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府墻頭畫 畫中有故事

來源:廣州日報 作者:肖桂來 發表時間:2018-03-13 09:39

  番禺區神農古廟內墻上畫滿了壁畫,由於疏于保護,壁畫已漸漸褪色。

  三善村鰲山古廟正門上的壁畫。

  三善村鰲山古廟內潮音閣門上的壁畫。

  番禺區三善村鰲山古廟,一幅壁畫被侵蝕掉近一半的面積。

在廣州眾多祠堂、廟宇、傳統建築中,至今仍保存上萬幅廣府壁畫,展現了當時廣府民間文化生態和傳統文化形態,成為一幅幅“活歷史”。廣府壁畫都畫了些什麼?有怎樣的演變歷史?近日,記者來到一些古祠堂尋訪廣府古壁畫,為大家近距離揭秘壁畫背後的故事。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肖桂來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蘇俊傑

實習生林澤君

統籌、策劃/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嵇沈玲

廣東省文物保護專家委員會委員、資深文博專家黃利平從2007年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起開始關注廣府壁畫,踏遍廣州番禺、南沙、花都等地尋訪壁畫遺存,“據保守估計,在廣州至今保存著上1萬多幅壁畫,在全國很罕見。”黃利平説。

據介紹,在廣州能看到的廣府壁畫多為晚清壁畫。“大都是清代道光元年(1821年)之後,也就是説,現存最古老廣府壁畫已接近有200年曆史了。”

“過去,廣州人習慣稱壁畫為‘墻頭畫’。”黃利平説,這與其分佈位置有關。大多數廣府壁畫多繪製在祠堂、廟宇頭門外墻上方和內墻壁上部。傳統民居建築上的壁畫則多在頭門外墻上方。當時畫師在畫壁畫前,會先在青磚上涂制一層約1釐米左右厚的白石灰,然後直接在白石灰麵作畫,故又被稱為“泥水畫”。

黃利平走訪發現,廣州現存許多清代道光時期以後的壁畫,畫面完整、顏色鮮艷、款識清晰。“壁畫僅在山西、陜西等省有少量發現,而唯獨在傳統的廣府文化地區還有眾多晚清壁畫遺存,從數量上足以躋身文物大類行列,成為中國壁畫文物中的有別於敦煌洞窟佛教壁畫、中原古墓葬貴族壁畫的傳統建築世俗壁畫群。”黃利平感嘆,不論數量和保存程度,廣東都無疑是古代壁畫文物大省。

日前,記者來到番禺區沙灣鎮,走訪了幾個祠堂和古廟。位於沙灣岐頭村的曾氏十世司馬祠,在祠堂大門上方就分佈著三幅大壁畫,其中兩幅內容清晰可辨。一幅繪製于清代咸豐六年(1856年),內容為“叱石成羊”;另一幅為“劉洞微畫龍”,同樣繪製于清代咸豐六年。

隨後,記者又來到位於沙灣鎮三善村的鰲山古廟群。廟群後面是萬綠叢生的鰲山,是一組別具特色的古廟群,建築嚴整,外觀氣派宏麗。古廟群始建於明朝,據廟內石碑刻字記載,清朝道光、光緒年間曾有兩次重修。古廟群建築中,神農古廟保存了數量最多的廣府壁畫,大小一共有38幅,題材有歷史典故、山水花鳥等,墻內墻外都是連片壁畫,置身其中,猶如置身小型壁畫博物館,蔚為壯觀。

廣府壁畫都畫啥?

寓吉祥意義的靜物畫:如象徵平安、多子、福壽的花瓶、葡萄、蝙蝠等靜物、動物畫。

山水、花鳥等風景畫:這兩類主要是裝飾畫,多繪製在建築後堂內沿房頂的山墻頭。體現了民間審美和祈求吉利的內涵和意趣。

歷史典故畫:即以歷史上的人物或傳説故事為內容的畫。

詩詞歌賦書法題材。

“在祠堂和古廟上,歷史典故畫最多,如西漢‘伏生傳經’‘蘇武牧羊’;魏晉時期的‘嵇琴阮嘯’‘白鵝換字’;唐代‘李邕鑒真跡’;北宋‘四相簪花’‘米芾換畫’等等,多繪製在建築頭門裏外和過廳裏的墻上部等顯著之處。”黃利平表示,這些故事在中華民族文化傳承中有著特殊重要的地位,延續了自漢代以來中國壁畫“成教化,助人倫”的傳統。

此外,山水、花鳥畫題材壁畫與傳統繪畫是一樣的,但是上面多保存了一些題跋、題款,書法題材壁畫大量記載了當時流傳于廣府民間社會的詩詞作品。

黃利平研究發現,從繪畫技巧上來講,現存廣府壁畫花鳥畫講究用筆清麗、纖細,層次分明,線條圓潤流暢;在人物的刻畫上,從形象神態、服飾衣冠上講究細緻入微;畫面人物安排聚散有致,前後呼應。在歷史典故畫上多有題跋,以白話敘述該典故的全貌,使畫作易於被廣大文化程度不高的鄉親所理解和認可。

焦點:祠堂壁畫為何不畫祖先?

