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仍有培訓機構我行我素 超綱教學等亂象禁而不止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7-30 09:56

■在天河區一家教育機構的數學培訓班,學生利用暑假時間上課。 新快報見習記者肖韻蕙/攝

■越秀區一家托育機構開設“全能少年幼小銜接預科班”,為小朋友準備了識字、拼音等課本。 新快報見習記者 肖韻蕙/攝

■關注校外培訓

“超綱教學”“提前教學”“強化應試”……

放暑假了,很多孩子卻不能開心地玩,因為他們的課堂從學校轉移到了校外培訓機構。幼小銜接的“預科班”、小升初的“奧數集訓班”……盡管廣州正在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各區也于日前公布了一批培訓機構的“黑白名單”,但新快報記者近日走訪發現,仍然有培訓機構我行我素,“超綱教學”“提前教學”“強化應試”等亂象禁而不止。

●亂象1 托育機構開幼小銜接預科班

在越秀區東風東路附近的一個住宅小區,新快報記者找到了一家叫“貝爾安親”的課後托育機構,一名工作人員聲稱該機構的幼升小銜接班比較受家長歡迎,全稱為“全能少年幼小銜接預科班”。

據該機構一名老師介紹,幼小銜接班目前開設了拼音、數學、識字等多個課程。新快報記者從相關的“幼小銜接課程安排”看到,從周一到周五,每天上課時間從上午8時持續至下午5時,各種課程排得滿滿的,其中每天必上的課程包括拼音、數學、識字等。翻開一本封面標注了“按照義務教育最新課程標準編寫”的幼小銜接《閱讀識字》圖書,可以看到課業除了拼音、認字、造詞,報班的小朋友還要提筆練字。

家住天河區的一名幼兒家長李女士(化名)説,她為孩子在幼兒園報了識字班等興趣班,放假不想讓孩子去上“完全不感冒”的培訓班。不過,她在家花錢下載了識字、數字加減等網絡智力遊戲,“孩子邊玩邊學,但不如在幼兒園學得認真”。

●亂象2 在職教師兼職做“王牌名師”?

新快報記者走訪發現,不僅托幼機構向小學“靠攏”,在為小學生提供培訓服務的校外機構中,“超綱教學”“提前教學”“強化應試”等行為更突出。

在越秀區東風東路小學附近的“悅優教育”機構,大堂內坐滿了陪孩子上課的家長。據該機構老師介紹,對小學一年級至五年級的學生,培訓的主要內容是復習上學期功課和預習下學期課程。“大部分是在講下學期的內容,如果一直跟著老師上課,9月就可以把下學期的內容全部上完並進行復習。”位于東風東路的“學無涯”教育機構的工作人員直言不諱:“我們預習下學期的內容就是照著課本提前上。”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上述兩家培訓機構均沒有開設大班,主要是一對一、一對二、一對三的小灶式輔導。其中,“悅優教育”工作人員稱輔導小學生的老師分為一級老師、二級老師、中級老師、高級老師和王牌名師,收費標準從每小時100元至340元不等。“王牌名師就是在職的重點學校老師,但是不會透露老師的學校和姓名。”當被問及有沒有附近知名小學的老師來上課時,“學無涯”的工作人員稱,“東風東路小學的老師沒有,因為太近了,有其他區小學的老師過來”。

在白雲區卓越教育同和教育中心,有工作人員介紹該中心小學暑期班和秋季班語文、數學和英語均開設了“培優班”和“精英班”,前者百分之六十是課內內容,百分之四十是課外內容。“精英班”百分之四十是課內內容,百分之六十是課外內容。市民陳先生説,他的小孩今年讀小學三年級,從一年級開始幫小孩報名了一家培訓機構的英語口語訓練班,訓練不分假期,家長每次上課前自行預約,按課時收費。他粗略算了一下,單這一項支出一年接近2萬元。

根據《廣州市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工作的實施方案》(以下簡稱《實施方案》),校外培訓機構營業時要“挂牌亮證”,但新快報記者走訪“學無涯”教育機構,看到這裏只有工商部門頒發的營業執照,沒看到教育部門批準的辦學許可證。“悅優教育”也未在明顯位置亮出辦學許可證,對于記者的疑問,工作人員稱不清楚,要問負責人。記者致電該機構負責人,電話無人接聽。卓越教育同和教育中心也是只見營業執照,沒有亮出辦學許可證。

●亂象3 想如願升學就得參加“密考”?

