無奈的她目前已經放棄開車。“樓盤設置了樓巴,車程約45分鐘,不過樓巴有可能年內取消。”姚小姐説。如今,業主們選擇“曲線救國”:在小區的微信群,業主互助互惠,在群裏吆喝起“順風車”的“快訊”。

(記者 甘韻儀)

東莞:為規避新政影響 選擇拼車來應對

“開四停四”開罰,280萬輛粵S車將無法繼續任性直通廣州。記者近日採訪多名東莞車主發現,一些在廣州上班的東莞車主選擇通過拼車或輪換家中不同車牌車輛來規避影響,還有的車主幹脆不開自家車,而是坐大巴或網約車前往廣州。

“之前就和小區一個鄰居拼車上廣州的,所以不會受影響”,劉先生在廣州上班,周中每天都要來往東莞和廣州兩地,由于居住的小區毗鄰廣深高速路口,跟他一樣長期通勤廣州的鄰居不在少數。“開四停四”,劉先生和鄰居只要根據新政規避限行時段安排輪流開車就可以了,出行不會受到影響。

另外,東莞並未實施汽車限購限牌等政策,擁有兩輛車的上班族家庭不在少數。“出行應該不會受到影響,只是以後進出廣州的時間得留意下了”,許先生家裏不少親戚都在廣州,周末經常從東莞到廣州和親人相聚,擁有兩臺車的他只需調配好家中車輛的出行就好。

“搭乘大巴去廣州也很方便”,每周末都會去廣州上課的葉小姐向記者透露。記者從東莞南城車站了解到,近段時間以來該站開往廣州各區的班車保持原線路,並未加密班次,而客流方面也較為平穩,未出現較大波動。

(記者 余寶珠)

佛山:有人割舍廣州客戶 有人欲返故裏謀生

廣州施行“開四停四”,部分佛山車主擔憂此政策或將加重出行成本,開始考慮將工作或生意遷回佛山。

家住禪城的何先生,往常每天開車一個多小時到廣州越秀區上班,是典型的“廣佛候鳥”。由于何先生上的是佛山牌,此次廣州限行讓他不得不考慮更換出行工具。“我家距離最近的地鐵口有近6公裏,接下來在限行日暫時先考慮把車開到地鐵口,然後坐地鐵上班,下班後再開回家。”何先生表示很無奈,每天這樣上下班恐怕太辛苦,他考慮明年開春是否該換份工作回到佛山。

不少做生意經常往來廣佛送貨的佛山車主,已感受到出行成本的增加。據了解,有部分人士已開始對廣州的客戶進行清理。

做桶裝水的李先生説,他的店鋪開在佛山禪城區,在廣州荔灣、越秀有近50個客戶,每次送水都是開著粵E的面包車,因為口碑好,3年來正把客戶延伸到廣州的更多地方。因為限行,他將無法做到及時送水,而多買一臺車也不劃算,因此在7月初便狠心把所有的客戶都交給了廣州的同行,“不如先好好經營佛山,等有能力了就去廣州開個分店。”

而對于在佛山做花卉生意的謝先生而言,雖然有時進貨是在不限行的廣州芳村,但他卻要經常需要去越秀、天河、海珠區拜訪客戶或送貨。廣州限行以後,他打算跟同事錯開用車,但這卻增加了出行的不便利,讓他倍感壓力。

(記者 歐陽志強)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非粵A牌車主 廣州“開四停四” 今起開罰

金羊網  作者:  2018-08-05

圖/黃巍俊攝

金羊網訊 記者付怡報道:廣州“開四停四”正式拍攝執法已經進行了四天。根據廣州交警的統計,1日共有25萬臺非廣州市籍中小客車進入管控區域,今天,也許就會出現首個因違反“開四停四”而被罰的案例。對于違反“開四停四”的行為,交警部門將按産生違法行為的自然日數量計算車輛違法行為次數,每輛車每個自然日處罰1次,處200元罰款,記3分。

此前,為讓市民熟悉“開四停四”管控措施的規則,7月為執法過渡期,只拍攝記錄車輛的違法信息,而不作處罰。據統計,7月5日0時至中午12時,廣州全市電子警察設備監測到違反通告的非廣州市籍中小客車3萬多輛,其中黃埔大道西暨南大學路段為違規車輛出現最多的路段。今日正式開罰,且恰逢周日,違規上路車輛相比上月同一時間理應有所減少。

那麼,車主如何掌握自己的違規情況呢?對此,有市民就建議,外地車在限行日進入管控區域時,交警能否即時向車主發送信息提醒以最大限度減少“誤闖”被罰?

