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市開四停四實施一周 擁堵路段有所緩解

來源:金羊網 作者:宋昀瀟 林詩妍 孫婷婷 發表時間:2018-07-09 09:14

記者兵分幾路體驗發現:路上的外地車少了,原先開車需要10分鐘通過的路段,現在只需3分鐘

文/圖 記者宋昀瀟 林詩妍 孫婷婷 實習生程夢 柳蔡凡

7月份,是“開四停四”正式施行的日子,不少開外地車但在廣州生活工作的車主,需要遵守“開四停四”———開四天,停四天。

7月2日時值周一,不少上班族選擇在此日將車開出,6日停車。

記者兵分幾路,體驗5日、6日早晚高峰時刻,發現對比5日,6日的外地車少了,通行時間也大大縮短。

昨日,廣州市交委公布了7月第一周工作日的交通運行情況,包括早高峰、晚高峰和全天平均在內的擁堵指數均有所下降,交通擁堵情況有所緩解。第一周工作日的全天平均交通擁堵指數為5.86,環比前一周降低9.71%,擁堵等級從“中度擁堵”下降至“輕度擁堵”(見下圖)。

私家車通勤 6日外地車數量有所減少

晚高峰路況比較順暢

7月5日,由于是外地車“開四”的最後一天,飛馳在路面的外地車數量並沒有明顯減少。

5日早8點,記者駕駛“粵B”牌小轎車從黃埔大道中羊城創意産業園出發,到科韻路隧道約1公裏路程,就已經“偶遇”了來自粵X、粵B、粵E等五六輛外地車。在廣州大道,情況同樣如此,除了常見的粵B、粵E外,這裏還有不少粵S、粵Y的外地車。

但在7月6日,外地車數量有所減少,早上8點記者再次從黃埔大道中羊城創意産業園出發,卻驚喜地發現一直到天河區政府約兩公裏路程,只見到粵Q、粵M兩輛外地車。

以往周五晚高峰總是不少人的噩夢,下午四點路便堵得不行,然而記者欣喜地發現,6日晚5點30分,盡管已是周五“出城”高峰期,走訪了廣州大道中與天河路體育中心路段,外地車輛較之前都有較大程度減少。

這是怎麼一回事?家住員村的外地車主陳先生告訴記者,從昨天開始,他就把車停在了單位,“今天周五我是搭公車上班,因為接下來要停四天,單位的停車費比家附近的停車費便宜,所以從昨天晚上我就已經被限行啦!”而家住佛山、上班在生物島的馬小姐稱,雖然她經過的部分道路不限行,但是她擔心自己不小心走錯道中招,在第五天還是選擇蹭鄰居的“本地車”到地鐵站坐地鐵去上班。

記者在同一時段體驗採訪市區多條主幹道發現,周五上午的早高峰比周四少了點“堵感”。

平日從黃埔大道中羊城創意園路段就開始排長龍的情況在周五有所緩解,車速從平時的30-40公裏/小時提升至50-60公裏/小時。

只要是“廣州老司機”的人必會知道,黃埔大道東向西,華南快速路出口至暨南大學這段短短1公裏的路經常塞得水泄不通。

記者便在5日早高峰時段體驗了一把,從華南快速路出口至暨南大學足足跑了10分鐘,當日晚高峰便暢順不少,跑了四分鐘。到6日,無論早晚高峰同行時間均只需要3分鐘。

另一個“常堵路段”———廣州大道的情況如何呢?

據廣州交通信息網,6日周五上午早高峰時段,廣州大道南往北擁堵指數為1.56、北往南則為1.36,與前一天的南往北方向擁堵指數1.77、北往南擁堵指數1.37相比,前者有較大程度的擁堵緩解,將6日晚高峰時期的最高擁堵指數較上周同期相比減少約0.2個指數點。

記者還特意跑上廣州大道天橋,計算5、6日同樣時間段,一分鐘內車輛通行數量,5日的早高峰一分鐘內通行車輛最多,達117輛,晚高峰為105輛,到了6日,早晚高峰一分鐘內通行數分別為97輛與84輛,較之5日少了許多。

地鐵通勤 六號線6日人流增多更擁擠

附近停車場未如預期緊俏

潯峰崗站位于白雲區金沙洲,是廣州地鐵六號線的西段起始站。因為處于廣佛交界處,有不少佛山車主將車停在該站附近停車場,轉乘地鐵前往廣州市區。“開四停四”施行後,外地牌車將會被限制入城,是否會有更多外地牌車主選擇將車停在潯峰崗,再搭六號線上班?7月5日、6日,記者在走訪了早高峰和晚高峰時段的潯峰崗站和沙貝站。

7月5日上午八點左右,記者來到潯峰崗站。正處于上班高峰期,潯峰崗站的乘客行色匆匆,但進站安檢基本不需要排隊等候,進站客流量不算特別大。記者從潯峰崗站出發,搭乘開往香雪方向的六號線地鐵,八點半左右抵達與潯峰崗站一站之隔的沙貝站。沙貝站進站客流量相比潯峰崗要大,進站扶梯上站滿了人,有輕微擁擠。

