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褪色的精神禮讚——獻給新時代的中國共産黨人

來源:新華網 作者:吳晶、姜瀟、榮啟涵、王卓倫、張曉松、謝良、周文林、陳煒偉、朱基釵 發表時間:2018-07-01 08:37

  新華社北京6月30日電 題:永不褪色的精神禮讚——獻給新時代的中國共産黨人

  新華社記者

  我們追問歷史:

  是誰點燃革命的星火,高擎信仰的旗幟,感召民族的奮起?

  我們探問未來:

  新時代,新徵程,該怎樣走好我們這一代人的長徵路?

  浩然天地間,習近平總書記的號令震撼時空:

  “要實現黨和國家興旺發達、長治久安,全黨同志必須保持革命精神、革命鬥志,勇于把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了97年的偉大社會革命繼續推進下去,決不能因為勝利而驕傲,決不能因為成就而懈怠,決不能因為困難而退縮,努力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展現更加強大、更有説服力的真理力量。”

  風雨兼程,苦難輝煌。中國共産黨人帶領億萬中國人民,戰勝一切艱難險阻,開辟了一條波瀾壯闊的復興之路!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砥柱中流的中國共産黨人,接續奮鬥的時代英雄,依然在中華大地書寫氣壯山河的壯麗詩篇,在人民心中鑄就永不褪色的精神豐碑!

  為什麼我們的身邊,總有這樣一群人,令人仰望、催人奮進?因為堅如磐石的信仰,點燃了他們的精神,如熊熊烈火生生不息

  “塌方在什麼位置?有沒有人受傷?有沒有車受阻?”手機那邊的應答還沒結束,屋裏的人已經跨出辦公室。

  這是雪後的西藏隆子縣玉麥鄉(2017年10月31日攝)。新華社記者普布扎西 攝

  西藏隆子縣玉麥鄉的黨支部書記達娃一米七八,大步流星。如果不注意他腫脹的關節,誰也瞧不出他長年在玉麥患上了嚴重的風濕。

  沿著喜馬拉雅山脈南麓曲折陡峭的土路向下,標注邊境線的玉麥就在山谷中間。這裏一年200多天籠罩在雨雪之中。路,就是9戶31名藏族村民和300多頭牦牛的生命線。

  從7年前到任的第一天開始,達娃的人生就和玉麥的路綁在一起。大雪封山,縣裏派人把達娃送到日拉雪山山頂,他就徒步向山下的玉麥鄉行進。

  “雪足有四五十厘米深,稍有不慎就再也出不去。”30歲的達娃心裏沉甸甸的,他對自己重重地説,“一定要修一條水泥路。”

  一年又一年,玉麥的路越修越長,邊境小康示范鄉建設如火如荼。達娃常對鄉親們説,以前你們只在新聞裏聽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現在這條“路”也通到咱家門口了!

  極端天氣,玉麥的路斷了又修,修了又斷。達娃的家裏放著對講機和手電,有情況隨時就出發。

  “路在人就在,我們每個人都是祖國的坐標。”達娃説:“過去是路在腳下,現在是路在心裏。”

  堅定不移!這就是中國共産黨人用雙腳走出的信仰之路!

  黨的十九大代表、陜西黃陵縣索洛灣村黨支部書記兼村主任柯小海(右)在索洛灣村鄉村旅遊項目工地給工人幫忙(2016年5月18日攝)。新華社發

  18年前的陜西省黃陵縣索洛灣村,出了一件稀罕事。有個名叫柯小海的村民帶著在外創業攢下的積蓄,回鄉入了黨,又參選村黨支部書記。

  “我小日子滋潤了,看著鄉親們還在受苦,心裏難受。”當選後,柯小海直接把自己的企業捐給了村集體。

  建大棚、養魚塘,發動村民入股,建設索洛灣古鎮、發展鄉村旅遊……如今,村集體經濟年收入達到300萬元,村民人均年分紅1.7萬元,人均收入比十年前翻了10倍。

  “共産黨不就是為人民服務?!”柯小海憨厚一笑,“看到鄉親們的生活越來越好,我每天都是笑著睡著的。”

  始終有人不解:為什麼中國共産黨人可以為著主義,拋家舍業、慷慨捐軀?

  “因為信仰和信仰鑄就的精神。信仰,是你相信你從來沒有看見過的,而信仰的回報是看見你所相信的。”中國井岡山幹部學院副院長匡勝説,我們的前輩沒有看見過共産主義,但他們願意為之拋頭顱、灑熱血。今天不斷崛起的中國,就是這個信仰的回報。

  2018年5月3日,92歲的鄭德榮走了。這一日,距離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只有兩天。

  鄭德榮原本是要帶著論文赴京參加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理論研討會。然而,肆虐的癌細胞帶來的劇痛,只能靠強效麻醉貼緩解片刻。

  病床上,他堅持讓學生把自己反復修改的論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進程、主要成果和寶貴經驗》念給他聽。然後,拔掉氧氣管,艱難地迸出幾個字:“要分段……”

  “在馬言馬、懂馬信馬、傳馬護馬。”在舊中國成長起來的鄭德榮,從第一次接觸馬克思主義理論,就認定了這個真理。

  為了研究並寫作《毛澤東思想概論》,他抄寫的研究資料不計其數。面對時代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訴求,他年近九旬還扎進圖書館,反復考證研究。

  5月1日,就在鄭德榮臨終前兩天,他還在聽取學生研究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心得體會。

  彌留之際,他對前來看望的學生艱難地動了動嘴唇,説出生命中最後一句話:“不忘初心”。

  至死不渝,這就是中國共産黨人用生命詮釋的信仰,用信仰傳承的精神!

  正是有了這樣一種信仰,他們可以在血雨腥風中點燃革命的火種,在敵人的絞刑架前笑對死亡。

  正是有了這樣一種精神,他們可以前赴後繼、舍己為公,在祖國的廣袤大地,播撒信仰的力量。

  在江西永新縣三灣鄉三灣村田西村小組,時任村支部書記的邢鐳(右)和村民劉小林在交流紫稻生長狀況(2013年8月10日攝)。新華社記者周科 攝

  2012年11月,26歲的邢鐳作為黨的十八大代表到北京開會,期間趁著休會和在京工作的女友登記結婚。

  “咱倆什麼都沒有,婚紗照沒有,結婚合影沒有,連結婚戒指也沒有。”女友説著説著,突然掏出一對十幾塊錢的卡通戒指,默默套在彼此的手指上。

  “嫁給一個村官,你的生活注定很平淡,但也肯定不平凡,因為我們是帶著理想去做事情。”邢鐳對妻子説。

  2017年,江西省吉安市永新縣三灣鄉成功脫貧摘帽。年輕的鄉黨委書記邢鐳帶領鄉親們,在這塊中國革命聖地打贏了一場新時代的脫貧攻堅戰。

  他説:“讓更多人過上好日子,比一個人或是幾個人的幸福,更值得。”

  這些共産黨人,沒有驚天動地的大道理,卻有行勝于言的大追求;沒有坐享其成的功勞心,卻把為國為民的使命扛在肩。

  有人難免疑惑:時代變遷,那精神的火炬能否恒久照耀前行的方向?

