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冠之後,廣東宏遠主帥杜鋒分享他的執教故事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5-07 09:45

  ■2004年3月3日,在2003-2004賽季CBA總決賽中,廣東宏遠隊在客場以98:84戰勝八一隊,奪得冠軍。杜鋒(左)與李楠爭搶籃板球。新華社發

  ■杜鋒笑説,執教這幾年來白頭發越來越多。新華社發

  ■奪冠後,杜鋒(右)與親友擁抱。 新華社發

  ■2018年8月15日,中國男籃藍隊主教練杜鋒 (中)率隊參加斯坦科維奇杯洲際籃球賽。  新華社發

  ■2019年2月,廣東隊球員比斯利(右)在球隊即將獲勝時露出笑容。 新華社發

  比斯利容易鬧性子?不,他很敬業  每個人見面都問:“今年冠軍沒問題吧?”

  廣東宏遠奪冠後的第三天,主帥杜鋒坐在球隊的戰術室內,與媒體記者們暢談。窗外雨聲淅瀝,卸下壓力的杜鋒拋出一個接一個的故事,沉甸甸的總冠軍獎杯背後,飽含著著太多的辛酸和不易……

  ■專題策劃:王會進

  ■專題採寫:高京

  A 這個賽季給自己打100分

  背景:時隔6年,廣東隊再次捧起總冠軍獎杯,這是隊史上的第9個總冠軍。杜鋒從中國男籃藍隊帥位卸任後,率廣東隊在聯賽登頂,他給自己在這個賽季的表現打100分。

  我從球員到教練員再到主教練,這個過程中都是很努力地去工作。但不是説努力了就能達到好的效果,在過程中有很大的困難,也有很多不可預知的因素。

  我剛開始打球時,全國球迷只知道八一隊是冠軍,沒人把廣東宏遠隊當做總冠軍爭奪者,而當我們拿到8個冠軍後,球迷認為廣東隊必須拿總冠軍。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背負很大的壓力,我這個當主帥的也是一樣。

  我不喜歡給自己打分。從事這個行業,其實不需要太在意外界的評論,自己認可自己就夠了。因為不可能讓每個人都滿意,對得起職業精神就夠了,所以説(一定要打分的話),我給自己打100分。

  我剛接手球隊的時候,球員是朱芳雨、王仕鵬、易建聯這樣的隊員,我突然變成了主帥,要做他們的教練,壓力很大,説每句話的時候,要想很多遍是否説到點子上,是否讓別人信服。

  我從國家隊回來後,隊裏出現了9個新人,那時候我懷疑這隊能否進入前四,包括孟鐸這樣的老隊員也沒在我的防守體係裏磨合過,訓練的前幾天我差點崩潰了。因為材料就是這樣,現有的菜只能做抓飯,不能做成大盤雞。但我也要努力去和每個球員溝通,去做好。

  很多朋友説,這支宏遠隊誰帶都能拿冠軍——當然,這是開玩笑的話。這幫球員與去年相比實力和厚度還是少了。尤納斯帶隊時,很遺憾在半決賽輸給遼寧;今年的替補球員與新疆相比厚度是不夠的,很多球員都沒有經歷過總決賽。

  所以,與他們談心溝通是很重要的,對于年輕球員,可以多給時間,但年輕球員也要回報球隊,要先做好第一件事情,再做好第二件事情。我覺得所有球員都有上場的機會,這在我們打球的那時候不可想象。他們遇到我這樣的教練,很幸運。

  其實球隊的新人很幸運,有幸與最優秀的阿聯、周鵬以及正在進步的任駿飛一起打球。年輕球員上來就打總決賽,肯定非常緊張,我看到徐傑喉結一直在動,那就是緊張的表現。上場後他很快恢復平常心——這是優秀球員的潛質。

  很多離開球隊的球員,他們更懷念我,想我。之前我對他們苛刻的要求,是對他們好。這在他們離開後才知道。

  除了新人之外,我們對于外援的要求也很嚴。每次訓練,外援都沒有特殊待遇,不能淩駕于集體之上,必須融入到團隊中。如果外援做錯了,我要讓他當著全隊的面承認錯誤,我們隊中的外援都做得非常好。

