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尼奧紅牌 廣州恒大客場再負北京人和

來源:金羊網 作者:林本劍 發表時間:2019-04-15 08:28
廣州恒大隊球員保利尼奧(左一)在比賽中被主裁判王迪出示紅牌罰出場外 新華社 發

金羊網訊 記者林本劍報道:廣州恒大在昨天的中超第五輪聯賽客場1比2被北京人和逆轉,遭遇新賽季中超首敗。保利尼奧在開場不久就被紅牌罰下,成為全場比賽的轉折點。

先贏後輸

本輪比賽之前,廣州恒大前四輪全勝,與北京國安一起領跑積分榜。北京人和則四輪全敗,排名倒數第一。這是一場標準的強弱對話。不過,廣州恒大去年就在客場0比2不敵北京人和。恒大主帥卡納瓦羅賽前特意提到去年的輸球,以此讓球員們打起十二分精神。為了拿到3分,卡納瓦羅讓保利尼奧和塔利斯卡兩大王牌外援攜手首發。

第14分鐘,保利尼奧邊路拼搶中被判定抬腳過高,人和球員羅歆頭頂流血。當值主裁判王迪先是向保利尼奧出示了黃牌,在聽取了VAR的意見後,王迪又改掏紅牌,將保利尼奧罰下。少打一人的恒大隊反而在第27分鐘首開記錄:塔利斯卡任意球攻門擊中立柱,皮球反彈後碰羅歆又中橫梁,楊立瑜頭球補射破門。第45分鐘,羅歆右路傳中,迪奧普頭球破門,扳平比分。下半場,恒大隊創造了多次機會,可惜均沒有把握住。全場補時階段,陳傑為北京人和打入絕殺球。恒大隊以1比2落敗。

賽後申訴

卡納瓦羅賽後表示,恒大球員們的表現挑不出任何不滿意的地方,保利尼奧被罰離場是全場比賽的轉折點。“我不喜歡找客觀原因,要把錯誤強加給別人,説實話,賽後我都不知道應該作出什麼樣的評價。保利尼奧被罰下,少打一人,對我們的影響很大。這就是輸球的原因。”卡納瓦羅説。

賽後,恒大俱樂部第一時間就保利尼奧的紅牌爭議判罰向中國足協提出了申訴。恒大在《申訴函》表示:保利尼奧在爭搶球權的過程中一直是背對對方球員,並在轉身之前就已做出接球動作。在抬腿接觸到對方球員的瞬間,保利尼奧已經主動收腳,此動作在視頻回放中清晰明了。這説明保利尼奧的動作並非故意,更不是惡意行為。而主裁判第一時間是出示黃牌,在聽取了視頻助理裁判的意見後,主裁判並沒有親自觀看VAR確認該動作是否為惡意動作。恒大方面認為,保利尼奧在爭搶過程中沒有衝向對方球員,而人和球員明顯向皮球落點移動。根據以往國內外頂級聯賽案例,保利尼奧這樣的危險動作至多構成黃牌判罰及口頭警告。主裁判出示紅牌,屬于處罰過重,存在嚴重爭議。因為此次判罰發生在開場後不久,直接造成恒大隊少打一人,恒大認為,這對比賽進程及結果産生了極重要的影響。

中國足協昨天尚未對恒大的申訴作出回應。

【體壇論語】

規則的取與舍

保利尼奧這張紅牌,有問題嗎?