  中國共産黨人,用生命給出了答案。

  “當代新愚公”李保國,每年在山裏“務農”超過200天,把農業富民的論文寫在大地上;

  廖俊波(左一)向前來考察的企業代表介紹福建省南平市武夷新區發展規劃(2017年2月15日攝)。新華社發

  “樵夫”廖俊波一生為民披荊斬棘,用48年人生寫就當代“焦裕祿精神”;

  海歸戰略科學家黃大年惜時不惜命,用生命最後的7年帶領團隊創造多項“中國第一”,為我國“巡天探地潛海”填補多項技術空白;

  復旦大學植物學家鐘揚16年如一日地跋涉在青藏高原,換來4000萬顆種子的國家寶藏……

  大海的遼闊,是因為每一涓滴的匯聚;高山的巍峨,是因為每一塊堅石的挺立。

  新時代中國共産黨人用信仰舉起精神的火炬,用實幹在人民心中樹起永恒的豐碑。

  為什麼我們的國家,總有這樣一群人,銳意進取、敢為人先?因為改革創新的精神,融入他們的血液,如滾滾海潮澎湃向前

  中國西南,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洶涌奔流的雅礱江在這裏遭遇海拔4193米的錦屏山,肖夢蛟參與的暗物質研究實驗就隱藏在江與山相擁的臂彎深處。

  錦屏山隧道中部距離山頂2400多米的地方,厚厚的岩層為科學家提供了國際上宇宙射線通量最小的地下實驗環境。幾年前,肖夢蛟成為“Panda X”項目一期現場負責人,帶領一支平均年齡不到30歲的團隊完成相關設備的組裝、調試。

  初建階段,肖夢蛟每天與工程人員同進同出,由于隧道裏沒有廁所,大家都盡可能少吃少喝。

  這是位于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的錦屏山隧道。中國錦屏地下實驗室便在這隧道中部,上方是巍巍錦屏山(2014年1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沈伯韓 攝

  狹窄的實驗室沒有降溫措施,無數臺設備連續散熱,好似巨大的蒸籠。團隊成員穿著的潔凈服密不透氣,記不清有多少次熱到虛脫。

  儀器試運行需要24小時監測。一旦報告異常,還要連夜檢查測試。整整一年,除了兩次出差開會,肖夢蛟340多天沒有遠離隧道空間,成了不折不扣的“山底洞人”。

  與世隔絕,一切從零開始。每天都會遇到不重樣的困難,睡眠時間常常不足5小時。

  一年間,這個身高超過一米七的小夥子瘦得只剩90斤。原本是馬拉松半專業選手的他患上嚴重的肝功能損傷。

  問他:以身體為代價,值得嗎?

  “雖然有點兒後怕,但從暗物質研究的角度講,我也算是少數幾個持有‘原始股’的中國人啊!”這個有著8年黨齡的青年毫不掩飾心中的驕傲。

  從籍籍無名到世界一流,“中國錦屏地下實驗室(CJPL)”已成為該領域世界公認三大領先實驗團隊之一。有外國媒體稱,中國科學家成為了“最有可能發現暗物質”的一份子。

  現在,肖夢蛟正赴國際頂尖的實驗室繼續深造。夜深人靜,他還會想起那段“山底洞人”的生活,想起在那裏種下的“讓中國在科技強國的賽道上再進一步”的夢想。

  時空穿梭,從在漫漫長夜中尋到馬克思主義的火種那一刻起,中國共産黨人的目光,總是望向未來,他們的體內,永遠涌動著變革創新的因子。

  1987年底,周海江出名了!這個深圳大學畢業的高材生,毅然辭去河海大學的教職,回到由他父親主管的前途未卜的太湖第四針織內衣廠。

  有人風言風語:子承父業,不就是走走過場?

  周海江一笑置之:“誰也沒有‘保險箱’,能力才是最好的‘飯碗’。”

  從基層崗位幹起,周海江掀起車間管理風暴;率先在電視臺打廣告,推出紅豆品牌;力排眾議實行股份制,率先突破民營企業産權不明晰的發展瓶頸。

  而今,身為紅豆集團黨委書記、董事局主席兼CEO的周海江,正致力于把在柬埔寨建設的西港特區建成“一帶一路”上的樣板工程、共贏工程、連心工程。

  生逢其時,勇做時代弄潮兒。

  掀起歷史巨瀾的改革開放,正是有了無數時代先鋒的敢闖敢試,才成為決定中國前途命運的關鍵一招。

  年過七旬的邵煜棟,是號稱上海浦東“八百壯士”的其中一位。

  今天,漫步在霓虹璀璨的黃浦江畔,仰望直入雲霄的金茂大廈,這位老人仍會如數家珍,講述浦東創造的中國“第一”。

  無論是浦東城區規劃的國際招標,還是設立中國第一個保稅區,這些今天慣見的尋常,都見證著當年“不破不立”的勇氣。

  “在這樣一個世紀偉業面前,我們不過是滄海一粟,這輩子能參與其中是人生大幸。”邵煜棟説。

  如果沒有他們敢為人先的膽識,上海怎會有國際金融中心的摩登氣韻?

  如果沒有他們“殺出一條血路”的決絕,中國就不會有命運轉折的驚世崛起!

  中國浦東幹部學院院務委員、科研部主任劉靖北説,在中國共産黨人開辟的改革開放偉大實踐中,革命精神不斷被賦予嶄新的時代內涵,不斷與人民的價值追求同頻共振。

  “舊觀念是只攔路虎……”一走進全國鄉村建設觀摩地浙江省淳安縣下姜村,就能碰到卸任的老書記姜銀祥,樂呵呵地守在村口,專門負責接待講解。

  上世紀70年代,退伍的姜銀祥回到村裏時,很多人家還窮得娶不起媳婦。那時,家家大建露天豬圈,村民上山亂砍亂伐。一到雨季,河水和著糞水四處流淌,臭氣熏天的垃圾來回漂移。

  習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時把這裏作為聯係點,多次前來指導工作。姜銀祥和黨員幹部下了決心:整治環境,建沼氣池。

  把村民們召集起來,一鎬頭下去,姜銀祥砸掉了自家的露天豬圈。

  這是要動真格的!村幹部挨家挨戶地上門做工作,最終拆掉全村154個露天豬圈、露天廁所、露天牛棚。

  這是一張拼版照片:上圖為2003年拍攝的浙江省淳安縣下姜村(資料照片);下圖為2017年8月9日航拍的下姜村(新華社記者張鋮攝)。新華社發

  到2007年底,下姜村煥然一新。姜銀祥的繼任者楊紅馬又提出發展鄉村旅遊。

  鄉親們心裏打鼓:綠水青山真就能變金山銀山?

  楊紅馬和家人合計了大半宿,掏出積蓄,帶頭示范。

  景區管理公司成立了,新上任的村支書姜浩強又有新點子:搞精品民宿,發展紅色培訓産業,讓下姜村高質量、高水平發展。

  下姜村又變樣了。從住宿吃飯到戶外拓展,村口的標識牌換了又換,鄉親們的日子越過越紅火。

  有人問:當創新成為發展的第一動力,中國大大小小的鄉村,能否復制小崗村的成功?