  這幾年來,我的白頭發越來越多,原來想學周星馳,都給漂白算了。後來想想,還是算了吧,自然白吧。

  B 用雙小外援,別的球隊也效倣

  背景:在聯賽中起用雙小外援,杜鋒算是開了先河,但這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他一人知道。

  我當主帥的第二年,在半決賽遇到北京,因為球隊在常規賽有過26連勝,陣容也很穩定,但我後來被迫將丹尼爾斯換掉,因為外界説他數據不夠華麗,但其實他有身高、投籃,還會分享球。隨後我們起用了阿德裏安,但他只能搶籃板。

  無奈之下,我起用兩個小外援穆迪埃和拜納姆組合,效果不錯,但到了客場拜納姆受傷了,我們在單外援的情況下被馬布裏絕殺。

  從那之後,我一直在考慮使用雙小外援。等戈爾加入我的團隊後,他也支持我的決定。但事情想容易,真正做起來很困難,我遇到了來自方方面面的壓力,大家會問內線怎麼辦?誰搶籃板?誰去防守?打破傳統不容易。如果失敗,我就是千古罪人。

  去年從國家隊回來後,我們一直在討論外援的問題,這個過程中選擇了莫裏斯,但他季前賽受傷了。當時所有人都給我推薦內線外援,但我選擇找了個小外援。這是非常好的時間,非常好的機會,去改變。

  其實,威姆斯這名球員我一直在觀察他,德萊尼來之前,我也看過他的歐冠比賽。當時打季前賽,我和朱芳雨説:“就要威姆斯,你去對接吧。”後來他順利加入了球隊,開啟了聯賽的快速旋風。

  當然要想打小球,也要讓投資人同意,這個不容易。在溝通過程中,我要把很多問題都想到,最後效果是不錯的,也得到了大家的支持。隨後我們看到山西、深圳、廣州等球隊都相繼效倣使用兩名小外援,包括浙江隊,這可以説得到了同行的認可,這是一種欣慰的事情。觀念得到認可,別人去效倣,是一種不同的心境。

  C 三個外援都簽了 再不奪冠就是開玩笑

  背景:常規賽即將結束時,廣東隊裁掉德萊尼,簽下了馬尚·布魯克斯和比斯利兩名強援,強大的外援陣容,使得球隊實力得到巨大提升。

  當時我們在新疆打客場比賽,突然一條新聞跳了出來,説馬尚·布魯克斯被裁了。我馬上在酒店召集教練組説要換人,德萊尼換馬尚。他們問我為什麼?我講了想法,大家也都同意了。不是德萊尼不好,但我需要在體係中,能按照我的意圖去執行的那種人選。

  我和朱芳雨説了,也和老板去匯報了,大家是支持的。當時還有其他俱樂部想引入馬尚,在這個過程中很多事情一直在拖,進展比較緩慢。

  也就是在那個時間,比斯利也被裁了。當年在山東,我考慮過比斯利,但擔心他的情緒和狀態不好控制,所以當時沒找他。我也曾和丁彥雨航、李靖宇打聽過比斯利的情況。他的特點明顯,2-5號位都可以客串,對我的體係也適合。當時馬尚談不下來,我又和朱芳雨説,要趕快聯係比斯利。因為去年NBA夏季聯賽的時候,我問他要不要來廣東隊,他回復説如果來中國,第一選擇就是廣東隊。

  就在換外援那個時間點,我就給比斯利三天時間,如果行就簽,不行就算了。但沒想到很快就簽了。這個過程中,馬尚表示也很想來,我和海哥(廣東宏遠籃球俱樂部投資人陳海濤)説,“比斯利來了就OK,很感謝海哥”。沒想到老板特別支持,把馬尚也簽了。作為教練員來説,有很多牌打很幸福,但把三個外援都叫回來,壓力也更大——如果拿不了冠軍,那就是開玩笑。

