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世界盃明晚揭開戰幕 期待新標桿 精彩不缺席

來源:金羊網 作者:徐颺颺 發表時間:2018-06-13 08:20

金羊網記者  徐颺颺

編者按

俄羅斯世界盃倏忽即至,四年一度的盛夏狂歡即將開啟!

從今天開始,本報辟出世界盃特別報道,前後方記者以全媒體形式“貼身緊逼”焦點事件人物;業內專家“長驅直入”深度解讀每場大戰,奉上角度刁鑽的“香蕉球”;資深評論員用“火眼金睛”配以酷辣的筆觸,由表及裏洞穿世事;此外,我們還會以翔實的數據資料和獨特的延伸選題,為您的觀賽之旅獻上“精彩助攻”。

“烏拉”在俄語中是一個強烈的語氣詞,雖然沒有確切的含義,卻擁有豐富的喻指。希望我們呈現給您的本屆世界盃,也是如此。


阿根廷隊梅西 圖/視覺中國


北京時間明晚,2018俄羅斯世界盃就將在莫斯科的盧日尼基球場拉開帷幕。就在全世界的球迷翹首以盼之時,足壇名帥穆裏尼奧數天前卻説出一番“逆耳”的話:“世界盃不是最高水準的賽事,因為在俱樂部層面,你才有更多的時間和球員一起工作,這是你在國家隊做不到的。可是世界盃的意義超越了足球,它與奧運會一樣是社會層面的事件,位列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兩大賽事之一。”

對穆帥的一家之言細加咀嚼不難發現,此言不無道理,畢竟國家隊組隊受國籍限制。突出的例子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英格蘭缺邊鋒,卻無法將吉格斯收入隊中,因為後者在威爾士足協註冊,無法替“三獅軍團”效力。俱樂部就不存在這個問題,只要有足夠的金錢,主教練可以打破國籍限制去構建其心中的夢幻組合。

不過,穆帥對世界盃的影響力卻是心悅誠服的,畢竟這是全球性的賽事,無論是賽事規模、商業運作的水準,還是其溢出效應,只有奧運會能與之比肩,所以世界盃仍是全世界球迷的一場饕餮盛宴。

巴西隊內馬爾 圖/視覺中國

1

世界盃的高峰期與過渡期

足球史上曾有過三次“足球革命”,除了上世紀三十年代英格蘭阿森納俱樂部主帥查普曼發明的WM陣型的“第一次足球革命”之外,後兩次“足球革命”都發生在世界盃上,分別是1954年世界盃匈牙利以325的進攻陣型打破保守的WM陣型對足壇的壟斷,以及1974年世界盃荷蘭首創的全攻全守的打法。

此後,還有兩屆世界盃對足球運動的發展起到引領作用。1982年世界盃,不被看好的義大利以防守反擊的戰法一舉奪冠,使得此偏于保守的打法成為潮流,就連阿根廷和巴西這種攻勢足球的標桿也紛紛效倣,並以此打法先後在1986和1990世界盃奪冠。此後,世界足球的潮流又開始從偏向防守逐漸轉向偏向進攻,讓攻勢足球重新佔據統治地位的是2010年南非世界盃,西班牙憑藉其積極的高位逼搶和超強的集體控球為特徵的以攻為守的打法橫掃群雄奪冠,也使得這種打法成為當今世界足壇的潮流。

可見,在過往的20屆世界盃中,只有少數幾屆處於高峰期,其餘多數是兩個高峰之間的過渡期。

2

標桿球隊都有三個共同點

其實,世界盃出現高峰期賽前是有跡可循的,因為當時表現最佳的標桿球隊通常具備以下三個共同點:一是涌現出天才球員的群體;二是球隊已有了彪炳的戰績;三是由一位頂級名帥統領。

