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一高三女生找兼職被帶至整形醫院手術無緣高考

來源:中青在線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6-10 10:36

中青在線福州6月9日電(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林智仁)本想提前找尋一份高考結束後的兼職工作,沒想到卻被帶往整形美容醫院進行隆胸手術,還因此錯過了今年的高考。這是福建平潭高三女生19歲的陳婷婷(化名)的遭遇。

據陳婷婷父親介紹説,因臨近高考,學校放了溫書假。6月1日,女兒提出要前往福州市區找朋友聚會放松下心情。在隨後幾天,父女倆也通過電話和微信保持聯係。

6月5日上午,小陳父親突然聯係不上女兒了,就在心急如焚之際,他接到女兒表姐的電話,對方稱,小陳打電話説自己被騙了,目前在福州一家整形醫院裏,還未完全恢復。

放下電話後,小陳父親立馬趕到整形醫院,見到女兒躺在病床上,狀態處于半睡半醒之間,看上去十分虛弱,並從她口中了解到了事情的緣由。

原來,作為藝術類考生的小陳幾個月前在參加完專業考試後,想在網絡上找個可以在高考後兼職的工作。她和一個在KTV俱樂部工作的男子相識,對方告訴她,可以提供模特崗位,月薪過萬。但該崗位“對外形和身材要求較高。”

小陳告訴父親,之後的時間裏,她和該男子一直保持聯係。自己來到福州後,該男子就在6月2日將小陳帶到福州格萊美整形美容醫院,選擇了植入假體的隆胸整形業務,手術費用3.5萬元。

在了解到手術費用後,小陳表示自己並沒有這麼多錢。但醫院方面告訴她,只要年齡達到成年人的條件,而且此前沒有徵信問題的話,可以通過分期貸款的形式支付手術醫藥費。很快,一位自稱是貸款業務員的人就來到了醫院,聲稱只需要她的身份證就可以幫她辦理美容貸。

涉世未深的小陳一下懵了,連誰通知的業務員、貸款的利息和還款方式等要求都沒來得及了解清楚就同意了,並于6月3日進行了手術。

由于尚處手術恢復期,時不時會陷入昏睡的小陳也就無緣于7日和8日舉行的高考。

根據小陳家屬提供的“即有分期”美容貸“申請表”上的信息,記者看到,小陳貸款3.5萬元,零首付,分24期,月供2001元,從7月2日開始還款。也就意味著小陳總計要還款接近5萬元。

記者注意到,在這張申請表上,小陳的公司為“璞利會俱樂部”,部門為模特,月收入3萬,入職時間為2017年,工作1年。申請表上除了小陳父母的聯係方式外,同事一欄寫著該男子的電話。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多次嘗試撥打該男子的手機號碼,但截至記者發稿時並未聯係上。

“本身整形就是個私密的事情,出于尊重對方隱私的角度,我們不會過多去問對方的身份問題。”福州格萊美整形美容醫院一位工作人員表示,他們並不知道小陳為即將參加高考的高三學生。至于醫院和分期貸款公司有何聯係、是誰通知的貸款業務員等問題,對方則表示並不清楚狀況。

但小陳父親對此提出了質疑,他認為“隆胸手術是全麻手術,女兒的這次手術,家人完全不知情,萬一出現了意外誰該負責?”他還認為,女兒在手術前有提供身份證,醫院工作人員如果真正負責任,看到這個年齡就會意識到這是個即將參加高考的學生,也能避免當下這樣的情況發生。

據了解,目前,小陳父親已向警方報案,警方也已介入調查處理。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福建一高三女生找兼職被帶至整形醫院手術無緣高考

中青在線  作者:  2018-06-10

中青在線福州6月9日電(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林智仁)本想提前找尋一份高考結束後的兼職工作,沒想到卻被帶往整形美容醫院進行隆胸手術,還因此錯過了今年的高考。這是福建平潭高三女生19歲的陳婷婷(化名)的遭遇。

據陳婷婷父親介紹説,因臨近高考,學校放了溫書假。6月1日,女兒提出要前往福州市區找朋友聚會放松下心情。在隨後幾天,父女倆也通過電話和微信保持聯係。

6月5日上午,小陳父親突然聯係不上女兒了,就在心急如焚之際,他接到女兒表姐的電話,對方稱,小陳打電話説自己被騙了,目前在福州一家整形醫院裏,還未完全恢復。

放下電話後,小陳父親立馬趕到整形醫院,見到女兒躺在病床上,狀態處于半睡半醒之間,看上去十分虛弱,並從她口中了解到了事情的緣由。

原來,作為藝術類考生的小陳幾個月前在參加完專業考試後,想在網絡上找個可以在高考後兼職的工作。她和一個在KTV俱樂部工作的男子相識,對方告訴她,可以提供模特崗位,月薪過萬。但該崗位“對外形和身材要求較高。”

小陳告訴父親,之後的時間裏,她和該男子一直保持聯係。自己來到福州後,該男子就在6月2日將小陳帶到福州格萊美整形美容醫院,選擇了植入假體的隆胸整形業務,手術費用3.5萬元。

在了解到手術費用後,小陳表示自己並沒有這麼多錢。但醫院方面告訴她,只要年齡達到成年人的條件,而且此前沒有徵信問題的話,可以通過分期貸款的形式支付手術醫藥費。很快,一位自稱是貸款業務員的人就來到了醫院,聲稱只需要她的身份證就可以幫她辦理美容貸。

涉世未深的小陳一下懵了,連誰通知的業務員、貸款的利息和還款方式等要求都沒來得及了解清楚就同意了,並于6月3日進行了手術。

由于尚處手術恢復期,時不時會陷入昏睡的小陳也就無緣于7日和8日舉行的高考。

根據小陳家屬提供的“即有分期”美容貸“申請表”上的信息,記者看到,小陳貸款3.5萬元,零首付,分24期,月供2001元,從7月2日開始還款。也就意味著小陳總計要還款接近5萬元。

記者注意到,在這張申請表上,小陳的公司為“璞利會俱樂部”,部門為模特,月收入3萬,入職時間為2017年,工作1年。申請表上除了小陳父母的聯係方式外,同事一欄寫著該男子的電話。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多次嘗試撥打該男子的手機號碼,但截至記者發稿時並未聯係上。

“本身整形就是個私密的事情,出于尊重對方隱私的角度,我們不會過多去問對方的身份問題。”福州格萊美整形美容醫院一位工作人員表示,他們並不知道小陳為即將參加高考的高三學生。至于醫院和分期貸款公司有何聯係、是誰通知的貸款業務員等問題,對方則表示並不清楚狀況。

但小陳父親對此提出了質疑,他認為“隆胸手術是全麻手術,女兒的這次手術,家人完全不知情,萬一出現了意外誰該負責?”他還認為,女兒在手術前有提供身份證,醫院工作人員如果真正負責任,看到這個年齡就會意識到這是個即將參加高考的學生,也能避免當下這樣的情況發生。

據了解,目前,小陳父親已向警方報案,警方也已介入調查處理。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