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成年人是這樣管教熊孩子的

來源:金羊網 作者:蔣豐 發表時間:2018-04-16 12:12

□蔣 豐

最近,中國有一個熱門的話題——熊孩子(形容調皮的孩子,歲數小不懂事,並且沒有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熊孩子所到之處,遍地狼藉。更可怕的是,熊孩子不僅僅是在家裏造反,公共場合也少不了他們的蹤跡。每當有人試圖要幫熊孩子的父母管教他們一番,就有一句耳熟能詳的話語出現:“他還是個孩子啊!”換言之,就是不要多管閒事。

日本有沒有鬧人的孩子,有,但是比較少見。這跟家長注重家庭教育、禮儀教育以及孩子能耳濡目染地在一個禮儀社會里長大,有著不可脫離的關係。除此之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日本人認為,兒童的禮儀教育是一個社會裏所有大人的責任,而不僅是孩子家長的責任。

日本某雜誌曾經對422名讀者進行過一項問卷調查:在別人家孩子違反禮儀規矩的時候,其他大人應該批評糾正嗎?問卷調查的結果顯示,86.5%的人認為“應該批評糾正”;在回答真正批評過別人家孩子的人,比例為72.3%。這兩個數字已經顯示,日本的大人認為其他人可以合理地教訓自己的孩子,而自己在看到不合適的行為時也會提醒或者批評別人家的孩子。

傳達社會規則,教導養育孩子,不僅僅是孩子的親生父母肩上的責任,更是每一個大人的責任。只要達成了這個“共識”,在管教孩子方面的糾紛就會大大減少。

當然,“教訓”熊孩子並不是指可以任意拳打腳踢、惡言相向。比如,在公園裏見到小孩爬樹,不是直接拽下來,對他大吼“這麼危險,小心摔死你個兔崽子”,謾罵會讓人産生逆反心理。相反,應當陳述清楚利害關係,對其説“爬樹很危險,快下來”,這種大人固有的威嚴加上能夠讓孩子明白的語言,這是為他著想的言辭,就能夠起到良好的教育效果。

其次,是家庭教育的“細緻化”。一個孩子從小到大要學習的禮貌數不勝數,有的也許是言傳,有的是身教。僅僅是拿雨傘這件小事,也會有許多條條框框:不能打橫拿著雨傘走路,拿著雨傘的時候不能一邊甩一邊走路,上電車或者公交車前要把雨傘折好。

在飯桌上的禮貌也有不少:在餐廳吃飯不可以任意到處走,不可以大聲吵鬧,給別桌的客人添麻煩;在朋友家吃飯,必須要用“公用筷子”把菜夾到自己碗裏,不能直接用自己的筷子夾;儘量把自己碗裏的食物都吃乾淨,不拿超過自己食量的食物。

上面説的事看起來是非常小的事情,卻是非常基礎卻又重要的禮儀行為,每個人都做到就能避免給他人造成麻煩或傷害。

孩子的禮儀也體現了家長的素質。日本社會有這樣的説法,有禮貌的父母,就會有懂禮貌的孩子,看到孩子也就知道父母是怎樣的人。因此,日本父母都注重禮儀教育,家長也不會以“他還是個孩子”就放鬆在禮儀方面的要求。相反,正因為還是孩子,才要認真地遵守規矩和禮貌,否則長大了自然會在社會上吃更多的虧,也會有人替自己更狠地教訓他們。

曾經不止一次在電車上看到年輕女性帶著尚在襁褓的嬰兒,一旦嬰兒啼哭而哄不住,她就會在下一站帶著孩子下車,等到哄好了再上下一趟車。不論剛出生不久的還是已經四五歲的小朋友,媽媽都是一樣的做法:不哭了再上車。

沒有天生的乖小孩,也沒有天生的熊孩子,父母的慣縱會讓小朋友有恃無恐,在惹是生非的時候不加以制止,就等於認同他們的胡鬧。如果要“撲滅”熊孩子現象,恐怕首先要有社會的“認同”:禮儀教育非常有必要,且禮儀教育的重擔不是僅限于家長,更是社會中所有人的共同責任。