據“悅優教育”工作人員介紹,該機構還有針對“密考”的補習班,並且可以找到學生家長心儀學校歷年的期中期末考試真題,“機構的消息靈通”。

“小升初的學生家長比較擔憂,中考主要是憑成績,但是小升初背後有很多外人不了解的東西,需要家長提前關注。”為證其所言不虛,該工作人員還舉例稱,曾在該機構培訓的一名成績優異的學生,參加了廣州一所知名中學的第二批“密考”,最後如願以償。

在天河區中山大道西路附近的一家“華附學堂”,新快報記者拿到的一份“2018廣州小升初金鑰匙”資料顯示,2018年1月、2月,期末考試成績出來後各種“MK(密考)活動”就開始進行,“成績好的孩子”可利用寒假集中備戰。這份資料還“提醒”有擇校意向的家長要“留意各群的MK信息和名校活動”,及時報名參加。另外,從該學堂的課程表可以發現,從小學一年級至初中三年級,實現了語、數、外、政、理、化、奧競集訓、英語(面試)等“全覆蓋”。從春、秋季班到寒、暑假班,培訓輔導可以説是“全年無休”。

“今年廣州高考前三名、去年廣州高考前三名,分別是誰?”在“華附學堂”資料中收集的“最全2017民辦初中面談真題”中,顯示為本地某中學的一道面談綜合題令人瞠目結舌。不僅如此,激起家長緊迫感的還有“前車之鑒”。據上述資料附錄的“一位小升初家長的含淚講述”,“家長”稱孩子在天河區一家不錯的小學排名年級前十,結果接連落榜數所知名中學。這位自稱留下遺憾的“家長”不忘建議其他家長,孩子一定要上補習班,而且要找靠譜的補習機構。

聲音

校外培訓應從“追求分數”回歸到“培養特長”

越秀區東風廣場一家“無證無照”的校外培訓機構最近被叫停。市民張女士的孩子在附近一所小學讀二年級,她説原來會送小朋友來該機構補習,一來可以學好英語,二來也解決了孩子下午放學後無人來接的難題。張女士稱,該機構被叫停,她還是會考慮為孩子選擇其他證照齊全的校外培訓機構。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廣州市教育局等多部門曾聯合發文,要求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工作。根據其實施方案,包括由教育、民政、人社、工商等行政部門審批的以及無照無證面向中小學生舉辦教育類培訓業務的培訓機構(含托管機構)是治理對象之一。此前,市教育局有關負責人對媒體表示,不少校外培訓機構或多或少存在一些問題,主要是無證辦學或超范圍經營、消防及衛生等安全隱患突出、師資水平參差不齊、虛假及過度誇大宣傳誤導家長、培訓內容嚴重超綱等,幹擾了正常教學秩序,加重學生課後負擔,影響學生健康成長。

廣州一所小學的校長對新快報記者表示,對校外輔導機構的規范是對的,過去的校外輔導都“變味”了,過于追求分數。隨著應試教育不斷弱化,原來的加分項目逐漸被取消,家長尋求校外輔導的功利性沒那麼強了,社會培訓機構應該回歸到專業特長的培訓上來,而不是為了學生升學考試提供輔導。對于一些有特長專長的孩子,學校教育滿足不了的,校外培訓機構可以在這方面彌補學校的不足。他認為,校外輔導應該主要是藝術類的,書法、音樂、美術,還有科技類的。對小孩子來説,只要他喜歡就有興趣去學,也有助于提升其綜合素養。