  三名外援都來到這裏後,到底用誰打?比斯利來打得不錯,客場打吉林表現相當出色。當時我和教練組商量,怎麼試試這三個人,我説想看看比斯利與馬尚的組合。那時我和威姆斯説,季後賽肯定給你打,但我要看看比斯利與馬尚的配合。威姆斯還問我是不是確定不食言?我説你要相信我。

  比賽中,馬尚與比斯利都需要大量球權,再加上三個國內球員,磨合起來很困難,最後我又把威姆斯調回來,定了他與馬尚。其實馬尚也好,比斯利也好,他們在季後賽都是可以的,但我不想在季後賽開始就換人,希望留著換人名額。

  還有,因為易建聯受傷的時候腳腫得厲害,打了4針封閉,我曾考慮用比斯利與威姆斯上,但是最後一場球比斯利發燒了,身體出現問題,休息了一周多。我和比斯利説,要做好準備,球隊需要你。

  這次溝通是不錯的,我沒想到一起共事後,比斯利能每天都保持不遲到,保持好的競技狀態,在場邊加油吶喊,在訓練中玩命對抗。我聽説亞當斯在球隊中都不怎麼訓練,但比斯利在很努力地訓練。他跟我説他一直在準備,只要教練需要。我能想象他的心情,我感謝他,他的職業精神,讓我對他有新的認識和認可。

  下賽季,沒有大的變動的情況下,還會繼續選擇威姆斯與馬尚·布魯克斯這兩名外援。

  D 以前到新疆打客場 有人要拿磚頭打我

  背景:作為土生土長的新疆人,杜鋒帶領廣東隊在自己的家鄉捧起了總冠軍獎杯,來廣東多年,杜鋒一直牽挂著家鄉,時刻想著為家鄉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當廣東拿到第8個冠軍時,我是主帥的身份,尤納斯是執行教練,這次總冠軍在自己的家鄉拿,意義不同。今年兩個新疆教練帶領兩支CBA豪門決戰,意義也是不同。

  我帶隊到新疆比賽,遇到過噓聲,但噓聲已是很好了。我在做球員的時候,不僅僅是噓聲,還有謾罵。記得我在做準備活動時,全場同時罵一個人,還是很壯觀和震撼,但我心態好,他們喊杜鋒我都當在給我加油。

  每當我一個三分投進了,或者打進一個球,通過自己的表現,讓全場鴉雀無聲的時候,那種興奮感是無法用言語表達的。我第一次在新疆比賽,有球迷要拿磚頭打我。但今年在新疆打總決賽,我很輕松地和大家打招呼,能想象到新疆人民非常愛我,這種愛太深了,就是另一種狀態。體育通過籃球、CBA,讓每個城市連接得更緊密,通過籃球,大家可以交流得更和諧,更好。

  新疆是偏遠的地方,那裏有很多孩子,他們都懷揣著自己的夢想,但他們沒有平臺和機會去實現。每年我會回去搞公益形式的訓練營,去養老院、孤兒院、母校。有一次我捐了10萬元,用于孩子們比賽經費。還有一次到喀什的村莊,我捐了20萬元,用于修路、打井。我希望更多人為家鄉建設做力所能及的事。通過自己的努力,給新疆的孩子幫助和引導,在他們追逐夢想的過程中盡微薄之力,盡自己的責任,這是非常幸運與幸福的事情。

  E 教練做好了,球隊就能拿冠軍?沒那麼簡單

  背景:先後執教中國男籃藍隊、廣東宏遠隊,杜鋒在主教練的崗位上經歷了很多,奪冠之後他談起了這個崗位上的艱辛。

  在每個人的成長過程中,都會有一個時間段認為找到了正確的方向,但只有走了才知道對不對。

  勝負和冠軍並不能定義對與錯。一個教練拿冠軍,那其他19個教練都是錯的?不是這樣。這個過程中沒有對與錯,在這個階段是不是需要這樣做,應該這樣做,只有走路的人最清楚。