  姜銀祥、楊紅馬、姜浩強……這些再平凡不過的基層黨員,正在用他們改革創新的行動,做出最好的注解。

  為什麼我們的時代,總有這樣一群人,迎難而上、百折不撓?因為偉大的事業,激揚他們的鬥志,如蒼茫大地堅韌無比

  16年前,李雲生放棄自辦的省內第一家駕校,揣著四五十萬元積蓄回鄉種樹。

  李雲生所在的山西右玉縣距離毛烏素沙漠不足一百公裏,漫天黃沙填滿了幾代人的記憶,也左右著馬頭山村的命運。

  有人不信命。黨員幹部帶頭上了山,發動大家植樹造林。他們就像耐旱抗寒的小白楊,“風裏來、沙裏去”。

  可是,年復一年,家門口的馬頭山依舊滿目枯黃。全村人都搬下山去,只有李雲生留下來,承包山頭,植樹造林。

  樹苗的成活率只有三到五成,“種樹比養娃還難”。李雲生一家不僅賠光了家産,還四處舉債。

  “會好的,生態環境好了,啥都好了。”面對家人的責難,他依然癡心不改。

  十年,一個人,一座山,好幾百萬株樹種活了!

  是搬離一座荒山,還是種下一片青山?是向貧瘠的土地低頭,還是向貧困的堡壘宣戰?

  在決勝全面小康的新時代,在三大攻堅戰的主戰場,還有很多像李雲生這樣的共産黨員,以生命去攻克艱難堡壘,用熱血去澆築偉大事業。

  大涼山,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之一。這裏的美姑縣九口鄉四峨吉村,海拔3100米。

  2015年,25歲的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審計局幹部蔣富安,受命擔任駐村第一書記。

  新婚第4天,他就返回四峨吉村。

  3米寬的山路四五公裏長,一邊是懸崖,一邊是峭壁,蔣富安每天晨起上山、摸黑下山。

  一年不到,蔣富安走爛了三雙鞋,村裏實現了移民搬遷、一村一幼、通水通電。然而他卻因過度勞累猝然離世,年僅26歲。

  送別時,鄉親們悲痛地喊著他的名字:“你不是説好今後有了娃娃,也要送到村裏幼兒園讀書嗎?你怎麼連個娃都沒留下就走了?”

  2013至2016年間,120多名共産黨員以身殉職在反貧困鬥爭的特殊戰場。

  生命雖然消逝,後人會繼續他們未竟的事業;貧困終會遠去,大地將銘記他們偉大的精神。

  “中國共産黨是胸懷偉大理想的革命者。”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副院長曲青山説,在奪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的徵途上,還有很多必須跨過的“婁山關”“臘子口”,缺失了革命精神,我們黨就擔負不起這個使命,無法完成既定的歷史任務。

  失敗了,再來!這種材料不行,再試另一種!

  為了研究海洋科考使用的物探繩纜,青島海麗雅集團制繩技師徐連龍曾把自己關進40多攝氏度高溫、80分貝噪音的實驗室,整整3個月!

  200個廠家、40余種原材料,吃就將就幾口,睡就支個行軍床……中國繩纜終于告別了長期依賴進口的時代!

  “蛟龍”號載人潛水器進入水中,進行中國大洋38航次最後一潛(2017年6月13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 攝

  “‘蛟龍號’一次次成功下潛,我真的很自豪,雖然很少人知道,那根起到關鍵作用的繩纜是我們做的。”徐連龍説。

  這就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共産黨人!在任何困難和挑戰面前,他們都義無反顧、百折不撓。

  競聘上崗,機構精簡,一年多前,包鋼上百名機關幹部一夜失去“身份”……

  此時,擺在這個老牌國企面前的,是前所未有的市場“嚴冬”。

  高質量發展已成為新時代要求,是守著産能過剩的老路,捱一天算一天?還是拓一條轉型升級的新路,置之死地而後生?

  輾轉無眠幾個通宵後,董事長魏栓師對同事們説:“革命戰爭年代,共産黨員要衝鋒陷陣、英勇獻身;現在,我們依然要勇于革命,革自己的命。”

  2016年8月,服役56年的功勳2號高爐拆除,不少面臨轉崗的老職工都跑來拍照留念。魏栓師也來了,他緊緊握住他們的手……

  “堅韌不拔、超越自我,是我們包鋼人60年來骨子裏從未消失的精神,我在心裏向他們致敬。”

  逆境突圍,浴火重生。短短兩年間,包鋼一舉扭虧,並大力實施以稀土為重心的戰略轉型,努力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世界一流稀土企業,逐步實現鋼鐵與稀土雙翼齊飛。

  沒有極限挑戰,哪有一舉登頂?沒有九死一生,怎能看到無限風光?

  再回首這段驚心動魄的歲月,魏栓師笑了,笑得爽朗、無畏、無憾。

  為什麼我們的民族,總有這樣一群人,勇于擔當、敢于作為?因為心底無私天地寬,千千萬萬個平凡普通的共産黨人挺起堅實脊梁,如綿延群山巍峨聳立

  浙江嘉善,富庶水鄉,是全國唯一的縣域科學發展示范點。天然的優勢、政策的支持,曾讓這裏的人們安于現狀。

  然而,城市建設老舊、環境問題突出、經濟結構老化……這些隱藏的問題與危機卻步步逼近、日益凸顯。

  “100天以後,還大家一個清新整潔的嘉善。”2016年春,女縣委書記許晴向省委立下軍令狀。

  在全縣黨員幹部動員大會上,這個戴著金絲眼鏡的女幹部,鏗鏘有力地擂響戰鼓:“我是班長,也是第一責任人,如果完不成任務,甘願摘掉烏紗帽!”

  企業徵遷、環境整治、基礎設施建設……100個日日夜夜,嘉善縣各個鄉鎮紛紛挂起了一張張作戰圖、時間表。

  球鞋、草帽、T恤、休閒褲……經常搞突擊檢查的許晴混在人群中。她一張嘴就點到要害,弄得下面的幹部不敢有半點懈怠。

  這是浙江省嘉善縣幹窯鎮的新涇港河道(4月21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徐昱 攝

  有一次,幹窯鎮修關帝廟橋,許晴又一次“無約而至”。忙活大半天,才有人發現她正站在幾個大型水泥罐中間,向工人們了解著情況。鎮幹部想留她吃頓盒飯,她卻揮揮手,匆忙趕去下一個工地了。

  如今的嘉善,舊貌換新顏,老百姓豎起大拇指。

  一場實打實的自我革命,鍛造一支響當當的鐵軍。

  一群敢擔當的共産黨人,無愧新時代賦予的使命。

  當戰爭的硝煙早已消散,苦難的歷史漸行漸遠,中國共産黨人仍在思考——

  在迎來一係列歷史性成就歷史性變革的新時代,中國共産黨人該有怎樣的擔當?在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更加強烈的今天,時代的答卷人應有怎樣的作為?

  “革命精神是中國共産黨先進優秀的看家法寶、攻堅克難的力量源泉、不斷發展壯大走向勝利的政治優勢!”贛南師范大學中國共産黨革命精神與文化資源研究中心主任邱小雲説,“在迎接民族偉大復興的新時代,忘記了使命,缺少了擔當,是不行的!”

  翻看北京西城區廣外街道辦主任王書廣的2017年履職報告,一組數字格外引人注目:拆違2000多處近10萬平方米,封堵開墻打洞680多處,治理店外佔道經營200多處,三項全區第一。

  在這位有著30年黨齡的退伍軍人看來,治理超大城市中心區域的臟亂差,也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鬥。

  巡街串巷,夜以繼日,把一個有斷頭路、臭水溝的老舊小區變成今天的城中花園,王書廣和同事們整整用了5年。

  問他:搞拆遷得罪人,遭人打擊報復,怎麼辦?