7月6日上午八點,記者再次來到潯峰崗站,目測進站人數比7月5日要稍多一些,過安檢時需要稍作等待,左側安檢入口排隊的大概有七八米長,工作人員在A出口拉起隔離帶,限制入站客流。

下午4點40分左右,記者乘坐同一條線路,從區莊前往潯峰崗,明顯感覺到晚高峰比昨日擁堵。記者所在的車廂接載率接近滿員,無座位,站著較為擁擠。出沙貝站時,記者甚至需要連聲“借過”,用手撥開三四個人,才能擠出重圍。

“開四停四”施行後,潯峰崗站和沙貝站附近都有公共停車場,但車位卻未如預期緊張。7月5日上午8點20分左右,記者來到潯峰崗地鐵站停車場。據管理員王偉先生説,該車場將近3000平方米,可以停200臺車。記者看到現場車輛大概停了七成,外地車牌和廣州車牌比例大概七三開。

8點半左右,記者走訪了沙貝站A2出口附近的廣森(沙貝)停車場。

該停車場位于環洲一路與沙鳳一路交匯處東北角,距離地鐵沙貝站A2出口不足200米。廣森停車場佔地面積不大,最多能停100臺車,現場大概停了六七成,外地車比潯峰崗略多,但車輛仍以廣州牌為主。停車場管理員梁先生告訴記者,雖然現場有很多空位,但都是為月保車輛保留的,“今日是‘開四停四’第四天,所以車看上去不是很多,也許明天就多了。”

7月6日上午同一時間,記者又來到潯峰崗地鐵站停車場,情況與5日基本相似。

記者手記

治堵,還要加大力度懲罰司機不良駕駛習慣

眾所周知,廣州的“堵車”問題一直是個老大難。治理一座城市的“擁堵”問題,往往不是將“外地車”一刀切攔在門外就可以輕松解決。道路規劃不合理、司機隨意的駕駛行為以及屢禁不止的違停問題,都是“暢通駕駛”的攔路虎,隨著共享單車、共享汽車的投入,各種各樣的新型交通工具的混行也進一步加重了擁堵。

倘若在大力普及並推行“交替通行”的同時,呼吁廣大司機減少“加塞”“壓線變道”“開車玩手機”等不良駕駛習慣,必要時加大懲罰力度,是否能從駕駛主體出發,從源頭解決問題?

·宋昀瀟·

編輯:海輝
數字報

廣州市開四停四實施一周 擁堵路段有所緩解

金羊網  作者:宋昀瀟 林詩妍 孫婷婷  2018-07-09

記者兵分幾路體驗發現:路上的外地車少了,原先開車需要10分鐘通過的路段,現在只需3分鐘

文/圖 記者宋昀瀟 林詩妍 孫婷婷 實習生程夢 柳蔡凡

7月份,是“開四停四”正式施行的日子,不少開外地車但在廣州生活工作的車主,需要遵守“開四停四”———開四天,停四天。

7月2日時值周一,不少上班族選擇在此日將車開出,6日停車。

記者兵分幾路,體驗5日、6日早晚高峰時刻,發現對比5日,6日的外地車少了,通行時間也大大縮短。

昨日,廣州市交委公布了7月第一周工作日的交通運行情況,包括早高峰、晚高峰和全天平均在內的擁堵指數均有所下降,交通擁堵情況有所緩解。第一周工作日的全天平均交通擁堵指數為5.86,環比前一周降低9.71%,擁堵等級從“中度擁堵”下降至“輕度擁堵”(見下圖)。

私家車通勤 6日外地車數量有所減少

晚高峰路況比較順暢

7月5日,由于是外地車“開四”的最後一天,飛馳在路面的外地車數量並沒有明顯減少。

5日早8點,記者駕駛“粵B”牌小轎車從黃埔大道中羊城創意産業園出發,到科韻路隧道約1公裏路程,就已經“偶遇”了來自粵X、粵B、粵E等五六輛外地車。在廣州大道,情況同樣如此,除了常見的粵B、粵E外,這裏還有不少粵S、粵Y的外地車。

但在7月6日,外地車數量有所減少,早上8點記者再次從黃埔大道中羊城創意産業園出發,卻驚喜地發現一直到天河區政府約兩公裏路程,只見到粵Q、粵M兩輛外地車。

以往周五晚高峰總是不少人的噩夢,下午四點路便堵得不行,然而記者欣喜地發現,6日晚5點30分,盡管已是周五“出城”高峰期,走訪了廣州大道中與天河路體育中心路段,外地車輛較之前都有較大程度減少。

這是怎麼一回事?家住員村的外地車主陳先生告訴記者,從昨天開始,他就把車停在了單位,“今天周五我是搭公車上班,因為接下來要停四天,單位的停車費比家附近的停車費便宜,所以從昨天晚上我就已經被限行啦!”而家住佛山、上班在生物島的馬小姐稱,雖然她經過的部分道路不限行,但是她擔心自己不小心走錯道中招,在第五天還是選擇蹭鄰居的“本地車”到地鐵站坐地鐵去上班。