  奪冠當晚,我的心情很復雜,很難去説當時的心情,自己一路走來,在教練的生涯中,遇到困難和問題,只有自己知道,別人體會不到。所以教練承載的壓力,只有自己和家人能分擔。

  作為主帥,每個人見到你,都問:“今年冠軍沒問題吧?今年你一定要拿冠軍。”但如果教練做得好就拿冠軍,那事情就簡單了。事實上,總冠軍只代表一面,是方方面面的努力的結果。我和朋友聊天,我説我要做好了就拿冠軍,帶哪個隊都拿世界冠軍和聯賽冠軍,肯定不是這麼簡單。當運動員時體會不那麼深,做教練的時候才知道其中艱辛,其中責任。

  冠軍拿到是所有人的努力和榮譽。如果冠軍拿不到,只是主教練的責任,這是不對等的。大家要理解教練崗位上的壓力,宮魯鳴教練帶中國隊打亞洲杯,拿了第五名,全國一片罵聲。第二年在長沙,拿到了冠軍,全國一片讚美,這僅僅一年時間。

  今年新疆隊中途經歷換帥,這個隊伍在不停調整,沒人想到他們能進入總決賽。淘汰遼寧之後外界都是肯定的聲音,但輸掉總決賽,又有各種批評聲音出來,這是對于教練崗位的壓力,也有很多不太理性的評價。希望朋友們從教練的角度去理解教練員的工作,每個教練員都不容易,不是沒拿到冠軍就不夠優秀,希望大家包容和理解。

  杜鋒

  ●1981年7月30日生于新疆烏魯木齊

  ●1996年,加盟廣東宏遠隊

  ●2001年,入選國家隊,徵戰兩屆奧運會

  ●2012年4月6日宣布退役,次年成為廣東隊主教練

  ●2017年4月,出任中國男籃藍隊教練

  ●2019年,當選CBA最佳教練,率廣東隊重奪總冠軍

編輯: alan
數字報
奪冠之後,廣東宏遠主帥杜鋒分享他的執教故事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  2019-05-07

  ■2004年3月3日,在2003-2004賽季CBA總決賽中,廣東宏遠隊在客場以98:84戰勝八一隊,奪得冠軍。杜鋒(左)與李楠爭搶籃板球。新華社發

  ■杜鋒笑説,執教這幾年來白頭發越來越多。新華社發

  ■奪冠後,杜鋒(右)與親友擁抱。 新華社發

  ■2018年8月15日,中國男籃藍隊主教練杜鋒 (中)率隊參加斯坦科維奇杯洲際籃球賽。  新華社發

  ■2019年2月,廣東隊球員比斯利(右)在球隊即將獲勝時露出笑容。 新華社發

  比斯利容易鬧性子?不,他很敬業  每個人見面都問:“今年冠軍沒問題吧?”

  廣東宏遠奪冠後的第三天,主帥杜鋒坐在球隊的戰術室內,與媒體記者們暢談。窗外雨聲淅瀝,卸下壓力的杜鋒拋出一個接一個的故事,沉甸甸的總冠軍獎杯背後,飽含著著太多的辛酸和不易……

  ■專題策劃:王會進

  ■專題採寫:高京

  A 這個賽季給自己打100分

  背景:時隔6年,廣東隊再次捧起總冠軍獎杯,這是隊史上的第9個總冠軍。杜鋒從中國男籃藍隊帥位卸任後,率廣東隊在聯賽登頂,他給自己在這個賽季的表現打100分。

  我從球員到教練員再到主教練,這個過程中都是很努力地去工作。但不是説努力了就能達到好的效果,在過程中有很大的困難,也有很多不可預知的因素。

  我剛開始打球時,全國球迷只知道八一隊是冠軍,沒人把廣東宏遠隊當做總冠軍爭奪者,而當我們拿到8個冠軍後,球迷認為廣東隊必須拿總冠軍。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背負很大的壓力,我這個當主帥的也是一樣。