  “怕什麼?!”老王眼一瞪,“沒有好的環境好的章法,這個國家和這個城市不會有什麼進步!”

  這就是中國共産黨人,他們把國家的大事、百姓的小事扛在肩上,卻把個人的安危與得失看得很輕。

  “我是共産黨員,我不來其他護士更不敢來。”2005年,廣西南寧市第四人民醫院成立首個艾滋病科,護士長杜麗群帶頭走進這個特殊科室。

  一名晚期患者皮膚潰爛、惡臭連連,有護士忍不住,捂著嘴往外跑。杜麗群卻含著微笑,為患者清創消毒、擦洗腐肉,一幹就是兩個小時。

  13年過去,她用“妙手”護理過上萬名艾滋病人,用“心的陽光”阻擋了社會不和諧的陰霾。

  那些堅毅咬緊的牙關,那些義無反顧的眼神,那些負重前行的背影……中國共産黨人擔當有為的精神底色,映照在黨旗上,印刻在民心中。

  向西,向西,再向西!

  18年前,從河北保定到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且末縣,行程1200多公裏,剛剛大學畢業的李桂芝坐了56個小時的火車和整整一天的汽車。

  一望無盡的荒漠、曬到幹裂的鹽鹼灘、全然陌生的語言……始料未及的支教生活,把夢想擊得粉碎。

  擦幹紅腫的雙眼,為了渴盼知識的孩子們,李桂芝留了下來。

  一年、兩年、三年、五年……李桂芝倣佛沙漠紅柳,把自己的根扎在了新疆。她不僅榮膺優秀教師、優秀班主任,還屢獲“三八紅旗手”、優秀共産黨員等榮譽稱號。

  “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就是我們這一代人的責任擔當。”李桂芝早已把青春的誓言化作一生的承諾。

  還有多少無言的忠誠、無聲的讚歌?

  在海拔最高的國門哨卡,在大漠深處的巡道站臺,在懸崖峭壁的馬班郵路,一個個優秀的共産黨員,默默無聞地盡責、奉獻,構築起一組組偉岸雕塑,佇立在新時代的精神高地。

  為什麼中國共産黨人,在引領中華民族實現偉大復興夢想的壯闊歷程中,始終頂天立地、砥柱中流?因為他們永不懈怠的奮鬥精神,如一輪紅日,噴薄而出、輝耀蒼穹

  日出東方,當第一縷晨曦播灑在伶仃洋上,55公裏長的港珠澳大橋,宛如一道跨海長虹,躍出海面、雄偉壯觀。

  這項“超級工程”的項目總經理、總工程師林鳴和“大橋”打了一輩子交道,港珠澳大橋無疑是他40年職業生涯中“最難的挑戰”。

  港珠澳大橋的海底隧道是全世界唯一一個深埋沉管隧道,由33節180米長的沉管對接而成。每節沉管重達8萬噸,在海底深處對接,誤差只能是幾厘米,相當于將一艘艘航空母艦連接起來。

  這是外國對華封鎖的技術。到國外考察沉管設備時,外方只允許他們在幾百米外“匆匆看一眼”;洽談安裝合作時,外方竟開出1億多歐元的高價,且僅僅提供咨詢。

  面對中國的施工方案,一家外國公司的高管聳了聳肩,不屑地説:“看來,我只能給你們唱祈禱歌了。”

  從0到1,是千百次的論證和試驗。林鳴和同事們不退縮、不放棄:“核心技術買不回也求不來,我們中國人必須靠自己!”

  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總工程師,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項目總經理、總工程師林鳴在辦公室工作(2015年9月30日攝)。新華社發

  2013年5月2日,第一節沉管下海了!

  第一次對接,未達到精度要求。

  第二次對接,仍未達到精度要求。

  70個小時過去了,施工人員的生理、心理接近極限,大家的意見出現尖銳分歧。

  “不能繞過去,必須闖過去!”林鳴和同事們反復論證,決定最後一搏。

  2013年5月6日上午10時,不眠不休96個小時後,世界最大的沉管圓滿完成了與西人工島的“海底初吻”。

  那一刻,大家緊緊擁抱,淚水和著汗水,在陽光下肆意流淌。

  幾年來,他們沒有叫過苦、喊過累,更沒有泄過氣,認過輸。有人幾年不回家,孩子不肯叫爸爸;有人曬脫了形,爹媽都認不出……

  “如果每個人、每個行業都去實現一個夢想,我們的祖國將變得無比強大!”正在籌備港珠澳大橋通車的林鳴笑了。

  這幸福而驕傲的笑容,標記著不懈的奮鬥、時代的榮光。

  幾千公裏外的大慶油田,鐵人王進喜留在照片上的笑容常常鼓舞著修井107隊的年輕隊員。這個“寧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人,是他們的偶像。

  2010年12月的一個夜晚,一口油井發生漏氣事故,井口直接噴射30米火焰,一旦波及附近油罐,後果不堪設想。

  肆虐的火舌張開血盆大口,隊員們義無反顧,直衝向前。

  40個小時之後,閥門關上。

  “107,好樣的!”此時,結冰的油污幾乎封凍了隊員們的嘴唇。

  偉大的事業縱然有千難萬險,也阻擋不了奮鬥者豪邁的腳步。在廣袤的中國大地,正是無數這樣的英雄,用他們的奮鬥,托起祖國的騰飛。

  乘坐新能源通勤車,穿過一片片麥田,就是雄安新區的市民服務中心。這座現代化的銀灰色建築群,拔地而起,格外醒目。

  為了中心的建設,“80後”小夥兒黃斌不知在簡易棚屋中度過多少個不眠之夜。

  漸漸,黃斌發現自己和女兒的關係“不好了”。每次視頻通話,沒聊幾句孩子就哭了……

  中心落成那一天,他把妻子女兒從天津請來參觀。看見做講解員的爸爸,女兒又哭著撲進他的懷裏。

  望著窗外的麥浪滾滾,黃斌和同來的第一批建設者常常相互調侃:“兄弟,你還能在這兒挺幾年?”

  不約而同,他們都續簽了合同,做好了為新區奮鬥下一個五年的準備。

  “建設雄安是千年大計。”黃斌説,“真正能存續千年的,是這個時代賦予我們的精神,而我們每個人,不過是這新區建設道路上的一粒砂,雖然渺小,卻很驕傲。”

  近一個世紀以前,魯迅先生曾説:我們自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幹的人,有拼命硬幹的人,有為民請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這就是中國的脊梁。

  83年前,身陷囹圄的方志敏在受難前,曾用熾熱的情感寫下:“如果我還能存活,我生命的每一天是為了可愛的中國;如果我即將離去,我流血的地方會開出聖潔的花朵。”

  黨的十九大後,嘉興南湖邊的紅船日均接受一萬人次的瞻仰——新黨員宣誓,老黨員重溫入黨誓言,也有年逾九旬的老幹部,把瞻仰紅船當作“最後一個心願”……

  尋夢追夢,滄海桑田。當中國迎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新時代,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呼喚革命精神。

  闖關奪隘,山水迢迢。當中華民族踏上實現偉大復興的新徵程,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不懈奮鬥。

  “時代是出卷人,我們是答卷人,人民是閱卷人。”趕考路上,新時代的中國共産黨人風華正茂、豪情滿懷。(記者:吳晶、姜瀟、榮啟涵、王卓倫、張曉松、謝良、周文林、陳煒偉、朱基釵)

編輯: 寶厷
數字報

永不褪色的精神禮讚——獻給新時代的中國共産黨人

新華網  作者:吳晶、姜瀟、榮啟涵、王卓倫、張曉松、謝良、周文林、陳煒偉、朱基釵  2018-07-01

  新華社北京6月30日電 題:永不褪色的精神禮讚——獻給新時代的中國共産黨人

  新華社記者

  我們追問歷史:

  是誰點燃革命的星火,高擎信仰的旗幟,感召民族的奮起?