■統籌:新快報記者 朱清海 ■採寫:新快報見習記者 肖韻蕙 記者 朱清海 鄧毅富 李應華



■圖/廖木興

■關注校外培訓

廣州數區推進校內課後托管形式多樣

專項治理令校外培訓熱“退燒”,“放學後去哪兒”問題凸顯

今年以來,廣州對校外培訓機構的專項治理如火如荼,一張“黑白名單”可以逐漸拴住這匹脫韁的野馬。那麼,如果校外培訓機構回到正軌,中小學生們放學後又能到哪裏學習、學些什麼呢?針對這個問題,新快報記者了解到,繼越秀區、天河區推出校內課後托管服務後,黃埔區發布了在全區公辦小學校內實施課後托管的方案。社會上對于校內課後托管服務的需求,越來越強烈。

廣州各區公布校外培訓機構“黑白名單”

根據廣州市教育局公開信息顯示,7月初,各區陸續向社會公布首批“雙有”(有照有證)和“雙無”(無照無證)校外培訓機構名單。目前全市“雙有”機構共計574家,“雙無”機構共計368家。其中,天河區和花都區的“雙無”機構均超過百家,分別是172家和102家。

今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5月,教育部在廣州召開關于校外培訓機構治理工作的發布會,會上,市教育局負責人表示要建立“黑白名單”制度。新快報記者近日走訪發現,在各區已公布的“黑白名單”外,校外培訓機構中仍有榜上無名的“漏網之魚”。不過,隨著專項治理持續有效開展,相信“黑白名單”上的數量還會增加。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日前,天河區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小組辦公室組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檢查行動,對無照無證、有照無證及證照不全的校外培訓機構開展聯合檢查行動。重點檢查轄內校外培訓機構是否存在消防、食品、衛生安全等方面的問題,並對機構是否存在超前教學、超綱教學、虛假宣傳等問題進行了檢查。此次突擊檢查了校外培訓機構163家,發出《責令整改通知書》51份、《約談通知》103份。

與此同時,白雲區京溪街也于7月8日下午開展統一行動,對校外無證培訓教育機構進行專項檢查整治,共查處4家教育培訓機構,其中無證無照1家、無證有照3家,共發放3份《責令整改通知書》,補辦辦學許可證通知書1份。近日,新快報記者走訪了上述4家機構,發現機構大門已經貼出暫停開課的告示。在電話中,機構工作人員表示需補辦證件後才能開業,目前暫不接受新生報名,舊生可選擇到其他分點上課,或到現場辦理退費。

新快報記者在越秀區東風廣場也發現兩家“雙無”機構均已停辦。有一家貼出告示稱,暫停辦學期間,家長學生可選擇退款或等候復課。

值得一提的是,教育部基礎教育司負責人在廣州的發布會上曾表示,校外培訓熱還沒有真正“退燒”,必須堅持標本兼治。對校外培訓機構“動真格”,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這是廣大市民最關注的一點。在建立“黑白名單”之後,做到“減負”還任重道遠。

新快報記者從天河區教育局發布的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方案了解到,除了治理安全隱患和“證照齊全”等問題,該方案還要求堅決查處校外培訓機構招生虛假宣傳、擾亂市場秩序的行為,堅決糾正校外培訓機構開展學科類培訓(主要指語文、數學等)出現的“超綱教學”“提前教學”“強化應試”等不良行為,嚴禁校外培訓機構組織中小學生等級考試及競賽,堅決查處中小學校招生入學與校外培訓機構培訓結果挂鉤的行為。也就是説,對校外培訓熱的深入治理,不會止步于“證照”和安全等問題。