  我不喜歡給自己打分。從事這個行業,其實不需要太在意外界的評論,自己認可自己就夠了。因為不可能讓每個人都滿意,對得起職業精神就夠了,所以説(一定要打分的話),我給自己打100分。

  我剛接手球隊的時候,球員是朱芳雨、王仕鵬、易建聯這樣的隊員,我突然變成了主帥,要做他們的教練,壓力很大,説每句話的時候,要想很多遍是否説到點子上,是否讓別人信服。

  我從國家隊回來後,隊裏出現了9個新人,那時候我懷疑這隊能否進入前四,包括孟鐸這樣的老隊員也沒在我的防守體係裏磨合過,訓練的前幾天我差點崩潰了。因為材料就是這樣,現有的菜只能做抓飯,不能做成大盤雞。但我也要努力去和每個球員溝通,去做好。

  很多朋友説,這支宏遠隊誰帶都能拿冠軍——當然,這是開玩笑的話。這幫球員與去年相比實力和厚度還是少了。尤納斯帶隊時,很遺憾在半決賽輸給遼寧;今年的替補球員與新疆相比厚度是不夠的,很多球員都沒有經歷過總決賽。

  所以,與他們談心溝通是很重要的,對于年輕球員,可以多給時間,但年輕球員也要回報球隊,要先做好第一件事情,再做好第二件事情。我覺得所有球員都有上場的機會,這在我們打球的那時候不可想象。他們遇到我這樣的教練,很幸運。

  其實球隊的新人很幸運,有幸與最優秀的阿聯、周鵬以及正在進步的任駿飛一起打球。年輕球員上來就打總決賽,肯定非常緊張,我看到徐傑喉結一直在動,那就是緊張的表現。上場後他很快恢復平常心——這是優秀球員的潛質。

  很多離開球隊的球員,他們更懷念我,想我。之前我對他們苛刻的要求,是對他們好。這在他們離開後才知道。

  除了新人之外,我們對于外援的要求也很嚴。每次訓練,外援都沒有特殊待遇,不能淩駕于集體之上,必須融入到團隊中。如果外援做錯了,我要讓他當著全隊的面承認錯誤,我們隊中的外援都做得非常好。

  這幾年來,我的白頭發越來越多,原來想學周星馳,都給漂白算了。後來想想,還是算了吧,自然白吧。

  B 用雙小外援,別的球隊也效倣

  背景:在聯賽中起用雙小外援,杜鋒算是開了先河,但這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他一人知道。

  我當主帥的第二年,在半決賽遇到北京,因為球隊在常規賽有過26連勝,陣容也很穩定,但我後來被迫將丹尼爾斯換掉,因為外界説他數據不夠華麗,但其實他有身高、投籃,還會分享球。隨後我們起用了阿德裏安,但他只能搶籃板。

  無奈之下,我起用兩個小外援穆迪埃和拜納姆組合,效果不錯,但到了客場拜納姆受傷了,我們在單外援的情況下被馬布裏絕殺。

  從那之後,我一直在考慮使用雙小外援。等戈爾加入我的團隊後,他也支持我的決定。但事情想容易,真正做起來很困難,我遇到了來自方方面面的壓力,大家會問內線怎麼辦?誰搶籃板?誰去防守?打破傳統不容易。如果失敗,我就是千古罪人。

  去年從國家隊回來後,我們一直在討論外援的問題,這個過程中選擇了莫裏斯,但他季前賽受傷了。當時所有人都給我推薦內線外援,但我選擇找了個小外援。這是非常好的時間,非常好的機會,去改變。

  其實,威姆斯這名球員我一直在觀察他,德萊尼來之前,我也看過他的歐冠比賽。當時打季前賽,我和朱芳雨説:“就要威姆斯,你去對接吧。”後來他順利加入了球隊,開啟了聯賽的快速旋風。