1954年匈牙利涌現出普斯卡什、柯奇士、希代古堤、齊伯爾等天才,曾做客以6比3狂掃英格蘭,在世界盃前就已眾望所歸,其主教練是勇於創新的西貝斯。

克魯伊夫 圖 / 視覺中國

1974年的荷蘭涌現出克魯伊夫、內斯肯斯、克洛爾等大牌為代表的“阿賈克斯王朝”,其中阿賈克斯俱樂部此前三奪歐冠冠軍,所以荷蘭在出征1974世界盃前就是頭號奪冠熱門,其主教練是首創全攻全守打法的米歇爾斯。

西班牙參加2010世界盃之前正值巴塞羅那的高峰期,中場“雙核”哈維和伊涅斯塔及隊中多人就出自該隊,他們兩年前就已在歐洲盃稱王,其主教練是名帥博斯克。

1982年的義大利其實也具備以上三個特點,只是較為隱性。首先該隊的主力陣容有6人來自尤文圖斯,而該隊此前兩季殺入聯盟杯和優勝者盃決賽,其中一次登頂,像詹蒂萊、卡布裏尼、希雷亞都是當時頂尖的後衛,只是因為後衛名氣不如進攻球員大,容易被忽視。前鋒羅西已經在1978世界盃射入5球,奪得銀靴獎,幫助義大利闖入四強,但因他剛剛結束禁賽,因而也被忽視。加上該隊還有老謀深算的主教練貝阿爾佐特,義大利同樣湊齊了成為標桿隊必備的三個共同點。

3

本屆比賽新標桿誕生難度大

如果以標桿隊的三個必備共同點作為尺子來衡量本屆世界盃的參賽隊,會發現沒有一隊三點皆備。法國、比利時和英格蘭都人才輩出,但缺乏彪炳的戰績難以樹立信心,這三隊主帥德尚、馬丁內斯和索思蓋特還需用成績證明自己。

德國是衛冕冠軍,陣容也保持穩定,主教練勒夫及其教練班子也有上屆世界盃奪冠的經歷,但德國缺乏頂尖級別的新人,缺乏創新。

西班牙上屆世界盃小組未出線,原因是更新換代青黃不接,如今換代已接近完成,但其實力比之8年前的巔峰期仍略顯不足。

阿根廷幾乎是上屆奪得亞軍的原班人馬,並沒有太亮眼的新星,況且近幾屆世界盃的表現都是高開低走,表現始終低於球迷的預期。

巴西已經走出上屆世界慘敗于德國的陰影,本屆世界盃預選賽和熱身賽也一路高歌猛進,但就水準而言,與1998年、2002年該隊高峰期相比,還是略為遜色。由於歷屆世界盃的主角都是傳統豪門強隊,因此這些隊如果無法創新打法風格,那麼指望本屆世界盃的打法突變就不現實了,因而俄羅斯世界盃只能是足球發展過程中發生漸變的過渡期。

4

強力前鋒罕見扎堆鬧禁區

不過處於過渡期的世界盃同樣精彩紛呈,因為這項賽事從未讓人失望過,只是其在足球史上的指向作用不及高峰期那幾屆世界盃明顯罷了。

葡萄牙隊C羅 圖/視覺中國

本屆世界盃有一個過往幾屆沒有的新特點——天才前鋒線球員大量涌現,而且出現了扎堆的趨勢。像阿根廷,西甲金靴梅西、英超銅靴阿圭羅和伊瓜因等人在依舊保持強勢之時,以22個進球成為意甲銅靴的迪巴拉又開始冒尖;像葡萄牙,除了有C羅這位西甲銅靴之外,鋒線新星安德烈也是“小荷才露尖尖角”。

英格蘭的鋒線由凱恩領銜,他是能比肩希勒的又一架英格蘭的“射門機器”,更可怕的是他身旁還有瓦爾迪、斯特林這兩位高産射手;巴西則有內馬爾、熱蘇斯和菲爾米諾;烏拉圭也有法甲金靴卡瓦尼、西甲銅靴蘇亞雷斯;法國的鋒錢更是強得嚇人,格列茲曼無疑是頭號射手,托萬是法甲銀靴、射入22球,費基爾射入18球是法甲銅靴,再加上突破能力超強的登貝萊,這也是為何馬夏爾、拉卡澤特這樣一流射手都無緣法國隊的原因。