  我們探問未來:

  新時代,新徵程,該怎樣走好我們這一代人的長徵路?

  浩然天地間,習近平總書記的號令震撼時空:

  “要實現黨和國家興旺發達、長治久安,全黨同志必須保持革命精神、革命鬥志,勇于把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了97年的偉大社會革命繼續推進下去,決不能因為勝利而驕傲,決不能因為成就而懈怠,決不能因為困難而退縮,努力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展現更加強大、更有説服力的真理力量。”

  風雨兼程,苦難輝煌。中國共産黨人帶領億萬中國人民,戰勝一切艱難險阻,開辟了一條波瀾壯闊的復興之路!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砥柱中流的中國共産黨人,接續奮鬥的時代英雄,依然在中華大地書寫氣壯山河的壯麗詩篇,在人民心中鑄就永不褪色的精神豐碑!

  為什麼我們的身邊,總有這樣一群人,令人仰望、催人奮進?因為堅如磐石的信仰,點燃了他們的精神,如熊熊烈火生生不息

  “塌方在什麼位置?有沒有人受傷?有沒有車受阻?”手機那邊的應答還沒結束,屋裏的人已經跨出辦公室。

  這是雪後的西藏隆子縣玉麥鄉(2017年10月31日攝)。新華社記者普布扎西 攝

  西藏隆子縣玉麥鄉的黨支部書記達娃一米七八,大步流星。如果不注意他腫脹的關節,誰也瞧不出他長年在玉麥患上了嚴重的風濕。

  沿著喜馬拉雅山脈南麓曲折陡峭的土路向下,標注邊境線的玉麥就在山谷中間。這裏一年200多天籠罩在雨雪之中。路,就是9戶31名藏族村民和300多頭牦牛的生命線。

  從7年前到任的第一天開始,達娃的人生就和玉麥的路綁在一起。大雪封山,縣裏派人把達娃送到日拉雪山山頂,他就徒步向山下的玉麥鄉行進。

  “雪足有四五十厘米深,稍有不慎就再也出不去。”30歲的達娃心裏沉甸甸的,他對自己重重地説,“一定要修一條水泥路。”

  一年又一年,玉麥的路越修越長,邊境小康示范鄉建設如火如荼。達娃常對鄉親們説,以前你們只在新聞裏聽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現在這條“路”也通到咱家門口了!

  極端天氣,玉麥的路斷了又修,修了又斷。達娃的家裏放著對講機和手電,有情況隨時就出發。

  “路在人就在,我們每個人都是祖國的坐標。”達娃説:“過去是路在腳下,現在是路在心裏。”

  堅定不移!這就是中國共産黨人用雙腳走出的信仰之路!

  黨的十九大代表、陜西黃陵縣索洛灣村黨支部書記兼村主任柯小海(右)在索洛灣村鄉村旅遊項目工地給工人幫忙(2016年5月18日攝)。新華社發

  18年前的陜西省黃陵縣索洛灣村,出了一件稀罕事。有個名叫柯小海的村民帶著在外創業攢下的積蓄,回鄉入了黨,又參選村黨支部書記。

  “我小日子滋潤了,看著鄉親們還在受苦,心裏難受。”當選後,柯小海直接把自己的企業捐給了村集體。

  建大棚、養魚塘,發動村民入股,建設索洛灣古鎮、發展鄉村旅遊……如今,村集體經濟年收入達到300萬元,村民人均年分紅1.7萬元,人均收入比十年前翻了10倍。

  “共産黨不就是為人民服務?!”柯小海憨厚一笑,“看到鄉親們的生活越來越好,我每天都是笑著睡著的。”

  始終有人不解:為什麼中國共産黨人可以為著主義,拋家舍業、慷慨捐軀?

  “因為信仰和信仰鑄就的精神。信仰,是你相信你從來沒有看見過的,而信仰的回報是看見你所相信的。”中國井岡山幹部學院副院長匡勝説,我們的前輩沒有看見過共産主義,但他們願意為之拋頭顱、灑熱血。今天不斷崛起的中國,就是這個信仰的回報。

  2018年5月3日,92歲的鄭德榮走了。這一日,距離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只有兩天。

  鄭德榮原本是要帶著論文赴京參加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理論研討會。然而,肆虐的癌細胞帶來的劇痛,只能靠強效麻醉貼緩解片刻。

  病床上,他堅持讓學生把自己反復修改的論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進程、主要成果和寶貴經驗》念給他聽。然後,拔掉氧氣管,艱難地迸出幾個字:“要分段……”

  “在馬言馬、懂馬信馬、傳馬護馬。”在舊中國成長起來的鄭德榮,從第一次接觸馬克思主義理論,就認定了這個真理。

  為了研究並寫作《毛澤東思想概論》,他抄寫的研究資料不計其數。面對時代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訴求,他年近九旬還扎進圖書館,反復考證研究。

  5月1日,就在鄭德榮臨終前兩天,他還在聽取學生研究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心得體會。

  彌留之際,他對前來看望的學生艱難地動了動嘴唇,説出生命中最後一句話:“不忘初心”。

  至死不渝,這就是中國共産黨人用生命詮釋的信仰,用信仰傳承的精神!

  正是有了這樣一種信仰,他們可以在血雨腥風中點燃革命的火種,在敵人的絞刑架前笑對死亡。

  正是有了這樣一種精神,他們可以前赴後繼、舍己為公,在祖國的廣袤大地,播撒信仰的力量。

  在江西永新縣三灣鄉三灣村田西村小組,時任村支部書記的邢鐳(右)和村民劉小林在交流紫稻生長狀況(2013年8月10日攝)。新華社記者周科 攝

  2012年11月,26歲的邢鐳作為黨的十八大代表到北京開會,期間趁著休會和在京工作的女友登記結婚。

  “咱倆什麼都沒有,婚紗照沒有,結婚合影沒有,連結婚戒指也沒有。”女友説著説著,突然掏出一對十幾塊錢的卡通戒指,默默套在彼此的手指上。

  “嫁給一個村官,你的生活注定很平淡,但也肯定不平凡,因為我們是帶著理想去做事情。”邢鐳對妻子説。

  2017年,江西省吉安市永新縣三灣鄉成功脫貧摘帽。年輕的鄉黨委書記邢鐳帶領鄉親們,在這塊中國革命聖地打贏了一場新時代的脫貧攻堅戰。

  他説:“讓更多人過上好日子,比一個人或是幾個人的幸福,更值得。”

  這些共産黨人,沒有驚天動地的大道理,卻有行勝于言的大追求;沒有坐享其成的功勞心,卻把為國為民的使命扛在肩。

  有人難免疑惑:時代變遷,那精神的火炬能否恒久照耀前行的方向?