  當然要想打小球,也要讓投資人同意,這個不容易。在溝通過程中,我要把很多問題都想到,最後效果是不錯的,也得到了大家的支持。隨後我們看到山西、深圳、廣州等球隊都相繼效倣使用兩名小外援,包括浙江隊,這可以説得到了同行的認可,這是一種欣慰的事情。觀念得到認可,別人去效倣,是一種不同的心境。

  C 三個外援都簽了 再不奪冠就是開玩笑

  背景:常規賽即將結束時,廣東隊裁掉德萊尼,簽下了馬尚·布魯克斯和比斯利兩名強援,強大的外援陣容,使得球隊實力得到巨大提升。

  當時我們在新疆打客場比賽,突然一條新聞跳了出來,説馬尚·布魯克斯被裁了。我馬上在酒店召集教練組説要換人,德萊尼換馬尚。他們問我為什麼?我講了想法,大家也都同意了。不是德萊尼不好,但我需要在體係中,能按照我的意圖去執行的那種人選。

  我和朱芳雨説了,也和老板去匯報了,大家是支持的。當時還有其他俱樂部想引入馬尚,在這個過程中很多事情一直在拖,進展比較緩慢。

  也就是在那個時間,比斯利也被裁了。當年在山東,我考慮過比斯利,但擔心他的情緒和狀態不好控制,所以當時沒找他。我也曾和丁彥雨航、李靖宇打聽過比斯利的情況。他的特點明顯,2-5號位都可以客串,對我的體係也適合。當時馬尚談不下來,我又和朱芳雨説,要趕快聯係比斯利。因為去年NBA夏季聯賽的時候,我問他要不要來廣東隊,他回復説如果來中國,第一選擇就是廣東隊。

  就在換外援那個時間點,我就給比斯利三天時間,如果行就簽,不行就算了。但沒想到很快就簽了。這個過程中,馬尚表示也很想來,我和海哥(廣東宏遠籃球俱樂部投資人陳海濤)説,“比斯利來了就OK,很感謝海哥”。沒想到老板特別支持,把馬尚也簽了。作為教練員來説,有很多牌打很幸福,但把三個外援都叫回來,壓力也更大——如果拿不了冠軍,那就是開玩笑。

  三名外援都來到這裏後,到底用誰打?比斯利來打得不錯,客場打吉林表現相當出色。當時我和教練組商量,怎麼試試這三個人,我説想看看比斯利與馬尚的組合。那時我和威姆斯説,季後賽肯定給你打,但我要看看比斯利與馬尚的配合。威姆斯還問我是不是確定不食言?我説你要相信我。

  比賽中,馬尚與比斯利都需要大量球權,再加上三個國內球員,磨合起來很困難,最後我又把威姆斯調回來,定了他與馬尚。其實馬尚也好,比斯利也好,他們在季後賽都是可以的,但我不想在季後賽開始就換人,希望留著換人名額。

  還有,因為易建聯受傷的時候腳腫得厲害,打了4針封閉,我曾考慮用比斯利與威姆斯上,但是最後一場球比斯利發燒了,身體出現問題,休息了一周多。我和比斯利説,要做好準備,球隊需要你。

  這次溝通是不錯的,我沒想到一起共事後,比斯利能每天都保持不遲到,保持好的競技狀態,在場邊加油吶喊,在訓練中玩命對抗。我聽説亞當斯在球隊中都不怎麼訓練,但比斯利在很努力地訓練。他跟我説他一直在準備,只要教練需要。我能想象他的心情,我感謝他,他的職業精神,讓我對他有新的認識和認可。

  下賽季,沒有大的變動的情況下,還會繼續選擇威姆斯與馬尚·布魯克斯這兩名外援。

  D 以前到新疆打客場 有人要拿磚頭打我

  背景:作為土生土長的新疆人,杜鋒帶領廣東隊在自己的家鄉捧起了總冠軍獎杯,來廣東多年,杜鋒一直牽挂著家鄉,時刻想著為家鄉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當廣東拿到第8個冠軍時,我是主帥的身份,尤納斯是執行教練,這次總冠軍在自己的家鄉拿,意義不同。今年兩個新疆教練帶領兩支CBA豪門決戰,意義也是不同。