越秀天河黃埔公辦小學實施課後托管

校外培訓熱降溫,“放學後去哪兒”問題凸顯,就必須考慮怎麼解決學生課後安排的問題。此前,市教育局負責人在介紹廣州專項治理工作時稱,全市完成摸排校外培訓機構6000余所,排查中小學校1200余所,統計參加校外學科類培訓學生近26萬人。全面推行課後校內托管,減少家長對校外培訓機構的被動需求。

根據今年5月發布的《廣州市教育局關于進一步做好中小學生校內課後服務工作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校內課後服務時間原則上為正常上課日的早上、中午及下午放學後至18時左右,學校可自行組織,由教職工直接管理,也可以進行政府採購、與第三方機構合作或統籌社區家長等社會資源開展。《意見》還指出,鼓勵和支持中小學教職工在按質按量完成正常職責工作任務後,參與校內課後服務工作並取得相應的勞務報酬,原則上為每段(約90分鐘,即2課時)60元至240元。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今年,除了越秀區、天河區已在全區公辦小學全面實施校內課後托管,黃埔區也于近日發布了公辦小學校內課後托管實施方案。在越秀區,公辦小學按照周一至周五,每天下午放學後至18時,向學生提供課後托管服務。學生可選擇做作業、閱讀等基本看管服務,也可參加各種興趣愛好班。

天河區則在全區55所公辦小學實施小學生校內課後托管工作(簡稱“600工程”),以家長自願選擇為前提,以不增加小學生課業負擔為原則,兼顧學生課後看管和學生興趣愛好及特長技能發展,為小學生提供從放學後至18時的兩類課後托管服務。其中包括,由本校教師負責管理的以看護為內容、免費的“基本托管服務”,以及引入第三方機構進校開展惠民收費的閱讀、遊戲、科技、體育、藝術等興趣小組活動的“個性發展服務”(部分項目可彈性延遲至19時),滿足不同家庭和孩子的個性化需求。

根據黃埔區的相關方案,課後托管主要服務對象是黃埔區內公辦小學在讀學生,服務時間一般為上課日的下午放學至18時止。按照方案,小學可結合實際採取4種不同模式開展校內課後托管,包括:學校自行組織教職工(含身體健康的退休教職工)直接管理;學校統籌街道(社區)、志願團隊、家委會等社會資源開展;學校以政府採購的形式,向第三方社會機構採購服務,學校負責統籌和監督;學校與少年宮等第三方社會機構合作共同開展。

同時,上述方案明確規定,不得將校內課後服務作為學校教學的延伸,組織學生或變相組織學生進行集體教學或補課。在不加重學生課業負擔的前提下,學校在下午課後托管時段可安排學生自習、做作業等。鼓勵開展“每天閱讀半小時”活動,開展社團及興趣小組等活動。

視點

韓志鵬:校外機構整治須防“治標不治本”

知名時事評論員韓志鵬表示,過度的校外培訓會損害孩子身心健康,擾亂教育秩序,對貧困家庭和農村的孩子很不公平。很多家長不是心甘情願補課的,更多的是怕自己的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這次的校外機構整治回應了關切,順應了民意,但是效果還有待觀察,仍須防止“治標不治本”。

“校外培訓班的現象根本就是應試教育造成的,如果還是‘一考定終身’,那‘減負’就是説説而已。”韓志鵬説,“減負”主要是減掉繁重的課外負擔,不是減掉學習時間。“學校(下午)4點放學後學生去哪兒?就算有人接送,接送以後怎麼辦?不能把責任都推給教育機構”。

韓志鵬同時建議,要有多元的教育評價機制,不能“一考定終身”。如果中小學還是填鴨式的教育,是培養不出創新型人才的。另外還要推進義務教育的發展,學校需要規范招生,堅持落實就近入學,如果違規招生要追責到人。學校的師資也要流動,家長心態也需要更加平和。

■統籌:新快報記者 朱清海 ■採寫:新快報記者 朱清海 李應華 鄧毅富 見習記者肖韻蕙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廣州仍有培訓機構我行我素 超綱教學等亂象禁而不止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  2018-07-30