迭戈·科斯塔雖然本賽季因上場少、進球不算多,但他在門前的對抗能力和得分能力無疑是頂尖的,加上阿斯帕斯、伊斯科這樣的天才射手,西班牙的鋒線依然彪悍;盧卡庫的情況與迭戈·拉斯塔有些類似,本賽季英超僅射入16球,可是他背後有德布勞內、阿扎爾這樣的傳球大師、中場天才,比利時的鋒線依舊犀利。

讓人感到意外的反倒是德國未能涌現出特別出彩的新銳前鋒,仍由老將穆勒和戈麥斯擔綱,這已經成為衛冕冠軍最大的短板。

本屆世界盃的天才前鋒不僅扎堆出現在豪門強隊,而且也在二三流球隊涌現,如德甲金靴萊萬多夫斯基效力波蘭、英超金靴薩拉赫效力埃及、伊朗陣中竟有荷蘭金靴賈漢巴赫什,南韓也有射入12個英超進球的熱刺主力前鋒孫興愍。

可以預見,這麼多天才的鋒線殺手大鬧禁區,肯定將是本屆世界盃最為激越嘹亮的華彩樂章,這樣的世界盃能不精彩紛呈嗎?技戰術的創新和突破是可遇不可求的,講究的是水到渠成,但本屆世界盃多隊鋒線人才濟濟、群星璀璨卻已是不爭的事實,他們將為本屆世界盃帶來怎樣的變化的確值得期待。結合各隊分組走線的情況看,德國、法國、巴西、西班牙闖入四強的希望最大,至於誰能稱王,除了看臨場發揮外,恐怕還要比一比誰的運氣更好了。

衛冕冠軍德國隊諾伊爾  圖/視覺中國



編輯:Qiudong
數字報

俄羅斯世界盃明晚揭開戰幕 期待新標桿 精彩不缺席

金羊網  作者:徐颺颺  2018-06-13

金羊網記者  徐颺颺

編者按

俄羅斯世界盃倏忽即至,四年一度的盛夏狂歡即將開啟!

從今天開始,本報辟出世界盃特別報道,前後方記者以全媒體形式“貼身緊逼”焦點事件人物;業內專家“長驅直入”深度解讀每場大戰,奉上角度刁鑽的“香蕉球”;資深評論員用“火眼金睛”配以酷辣的筆觸,由表及裏洞穿世事;此外,我們還會以翔實的數據資料和獨特的延伸選題,為您的觀賽之旅獻上“精彩助攻”。

“烏拉”在俄語中是一個強烈的語氣詞,雖然沒有確切的含義,卻擁有豐富的喻指。希望我們呈現給您的本屆世界盃,也是如此。


阿根廷隊梅西 圖/視覺中國


北京時間明晚,2018俄羅斯世界盃就將在莫斯科的盧日尼基球場拉開帷幕。就在全世界的球迷翹首以盼之時,足壇名帥穆裏尼奧數天前卻説出一番“逆耳”的話:“世界盃不是最高水準的賽事,因為在俱樂部層面,你才有更多的時間和球員一起工作,這是你在國家隊做不到的。可是世界盃的意義超越了足球,它與奧運會一樣是社會層面的事件,位列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兩大賽事之一。”

對穆帥的一家之言細加咀嚼不難發現,此言不無道理,畢竟國家隊組隊受國籍限制。突出的例子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英格蘭缺邊鋒,卻無法將吉格斯收入隊中,因為後者在威爾士足協註冊,無法替“三獅軍團”效力。俱樂部就不存在這個問題,只要有足夠的金錢,主教練可以打破國籍限制去構建其心中的夢幻組合。