  中國共産黨人,用生命給出了答案。

  “當代新愚公”李保國,每年在山裏“務農”超過200天,把農業富民的論文寫在大地上;

  廖俊波(左一)向前來考察的企業代表介紹福建省南平市武夷新區發展規劃(2017年2月15日攝)。新華社發

  “樵夫”廖俊波一生為民披荊斬棘,用48年人生寫就當代“焦裕祿精神”;

  海歸戰略科學家黃大年惜時不惜命,用生命最後的7年帶領團隊創造多項“中國第一”,為我國“巡天探地潛海”填補多項技術空白;

  復旦大學植物學家鐘揚16年如一日地跋涉在青藏高原,換來4000萬顆種子的國家寶藏……

  大海的遼闊,是因為每一涓滴的匯聚;高山的巍峨,是因為每一塊堅石的挺立。

  新時代中國共産黨人用信仰舉起精神的火炬,用實幹在人民心中樹起永恒的豐碑。

  為什麼我們的國家,總有這樣一群人,銳意進取、敢為人先?因為改革創新的精神,融入他們的血液,如滾滾海潮澎湃向前

  中國西南,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洶涌奔流的雅礱江在這裏遭遇海拔4193米的錦屏山,肖夢蛟參與的暗物質研究實驗就隱藏在江與山相擁的臂彎深處。

  錦屏山隧道中部距離山頂2400多米的地方,厚厚的岩層為科學家提供了國際上宇宙射線通量最小的地下實驗環境。幾年前,肖夢蛟成為“Panda X”項目一期現場負責人,帶領一支平均年齡不到30歲的團隊完成相關設備的組裝、調試。

  初建階段,肖夢蛟每天與工程人員同進同出,由于隧道裏沒有廁所,大家都盡可能少吃少喝。

  這是位于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的錦屏山隧道。中國錦屏地下實驗室便在這隧道中部,上方是巍巍錦屏山(2014年1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沈伯韓 攝

  狹窄的實驗室沒有降溫措施,無數臺設備連續散熱,好似巨大的蒸籠。團隊成員穿著的潔凈服密不透氣,記不清有多少次熱到虛脫。

  儀器試運行需要24小時監測。一旦報告異常,還要連夜檢查測試。整整一年,除了兩次出差開會,肖夢蛟340多天沒有遠離隧道空間,成了不折不扣的“山底洞人”。

  與世隔絕,一切從零開始。每天都會遇到不重樣的困難,睡眠時間常常不足5小時。

  一年間,這個身高超過一米七的小夥子瘦得只剩90斤。原本是馬拉松半專業選手的他患上嚴重的肝功能損傷。

  問他:以身體為代價,值得嗎?

  “雖然有點兒後怕,但從暗物質研究的角度講,我也算是少數幾個持有‘原始股’的中國人啊!”這個有著8年黨齡的青年毫不掩飾心中的驕傲。

  從籍籍無名到世界一流,“中國錦屏地下實驗室(CJPL)”已成為該領域世界公認三大領先實驗團隊之一。有外國媒體稱,中國科學家成為了“最有可能發現暗物質”的一份子。

  現在,肖夢蛟正赴國際頂尖的實驗室繼續深造。夜深人靜,他還會想起那段“山底洞人”的生活,想起在那裏種下的“讓中國在科技強國的賽道上再進一步”的夢想。

  時空穿梭,從在漫漫長夜中尋到馬克思主義的火種那一刻起,中國共産黨人的目光,總是望向未來,他們的體內,永遠涌動著變革創新的因子。

  1987年底,周海江出名了!這個深圳大學畢業的高材生,毅然辭去河海大學的教職,回到由他父親主管的前途未卜的太湖第四針織內衣廠。

  有人風言風語:子承父業,不就是走走過場?

  周海江一笑置之:“誰也沒有‘保險箱’,能力才是最好的‘飯碗’。”

  從基層崗位幹起,周海江掀起車間管理風暴;率先在電視臺打廣告,推出紅豆品牌;力排眾議實行股份制,率先突破民營企業産權不明晰的發展瓶頸。

  而今,身為紅豆集團黨委書記、董事局主席兼CEO的周海江,正致力于把在柬埔寨建設的西港特區建成“一帶一路”上的樣板工程、共贏工程、連心工程。

  生逢其時,勇做時代弄潮兒。

  掀起歷史巨瀾的改革開放,正是有了無數時代先鋒的敢闖敢試,才成為決定中國前途命運的關鍵一招。

  年過七旬的邵煜棟,是號稱上海浦東“八百壯士”的其中一位。

  今天,漫步在霓虹璀璨的黃浦江畔,仰望直入雲霄的金茂大廈,這位老人仍會如數家珍,講述浦東創造的中國“第一”。

  無論是浦東城區規劃的國際招標,還是設立中國第一個保稅區,這些今天慣見的尋常,都見證著當年“不破不立”的勇氣。

  “在這樣一個世紀偉業面前,我們不過是滄海一粟,這輩子能參與其中是人生大幸。”邵煜棟説。

  如果沒有他們敢為人先的膽識,上海怎會有國際金融中心的摩登氣韻?

  如果沒有他們“殺出一條血路”的決絕,中國就不會有命運轉折的驚世崛起!

  中國浦東幹部學院院務委員、科研部主任劉靖北説,在中國共産黨人開辟的改革開放偉大實踐中,革命精神不斷被賦予嶄新的時代內涵,不斷與人民的價值追求同頻共振。

  “舊觀念是只攔路虎……”一走進全國鄉村建設觀摩地浙江省淳安縣下姜村,就能碰到卸任的老書記姜銀祥,樂呵呵地守在村口,專門負責接待講解。

  上世紀70年代,退伍的姜銀祥回到村裏時,很多人家還窮得娶不起媳婦。那時,家家大建露天豬圈,村民上山亂砍亂伐。一到雨季,河水和著糞水四處流淌,臭氣熏天的垃圾來回漂移。

  習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時把這裏作為聯係點,多次前來指導工作。姜銀祥和黨員幹部下了決心:整治環境,建沼氣池。

  把村民們召集起來,一鎬頭下去,姜銀祥砸掉了自家的露天豬圈。

  這是要動真格的!村幹部挨家挨戶地上門做工作,最終拆掉全村154個露天豬圈、露天廁所、露天牛棚。

  這是一張拼版照片:上圖為2003年拍攝的浙江省淳安縣下姜村(資料照片);下圖為2017年8月9日航拍的下姜村(新華社記者張鋮攝)。新華社發

  到2007年底,下姜村煥然一新。姜銀祥的繼任者楊紅馬又提出發展鄉村旅遊。

  鄉親們心裏打鼓:綠水青山真就能變金山銀山?

  楊紅馬和家人合計了大半宿,掏出積蓄,帶頭示范。

  景區管理公司成立了,新上任的村支書姜浩強又有新點子:搞精品民宿,發展紅色培訓産業,讓下姜村高質量、高水平發展。

  下姜村又變樣了。從住宿吃飯到戶外拓展,村口的標識牌換了又換,鄉親們的日子越過越紅火。

  有人問:當創新成為發展的第一動力,中國大大小小的鄉村,能否復制小崗村的成功?