■在天河區一家教育機構的數學培訓班,學生利用暑假時間上課。 新快報見習記者肖韻蕙/攝

■越秀區一家托育機構開設“全能少年幼小銜接預科班”,為小朋友準備了識字、拼音等課本。 新快報見習記者 肖韻蕙/攝

■關注校外培訓

“超綱教學”“提前教學”“強化應試”……

放暑假了,很多孩子卻不能開心地玩,因為他們的課堂從學校轉移到了校外培訓機構。幼小銜接的“預科班”、小升初的“奧數集訓班”……盡管廣州正在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各區也于日前公布了一批培訓機構的“黑白名單”,但新快報記者近日走訪發現,仍然有培訓機構我行我素,“超綱教學”“提前教學”“強化應試”等亂象禁而不止。

●亂象1 托育機構開幼小銜接預科班

在越秀區東風東路附近的一個住宅小區,新快報記者找到了一家叫“貝爾安親”的課後托育機構,一名工作人員聲稱該機構的幼升小銜接班比較受家長歡迎,全稱為“全能少年幼小銜接預科班”。

據該機構一名老師介紹,幼小銜接班目前開設了拼音、數學、識字等多個課程。新快報記者從相關的“幼小銜接課程安排”看到,從周一到周五,每天上課時間從上午8時持續至下午5時,各種課程排得滿滿的,其中每天必上的課程包括拼音、數學、識字等。翻開一本封面標注了“按照義務教育最新課程標準編寫”的幼小銜接《閱讀識字》圖書,可以看到課業除了拼音、認字、造詞,報班的小朋友還要提筆練字。

家住天河區的一名幼兒家長李女士(化名)説,她為孩子在幼兒園報了識字班等興趣班,放假不想讓孩子去上“完全不感冒”的培訓班。不過,她在家花錢下載了識字、數字加減等網絡智力遊戲,“孩子邊玩邊學,但不如在幼兒園學得認真”。

●亂象2 在職教師兼職做“王牌名師”?

新快報記者走訪發現,不僅托幼機構向小學“靠攏”,在為小學生提供培訓服務的校外機構中,“超綱教學”“提前教學”“強化應試”等行為更突出。

在越秀區東風東路小學附近的“悅優教育”機構,大堂內坐滿了陪孩子上課的家長。據該機構老師介紹,對小學一年級至五年級的學生,培訓的主要內容是復習上學期功課和預習下學期課程。“大部分是在講下學期的內容,如果一直跟著老師上課,9月就可以把下學期的內容全部上完並進行復習。”位于東風東路的“學無涯”教育機構的工作人員直言不諱:“我們預習下學期的內容就是照著課本提前上。”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上述兩家培訓機構均沒有開設大班,主要是一對一、一對二、一對三的小灶式輔導。其中,“悅優教育”工作人員稱輔導小學生的老師分為一級老師、二級老師、中級老師、高級老師和王牌名師,收費標準從每小時100元至340元不等。“王牌名師就是在職的重點學校老師,但是不會透露老師的學校和姓名。”當被問及有沒有附近知名小學的老師來上課時,“學無涯”的工作人員稱,“東風東路小學的老師沒有,因為太近了,有其他區小學的老師過來”。

在白雲區卓越教育同和教育中心,有工作人員介紹該中心小學暑期班和秋季班語文、數學和英語均開設了“培優班”和“精英班”,前者百分之六十是課內內容,百分之四十是課外內容。“精英班”百分之四十是課內內容,百分之六十是課外內容。市民陳先生説,他的小孩今年讀小學三年級,從一年級開始幫小孩報名了一家培訓機構的英語口語訓練班,訓練不分假期,家長每次上課前自行預約,按課時收費。他粗略算了一下,單這一項支出一年接近2萬元。

根據《廣州市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工作的實施方案》(以下簡稱《實施方案》),校外培訓機構營業時要“挂牌亮證”,但新快報記者走訪“學無涯”教育機構,看到這裏只有工商部門頒發的營業執照,沒看到教育部門批準的辦學許可證。“悅優教育”也未在明顯位置亮出辦學許可證,對于記者的疑問,工作人員稱不清楚,要問負責人。記者致電該機構負責人,電話無人接聽。卓越教育同和教育中心也是只見營業執照,沒有亮出辦學許可證。

●亂象3 想如願升學就得參加“密考”?