記者在同一時段體驗採訪市區多條主幹道發現,周五上午的早高峰比周四少了點“堵感”。

平日從黃埔大道中羊城創意園路段就開始排長龍的情況在周五有所緩解,車速從平時的30-40公裏/小時提升至50-60公裏/小時。

只要是“廣州老司機”的人必會知道,黃埔大道東向西,華南快速路出口至暨南大學這段短短1公裏的路經常塞得水泄不通。

記者便在5日早高峰時段體驗了一把,從華南快速路出口至暨南大學足足跑了10分鐘,當日晚高峰便暢順不少,跑了四分鐘。到6日,無論早晚高峰同行時間均只需要3分鐘。

另一個“常堵路段”———廣州大道的情況如何呢?

據廣州交通信息網,6日周五上午早高峰時段,廣州大道南往北擁堵指數為1.56、北往南則為1.36,與前一天的南往北方向擁堵指數1.77、北往南擁堵指數1.37相比,前者有較大程度的擁堵緩解,將6日晚高峰時期的最高擁堵指數較上周同期相比減少約0.2個指數點。

記者還特意跑上廣州大道天橋,計算5、6日同樣時間段,一分鐘內車輛通行數量,5日的早高峰一分鐘內通行車輛最多,達117輛,晚高峰為105輛,到了6日,早晚高峰一分鐘內通行數分別為97輛與84輛,較之5日少了許多。

地鐵通勤 六號線6日人流增多更擁擠

附近停車場未如預期緊俏

潯峰崗站位于白雲區金沙洲,是廣州地鐵六號線的西段起始站。因為處于廣佛交界處,有不少佛山車主將車停在該站附近停車場,轉乘地鐵前往廣州市區。“開四停四”施行後,外地牌車將會被限制入城,是否會有更多外地牌車主選擇將車停在潯峰崗,再搭六號線上班?7月5日、6日,記者在走訪了早高峰和晚高峰時段的潯峰崗站和沙貝站。

7月5日上午八點左右,記者來到潯峰崗站。正處于上班高峰期,潯峰崗站的乘客行色匆匆,但進站安檢基本不需要排隊等候,進站客流量不算特別大。記者從潯峰崗站出發,搭乘開往香雪方向的六號線地鐵,八點半左右抵達與潯峰崗站一站之隔的沙貝站。沙貝站進站客流量相比潯峰崗要大,進站扶梯上站滿了人,有輕微擁擠。

7月6日上午八點,記者再次來到潯峰崗站,目測進站人數比7月5日要稍多一些,過安檢時需要稍作等待,左側安檢入口排隊的大概有七八米長,工作人員在A出口拉起隔離帶,限制入站客流。

下午4點40分左右,記者乘坐同一條線路,從區莊前往潯峰崗,明顯感覺到晚高峰比昨日擁堵。記者所在的車廂接載率接近滿員,無座位,站著較為擁擠。出沙貝站時,記者甚至需要連聲“借過”,用手撥開三四個人,才能擠出重圍。

“開四停四”施行後,潯峰崗站和沙貝站附近都有公共停車場,但車位卻未如預期緊張。7月5日上午8點20分左右,記者來到潯峰崗地鐵站停車場。據管理員王偉先生説,該車場將近3000平方米,可以停200臺車。記者看到現場車輛大概停了七成,外地車牌和廣州車牌比例大概七三開。

8點半左右,記者走訪了沙貝站A2出口附近的廣森(沙貝)停車場。

該停車場位于環洲一路與沙鳳一路交匯處東北角,距離地鐵沙貝站A2出口不足200米。廣森停車場佔地面積不大,最多能停100臺車,現場大概停了六七成,外地車比潯峰崗略多,但車輛仍以廣州牌為主。停車場管理員梁先生告訴記者,雖然現場有很多空位,但都是為月保車輛保留的,“今日是‘開四停四’第四天,所以車看上去不是很多,也許明天就多了。”

7月6日上午同一時間,記者又來到潯峰崗地鐵站停車場,情況與5日基本相似。

記者手記

治堵,還要加大力度懲罰司機不良駕駛習慣

眾所周知,廣州的“堵車”問題一直是個老大難。治理一座城市的“擁堵”問題,往往不是將“外地車”一刀切攔在門外就可以輕松解決。道路規劃不合理、司機隨意的駕駛行為以及屢禁不止的違停問題,都是“暢通駕駛”的攔路虎,隨著共享單車、共享汽車的投入,各種各樣的新型交通工具的混行也進一步加重了擁堵。

倘若在大力普及並推行“交替通行”的同時,呼吁廣大司機減少“加塞”“壓線變道”“開車玩手機”等不良駕駛習慣,必要時加大懲罰力度,是否能從駕駛主體出發,從源頭解決問題?

·宋昀瀟·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