回放慢鏡清晰顯示,保利尼奧在轉身面向對方球員之前就已經做出了接球動作;並且,當他發現對方球員快速迎面而來時,有一個明顯的收腳動作;保利尼奧往下收腳,不幸的是對方球員也低頭躲避,因此發生碰撞。

保利尼奧毫無疑問是犯規了,但這次撞擊,更像是一個“黃牌標配”的抬腳過高動作,而非必須以紅牌“量刑”的蓄意傷害。

盡管外界普遍同情保利尼奧,但在我看來,裁判的判罰也不乏規則的支持。在足球規則手冊第12章第3節關于犯規與不正當行為的紀律處罰一節這樣表述:“隊員用單腿或雙腿從對方隊員正面、側面或後面,用過分力量或危及對方隊員安全的蹬踏動作搶截球,均視為嚴重犯規。”——至于接球時是否背對對方球員、是有意還是無意,並未作任何規定。

“在背身的情況下抬腳過高”,這裏的“背身”既能證明“沒有惡意”,但同樣因為無法第一時間判斷身後的情況,“背身”反而也放大了抬腳過高潛在的危險性——事實上,對方球員也確實因為這一腳頭破血流。

在1998年世界杯之前,裁判還要對背後鏟球區分“有意無意”,但荷蘭天才前鋒巴斯滕在1993年歐冠決賽上重傷並因此早早退役的遭遇,最終讓國際足聯修訂規則,將“背後鏟球”定義為直接紅牌行為。

相比起一些犯規動作可能造成的嚴重後果,國際足聯的選擇是,出于保護球員的考慮,寧可從嚴,哪怕會因此讓足壇少了一些妙到毫巔又不傷人的鏟搶鏡頭。

國際足聯近年來的規則修訂,出現了兩大趨勢,一是盡可能保護球員的原則被確立和一再重申,“無條件嚴懲背後鏟球”就是典型例子;二是盡可能減少“主觀構成要件”,即排除對于犯規球員“故意”還是“無意”的認定——最近的例子,就是今年3月國際足聯決定徹底取消禁區內“故意手球”和“無意手球”的區分,只要防守方手球,一律點球。畢竟,事實認定比主觀認定總要容易一點。也許未來它會誕生新的問題,甚至被人利用,但至少它可以解決一些現有的問題。

説到底,沒有完美的規則,有的只是輕重緩急之間的取舍權衡而已。這次判罰的爭議,某種程度上可以被視為兩種足球觀念的碰撞,而非絕對的孰是孰非。

  ·趙亮晨· 

編輯:alan
數字報
保利尼奧紅牌 廣州恒大客場再負北京人和
金羊網  作者:林本劍  2019-04-15
廣州恒大隊球員保利尼奧(左一)在比賽中被主裁判王迪出示紅牌罰出場外 新華社 發

金羊網訊 記者林本劍報道:廣州恒大在昨天的中超第五輪聯賽客場1比2被北京人和逆轉,遭遇新賽季中超首敗。保利尼奧在開場不久就被紅牌罰下,成為全場比賽的轉折點。

先贏後輸

本輪比賽之前,廣州恒大前四輪全勝,與北京國安一起領跑積分榜。北京人和則四輪全敗,排名倒數第一。這是一場標準的強弱對話。不過,廣州恒大去年就在客場0比2不敵北京人和。恒大主帥卡納瓦羅賽前特意提到去年的輸球,以此讓球員們打起十二分精神。為了拿到3分,卡納瓦羅讓保利尼奧和塔利斯卡兩大王牌外援攜手首發。

第14分鐘,保利尼奧邊路拼搶中被判定抬腳過高,人和球員羅歆頭頂流血。當值主裁判王迪先是向保利尼奧出示了黃牌,在聽取了VAR的意見後,王迪又改掏紅牌,將保利尼奧罰下。少打一人的恒大隊反而在第27分鐘首開記錄:塔利斯卡任意球攻門擊中立柱,皮球反彈後碰羅歆又中橫梁,楊立瑜頭球補射破門。第45分鐘,羅歆右路傳中,迪奧普頭球破門,扳平比分。下半場,恒大隊創造了多次機會,可惜均沒有把握住。全場補時階段,陳傑為北京人和打入絕殺球。恒大隊以1比2落敗。

賽後申訴

卡納瓦羅賽後表示,恒大球員們的表現挑不出任何不滿意的地方,保利尼奧被罰離場是全場比賽的轉折點。“我不喜歡找客觀原因,要把錯誤強加給別人,説實話,賽後我都不知道應該作出什麼樣的評價。保利尼奧被罰下,少打一人,對我們的影響很大。這就是輸球的原因。”卡納瓦羅説。