黃利平表示,廣府壁畫不同於古代中原地區的壁畫,它的內容往往與建築性質無關:如天后廟、康公廟畫的不是天后神像和康公事跡,而是諸如李白“夜宴桃李園”,杜甫“醉中八仙”等內容。宗祠墻頭畫的內容也不是本宗族的顯赫歷史,如有王羲之“白鵝換字”、田氏三兄弟“三田和合”等歷史經典故事的壁畫往往出現陳、何、張、黃等姓氏的宗祠上。

黃利平説,廣府傳統建築壁畫是建築主人的身份標誌,是他們標榜自己傳承傳統文化的方式。故壁畫的內容,自然是要能顯示其“正統身份”的內容。

此外,壁畫的題材選擇,也反映出當時大眾草根階層的審美趣味。廣府壁畫衝破文人雅士的書房,陳設在大庭廣眾面前,當時基層大眾的美學基礎,多是靠觀賞壁畫而獲得。“今天我們通過廣府壁畫可以知道,在當時,哪些詩詞歌賦婦孺皆知,什麼樣的國學故事流傳最廣。”在黃利平看來,壁畫猶如一本“會説話的民間史書”。

脈絡:明清時期壁畫在廣府地區找到擁躉

壁畫在中國起源很早,秦漢以前已有壁畫流傳。到隋唐時這種藝術發展到頂峰,甘肅敦煌壁畫和中原魏晉到隋唐墓室壁畫至今仍為國寶。

黃利平説:“現在我們看到的在中國繪畫史有著輝煌地位的唐代大畫家吳道子、閻立本等人,準確來説,他們都是畫壁畫的”。當時,吳道子在長安城畫壁畫,長安人紛紛出去看,他繪的壁畫也被記載下來流傳至今。

到了宋代,由於宣紙出現,宣紙畫(即國畫)興起,壁畫的社會地位就開始急劇下降,逐漸淪為建築藝術的一部分。據黃利平介紹,壁畫藝術在中國民間找到了擁躉,特別是清代、民國時期,壁畫在廣府地區展現出了強大的生命力。

黃利平告訴記者,壁畫家雖多數是身處社會底層的畫匠,就整體而言,他們的繪畫是程式化、機械化的臨摹,但其中也不乏技藝高超、享有盛譽的大師,如道光時的杜伯洲,同治、光緒時楊瑞石、黎浦生等。這些藝術家在當時社會上已經有相當大的影響,常被一些有實力的祠堂請去作畫。

黃利平説,正是有了這些保存良好的廣府壁畫,我們才能通過它們看到當時廣府地區民間社會及底層大眾的生活趣味。

保護:可以整體截墻 移到展廳展示

“現在不少古建築修繕中,將廣府壁畫一鏟了之,讓很多人誤以為廣府傳統建築就是‘清水墻’。”黃利平表示,廣府傳統建築壁畫是中國歷史壁畫文物古跡中的一部分,在嶺南文化中佔有不可或缺的地位,具有重要的歷史和藝術價值。

“由於其對墻壁天然的依賴性,比起木雕、灰塑等建築構件,壁畫因無法收藏故難以保存,更難以承受歲月流逝和滄桑巨變,建築一旦翻修、墻壁重起,與墻壁不可分割的壁畫就只有灰飛煙滅,消失于無形。”黃利平説,隨著時間的推移,眾多清代建築在維修後其他建築部件還能夠保存,但壁畫則往往隨著墻壁重建而蕩然無存或重新繪製。

如果一棟繪有廣府壁畫的古建築墻壁損壞了要維修,該怎麼辦?

黃利平建議,按照文物保護法的原則,能不動的儘量不動。如業主有需要,可另製作一塊挂在上面,以保護壁畫原作。在原墻壁實在不能保存,需要拆除的特殊情況下,可將這堵墻壁連同壁畫整體截取,移動到展廳中,在“恒溫恒濕”的環境中展示。

“現在磚雕、灰塑都有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可廣府壁畫沒有傳承人,因此廣府壁畫維修還面臨很多困難。”黃利平説。對此,黃利平呼籲廣州文物保護部門儘快完善壁畫保護專項制度、增加專項經費投入、提高保護技術,從多方面加強對廣府壁畫的保護。“建議在廣府傳統建築基礎普查材料、申報維修材料上,單列出壁畫一項,並規定具體維修、驗收程式,給予專項經費安排。”此外,黃利平還呼籲學界加大對於廣府壁畫的研究。