  姜銀祥、楊紅馬、姜浩強……這些再平凡不過的基層黨員,正在用他們改革創新的行動,做出最好的注解。

  為什麼我們的時代,總有這樣一群人,迎難而上、百折不撓?因為偉大的事業,激揚他們的鬥志,如蒼茫大地堅韌無比

  16年前,李雲生放棄自辦的省內第一家駕校,揣著四五十萬元積蓄回鄉種樹。

  李雲生所在的山西右玉縣距離毛烏素沙漠不足一百公裏,漫天黃沙填滿了幾代人的記憶,也左右著馬頭山村的命運。

  有人不信命。黨員幹部帶頭上了山,發動大家植樹造林。他們就像耐旱抗寒的小白楊,“風裏來、沙裏去”。

  可是,年復一年,家門口的馬頭山依舊滿目枯黃。全村人都搬下山去,只有李雲生留下來,承包山頭,植樹造林。

  樹苗的成活率只有三到五成,“種樹比養娃還難”。李雲生一家不僅賠光了家産,還四處舉債。

  “會好的,生態環境好了,啥都好了。”面對家人的責難,他依然癡心不改。

  十年,一個人,一座山,好幾百萬株樹種活了!

  是搬離一座荒山,還是種下一片青山?是向貧瘠的土地低頭,還是向貧困的堡壘宣戰?

  在決勝全面小康的新時代,在三大攻堅戰的主戰場,還有很多像李雲生這樣的共産黨員,以生命去攻克艱難堡壘,用熱血去澆築偉大事業。

  大涼山,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之一。這裏的美姑縣九口鄉四峨吉村,海拔3100米。

  2015年,25歲的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審計局幹部蔣富安,受命擔任駐村第一書記。

  新婚第4天,他就返回四峨吉村。

  3米寬的山路四五公裏長,一邊是懸崖,一邊是峭壁,蔣富安每天晨起上山、摸黑下山。

  一年不到,蔣富安走爛了三雙鞋,村裏實現了移民搬遷、一村一幼、通水通電。然而他卻因過度勞累猝然離世,年僅26歲。

  送別時,鄉親們悲痛地喊著他的名字:“你不是説好今後有了娃娃,也要送到村裏幼兒園讀書嗎?你怎麼連個娃都沒留下就走了?”

  2013至2016年間,120多名共産黨員以身殉職在反貧困鬥爭的特殊戰場。

  生命雖然消逝,後人會繼續他們未竟的事業;貧困終會遠去,大地將銘記他們偉大的精神。

  “中國共産黨是胸懷偉大理想的革命者。”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副院長曲青山説,在奪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的徵途上,還有很多必須跨過的“婁山關”“臘子口”,缺失了革命精神,我們黨就擔負不起這個使命,無法完成既定的歷史任務。

  失敗了,再來!這種材料不行,再試另一種!

  為了研究海洋科考使用的物探繩纜,青島海麗雅集團制繩技師徐連龍曾把自己關進40多攝氏度高溫、80分貝噪音的實驗室,整整3個月!

  200個廠家、40余種原材料,吃就將就幾口,睡就支個行軍床……中國繩纜終于告別了長期依賴進口的時代!

  “蛟龍”號載人潛水器進入水中,進行中國大洋38航次最後一潛(2017年6月13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 攝

  “‘蛟龍號’一次次成功下潛,我真的很自豪,雖然很少人知道,那根起到關鍵作用的繩纜是我們做的。”徐連龍説。

  這就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共産黨人!在任何困難和挑戰面前,他們都義無反顧、百折不撓。

  競聘上崗,機構精簡,一年多前,包鋼上百名機關幹部一夜失去“身份”……

  此時,擺在這個老牌國企面前的,是前所未有的市場“嚴冬”。

  高質量發展已成為新時代要求,是守著産能過剩的老路,捱一天算一天?還是拓一條轉型升級的新路,置之死地而後生?

  輾轉無眠幾個通宵後,董事長魏栓師對同事們説:“革命戰爭年代,共産黨員要衝鋒陷陣、英勇獻身;現在,我們依然要勇于革命,革自己的命。”

  2016年8月,服役56年的功勳2號高爐拆除,不少面臨轉崗的老職工都跑來拍照留念。魏栓師也來了,他緊緊握住他們的手……

  “堅韌不拔、超越自我,是我們包鋼人60年來骨子裏從未消失的精神,我在心裏向他們致敬。”

  逆境突圍,浴火重生。短短兩年間,包鋼一舉扭虧,並大力實施以稀土為重心的戰略轉型,努力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世界一流稀土企業,逐步實現鋼鐵與稀土雙翼齊飛。

  沒有極限挑戰,哪有一舉登頂?沒有九死一生,怎能看到無限風光?

  再回首這段驚心動魄的歲月,魏栓師笑了,笑得爽朗、無畏、無憾。

  為什麼我們的民族,總有這樣一群人,勇于擔當、敢于作為?因為心底無私天地寬,千千萬萬個平凡普通的共産黨人挺起堅實脊梁,如綿延群山巍峨聳立

  浙江嘉善,富庶水鄉,是全國唯一的縣域科學發展示范點。天然的優勢、政策的支持,曾讓這裏的人們安于現狀。

  然而,城市建設老舊、環境問題突出、經濟結構老化……這些隱藏的問題與危機卻步步逼近、日益凸顯。

  “100天以後,還大家一個清新整潔的嘉善。”2016年春,女縣委書記許晴向省委立下軍令狀。

  在全縣黨員幹部動員大會上,這個戴著金絲眼鏡的女幹部,鏗鏘有力地擂響戰鼓:“我是班長,也是第一責任人,如果完不成任務,甘願摘掉烏紗帽!”

  企業徵遷、環境整治、基礎設施建設……100個日日夜夜,嘉善縣各個鄉鎮紛紛挂起了一張張作戰圖、時間表。

  球鞋、草帽、T恤、休閒褲……經常搞突擊檢查的許晴混在人群中。她一張嘴就點到要害,弄得下面的幹部不敢有半點懈怠。

  這是浙江省嘉善縣幹窯鎮的新涇港河道(4月21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徐昱 攝

  有一次,幹窯鎮修關帝廟橋,許晴又一次“無約而至”。忙活大半天,才有人發現她正站在幾個大型水泥罐中間,向工人們了解著情況。鎮幹部想留她吃頓盒飯,她卻揮揮手,匆忙趕去下一個工地了。

  如今的嘉善,舊貌換新顏,老百姓豎起大拇指。

  一場實打實的自我革命,鍛造一支響當當的鐵軍。

  一群敢擔當的共産黨人,無愧新時代賦予的使命。

  當戰爭的硝煙早已消散,苦難的歷史漸行漸遠,中國共産黨人仍在思考——

  在迎來一係列歷史性成就歷史性變革的新時代,中國共産黨人該有怎樣的擔當?在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更加強烈的今天,時代的答卷人應有怎樣的作為?

  “革命精神是中國共産黨先進優秀的看家法寶、攻堅克難的力量源泉、不斷發展壯大走向勝利的政治優勢!”贛南師范大學中國共産黨革命精神與文化資源研究中心主任邱小雲説,“在迎接民族偉大復興的新時代,忘記了使命,缺少了擔當,是不行的!”

  翻看北京西城區廣外街道辦主任王書廣的2017年履職報告,一組數字格外引人注目:拆違2000多處近10萬平方米,封堵開墻打洞680多處,治理店外佔道經營200多處,三項全區第一。

  在這位有著30年黨齡的退伍軍人看來,治理超大城市中心區域的臟亂差,也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鬥。

  巡街串巷,夜以繼日,把一個有斷頭路、臭水溝的老舊小區變成今天的城中花園,王書廣和同事們整整用了5年。

  問他:搞拆遷得罪人,遭人打擊報復,怎麼辦?

