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睡時小蟑螂入耳 醫生取出後它還活著!

來源:羊城派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7-04 21:55

文/圖羊城派記者豐西西 通訊員張燦城 王雪

7月4日清晨5時,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急診室迎來一名22歲的男孩,他驚慌失措地向醫生求助——“剛剛睡覺時,有東西爬進我的耳朵裏!我能感覺到,有東西在耳內移動……”

耳鼻喉科醫生一邊安撫病人不要緊張,一邊為他檢查,發現是一只蟑螂。隨後,醫生為他灌入利多卡因表麻藥使先蟑螂“冷靜下來”,以免它慌不擇路對患者造成更大的傷害。稍候5分鐘後,小東西還活著,但已經動彈不得,醫師便用異物夾將這只咖啡豆大小的蟑螂從患者耳朵裏順利取出。

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耳鼻喉科涂博主治醫師表示,這種蟲子夏天比較多,隨處可見。每逢夏季,醫院急診科及耳鼻喉科門診每個月都會接診多例因活物入耳而就醫的患者,大多數“侵入者”都是體積較小的德國小蠊。據介紹,德國小蠊在室溫為24攝氏度至32攝氏度時最為活躍。因此常年開空調以及常年使用電腦的室內都是它們的安家之地。

高溫天氣下,各類蛇蟲鼠蟻頻繁出沒,耳鼻喉科處理類似的病例不在少數,去年9月,涂博醫師也曾經從另外一位患者的耳朵裏掏出來一只小壁虎。

由于本能的反應,大家一旦發現有蚊蟲入耳後難免發慌,若用棉簽或耳勺掏取,容易將蟲子進耳道深處,引起外耳道炎,甚至導致最嚴重的後果。

涂博提醒廣大市民,當遇到活物入耳的情況時,千萬不要慌張,一定要牢記“滴照松醫”四個字。

“滴”是指當發現活物入耳後,可利用家用食用油或植物油等滴入耳中,將其穩住;

“照”特適用于飛行類昆蟲入耳的情況,即如果有飛蛾、蚊子等便可在暗處用手電筒照射外耳道口使其自行爬出。

“松”是指要放輕松,萬不可用手指或挖耳勺深挖耳道,以防其鑽破鼓膜。

“醫”即盡快就醫,在醫院由醫生通過專業工具可輕松將異物取出。

現在,這只令人哭笑不得的蟑螂和其它“誤入歧途”的“闖入者們”被一起制作成了標本,存放在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耳鼻喉科,組團成為耳朵裏的“動物世界”。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熟睡時小蟑螂入耳 醫生取出後它還活著!

羊城派  作者:  2018-07-04

文/圖羊城派記者豐西西 通訊員張燦城 王雪

7月4日清晨5時,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急診室迎來一名22歲的男孩,他驚慌失措地向醫生求助——“剛剛睡覺時,有東西爬進我的耳朵裏!我能感覺到,有東西在耳內移動……”

耳鼻喉科醫生一邊安撫病人不要緊張,一邊為他檢查,發現是一只蟑螂。隨後,醫生為他灌入利多卡因表麻藥使先蟑螂“冷靜下來”,以免它慌不擇路對患者造成更大的傷害。稍候5分鐘後,小東西還活著,但已經動彈不得,醫師便用異物夾將這只咖啡豆大小的蟑螂從患者耳朵裏順利取出。

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耳鼻喉科涂博主治醫師表示,這種蟲子夏天比較多,隨處可見。每逢夏季,醫院急診科及耳鼻喉科門診每個月都會接診多例因活物入耳而就醫的患者,大多數“侵入者”都是體積較小的德國小蠊。據介紹,德國小蠊在室溫為24攝氏度至32攝氏度時最為活躍。因此常年開空調以及常年使用電腦的室內都是它們的安家之地。

高溫天氣下,各類蛇蟲鼠蟻頻繁出沒,耳鼻喉科處理類似的病例不在少數,去年9月,涂博醫師也曾經從另外一位患者的耳朵裏掏出來一只小壁虎。

由于本能的反應,大家一旦發現有蚊蟲入耳後難免發慌,若用棉簽或耳勺掏取,容易將蟲子進耳道深處,引起外耳道炎,甚至導致最嚴重的後果。

涂博提醒廣大市民,當遇到活物入耳的情況時,千萬不要慌張,一定要牢記“滴照松醫”四個字。

“滴”是指當發現活物入耳後,可利用家用食用油或植物油等滴入耳中,將其穩住;

“照”特適用于飛行類昆蟲入耳的情況,即如果有飛蛾、蚊子等便可在暗處用手電筒照射外耳道口使其自行爬出。

“松”是指要放輕松,萬不可用手指或挖耳勺深挖耳道,以防其鑽破鼓膜。

“醫”即盡快就醫,在醫院由醫生通過專業工具可輕松將異物取出。

現在,這只令人哭笑不得的蟑螂和其它“誤入歧途”的“闖入者們”被一起制作成了標本,存放在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耳鼻喉科,組團成為耳朵裏的“動物世界”。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