  我帶隊到新疆比賽,遇到過噓聲,但噓聲已是很好了。我在做球員的時候,不僅僅是噓聲,還有謾罵。記得我在做準備活動時,全場同時罵一個人,還是很壯觀和震撼,但我心態好,他們喊杜鋒我都當在給我加油。

  每當我一個三分投進了,或者打進一個球,通過自己的表現,讓全場鴉雀無聲的時候,那種興奮感是無法用言語表達的。我第一次在新疆比賽,有球迷要拿磚頭打我。但今年在新疆打總決賽,我很輕松地和大家打招呼,能想象到新疆人民非常愛我,這種愛太深了,就是另一種狀態。體育通過籃球、CBA,讓每個城市連接得更緊密,通過籃球,大家可以交流得更和諧,更好。

  新疆是偏遠的地方,那裏有很多孩子,他們都懷揣著自己的夢想,但他們沒有平臺和機會去實現。每年我會回去搞公益形式的訓練營,去養老院、孤兒院、母校。有一次我捐了10萬元,用于孩子們比賽經費。還有一次到喀什的村莊,我捐了20萬元,用于修路、打井。我希望更多人為家鄉建設做力所能及的事。通過自己的努力,給新疆的孩子幫助和引導,在他們追逐夢想的過程中盡微薄之力,盡自己的責任,這是非常幸運與幸福的事情。

  E 教練做好了,球隊就能拿冠軍?沒那麼簡單

  背景:先後執教中國男籃藍隊、廣東宏遠隊,杜鋒在主教練的崗位上經歷了很多,奪冠之後他談起了這個崗位上的艱辛。

  在每個人的成長過程中,都會有一個時間段認為找到了正確的方向,但只有走了才知道對不對。

  勝負和冠軍並不能定義對與錯。一個教練拿冠軍,那其他19個教練都是錯的?不是這樣。這個過程中沒有對與錯,在這個階段是不是需要這樣做,應該這樣做,只有走路的人最清楚。

  奪冠當晚,我的心情很復雜,很難去説當時的心情,自己一路走來,在教練的生涯中,遇到困難和問題,只有自己知道,別人體會不到。所以教練承載的壓力,只有自己和家人能分擔。

  作為主帥,每個人見到你,都問:“今年冠軍沒問題吧?今年你一定要拿冠軍。”但如果教練做得好就拿冠軍,那事情就簡單了。事實上,總冠軍只代表一面,是方方面面的努力的結果。我和朋友聊天,我説我要做好了就拿冠軍,帶哪個隊都拿世界冠軍和聯賽冠軍,肯定不是這麼簡單。當運動員時體會不那麼深,做教練的時候才知道其中艱辛,其中責任。

  冠軍拿到是所有人的努力和榮譽。如果冠軍拿不到,只是主教練的責任,這是不對等的。大家要理解教練崗位上的壓力,宮魯鳴教練帶中國隊打亞洲杯,拿了第五名,全國一片罵聲。第二年在長沙,拿到了冠軍,全國一片讚美,這僅僅一年時間。

  今年新疆隊中途經歷換帥,這個隊伍在不停調整,沒人想到他們能進入總決賽。淘汰遼寧之後外界都是肯定的聲音,但輸掉總決賽,又有各種批評聲音出來,這是對于教練崗位的壓力,也有很多不太理性的評價。希望朋友們從教練的角度去理解教練員的工作,每個教練員都不容易,不是沒拿到冠軍就不夠優秀,希望大家包容和理解。

  杜鋒

  ●1981年7月30日生于新疆烏魯木齊

  ●1996年,加盟廣東宏遠隊

  ●2001年,入選國家隊,徵戰兩屆奧運會

  ●2012年4月6日宣布退役,次年成為廣東隊主教練

  ●2017年4月,出任中國男籃藍隊教練

  ●2019年,當選CBA最佳教練,率廣東隊重奪總冠軍

編輯: alan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