  “怕什麼?!”老王眼一瞪,“沒有好的環境好的章法,這個國家和這個城市不會有什麼進步!”

  這就是中國共産黨人,他們把國家的大事、百姓的小事扛在肩上,卻把個人的安危與得失看得很輕。

  “我是共産黨員,我不來其他護士更不敢來。”2005年,廣西南寧市第四人民醫院成立首個艾滋病科,護士長杜麗群帶頭走進這個特殊科室。

  一名晚期患者皮膚潰爛、惡臭連連,有護士忍不住,捂著嘴往外跑。杜麗群卻含著微笑,為患者清創消毒、擦洗腐肉,一幹就是兩個小時。

  13年過去,她用“妙手”護理過上萬名艾滋病人,用“心的陽光”阻擋了社會不和諧的陰霾。

  那些堅毅咬緊的牙關,那些義無反顧的眼神,那些負重前行的背影……中國共産黨人擔當有為的精神底色,映照在黨旗上,印刻在民心中。

  向西,向西,再向西!

  18年前,從河北保定到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且末縣,行程1200多公裏,剛剛大學畢業的李桂芝坐了56個小時的火車和整整一天的汽車。

  一望無盡的荒漠、曬到幹裂的鹽鹼灘、全然陌生的語言……始料未及的支教生活,把夢想擊得粉碎。

  擦幹紅腫的雙眼,為了渴盼知識的孩子們,李桂芝留了下來。

  一年、兩年、三年、五年……李桂芝倣佛沙漠紅柳,把自己的根扎在了新疆。她不僅榮膺優秀教師、優秀班主任,還屢獲“三八紅旗手”、優秀共産黨員等榮譽稱號。

  “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就是我們這一代人的責任擔當。”李桂芝早已把青春的誓言化作一生的承諾。

  還有多少無言的忠誠、無聲的讚歌?

  在海拔最高的國門哨卡,在大漠深處的巡道站臺,在懸崖峭壁的馬班郵路,一個個優秀的共産黨員,默默無聞地盡責、奉獻,構築起一組組偉岸雕塑,佇立在新時代的精神高地。

  為什麼中國共産黨人,在引領中華民族實現偉大復興夢想的壯闊歷程中,始終頂天立地、砥柱中流?因為他們永不懈怠的奮鬥精神,如一輪紅日,噴薄而出、輝耀蒼穹

  日出東方,當第一縷晨曦播灑在伶仃洋上,55公裏長的港珠澳大橋,宛如一道跨海長虹,躍出海面、雄偉壯觀。

  這項“超級工程”的項目總經理、總工程師林鳴和“大橋”打了一輩子交道,港珠澳大橋無疑是他40年職業生涯中“最難的挑戰”。

  港珠澳大橋的海底隧道是全世界唯一一個深埋沉管隧道,由33節180米長的沉管對接而成。每節沉管重達8萬噸,在海底深處對接,誤差只能是幾厘米,相當于將一艘艘航空母艦連接起來。

  這是外國對華封鎖的技術。到國外考察沉管設備時,外方只允許他們在幾百米外“匆匆看一眼”;洽談安裝合作時,外方竟開出1億多歐元的高價,且僅僅提供咨詢。

  面對中國的施工方案,一家外國公司的高管聳了聳肩,不屑地説:“看來,我只能給你們唱祈禱歌了。”

  從0到1,是千百次的論證和試驗。林鳴和同事們不退縮、不放棄:“核心技術買不回也求不來,我們中國人必須靠自己!”

  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總工程師,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項目總經理、總工程師林鳴在辦公室工作(2015年9月30日攝)。新華社發

  2013年5月2日,第一節沉管下海了!

  第一次對接,未達到精度要求。

  第二次對接,仍未達到精度要求。

  70個小時過去了,施工人員的生理、心理接近極限,大家的意見出現尖銳分歧。

  “不能繞過去,必須闖過去!”林鳴和同事們反復論證,決定最後一搏。

  2013年5月6日上午10時,不眠不休96個小時後,世界最大的沉管圓滿完成了與西人工島的“海底初吻”。

  那一刻,大家緊緊擁抱,淚水和著汗水,在陽光下肆意流淌。

  幾年來,他們沒有叫過苦、喊過累,更沒有泄過氣,認過輸。有人幾年不回家,孩子不肯叫爸爸;有人曬脫了形,爹媽都認不出……

  “如果每個人、每個行業都去實現一個夢想,我們的祖國將變得無比強大!”正在籌備港珠澳大橋通車的林鳴笑了。

  這幸福而驕傲的笑容,標記著不懈的奮鬥、時代的榮光。

  幾千公裏外的大慶油田,鐵人王進喜留在照片上的笑容常常鼓舞著修井107隊的年輕隊員。這個“寧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人,是他們的偶像。

  2010年12月的一個夜晚,一口油井發生漏氣事故,井口直接噴射30米火焰,一旦波及附近油罐,後果不堪設想。

  肆虐的火舌張開血盆大口,隊員們義無反顧,直衝向前。

  40個小時之後,閥門關上。

  “107,好樣的!”此時,結冰的油污幾乎封凍了隊員們的嘴唇。

  偉大的事業縱然有千難萬險,也阻擋不了奮鬥者豪邁的腳步。在廣袤的中國大地,正是無數這樣的英雄,用他們的奮鬥,托起祖國的騰飛。

  乘坐新能源通勤車,穿過一片片麥田,就是雄安新區的市民服務中心。這座現代化的銀灰色建築群,拔地而起,格外醒目。

  為了中心的建設,“80後”小夥兒黃斌不知在簡易棚屋中度過多少個不眠之夜。

  漸漸,黃斌發現自己和女兒的關係“不好了”。每次視頻通話,沒聊幾句孩子就哭了……

  中心落成那一天,他把妻子女兒從天津請來參觀。看見做講解員的爸爸,女兒又哭著撲進他的懷裏。

  望著窗外的麥浪滾滾,黃斌和同來的第一批建設者常常相互調侃:“兄弟,你還能在這兒挺幾年?”

  不約而同,他們都續簽了合同,做好了為新區奮鬥下一個五年的準備。

  “建設雄安是千年大計。”黃斌説,“真正能存續千年的,是這個時代賦予我們的精神,而我們每個人,不過是這新區建設道路上的一粒砂,雖然渺小,卻很驕傲。”

  近一個世紀以前,魯迅先生曾説:我們自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幹的人,有拼命硬幹的人,有為民請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這就是中國的脊梁。

  83年前,身陷囹圄的方志敏在受難前,曾用熾熱的情感寫下:“如果我還能存活,我生命的每一天是為了可愛的中國;如果我即將離去,我流血的地方會開出聖潔的花朵。”

  黨的十九大後,嘉興南湖邊的紅船日均接受一萬人次的瞻仰——新黨員宣誓,老黨員重溫入黨誓言,也有年逾九旬的老幹部,把瞻仰紅船當作“最後一個心願”……

  尋夢追夢,滄海桑田。當中國迎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新時代,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呼喚革命精神。

  闖關奪隘,山水迢迢。當中華民族踏上實現偉大復興的新徵程,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不懈奮鬥。

  “時代是出卷人,我們是答卷人,人民是閱卷人。”趕考路上,新時代的中國共産黨人風華正茂、豪情滿懷。(記者:吳晶、姜瀟、榮啟涵、王卓倫、張曉松、謝良、周文林、陳煒偉、朱基釵)

編輯: 寶厷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