編輯:邱邱
數字報

日本成年人是這樣管教熊孩子的

金羊網  作者:蔣豐  2018-04-16

□蔣 豐

最近,中國有一個熱門的話題——熊孩子(形容調皮的孩子,歲數小不懂事,並且沒有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熊孩子所到之處,遍地狼藉。更可怕的是,熊孩子不僅僅是在家裏造反,公共場合也少不了他們的蹤跡。每當有人試圖要幫熊孩子的父母管教他們一番,就有一句耳熟能詳的話語出現:“他還是個孩子啊!”換言之,就是不要多管閒事。

日本有沒有鬧人的孩子,有,但是比較少見。這跟家長注重家庭教育、禮儀教育以及孩子能耳濡目染地在一個禮儀社會里長大,有著不可脫離的關係。除此之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日本人認為,兒童的禮儀教育是一個社會裏所有大人的責任,而不僅是孩子家長的責任。

日本某雜誌曾經對422名讀者進行過一項問卷調查:在別人家孩子違反禮儀規矩的時候,其他大人應該批評糾正嗎?問卷調查的結果顯示,86.5%的人認為“應該批評糾正”;在回答真正批評過別人家孩子的人,比例為72.3%。這兩個數字已經顯示,日本的大人認為其他人可以合理地教訓自己的孩子,而自己在看到不合適的行為時也會提醒或者批評別人家的孩子。

傳達社會規則,教導養育孩子,不僅僅是孩子的親生父母肩上的責任,更是每一個大人的責任。只要達成了這個“共識”,在管教孩子方面的糾紛就會大大減少。

當然,“教訓”熊孩子並不是指可以任意拳打腳踢、惡言相向。比如,在公園裏見到小孩爬樹,不是直接拽下來,對他大吼“這麼危險,小心摔死你個兔崽子”,謾罵會讓人産生逆反心理。相反,應當陳述清楚利害關係,對其説“爬樹很危險,快下來”,這種大人固有的威嚴加上能夠讓孩子明白的語言,這是為他著想的言辭,就能夠起到良好的教育效果。

其次,是家庭教育的“細緻化”。一個孩子從小到大要學習的禮貌數不勝數,有的也許是言傳,有的是身教。僅僅是拿雨傘這件小事,也會有許多條條框框:不能打橫拿著雨傘走路,拿著雨傘的時候不能一邊甩一邊走路,上電車或者公交車前要把雨傘折好。

在飯桌上的禮貌也有不少:在餐廳吃飯不可以任意到處走,不可以大聲吵鬧,給別桌的客人添麻煩;在朋友家吃飯,必須要用“公用筷子”把菜夾到自己碗裏,不能直接用自己的筷子夾;儘量把自己碗裏的食物都吃乾淨,不拿超過自己食量的食物。

上面説的事看起來是非常小的事情,卻是非常基礎卻又重要的禮儀行為,每個人都做到就能避免給他人造成麻煩或傷害。

孩子的禮儀也體現了家長的素質。日本社會有這樣的説法,有禮貌的父母,就會有懂禮貌的孩子,看到孩子也就知道父母是怎樣的人。因此,日本父母都注重禮儀教育,家長也不會以“他還是個孩子”就放鬆在禮儀方面的要求。相反,正因為還是孩子,才要認真地遵守規矩和禮貌,否則長大了自然會在社會上吃更多的虧,也會有人替自己更狠地教訓他們。

曾經不止一次在電車上看到年輕女性帶著尚在襁褓的嬰兒,一旦嬰兒啼哭而哄不住,她就會在下一站帶著孩子下車,等到哄好了再上下一趟車。不論剛出生不久的還是已經四五歲的小朋友,媽媽都是一樣的做法:不哭了再上車。

沒有天生的乖小孩,也沒有天生的熊孩子,父母的慣縱會讓小朋友有恃無恐,在惹是生非的時候不加以制止,就等於認同他們的胡鬧。如果要“撲滅”熊孩子現象,恐怕首先要有社會的“認同”:禮儀教育非常有必要,且禮儀教育的重擔不是僅限于家長,更是社會中所有人的共同責任。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