賽後,恒大俱樂部第一時間就保利尼奧的紅牌爭議判罰向中國足協提出了申訴。恒大在《申訴函》表示:保利尼奧在爭搶球權的過程中一直是背對對方球員,並在轉身之前就已做出接球動作。在抬腿接觸到對方球員的瞬間,保利尼奧已經主動收腳,此動作在視頻回放中清晰明了。這説明保利尼奧的動作並非故意,更不是惡意行為。而主裁判第一時間是出示黃牌,在聽取了視頻助理裁判的意見後,主裁判並沒有親自觀看VAR確認該動作是否為惡意動作。恒大方面認為,保利尼奧在爭搶過程中沒有衝向對方球員,而人和球員明顯向皮球落點移動。根據以往國內外頂級聯賽案例,保利尼奧這樣的危險動作至多構成黃牌判罰及口頭警告。主裁判出示紅牌,屬于處罰過重,存在嚴重爭議。因為此次判罰發生在開場後不久,直接造成恒大隊少打一人,恒大認為,這對比賽進程及結果産生了極重要的影響。

中國足協昨天尚未對恒大的申訴作出回應。

【體壇論語】

規則的取與舍

保利尼奧這張紅牌,有問題嗎?

回放慢鏡清晰顯示,保利尼奧在轉身面向對方球員之前就已經做出了接球動作;並且,當他發現對方球員快速迎面而來時,有一個明顯的收腳動作;保利尼奧往下收腳,不幸的是對方球員也低頭躲避,因此發生碰撞。

保利尼奧毫無疑問是犯規了,但這次撞擊,更像是一個“黃牌標配”的抬腳過高動作,而非必須以紅牌“量刑”的蓄意傷害。

盡管外界普遍同情保利尼奧,但在我看來,裁判的判罰也不乏規則的支持。在足球規則手冊第12章第3節關于犯規與不正當行為的紀律處罰一節這樣表述:“隊員用單腿或雙腿從對方隊員正面、側面或後面,用過分力量或危及對方隊員安全的蹬踏動作搶截球,均視為嚴重犯規。”——至于接球時是否背對對方球員、是有意還是無意,並未作任何規定。

“在背身的情況下抬腳過高”,這裏的“背身”既能證明“沒有惡意”,但同樣因為無法第一時間判斷身後的情況,“背身”反而也放大了抬腳過高潛在的危險性——事實上,對方球員也確實因為這一腳頭破血流。

在1998年世界杯之前,裁判還要對背後鏟球區分“有意無意”,但荷蘭天才前鋒巴斯滕在1993年歐冠決賽上重傷並因此早早退役的遭遇,最終讓國際足聯修訂規則,將“背後鏟球”定義為直接紅牌行為。

相比起一些犯規動作可能造成的嚴重後果,國際足聯的選擇是,出于保護球員的考慮,寧可從嚴,哪怕會因此讓足壇少了一些妙到毫巔又不傷人的鏟搶鏡頭。

國際足聯近年來的規則修訂,出現了兩大趨勢,一是盡可能保護球員的原則被確立和一再重申,“無條件嚴懲背後鏟球”就是典型例子;二是盡可能減少“主觀構成要件”,即排除對于犯規球員“故意”還是“無意”的認定——最近的例子,就是今年3月國際足聯決定徹底取消禁區內“故意手球”和“無意手球”的區分,只要防守方手球,一律點球。畢竟,事實認定比主觀認定總要容易一點。也許未來它會誕生新的問題,甚至被人利用,但至少它可以解決一些現有的問題。

説到底,沒有完美的規則,有的只是輕重緩急之間的取舍權衡而已。這次判罰的爭議,某種程度上可以被視為兩種足球觀念的碰撞,而非絕對的孰是孰非。

  ·趙亮晨· 

編輯:alan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