廣州交警表示,正式拍攝執法後,違規車主將收到通知,車主需要在通知的時間內去車管所或交警隊處理罰單。但交警並未回應車主會在違規後多久收到信息以及需要在多久之內處理罰單。

另外,廣州交警推出了“開四停四小助手”微信小程序,車主可在出行日期上點擊,程序會顯示該日期是否違規以及接下來限行的日期。有市民反映,目前“開四停四小助手”還不能與車輛信息綁定,實現車輛整體出行計劃的計算,車主需要每天在小程序上“打卡”,如果忘了某個日期是否上過路,就無法規劃接下來的出行。廣州交警就此表示,8月中旬“開四停四小助手”

將實現個性化定制,自動根據車輛行程記錄進行出限行計算,並結合管控區域定位查詢,讓車主更方便規劃出行。

記者走馬市內接駁停車點

有的一位難求 有的無甚變化

為了方便非粵A牌車輛的司機來廣州,交通部門此前在天河、番禺、海珠、荔灣、白雲、黃埔6個區的主要進出通道附近列舉了63個便民停車點。記者8月4日走訪部分停車場發現,受“開四停四”新政影響,部分停車場出現爆滿的情況。

4日上午11點半,記者來到距潯峰崗站附近的橫沙潯峰停車場。該停車場位于潯峰崗地鐵站A出口附近,步行兩分鐘左右便可到達。

因為處于廣佛交界處,有不少佛山車主將車停在該站附近停車場,轉乘地鐵前往廣州市區。雖然是周末,但停車場裏已停了七八成滿。

停車場管理員黃先生表示,“開四停四”實施後,來辦理月保的車主比之前多了很多,車位非常緊俏。靠近出口的兩排停車位,每日早早就停滿了。黃先生説,當天已有五六人辦理了月保,而且幾乎“每天都有這麼多”。為應對陡然增加的月保需求,黃先生打算把停車場邊緣未用水泥填平的停車位也利用起來。

不過,也有一些便民停車點“遇冷”。在廣州東部的廣汕路上有兩個便民停車場。記者首先來到了天河軟件園柯木塱園區。園區北門直通廣汕二路,最近的地鐵站是250米外的六號線高塘石站。記者向值班保安了解到,在園區內停車的外地車輛不增反減,大概少了三分之一。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鳳凰山賓館停車場。這個停車場原來是林場的內部停車場,僅供內部車輛、投宿及用餐的賓客使用,因“開四停四”向外地車打開大門。

收費值班室的范師傅表示,近日來有三五輛外地車在此過夜,停幾天再走。但是這樣的情況不多,並且總體上來停車的人變少了。

與接駁點停車場“冰火兩重天”的現象相比,市區內的停車情況則波動不大。

廣州本土互聯網停車服務企業“Airparking共享停車”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係統數據顯示,停車數量並沒有明顯的波動變化。

(記者 何偉傑 實習生 蔡凡 程夢柳)

廣州:外地牌車主放招 鄰裏拼車度限行

家住天河區車陂北的李小姐在黃埔大道中上班,作為粵B車主,她在7月就開始試行“開四停四”微信小程序,發現每天對著小程序“打卡”蠻麻煩。為此,她摸索出適合自己的方法:

周六、周日、周一、周二不開車,周三、周四、周五開車,“所以我是‘開三停四’……如果不下雨的話,還是公交方便。”