編輯:棟
數字報

廣府墻頭畫 畫中有故事

廣州日報  作者:肖桂來  2018-03-13

  番禺區神農古廟內墻上畫滿了壁畫,由於疏于保護,壁畫已漸漸褪色。

  三善村鰲山古廟正門上的壁畫。

  三善村鰲山古廟內潮音閣門上的壁畫。

  番禺區三善村鰲山古廟,一幅壁畫被侵蝕掉近一半的面積。

在廣州眾多祠堂、廟宇、傳統建築中,至今仍保存上萬幅廣府壁畫,展現了當時廣府民間文化生態和傳統文化形態,成為一幅幅“活歷史”。廣府壁畫都畫了些什麼?有怎樣的演變歷史?近日,記者來到一些古祠堂尋訪廣府古壁畫,為大家近距離揭秘壁畫背後的故事。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肖桂來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蘇俊傑

實習生林澤君

統籌、策劃/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嵇沈玲

廣東省文物保護專家委員會委員、資深文博專家黃利平從2007年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起開始關注廣府壁畫,踏遍廣州番禺、南沙、花都等地尋訪壁畫遺存,“據保守估計,在廣州至今保存著上1萬多幅壁畫,在全國很罕見。”黃利平説。

據介紹,在廣州能看到的廣府壁畫多為晚清壁畫。“大都是清代道光元年(1821年)之後,也就是説,現存最古老廣府壁畫已接近有200年曆史了。”

“過去,廣州人習慣稱壁畫為‘墻頭畫’。”黃利平説,這與其分佈位置有關。大多數廣府壁畫多繪製在祠堂、廟宇頭門外墻上方和內墻壁上部。傳統民居建築上的壁畫則多在頭門外墻上方。當時畫師在畫壁畫前,會先在青磚上涂制一層約1釐米左右厚的白石灰,然後直接在白石灰麵作畫,故又被稱為“泥水畫”。

黃利平走訪發現,廣州現存許多清代道光時期以後的壁畫,畫面完整、顏色鮮艷、款識清晰。“壁畫僅在山西、陜西等省有少量發現,而唯獨在傳統的廣府文化地區還有眾多晚清壁畫遺存,從數量上足以躋身文物大類行列,成為中國壁畫文物中的有別於敦煌洞窟佛教壁畫、中原古墓葬貴族壁畫的傳統建築世俗壁畫群。”黃利平感嘆,不論數量和保存程度,廣東都無疑是古代壁畫文物大省。

日前,記者來到番禺區沙灣鎮,走訪了幾個祠堂和古廟。位於沙灣岐頭村的曾氏十世司馬祠,在祠堂大門上方就分佈著三幅大壁畫,其中兩幅內容清晰可辨。一幅繪製于清代咸豐六年(1856年),內容為“叱石成羊”;另一幅為“劉洞微畫龍”,同樣繪製于清代咸豐六年。

隨後,記者又來到位於沙灣鎮三善村的鰲山古廟群。廟群後面是萬綠叢生的鰲山,是一組別具特色的古廟群,建築嚴整,外觀氣派宏麗。古廟群始建於明朝,據廟內石碑刻字記載,清朝道光、光緒年間曾有兩次重修。古廟群建築中,神農古廟保存了數量最多的廣府壁畫,大小一共有38幅,題材有歷史典故、山水花鳥等,墻內墻外都是連片壁畫,置身其中,猶如置身小型壁畫博物館,蔚為壯觀。

廣府壁畫都畫啥?

寓吉祥意義的靜物畫:如象徵平安、多子、福壽的花瓶、葡萄、蝙蝠等靜物、動物畫。

山水、花鳥等風景畫:這兩類主要是裝飾畫,多繪製在建築後堂內沿房頂的山墻頭。體現了民間審美和祈求吉利的內涵和意趣。

歷史典故畫:即以歷史上的人物或傳説故事為內容的畫。

詩詞歌賦書法題材。

“在祠堂和古廟上,歷史典故畫最多,如西漢‘伏生傳經’‘蘇武牧羊’;魏晉時期的‘嵇琴阮嘯’‘白鵝換字’;唐代‘李邕鑒真跡’;北宋‘四相簪花’‘米芾換畫’等等,多繪製在建築頭門裏外和過廳裏的墻上部等顯著之處。”黃利平表示,這些故事在中華民族文化傳承中有著特殊重要的地位,延續了自漢代以來中國壁畫“成教化,助人倫”的傳統。

此外,山水、花鳥畫題材壁畫與傳統繪畫是一樣的,但是上面多保存了一些題跋、題款,書法題材壁畫大量記載了當時流傳于廣府民間社會的詩詞作品。

黃利平研究發現,從繪畫技巧上來講,現存廣府壁畫花鳥畫講究用筆清麗、纖細,層次分明,線條圓潤流暢;在人物的刻畫上,從形象神態、服飾衣冠上講究細緻入微;畫面人物安排聚散有致,前後呼應。在歷史典故畫上多有題跋,以白話敘述該典故的全貌,使畫作易於被廣大文化程度不高的鄉親所理解和認可。

焦點:祠堂壁畫為何不畫祖先?