不過,穆帥對世界盃的影響力卻是心悅誠服的,畢竟這是全球性的賽事,無論是賽事規模、商業運作的水準,還是其溢出效應,只有奧運會能與之比肩,所以世界盃仍是全世界球迷的一場饕餮盛宴。

巴西隊內馬爾 圖/視覺中國

1

世界盃的高峰期與過渡期

足球史上曾有過三次“足球革命”,除了上世紀三十年代英格蘭阿森納俱樂部主帥查普曼發明的WM陣型的“第一次足球革命”之外,後兩次“足球革命”都發生在世界盃上,分別是1954年世界盃匈牙利以325的進攻陣型打破保守的WM陣型對足壇的壟斷,以及1974年世界盃荷蘭首創的全攻全守的打法。

此後,還有兩屆世界盃對足球運動的發展起到引領作用。1982年世界盃,不被看好的義大利以防守反擊的戰法一舉奪冠,使得此偏于保守的打法成為潮流,就連阿根廷和巴西這種攻勢足球的標桿也紛紛效倣,並以此打法先後在1986和1990世界盃奪冠。此後,世界足球的潮流又開始從偏向防守逐漸轉向偏向進攻,讓攻勢足球重新佔據統治地位的是2010年南非世界盃,西班牙憑藉其積極的高位逼搶和超強的集體控球為特徵的以攻為守的打法橫掃群雄奪冠,也使得這種打法成為當今世界足壇的潮流。

可見,在過往的20屆世界盃中,只有少數幾屆處於高峰期,其餘多數是兩個高峰之間的過渡期。

2

標桿球隊都有三個共同點

其實,世界盃出現高峰期賽前是有跡可循的,因為當時表現最佳的標桿球隊通常具備以下三個共同點:一是涌現出天才球員的群體;二是球隊已有了彪炳的戰績;三是由一位頂級名帥統領。

1954年匈牙利涌現出普斯卡什、柯奇士、希代古堤、齊伯爾等天才,曾做客以6比3狂掃英格蘭,在世界盃前就已眾望所歸,其主教練是勇於創新的西貝斯。

克魯伊夫 圖 / 視覺中國

1974年的荷蘭涌現出克魯伊夫、內斯肯斯、克洛爾等大牌為代表的“阿賈克斯王朝”,其中阿賈克斯俱樂部此前三奪歐冠冠軍,所以荷蘭在出征1974世界盃前就是頭號奪冠熱門,其主教練是首創全攻全守打法的米歇爾斯。

西班牙參加2010世界盃之前正值巴塞羅那的高峰期,中場“雙核”哈維和伊涅斯塔及隊中多人就出自該隊,他們兩年前就已在歐洲盃稱王,其主教練是名帥博斯克。

1982年的義大利其實也具備以上三個特點,只是較為隱性。首先該隊的主力陣容有6人來自尤文圖斯,而該隊此前兩季殺入聯盟杯和優勝者盃決賽,其中一次登頂,像詹蒂萊、卡布裏尼、希雷亞都是當時頂尖的後衛,只是因為後衛名氣不如進攻球員大,容易被忽視。前鋒羅西已經在1978世界盃射入5球,奪得銀靴獎,幫助義大利闖入四強,但因他剛剛結束禁賽,因而也被忽視。加上該隊還有老謀深算的主教練貝阿爾佐特,義大利同樣湊齊了成為標桿隊必備的三個共同點。

3

本屆比賽新標桿誕生難度大

如果以標桿隊的三個必備共同點作為尺子來衡量本屆世界盃的參賽隊,會發現沒有一隊三點皆備。法國、比利時和英格蘭都人才輩出,但缺乏彪炳的戰績難以樹立信心,這三隊主帥德尚、馬丁內斯和索思蓋特還需用成績證明自己。