據“悅優教育”工作人員介紹,該機構還有針對“密考”的補習班,並且可以找到學生家長心儀學校歷年的期中期末考試真題,“機構的消息靈通”。

“小升初的學生家長比較擔憂,中考主要是憑成績,但是小升初背後有很多外人不了解的東西,需要家長提前關注。”為證其所言不虛,該工作人員還舉例稱,曾在該機構培訓的一名成績優異的學生,參加了廣州一所知名中學的第二批“密考”,最後如願以償。

在天河區中山大道西路附近的一家“華附學堂”,新快報記者拿到的一份“2018廣州小升初金鑰匙”資料顯示,2018年1月、2月,期末考試成績出來後各種“MK(密考)活動”就開始進行,“成績好的孩子”可利用寒假集中備戰。這份資料還“提醒”有擇校意向的家長要“留意各群的MK信息和名校活動”,及時報名參加。另外,從該學堂的課程表可以發現,從小學一年級至初中三年級,實現了語、數、外、政、理、化、奧競集訓、英語(面試)等“全覆蓋”。從春、秋季班到寒、暑假班,培訓輔導可以説是“全年無休”。

“今年廣州高考前三名、去年廣州高考前三名,分別是誰?”在“華附學堂”資料中收集的“最全2017民辦初中面談真題”中,顯示為本地某中學的一道面談綜合題令人瞠目結舌。不僅如此,激起家長緊迫感的還有“前車之鑒”。據上述資料附錄的“一位小升初家長的含淚講述”,“家長”稱孩子在天河區一家不錯的小學排名年級前十,結果接連落榜數所知名中學。這位自稱留下遺憾的“家長”不忘建議其他家長,孩子一定要上補習班,而且要找靠譜的補習機構。

聲音

校外培訓應從“追求分數”回歸到“培養特長”

越秀區東風廣場一家“無證無照”的校外培訓機構最近被叫停。市民張女士的孩子在附近一所小學讀二年級,她説原來會送小朋友來該機構補習,一來可以學好英語,二來也解決了孩子下午放學後無人來接的難題。張女士稱,該機構被叫停,她還是會考慮為孩子選擇其他證照齊全的校外培訓機構。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廣州市教育局等多部門曾聯合發文,要求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工作。根據其實施方案,包括由教育、民政、人社、工商等行政部門審批的以及無照無證面向中小學生舉辦教育類培訓業務的培訓機構(含托管機構)是治理對象之一。此前,市教育局有關負責人對媒體表示,不少校外培訓機構或多或少存在一些問題,主要是無證辦學或超范圍經營、消防及衛生等安全隱患突出、師資水平參差不齊、虛假及過度誇大宣傳誤導家長、培訓內容嚴重超綱等,幹擾了正常教學秩序,加重學生課後負擔,影響學生健康成長。

廣州一所小學的校長對新快報記者表示,對校外輔導機構的規范是對的,過去的校外輔導都“變味”了,過于追求分數。隨著應試教育不斷弱化,原來的加分項目逐漸被取消,家長尋求校外輔導的功利性沒那麼強了,社會培訓機構應該回歸到專業特長的培訓上來,而不是為了學生升學考試提供輔導。對于一些有特長專長的孩子,學校教育滿足不了的,校外培訓機構可以在這方面彌補學校的不足。他認為,校外輔導應該主要是藝術類的,書法、音樂、美術,還有科技類的。對小孩子來説,只要他喜歡就有興趣去學,也有助于提升其綜合素養。