黃利平表示,廣府壁畫不同於古代中原地區的壁畫,它的內容往往與建築性質無關:如天后廟、康公廟畫的不是天后神像和康公事跡,而是諸如李白“夜宴桃李園”,杜甫“醉中八仙”等內容。宗祠墻頭畫的內容也不是本宗族的顯赫歷史,如有王羲之“白鵝換字”、田氏三兄弟“三田和合”等歷史經典故事的壁畫往往出現陳、何、張、黃等姓氏的宗祠上。

黃利平説,廣府傳統建築壁畫是建築主人的身份標誌,是他們標榜自己傳承傳統文化的方式。故壁畫的內容,自然是要能顯示其“正統身份”的內容。

此外,壁畫的題材選擇,也反映出當時大眾草根階層的審美趣味。廣府壁畫衝破文人雅士的書房,陳設在大庭廣眾面前,當時基層大眾的美學基礎,多是靠觀賞壁畫而獲得。“今天我們通過廣府壁畫可以知道,在當時,哪些詩詞歌賦婦孺皆知,什麼樣的國學故事流傳最廣。”在黃利平看來,壁畫猶如一本“會説話的民間史書”。

脈絡:明清時期壁畫在廣府地區找到擁躉

壁畫在中國起源很早,秦漢以前已有壁畫流傳。到隋唐時這種藝術發展到頂峰,甘肅敦煌壁畫和中原魏晉到隋唐墓室壁畫至今仍為國寶。

黃利平説:“現在我們看到的在中國繪畫史有著輝煌地位的唐代大畫家吳道子、閻立本等人,準確來説,他們都是畫壁畫的”。當時,吳道子在長安城畫壁畫,長安人紛紛出去看,他繪的壁畫也被記載下來流傳至今。

到了宋代,由於宣紙出現,宣紙畫(即國畫)興起,壁畫的社會地位就開始急劇下降,逐漸淪為建築藝術的一部分。據黃利平介紹,壁畫藝術在中國民間找到了擁躉,特別是清代、民國時期,壁畫在廣府地區展現出了強大的生命力。

黃利平告訴記者,壁畫家雖多數是身處社會底層的畫匠,就整體而言,他們的繪畫是程式化、機械化的臨摹,但其中也不乏技藝高超、享有盛譽的大師,如道光時的杜伯洲,同治、光緒時楊瑞石、黎浦生等。這些藝術家在當時社會上已經有相當大的影響,常被一些有實力的祠堂請去作畫。

黃利平説,正是有了這些保存良好的廣府壁畫,我們才能通過它們看到當時廣府地區民間社會及底層大眾的生活趣味。

保護:可以整體截墻 移到展廳展示

“現在不少古建築修繕中,將廣府壁畫一鏟了之,讓很多人誤以為廣府傳統建築就是‘清水墻’。”黃利平表示,廣府傳統建築壁畫是中國歷史壁畫文物古跡中的一部分,在嶺南文化中佔有不可或缺的地位,具有重要的歷史和藝術價值。

“由於其對墻壁天然的依賴性,比起木雕、灰塑等建築構件,壁畫因無法收藏故難以保存,更難以承受歲月流逝和滄桑巨變,建築一旦翻修、墻壁重起,與墻壁不可分割的壁畫就只有灰飛煙滅,消失于無形。”黃利平説,隨著時間的推移,眾多清代建築在維修後其他建築部件還能夠保存,但壁畫則往往隨著墻壁重建而蕩然無存或重新繪製。

如果一棟繪有廣府壁畫的古建築墻壁損壞了要維修,該怎麼辦?

黃利平建議,按照文物保護法的原則,能不動的儘量不動。如業主有需要,可另製作一塊挂在上面,以保護壁畫原作。在原墻壁實在不能保存,需要拆除的特殊情況下,可將這堵墻壁連同壁畫整體截取,移動到展廳中,在“恒溫恒濕”的環境中展示。

“現在磚雕、灰塑都有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可廣府壁畫沒有傳承人,因此廣府壁畫維修還面臨很多困難。”黃利平説。對此,黃利平呼籲廣州文物保護部門儘快完善壁畫保護專項制度、增加專項經費投入、提高保護技術,從多方面加強對廣府壁畫的保護。“建議在廣府傳統建築基礎普查材料、申報維修材料上,單列出壁畫一項,並規定具體維修、驗收程式,給予專項經費安排。”此外,黃利平還呼籲學界加大對於廣府壁畫的研究。

編輯:棟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