德國是衛冕冠軍,陣容也保持穩定,主教練勒夫及其教練班子也有上屆世界盃奪冠的經歷,但德國缺乏頂尖級別的新人,缺乏創新。

西班牙上屆世界盃小組未出線,原因是更新換代青黃不接,如今換代已接近完成,但其實力比之8年前的巔峰期仍略顯不足。

阿根廷幾乎是上屆奪得亞軍的原班人馬,並沒有太亮眼的新星,況且近幾屆世界盃的表現都是高開低走,表現始終低於球迷的預期。

巴西已經走出上屆世界慘敗于德國的陰影,本屆世界盃預選賽和熱身賽也一路高歌猛進,但就水準而言,與1998年、2002年該隊高峰期相比,還是略為遜色。由於歷屆世界盃的主角都是傳統豪門強隊,因此這些隊如果無法創新打法風格,那麼指望本屆世界盃的打法突變就不現實了,因而俄羅斯世界盃只能是足球發展過程中發生漸變的過渡期。

4

強力前鋒罕見扎堆鬧禁區

不過處於過渡期的世界盃同樣精彩紛呈,因為這項賽事從未讓人失望過,只是其在足球史上的指向作用不及高峰期那幾屆世界盃明顯罷了。

葡萄牙隊C羅 圖/視覺中國

本屆世界盃有一個過往幾屆沒有的新特點——天才前鋒線球員大量涌現,而且出現了扎堆的趨勢。像阿根廷,西甲金靴梅西、英超銅靴阿圭羅和伊瓜因等人在依舊保持強勢之時,以22個進球成為意甲銅靴的迪巴拉又開始冒尖;像葡萄牙,除了有C羅這位西甲銅靴之外,鋒線新星安德烈也是“小荷才露尖尖角”。

英格蘭的鋒線由凱恩領銜,他是能比肩希勒的又一架英格蘭的“射門機器”,更可怕的是他身旁還有瓦爾迪、斯特林這兩位高産射手;巴西則有內馬爾、熱蘇斯和菲爾米諾;烏拉圭也有法甲金靴卡瓦尼、西甲銅靴蘇亞雷斯;法國的鋒錢更是強得嚇人,格列茲曼無疑是頭號射手,托萬是法甲銀靴、射入22球,費基爾射入18球是法甲銅靴,再加上突破能力超強的登貝萊,這也是為何馬夏爾、拉卡澤特這樣一流射手都無緣法國隊的原因。

迭戈·科斯塔雖然本賽季因上場少、進球不算多,但他在門前的對抗能力和得分能力無疑是頂尖的,加上阿斯帕斯、伊斯科這樣的天才射手,西班牙的鋒線依然彪悍;盧卡庫的情況與迭戈·拉斯塔有些類似,本賽季英超僅射入16球,可是他背後有德布勞內、阿扎爾這樣的傳球大師、中場天才,比利時的鋒線依舊犀利。

讓人感到意外的反倒是德國未能涌現出特別出彩的新銳前鋒,仍由老將穆勒和戈麥斯擔綱,這已經成為衛冕冠軍最大的短板。

本屆世界盃的天才前鋒不僅扎堆出現在豪門強隊,而且也在二三流球隊涌現,如德甲金靴萊萬多夫斯基效力波蘭、英超金靴薩拉赫效力埃及、伊朗陣中竟有荷蘭金靴賈漢巴赫什,南韓也有射入12個英超進球的熱刺主力前鋒孫興愍。

可以預見,這麼多天才的鋒線殺手大鬧禁區,肯定將是本屆世界盃最為激越嘹亮的華彩樂章,這樣的世界盃能不精彩紛呈嗎?技戰術的創新和突破是可遇不可求的,講究的是水到渠成,但本屆世界盃多隊鋒線人才濟濟、群星璀璨卻已是不爭的事實,他們將為本屆世界盃帶來怎樣的變化的確值得期待。結合各隊分組走線的情況看,德國、法國、巴西、西班牙闖入四強的希望最大,至於誰能稱王,除了看臨場發揮外,恐怕還要比一比誰的運氣更好了。

衛冕冠軍德國隊諾伊爾  圖/視覺中國



編輯:Qiudong
新聞排行版