■統籌:新快報記者 朱清海 ■採寫:新快報見習記者 肖韻蕙 記者 朱清海 鄧毅富 李應華



■圖/廖木興

■關注校外培訓

廣州數區推進校內課後托管形式多樣

專項治理令校外培訓熱“退燒”,“放學後去哪兒”問題凸顯

今年以來,廣州對校外培訓機構的專項治理如火如荼,一張“黑白名單”可以逐漸拴住這匹脫韁的野馬。那麼,如果校外培訓機構回到正軌,中小學生們放學後又能到哪裏學習、學些什麼呢?針對這個問題,新快報記者了解到,繼越秀區、天河區推出校內課後托管服務後,黃埔區發布了在全區公辦小學校內實施課後托管的方案。社會上對于校內課後托管服務的需求,越來越強烈。

廣州各區公布校外培訓機構“黑白名單”

根據廣州市教育局公開信息顯示,7月初,各區陸續向社會公布首批“雙有”(有照有證)和“雙無”(無照無證)校外培訓機構名單。目前全市“雙有”機構共計574家,“雙無”機構共計368家。其中,天河區和花都區的“雙無”機構均超過百家,分別是172家和102家。

今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5月,教育部在廣州召開關于校外培訓機構治理工作的發布會,會上,市教育局負責人表示要建立“黑白名單”制度。新快報記者近日走訪發現,在各區已公布的“黑白名單”外,校外培訓機構中仍有榜上無名的“漏網之魚”。不過,隨著專項治理持續有效開展,相信“黑白名單”上的數量還會增加。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日前,天河區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小組辦公室組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檢查行動,對無照無證、有照無證及證照不全的校外培訓機構開展聯合檢查行動。重點檢查轄內校外培訓機構是否存在消防、食品、衛生安全等方面的問題,並對機構是否存在超前教學、超綱教學、虛假宣傳等問題進行了檢查。此次突擊檢查了校外培訓機構163家,發出《責令整改通知書》51份、《約談通知》103份。

與此同時,白雲區京溪街也于7月8日下午開展統一行動,對校外無證培訓教育機構進行專項檢查整治,共查處4家教育培訓機構,其中無證無照1家、無證有照3家,共發放3份《責令整改通知書》,補辦辦學許可證通知書1份。近日,新快報記者走訪了上述4家機構,發現機構大門已經貼出暫停開課的告示。在電話中,機構工作人員表示需補辦證件後才能開業,目前暫不接受新生報名,舊生可選擇到其他分點上課,或到現場辦理退費。

新快報記者在越秀區東風廣場也發現兩家“雙無”機構均已停辦。有一家貼出告示稱,暫停辦學期間,家長學生可選擇退款或等候復課。

值得一提的是,教育部基礎教育司負責人在廣州的發布會上曾表示,校外培訓熱還沒有真正“退燒”,必須堅持標本兼治。對校外培訓機構“動真格”,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這是廣大市民最關注的一點。在建立“黑白名單”之後,做到“減負”還任重道遠。

新快報記者從天河區教育局發布的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方案了解到,除了治理安全隱患和“證照齊全”等問題,該方案還要求堅決查處校外培訓機構招生虛假宣傳、擾亂市場秩序的行為,堅決糾正校外培訓機構開展學科類培訓(主要指語文、數學等)出現的“超綱教學”“提前教學”“強化應試”等不良行為,嚴禁校外培訓機構組織中小學生等級考試及競賽,堅決查處中小學校招生入學與校外培訓機構培訓結果挂鉤的行為。也就是説,對校外培訓熱的深入治理,不會止步于“證照”和安全等問題。