新政實施,拼車成為時尚。粵T車主范先生家位于番禺南村的雅居樂小區,同上了外地牌的同事,剛好住在隔壁的萬科歐泊小區。從8月1日開始,兩人合作,換著開車,以解決通勤。近乎“完美”的方案,也會有一些麻煩。例如從雅居樂到萬科歐泊,途經的興南大道早高峰也會堵車,由此車程需要5-10分鐘。再加上,如果其中一人需要出外勤,另外一人上班就會遇到麻煩。

原來就不開車進市區的車主,出行方式也有所改變。

過去,粵H車主姚小姐上班,先從南沙區欖核鎮凱德新玥小區,開車到番禺廣場地鐵站,再換乘地鐵。她發現8月起,番禺廣場地鐵口附近,原本免費的基盛萬科廣場停車場,開始實施“早七晚八”750元/月的停車規定,而周邊其他停車場收費也不便宜。無奈的她目前已經放棄開車。“樓盤設置了樓巴,車程約45分鐘,不過樓巴有可能年內取消。”姚小姐説。如今,業主們選擇“曲線救國”:在小區的微信群,業主互助互惠,在群裏吆喝起“順風車”的“快訊”。

(記者 甘韻儀)

東莞:為規避新政影響 選擇拼車來應對

“開四停四”開罰,280萬輛粵S車將無法繼續任性直通廣州。記者近日採訪多名東莞車主發現,一些在廣州上班的東莞車主選擇通過拼車或輪換家中不同車牌車輛來規避影響,還有的車主幹脆不開自家車,而是坐大巴或網約車前往廣州。

“之前就和小區一個鄰居拼車上廣州的,所以不會受影響”,劉先生在廣州上班,周中每天都要來往東莞和廣州兩地,由于居住的小區毗鄰廣深高速路口,跟他一樣長期通勤廣州的鄰居不在少數。“開四停四”,劉先生和鄰居只要根據新政規避限行時段安排輪流開車就可以了,出行不會受到影響。

另外,東莞並未實施汽車限購限牌等政策,擁有兩輛車的上班族家庭不在少數。“出行應該不會受到影響,只是以後進出廣州的時間得留意下了”,許先生家裏不少親戚都在廣州,周末經常從東莞到廣州和親人相聚,擁有兩臺車的他只需調配好家中車輛的出行就好。

“搭乘大巴去廣州也很方便”,每周末都會去廣州上課的葉小姐向記者透露。記者從東莞南城車站了解到,近段時間以來該站開往廣州各區的班車保持原線路,並未加密班次,而客流方面也較為平穩,未出現較大波動。

(記者 余寶珠)

佛山:有人割舍廣州客戶 有人欲返故裏謀生

廣州施行“開四停四”,部分佛山車主擔憂此政策或將加重出行成本,開始考慮將工作或生意遷回佛山。

家住禪城的何先生,往常每天開車一個多小時到廣州越秀區上班,是典型的“廣佛候鳥”。由于何先生上的是佛山牌,此次廣州限行讓他不得不考慮更換出行工具。“我家距離最近的地鐵口有近6公裏,接下來在限行日暫時先考慮把車開到地鐵口,然後坐地鐵上班,下班後再開回家。”何先生表示很無奈,每天這樣上下班恐怕太辛苦,他考慮明年開春是否該換份工作回到佛山。

不少做生意經常往來廣佛送貨的佛山車主,已感受到出行成本的增加。據了解,有部分人士已開始對廣州的客戶進行清理。

做桶裝水的李先生説,他的店鋪開在佛山禪城區,在廣州荔灣、越秀有近50個客戶,每次送水都是開著粵E的面包車,因為口碑好,3年來正把客戶延伸到廣州的更多地方。因為限行,他將無法做到及時送水,而多買一臺車也不劃算,因此在7月初便狠心把所有的客戶都交給了廣州的同行,“不如先好好經營佛山,等有能力了就去廣州開個分店。”

而對于在佛山做花卉生意的謝先生而言,雖然有時進貨是在不限行的廣州芳村,但他卻要經常需要去越秀、天河、海珠區拜訪客戶或送貨。廣州限行以後,他打算跟同事錯開用車,但這卻增加了出行的不便利,讓他倍感壓力。

(記者 歐陽志強)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