越秀天河黃埔公辦小學實施課後托管

校外培訓熱降溫,“放學後去哪兒”問題凸顯,就必須考慮怎麼解決學生課後安排的問題。此前,市教育局負責人在介紹廣州專項治理工作時稱,全市完成摸排校外培訓機構6000余所,排查中小學校1200余所,統計參加校外學科類培訓學生近26萬人。全面推行課後校內托管,減少家長對校外培訓機構的被動需求。

根據今年5月發布的《廣州市教育局關于進一步做好中小學生校內課後服務工作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校內課後服務時間原則上為正常上課日的早上、中午及下午放學後至18時左右,學校可自行組織,由教職工直接管理,也可以進行政府採購、與第三方機構合作或統籌社區家長等社會資源開展。《意見》還指出,鼓勵和支持中小學教職工在按質按量完成正常職責工作任務後,參與校內課後服務工作並取得相應的勞務報酬,原則上為每段(約90分鐘,即2課時)60元至240元。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今年,除了越秀區、天河區已在全區公辦小學全面實施校內課後托管,黃埔區也于近日發布了公辦小學校內課後托管實施方案。在越秀區,公辦小學按照周一至周五,每天下午放學後至18時,向學生提供課後托管服務。學生可選擇做作業、閱讀等基本看管服務,也可參加各種興趣愛好班。

天河區則在全區55所公辦小學實施小學生校內課後托管工作(簡稱“600工程”),以家長自願選擇為前提,以不增加小學生課業負擔為原則,兼顧學生課後看管和學生興趣愛好及特長技能發展,為小學生提供從放學後至18時的兩類課後托管服務。其中包括,由本校教師負責管理的以看護為內容、免費的“基本托管服務”,以及引入第三方機構進校開展惠民收費的閱讀、遊戲、科技、體育、藝術等興趣小組活動的“個性發展服務”(部分項目可彈性延遲至19時),滿足不同家庭和孩子的個性化需求。

根據黃埔區的相關方案,課後托管主要服務對象是黃埔區內公辦小學在讀學生,服務時間一般為上課日的下午放學至18時止。按照方案,小學可結合實際採取4種不同模式開展校內課後托管,包括:學校自行組織教職工(含身體健康的退休教職工)直接管理;學校統籌街道(社區)、志願團隊、家委會等社會資源開展;學校以政府採購的形式,向第三方社會機構採購服務,學校負責統籌和監督;學校與少年宮等第三方社會機構合作共同開展。

同時,上述方案明確規定,不得將校內課後服務作為學校教學的延伸,組織學生或變相組織學生進行集體教學或補課。在不加重學生課業負擔的前提下,學校在下午課後托管時段可安排學生自習、做作業等。鼓勵開展“每天閱讀半小時”活動,開展社團及興趣小組等活動。

視點

韓志鵬:校外機構整治須防“治標不治本”

知名時事評論員韓志鵬表示,過度的校外培訓會損害孩子身心健康,擾亂教育秩序,對貧困家庭和農村的孩子很不公平。很多家長不是心甘情願補課的,更多的是怕自己的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這次的校外機構整治回應了關切,順應了民意,但是效果還有待觀察,仍須防止“治標不治本”。

“校外培訓班的現象根本就是應試教育造成的,如果還是‘一考定終身’,那‘減負’就是説説而已。”韓志鵬説,“減負”主要是減掉繁重的課外負擔,不是減掉學習時間。“學校(下午)4點放學後學生去哪兒?就算有人接送,接送以後怎麼辦?不能把責任都推給教育機構”。

韓志鵬同時建議,要有多元的教育評價機制,不能“一考定終身”。如果中小學還是填鴨式的教育,是培養不出創新型人才的。另外還要推進義務教育的發展,學校需要規范招生,堅持落實就近入學,如果違規招生要追責到人。學校的師資也要流動,家長心態也需要更加平和。

■統籌:新快報記者 朱清海 ■採寫:新快報記者 朱清海 李應華 鄧毅富 見習記者肖韻蕙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